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理學
記夢!請聽胎兒求救的呼喚
林美惠居士
11/03/2015 06:11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我現年三十三歲,目前家住屏東縣九如鄉,現在自營一間小小的素食麵攤。於民國六十八年結婚,婚後順利的生育長女與次女。當再懷第三、四胎時,因為很害怕又生女兒,和外子商量結果就把胎兒拿掉了,雖然當時未信佛,但內心仍抹不去一份愧咎與難過。

 

民國七十六年十一月份我又再懷孕(第五胎),雖然公婆和我們夫妻心裡很希望生個男孩,矛盾的是非常怕又生女兒。再加我當時上班也很忙,暫時亦不想生孩子,因此和外子商量結果,仍然決定要將胎兒拿掉,並約好等外子有空,就陪我去婦產科拿掉孩子。清楚記得作成決定的當天晚上,我把家事料理妥當接著洗完澡,覺得很累很累,大概八點左右就提早上床睡覺了。不知不覺作了一個夢,但不同於以往模糊的夢,而是非常清晰的夢。

 

夢中我首先看到一尊雕像的觀世音菩薩,穿著白色的衣服非常莊嚴,接著天空放出一望無際白色的大光明,看到眼前境界,心裡非常歡喜忍不住讚歎好美好美啊!這時突然聽到小孩的聲音在耳邊想起——「媽媽,求求您留下我好不好。」聲音很細柔很好聽,可是我並無心欣賞這麼好聽的聲音,脫口就回答——「不行啦,萬一又生到女兒怎麼辦。」這時她又再求著「媽媽,求求您留下我好不好,我會很乖很乖的啦。」,我仍然回答她「不行啦,萬一生到女兒怎麼辦?」結果她的聲音消失,我也醒了過來。

 

當時我沒有任何信仰,也不在意這夢兆,總覺得連作夢也相信,那豈不是太迷信了。仍然照常上班下班。奇怪的是晚上睡覺時又作了跟昨天同樣的夢,只是第二次以後觀世音菩薩不再顯現,直接夢見一望無際很漂亮的大光明,隨後就響起「媽媽,求求您留下我好不好,我會很乖很乖的啦。」的輕柔聲,非常誠懇的向我求著,而我依然頑固的回答她——「不行啦,萬一又生個女兒怎麼辦。」相同的夢境大約持續七天左右,她總是在請求得不到回應後,消失於夢中。我在夢中是很清楚二個人在對話,但又感覺好像自言自語似的。

 

第七天晚上夢中,她又來了,仍然很誠懇的請求我留下她,而我也是以同樣的話來回拒她的請求。這一天她不斷的反覆請求著,而我依然反覆的拒絕她,最後一次她說:「媽媽求求您留下我啦;我會很乖,很乖的啦;我跟兩個姊姊不一樣喔!」這一句話講完之後,也不等我回答,就不再理我,直接消失於夢中,我也隨即醒來。心裡就覺得有和外子重新商量的必要,便將這胎兒一直要求我留下她,連續求了約一星期之夢境詳細告訴外子,我現在正猶疑要不要留下這個孩子,外子又隨即說:「隨便你啦!」我心想這孩子說:「我跟兩個姊姊不一樣喔!」應該會是個男孩吧!因此當下就下定決心要留下這胎兒,但心裡仍害怕會生女兒。

 

當時我是住屏東市北新里,附近有一神道廟,裡面供奉有觀世音菩薩,就向菩薩祈求:「希望生一個白白胖胖聰明的孩子,最好是個男的,如果是女的那也沒辦法。」當我懷么女那段時間,除了特別喜歡吃素外,個性也變的特別柔善。現在回憶起來,應該不是胎教,而是胎兒在影響母親。

 

又胎兒在腹中特別活潑好動,因此我總認為會是個男孩,在懷孕的第五個月,便迫切的去作掃描檢查,結果醫生說是個女兒,回家的路上心裡直嘀咕這怎麼可能,這孩子那麼好動,在夢中又明明告訴我說:「我跟二個姊姊不一樣喔!」我才不相信會是個女孩。因此第七個月時又特別找上幫我接生次女,彼此很熟又很信任的醫師為我再作一次超音波掃描;這位醫師也曉得我很希望生個男孩,因此很婉轉的告訴我是個女兒。回到家後,傷心的眼淚再也忍不住直流,並且一直向胎兒埋怨說:「妳為什麼要騙媽媽呢?為什麼還說跟兩個姊姊不一樣呢?」當外子回來見到這情況後,就安慰我說:「沒關係啦女兒也好嘛,我們生完這一胎以後就不要再生了。」經外子這番安慰後,心裡也就不再那麼難過了。但這時我的想法,可就不對頭了,打算將這女兒生下後,就送給娘家的妹妹,因為他們夫妻結婚多年,一直無法生育。

 

當胎兒足月在醫院待產時,醫生檢查後幫我打一針催生劑,正常是三小時後即可順利生產,可是一直沒有反應,因此接著打第二次催生劑,經四、五個小時,力氣都已經使盡,胎兒也已經看到頭髮了,就是卡在產道生不出來,經醫師檢查說胎兒心跳轉弱,如果再生不出來,就要開刀取出胎兒,聽到開刀我心就慌了,反省我待產時內心依然埋怨著孩子騙媽媽,仍舊打算生下後送給妹妹撫養。又突然回想懷孕時曾夢見觀世音菩薩,經這一反省觸動內心,就一邊稱念觀世音菩薩,一邊向菩薩訴說不管生下來是男是女,我不要送人了,要自己養啦。同時心裡亦發願,終生要早餐吃素,祈求能趕快把小孩生出來。結果念不了幾聲,我也沒使力,孩子就噗的一聲,很順利的生出來了。當時很高興一直向醫師說太巧了,太巧了。如今回想該是觀世音菩薩的慈悲示現,告訴我這孩子將度我學佛,不能送給妹妹撫養吧!

