Phật Học Online

消滅“四害”也算殺生嗎
濟群法師

 

問:消滅四害也算殺生嗎?   

答:據說,動物界最近召開了一次集體會議,討論的主題是:究竟什麼動物是世界上最危險的敵人?根據討論結果,認為人類是世界上最危險的敵人。於是,它們準備聯合起來,將人類消滅乾淨。可它們目前還沒有這個能力,只好尋找機會,不時給人類製造一些騷擾。

  我們總是說,蚊子、蟑螂是四害!或者說,如果我不殺它,它就要咬我。所以,覺得蚊子、蟑螂理所當然是該殺的。但從佛教觀點來看,不殺生的戒律是針對一切眾生,即一切有生命的物件。當然,也包括蚊子、蟑螂等種種動物。其實,害與不害是相對而言的。人站在自己的本位,覺得某些小動物是害蟲,必須消滅。從動物的角度來說,人類才是最危險的害蟲。如果動物要消滅人類,大家是否願意呢?

  佛教提倡戒殺護生,一方面是對生命的關愛,一方面是為了培養自身的慈悲之心。通常,多數人的行事原則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既然蚊子要咬我,那我為什麼不能殺它呢?似乎覺得自己很有道理。但我們想過沒有,它不過是咬了我們一下,即使從防衛角度出發,也罪不至死。更何況,我們還有理性思維能力,可以抉擇自身行為,不像它們那樣,所作所為完全是出於本能,是不能自主的。

無意中殺死蟲類是否屬於犯戒

問:無意中殺死蟲類,是否屬於犯戒?  

答:無意中傷害蟲類等其它生命,不能算是犯殺生戒,但屬於殺生範疇。造罪有故意的,也有無心的。同樣的過錯,若是故意造作,罪業就會更重。比如人傷害動物,就較動物傷害動物的罪過為重,原因正在於此。可見,罪業輕重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動機。無意間踩死螞蟻等,屬於不定業,業報比較輕微。再以懺悔進行對治,類似的不定業會變得很輕,或懺已還淨。

難免對小生命造成傷害,該如何處理

問:搞衛生時,難免對一些小生命造成傷害,該如何處理?  

答:人人需要潔淨的生活環境,修行人也不例外,這就需要面對一些不請自來的蟲類。在原始僧團,同樣面臨這一問題,佛陀教導比丘們的處理方式,首先是搞好環境衛生,儘量避免蟲類滋生,在根本上避免殺生的隱患。對已經存在的,可將它們請走,儘量不要造成傷害。若在搞衛生時無意傷害到蟲類,雖不算犯戒,業罪還是有的。但因無意造作,業罪很輕,且屬不定業。

  對於未受戒者來說,殺生只有一重業罪。而在受戒之後,所犯罪業涉及兩個層面,一是過錯本身形成的業罪,一是因犯戒導致的戒罪。或許有人會說:既然如此,受戒豈不是自找麻煩?其實不然。我們要知道,受戒功德非常之大。受戒時,是向一切眾生發誓我不願傷害你,因此,所獲功德是從一切眾生而來。而犯戒時只是侵犯某個眾生,比較而言,仍是功大於過。當然,我們在生活中還是小心為善,切勿以惡小而為之。

多念些往生咒可否彌補殺生過失

 

問:總是習慣性地打死蚊蠅,多念些往生咒可否彌補過失?
  

答:無意中的殺生行為,在所難免。當我們發現過失時,應立即懺悔,並以慈悲心為它們念佛,祈願它們早日擺脫惡道痛苦,並以修行功德回向於它。如果以真誠心這樣做,的確能彌補一些過失。但也不要因此大意,覺得反正能彌補,殺些無妨,甚至以此作為殺生的擋箭牌。如果那樣,念往生咒之類,就只是在做表面文章了,不會起到多少效果。

 

可否帶著超度的心殺死蚊蠅

問:可否帶著超度的心殺死蚊蠅?  

答:佛教所講的不殺生,物件是一切眾生。從平等的角度來說,蚊蠅也有佛性;從生存的角度來說,螻蟻尚且偷生,我們有什麼權利剝奪它們的生命?至於帶著超度的心殺它們,這一說法值得商榷。首先,你有沒有能力超度它?其次,它願不願意被你超度?如果現在有人對你說:我要殺了你,使你得到超度,在座的是否有人願意?

  當然,歷代祖師也有一些特殊的教化方式,這在密宗和禪宗都有記載。雖然這些做法從聲聞戒來說是不允許的,但這些大德已經成就,確有把握超度這些眾生,而且他的行為不僅對眼前這些眾生有利,還能利益更多眾生。但這些屬於特殊事例,對我們這些凡夫來說,絕不能以這一藉口輕易殺生。如果我們這樣做的話,不但造作殺業,更會犯下妄語罪業,為墮落惡道之因。

家人大量殺生,當如何善巧勸說

問:家人大量殺生,當如何善巧勸說?  

