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學研究
禪的體驗.禪的開示6
聖嚴法師
10/12/2019 08:29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第四篇 禪七開示錄

  農禪寺第四十期禪七

  報到日開示

  放鬆.數息觀(晚坐)

  現在,我們已正式進入禪七了。

  不論諸位以前是否打過禪七,也不管你是否有過修行的經驗;既然來了,就是與禪修有緣,就要死心塌地、全心投入、認真修行。不要懷疑自己的因緣福報,也不要懷疑禪七的環境。

  各位要有這樣的心理準備:禪七本身就是修行,修行相當於修理、修整、修正我們身、心、觀念等各方面的偏差和問題,它的功能和目的,就是使我們的身體更健康、心理更健全、觀念更正確。修行就是訓練,所以必須付出代價,除了時間的付出,還得忍受種種折磨;這些折磨不來自他人,而是自己在身、心、觀念上,本來就有許多不正確、不健全、不健康的部分。

  修行不是休息,更不是享受。絕不能天真地以為來了就會開悟,否則,禪七就是魔術而不是修行了。

  接下來講方法。

  第一是「全身放鬆」。從頭部起,眼球不用力,臉部不用力,兩肩不用力,兩臂兩手不用力,然後摸摸看,小腹是緊還是松的?你們之中,多半人的小腹,現在是緊張的,怎麼放鬆呢?就是不用力,不用力就會放鬆。如果小腹不能放鬆,到最後,會呼吸困難。

  第二是「坐姿正確」。雙盤、單盤都可以,散盤也無妨,以坐得舒服為主。腰挺直,涵胸而不在挺胸,兩肩擺正放鬆,兩手放在腿上交疊。左手掌在上,右手掌在下,兩個拇指輕輕相抵,不要管手臂。頭不要仰也不要低,頸拉直,下巴內收,眼皮垂八分,兩眼視線向前下方四十五度,但不要注視任何東西,嘴唇輕輕合攏,上下齒輕叩,舌尖抵住上顎(上排牙齒齦交接處),抵住後就不必注意它了;如果口水很多,就不抵上顎,如果覺得干、渴,就稍稍用力。

  第三是「數息」與「數數念佛」。清楚、自然,不要控制它。也不要管呼吸是在小腹或肺部,平常怎麼呼吸就那樣呼吸。接著數呼吸,呼出一次數一,呼出第二次數二……數到十。再周而復

始,從一數起。注意力放在數目上而不在呼吸。可以注意數目的發音,不要想像數字的形象。

  數錯了沒有關係,有妄念也很正常;數錯了、數亂了、數忘了,就從頭開始,不要著急,修行就是磨耐心。要是一炷香坐下來還都只數到三,這也沒關係,就像嬰兒在地上爬,走一步兩步便跌倒了,再走一、兩步又跌倒,這絕對是正常的,只要繼續練習走,長大了就可以短跑一百公尺,甚至長跑馬拉鬆了。數錯了不必自責,也不要難過,不要以為自己沒有修行;就因為知道數錯了,才表示正在修行。

  如果不習慣數呼吸,可用念佛數佛號的方法,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就數一個數字,「南無阿彌陀佛—一」、「南無阿彌陀佛—二」……也是數到十再從一開始,念其他佛菩薩聖號也可,不要貪多念快,不要同時念許多不同的佛菩薩聖號,主要還是調心要緊。如果覺得數息很困難,甚王數得呼吸都不會了,這才改數念佛;若數息法沒問題,數息最好,因為計數念佛的方法,較不易覺察妄念;數息則一有妄念,便很快發現。

  補充說明:眼皮放鬆下垂,不要用力緊閉,應當若有若無地看前下方四十五度,不是要看清任何東西,只是讓視線自然投放,這樣才不會眼花,也才不會產生幻象,眼珠也不用力,這樣頭上便沒有壓力。

  打坐時,你的心裡想像著很舒服、很輕鬆、很自在,感覺很歡喜、很幸福、很高興。

  第一天開示

  信心(晨坐)

