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從大乘經看佛陀的教育方法與精神
如悟法師
26/04/2010 11:41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一、前言

  二、佛陀寬容平和的大乘教育

  三、中國大乘佛教宗派的成立

  四、中國大乘淨土宗的教育特色

  五、結論

  一、前言

佛教祖庭發源地在印度,然隨歲月的遷流幾已成歷史陳 跡,迄今能保持適應時代思潮大乘佛教者,可說只有中國佛教。日本雖承受中國佛學而致力於整理研究,並有不少著作出 版,然而展現在僧團制度方面,則未能保持著傳統佛教的行持!面臨二十一世紀人類步上月球的新時代,這樣的成就不能 說不是開創人類歷史的新頁,然業力所感,隨之而來的,則難預測不會成為人類的大災患!

中國華僧繼承如來大乘家業,對慧命的如何延續,正法的 維持,人類思想行為的導正,以及佛法大眾化思想普遍深入社會,期能達到世界和平,推動人間淨土,完成佛陀悲願,是我們刻不容緩的大事。近幾百年來,人類哲學與科學發展是可以肯定的,然若從 歷史作深度視察,卻不難發現,世界愈文明,人類身心愈是痛苦,所以,大乘佛教教育,希望對人類提供什麼樣的關懷?這是身為佛弟子的我們所關心之課題。

中國佛教主要承襲印度大乘教法,且在中國蓬勃發展,有 如雨後春筍般開展出多樣的宗派,雖然各宗各派所依經論有所不同,展現於外的修行宗風也有所差異,然而站在對人類生命究竟關懷上,則是無二無別,皆為生命究竟 之解脫,導向共創人間淨土,共成佛道之一乘菩提大願而努力。

佛陀為一大事因緣出世自度度人,慈悲濟眾的大乘教義, 在中國繁衍成長。以往古德,大都從“維護法城,受持正法”方面來努力播 種佛種,廣宣佛法。這可從唐代六祖惠能大師以前,歷代單傳的史實,到後來 一花開五葉,繁衍綿延盛況,證實古德們這段漫長時間裡,有其不可磨滅的一頁。然而佛法傳至二十一世紀以來,我們要如何大步向前邁 進,繼承古德們弘法重責大任,這是我們大家對現代僧教育費心思考的問題。佛陀是真理的先知先覺者,在理論上極其高深,在體系上 極其精微,然佛陀向來的教育是平和、大慈大悲的,所以,想要維護世界和平,謀求人類的幸福,也只有佛教思想教育,才能提供如是貢獻。

佛教思想,持續達二十幾個世紀之久,至今能得到億萬上 人的信仰,長期擁有一個廣大遼闊之空間,必然有其本身優點和價值存在。可以說,釋尊是個持平的改革家,他在思想混亂時代裡, 能虛心聽取各宗派之意見,篤實細緻的去體察綜合,並且進一步攝汰圓融。本來尊重自由思索是早期印度奧義書 (Upanisad)思想的優良傳統。古代印度民族如果沒有那份珍重悲智的心情,也許後來根 本就不會有新的佛教文明出現。在佛教思想成長過程中,自然免不了有許多對立的流派出 現。例如,佛典中所載“六師外道”互爭雄長。但這並無損於佛教的光輝,釋尊當時互容各種不同宗派思 想的態度,是頗值得我們後代學習的,這是一種溫厚涵容的個性使然。據說佛陀時代,印度當時多達有九十幾種外道,佛教在當 時興起可說是社會與宗教的大革命,然佛陀以寬厚平和的心胸,主張以智慧和德行教化並重,理想和現實平衡,對社會而言,打破階級制度,將一切基礎建立在平等慈悲教 育上,對個人而言,他反對極端的享樂主義,也反對唯苦的修行主義,一切著眼都放在自由同人道上,以智慧、達觀、 靜省……體察真理。總之,佛陀大乘佛教教育思想,從經典分析,一生主張慈 悲、善行、持戒、寬容……以達到宇宙和人生的和諧。

任何一個宗派發展到某一個階段,自然免不了有部派之 分。原始佛教中有“上座”和“大眾”兩部的對立,後來亦有 “大乘”、“小乘”的諍議,這都是佛教在歷史弘傳過程中自然的呈現。如中國儒家思想,在宋明理學時代,有“程宋”、“陸 王”學派的對立一樣,這都是歷史的陳跡。時代一直在向前邁進,假如我們的思考模式,仍停留在古 殿塵柱上論說佛學教育,那就有點“刻舟求劍”了。也就是說,我們在檢討現今的佛教教育,應該徹底的對舊 時代文化陋習,包括一切思想和製度,予以全盤性的整理,攝汰、淨化,並以更寬容平和的心胸,放眼於世界佛教的不同風采,為屬於全人類佛教之興衰而努力,使佛陀教 育功能真正在人間發揚光大。

