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動物往生佛國記
淨宗法師
07/06/2018 08:35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動物往生佛國記》前言

蠢動含靈,皆有佛性;遇好強緣,皆可成佛。所謂「好強緣」即是阿彌陀佛的救度,彼佛曾發願:

蜎飛蠕動之類,聞我名字,莫不慈心歡喜踴躍者,皆令來生我國。

三惡道中,地獄、餓鬼、畜生皆生我剎,受我法化,不久悉成佛。

若論三惡道眾生,獄鬼二道常在幽冥,與人道少有交涉,唯畜生與人混雜而居,對人貢獻最大而受人殘害最烈。全球人類為飽自我貪欲而恣殺畜生,每日不知多少萬億!以至物種滅絕,疾疫橫行,世少太平寧日,人多不祥之災。此皆不信因果、不信念佛所致。若信知彼雖畜生,佛性與我平等,無量輪迴中或為我父母,得遇念佛也能成佛,則何敢殺生。

茲集錄畜生類往生佛國事例二十四則,並人死為畜事例若干,願諸讀者,咸生正信:

一信因果不虛,畏慎惡業。

二信佛願不虛,踴躍念佛。愚癡如畜生尚且往生,靈知如人類更必無疑。

三信佛性平等,廣行慈悲。愛護一切生命,更不敢殺害;遇殺生因緣,方便救護,並為念佛,求佛救彼往生佛國。

《動物往生佛國記》

一、為豬念佛 豬子往生

我家住湖北省潛江市漁洋鎮快嶺村,在村頭開理髮店。在我家的附近有一個屠宰場,我每天早晨起來念佛的時候,就聽見那些豬被宰殺時,悲慘的嚎叫聲,心裡非常難受,想救牠們,每天我念佛時就加了一個意念,希望那些豬能得到救度。

大約過了一個星期,我徒弟李洪松(是個啞巴,上過幾年聾啞學校,能看見陰性東西。他跟著我學理髮手藝,學成後自己單開了個店)笑嘻嘻地來到我家,對著我就比劃開了。他用兩隻手放在耳朵上示意豬,又將兩手平攤向上示蓮花狀,再用手指向西方示意豬去了西方。

我聽後既激動又驚奇,想知道究竟,就和他比劃起來。我問徒弟是怎麼一回事?他說是我念佛超度了豬,我又接著問他,豬是怎麼走的,他比劃豬的樣子,又做合十狀,又比劃蓮花將豬接走向西方而去。

我又問他我在家裡念佛,豬是怎麼聽到的?他指著南無阿彌陀佛六個字,比劃著說我念佛時,就有很強地金色的光像龍形一樣。怕我不懂,在紙上寫上一個「光」和一個「龍」字。比劃著說我念的這一句名號,像龍一樣的光,不斷的發射至屠宰場。

為了檢驗他說的是否真實,我又讓他看我默念,我在大腦裡想著向十方念佛。他看了一會兒比劃說有八個方位,像八條金色龍形。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向八方不斷的傳播出去。我還反復問他到底方位有多少,他肯定得表示有八個方向。從那以後我就發誓不僅每天跟那些豬念佛,我還要為那些所有盡虛空、遍法界的有緣眾生而念佛。

(陳緒法 記 二○○四年六月)

二、為鴨念佛 乘蓮往生

南無阿彌陀佛!我學佛時間不是很久,真正開始學佛也不過有一年時間,每天早上去菜場買菜時我都會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因為我知道六字洪名的功德不可思議,能讓一切眾生離苦得樂。我現有緣吃長素,但是家裡人不信佛學佛,所以她們還要吃肉。為了恆順她們,我還是要常常買魚買肉(三淨肉)給她們吃。

二 ○○九年七月二十六日的早上,我又去菜市場買菜,這一次買了幾個鴨頭、鴨翅、鴨腳,從菜場回來的路上,我一直給牠們念六字洪名。回到家後大約九點多了,就對這些鴨子開示說:「(鴨子)菩薩請隨我一起念一聲到十聲佛號,接受阿彌陀佛接引往生,不要留戀這個肉身了,西方極樂世界才是你真正的家。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這樣子念了十聲後,就接著念十聲「西方接引阿彌陀佛」,希望阿彌陀佛接引牠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我帶著歡喜心念佛,不知不覺中閉上了雙眼,當我念到「西方接引阿彌陀佛」第三聲時,我突然感覺到在我的眼前出現一朵粉紅色的蓮花,有一隻白色的鴨子坐在蓮花上面,很安祥。此時我感覺到真的是不可思議!這隻鴨子坐在蓮花上往生了!我念佛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歡喜。南無阿彌陀佛!這隻鴨子被殺害本來是非常痛苦的事,現有緣借助「南無阿彌陀佛」的功德往生成佛去了。南無阿彌陀佛!

這次鴨子往生的事讓我又一次親自見證到彌陀的願力真實不虛——若我成佛,十方眾生,稱我名號,下至十聲,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彼佛今現,在世成佛,當知本誓,重願不虛,眾生稱念,必得往生。

感恩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海南蓮友:聖思口述 佛煦整理 二○○九年九月八日)

三、為雞念佛 佛來迎雞

我妻兄的女兒,也就是我的小侄女,從小就能見到別人所見不到的東西。一九九七年我兒子將要出生時,才一歲多的侄女隨岳母在我家住了一個多月。一天,我妻子見她一個人在跳,問她在做什麼,她說:「在跟弟弟玩。」妻見四周並沒人,就問:「哪有弟弟?」她答:「在二姑的肚子裡。」她家周圍孕婦肚子是男是女從來一說就準,講過很多次都講對了,所以大人們常會問她。而我的孩子也能看到一些。佛經裡說兒童心靈單純質樸,污染較少,所以往往有這種功能,漸長之後,知識開啟,不如少兒單純,這種功能也就漸而退失了。這樣說來,兒童能有所見,也就不足為奇了。

二○○四年初三我一家回外婆家過年,次晨見岳父母殺雞,當時已是佛弟子的我心裡急忙為雞默念阿彌陀佛,念幾分鐘後,再到房間為雞念了一會兒佛。這樣事情也就過了。

白天,我到隔壁找我的小孩子,見鄰居已殺了兩隻雞,而我的小孩子也在那裡。因我平時都有教導孩子對一切小動物都要有慈悲心,如果見到牠們受傷害要為牠們念佛,所以我就問他有否見到殺雞,他說有,並說姐姐(我的小侄女)有和他一起為雞念佛,還說阿彌陀佛用蓮花接雞,雞一上蓮花就變做人形,升上天,跟佛走了。我覺得很奇特,便又單獨跑去問侄女,兩小孩說的一樣。

吃晚飯時,我忽然想起早晨岳父母殺的那隻雞,不知情況怎麼樣了,不妨問問吧。我就問侄女:「妳家的雞怎麼樣了?」她不假思索地說:「阿彌陀佛接走了」。我很奇怪,因為殺雞時天尚早,侄女還沒有起床,再說我為雞念佛,她也一點也不知道啊。便問:「妳怎知道的?」她答:「我今天早上夢到的,夢到阿彌陀佛用粉紅色的蓮花接走我家的雞的。」

經書上說,阿彌陀佛發了四十八大願,專接引亡靈生西的。雞也是眾生,有人念佛,雞得生西不足為奇。我想,如果每個去市場的人肯念佛,會有多少動物跟佛生西天啊!雞自己不會學習,有人幫念尚能生西,何況人。人的智力更勝,如能先讀讀佛書,明白道理,努力修行,難道不是更容易生西嗎?