  用功的每一個動作都有其意義和要領。合掌的時候,眼睛輕輕地看著中指指尖,頭腦什麼也不要想;操手的時候,重心和注意力是在雙手手掌,有意無意地好像捧著一尊佛,這可以使我們集中注意力,又有穩定落實的感覺和效果。

  有了方法之後,同時要有信心。沒有信心就無法修行。

  第一要相信自己是有善根的。因為佛說「人身難得」,你已經得了;「佛法難聞」,你也已經聽到佛法;「正法難修」,你現在也已經開始修行;「明師難遇」,現在已有一位老師正在指導你。相信諸佛已經成佛,我們自己將來也一定能夠成佛。同時要相信佛說的法是真語、實話、不會騙人。禪七一開始便講方法及觀念,全是根據佛法來說,這些部是從佛以來,由僧代代傳承,所以要相信「佛法僧 」三寶。為了信法修法,也必須相信佛寶、僧寶。相信佛寶是因為接受了法寶,法寶由佛所說,再經歷代祖師相傳,現在又從老師傳給了我們。

  「明師」,是指知見正確、心地光明而又兼有善巧方便,能夠指導他人修學佛法的人。你願意聽他的話,接受他的指導,他便是你的明師;如果你不接受他的指導,也不相信他的話,則雖是「明師」,對你來講,等於是沒有用。僧寶,包括了歷代祖師和現在所有修法學法弘法利生住持三寶的出家人,指導你修行的老師,就代表了三寶與僧寶。

  「人無信不立」,若不相信自己,什麼事都做不成,相信自己才能取信於人,也才能從自信而信三寶。法由佛說,若不信佛寶則無法可學,既不能學法又如何修行?法由僧傳並且要跟師學,若不信師僧又如何依師僧所教的佛法去修行呢?故須相信自己,相信三寶,才能開始修行,由上故可知信心是修行的根本。

  再提醒各位,應當要有心理準備:禪的修行是非常艱苦的事,是主動地接受苦的磨煉,任何事都沒有修行來得苦。唯有吃了苦中苦,方能成為人上人,「不經一番寒徹骨,那得梅花撲鼻香」。雖然現代人福報大,禪七的修行環境、方法、生活所需,全有人照顧、提供,一切都安排得好好的,可是,儘管福報再大,煉身調心的修行,還是要靠自己。禪七之中,會有各種痛苦的感受和經驗,腿痛、腳痛、背痛,也可能有麻、酸、癢的經驗發生;整天打坐也會感覺不自在、困頓、失望、懷疑……而且這些痛苦不只發生一天,可能兩天、三天,甚至到第四天還存在,也許要到禪七快進入尾聲,身心都已習慣,日子才會比較好過。

  但是,各位也不要提心吊膽,以為會發生什麼不得了的禍事。只要「把身體交給蒲團,把心念交給方法」,不管妄念或其他任何事,你就會很平安,就會很快放下身心的問題,當然也不會老是在痛、苦、煩惱中掙扎了。

  現在,我們禮佛三拜,再向自己坐墊一拜,然後開始打坐。禮佛三拜,是為頂戴受持佛的正法;禮敬坐墊,因為這是助你修道和成就道業的道場。

  腳踏實地•修戒定慧(晚坐)

  禪就是釋迦牟尼佛傳下來的佛法。佛教雖然重視信心,信了以後,還得由信起修的如法而「行」。

  修行的內容不出戒、定、慧的三無漏學。

  戒是「不該做的事不做,該做的事不得不做」。從因果上說,做了不該做的事情就要負責任,以後會有果報;從當下修行的觀點來講,做了不該做的事,心會亂,心亂便不能得智慧。既然心亂又無智慧,豈不就是無明煩惱的眾生嗎?當然也就無法獲得無我無私的解脫慧了。所以,持戒是得到心裡平衡與安定的基礎,也是求得悟境或解脫的必備條件。