所謂宗派學說,是指在教義、思想、儀式、行事等內容皆 有相同者,可約同屬一宗派。佛世時,佛教僧尼團體為和合一致的教團,然佛陀入滅後 數百年間,則產生有十八至二十個不同部派;至小乘與大乘佛教興起,各學說分歧,故有中觀派、瑜伽派等的形成。中國佛教產生學派之初,僧人未必屬於一定的學派,直至 各種教義紛紛確立,祖師的傳承逐漸受到重視,宗派的名稱,遂成為該一僧團的代表。中國佛教宗派的產生,盛形於隋唐時代,約有十三宗。例如:毗曇、三論、成實、律宗、涅槃、地論、攝論、淨 土、禪宗、天台、華嚴、法相、密宗等。十三宗中只有毗曇屬小乘宗派,其餘皆依大乘經所成立的 宗派。以下略舉數宗,說明所依經論及創宗情形:

  (一)三論宗:

此宗是依《中論》、《百論》、《十二門論》三部論而創 立,其教義乃依《般若》思想而成立,故此宗的根源,在於《般若經》。佛滅後七百年間,龍樹菩薩依“般若經”造《大智度 論》,此論為釋經論。接著又造《中論》、《十二門論》、此二論為宗經論。於印度形成中觀學說,故龍樹菩薩為中國三論宗的鼻祖。

在中國東晉姚秦弘始三年,鳩摩羅什來到中國長安,譯出 《智度論》、《中論》、《百論》、《十二門論》等,中土三論宗的教義於此開創。此宗專為破邪顯正,滅除眾生一切迷執,導歸於中道實相 的空義。在三部論中,《中論》是論破一切虛妄偏執,顯中道實相 教義,進而由此中道實相,呈顯諸佛的正觀,故此論又名《中觀論》。 《百論》則是正破外道,旁破自餘,而顯大乘實相義。 《十二門論》顯大乘正道,並破小乘外道,開示般若正 觀,證中道法性。又《中論》以二諦為宗;《百論》以智為宗;《十二門 論》以智境為宗。

由上可以掌握,三論宗所明的教義,其教育方法,是在透 過畢竟空的空理,深解緣起性空諸法實相,更以無所得空性為要,破除一切眾生的迷執,證入實相本體,所以,本宗教育宗旨,要學人從破邪 顯正中悟入緣起性空的實相教義。所謂破邪,即總破一切有所得的見執。例如:

  (一)外道:執實我的邪見。

  (二)毗曇:執實有的執見。

  (三)成實:偏空的情見。

(四)大乘人:落入一切有所得的見解。以上四種迷惑,是為一切眾生情見的大小見執,若能透過 緣起正觀的體悟,便可掌握無我即空的境界。破邪若盡,知一切法無所得,即無迷執,此中道實相的真 理,便可顯現出來。如《金剛般若經》所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 相非相,即見如來。”這是說明,世人若能透視一切諸法皆虛妄不實,便能於諸相非相中,得見如來真實之相。眾生無始劫來的妄執,無量無邊,為令眾生能反迷為悟, 中觀於此建立八不要義:“不生亦不滅、不常亦不斷、不一亦不異、不來亦不去。”八不,說明自性本空實義,空即是平等義,一 切法無差別義,從平等義中,明不生不滅、不一不異,排遣一切妄執,調和一切意欲,內心自在解脫,證入真空本性,從智化情入 手,由此大智而行中道救世之目的。此為三論宗所開展出來的宗派體系。

  (二)天台宗:

  此宗是依山為名,故名天台宗。為隋朝時期智顗(西元538~597)所開創,因智顗 大師棲止天台山,倡立一宗的教觀,故有世稱天台智者大師,且有東土小釋迦之尊稱。此宗以《妙法蓮華經》為正典,並建一宗法義,更以《涅 槃經》、《大品般若經》、《大智度論》等教典為指南。此宗依《法華經》分判五時八教,為佛陀一代說法攝機概 況。五時者:一者華嚴時:佛初成道為大乘菩薩說《華嚴 經》,然小乘學者,如聾如啞,無法領會。二者阿含時:佛為小乘根機說《阿含》四諦法。三者方等時:除說小乘經亦說大乘經,為策勵小乘能回小 向大。四者般若時:小乘回心向於大心,然執情未泯,更進一步 廣談般若空義,而澄淨之。五者法華涅槃時:眾生根機漸成熟,佛乃為說《法華經》 會三乘歸一乘,稱性而談,為令一切眾生,共成佛道。此為智者大師分判如來說法,依眾生根機不同程度,採取 差別層次教育方法,引導他們由淺至深,達到成就佛乘的最高境界。