(李剛 二○○六年五月二十日於廣州)

附:〈按語〉(請參閱附錄二,第八四頁)

四、雞子往生 示夢報信

我叫李厚坤,湖北省潛江市漁洋鎮橋頭村人。二○○四年二月的一天上午,我家養的一隻雞不幸被摩托車撞死了,我怕老婆看見後燒熟來吃,趕忙將雞藏起來,告訴牠念佛,下午和晚上我一直偷偷帶著牠念佛,給牠講極樂世界的莊嚴美好,告訴牠一定要到阿彌陀佛為我們建的極樂世界去。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去將雞埋葬,在埋葬時我突然發現雞的頭沒了,心想肯定是被老鼠吃了,內心更加憐憫牠,說:「雞呀!你看你多可憐,你投雞身本來就是來給人吃的,我好不容易將你藏起來,但你還是難逃這一劫,你說這六道輪迴是不是太苦了!你一定要記住念南無阿彌陀佛,如果你真能聽話念佛往生了,來告訴我一下好嗎?」

就在當天晚上,我做夢看見床前站著一個漂亮的青年男子,心裡有點納悶:「這是誰這麼漂亮?我可不認識你。」正在這時他突然搖動了一下身子,露出了背後的雞毛。我一下子醒悟了:「啊!是雞子!雞子真的往生了。」我激動地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一直念到醒來。

(李厚坤 記 二○○五年七月十三日)

五、悲心念佛 牛生極樂

我叫施金蓮,家住湖北省潛江市老新鎮邊河七組。現年四十。二○○○年有幸聞到佛法。因生在農村,房子破舊,沒設佛堂,但念佛從未間斷。

二○○六年元月,我家老牛產下一頭小牛,因天氣太冷,沒過幾天,小牛就死了。我丈夫樊友成發現後,感到痛心,一邊摸著小牛,一邊說:「你怎麼死了呀」。

隨後就不停的為小牛念佛。我知道後,為小牛皈依、開示、念佛,求南無阿彌陀佛救度小牛,大約半個小時後,我對小牛說:「小牛呀!我沒神通,沒開天眼,不知道你得到好處沒有,要是你得到了好處,就來跟我說個信,以免我掛念你。」

不料就在這天晚上,我在夢中見到一位穿著很漂亮的人對我說:「我是小牛,特來感謝你們的,阿彌陀佛把我接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了,把你們說的話都刻在榜上了。」話音一落,我就從夢中驚醒了。南無阿彌陀佛大慈大悲,救度眾生不可思議。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施金蓮 講述 李耀香 執筆 二○○六年三月)

六、為貓念佛 魂現人形

在我讀國三那年,家中跑來一隻流浪母貓,很可愛、很黏人,家人決定飼養牠。

國三畢業前,母貓懷孕,生下三隻小貓。一個月後,三隻小貓開始到處亂跳,很活潑。

有一天,我忽然察覺到老三(小貓)不對勁,不知什麼原因,牠經常在睡覺。餵東西時,老大、老二搶著吃,老三慢慢吃幾口就不吃了。我跟媽媽帶老三去看獸醫,醫生說:「至少已經發燒十天了,現在只能打針,看看會不會好轉。」我聽了心裡很難受,但總抱著希望。

打完針回家,當天老三又開始充滿活力地吃飯。第二天,看牠還算正常,第三天傍晚,卻發現老三趴著睡覺,姿勢與未就醫前一樣。一股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我趕緊請媽媽和哥哥帶牠去就醫,當時我害怕得不敢同去,因為沒有勇氣接受醫生宣佈牠沒救了。之後,我獨自在家嚎啕大哭,看著其牠兩隻小貓活蹦亂跳的,心中更自責:為何沒有早點察覺老三發燒了?越哭越難受,不自主地哭著喊:「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救救牠!可憐牠!幫幫牠!」

當晚,因為哭得很疲憊,很快就入睡了,我睡在上下兩層床鋪的上鋪,下鋪沒人睡。在睡夢中,好似聽到有人在爬床鋪的小梯,我睜開眼睛,未探頭往下看,卻已看見小貓老三往我上鋪爬上來。我下意識地想:不可能!老三身長只有手掌大,床鋪小梯的間距是牠身長的兩倍,且牠正重病中,怎麼有勁兒往上爬?但在同時,牠卻還是一步步地往上爬……。

我開始覺得害怕,半躺在床上,不由得直往後靠。老三終於爬上來了,坐在我腳邊,我嚇得睜大眼睛看著牠,害怕得說不出話。牠則很平和地看著我。在與牠對看時,我發現牠身後的影子特別大,與牠的坐姿形狀不符,是一位中年男子的黑影。就在我看到那黑影的同時,那影子竟對我彎腰鞠躬說:「謝謝!」我嚇得直打哆嗦。

我正覺得奇怪:老三那麼小,為何影子那麼大?在我搞不清楚是夢是真的時候,聽到媽媽在隔壁的客廳(放老三的地點)跟爸爸說:「趕緊!把貓仔拿去埋一埋,……免得等一下女兒起來,看到就哭……」

我爸就說:「好啦!我拿去菜市場邊的空地,挖土埋了……」

事情發生時,我還是個中學生,這樁靈異事件已過了十二年,想起來還是記憶猶新。長大後我才瞭解:為何那位中年男子的黑影向我說謝謝,原來是我當下心中一念,稱「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救救牠!」佛菩薩聞聲來助牠超生,讓牠得以顯現人形向我道謝。

寫到此處,我不禁感念觀音菩薩聞聲救苦,幫助我,了結我的心願,並讓我體證佛法的廣大無邊。此外,也感恩小貓顯現人形,助我了悟人與畜生之間的因果輪迴。

投稿此篇文章,只是希望多一些人能夠瞭解人獸同命的價值,更期許多一些人能夠時時念佛,並蒙佛光普照,正所謂「一念相應一念佛,念念相應念念佛」,千萬不可以忽視一句佛號的功德,尤其是逢人危難時,一句佛號不但可以救人,還可以讓自己發出慈悲心而與佛同在。

(台灣 小旗 記 二○○三年二月)

七、隨眾念佛 公雞立化

諦老法師自己說的:他在頭陀寺做方丈和尚,常住作息的規矩早立了。每天早飯、晚飯之後,大眾都一起念佛,繞佛三匝,然後回寮房休息。那時候寺裡沒有鐘錶,只有大公雞報曉,到時候大公雞一叫,大眾就都起來了。去上殿,吃飯時過齋堂,那大公雞一定要去。人們掉在地上的飯粒牠都吃了。吃完了,在座上念完佛,該走了,那大公雞就走在眾人最後面,人們念「南無阿彌陀佛」,一直念,這大公雞在後頭嘎叭嘎叭的叫著,彷彿也跟著念佛。你看稀奇不稀奇?這是諦閒老法師說的。牠還跟著大眾繞佛,人們繞出大殿,牠也出來了。

有一天,人們繞念都出來了,大公雞牠不肯走。香燈師說:「你怎麼還不走!念完佛要鎖門了。」大殿鎖上怕有人來給弄亂了。雞站在那不動,就站在佛桌前面,仰著脖子,嘎巴嘎巴高叫三聲,死了!站著死的。你看看!牠念的什麼?「南無阿彌陀佛」牠說不上來,人們一念佛牠就隨著念,隨著轉。你看多通靈性!這是諦閒老法師在溫州頭陀寺當方丈時的事。我說這話,是給畜生念佛往生做個證明,做個證據。

(倓虛老法師佛七開示)