  在禪七中,第一不講話,這就沒機會打妄語了。第二吃素食,也不會殺生了。第三男女分開,邪淫也沒機會了。第四不准看別人,甚至不去想別人,也不會偷盜了。凡是惡業,禪七中都不犯;但是,禪七中該做的、該遵守的,若不做、不守,也是犯戒;該打坐、該聆聽而沒照做,也算犯戒。由此說來,戒的意思,也是規律、規則、規矩,不守規矩就是犯戒。若在禪七中幾次不守規炬,就會請你離開。

  所以,精進的修行本身,就具備了持戒的涵義。早上請各位「把身體交給蒲團,把心念交給方法」,這項要求今天做到了嗎?沒做到也是犯規矩。這當然不容易,但是,一天天地練習,最後自會成功。一般常用「心猿意馬」來形容我們的心,因為心很難收服。禪七中各位把「心眼」「收」起來,也把視線收起來,把心念一次又一次地從妄想中收到方法上,心念由集中凝聚而漸漸地安定下來,練成了安定的工夫以後,才有悟境現前的可能。

  許多人在報名表上填寫打禪七的目的是「開悟」,說來容易,得來卻很不容易。有人要求我:「師父請你幫忙開一下悟嘛!」如果我真替你開悟,請問這是我開悟還是你開悟?開示佛法在於師父的指導,悟佛知見在於弟子的修證。

  歇了顛倒的狂心妄念,粉碎了自私自利身心世界的自我中心,才有希望開啟智慧之眼的所謂與三世諸佛同一鼻孔出氣的悟境。有的人但知打禪七可以開悟,有人僅從書中知道修行可以開悟,卻根本不知什麼叫開悟,也不知如何可開悟。我現在告訴諸位:一般人開悟,要通過持戒、修定的過程。有人又說了:「從持戒修定著手是漸悟,我要的是頓悟!」我從指導禪七以來,遇過太多急求開悟的人了。問他為什麼要開悟,答說煩惱多、困難多、問題多,認為一開悟問題就沒有了,我說這得慢慢來。越是急著求開悟,就跟悟境離得越遠。有人追問我:「你自己到底開悟了沒有?」「是頓悟還是漸悟?」「是自己開的還是別人幫你開的?」對這些問題,我都是以不回答為回答。我若說沒開悟,你會問我拿什麼指導人;我若說已開悟了,又無法說給你聽,更無法拿給你看。但是,我可以告訴你的是:禪宗的祖師,一直追溯到釋迦牟尼佛,都不是不需修行就能頓悟的。釋迦牟尼佛出家後修行多年,二祖慧可、六祖惠能看起來卻好像沒有修行就開悟了,其實就好像大家只看到肉攤上的豬肉,卻沒看到養豬人家把豬一大天養大的辛苦。

  有個一百二十歲的須跋陀羅,在佛涅盤前聽了一段開示,便證了阿羅漢果,這似乎很便宜。但要知道須跋陀羅是大婆羅門,早已是個大修行人,只是在某一點上觀念未通,經佛點破,障礙頓除,這才證果,這是幾十年的修行人哪!六祖看來也似乎未修,其實,他從小時候心就很安定,工作那麼單純,也並不是莫名其妙就開悟了的。

  諸位必須在觀念上確信:佛法的修行,沒有佔便宜的事,否則就與「因果」不相應。除了修行非因計因的常見外道及無因無果的斷見外道;在正法的中道行中,必是付出了多少就得多少,所以六度之中的精進一項也極重要。

  禪修者,不能做假,不能摻水,完全是硬碰硬的;付出多少努力就得多少結果,菩提道上絕無投機取巧事。可能有人以為淨土宗只要念佛就可往生西方是條快捷。求生極樂世界當然好,但日前有人到此求出家,我問他何以不去淨上念佛的道場?他說:「因為不敢去極樂世界,去了不知多少時間才能回來。」我問他說:「難道你就這麼貪戀這個世界?」他回答說:「不是,只因不忍眾生之苦。以時間計算,到極樂世界修成不退轉位,再倒駕慈航之時,地球世界已經不知壞了好多次了。」這樣的悲心,實在令人感動!不過自力修行者的信心,如果不夠堅強的話,念阿彌陀佛先求往生西方淨土世界,也是非常踏實的。