八教,為化儀四教與化法四教,合稱為八教。化儀四教者:一者頓教,應大乘根機說《華嚴》頓入的教 法。二者漸教,謂說《阿含》、《方等》、《般若》等漸修教 法。三者秘密教,指佛在一法會中說法,為此人說頓、為彼人 說漸,聽者彼此互不相知,眾生各得利益。四者不定教,指佛在一法會中說法,說頓、說漸,眾生彼 此互知,各得利益。化法四教:一者藏教:指小乘三藏教。二者通教:佛對大小乘根機共通說法,隨根機領會不同, 各得其所。三者別教:專為教化菩薩教法,別於藏、通、圓教,故名 別教。四者圓教:乃對於最上利根菩薩所說圓滿一乘實教教法。由此看出天台宗對如來教相判釋的見解,與此宗所居的大 乘地位。

《法華經》可說直顯諸法實相的教育哲學,從理方面而 言,即空、即假、即中。從事方面來說,百界千如、一念三千。所謂理事相融,直談諸法即是實相,依荊溪大師說:“本 宗以法華為宗骨,以智論為指南,以大經為疏,以大品為觀法。”本宗說一心具十法界,靜觀此心,可悟煩惱即菩提,生死即涅 槃。進一步指出,一切眾生皆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諸佛眾 生,本性一體的教說。

  (三)淨土宗:

主要倡導往生極樂淨土為目的之宗派。所謂淨土即有別於穢土,指以清淨功德莊嚴成就的清淨國 土。淨土思想乃依據《無量壽經》、《觀無量壽經》、《阿彌 陀經》等三經為正典,以及天親菩薩所造《往生淨土論》,馬鳴、龍樹諸論師贊述的三經要義,以及《般舟三昧經》所倡,以九十日為一期, 常行無休息,正身業,口稱佛名,意觀佛體,三業相應,步步聲聲,念念唯在阿彌陀佛,行此定法者,即言修般舟三昧行,得此念佛三 昧成就,即可親見十方諸佛立於眼前。中國初有廬山慧遠大師,為最早聚眾結社行此定法,其後 智顗、善導、慧日、承遠、法照等諸師相繼發揚此一念佛定行。

中國淨土宗初祖東晉慧遠大師(西元334~416)。是位精於般若性空的學者,年方二十四即登講席,曾住廬 山東林寺傳法,一心致力於經典研究,然常慨嘆江東之地,經典未備,禪法不聞,律藏殘缺,遂命弟子法淨、法領等,遠尋眾經傳譯。每逢西域三藏,多懇惻諮訪。曾迎請罽賓沙門僧伽提婆譯出阿毘曇心論、三法度論等。聞鳩摩羅什來至中國,即遣弟子道生、慧觀、道溫、曇翼 等赴長安,學習龍樹系的大乘空觀思想。後與劉遺民等百餘人,於廬山東林寺結白蓮社,倡以六時 念佛,專依淨土念佛為修行法門,共期往生西方淨土,至三十餘年未曾出山。此之後,又有北魏永平元年(西元508),菩提流支來 華,授曇鸞《觀無量壽經》,傳承完備的淨土經論,使我國淨土法門有劃時代的進展。至唐代道綽、善導等師,承曇鸞教旨,極力強調佛陀的本 願力,又主倡末法時代,眾生根機淺薄,唯念佛一門為要路。道綽著有《安樂集》一書,乃依曇鸞難、易二道的教說, 立聖道、淨土二門教判。善導撰有《觀無量壽佛經疏》,明示淨土教義、教相,並 承曇鸞、道綽,立念佛正行與雜行,奠定後來中國大乘淨土的思想教義。由此看出,中國宗派在時代流傳之中,亦呈顯著多變的不 同風貌。

  (四)禪宗:

相傳釋尊在涅槃會上,拈花示眾,眾皆默然,惟有大迦葉 尊者破顏微笑。佛即贊大迦葉言:“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付囑於 汝,汝其善護持之。”此為禪宗以心傳心的起源學說。

