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
天眼慧眼法眼的追尋8
馮馮居士
24/10/2016 06:18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移民部長與我

去去來來謄錄 

硬說移民部長與我有什麼交情,那可是妄語。佛教基本五戒之中,禁止妄語,我不敢胡吹亂說加拿大的移民部長是「我的朋友」,更不敢拿這題目來唬人。說實話,馮馮雖也薄有文名,但也還不至於名動公卿。沒來由硬說馮馮出名到連加拿大的移民部長也來拍肩膀,可是,這話也非自卑。外國皇帝、外國總統或部長都有會見過,大人物於我毫無希奇,帝力於我何有哉。咱一介寒士,向來就不願沾上大人物的邊,也不是故作清高,只是怕受拘束而已。    

咱這副德性,頭髮亂蓬蓬,身穿破舊夾克、開窗子牛仔褲,不修邊幅的。大人物見到,即起戒懼,又怎會來與咱論及交情呢?    

加拿大的部長,縱然不搭官架子,多少也還有一些大英帝國的餘暉心理,並不是很親民的,不會上我家來串門子,咱也不會無緣無故去拜會大官,不說別的,光是叫咱穿西裝打領帶就受不了。西裝褂子倒也罷了,那條領帶,像牽狗似地活受洋罪。  

可是偏偏就會碰上那一位加拿大移民部長,做了點頭之交的朋友,也只能說是陰差陽錯的緣份吧。  

第一次會見加拿大移民部長傑克.尼古遜,是二十二年前,在一九六五年的冬天,在大雪中,我抵達加拿大,又是深夜,在船上的套戶內,收拾行李,望見窗外的茫茫大雪,又驚奇又擔憂,在這個陌生的國度,舉目無親,上了岸怎麼辦?  

那是一艘美國著名的「S」線客貨船, 船長闞保斯將我安置在貴賓套房,氣派豪華的套房實在與我這窮小子不相稱,可是船長從未見過中國作家,把咱錯認了是海明威,招待得無微不至,還拍發電報給加拿大移民部辦事處,說是船上來了一位大作家。  

咱再也意想不到會有那麼多人上船來迎接,一群洋人新聞記者,電視攝影記者闖進了套房,問我這問我那,同時,船長又領著兩位洋人進來:「馮先生,加拿大移民部長尼古遜先生親自來迎接你!」  

咱可嚇了一大中跳!咱是何許人?怎麼驚動到移民部長親自深夜來迎接? 

可是,面前這位高大的中年洋人,已經伸出手來握我:「我是傑克.尼古遜,加拿大聯邦政府移民部長,特別來歡迎第一位蒞臨加拿大的中國名作家。」  

一九六五年,那時候,從來未有中國作家到加拿大來,難怪加拿大把咱當作稀客了。咱窮小子住在豪華套房內,這叫做 「頭等貴賓套房」(MASTER VIP SUITE)。誰知道咱身邊只有不到十美元金?移民部長一瞧,這小子住得那麼氣派,不是大作家嗎?那知道,全是船長的特別禮遇?誰住得起那麼豪華的套房?  

傑克.尼古遜部長從此與我認識,但二十年來,也沒有什麼來往,他做他的部長,我做我的窮作家,不過總是有些緣份,好幾次碰上了面,多半是一些社交場合,彼時我還未摒絕應酬,偶然也應邀赴會的。每次在一些中西名流宴會上遇到尼古遜部長,彼此也都有些交談,他的記憶非常之好,喜歡對名流賓客述說我剛到加拿大的情形。  

「這位小朋友呀!」他總是笑著對他周圍的名流說,一面喝著香檳酒:「他剛來的時候,是住在輪船上的總統套房,年紀那麼輕,十六、七歲的模樣,我聽說來了個出名的中國作家,哪知是個小孩子?我詫異得很,看他年齡那麼小,不像是個國際知名的得獎作家,看他的人住在總統套房,莫非是一位王子?氣度派頭都不錯呀!」  

部長的幽默逗得名流們大笑,什麼王子?什麼大作家?咱只不過是一個窮作家罷了。經歷過多少的辛酸?才有今天的溫飽的窮小子啊!  

那一年記不清是哪一年了。尼古遜參加大選,他的政黨失敗了,他本來有望成爲黨魁繼任人,又說不定會當選爲加拿大的新總理首相,至是好夢都成空。他下臺之後,恢復從政以前的老行業,掛牌做大律師,專辦移民案子。由於他曾經在一九六0年初期至一九七0年中葉做過幾任移民部長,移民局很多官員都跟過他,因此,大家都很賣他的帳,什麼難辦的移民案子,只要找他出面,沒有辦不通的。  

0年代末期的香港危機期間,很多香港人爭先恐後的移居加拿大,不少素未謀面的讀者或朋友,叫我幫忙,我哪能幫什麼?一律都介紹給這位退休的移民部長就是了,由於不時帶朋友去見他,見面機會就多了些,下了臺的部長,威風架子也沒有全消除得盡,要求見這位出名的大律師,也不是容易見得著的,很多人都只見到他的助理而已。可是,每次我打電話去約見,他都親自接答:「馮馮麼?好極!我願意見你!」  