  因此,我們接觸到的,修淨土法門的人,若其信願正確,往往也會比修行所謂禪法的人更積極、更慈悲、更能付出、更懂得廣結善緣;修禪的人,反而比較自私小氣又逃避現實,這全是被坊間禪書的錯誤觀念所害,被「開悟」兩字所誤,只求早日開悟,忘了發菩提心。我的徒弟之中就有求我護持他早日開悟的人,說是等他開了悟必來護持我,這種自私自利的心態,與放下自我才能開悟的原則,恰巧相違。連小乘都不夠格,那裡還是大乘的禪法呢?所以,禪七中一定要建立正確的觀念:腳踏實地,努力於戒定慧三學的增上修學。

  「戒」在基礎佛教,便是五戒;在大乘佛教,則是菩薩戒。發了菩提心而不去度眾生,這是犯了菩薩戒。有人去戒場受戒回來,就自以為是菩薩了,開口閉門「我是受了菩薩戒的菩薩」;事實上,受菩薩戒,就是發菩提心,持菩薩戒,要以利益眾生為要務。

  「定」在基礎佛法,就是九次第定,離欲不動,入寂滅境。大乘佛教的定,則是以心不受內境外境所動搖,雖接應萬物,面對萬境,而心不受其左右,若無其事。如果只有入定時無煩惱,出了定還是有煩惱,那便不是大乘的定,也未得解脫。大乘定是隨時隨地心都平靜安定,如止水如明鏡,有映現的功能,無波動的煩惱,這就需要精勤練習了。禪七中的練習,雖以打坐為主,但生活中的種種,也都是藉境煉心的方法。

  若能持戒習定,日久功深,無我的智慧必然現前,那便是開悟。諸位來參加禪七,絕對要有大死一番的決心,把散亂心、企求心等,通通擱下,要把一個個的妄想,一次次地擺下。發現有妄念時,千萬不要難過,不要討厭,立即回到方法就好。

  第二天開示

  數息的方法和層次(晨坐)

  諸位進入禪堂以來,我就提示方法和觀念。方法是用來修行的工具,觀念則能讓我們看清目標,把自我中心放下。但在未能放下自我以前,須先用觀念來疏導,用方法來實踐。

  我們所用主要的基本方法是數息,而數息有許多層次:

  第一步,就是把散亂的心集中在方法上。一發現胡思亂想的散亂心,就要「把心念交給方法」。但要把散亂的心集中也不容易,開始用方法時,就像是一隻猴子被關在籠子裡,常常想往外面跑。雖然出不去,但牠的耳朵及眼睛,時時在向籠外攀緣;身體被關在籠中,心念還在籠外。

  第二步,就像把猴子的眼睛蒙起來,耳朵搗起來。雖然心還在想,但是眼不見,耳不聞,裝瞎作聾,便減少許多外緣的紛擾。

  第三步,不但是把猴子關起來,把猴子的眼耳遮掩起來,還把猴子捆綁在像柱子樣的方法上。不僅看不到聽不到,也不能亂闖亂跑,只好乖乖地緊貼在像柱子一樣的方法上。

  第四步,不僅不緣外境,對其自心的內境也放棄了。內外一時空卻,便是無我智慧的出現。沒有內外也不取中間,才是悟境。

  各位想想看,現在的你,是屬於那個階段的猴子?是在籠子外嗎?已在籠子內?已被栓緊在柱上?等到正在用鏈子拴起來,可能仍然在掙扎。必得等到放棄掙扎、放下萬念時,統一的定境才會顯現,身心的負荷才會減輕乃至消失。

  所以,若要把數息的方法數得妄念越來越少,就先得關閉我們眼耳鼻舌身意的六根:眼睛不看、耳朵不聽、身體等各種官能的感覺不管。因為我們心中的妄念雜想,都是從六根引進來的種種消息,六根關閉之後,內在的種種妄念便會沉澱下來,浮動的妄想便會逐漸減少,心境才會漸漸安定。心安定了,才真能認識自己,明白自己的性格與方向,明白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越能真切地瞭解自己,越能漸漸地健全自己的品格和品德。

