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入門
佛光教科書第四冊 -- 佛教史之第四課
佛光山宗務委員
06/03/2019 08:36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第四課 印度諸王朝的佛教

佛教在印度流傳一千六百多年,探究其盛衰興替的原因,從僧團內部來說,與僧團本身在教義教法上的實踐與開展方向有關,從僧團的發展來說,則和諸王朝的信仰選擇有絕大關係。歷史上,由於印度王統向來複雜,不僅大小國林立,且征伐、併吞不斷,故本文僅依時序,針對幾個重要王朝的佛教發展狀況,作一梗概介紹。
  
  一、孔雀王朝(西元前四世紀-二世紀頃)
  
  孔雀王朝約創立於西元前三一七年,乃佛陀涅槃後第一個統一全印度的王朝,建都於中印度摩揭陀國的華氏城。三傳至阿育王(約即位於西元前二七○年),文治武功達於鼎盛,成為印度史上最大的帝國,其對佛教護持弘揚之功,亦無出其右者。阿育王所推行的輪王政策,重要內容如下:於石崖或石柱上銘刻生活道德的訓誡法敕;廣建寺院,供養僧眾;於全國修建八萬四千佛塔;設立「正法大官」,力助弘化;舉行第三次經典結集。由於阿育王的篤信及推展,人民信仰日盛,佛教遂成為國教。
  
  阿育王在第三次結集後,即派遣傳教師前往印度邊境及國外弘化,其範圍遠至希臘、緬甸、錫蘭等國。此劃時代的勝舉,由於傳教師傳承的部派不同,以及因應當地風俗民情的需求,進而產生特色殊異的新部派,或促使原有部派的再次分化。阿育王執政三十餘年,使佛教走向國際化,其對佛法傳布的貢獻和以佛法治國的政策,為後世輪王治世留下最佳典範。
  
  二、熏迦王朝(西元前一八○年-八○年頃)
  
  孔雀王朝在阿育王歿後,逐漸失去統治勢力,案達羅王朝在南印度獨立,希臘、波斯等異民族亦窺近西北方,印度又呈分裂狀態。西元前一七八年,孔雀王朝大將普沙密多羅在婆羅門國師協助下弒君自立,改號熏迦王朝。王即位後,進行大規模戮僧毀寺的排佛運動,使得佛教興盛的中印度頓時寺空僧絕,史稱「中印法難」。由於逃亡的僧眾多往南印度或西北印度,反而促成以南方案達羅為中心的大眾部佛教及北方迦濕彌羅、犍陀羅為中心的「有部」佛教的發展。其中上座部中的分別說部,因與大眾部思想相近,故往南後即與大眾部同化,往北則影響有部譬喻師的思想。
  
  三、案達羅王朝(沙多婆訶王朝,西元前二二○年-西元後二三六年頃)
  
  案達羅王朝創立於西元前二二○年左右,位在德干高原地區,屬於大眾部教化範圍。西元前二八年兼併了中印度摩揭陀國的迦恩王朝後,大眾部的思想便傳到中印度,使中印度佛教稍得復興。爾後,隨著王朝的西進,大眾部的思想也影響了西方有部佛教,並促成西方經量部的形成。
  
  此時佛教能順利復興,實得力於王朝的安定,朝廷一方面信仰婆羅門教與崇拜民俗諸神,另一方面也對佛教採取保護的政策。佛教為走向群眾,便取法民間流行的夜叉造像,造成佛菩薩雕塑的風行,也因而間接促進了大乘菩薩思想的勃興。般若、法華、華嚴、淨土系的經典紛紛出現,龍樹依之立論闡釋,確立了大乘佛教的興起。繼有龍樹弟子提婆的發揚及國王的護持,大乘思想更加隆盛,大眾部逐漸同化於大乘之中。
  
  四、貴霜王朝(西元前數十年-西元後三二○年頃)
  
  阿育王歿後,希臘入侵西北印度建立王國。希臘人向來精於哲思,對於具有深奧哲學內涵的佛教信仰頗能接受,尤其彌蘭陀王與那先比丘進行一場佛教教義的辯論之後,終於成為佛教的擁護者,這對西北印度佛教的發展,具有重大貢獻。後來大月氏王丘就卻併吞了希臘王國,創立貴霜王朝,於是和南方案達羅王朝對峙,達五世紀之久,在印度史上稱為南北朝時代。
  
  貴霜王朝三傳至迦膩色迦王時(約西元七八-一二三年頃),建立了縱貫中亞至中印的大帝國,是王朝的極盛時期。迦膩色迦王禮脅尊者及馬鳴為師,大崇佛法,曾在首都富樓沙建造高四十餘丈,壯麗宏偉冠於全印的大塔,塔旁建四大伽藍,供養數萬比丘。又為統一各部派異說,禮請脅尊者以一切有部為正統,在迦濕彌羅召集五百賢聖舉行第四次結集,使得佛教雖歷經中印法難,仍能在西北印度大放異彩。迦膩色迦王對佛教的貢獻,直追阿育王朝,在佛教史上有「阿育王第二」的美稱。
  