每次帶朋友去他的巨型辦公室見他,他都笑著握我的手,然後像老祖父般環抱我的肩膀:「你怎麼長不大的,永遠是這麼年輕?彼得潘!」(童話中的小飛俠名叫彼得潘,咱英文名字叫彼得。因此,他叫咱彼得潘。)  

「我呢!唉!老了」他高大的身體越來越胖,引起了我爲他擔憂,他說:「我認識你十多年,你還是小孩樣子,我卻老了!」  

部長收費是很貴的,這樣大名頭地位的大律師,辦一件移民案子,沒有在一萬加幣以下的,視案情而定,有些案子,聽說收費五萬元也是常事,可是,他有時候也不收錢,這位律師的心地真是好的,從他幫助我的一個貧窮的朋友辦案,不受分文的事實來看他,我就覺得這個人並不是唯利是圖。  

我的華僑朋友年將九十的Y老伯很窮,年老,失業,多病,極盼能夠在天年內得見他身陷大陸的獨生子一面,但是,多次的申請,兩邊都不准。Y老伯在加拿大拿不出父子關係證明,兒子在大陸申請不到出國許可證,這位老伯對我哭得老淚縱橫的,求我想法子,我別無他法,只好帶他去見尼古遜。  

「好!」部長一口答應:「我盡力幫助你的朋友!」  

Y老伯的心願終於達成了,他的兒子來到加拿大,分離六十多年的父子終於見到面,在機場相擁痛哭,感動了多少人!  

尼古遜部長沒收他們半個銅板,爲了此案,他不知費了多少心血!加拿大移民部上下的官員,是賣他帳的,可是,對中國大陸就得施一點外交壓力,部長找什麼關係沒告訴我,可是,我看見那份檔案文件,厚達一尺,就可想像出來他費了多少心血了,Y老伯父子都跪下來向他叩謝,不能算是過分恭敬。  

「部長,你爲什麼這樣好,不收錢呢?」我問。  

「彼得潘!」部長笑問我:「爲什麼你常常幫助人呢?是你的宗教信仰使然嗎?」  

「是的,部長,」我仍稱他爲部長:「我是個佛教徒,佛教以佈施濟苦度厄爲首善!」  

「好孩子!」他說「你做得對!我們基督教也是主張施予的,我們彼此有相通之處。」  

這個部長真正與我相知的開始,我不再視他爲點頭之交,像Y老伯父子的案子,別的大律師,收費十萬元亦不算過多,可是,部長竟沒收半個銅板!也沒有發佈新聞!這個人,是一個真正的基督徒!  

覺得總欠負他一份情,而且,也對他產生了敬愛,就不禁關心起他的健康來了。  

「部長!」我激動的沖口而出:「您是個好人,好撒瑪利亞人!請多保重!部長!您可知道?您可能會在半年之內突然中風?您必須保重啊!小心啊!您已經中風過兩次了!」  

部長呆了一下,「你怎麼知道我的病史的?」他驚詫地問:「你怎知我有過中風?」  

「部長,你的一條腦血管塞住了,經過手術治好了,」我說著,指給他看手術的位置:「可是,部長,看來還會再溢血,另我外一條小小的腦微血管也快爆了!您小心啊!」  

部長臉色蒼白:「孩子!你真的看得見?我不相信世上有這樣的人!」  

「我說的錯了嗎?」  

「一些也沒錯!」他說:「可是,你說的另一條微血管,就不知道對不對,醫生還未告訴我有這種情形。」  

「但願我說錯了也罷!」我知道他最多只能活半年,我望著歎息:「部長,無論如何,您得保重!」  

「怎樣保重呢?」  

「我知道您已經在服用醫生開的降血壓藥,但那是不夠的,」我說:「您必須還要改爲素食才行!」  

「素食?」他露出一個幽默的忍俊不禁的微笑,好像是老祖父聽到小孩子的天真兒語。  

「是的,全部素食!」我說:「我願意提供全套的素食療方給您參考。」 

「彼得潘!」他笑道:「我只知道你是一個有名的作家,沒聽說你是一個醫療學家,素食麼?我又不是你們佛教和尚!」  

「素食是最健康的,部長!不一定是非得佛教比丘才必須吃素!人人都應該吃素才對!素食也是慈悲心的實踐,間接推動戒殺生。」  

「素食營養不夠,」他笑道:「人不是牛馬,不能單靠素食生活。聖經舊約說得明白,上帝把天上飛的,地上走的,水中游的都賜給人做食物,顯然是上帝的意旨,叫人類吃平衡的營養,上帝創造動物是給人做食物的,人殺動物以取肉食,既是承上帝的意旨,就不算是罪行!」  

部長與我之間的觀念完全無法溝通,在他繁忙時間內多談也不甚適宜,我只好告辭,臨別我仍然企圖再作一次努力,以挽救他的生命。  

「部長,我仍然希望您接受我的建議,您可以打電話找我,我將盡我所知,奉告素食食療良方。」  

「謝謝了!」他和我握別,笑道:「我會列入考慮!」  

我知道他不會接受的,也不會打電話來,像他那樣在富貴名利中打滾的人,雖然不再做部長,但來往的還是那些大官富豪,無夕不讌飲,香檳酒、雞尾酒、威士忌、白蘭地……烤肉、烤鴨、山珍海味、咖啡、雪茄……這樣的酬酢人生,又有何意義呢?部長與我無親無故,只不過是點頭之交,可是,佛子我就是見到路上橫臥的一條蚯蚓,也要救牠一命啊!何況是一個人,這是一個在任內放寬入境限制,收容了很多難民的好部長,又更何況他救助過我的朋友,使他們父子團聚!