八、兇雞好鬥 念佛立化

清朝,光緒廿九(一九○三)年,虛雲和尚在昆明福興寺閉關。迎祥寺一僧至,謂寺有放生雄雞,重數斤,極兇惡好鬥,群雞皆被傷冠羽。雲公即為說歸戒,教令念佛,旋不復鬥,獨棲樹上。不傷蟲蟻,不與不食。久之,聞鐘磬聲,即隨眾上殿,課畢,仍棲樹上,教以念佛,即作佛佛佛聲。

後二年,一日晚課畢,站立舉首,張翅三扇作念佛狀立化,數日不變,龕以葬之。

(虛雲和尚年譜)

九、念佛不斷 公雞立化

明朝,思宗崇禎年間(一六二八—一六四三年),有位叫吳雪崖的人,是福州(福建)的司理(主掌獄訟之官),生平虔誠地信奉佛法。當地的開元寺,其僧眾大多吃肉,不守戒行。因此吳雪崖請求刻文於石,以制止他們犯戒。

有一天,吳雪崖坐在禪堂之內,忽然聽到有雞發出念佛的聲音。循聲找到那隻雞,於是告訴僧眾說:「您們說開元寺中,已經很久不養生物了,怎麼會有雞呢?我們看這些畜生,尚且都有佛性,您們剃髮出家卻破戒,實在大大地比不上這隻會念佛的雞了!」開元寺的僧眾才立下誓願持齋戒。

吳雪崖於是將這隻雞帶回官府中畜養,此雞常常念佛從不中斷。吳雪崖後來遷官到丹陽(安徽),因此將牠送到海會庵中,因為那兒是接待眾生的道場,這樣可以使遠近的眾人對佛法生起信心。

此雞到庵中不久即念佛立化往生,眾人為牠建塔供奉。

(淨土晨鐘)

十、閉關三年 公雞立化

明朝,中州(河南)的僧人覺圓,發願要在廬山的東林寺齋僧,因此閉關修行以勸募財物。

此時護關的僧人,到華姓人氏的家中托缽回來,有隻公雞隨著僧人來到中途,僧人發現後送牠回到華姓人家。華姓人氏的家門關上,公雞便從屋頂上飛出來,追趕到覺圓法師閉關的地方,在外盤旋圍繞不肯離去,於是與覺圓法師一同閉關三年。

法師後來帶著牠前往東林寺,為牠授戒。每當大家上堂念佛,雞則隨眾念佛。

過了一年,齋僧結束之後,公雞隨即站著往生,而埋葬於東林寺的旁邊。

(淨土晨鐘)

十一、雙鵝念佛 先後往生

民國九(一九二○)年,張抽仙居士,以雄雌二鵝,送昆明雲棲寺放生。虛雲和尚為說皈戒,均俯首靜聽,說畢,舉首似喜狀。自此日戲清水,暮守三門。每早晚課時,隨人上殿,引頸觀佛,目不暫瞬,聞念誦即視聽,聞念佛即高鳴,見繞佛即隨繞,久而不異,人皆喜之。

經三年,一日,雌鵝忽於大殿門前,旋行三轉,舉首望佛,長鳴數聲而逝。毛形不萎,以木盒葬之。

雄者夜鳴不已,意如戀慕,不浴不食,狀甚悲苦。仍每日上殿,如前觀佛。

維那師見其悴而不懌,乃鳴磬告曰:「汝失伴甚苦,既知觀佛,當念阿彌陀佛,求生極樂,不要戀此苦惱之身。大眾助汝念佛,汝其存想心聽。」每一擊磬,一聲佛號,約數十聲,曲頸作拜佛式,遂起旋繞三匝,振翅一拍,歛翼委足,奄然而逝。

仍以小棺殮之,二鵝共造一塚,張為文記之。

 (虛雲和尚年譜)

十二、白鵝好靜 念佛往生

民國廿一(一九三二)年,虛雲和尚建鼓山放生園。次年六月初二日,集寺僧及男女居士五百餘人,舉行落成典禮。放生者眾,當由虛公登壇說法,圓音一演,異類同解。

鄭琴樵居士放鵝一群,內有白雄鵝一隻,重約十六斤。佇立僻處,從此不浴不群,蹀躞於佛樓之下,飼之不食,僅飲少水,而好近人。

或謂汝當念佛,則展翅引吭,作阿彌陀佛聲,屢試不爽,聞鐘魚,輒哀鳴不已,似欲聞經聽法也,抱入佛堂,則鎮靜注視,若有所思。課畢,仍依依不去。

十七晚,隨眾課誦如常,忽高唱阿彌陀佛四字,歷歷可聞。至九時,猶亭亭瞑立,抱出佛堂,審視之,已蛻化矣。

次日,送往葬坑,猶暖軟香潔,意殊不忍,鄭欲彰其異,請如僧例闍維,為建一塚,時當炎暑,五日後舉火,猶無異味。

(《佛學半月刊》六四及八八期)

十三、鸚鵡西來 還從西去

白鸚鵡。嶺南一士人所畜也,晨朝必誦〈觀音號〉、〈白衣咒〉,兼能誦〈歸去來辭〉、〈赤壁賦〉及李白諸詩。或晨課未畢,導以詩文,不應也。

一日,謂士人曰:「我從西方來,還從西方去。」其夕,奄然而化。

 (見聞錄)

十四、鴝鵒念佛 口生蓮花

宋朝,元祐(一○八六—一○九三)間,長沙郡人,養一鴝鵒,俗呼為八八兒者也。偶聞一僧念阿彌陀佛,即隨口稱念,旦暮不絕;其家因以與僧。久之,鳥亡,僧具棺以葬之。俄口中生蓮華一枝。

或為頌曰:有一靈禽八八兒 解隨僧口念阿彌
死埋平地蓮華發 我輩為人可不如

又,天台黃巖正等寺觀師,畜一鴝鵒,常隨人念阿彌陀佛。一旦,立死籠中,乃穴土而葬之。舌端生紫蓮華,大智律師為偈頌之,有「立亡籠閉渾閑事,化紫蓮華也大奇」之句。

(佛祖統紀)

十五、鸚鵡持齋 念佛立化

唐朝時河東裴氏家中,有一隻鸚鵡,因為牠名字曾記載於經典上(如《阿彌陀經》),因此時常喜歡接近、並且敬重牠。

主人曾經告訴牠六齋日的戒律,從此以後只要在辰時以後(過了早上十一時),過午之食物,從下午到晚上看都不看它一眼。

有人教導牠:持念佛號時,應當由有念乃至無念。鸚鵡聽到此語則抬起頭振動其翅膀,好像能接受且聽得懂的樣子。從此以後,如果有人叫牠出聲念佛,則默然而不回答;如果有人說牠沒有在念佛,牠就大聲念阿彌陀佛。

往往在空屋內等待天亮,天亮時便發出和雅的聲音,其音聲溫和就如笙竽一般,念念相續,聽到的人沒有不感到舒適愉快的。

唐德宗貞元十九(八○三)年七月,鸚鵡突然憔悴而不快樂。馴養的人知道牠壽命將盡,於是敲打引磬,告訴牠說:「你將往生西方淨土了,我為你擊磬,希望你要保持正念。」每擊磬一次,牠便念一聲阿彌陀佛,等到十念念完後,便收斂起翅膀收縮雙足,沒有振動也不傾倒,隨即安然而往生。火化後獲得舍利子十多顆。節度使韋皋曾為牠作傳記。

 (佛祖通載)

十六、迦陵念佛生蓮花(一)