  現在請各位注意練習運用數息的方法,瞭解並配合剛才所作的比喻。

  第一階段,把散亂的心放到方法上去,讓散亂心漸漸減少。但要注意的是,須得自然減少,不能希望它少。因為「希望」的本身就是妄念。要一次又一次,很有耐心地用方法。如果光是希望妄念越來越少,那妄念反而會越來越多,越來越煩躁。只要覺察到自己沒有在方法上,趕快回來,再從數數重新開始就好。不要以為那是失敗、不必後悔、不用責備自己。發覺自己有妄念,那表示自己已經在修行了,應該感到很歡喜。

  第二階段,雖然還有妄念,但已不多了。呼吸在、數目在,妄念雖來打擾,但數目沒斷,並且知道正在數呼吸。

  第三階段,數目不斷,妄念好像有一點,但是一閃即過,也不知道那妄念究竟想的是什麼。

  第四階段,雜念完全沒有了,心念專注在方法上。數呼吸的數目連綿不斷,絲絲入扣。到這層次,會覺得很舒服、很歡喜,心理沒有負擔,身體也可能感覺不到了。

  第五階段,呼吸還在,數呼吸的我也還在,但是沒辦法數了。不是故意不數,而是呼吸微細沒什麼好數,還是在用功,只是少了數目。到這時候,知道呼吸就好,不必數了。

  第六階段,已不知道是否有呼吸,也不知是否有自己,更不知道要數呼吸的數目。這時,身體和心理,內在的自己和外在的環境都還在,但不是分開的,而是統一的。身心統一、內外統一、前念後念統一,已是入了定境。而前念後念的統一,也有兩個層次:1.前念後念,唸唸都在同樣的一個念頭上,仍有念頭起滅,但卻不離相同的內容。2.念頭不起不滅,無前無後,也無時間與空間的感覺。事實上,此時尚有自我意識,也有空間時間,只是時空的感受沒有了。

  這些都是數息的層次。但是正在用方法的時候,不要想到自己是在那一個階段的什麼層次,否則的話,你永遠都是在第一及第二個階段。

  只顧耕耘(早齋)

  絕不能用企圖心、希求心、期待心修行。諸位懷抱著不同的目的來參加禪七,這種有所為而來的態度毋寧說是正確的;但是,在修行的過程中,卻應該把所有期求、期盼的目的,暫時忘掉。

  工作時應該只顧耕耘,不管收成;腳踏實地、一心一意地努力工作,不能守株待免,也不可揠苗助長。以種田為例,風災、雨災、旱災、地震、戰爭等,都不是我們所能控制,我們自己只管盡力而為,卻不能期待一定可以得什麼果。「盡人事」是自己能掌握的,「聽天命」則看因緣了。因緣福報好就會豐收,否則可能歉收甚至荒年。農夫除了盡心盡力耕作之外,沒有別的可以選擇,不過,那些辛苦耕種的經驗確是最寶貴的。

  因此,要以修行的過程作為我們的目標,才是最牢靠的。

  吃飯時,不以貪心吃,不以瞋心吃;打坐時沒有貪求心,不起厭煩心;工作時不可老在念著每一分鐘能賺多少工資,做了多少功德。吃飯時只管吃、打坐時只管坐、工作時只管工作、用方法時只管用方法,心無旁騖,這就是禪法的修行。若是個自私鬼來參加禪七,要他出坡工作,他卻說:「不行!我還未開悟,打坐要緊。」讓他打坐時,卻又不用方法而老想著早點開悟。像那種人,我對他便沒有辦法了。要曉得,如果能以專心去砍柴、掃地、打水、切菜、煮飯等,便無一樣不是禪的修行;只要心是平坦、平實、平衡、平常的,就是最好的修行。當以修行的過程為目的,即使是察覺到妄想,感覺到不自在,也全是修行的成果。因為當你不貪取成果而只管修行之後,好的成果才會出現。

  這次的禪七道場中共有一百六十二人,其間難免有人會哭、笑、病、倒、出怪聲、有異行,這發生的一切,全與你無干。任何時間,任何現象,你是你,他是他,絕對不要受外境的影響和牽動。