過了些時候,大約三個月吧,我打電話去給部長,問候他,我大吃一驚,因爲從電話中,我看見他已經行動不便,坐在輪椅內了。  

「部長!是我!」我心很難過:「您怎麼了?坐在輪椅內?您的另一條腦血管……?」  

「是的,彼得潘!他微弱無力的說:「孩子,你的預言不幸成爲事實了!我又再患了腦血管栓塞,剛從醫院出來不久,我已經半身不遂了,恐怕活不久了。」  

「部長,不要驚慌!」我說:「您還是有希望復元的!只要您實行素食,徹底的全部素食,醫生怎麼說?沒有教您吃素食麼?」  

「沒有,」他說:「你上次的勸告,我很心領,我也跟醫生商量了。可是我的家庭醫生說叫我別隨便輕信不是學醫科出身的人,他說營養學是專門學問,不是可以隨便亂說的。」  

「但是,部長……我要建議的素食食療,也都是從醫學新發現知識來的,我願意幫助您。」  

「心領了!」他的聲音越來越沙啞衰弱:「彼得潘,你是個好孩子!我仍然覺得你仍是個小孩子,我謝謝你,現在我必須掛線了,護士來催促我服藥,再見吧!」  

「再見!部長!祝您康復!」我聽到他掛線,我心中很難過,我知道彼此不可能再見面了,我知道他活不了兩個月。  

尼古遜部長在一個月之後溘然長世,死於腦血管栓塞與心臟病併發,英文報上與電視上都報導了這段新聞,幾天之後,電視上又映出部長的喪禮,場面當然是隆重的,映出他的銅棺徐徐降下到墓穴去,牧師的禱文「來自塵土,歸於塵土」,反映出人生不可抒脫的命運,可沒能對他有任何幫助!  

佛陀說人生老病死之苦,誰也避免不了,可是,倘若部長肯聽從我的素食建議,他可能復健,還能多活好些時候,多爲社會做一些事,爲什麼他那麼固執呢?爲什麼他至死不悟地堅持上帝賜動物的肉給他吃?爲什麼他迷信醫生給他的減血壓藥片?卻不肯相信素食治療?  

佛陀教人茹素,非唯出於慈悲之心,不忍殺生,不忍動物因人愛吃肉而被屠殺,而且也是爲了吃素是保健長壽之道,可以脫出疾病之苦,世人爲什麼總是不明白呢?像部長那樣的人太多了,一提起吃素,就有鄙夷的心理和態度,有人點也點他不醒悟,這一類無明的人們,不聽良言規勸,終於不免上手術檯開刀,割這割那,腦血管、心臟、腎臟、膽結石、腸癌、胃癌……這情形不跟豬羊牛馬被屠宰之苦相近似麼?倘若不信肉食殺生的來世之報應,也應不能忽視這些現世的開刀報應罷?能說這些開刀痛苦不是肉食的現世報麼?部長的最後幾天都是在腦部開刀和心臟手術的痛楚之下受苦的。  

研讀佛經的漸進次序我見

佛陀乃古佛再來,在世說法四十九年餘,開示宇宙及人生真理,上至宇宙科學、天文,下至地理、歷史,又包括哲學、醫學、修身,處世,自度度人……無所不含,集各種學問,多達數千萬言,字字珠璣,句句金玉,學理之精深浩瀚,曠古絕倫,爲人類歷史以來空前絕後之最偉大導師,任何其他宗教及哲學家均無法望其項背。  

佛陀的開示,在佛滅後,由大迦葉甄選學德並茂的比丘五百人,在王舍城附近的畢波羅窟舉行第一次結集,史稱「五百結集」,由持戒第一的優波離尊者覆述比丘四波羅夷及比丘尼八波羅夷,制戒時地因緣,經大眾認可,訂爲佛教戒律,凡八十誦律,即是佛教的基本戒律,後世簡化爲十誦律、僧祇律、四分律、五分律等等。  

「五百結集」期間,復有多聞第一的阿難尊者覆述佛陀說法要義,大會公認無訛,定爲佛經。阿難尊者所說即是「無比法」,即是四種阿合經(長阿含、中阿含、增一阿含、雜阿含),此爲佛教基本經典。  

佛滅後一百年間,佛徒漸受外教影響,教理相貌,漸有改變,戒律荒弛,跋耆比丘眾,於集會時,以銅盤盛水,斂收大眾投錢,託言可得吉祥福祉,又有十事非法,私蓄金銀。阿難陀之弟子比丘迦乾陀子耶舍,發起集會於毗舍離,檢討改進。  