台北的南港有位邱居士,未學佛前,時常喝酒,糊裡糊塗地過日子,但是自從有因緣來跟我們一起共修後,也會開始念佛了。

有次,他無意中在菜市場買了一隻迦陵鳥,原先也是為了好玩,他教迦陵鳥說「阿彌陀佛」,每天都教牠念,如此久而久之,這隻鳥每見到人都會說:「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很多人聽到這隻小鳥會念佛都誇獎牠。但好景不常,小鳥忽然死了。邱居士內心很捨不得,好不容易把小鳥教到會念佛了,真可惜啊!由於內心不捨,所以他仿照人道往生入棺方式,親自用木板釘造一個小木盆,將小鳥放下去,然後在後山找個地方把牠埋起來。

說來邱居士也很有心,一有空就會去看看,順便整理一下那個地方,甚至一炷香半個小時陪著小鳥念佛。有一天,冥冥之中,耳朵裡彷彿有聽到小鳥在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聲音很親切,待他抬頭一看,有隻迦陵鳥停在他看書的窗櫺上。邱居士看到這個景象非常高興,內心想著,會不會是那隻小鳥又復活了!由於太過於思念,所以他認為一定是牠沒錯,但小鳥沒多久便飛走了,要飛的時候又念了一句阿彌陀佛。

由於邱居士起了「以為迦陵鳥又回來了」的念頭,所以馬上跑到埋鳥的地方看一看,怎知,不看則已,一看之後便五體投地的跪下來了。原來他看到隆起的地方竟然開了一朵淡紫色似蓮花的小花朵,邱居士仔細觀察周邊的野花,完全沒有這樣的品種,他覺得很稀奇又不可思議,馬上回家拿相機將它拍下來並且放大,放大後覺得跟蓮花很像。三天後,過世的迦陵鳥出現在他的夢中,喊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自此之後,邱居士深信念佛能成就往生極樂世界的功德力。所以,連鳥禽念佛都能往生了,何況是我們人道呢!

(《地清法師談果報見證》第二集)

十七、迦陵念佛生蓮花(二)

十幾年前我到桃園的中壢弘法佈教,在內壢認識一位童居士,他家是三合院的傳統建築,有一間小佛堂,平常都有近十位師兄姐一起共修,那時我大概都會住在這裡。

童居士家裡也養了一隻迦陵鳥。在鳥類中,鸚鵡和迦陵屬於善根型,你教牠說簡單話,牠會學著說;教牠念佛,牠也會念,尤其是迦陵鳥頭腦真的好。長期以來,童居士教迦陵鳥說:「阿彌陀佛!早安。」所以,每見人來,無論早上或晚上就是一句「阿彌陀佛!早安。」我想,如果我們念佛若是像迦陵鳥一樣直心,不分晝夜見到人就是沒分別的念這句「阿彌陀佛!早安。」不愁不會往生。當然我只是開玩笑,意思是說,這隻小鳥被童居士長期訓練著,會說佛號其實也有牠的善根與福報。

有天因緣不怎麼好,迦陵往生了。起先童居士沒發覺,後來覺得很奇怪:「怎麼今天經過鳥籠好幾次,都沒聽到小鳥對我說話呢?」於是靠近一看,很捨不得,原來牠站在籠內的木棒上往生了,童居士看了很感動。小鳥原是畜生道,長期以來靠著他早晚一句佛號的供養,竟有如此深厚的善根,站著往生了。其實這也還不是重點,怎麼說呢?有一天我又回到內壢找童居士,突然注意到小鳥不見了,我問他:「你的鳥菩薩呢?放生了嗎?」他回答說:「才不是啊!迦陵在半個月前往生了,我帶你去看。」說著,他馬上帶我到屋後的花園。

當下連我也嚇了一跳,竟然和南港邱居士家的迦陵鳥一樣的情形,在埋鳥的地方開了一朵約農業時代流通的五元硬幣大小的花朵,形狀似蓮花,而且也僅此一朵而已。童居士很好奇,於是順著花朵範圍挖起來,結果我們倆都嚇了一跳,原來這朵花是從迦陵鳥尖尖的嘴巴裡長出來的。你看,這不是很玄嗎?這時隱隱約約從迦陵鳥身上還散發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呢,真不可思議啊!小鳥往生已有半個月了,除了身上沒臭味外,連羽毛也還有光澤,看了真叫人捨不得。可見迦陵鳥靠著主人的助緣而植此福報,也可謂是千世難逢了。

話說回來,如果我們精進一定不會輸給迦陵鳥。大家互相鼓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佛號的功德,無量無邊,我們受持不懈,一定有成就,無論消除宿世業障或增福增慧庇蔭子孫、眷屬,都可以如願。否則的話,若依照《地藏經》的〈業緣品〉、〈業感品〉、〈地獄品〉來講,包括我在內都逃不過,因為有太多的不淨業、不淨緣、不淨物,充塞我們日常身口意中,層層相疊,要淨化己業,須靠自他二力同行並進才行。

(《地清法師談果報見證》第二集)

十八、至誠念佛 松鼠現瑞

一九九八年九月放生時,我帶回一隻病松鼠,本想養一段時間再放生,然而牠根本不吃不喝,精神也越來越差,後來已經奄奄一息了。我小心翼翼地把牠從籠子裡取出來放在床上,我也坐在床邊對著牠念佛並求阿彌陀佛接引,夜裡睡覺時就靠念佛機給牠念,白天我再念。小松鼠在念佛聲中慢慢的停止了呼吸。

小松鼠死後,我和念佛機輪換為牠續念八小時。其間我輕輕地用手從下向上在牠身上探摸,覺其全身冷透,頂有餘溫。我高興極了,這不正如佛書上說的那樣嗎?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我又輕輕地探摸了兩遍,仍是頭頂微溫!太好了。既然這樣我就多放兩天,仍舊開著念佛機。四十八小時以後,當我將小松鼠拿在手裡時,牠的全身非常柔軟,小胳臂小腿可以任意彎曲,絲毫也不僵硬。我把牠埋在樹下。

小松鼠是否往生,我不知道;但從牠頭頂最後冷和兩天後仍肢體柔軟的現象來看,我相信牠一定有一個好去處,一定會脫離惡道的。我衷心地祝願小松鼠來生幸福。經過這件事我更加堅信稱念阿彌陀佛名號的功德確實不可思議。

(二○○○年五月七日 趙錫玲 記)

十九、有求必應 小兔往生

今年春天,兒子帶回來一隻小白兔,這隻小白兔煞是可愛,養在籠子裡,每天放出來一次,在客廳的地上跑來跑去。沒想到麻煩來了,小兔拉尿太多,而且氣味難聞,怎麼辦呢?於是我抱起小兔在佛像前和阿彌陀佛談心:「南無阿彌陀佛:

第一:我想把這隻小兔放生,但是不管放到哪裡,都極有可能被別人逮去『美餐』一頓,即使不被人逮去,也會被其他動物傷害,這第一條行不通。

第二:我願牠在一周內死去(哎呀!有點不近人情!)我想牠輪轉六道無數次,很難碰到一個信彌陀本願,稱念『南無阿彌陀佛』的人,如果牠在我餵養期間死去,我希望牠隨著佛號西去。」

從此我用心飼養牠。又過了幾天,這天早上,我如往常一樣,把牠放在客廳裡。可是牠不亂跑,始終跟著我,我走到哪,牠跟到哪,這種現象,幾天來從沒有過。

傍晚時,我突然發現窗臺上兔籠裡小兔不見了,走進一看,糟糕!小兔全身癱軟在籠底,紋絲不動。我急忙抱起牠,走到佛堂坐在沙發上,心疼地捧起牠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其佛本願力,聞名欲往生,皆悉到彼國,自致不退轉。南無阿彌陀佛……」這時是下午六點十分,念到六點二十五分,仔細看看牠的腹部是否還有微弱的起伏,但是怎麼也看不到,我想可能已經被阿彌陀佛接走了。又念了幾分鐘,突然聽牠長鳴了一聲;這一聲又細、又尖、又響。憑牠當時的狀況,不可能有這個力氣叫得那麼響、那麼長,讓人感覺到牠的歡愉、興奮、解脫;隨著這聲長鳴,後腿直挺走了。我想再用佛號送牠一程,便一直念佛到晚上七點。從牠進我家門到這天死去,整整七天。