  今天是第二天,也許你已比較習慣了,但打坐過程中的疼痛也許更麻煩,更難適應。痛的時候由它痛,隨它痛,神經放鬆,不要動它也不要忍痛,痛得很難受時,不必數息,但注意痛點,漸漸地痛感就會消失。

  打坐時的昏沉有兩個原因:一是缺氧,一是疲累。

  若系缺氧,當把腰挺直,頭、頸與脊椎成一直線,收下巴,放鬆小腹。調整好了,呼吸自然暢通,便會清醒過來。

  若因體能一時補充不及而引起的疲累昏沉,依情況輕重,可用下述方法對治:

  輕昏沉時,瞪大眼睛平視前方,不眨眼直到淚出為上;或把注意力集中在眉心(鼻樑上端、雙眉之間),觀想它放光發亮,昏沉也會慢慢清失。若是頭腦因為血液不上升而糊塗了,便轉轉頭、低低頭、搖搖頭;或是跪在墊子、地板上,因雙膝直接觸到硬地面,促進血液循環向上,產生新能源,昏沉便會減輕、消失。

  如果重昏沉已經到了頭疼的地步,便把身子坐直坐正,讓頭腦完全休息,放任它一片空白。五到十分鐘後,體力便會恢復。

  今天開始有小參,也就是個別談話。有話就談,無話就不說,我不管你過去的歷史,不和你談未來的展望,不要問我理論上及佛學上的諸般問題,我只回答你「現在」修行上的困難。入室、問訊、頂禮、離開,動作宜舒緩但要俐落,切忌拖泥帶水。進出小參室的門也深有禪意,不要用力推、拉、抬,禪的精神是絕對不能用蠻力的。

  行住坐臥都是禪(午齋)

  舉凡語默動靜、行住坐臥,無一不是修行。

  禪堂中打坐、經行、拜佛、課誦是修行,齋堂用餐、飲水、寢室睡覺、起床、飯後出坡勞作等,每一處每一時,都是修行的地方和修行的時間。當你從事不用頭腦思考的工作時,依舊可以持名念佛,或者隨息數息,在做需要分神的工作時,應該心手一致。出坡時,你的手在那裡,身在那裡,心也就在那裡;比如洗碗時要洗得乾乾淨淨,切菜時要切得整整齊齊,劈柴、燒水、掃地也一樣,盡心盡力,全心全力,把事情做得妥妥貼貼、乾淨俐落,便是修行。吃飯時細嚼快嚼消化好,正正常常不要緊張,當它是一樁修行的功德,專心一意地吃,不要胡思亂想;睡覺時不得思前想後,就只管放下四大五蘊,好好睡覺。

  禪七已過了一天半,有些人在身體上有了不同的反應,這些反應分成兩類:

  第一類是呼吸的問題。因為控制呼吸,故而引起胸悶腹脹,這時候暫時不數息,改為計數念佛。要數得不急不緩,數得急了,氣就促;數緩了,妄念就多。待恢復正常了就改回數呼吸。另一個引起胸悶的原因是小腹緊張。把腰挺直通常連帶引起小腹緊縮,但一定要練會把兩者分開,練成了挺腰,仍能放鬆小腹,呼吸自然深長舒緩。

  第二類是氣動,每個人身上都有氣、脈,氣在脈中,氣隨脈走,氣若阻塞,血液循環就不正常。打坐的時候,循環系統會有正常的調整,氣也會跟著調整。若曾有身體傷害或病痛,打坐時就容易引起全身性的反應,最難過的反應在頭、胸部的疼痛、脹悶,這種時候,應該把注意力擺在腳掌心,將數目丟到腳掌湧泉穴上,這樣,氣的壓力就可以減輕了。

  無常•苦•空•無我(晚坐)