大會時,跋耆比丘眾爲東黨,別爲一團,人數較多,稱爲「大眾部」,與正統派之耶舍比丘等相峙,正統派稱爲「上座部」,兩派分裂。  

上座部集合七百人,在毗舍離城重誦三藏,以戒律爲主,是爲第二次結集,史稱「七百結集」。  

佛滅後兩百年,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在位(公元前二七二~二二六),建都於華氏城,初年迫害佛教,晚年悔悟,大揚佛教,建佛寺四萬八千座,派遣佛教僧人往中東敘利亞、埃及、希臘、馬其頓等各國弘法,淨土思想及慈悲佛心傳入以色列、埃及一帶,耶穌幼年隨父母避難於埃及,即受教於一位佛教比丘,受到佛教思想影響,後來耶穌十餘歲時離開以色列往印度研究宗教,曾於佛寺研習佛經佛理數年之久(事見耶穌大門徒聖彼得述錄之「水徒行紀」一書──該書爲天主教教廷所禁止及剔除於聖經之外──詳見內明月刊刊出拙作「神秘失蹤的十八年」一文)。  

阿育王優遇佛徙,供養豐富,外道混入並破壞佛制佛法,阿育王集合六萬佛徒,以目犍連之子帝須比丘爲上座,選集德學兼備聖者一千人,結集經論律三藏,史稱「波吒釐子城結集」(第三次結集)。  

阿育王滅後三百年,印度西北的迦膩色迦王(King Kaniska,公元一二五年~一五年),篤信佛教,因見各僧派部所執不同,說法各異,乃發起第四次結集,精選高僧五百人,以世友比丘爲上座,於迦濕彌羅之環林精舍舉行,做成十萬頌之「鄔波第鑠論」解釋經藏,十萬頌之「毗奈毗婆沙論」以解釋律藏,十萬頌之「阿毗達磨毗婆沙論」以解釋論藏(現存唐三藏玄奘法師所譯阿毗達磨大毗婆沙論兩百卷,即此十萬頌),上述之經律兩種十萬釋頌則未見有中文譯本——史稱此第四次結集爲「迦膩色迦王結集」,又名「大毗婆沙論結集」,集各部派之大成。  

從佛教結集四次而得的經律論三藏,多達數百萬卷,集合億言以上,真正是浩瀚如海,任何人窮一生之時間亦不能盡學。  

今日的學佛人,對於佛教三藏文獻往往感到無從入手。尤其是初學者,更覺得佛教經律論三藏,多得眼花撩亂,弄不清楚。  

佛教在發源地的印度,早已衰滅,殘餘的佛教也多被印度教所吸收。真正的佛教,現在大盛於中國、臺灣、香港、東南亞各國、日本、美、加及德、法。中國佛教以大乘爲多,東南亞各國注重小乘,但亦實行大乘,其實佛法本來只有一乘,佛陀爲方便解說,乃以小、中、大三乘作譬喻。後世有人將大乘小乘分化成爲對立,誠屬不幸!中國佛教每以大乘自居而輕視東南亞佛教爲小乘,東南亞佛教亦認爲中國佛教奢言大乘,行實小乘,這些彼此水火的態度,都不是佛教之福。  

學佛人宜先從自身修行自度入手,然後進一步度人濟眾,倘若自己未守戒律,精勤修行,如何可以侈言大乘?佛陀在世說法,先講阿含經等小乘經,次導入華嚴法華等大乘經,正是饒有深意的。因此認識,我認爲東南亞佛教注重小乘自修戒律自度,做爲進一步實行大乘濟度,這是完全符合佛心的。從東南亞佛教所熱心推行慈悲濟世的種種成就來看,他們的確是做到了小乘與大乘合一的佛教。局外人因見他們注重小乘經論的研究,就輕視之爲「小乘」佛教,這是對他們不公平的評語。  

反躬自檢一下,中國佛教注重大乘經典,但是輕視小乘經典,尤其輕視阿含四經,這是不對的,我認爲是未築基先蓋頂的做法。更有令人失望的情形,就是中國佛教對於社會福利救苦度厄的慈善工作,歷來做得的確太少!確是有大乘之「學」,而無大乘之「實」!這一點是難以否認的缺點!尤其是有些人誤解了禪宗,被一些假禪所迷,誤會了達摩評梁武帝建寺齋僧爲「無功德」之真正含義,就認爲一切慈悲濟度都是「無功德」,更把佈施濟度工作輕視了。大乘佛教在中國漸漸演成了「理論」的宗教,而非實行的宗教!走上滅法之路!幸而近年來,大乘佛教日漸興起慈悲濟度事業,漸漸復興,不過,對於小乘經論的研究仍是不夠熱心的。  

我深深認爲,小乘是大乘之基,學佛人應該先學小乘各經,然後進入大乘經。在研讀經藏期間,應分出時間來研讀律藏──先讀「聲聞律藏」,次讀菩薩戒經──然後閱讀論藏。  

小乘經藏,是佛陀說法先講,以求各聽眾先從自修修行開始,自律自度圓滿,然後可以以身作則度眾濟世,故此小乘經律實乃實現大乘理想之必要築基,不可忽略逾越。

小乘經典乃佛說的最基本原始典門,其中包括:  

一、長阿含經 

大樓炭經(宇宙學) 

起世經(宇宙及世界生成學) 

起世因本經(世界地球生命起源學) 

七佛經(宇宙循環學) 

毗婆尸佛經 

大般泥洹經 

人本欲生經(分析人性人欲) 