 

又從下列幾件事蹟,我想這么女是與佛菩薩,應有些宿緣的,今略述如下:

 

當么女二歲多時,正值我個人在財務上及家庭裡遭遇到很大的困擾,當時我很鑽牛角尖,心情非常難過,更覺得整個人生乏味痛苦,常葫起強烈自殺念頭的那段時間,有一天么女一直用力拉著我的手,另一手指著鄰居送給我的西方三聖像,我便回答么女說:「好,媽媽帶你到附近的東山寺去。」入大殿禮佛時,就向佛祖哭訴我萬般無奈的心情,眼淚汪注直流,被寺內師父發現後便過來很和譪慈悲的安慰、開導我,師姊並借我一些佛書及錄音帶,帶回這些後,我就反覆閱讀,聆聽後,我非常震撼,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好的道理,其中有一套人生哲學八卷錄音帶更是反覆聽過參拾餘次,這時不但我心結完全打開,且帶給我心靈的充實與喜悅實非拙筆所能形容,總而言之,目前我正以堅定的信心,積極的態度,跨步邁向學佛的目標——「超越生死輪迴,圓成無上佛道。」回顧踏入佛門的開始,說來還要感謝我那么女的——天龍一指呢。

 

當孩子出生時我自己帶了兩個月,之後由我婆婆接去照顧,且甚得老人家鍾愛。直到我辭去工作後,方接回自己身邊,此後么女便家裡及婆家兩頭住,於民國八十年舊曆十二月底除夕那天,婆婆及親族長輩們正忙著殺雞鴨準備過年時,我那么女便挨過去問:「婆婆您們在幹什麼呀!」婆婆便回答說:「我在殺雞雞,拜過後,挑個最大的雞腿給妳啦。」不料么女一聽,竟然板起面孔,一手叉腰,一手指著婆婆大聲說:「妳們殺雞雞啦,以後雞雞就找您們算帳啦!」以上經過不止一次聽我婆婆轉訴,而我也很訝異小小的年紀,那來的因果分明觀念呢?

 

雷同的是去年,我們全家正在看大陸尋奇的電視節目,當鏡頭介紹大陸廣東省,色香味俱佳的狗肉火鍋料理時,外子不禁垂涎三尺,說計劃帶我去大陸玩一趟,好吃狗肉的外子說:「到時必然專程到廣東好好的吃幾頓狗肉。」在旁邊的么女聽完後,又跳了起來,滿臉通紅的又是一手叉腰,一手指著外子說:「爸爸,你吃狗狗的肉肉,以後狗狗就吃你的肉啦。」氣呼呼的大聲講著。外子一向非常疼愛這么女,而我也在旁接著說,女兒講得一點也沒錯啊,想不到事後外子竟然因此而不再吃狗肉了。

 

又平常長輩們給么女的零錢,她總是喜歡積蓄起來,因此我便為她買一個小豬公(撲滿)讓她存零錢,不斷累積起來也將近滿了,碰巧今年(八十二年)七月十七日高雄舉辦齋僧法會,心想這次供養三寶植福的機會,讓她參加也不錯,因此我就問她,妹妹(指么女)妳豬公的錢錢,能不能給師父們買書、衣服、鞋子或請師父吃飯,話一說完,她毫不考慮,馬上接口說:「好、好、好,我馬上去拿給媽媽。」

 

以上略述么女的幾件小事,身為三寶弟子的我實在應該以最平常的心來看待么女這些事蹟。當然么女果真與佛門有宿緣的話,作母親的我也會用心的來成全她的。因我已立下心願,等把孩子帶大後,也要出家。記得有一次在為么女洗澡時,當時四歲的她突然向我說:「媽媽您出家,要帶我一起出家喔!我才不像兩個姊姊要嫁給別人。」又大自然賦予媽媽們懷胎生育子女的責任,在這同時大自然為酬謝媽媽們懷胎養育子女的辛勞,也給予媽媽們最殊勝的禮物——即天下的媽媽們共同擁有一顆「不求回報無私的愛心」,嬰兒們靠著媽媽的愛心而成長,同時愛心也令媽媽們成長、偉大。若再能擴充這份無私的愛心於一切同胞,則慈悲喜捨在其中矣!然當時無知的我,只圖眼前的生活方便,不但無情的扼殺寶貴的生命,同時也喪失了令自己成長的最好機會,實在深負大自然對媽媽的厚賜,這些都是佛法給我的啟示。因此在擱筆之前不得不披露我內心深深的懺悔,並呼籲天下的媽媽們,特別是在懷有身孕的女性同胞們,尊重珍惜每一個寶貴的生命,不要再讓無辜的胎兒們求救無門,但能無聲無息的在內心吶喊著:「媽媽求求您留下我,好嗎?...

 

後記:很幸運的,我於民國八十二年七月間,聽到一心圓有聲出版公司所流通員林蓮社住持上鑑下因法師講述「花開見佛」錄音帶後,非常的讚佩尊敬師父。更高興的是於八月下旬有緣又歸依師父座下,師父大概聽到蓮友提起我與么女的這段夢中因緣,因此吩咐我將此事跡筆錄成資料,因此略加回憶草述如上。

 

感謝觀世音菩薩大慈大悲的光明,照破了我內心的黑暗並祈求菩薩威神加護,但願每一個家庭吉祥安樂。

 

三寶弟子  林美惠合十

 

來源:www.bfnn.org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