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佛教
在越南20世紀初幾十年代裡“佛教振興運動”中的唯識宗地位
阮才書(越南)
22/04/2010 10:51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玄奘(600~664年)是世界著名佛學家,漢文譯經 家,同時也是唯識宗創始人。他在東方各國包括越南在內的傳播和發展佛教事業中有大 的地位。趁他逝世1335週年之際,研究與他有關的唯識宗在越 南20世紀初幾十年代裡的地位是一個有意義有問題。
一、“唯識宗”傳播到越南之前的越南佛教情況
越南位於印度和中國航海線上的中間位置。公元1世紀,印度商人和傳佛教家來到中國中原工作以前 要經過越南。有一些印度和尚在越南停留和傳教一段時間,然後才到中 國內地去。那個時侯越南的佛教是有濃厚的印度教色彩。
可是在北屬後一個階段的越南佛教是從中國來的,它都帶 濃厚的中國佛教色彩。這個時候中國的兩個禪宗流派南下到越南國土來,並在這 個領土上生根落實。六世紀傳來的一個oq“毘尼多流支禪派”,九世紀傳來 的一個叫“無言通禪派”。這兩個禪派在獨立的越南國內一直延續到13世紀初才被 停止。在越南國土上,13世紀出現的一部越南佛典,叫“禪苑 集英”對這兩個禪派都有系統的記載。接著在13世紀中業裡,在越南國土上一個由陳仁宗皇帝 創立的“竹林安子禪派”也形成了。禪宗在越南佛教史中有明顯的地位。
除了禪宗以外,中國的其他佛教派也影響到越南來,其中 影響大的淨土宗和密宗。淨土宗的書籍,如“無量壽經”、“阿彌陀經”、“往生 論”等,密宗的書籍,如“大日經”、“金剛經”、“蘇悉地經”等,經常得到越南佛學和信徒念頌修行。這兩個佛教派對越南佛教徒的影響也不小。
在歷史中的越南人對各教派的態度是不一致的。智識階層一般是崇拜禪宗,可是平民人是崇信淨土宗和密 宗。深奧的,片面的禪宗理論不符合群眾的要求。甚至智識階層中的佛學者也受到了淨土宗和密宗思想的影 響。在他們的思想中有淨土宗和密宗的因素。因此,可以說,禪,淨,密結合的現像是越南佛教思想史 中的特徵。
20世紀以前越南人還不大了解“唯識”,還不知道玄奘 和窺基對唯識宗經論的注疏工作。人家只知道明代吳承恩所創作的“西遊記”小說中的唐僧 人物。除這些以外只有知識淵博的人才會讀到關於玄奘赴印求法 所編成的“大唐西域記”書。對玄奘的了解只限於此。人們對他抱欽佩的態度,可是對他的思想還沒有通曉。
有這些現像也許由於中國隋唐時期已經成立的一些佛教宗 派,如天台,華嚴,禪宗等宗派都是主張一切眾生都有佛性,都有成佛的可能,得到人們的歡迎和信念而玄奘一系的唯識宗卻有不能成佛的五種性說,與上邊這些宗 派思想背道而馳。這樣的思想不符合人們的心理要求,使得後來人家一步一 步地把唯識宗忘掉了。從宋代以後,在中國的佛教宗派中,“唯識宗”是沒有存 在的餘地。唐末宋初傳到越南的中國佛教也不可能有“唯識宗”的思 想。
二、20世紀初在越南“佛教振興運動”中,“唯識宗” 有傳播的機會。
20世紀初在法帝主義的統治下,越南在各個方面都有了 大變化。在政治上,接連不斷地出現了各個抗法的愛國運動,在經 濟上,法殖民者加強對人民的剝奪使越南人日益對統治者的憎恨,在文化上,法國有意識地進行奴役教育政策,可是另一方面,法國和西方的科學知識也有傳到越南來的 機會。在這樣新的情況下,越南的各個傳統思想都受到新的考 驗。
20世紀初,西方的啟蒙運動思想,日本的維新思想,中 國的愛國主義和民主主義運動思想通過漢字書籍和報紙傳到越南來,這些思想給當時有儒學學問的越南士夫帶來新的世界觀、社會觀和人生觀。在他們中形成了“東遊”,“東京義孰”,“維新”等愛 國運動。這些運動給傳統思想,傳統宗教提出了更新的要求。
可是當時的越南傳統佛教已經落到衰頹的地步。大部分和尚,居士不曉得佛教經典書籍中的思想,他們變 成了尋常的迷信者,只會給佛子們作求籤跳神等。眾生到佛寺裡去也是為了求利,祈幸,別的是不管的。這樣的佛教哪能答應得上時局的要求。
  人們對佛教普遍持不滿的態度。他們紛紛地和佛教分手並去參加別的宗教,或者在他們的 一部分人中,出現了成立新宗教的意圖。在這樣情況下,在越南南圻的區域上,從1925年底到 1926 年初期間,從群眾中來了一個本地宗教,名子叫“高台教”(還叫“大道三期普渡教”)。該教大聲向大家宣的稱“傳統宗教已經腐朽了,高台教出 現是為大家謀福”。一些原來佛教信徒立刻脫離佛教去參加高台教。佛教由此碰到極大的危機。這個教不得不在組織上,思想上搞一個大轉變。