梵網經(天體說及法界等) 

阿含十報經(因果律、報應律等) 

信佛功德經(善行有功德說) 

人仙經、善生子經、大集法門經……等大約二十二種經。   

二、中阿含經 

七知經 

水喻經 

一切流攝守因經(因果) 

四諦經(生老病死四諦) 

泥犁經(即天使經--宇宙太空各星球及各時空之循環,太空大災禍。) 

閻羅王五天使經(地獄閻羅等)

古來世時經 

大生義經 

苦陰經 

伏婬經(戒婬行) 

數經(數學、天文) 

分別善惡業報經 

分別佈施經 

息爭因緣經 

邪見經 

箭喻經、意經、鸚鵡經、尊上經、齋經……等合計六十二種。 

 三、增一阿含經 

 緣起經 

玉耶女經 

阿含正行經 

忠心經………35   

四、雜阿含經 

雜阿含經 

五蘊皆空經 

法印經 

聖法印經 

七處三觀經 

五陰譬喻經 

不自守意經 

轉法輪經 

八正道經 

戒德香經 

戒香經 

月喻經 

水沫所漂經 

三轉法輪經………等一共二十二種。

五、本事經(佛陀的本生故事) 

六、佛本行集經(佛陀的修行) 

七、過去現在因果經(佛陀修行的經過) 

八、中本起經 

九、佛說初分說經 

十、佛說五大佈施經 

十一、佛說自愛經 

十二、堅意經 

十三、篤意經 

十三、治身經 

十四、佛醫經 

十五、治意經 

十六、清淨心經 

十七、身觀經 

十八、禪行法想經 

十九、見正經 

二十、孝子經 

二十一、父母恩難報經 

二十二、分別經 

二十三、除恐災患經……合計約有一百七十餘種經。

讀完修身築基的小乘經,應該進一步研讀大乘經典。

大乘經藏,主要分門如下: 

一、華嚴門──以華嚴經為主經   

1.方廣佛華嚴經──(宇宙、天文、過去、未來、超自然、哲理、修身、濟度……無所不備。)有關此經的纂釋及論,多達九一種。

2.普賢行願品──有關此品的釋注約有十二種。

3.大方廣入如來不思議經 

4.華嚴經修慈分 

5.大方廣入如來智德不思議經 

6.大方廣普賢所說經 

7.信力印法門經 

8.大方廣總持寶光明經 

9.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注疏20種之多   

二、方等門   

1.大寶集經──包括: 

大方廣三戒經 

秘密大乘經 

平等覺經 

無量壽經 

莊嚴經 

大阿彌陀經 

普門品經 

淨心經 

大方廣善巧方便經 

大乘顯識經 

彌勒本願經 

勝鬘經……等,約六十七種經品。

2.入法界體性經 

3.佛說阿彌陀經──釋注約三十六種。

4.淨土神咒

5.阿彌陀鼓音聲王陀羅尼經 

6.後出阿彌陀佛偈 

7.佛說觀無量壽經(注疏15種)

8.觀音菩薩授記經 

9.觀音菩薩消伏毒害陀羅尼經 

10.大方等大集經(13種) 

11.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 

12.虛空藏菩薩經(4種) 

13.觀虛空藏菩薩經 

14.念佛三昧經

15.首楞嚴經(53種注疏) 

此外,尚有:占察善惡業報經、佛名經、神咒經、千佛經、藥師經、文殊經、地藏經、楞伽經(約25種注疏)、首楞嚴三昧經、維摩詰所說經(18種注疏) 、大乘密嚴經、龍女經、十力經……等前後合計多達203種經。 

三、般若門   

1.大般若經──約有22種別譯經本(包括金剛經在內──關於金剛經的注疏有多達一百多種)

2.般若波羅密多經──異譯約十種 

3.了義般若波羅密多經 

4.五十誦般若波羅密經 

5.帝釋般若波羅密經 

6.般若波羅密多心經(注疏約有62種) 

7.自性般若波羅密多經   

四、法華門──以妙法蓮華經為主經   

1.無量義經 

2.妙法蓮華經──約有注疏4850種之多;另有約十種有關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的注疏 

3.法華三昧經 

4.不退轉經 

5.大薩遮尼乾子所說經 

6.金剛三昧經

7.大法鼓經 

8.普賢菩薩行法經 

五、涅盤門──以大般涅盤經為主經 

1.大般涅盤經(有注疏約二十種

2.南本大般涅盤經 

3.佛說大般泥洹經 

4.大般涅盤經後分 

5.佛說方等般泥洹經 

6.大悲經 

7.大方廣總持經 

8.一切福德三昧經

9.摩訶耶經 

10.大方等無想經(大雲經) 

11.菩薩處胎經 

12.中陰經 

13.蓮華面經

以上我所列各種小乘大乘經藏,可能還有漏列很多,僅是就大正藏所見,尚未能提到尚未譯成中文的佛經巴利文經藏,亦未能提到密藏、論藏、律藏與雜藏(「大正藏」就是日本大正新修大藏經)。  