答:見到別人殺生,應盡可能地設法勸說,盡到自身的責任。當然,有時不見得立刻奏效,所以要注意方式,以對方最容易接受的理由進行勸說,而不是把自己的想法生硬地推銷給別人。每個人都有他認可的一套觀念,有些人相信因果報應,就可從殺生感得苦果的角度勸說;有些人相信科學調查,就可從肉食對健康的危害勸說;也有些人熱心環境保護,就可從飼養動物對環境的破壞來勸說;還有些人心地善良,就可從人類良知,從動物被殺的痛苦來勸說。總之,方法有許許多多,只要用心觀察,多動腦筋,總會找到適合的方法。

為照顧家人飲食,可否讓別人代殺

問:為照顧家人飲食,可否讓別人代殺?  

答:很多居士所處的家庭,往往不是全家信佛。作為一個主婦,因為自己信佛就要求大家吃素,的確不太現實,許多家庭也往往因為這個問題產生矛盾。是無原則地遷就家人,還是刻板地堅持己見?為了維護家庭和睦,在不違背原則的情況下,不妨做一些讓步。原則是什麼呢?比如受了五戒的人,就決不能再殺,也不能讓別人殺。否則就像教唆犯一樣,不僅自己難逃罪責,還教唆他人,罪加一等。但如果家人一定要吃肉,只能採取折衷辦法,買一些半成品給家人食用。佛教中有三淨肉,即不見為你殺,不聞為你殺,不是為你殺。買這樣的肉不涉及殺生,可以通融,但在原則問題上必須堅持。

孩子要吃活物怎麼辦

問:孩子要吃活物,怎麼辦?  

答:作為一個母親,首先要瞭解,什麼食物對孩子的身心健康真正有益。然後,再對孩子進行教育引導,而不是一味遷就。尤其在違背原則的情況下,更不能聽之任之。雖然他的要求也屬人之常情,但從因果角度來說,這種要求對他有百害而無一利。作為母親,既然明白個中道理,就要善巧引導,這才是真正的愛護。孩子正處於成長中,人生觀和世界觀正在形成,若能以佛法智慧加以引導,對他的現在乃至未來,都會有莫大説明。而這一切,遠比給他吃些什麼更有意義。當然,孩子的營養均衡也很重要。關於這個問題,可參考相關資料進行搭配。

現在有病需要吃肉是否可以

問:吃素已經六年,現在有病需要吃肉,是否可以?  

答:一般來說,生病都不是因為吃素引起的。許多研究調查都表明,搭配合理的素食,遠比肉食有益於身心健康。所以,生病後更應該堅持吃素,一方面有利於身體恢復,一方面,病中容易體會生命無常,應借此機會加倍精進。

吃素後,蛋類能不能吃

 

問:吃素後,蛋類能不能吃?
  

答:嚴格的素食者,是不吃蛋類的。佛教提倡素食的理論依據,是為了不殺生,為了體現對眾生的慈悲。而雞蛋是生命胚胎,特別是一些有性的雞蛋,吃了也涉及殺生。當然,現在養雞場出來的雞蛋,很多是沒有生命的,應不屬於殺生範疇。如果實在戒不了,可以用蛋奶素作為過渡。

 

學佛是否一定要素食

問:學佛是否一定要素食呢?  

答:從目前教界來看,漢傳佛教吃素,藏傳佛教吃肉,南傳佛教則是有肉吃肉,有素吃素。其中,有客觀上的原因。南傳佛教是乞食,施主給什麼就吃什麼。藏傳佛教地區,過去因為蔬菜匱乏,只能吃肉,因此有所開許,不過現在情況又不同了。漢傳佛教特別提倡素食,主要是基於佛教的慈悲精神。關於這個問題,《梵網經》、《楞伽經》、《楞嚴經》及《涅槃經》等大乘經典中都有明確規定。

  我認為,素食是修習慈悲的最好體現。雖然南傳佛教和藏傳佛教吃的是三淨肉,即不見為我殺、不聞為我殺、也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是為我殺。但只要有人消費,總會有人去殺生。所以,惟有素食才能徹底杜絕殺生現象。作為學佛者來說,只要有條件,應儘量堅持素食。如果條件不允許,則可吃些肉邊菜。有些居士學佛後就在家裡另搞一套鍋碗,什麼都涮了又涮,惟恐沾上葷腥,讓全家不得安寧,這也不太合適。還應根據個人條件善巧行事,切莫操之過急,反令家人因此對素食心生抗拒。

學佛後家中可否飼養小動物

問:學佛後,家中可否飼養小動物?  

答:很多人通過養小動物獲得生活樂趣,並成為業餘愛好。但我們可曾想過,把小鳥關在籠內限制自由,是對它正常權利的損害。所以,菩薩戒規定,家中不可豢養狸貓豬狗。

  佛教提倡眾生平等,不僅人類有人權,一切眾生都有眾生權。每個生命是獨立的,誰也不從屬於誰。動物也有自己的生存權利,為什麼要迫使它陪伴我們,為我們服務?除非它自己願意。如果只是為了自己開心而豢養動物,本身並不是慈悲的表現。但話說回來,有些鳥兒從小就長在籠內,已失去在野外獨立生存的能力。這種情況下,既然已經養了,還是要繼續養下去。最好給它換個更大的空間,以慈悲心對待它,而不僅僅是當做寵物取樂。此外,對於那些被棄養的、流浪在外的小動物,我們也應本著關愛眾生的心,盡可能地予以幫助。

 

來源:www.jcedu.org


© 2008 -2020  Phật Học Online | Home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