從此,每當我洗菜時或打掃整理時見有什麼小蟲、小蜘蛛、飛蟲、蜻蜓等,都為牠們念三聲「南無阿彌陀佛」。也怪,在我手心裡亂跑的小蟲,一聽到佛號,便一動不動;念完了,牠再跑,我便輕輕地把牠吹到外面去。南無阿彌陀佛……

(二○○○年十月六日 淨生居士 記實)

二十、給實驗室小白兔念佛之奇特現象

二 ○○八年十月,我們去做「影響呼吸與血壓變化」生理實驗。那時,我雖剛學佛不久,但對動物實驗也難以下手,便帶上念佛機,放「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名號,也在心裡為那些正在實驗臺上的小白兔念佛。當時的我只想通過佛號減輕牠們的痛苦和驚恐,也希望那些小兔可以在來世得聞佛法。

經過兩個多小時,我們小組的實驗成功完成。此時小白兔的氣管已被切斷,頸動、靜脈和迷走神經等也都被切斷,實驗時給小白兔注射了許多種試劑,當時的小白兔眼睛微閉,兩耳無力地下垂,呼吸微弱,全身完全沒有光澤。組長叫我把小白兔扔到回收桶裡。我把牠拿到手裡,感覺到牠全身冰涼,於是我便為牠念了幾句佛號,在正想把牠扔到回收桶裡的那一瞬間,突然有一個念頭在腦中閃過:還有一個小時才下課,我何不為牠念佛呢?(我們組的小兔是老師示教的那隻,所以提前一小時完成實驗)

於是我把牠抱在懷裡,讓掛在胸前的念佛機貼近牠,又一邊小聲為牠念佛。當時我沒有想過會有什麼奇跡出現,只是盡我所能為牠念佛。然而,念了半個小時左右,我驚奇地發現牠無力微閉的雙眼竟然已經張開,那耳朵也奇跡般豎起來了,原來微弱的呼吸現已隨著念佛聲有節奏地進行(令我不解的是,牠的氣管、迷走神經已斷,為何口鼻仍可隨呼吸一張一閉)!那時我心裡有一種莫名的歡喜,看到兔子安詳有神的樣子,我念佛更專注了。念著念著,牠的精神更好了,兩眼炯炯有神,身子也變暖和了。突然間,牠的雙眼竟然變得濕潤了,眼角掛著幾顆晶瑩的淚珠,牠是感動還是高興呢?

當時我不知道這樣給牠念佛能不能讓牠往生,突然間又想起有人跪下為病人念經的情景,便不知不覺跪下來為牠念佛。當時的我忘記了周圍的一切(後來想想,不明白我為何能在當時為一隻小白兔下跪),一直不停地為牠念著南無阿彌陀佛。牠身上的毛變得越來越有光澤,特別是嘴周圍的毛,特別白而光亮。牠的樣子安靜、安詳,絕不像一隻經過了幾個小時實驗後、全身已被切得不堪入目的小白兔。牠那安詳自若的神態,似乎不曾痛苦過,甚至比正常的小兔更動人,像嬰兒一樣令人喜愛。再多的文字也難以描述小兔當時的神情,直到現在想起來我還會為之驚歎。

下課了,其他組的實驗也完成了,那些小兔子被扔到回收桶,掙扎幾下便停止了呼吸。我希望我念的佛號讓牠們都能得生善道。我手中這隻最先實驗的小兔子依然可愛動人,但我不得不把牠也放進回收桶,對牠說:「我要走了,你不要難過,可以安心去極樂世界了。」突然間,牠掙扎了兩下,又掉了兩顆眼淚。我也只能把牠放下了,希望牠可以往生。走出實驗室,我仍為牠念佛。回宿舍後,也念佛迴向給牠,但願牠已經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南無阿彌陀佛。

(孟春蓮 二○○九年十月二十六日 於廣西中醫學院)

二十一、亡牛超生 不再入夢

十九年前,我買了一頭小牛拉木頭,一、兩歲,很可愛。我很愛惜牠,從不願意借給別人使。牠幹活有勁兒,肯賣力,一般再大的牛只能拉七、八十公分的木頭,我這頭牛個頭兒不大,卻能拉一、二米的木頭。套車的時候,只要一掀開,牠自己就進去。每年冬天能為我掙好幾千元。

我和牠慢慢有了感情,就像兄弟一樣,相互能感通。牠即使不在眼前,我也知道牠在哪個山溝、有多遠,一去,果然在那兒。

一晃十多年了,牛老了,不能幹活兒了,走路都沒精神,我便把牠賣給了殺牛的,當晚就夢見牠掉眼淚。第二天我去看牠,心裡挺不好受,餵牠一些吃的,牠一口都沒吃,知道晚上就要被殺了。

從那以後,我經常夢到這頭牛。牠有時在夢中追我、頂我,有時警告我。一夢到牠,第二天準不順,多年都形成規律了。所以,後來一夢到牠,第二天我就不出去幹活兒了。想來這頭牛還一直跟著我,可能對我又愛又恨吧。

我來上海還夢見幾次,二姐王恆梅讓我念佛七天,每天一百零八粒的佛珠二十一圈,念完迴向給牠。從此,牠就再也沒來到我夢裡——應該是乘佛功德超生了吧。

(秦艷權 口述 淨宗 記錄 二○○四年十月三十日於上海)

二十二、彌陀聖號 度九六牛魂

九十六牛魂:是四川南部劉淨密居士家的女傭聶嫂宿世以前所殺之牛。聶氏:四川人,自出嫁後,常被鬼怪作弄,每年必定發作數次,苦不可言。

民國二十一年(一九三二)二月,幫傭於劉家,忽然生大病,全身起紅疤,痛癢萬分,心中痲癢想要尋死。於是就要外出尋河投水自殺,被大眾攔阻,好像瘋狂的樣子,大唱殺牛之慘歌,聲音清脆成韻,喧鬧不休。

劉淨密居士前往詢問何故?答云:「老爺寬宏大量,我不是聶氏,是她遠世以前在萬縣為屠夫時所殺的牛。現在來此向她索取性命的,有九十六頭。」

劉淨密告訴牠們說:「你們真是大糊塗,實在是由於你們先殺她,然後變成牛而被她殺。否則,她為何這麼巧只殺你們九十六命呢?現在忘記你們先殺過她,只記得她曾殺你們,如此輾轉尋仇,名曰苦輪。永遠相殺不休,究竟有何好處呢?」

牛曰:「若是這樣,我們實在錯了。但我們脖子下,血還淋漓,痛苦尚未停止,由此痛苦而想到來源,生起報復之想。」

劉淨密說:「這個不難化解。」即命僕人取茶水半杯,持誦甘露咒三遍,叫她喝下去,她的手無法彎曲,說:「牛的蹄足怎麼能拿著杯子呢?」於是叫僕人為她灌下去。

才喝下去,高興地說:「真是好神妙之水。」

撫摸她的喉嚨說:「已經痊癒了!」

又撫摸她的手說:「蹄已經脫離了!」

再撫摸她的頭說:「角已經沒有了!」

慶幸之餘,向著虛空說:「告訴你們,如再叫我牛王菩薩,將不容你了!」

劉淨密接著為說無明輪迴時痛苦的情況,又讚歎彼極樂世界的安穩快樂,永免苦輪。並問牠們說:「你們願往生嗎?」

回答說:「既然如你所說,為何不願意呢!但我們罪障深重,怎麼能去呢?」

劉淨密說:「你們能發願念佛,欣喜羨慕彼極樂世界,我當為汝等請阿彌陀佛,前來接引你們,好嗎?」

回答說:「很好!很好!但我們長久處於飢餓,願賜一些食物。」劉淨密就答應牠們,即以潔淨的杯子盛裝清水及飯,誦變食咒七遍,灑在竹林中。沒隔多久說:「我們吃得很飽滿」,而歡喜致謝。