  無常即苦,無常是空,無常即無我,這是佛法的基本觀念,也就是禪法的基本觀念。

  今天小參時,有人問我:九次第定的最高層次是滅受想定,如何修法?滅受想定是滅了第六意識一切心、心所法,又名滅盡定,是小乘四果的聖者,息滅妄識,故人此定。禪,則是大乘菩薩道,不是小乘禪定。更何況,色界、無色界的四禪八定都還未修成,如何修第九?這就好像蓋房子,只要蓋第五層,底下四層的不要,這如何蓋得起來!諸位都是很聰明、很有善根的人,但希望不要不切實際,要腳踏實地,從基本佛法先瞭解起。

  昨夜已經講過,修行道上沒有取巧的事。學佛,一定要從基本佛法的無常觀講起。

  什麼叫無常?生滅無常、生死無常,我們的身無常、心無常、環境無常。因為沒有一樣事物是恆常不變的。

  有人說「化剎那為永恆」,那是詩人的感性,不是佛法。世間法沒有永恆的,認為永恆的是「常見」的外道。佛法所見,不論是心法(心理活動)、色法(生理現象及物質環境),任何現象都是無常的。無常就是剎那變化,生滅不已。我們要能了知無常,才能夠真正修行。

  這次禪七中,有位居士近來才學佛。問他為什麼這麼晚才學佛?他說因為去年一年之中,他的母親及大哥相繼過世,感覺到少了什麼,所以學佛。這也就是「無常」觸發到他那生命中的最痛點了。如果沒有無常的感覺和反省,生命是不踏實的,因為不知道生命是怎麼一回事;沒有死亡的體驗或是未從死亡的邊緣經過一番,沒有向鬼門關裡探頭望過的人,就會覺得自己是可以活了又活,一直活下去似地。

  我小時候看到老法師們,一則羨慕他們,再又可憐他們。羨慕他們有修有德,好不容易成為老法師了;可憐他們什麼呢?他們離開無常也不遠了!現在輪到我了!有的年輕的法師會說:「聖嚴法師,已經不錯啦!」我聽了這話,就想:「是不錯了,但也快了。」

  這次禪七的禪眾之中,最年輕的人是十九歲,和九十歲也只不過是兩個數字掉換一下而已,十九的不會保證一定可活到九十,也別以為年紀大的永遠長壽。無常所以苦:要追求的追求不到,已經有的要想保存也很難辦到。

  有一個叫作某某機構的企業團體,七年之間,發、發、發,膨脹得比什麼部快。唉!最近一下子就倒閉了。發的時候要努力經營,已經很苦,一旦倒了下來,經營者的心理和身體,備受苦楚。他們機構裡有個部門是「保全公司」,結果連自己的公司都保不全。豈非無常是苦的真實寫照!

  三國時代,曹孟德(操)有首詩:「人生在世,為歡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曹操並沒有信佛,但他的人生體驗和佛法是相應的。

  無常所以苦,無常所以空,這是有連帶性的。我們生活的環境是無常的,所以一切現象都是暫有的,如空中的花、水中的月,只是虛幻的假相而已。空是無常的意思,若不覺察無常及空,就起執著,就會受苦。

  如能了知而且已經體驗到世間是無常、是苦、是空的話,那問題便沒有這麼困難,也就能對「無我」略知一、二了。今天小參時,行人告訴我:「以前沒學佛,覺得許多問題沒法解決,很苦惱。學佛以後,許多問題就用佛法來疏導。該來的就是逃避也沒用;不來的,就是追求也追不到。可以得到的就去努力,能解決的就去解決,不能得到的就放棄,放棄不了的就只好接受!這樣一來,心中就舒坦多了。」此人雖未開悟,學佛已有受用了。

  所謂無我,《金剛經》講「無相」,是指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其實這四相,都是我相。你我相對;眾生和你我相對;壽者則是你、我、眾生在空間裡的移動,時間裡的過程。這些都是從「我」來的。如能無我,就能夠實證無相,那就能夠見性開悟了。

  諸位不要迷信,以為打一個禪七,就能見性、開悟。開悟、兒性,確有其事,但當你的「自我」相還是那麼強大,自私心還是那麼堅固,怎麼可能開悟見性?有人想:「我本來自私、我執很重,但是一打禪七,只要挨師父恰到好處地吼一聲或打一板,就幫我把自私拿掉而開悟了!」我聖嚴可沒有這個本事。要知道,「我執」是根深柢固和生命連結在一起的。要除我執,必得自己用功才行,師父只是指導你如何用功,當水到渠成時,只消輕輕一點,「我執」即可頓除。