  西北印度的迦濕彌羅一帶,地處偏僻高山,從阿育王遣使來化後,一直為保守的有部化區,不受外界思潮影響,且在有部執牛耳之位。而犍陀羅雖亦盛行有部思想,然因地處東西間交通要衝,受中國、希臘、羅馬文化影響所及,學風開放,思想進步,故此地受到由南印漸次傳來的大眾部影響,也逐步融入大乘佛教思潮,如《般若經》等早期大乘經典,早已流行此地,如脅尊者、世友、馬鳴等一切有部系學者,也具有大乘的傾向。因此,迦膩色迦王時期,大乘的勢力已影響西北印度,進而促成西域大乘佛教的隆盛。
  
  五、笈多王朝(西元三二○年-七三○年頃)
  
  笈多王朝創立於西元三二○年,建都於摩揭陀的華氏城。五世紀頃,白匈奴入侵西北印度,並大肆毀佛,西元五○二年南下攻佔中印度,後雖由笈多王的支裔幻日王將之驅逐,但中印度也只能由一小國延續後期的笈多王朝(五三五-七三○),小邦因而林立,其中以戒日王統(伐彈那王朝)較強盛,曾以玄奘大師(六二九-六四六年留印)為其「國寶」,並且千里護送玄奘回中國,一生積極護教。
  
  笈多王朝支持印度教(由婆羅門教融入民間泛神信仰而形成),並且明訂以梵語為國語,這是婆羅門文化的復興期。唯王朝對於其他宗教仍採寬容政策,佛教乃能順利發展。唯佛教為與婆羅門教的教義抗衡,在佛典上捨棄使用俗語方式,改而朝向梵語化,且積極接近民眾,加速了大乘佛教的步伐。
  
  上座部佛教以西北印度的說一切有部、正量部、經量部力量較強,大乘佛教則以龍樹時期的經典為基礎,發展出無著、世親的「外無內有,事皆唯識」的唯識(瑜伽)一派,及護法、清辯成立的「俗有真空,體虛如幻」的中觀思想。爾後,中觀、唯識二系透過論證、批判的論理學(因明)方式,發揮「空、有」之辯,以幻日王在摩揭陀所興建的那爛陀寺為根據地,發展其教學,成為當時佛教的主流,因明的論證之學也因之盛行。我國玄奘便是在那爛陀寺,從戒賢學唯識而創立發揚了中國的唯識宗。然而就在玄奘離印至義淨入印的三十年間,佛教也急速密教化。
  
  六、波羅王朝(西元六五八年-一一三七年頃)
  
  波羅王朝興起於七世紀的孟加拉,共傳十八代,代代崇佛。第四主達摩波羅曾將國土擴展到曲女城,國勢最盛,對佛教貢獻也最大。他首先在那爛陀附近建歐丹多富梨寺,繼而又建超戒寺,其規模的宏偉,勝過那爛陀寺,此三寺成為當時的佛學中心。唯印度佛教自笈多王朝之後,已趨沒落,幸賴波羅王朝的保護才得以在東印度存續下來,在此五百年間,可說是密教的興衰史。
  
  西元一二○三年,佛教最後的據點超戒寺等,被回教徒破壞後,多數僧尼走避至西藏、尼泊爾等地,於是佛教從印度本土消失而轉入西藏,西藏接收了超戒寺大量典籍後,便傳承了密教教學的傳統,並發揚光大,於是形成以密教為主流的藏傳佛教一系。
  
  佛教自十三世紀在印度衰微後,到十九世紀出現復興的曙光。一八九一年,錫蘭達摩波羅上座率先創立「摩訶菩提協會」;次年,印度格里巴沙蘭上座創立「孟加拉佛教會」,在兩位上座的努力下,重修佛教聖蹟,興建寺院,也提昇學者對佛典研究的重視,進而有「佛教聖典協會」的成立。一九五六年,安培克博士以政府官員的身分,帶領五十萬人同時皈依佛教,使得印度佛教的復興重現生機。另外,由於佛教遺蹟陸續發掘,政府也開始重視,世界各國佛教徒前往朝聖者漸多。
  
  一九六四年,第七屆「世界佛教徒友誼會」在鹿野苑召開,更加速佛教復興的腳步。今日印度的佛教,在學術研究上極為普遍,各國僧侶因崇仰佛陀遺蹟而至印度朝聖、建寺者漸多。
  
  一九九八年二月,佛光山聯合南傳、北傳、藏傳佛教,共同在印度菩提伽耶傳授國際三壇大戒,為印度佛教的復興開創新紀元,也為世界佛教史寫下不朽的一頁。就整個印度人口來說,佛教徒的人數仍是不成比例,因此,藉此戒會活動,希望能拋磚引玉,為復興印度佛教打開世界融和的新頁。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