劉淨密隨即於後窗空地,燃香燭,恭請阿彌陀佛,再為念〈往生咒〉、《心經》、〈大悲咒〉、及佛菩薩名號。

她說:「你們快看,阿彌陀佛一請即到,高立於窗外,金身丈六,諸位快快收拾,隨佛去也!」

此時劉妻汪志西在室內,問說:「你們見到淨土嗎?」答曰:「見!」問說:「什麼樣子?」即詳細地說明其所見到的景象,皆符合於淨土經典。

牠們臨走時至誠的感謝,說:「此番盛意,令我們多世的沉冤,一朝冰釋,我們擾亂她多年,使她常常受苦。如今仰仗阿彌陀佛來迎接,往生西方淨土;聶氏她這個人,還希望您慈悲,勸她念佛,同生西方。他日老爺太太往生西方淨土時,我們一定隨佛來迎接,並將今日念佛功德,奉還自受。」說完後就寂靜下來了。

不久之後,聶氏醒過來,問她,她說:「我如同在睡夢中到了城裡,走到西街,看見群牛以兇惡的態度朝向我,群牛的脖子下流著血,尤為可怕。正在緊張害怕之間,聽到老爺的聲音,境界忽然改變,平坦的地面及茂盛的樹林,清新雅緻適合遊玩,忽然聞到飯香逾於平常,群牛吃飯於樹林中,跳舞歡樂。其他的就不太明瞭了。」

從此以後,再也沒有鬼祟,而聶氏也長年吃素了。

劉淨密於民國二十三年(一九三四)春天,在西康出家,法名慧定,這是在出家之前所記載的。

(《皆大歡喜》第一集)

二十三、豬有靈性 拜佛念佛

二 ○○三年八月,我回家看望父母。發現家裡養了一頭豬,近日就要宰殺。我雖無力救牠,但知道阿彌陀佛能救度牠出離輪迴,當即向牠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給牠授了三皈依,對牠說:「我今天以僧寶名義,代佛傳法,為你做開示。你在過去世時,因一念愚癡,不敬三寶,不信因果,造種種惡業,墮落輪迴中,長劫受苦,今生變畜生,以血肉償還他人債務,任人宰殺,多麼痛苦啊!如能聽懂我的話,你就馬上念南無阿彌陀佛,信南無阿彌陀佛,依靠阿彌陀佛救度你,乘阿彌陀佛的大願業力往生極樂世界,不再受輪迴的苦報。因為阿彌陀佛為我們發四十八大願,救度十方眾生都往生祂成就的極樂世界。儘管你是畜生,只要稱念南無阿彌陀佛,也決定會往生的。你不要懷疑,要靠阿彌陀佛救你。」

畜生也通人性,我說完,這頭豬就停止吃食,抬起頭望著我,嘴裡「哼、哼、哼」地,就像在念佛一樣。以後,在牠未被宰殺前,父親一天教牠念四次佛,牠的前蹄就會跪著,有如給佛叩頭一般。

後來,聽殺牠的王屠戶說:「奇事!奇事!我殺了這麼多年的豬,沒見過你家這樣的,肉放了一夜,第二天還是熱的,真是菩薩顯靈。以後,我也要念佛。」

(釋宗道 記錄)

二十四、惡不能障 彌陀救度

我的皈依恩師北京法源寺鎮明老和尚與我是同鄉,都是四川省梓潼縣人,一生專修淨土。一九九二年,我尚未出家,為了勸我專行念佛,他老人家經常牽著我的手,指著牆壁上蓮池大師的一段法語念給我聽,至今記得:「大藏經所詮者莫過戒定慧而已,念佛即是戒定慧,何必尋文逐字!光陰迅速,命不堅久,願諸行人以淨業為急務。」並親口告訴我一件就發生在他小時老家梓潼縣自強鎮「雖遭惡人破壞,念佛照樣往生」的實例,因為極具說服力,給人啟發,給人信心,所以至今記憶猶新,唯當時只顧聽動人的故事,未留心人名;而老和尚一九九六年已經往生,故具體人名已不可詳考,頗感遺憾。

四川省梓潼縣有一對農村夫婦,年紀約在四十左右,無子女。一天,妻子很高興地回來對丈夫說:「告訴你一件大喜事!」丈夫問:「什麼喜事?」

妻子說:「我今天聽了人家勸說,也準備吃素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了。」

丈夫素不信佛,滿以為是得到金銀財寶之類的喜事,聽妻子這麼一說,心中很不以為然,心想:我的老婆必須和我一樣,怎麼能像一般人那樣迷信什麼佛呢?不行!我得想辦法阻止她。

丈夫心裡打定了主意,嘴上便說:「我們倆人一口鍋灶吃飯,妳要吃素,難道還要分鍋分灶不成!反正我是要吃肉,妳嫁給我做老婆,就要做給我吃。」

妻子說:「你放心,不會影響你的!」

做飯的時候,便先將丈夫的一份做好端到桌上,然後再做自己的一份素菜飯。丈夫見狀,便澆一勺豬油在妻子的素菜裡,讓她吃不了淨素。而他每次吃完,還會故意抹抹嘴說:「吃肉的沒罪,做肉的有罪。」如此二次、三次,妻子只好放棄吃素。

丈夫見計得逞,很是高興,口中喃喃自語道:「這就對了嘛!兩口子活得好好的,吃啥素念啥佛嘛!信佛連話都說不到一起,太沒意思了。」又想:吃素已讓我止住了,我還得想辦法把她的念佛給止住。但是念佛隨時隨處都可以念,實在沒有什麼好辦法能止住。左思右想,丈夫終於想出了一個好主意:「有了!我要讓她做壞事、造罪,她就念不成佛了。」丈夫雖然不信佛,但是也知道念佛的人要行善積德,要做善人。要是她做不了善人,不就是沒有資格念佛了嘛!不能吃素,不能做善事,光念佛,佛祖也不可能要她;那她自己就會自動放棄念佛了。

丈夫便幹起殺豬賣肉的行業,每天清早強制妻子幫他按住豬腿。妻子無奈,心驚肉跳地按著豬腿。丈夫殺完豬,又故意說道:「殺豬的沒罪,按豬的有罪。」妻子聽到,如同肝腸斷裂般的傷心。

果然,當天就沒聽到妻子的念佛聲了。丈夫很得意此招靈驗,而每次殺豬照例要妻子按住豬腿。從此豬遭慘殺的嚎叫聲代替了念佛聲,再也沒聽到妻子念過一句佛號了。

這樣過了三年。一天,妻子把家中裡裡外外、床單被褥,都洗掃得乾乾淨淨、收拾得整整齊齊,像大過年似的,滿心歡喜。丈夫覺得很奇怪,便問:「看妳這樣子像是要出遠門,妳要做什麼?」妻子說:「我要回家了。」丈夫莫名其妙,說:「妳的父母早已不在,娘家已沒人了,這兒就是妳的家,妳還要回哪個家?」