單是上列的簡表目錄各經,就夠學佛人研學一生的了。亦難怪中國大乘佛教節略了阿含經等小乘經典而不研講,我推想當初必是鑒於佛經太多,方跳越小乘而趨向佛教的最終理想大乘,我認爲那是不對的!我認爲學佛必先築小乘之基,大乘經典內的修身要求,都是從阿含經等發展而來的。學佛應從原始佛典開始人手,根基才可堅固。  

好在今日的中國大乘佛教,很多法師及道場都已經注意到這一點以往的偏差,現在紛紛都提倡兩乘經論並重的教育了,這是可喜的現象;同時,東南亞佛教也在不遺餘力地研究大乘經論及實行大乘濟度。這樣一來,在不久的將來,顯密雙修,南傳佛教與北傳佛教,就會復合爲一乘了,佛教將會因團結而重新復興,大放光芒,將「滅法時期」轉變爲「宏法時代」,佛法光照全世界,造福全人類,這是我衷心所祝禱的。   

永懺樓随筆之 ──《淺論研讀佛經的漸進次序》

原載香港《內明》第212期:1989111

位奇特的心臟病人的故事(觀音菩薩奇蹟)

黃素芬與同事  /  謄錄

在我會見過的訪客之中,最奇特的一位,大概可算是這一位L太太了。我記得是一九八四年的冬天,我初次會見這位女士。前一天來了一個電話約見,我本來因趕稿子,不願見客,但是突然感受到這是很特殊的一位訪客,我覺得奇怪,我老是看見這位臉色異常蒼白的女士,我看見她的心臟部位閃著微弱的光,我聽見她在念觀音菩薩,她的身體非常地衰弱,她在向菩薩呼救著,而且她極其希望我接見她,幫助她。那麼衰弱的人,她的意願心波竟是那麼強,真奇怪!    

我常常會拿起原子筆,在紙上畫出我預見的來客形貌。只要我有時間,我都會畫的。一般人知道我寫文章,寫音樂,卻很少人知道我能畫畫。其實我從幼兒時代起就喜歡亂畫,小學中學時代,我畫的畫就開過小畫展,每學期都得到學校的美術獎,也不敢說有什麼天才,只可說是興趣於美術吧?我還記得,當我還不到一歲的時候,大約是十個月大吧,就已經半爬半扶著牆邊地,抓住燒爐子用的木炭在牆壁上亂畫亂塗,什麼小狗、小貓、小人兒、小麻雀,亂畫一陣,最愛畫的是小汽船,因爲母親抱我天天攀在窗子邊緣上,眺望江面上的汽船,我就不斷地亂叫:波波波,波波波!我愛看船,愛極了,還不會講話,就指著江上的汽船,叫波波波,擡頭望著母親。母親一不留神,我就在牆角亂畫船兒,那房東太太也真好,從來不罵我亂畫她的粉牆。  

曾經有人表示懷疑我怎能回憶得到十個月大的事,我自己可真的都能夠記得,我非但可以憶起十個月的往事,我還記得我更幼年的事,我記得我大約是兩、三個月大,給母親抱在懷中餵奶的情形,我吮吸著母乳,眼睛仰望母親慈愛的笑容。我甚至還記得我出生的情形。我是難產的,我記得看見醫生們開刀,把我從母腹取出來,我記得我在一旁看見我自己的小身體已經窒息氣斷了,全身青紫,醫生不斷拍打它,進行急救,弄了一個多小時,我心中爲母親難過,忽然就進入了那個小身體,呱的一聲哭了起來。其實我能回憶更長遠以前的事情,我記得前生和好幾個前生以前的事,只是我不可以講出來。我記得的事,雖非完整,却都很清楚,我常常不明白爲什麼一般人不能憶及他們的前生,與他們嬰兒時代的事。  

從畫畫兒提到回憶,真是離題,可是我喜歡回憶,特別喜歡回憶今生幼時未學步先把房東粉牆塗鴉的情景。我後來沒成爲畫家,那是自己的放棄,一個人能同時做多少事呢?我巴不得天天畫畫和寫音樂,可是寫文章和看書佔了我太多時間,我幼時的一點點畫畫興趣仍在,但已得不到發展了。  

水彩畫、油畫、水墨畫、粉筆畫,我這些中學時代常獲獎的才能,都已給冷藏,現在就只有偶然用原子筆畫畫人像速寫,這是我仍然優而爲之的,我若有時間,總喜歡預先把從未見過面的訪客都畫下來,一方面是要驗證一下自己的預見是否準確,另一方面也是愛畫畫的本能作怪驅使。 

我預先畫的人像速寫,不能說每一個人都準確,有時就不太像,不過,大多數都還能把訪客的輪廓大致捕捉下來,往往連當日來訪者的衣著也畫的相符。我並非憑空想象來人的形貌,實在是我看見了來人,往往是來人已在途中,我才匆匆忙忙抽出來十來分鐘,把來人速寫下來,看見來人是幾個,就畫幾個,是什麼衣著,就畫什麼,是什麼髮型,戴什麼耳環……我把看見的特徵都畫下來。  

然後,我把這些陌生人的速寫像,拿到門口去迎接即將在幾分鐘到達的訪客──他們很少是自己打電話來的,多數都有親友代他們向我約時間。我從未見過他們,也沒聽過他們的聲音,他們也沒見過我,當他們一進門,我就把速寫像紙片一一當面送給他們,使他們都驚喜地叫了起來。 

