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自我認同、自我回歸
聖凱法師
02/06/2014 08:05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在一本書裡,看到一位88歲高齡的老太太總結人生幸福有三訣:不要拿自己的錯誤懲罰自己不要拿自己的錯誤懲罰別人不要拿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很簡單吧!只有三條,可是真的能做到嗎?那麼,便會讓我們活得輕鬆些。

 

  不要拿自己的錯誤懲罰自己,就是說不要自己同自己過不去。凡夫的我們,如果一有過錯,就會終日陷入無盡的自責、哀怨、痛悔之中。雖然說這些心理在所難免,但是對於錯誤來說,毫無用處,只能帶來更大的痛苦。錯誤的過去已經過去,應該拍拍身上的灰塵,重新走上人生的旅途。


  不要拿自己的錯誤懲罰別人,就是說不要把自己的痛苦帶給別人。人們都會為自己的過錯而痛悔,但是受傷的虛榮心卻還要瘋狂地尋找能夠掩飾傷口的更大虛榮。很多人失戀的人說:如果我得不到她,我也不讓別人得到她,正是陷入這種虛榮心的圈套。


  不要拿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這是因為我們以別人為參照物而造成的一種錯誤心理。比如,當大家都在等綠燈時,有個大膽的傢伙看到前後沒有車輛,於是便直撞紅燈,接著人群便開始騷動,只有紅燈在閃著無奈的紅光了;別人都貪污受賄,我這一點便宜算什麼。於是,我們都犯下別人同樣的錯誤了。


   在禪宗裡,有一個白雲守端禪師與他師父楊岐方會禪師的故事。有一次,他們兩個對坐。楊岐問說:聽說您的師父茶陵郁和尚大悟時說了一首偈,您還記得嗎?”“記得記得,那首偈是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鎖;有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白雲畢恭畢敬地回答說,難免有些得意。


   楊岐聽了,大笑數聲,一言不發地走了。


   白雲愣在那裡半天,心裡特別納悶:為什麼師父聽了自己的偈而大笑。整天都在思考著師父的笑,但是卻找不出任何原因。那天晚上,他輾轉反側,苦苦地參了一夜,無法成眠。


   第二天,白雲實在忍不住了,大清早就去請教師父:師父聽到郁和尚的偈為什麼大笑呢?楊岐禪師笑得更開心,對著眼眶因失眠而發黑的弟子說:原來你還比不上一個小丑,小丑不怕人笑,你卻怕人笑!白雲聽了,豁然開悟。


   參禪開悟不能將心思寄託在別人的身心上,因別人而歡樂、痛苦,哪能得大自在,哪能見性成佛。


   楊岐方會禪師在追隨石霜慈明禪師時,也和白雲遭遇了同樣的問題。有一次,他在山路上遇見石霜,故意擋住去路,問說:狹路相逢時如何?石霜說:你且躲避,我要去那裡去!


   又有一次,石霜上堂的時候,楊岐問道:幽鳥語喃喃,辭雲入亂峰時如何?石霜回答說:我行荒草裡,汝又入深村。


   人人都有一面鏡子,鏡子與鏡子間雖可互相映照,卻是不能取代的。若把自己的喜怒哀樂寄託在別人的喜怒哀樂上,就是永遠在鏡上抹痕,找不到光明落腳的地方。


   其實,沒有人能夠左右你的情緒,除了你自己。陰雨天氣本身不能夠使人抑鬱,如果你抑鬱,那是因為你自己對天氣的反應,使你感到抑鬱。我們常說:你真傷我的心,其實更確切的表達則應該為:我傷了我自己的心,因為我是根據你的態度看自己的。我們會說:她很討人喜歡,確切的表達應該是:我一見到她,就讓自己喜歡她。我們有時心想:我一到高處就害怕,但是確切的表達卻是:我一到高處就嚇唬自己。


   一個正常的人,應該可以控制自己的思想與感情,所以有必要對所接受的資訊進行自己的理性判斷。所以,有時應該排除甚至不接受一些不必要的資訊,以控制自己的精神世界。千萬不要在大腦裡形成這樣的觀念:在遇到什麼事情的時候,自己應該具有怎樣的一種心情;更不應聽信別人對你的這些話:你應該笑你應該哭


   別人的痛苦與快樂是由別人主宰,我的苦樂應由我自己作主。如果因別人而主宰了自己的苦樂,這就如一個陀螺,因別人的繩索而轉,轉到力盡而止,如何對生命有智慧的觀照呢。


   比如說,丈夫忘記了妻子的生日,妻子本來沒有什麼。同事卻說:他怎麼能這樣對你呢,你該多傷心呀!妻子果然十分傷心起來。其實,丈夫忘記了妻子的生日,並不能說明丈夫對妻子的感情起了什麼變化,忽視了妻子的存在。他或許真的太忙了,他或許從來不用這種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愛。而妻子的傷心,卻是因為別人大驚小怪而引起的,從而對自己的情緒形成影響。


   我記得有一次講座時,有一位年輕的小姑娘向我訴說自己的苦惱:她愛上一個小夥子,可是別人都說這位元小夥子有許多缺點,所以她十分猶豫,不知道該怎麼辦呢?其實,青菜蘿蔔各有所愛,愛情是自己的感受,別人無法代替。如果反過來說,別人認為你應該喜歡某個人,你就應該去愛他嗎?


  自我認同,就是對自己的生命有一種自己的思想、感情、行為等方式。每一個生命有一種生命點,每個人在這個社會都有一個位置。自我認同,所以要尋找自己生命的支點與位置。


  自我回歸,能夠透過對生命的認知,讓動盪的心回歸寧靜與平和。我們經常使生命過度勞累,同時由於應付生活中的衝突、矛盾,也使人們身心疲憊。生活會使我們有一種不想活下去的感覺,一種強烈的厭倦感。因為生命在不斷地向外透支,沒有讓它休息,補充生命的維生素。


   靜坐的功能,就是在修補我們的生命線,提煉生命的營養素。從靜靜的一呼一吸中,讓生命慢慢地安定下來,更進而達到心神的集中。當我們的心力集中時,必能掃除平日錯誤百出的無力感,而得心應手處事。只能收回那顆奔放放逸的心,讓它向內直觀,則生命力的發揮必如草木得到滋潤的泉源。


   所以,臺灣作家林清玄說:小丑由於認識自我,不畏人笑,故能悲喜自在;成功者由於回歸自我,可以不怕受傷,反敗為勝;禪師由於反觀自我如空明之鏡,可以不染煙塵,直觀世界。認識、回歸、反觀自我都是通過自己做主人的方法。


來源:www.jcedu.org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