妻子說:「我實話告訴你,我要回的家,不是你說的家,我要回西方極樂世界去了。你這個人存心太壞,我本來想做一個吃素念佛人,你讓我不能吃素。不能吃素,念佛也好,你又叫我幫你按豬腿,而且每次都要說:『殺豬的沒罪,按豬的有罪』,就是故意存心破壞我念佛。我見你壞得不可理喻,還不知要做出何等壞事,所以再也不當著你的面念出佛來。幾年來,我一直在心裡念佛,我按住每一頭豬時都在心裡念佛祈求:豬啊!我實在是罪業深重救不了你,就讓阿彌陀佛快快把你接往淨土吧!一直念佛直到豬斷氣為止。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這幾年經我手按的每一頭豬都已往生極樂世界。為了感謝我給他們念佛,三天後他們全部都要跟隨阿彌陀佛一道來接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

丈夫一聽,簡直是天方夜譚!還以為妻子神經不正常,便用手探探妻子的頭說:「妳是不是發高燒燒糊塗了,或者是三年沒念佛憋得慌吧。說別人我不知道,說妳我還不清楚嗎!我殺豬妳按腿,妳還想去極樂世界?」便當笑話一般,出去對鄰里四處人說:「我老婆頭腦不正常了,說她三天後要去什麼極樂世界,還說豬也去了,還要同佛一起來接她。真是聞所未聞!誰都不願死,都想好好地活著。哪有這種人,還高高興興地去死呢!」

鄉下人好奇,聽聞此言,都想到時候看個熱鬧,也好一探究竟。

第三天,丈夫一起床便聞到滿屋異香,覺得很納悶,滿屋找遍不知香從何來。忽然想起這天正是他老婆說要走的日子,難道還真有點……偷偷地看看他老婆,正在整整齊齊,梳妝打理,其他並無異樣。

但是無異樣中總有一種說不出的氣氛讓他覺得不一樣,便在心中思忖:「我一輩子沒拿老婆說的話當真,今天不妨也試著相信一次,看她到底怎樣回極樂世界老家去?」所以丈夫一直暗中觀察。

再說鄰里鄉親存心要看熱鬧的,當然記著日子。我的家鄉都是四合小院,這天一大早便有人佯裝路過,從門縫、牆頭向裡探頭探腦地張望。

妻子梳妝完畢,默不作聲,一人端了一把椅子就坐在門口中央,面朝圍觀者,平放兩腳,雙手合掌,閉目念佛,不到十聲,紅光滿面,就地坐化走了。

丈夫一見,當下傻眼發直,原以為老婆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她還來真的,就這樣扔下我走了。眼前活生生的、突如其來的事實令他不知所措!一瞬間,佛祖的偉大與真實存在像一道閃亮的光線,射入他的內心,完全照顯出他的罪惡:殘殺生靈、壞人修行、謗佛無信等等。「哎呀!像我這樣的人還不會直落地獄嗎?怎麼辦?」轉而又想:「我老婆既未吃素,我殺豬她按腿,這樣念佛就到佛國了,那我念佛不是也能去嗎!不行!我不能再幹這個殺豬的行業了,下地獄太可怕了,我要跟著我老婆去。」從此以後,丈夫也成了念佛人。

我毫無保留地把當年聽聞到的這道豐盛法餐奉獻給同行念佛之人,共享彌陀沒有任何條件的救度。極惡之人,念佛必救。這就是彌陀的慈悲!

 (二○○一年五月十八日 演明法師 記)

【附 錄 一】

1、陽盜鄰雞 陰簿立記

楚中有一生員,心跡正直。值冥府缺第七殿,上帝命暫主之;每隔數日,則入冥理事。但正坐簡閱文簿,不勞簽判;而隨彼前人行業,罪福異趣。

每見有自上刀山劍樹者,輒使左右救之,愈救愈上,竟莫能挽也。

一日閱簿,見其妻有一罪款,云:「盜鄰雞一隻,連毛重一斤十二兩。」遂折而識之。

回陽詰問其妻,妻尚抵謾,彼述冥間所見質之,乃首曰:「鄰雞食所曬物,失手誤打令死,懼鄰婦詬厲,故尚藏未發耳。」

因取出秤之,斤兩不爽,相對驚異。遂以死雞並價,償謝鄰人。

未幾復入冥,簡視前簿,折痕如故,而罪款已無影跡矣。

(藕益大師《見聞錄》)

2、翁姑墮雞 誦經超度

休寧朱村有朱姓者,賈於外。父母早死,妻許氏,在家偶以雞卵十餘枚使雞母伏之,久之,不出。一夕,許夢見舅姑自外至,皆以紅帕首,而顏色愁慘;許欲啟問,倏至塒間而隱。明旦,往視,則二雛出殼矣。悟曰:「此必翁姑也」。對之流涕,乃溺而死之,即延僧誦經三日,求免翁姑之罪。數月後,復夢翁姑來謝曰:「我二人以生前殺生過多,冥司罰作雞,使受湯火之苦。今幸新婦代為懺悔,仍得轉生為人矣。」

(俞曲園《右台仙館筆記》.十一)

3、不敬三寶 墮為雞身

姑蘇神堂巷潘奉巖親家,渾名盛老鼠。有一外甥居鄉間,盛往探之,甥欲割雞為饌,力阻乃免。

夜夢亡媳謝曰:「雞即我後身也!吾因不敬三寶,墮此異類,賴翁慈力,昨免刀砧。吾七年前,曾失一簪,在竹筧內,可令姑取之。」

盛既醒,遂索此雞歸家,果於竹筧中,尋得舊簪,夫妻皆大感發,同出家於普陀山。後其妻坐逝,夫亦善終。

(藕益大師《見聞錄》)

4、不敬三寶 懺脫狗身

姑蘇周致和,賣藥為業。有一次媳歿後,附於妹身言曰:「吾不敬三寶,罰作狗身,日被廚下人打,苦不可言,幸速救我。」

父母問曰:「吾為汝禮慈悲懺法,汝得益否?」

答曰:「正仗懺力,將脫難矣。」

父母乃從周家取狗以歸,三日而死。

 (藕益大師《見聞錄》)

5、欠銀三分 作豬償還

南安縣山間,有居民夜起,見鄰舍有一人,驅一人入其門,其人不肯入,且曰:「吾僅欠渠銀三分,何得便入?」驅者以杖打之,遂入。居民頗以為怪,明早詢之,則鄰舍已生一豬,民復疑,豬所值不止三分!未幾,豬墮圊死,竟有一人,以三分銀買之,民疑乃解。

(藕益大師《見聞錄》)

6、欠他五金 作驢償還

姑蘇金龍川有一妻弟,於南濠開麵坊。家人打驢,驢忽作人語:「吾欠汝老主人五金,故來效力,汝何得鞭我?」

家人大驚,以語厥主。主取父舊賬簡之,果得五金借票一紙;因取向驢前碎之,語曰:「吾已免汝!」驢遂躑躅而斃。

(藕益大師《見聞錄》)

7、三牛還債 力有強弱

湖州府武康縣公差,忘其名。路值一男二女,尾其後,行到鄉宦駱家,見三人直入駱門,心異之!因待至暮不出,遂問守門者索人,守門人以為誣妄,諍打不已。聞於主翁,翁悟其意,命各房查生產事,乃見牸牛新生三犢,一牡、二牝。即喚公差視之,三牛毛色,與所見三人,服色不異,方知三人,已為牛矣!復查其姓名,皆欠駱家租米者也。

後三牛既大,力有強弱,債多者強,債少者弱,分毫無爽焉!