這是我的一項小小遊戲,不能算什麼神通,但也斷非憑臆想而畫的,有些朋友認爲我是從想象畫出的,我叫他們實驗,結果他們沒有一個畫得準確的。  

預知或預見有什麼人來訪,這實在也不能算是什麼了不起的神通,大概修行人心緒較常人爲平靜,沒有那麼多名利物欲,於是感覺就比較敏銳一些。當我在很忙碌於雜務之時,尤其是我從前從事職業上班的時候,我的預感也很底,我一切都與常人無異,但是,我辭去職業,改爲寫作佛學文章與修行以後,預感預見、遙視、遙聽,這些都復甦了,成爲日常生活中最平常的事,我自己一些也不覺得這些是神通。  

當朋友打電話來爲L太太預約時間之時,他並沒有告訴我L太太是何許人。事實上,他也不認識L太太,他只是在佛寺遇到一位朋友,拜託他向我預約的。因此他並不能給予我任何資料。除了說:她好像是從香港來的。" 

那一天我已一連有三個約會,我將L太太的約會時間放在下午二時,擺在下午的第一個,因爲我看見她的病況特殊,而且非常嚴重,我看見她的心臟有特殊的人工心瓣設置,我同時也看見將與她同來的四個人的體內的病況。這位L太太是一位很虔誠很慈善的佛教徒,我必須幫助她。 

我抽空速寫了她和同來者的面貌特徵與服裝,我一連速寫了四批未來訪客,一共二十一人,其中有三個是小孩,我將每一批速寫像編了時間次序,放在大門旁邊的書架上,來人一進門,我就把他的速寫像送給他,算是見面禮。  

下午,L太太一行來到,一進門,我也把速寫像立刻送給他們。其中有兩個男孩,一個女孩,還有兩位婦女,我的速寫全都畫對了,而且相當肖似,把他們全體都嚇得驚奇叫了起來。  

他們互相傳觀各人的速寫像,都說:畫得很像,奇怪,你怎麼會看見我們的呢?"  

小遊戲而已!"我笑道:畫得不好,請原諒!"  

客套敘過,我就問L太太的來意是否要我爲她看健康?她說是的,我就先從小男孩開始看,我叫她們全部肅靜,讓我集中精神,這一點是很重要的,我絕不能受到任何聲浪騷擾,否則我的觀察準確性會受影響。我叫他們先別自說病情,讓我自己觀察。  

在眾人靜寂之中,我合上眼睛,心中念佛,不久,坐在我面前的幾個訪客的身體就全都變爲透明,有些像是玻璃魚那樣,骨骼內臟血管神經無不可見。可是那只是閃光燈一閃,瞬即復原,我必須在短短的一刹那掌握印象,記住所見的任何特徵,我不能消耗太多的放射能。  

我張開眼睛,剛才的觀照印象仍然印在記憶之中,趁著它未泯滅,我將所見一一講出來,來見過我的人都知道,我向來不許來人先自述病情,以免擾亂我的客觀觀察,這時候我已經胸有成竹,照著印象,一一將所見講出來。  

我講得對不對,你們都暫勿表示意見,等我全部講完才說,免得中途打斷我的記憶。" 

大家都點頭同意,於是我就開始敘述。我指出小男孩有先天性心瓣狹窄症,另一個男孩有先天性食道狹窄症,女孩則較她的弟弟們健康。我的敘述獲得做母親的L太太的承認。同來的兩位太太也都說:講得很好,那麼,請您看看我們嫂子的健康怎麼樣?"  

L太太是一位很清秀美麗的女子,但是臉色蒼白。也難怪!"我說:“L太太,你剛從醫院出來不久,你經歷過非常困難嚴重的心臟大手術,我看見你躺在手術室內給醫生們開刀的情形,我看見他們裝設了一隻好像是金屬的東西到你心臟內,現在它還在你心臟內閃閃著金屬光芒,大概是白金或者不銹鋼的。這是一個圓形的人造心瓣!它還有一條很細的電線,通到右胸肩下,那兒有一隻好像是小小的電池,也是金屬的──你這手術是極其危險的,手術後,你的心臟停了半小時,不過,你一直念觀音菩薩,終於渡過危險!"  

我一面說,一面將這些儀器形狀畫在紙上,全體訪客都駭異地望著我,不敢立該作聲,他們見到我,好像是見到什麼鬼怪。我繼續說:這是觀音菩薩救了你的命,你知道的!"我問:怎麼樣?我說得不對麼?"  

對!"L太太說:完全對!我的確是心停了,我的確在不斷念觀音菩薩。" 

大家這才爭著說:對!全對!不過,我們也不知道這麼詳細。"  

L太太點頭含笑說:馮居士,你說的完全準確,奇怪,你怎麼看得見的呢?你又怎知道我心臟手術的過程呢?你又怎知道我念求觀音菩薩?"  

人體有多厚呢?"我微笑:皮膚肌肉只不過是一寸厚吧?至於你念觀音菩薩獲佑復甦,這是觀音菩薩令我看見的。"  

這是不是他心通!"一位女士問:是不是你從我們心中知道的?"  

不是!"  