  然而,若要去掉我執,實證無相,須先「無住」。住是停留,停留在所見所聞所覺所知,就叫住。見、聞、覺、知四個字,其實就包括了一切知識世界、精神世界、心理生活世界、生理生活世界;這一切都不能執著,有執著就是有住。凡是有我及我所有的觀念,便算有住,便是有相,便不是無我。

  如何才能達到無住的程度?先要「無念」。

  「念」就是一種分別作用,有念就是有分別,無念就是無分別。能夠無分別就是無念,能夠無念就能無住,能夠無住就能無相,能夠無相就見無我的自性。

  「無常、苦、空、無我」,是佛說的;「無相、無住、無念」是《六祖壇經》裡說的。也許有人認為禪宗是講「頓悟」的。是的,不過,叫你當下無念、無住、無相,做得到嗎?如果能,你便頓悟。否則舉心動念都是分別執著。悟了的人,如果仍舊是在煩惱執著之中生活,悟與未悟又有何差別?

  我曾教誡一位弟子,要他不要這麼執著!他卻說:「師父,我還是凡夫啊!我沒有辦法不執著!」這是原諒自己,自甘墮落的態度。他應該這般想:「我不是聖人,所以尚有執著。如今既然學了佛,師父也講了道理、教了方法,我就要學著不執著,就是勉強的,那怕是假裝的,也要學一學!」

  今天也有人告訴我說:「我的心量很小,發願發不出來,也不敢發願,怕發了願,就真得去做,那可不是好玩的!」眾生無邊誓願度,發了願就要度眾生,確實不容易。我告訴他:「發暫時做不到的願,也沒關係,不妨發個空願,先從假的做起,然後才會漸漸地真做,如此一來,總算是有個開始了。」

  各位若想真正地從佛法得到益處,沒有別途選擇,唯有腳踏實地,從基本處下工夫,在「無念」上下工夫。

  我們現在教各位每天練習的方法,就是為使各位一步一步的達到「無念」層次的訓練過程。我們的心頭,時時都有念;散亂心強的時候,唸唸都是妄念、都是煩惱心。用上方法以後,漸慚地便能從貪瞋癡慢疑這些煩惱心理,脫離開來。

  也許有人以為,用方法也是執著。是的,但卻不是煩惱的執著;方法不會帶動更多的煩惱,而且可以除煩惱。方法就是「道」。昨天講戒定慧三無漏學,就是「道」,就是六波羅蜜及八萬四千法門的總綱。

  數息的方法,簡單地說,可以歸納成三個層次:集中心、統一心、無心。集中的階段是將散心慢慢地集中到方法的專一。進一步是身心統一,前念與後念統一,內外統一,統一心的時候是定境,這和外道的定是相通的,關鍵在於觀念的正不正確。如果是以佛法的正知見為修行方法,那便可超越外道的世間定而得解脫,因為正知見能引導我們產生無漏的智慧。如果僅僅修定,怎麼樣也無法證解脫果,必得有佛法知見的幫助才行。所以佛對利根人說法,往往便能使聞者開悟、得解脫。禪宗的修行也是如此,若得到統一心的經驗之後,聽開示,用話頭、公案的方法來生疑情、破疑團,那就有見性的可能。

  若要進入悟境,不能僅憑空想,要付出做工夫的耐心。從禪宗歷史如《景德傳燈錄》、《五燈會元》等的記載來看,不假修行而大徹大悟的例子並不多見。故有「不經一番寒徹骨,那得梅花撲鼻香」的警句。你們進來禪堂幾天,就想能夠由一條毛毛蟲蛻變成花蝴蝶飛舞出去,是不切實際的。我要教各位:不論觀念及方法,要從基礎開始。否則,你就可能以未得謂得的慢心,去引導他人跟你學習,那是自害又害人了。求升反墮,是大不幸的事。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