 (藕益大師《見聞錄》)

8、夜聞豬語 屠夫改業

淞江海口有朱姓者,慣收大豬,宰殺為業。

崇禎己卯(一六三九)年正月間,至二鼓時,偶起登廁,聞人語聲,疑以為盜,執杖隨聲尋去,乃在豬欄中,作福建人語。

一云:「苦哉!我明日必當見殺矣!」

一云:「汝本當作豬七次,今已六次,苦將脫矣。我當作豬五次,今方初次,是為苦耳!」

其人本解福建鄉語,聞之大駭,遂棄惡業。

(藕益大師《見聞錄》)

【附 錄 二】

〈為雞念佛,佛來迎雞〉按語

一般認為,往生淨土縱然不是聖人,也要是智慧高超、精進勇猛的大修行人;縱然不是大修行人,也要是多善根的人。但經中說一生造惡無善的人,將來必墮三惡道受苦,在其臨終將墮未墮之前,一念念佛也能往生,實是不可思議!

而今件往生案例,更是奇而又奇:

一、往生者是雞,而非人。

二、雞本身沒有念佛,而完全由他人為之念佛。

三、為雞念佛之人並非高僧大德,也非久修功深,只是初學甚至不懂佛法之兒童。

四、念佛者只是誠懇哀憐而散心稱念,甚至心中默念,並非凝心定神清淨觀想等。

五、念佛人數只是一、二人,並非多眾。

六、念佛時間很短,不過數聲、數十聲,數分鐘而已。

七、念佛正在雞臨受宰殺,恐怖萬分,痛苦至極之際,完全沒有平時悠閒安然。

八、同天兩件殺雞案,同遇念佛,同蒙佛迎,效果全同。可見並非偶然,而有其必然因素。

此件奇特往生案例,是記者個人當日親聞,且小孩子單純質樸,童稚無欺,自然可信。何況三惡道眾生念佛往生之事,古今多有記載。以今證古,古載不虛;以古證今,今事不謬。雖古今時異地異,而彌陀救度永無變異,佛法真理超越時空。

此件案例對我們有很多啟發,也成為經文祖釋的有力事證。

一、足證彌陀救度之殊勝、容易、不可思議!冥頑不靈之畜類,沒有任何佛法聽聞與修持,僅在臨終被宰殺時,遇到有人為牠念佛,即被阿彌陀佛接引往生西方;則任何人念佛皆能往生。

二、畜類眾生,本來業力深重,難得解脫,但每日宰殺億億畜類,唯此一二能遇人為之念佛,可見自有其過去善根,顯現今日因緣成熟,如《往生論》言:「佛本願力,遇無空過者。」;又因為畜類眾生沒有如人類之強烈分別念,所以當其受宰殺之時,有人為牠念佛,阿彌陀佛當下來現之際,反而容易隨順彼佛名號願力、光明攝取,直下隨佛往生。如經言:「道之自然」,又言:「自然之所牽」。又言:「必得超絕去,往生安樂國。橫截五惡趣,惡趣自然閉。」這當然不是畜類眾生有何修行力,而完全是隨順阿彌陀佛大願業力之道自然之所牽的結果。

如《無量壽經》言:

無量壽佛,威神光明,最尊第一,諸佛光明,
所不能及。若在三途,極苦之處,見此光明,
皆得休息,無復苦惱。壽終之後,皆得解脫。

《莊嚴經》言:

三惡道中,地獄餓鬼畜生,皆生我剎,
受我法化,不久悉成佛。

三、人道眾生,因其思惟力、造作力強盛,如果趣順善法,即容易超升;如果趣於邪思惟,造諸惡業,便直下墮落;但順趣善法者少,邪思造惡者多,所以經說得人身如爪上塵,失人身如大地土。又雖修佛法,如果強烈執著於自己的分別心念,而不能遂順阿彌陀佛不可思議之救度,以為必須如何如何才可以往生,則於此最極殊勝法門,反成障礙。現前可見有些人滿腹經論,但因不信阿彌陀佛救度法門,臨終往往一塌糊塗,反而不如彼畜類眾生莊嚴往生,此真大可哀者。經言:「驕慢弊懈怠,難以信此法。」又嘆「易往而無人!」當即指此種現象而言。所以得難得人身,應當趣順善法,特別要隨順阿彌陀佛不可思議之救度。

四、有三惡道眾生素無修行而往生極樂,有人道眾生種種勤修而難得往生。原因何在?唯在隨順與不隨順佛願而已。可知,雖願往生,而不信彼佛誓願,強烈分別以為必須如何如何才能往生之念,實是障礙往生之罪魁禍首。若無此念,則一切人皆可念佛,念佛皆得往生。

五、阿彌陀佛名號與阿彌陀佛本身一體之故,如曇鸞大師說「名即法」,所謂「名體不二」,稱名之時,佛即現前,善導大師說「應聲來現」。又因名號與光明一體,所以稱名之人必被佛光攝取,善導大師依《阿彌陀經》及《觀經》解釋說:「彼佛光明無量,照十方國無所障礙,唯觀念佛眾生,攝取不捨,故名阿彌陀。」所以不論何人,只要稱名念佛,則佛身即現,佛光即攝。如此例中,雞雖不會念佛,但因有人念佛之故,阿彌陀佛立即顯現,佛身既現,佛光即照,消除業障,施與安樂,即雖三惡道眾生,見此光明,眾苦皆息,一念迴心,即生安樂。這是阿彌陀佛名號法爾自然的功能。

六、可知,為人助念,或超度生西,一切佛事皆不如念佛。因念其他經咒或觀想,如果不是久有修持,心力集中,凝神不分,效果便大打折扣,甚至有負作用,而念佛只要開口,佛身即現,佛光即照。如本例為雞念佛之人,只是初學佛者,或只是兒童根本不瞭解什麼佛法,不過隨口散心稱念,甚至心中默念,彌陀同樣前來迎接;並不要求是大法師,或老修行、功夫很深,因為阿彌陀佛「名體不二」、「光號不二」故。

七、也可知為什麼身在危險急難處、黑暗恐怖處,只要念佛便立即消災免難,恐怖消除,因為念佛佛即現前保護、佛即放光攝取的緣故。

八、凡是屠宰場、醫院、火葬場、墓地、事故多發地等陰森不淨場所,往往多業障戾氣,使人心生不吉之兆,恐怖之感,這時若能念佛,不僅自身得佛身現前,佛光罩頂之保護而毫髮無損,還能順便利益有緣眾生,度脫他們出苦,讓他們心生感激。要知道在這些場所的眾生往往很怨、很苦,如果人入其境而不念佛,就像一個人沒有任何防護走在槍彈橫飛的大街上,很容易中彈一樣而被怨戾纏上。所以這些場合尤其要念佛,能避大災難,積大福報,有大功德,有大利益。

九、遇到飯桌上有肉食,或口稱或心中默念阿彌陀佛給這些被宰殺燒煮的眾生,能減輕牠們的痛苦與憤恨,甚至超生淨土。所以最好吃素,如在有些場合不能吃全素,一定要心懷懺悔、慈悲,為這些被宰殺的眾生默念佛號。如果毫無顧忌,一邊大吃大喝,一邊評點好吃不好吃等,這樣被宰殺燒煮的眾生一定痛苦不堪又憤恨難平,所有食者也就不可避免要受深重的業報。

十、總之,在任何場合下都要記得念佛,而不要有所顧忌,往往人有所顧忌的地方,也是造罪造業、不吉不淨的地方,也即是最需要念佛以得佛助的地方,這時反而放棄念佛是不應該的。念佛要從平時養成習慣,願生淨土之人,不能自設條限,認為必須如何如何才能往生,而應當無條件隨順阿彌陀佛不可思議之救度。

淨宗 筆於二○○八年八月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