那麼這是不是天眼通?"她又問。  

這是佛家天眼、慧眼與法眼的結合觀察,"我回答:並非一般世俗的天眼通。"  

她們問我有什麼不同,我就告訴她們:佛家的天眼、慧眼、法眼與最高級的佛眼,都是從戒、定、慧得來的連貫的能力。人人都可從戒定慧修得的,並非我所獨有專有,任何人肯下決心,下苦工學佛,肯守戒,都有希望獲得,實在也不算什麼大神通,只不過是釋放人類的原有潛能而已, 一般世人不知,故神其說,以爲是很神奇。不過,修爲各人不同,所得的能力也有不同,像佛陀與諸佛諸菩薩,他們的修爲,歷無限阿僧衹劫,累積修行,因此五眼都能力極大,尤以佛眼,能窮究多度宇宙的奧秘,得見無限世的宿命前因後果。但是,像我這樣幼稚的初級修行人,所得到的天眼慧眼與法眼就是很膚淺的了。我能透視人體,爲人診看隱藏的病源,這是效法觀音菩薩的悲願,否則我怎能敢以這樣微末的初級三眼力量來獻醜?我雖也可遙視數千里以外,也可遙視太空深處的宇宙,但是,畢竟還是很微弱的能力。而且,我也還沒修成佛眼,不能與諸佛菩薩的大能力相比!我的小小力量,只是螢火之光而已,是遠不及諸佛菩薩的無限大光明照澈三千大千世界的。"  

現在有些氣功大師說跟他學氣功,他可以用氣功爲人開天眼,"座中一位訪客問我:你對此事看法如何呢?"  

我不懂氣功,"我說:我不敢表示意見,不過,我想氣功開天眼,決不會是佛家的天眼,可能是氣功天眼吧?"  

天眼有多少種?"他又問:可不可以講一講?"  

多啦!"我笑道:有許多種!外道天眼,夜總會表演的天眼……什麼都有,那些就都非我這學佛人所知了。"  

有些靈媒可以眼見鬼神,是否天眼。"  

陰眼也可見鬼神,"我答:有些人生來有陰眼,只可見到鬼靈,或見到較低級的神靈仙人。但是,能見鬼神未必就是天眼!我恐怕世人是將陰眼與天眼混爲一談了。舉例說,此地有一位靈媒,他能看見鬼魂,但是他看不見神仙,更看不見無色無相的諸佛菩薩,他也不能透視人體,不能遙視萬里以外。他自稱是天眼通,但是那並不是天眼,只是陰眼。又有一位先生,他常說看見滿天神佛,一會兒說什麼菩薩來了,身穿什麼服裝,騎著什麼神獸,一會兒又說看見滿天的佛爺菩薩降臨,在什麼佛堂開會他也自稱是天眼,其實都只不過是他的幻見而已,這一種應該算是幻眼!我們須知,金剛經上早已說得明白,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又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那位先生能見到滿天神佛,一下又是關帝君來了,一下又是什麼菩薩帶領多少天兵天將來了。你們自己判斷那是否真的天眼吧!"  

天眼的話題,是訪客最感興趣的,他們往往與我談上幾小時,我的最大興趣卻是爲人指出病源,然後勸告他們持素,念佛,讀經,行善,修行和自度度人。我每次都將話題漸漸引進佛經之內去,我告訴他們學佛必須以守戒,持素,慈悲與佈施爲最重要,不可捨本逐末地只求學神通天眼,更不可著相。  

L太太那天請我爲與她同來的一位親人也透視身體,我用筆畫出了那位女士的子宮瘤所在位置,並且指出她的腎結石,她半信半疑,並未把我的診斷當做一回事,我警告她:在半年到一年之間,就會惡化到需要動手術割治。"我勸她信佛吃素,她只是置之一笑。  

後來,在大約一年之後,聽說那位女士果然被送進醫院,做前後兩次手術,開刀割了子宮瘤與腎結石。  

L太太本來就是一位佛教徒,不過尚未做得到吃全素。聽我勸告以後,她從此就改爲吃全素長齋,她後來成爲我家的常客之一,她每次到加拿大來,必來舍下拜佛及聽我講經,她很深信我對她提供的素食療方,她實行得很徹底,經過一年多的食療,她的健康已有很大的進步。初見時,她臉色慘白,醫生說她的生命很脆弱,朝不保夕,現在呢,她臉色嫣紅,身體好得多了。她常打電話給我,報告她的素食情況。她的健康已經漸漸趕上常人。今年(一九八七年)農曆二月十九日觀音菩薩聖誕,有六、七十人來舍下隨我禮拜觀音菩薩及誦念普門品。L太太也趕來了,她還爭著自告奮勇,爲我們全體聚餐餐後洗碗呢!本來我不肯讓她洗碗,可是,看見她那麼誠意,我也只好由得她了。這位貴夫人,在香港,原是僕從如雲的呀!可是她是那麼謙誠,竟捲起袖子,到舍下廚房去爲齋會洗碗。  

L太太也很聽我的勸告多做善事,她捐助了不少慈善機構。她常說:我這條命是觀音菩薩救回來的呀!要不是觀音菩薩保佑我手術成功,和讓我認識了你!你教我素食治療,我今天還會活得這樣健康麼?我做一點點小事,也報答不了觀音菩薩呀!"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