在這個時候,中國的佛教復興運動不斷地影響到越南來, 給有知識的越南人士帶來新的興趣,新的改革動力。因此在20世紀20年代裡在越南的報紙上登載一些關於 佛教要改革的消息,比如在“法屬印度支那時報”上登載了幾十篇關於“佛教略考”的文章。有人提出來“整頓國內的佛教”的建議。不過法帝國主義者和本國封建:者不允許這個願望的實 現。他們害怕宗教改革會轉變成愛國運動的傾向。
  到30年代情況略有轉變。在越南領土地出現了“佛教振興運動”。全國各地都有佛教研究會,各圻都有自己的佛教雜誌。南圻有“唯心”,、“慈悲音”等雜誌,中圻有“圓音” 雜誌,北圻有“慧火”雜誌。擔當宣傳佛教改革運動任務的是佛教界的新一輩。他們是醫生,教員,政府工作人員等。他們有新的科學,新的思想。他們會念漢文,法文,有的還會念英文。通過他們越南佛教有新的發展。
中國佛教復興運動是當時越南佛教振興運動的榜樣、“海 潮音”雜誌上的一些重要文章被譯成越文,太虛法師,章太炎,陳維東,蔣維喬等著名佛學者的一些重要文章也被譯成越文,印成越文書報,廣泛發行。同時“唯識學派”,“唯識二十論”經典著作以及玄奘對 它們的注疏得到翻譯並印行。在這個時候,玄奘的著作,玄奘的思想才會在越南讀者中 得到足夠的認識。由此他的思想以及他對佛教發展事業中的貢獻才得到高度 的評價。玄奘這樣的高僧和佛學者對越南愛好佛教的人們中獲得超 過任何外國和尚的威望。
三、“佛教振興運動”中的理論問題以及“唯識宗”在這 些理論中的地位
和過去任何時期對佛教的研究相對比,佛教振興運動時期 的研究有下邊的特徵:研究佛教不單純是從書籍上著手而是在科學的成就和社會實踐新情形的基礎上來進行的。在這裡可以舉出幾個例子。 “圓音” 雜誌等14期的一個作者說“佛教要有堅強的道理,只有這樣才能使科學复醒”。黎慶和和尚在“唯心雜誌”第8期(1936年8月)上 說:“按照理學的性質,佛法就是科學,科學就是佛法;科學是“相”佛法是性,科學是“用”,佛法是體,科學是“形式”,佛法是“精神”。在“慧火 雜誌”上,每期都有人證明佛教是科學不是迷信,是先進不是保守,是救世不是厭世。正因為結合佛教與科學來研究所以發生許多要爭論的問題。
這就是佛教是有神論還是無神論的學說?有沒有不死的靈 魂?有沒有天堂,淨天國,西方極樂?有沒有外介?唯識論是什麼?等問題。當然對上邊的問題沒有同樣的回答。由於不同的立場和觀點而有不同的解釋。可是總的研究方向是有兩種。一種是依靠原始佛教原理來解答,另一種是依靠“唯識 宗”理論來說明。
依靠原始佛教原理來解釋也就是要回到因緣說裡來,這樣 就承認沒有創世界神,沒有實相的外界,沒有靈魂等觀念。這個研究傾向雖然把迷信從佛學理論中排除出去,可是它 仍然還是舊的觀點,舊的修煉方法。
依靠“萬法唯識”觀點來解釋世界的傾向,雖然在世界佛 教思想史上是沒有什麼新鮮的事,可是對當時越南環境中又是一個第一次出現的事。因此要了解唯識理論不得不通過玄奘和窺基對這宗派材料 的註解。
這兩位大師的一部分作品得到當時的翻譯並在報紙上進行 宣傳。
用“唯識宗”的觀點來解釋事物和現象的方法,雖然有深 人事物本質的優點,可是他不能超過歷史中所碰到的難題,這就是物與心的關係問題和苦心與解苦的關係問題。
對物與心的關係問題,參加討論的一部分人的立場是有變 化的,超初主張“萬法唯心”,後來又主張“萬法唯識”。 “萬法唯識”主張雖然比“萬法唯心”主張是一個進一步 的看法,可是事物還是事物,不由人的認識如何而能取消事物的存在,另外“唯識宗”的八識中的末那識和阿賴耶識是極其抽象的很難形容的東西。正因為如此而在佛學中有一部分人(如善照和尚)從唯識 主義轉變到唯物主義的立場上來。這是當時佛教振興運動中不能否認的一個發展方向。
對苦與救苦的關係,信奉唯識主義的人,在承認人生苦的 基礎上,他們強調救苦的責任,強調佛理中慈悲,濟世的任務。他們把佛教變成人世的宗教。有人說解脫的道路是在涅檠境界上,可是也有人否認涅檠 境界的存在。後邊人認為要注意到人間中的痛苦,並在塵世中尋找脫奪 的出路。這是當時佛教振興運動中的另一個結果。
20世紀初越南“佛教振興運動”所獲得的理論結果是越 南佛教思想史中的一個大進步。這些表現在兩方面,屬於理論方面就是內容豐富,論證嚴 密,屬於信心方面就是又相信教理中的信條,又相信人的主觀能力的狀況。這些情況的來源不能不考慮到“唯識學派”註解者的功 勞,在這裡是玄奘的功勞。
  (作者係越南哲學研究所所長)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