  此宗又稱佛心宗、達磨宗。因達磨將《楞伽經》傳至中國,開啟中國禪風,故以達磨 為中國禪宗初祖。此宗探究心性之本源,以期“見性成佛”的大乘宗派。達磨初來中國,謁梁武帝,然不契機,遂至嵩山少林寺面 壁九年,人稱壁觀婆羅門。後有神光(慧可)立雪斷臂,志求佛法,終得達磨傳法印 心,為中國禪宗第二祖。慧可傳僧璨,僧璨傳道信,本宗漸盛。道信之下有五祖弘忍。五祖門人中,有神秀與慧能二人。五祖示寂後,神秀於北方長安、洛陽為中心,主張以篤踐 實履的精神修行禪法,後被尊為北宗禪之祖。慧能因一偈受五祖印可、傳衣法,繼為第六祖。慧能其後避難南方,住韶陽(廣東)曹溪,大振禪風,是 為南宗禪之祖。以南、北二宗宗風有異,遂有“南頓北漸”之說。

此後,慧能嗣法弟子多達四十餘人,大開禪學宗風,以南 嶽懷讓、青原行思、南陽慧忠、永嘉玄覺、荷澤神會為著名。其中,荷澤神會開出“荷澤宗”,極力提倡頓悟法門,而 以“一念不起”為“坐”,“了見本性”為“禪”。一超直入,大興中國頓教禪學宗法。可見中國“禪”的實踐意義,直由心門入手,不假次第, 更不立一切行證位次,這樣的禪學風格,乃有其大乘行者獨由心悟的教學方法。

以上僅簡單略述中國大乘宗派成立及流傳概況。台灣在這許多宗派之中,現今各宗義理仍有人致力研究, 然而落實在實際修持方法上,多僅存禪宗與淨土宗。故以下就單以目前台灣推廣的淨土教法,略述中國大乘淨 土宗教育之特色。

淨土,是指以菩提、願心所修成的清淨國土,為佛所居之 處所。對此而言,眾生所居住的世界,有煩惱污穢,故稱穢土、 穢國。淨土,唯專於大乘經中所宣說。大乘佛教認為十方皆有諸佛成就,而得涅槃之諸佛,各在 其淨土教化眾生,故凡有佛所住之處即為淨土。例如:《阿閦佛國經》、《放光般若經》、《無量壽經》 等,均描述淨土乃諸佛於因位行菩薩道,起淨佛國土成就眾生的誓願。菩薩為成佛道淨佛國土,於無量劫積功累德建立成就莊嚴 清淨的世界。此外有《維摩經》“佛國品”中論述,若眾生心淨則國土 淨,娑婆即常寂光淨土,若眾生心不淨,此土即穢惡不淨。中國在這許多淨土學說中,後來大行於中國淨土教義者, 唯以《無量壽經》所載的極樂世界,受到中國淨土宗行者特別重視,一般將極樂世界,稱為西方淨土。

西方淨土,為法藏比丘因地廣發四十八大願,累修菩薩廣 大行願,以致成佛之後所感的果報報土,或指佛為救度眾生而假現的應化土,或指眾生心中所現的淨土等,種種不同的說法。然而中國對大乘淨土行者的教學,以及往生淨土的共行資 糧,依然不離正見、持戒、念佛、禪定、慈悲、智慧等教化。首先對佛法正見的確立,這是一位修行淨土行者必備的條 件,信仰的信心則建立在彌陀的悲心悲願之上。透過正見的建立到昇華,依止彌陀願力為修行榜樣,依法 念佛,依心作佛,知彌陀願力不可思議,念佛行者,亦能生起與彌陀同樣的廣大行願,那麼彌陀能成佛,我也必能成佛。發此殊勝的信心,願和彌陀同行同願,願自己和彌陀一 樣,廣發大誓願,以自行持戒之力量,導向淨化世間,救度無量無邊罪苦眾生,這才是一位大乘行者,所應學習大乘彌陀淨土法門的重要課題。

雖說現在台灣國人,以往生淨土為念佛行願,但我們深知 修行彌陀淨土法門者,絕不是要我們捨棄苦難眾生而自行往生極樂,若以此為念佛心態,則已落入小乘行者之中念佛,是要以佛的行願為典範,念佛的智慧,念佛的慈悲 願力,諸佛以慈悲為第一要道,絕不棄捨任何一位苦難眾生,故而念佛者,當精進於慈悲願力,悲心愈強,心量則愈加寬廣,心量愈大,悲智 愈加深廣,相應於佛法的般若實智空性必然由生,由此般若空性的體悟,念佛對自己產生信心,勇於抉擇佛法究竟實義,深信諸行無常、諸法無 我、涅槃寂靜,亦更深信大乘諸法一實相印,由此深信而對彌陀信心不動、不壞,依自信而信彌陀,更依彌陀願力、願行,悲願、悲行,具足一切正 見、正信、正智,淨信、淨行,相信彌陀能成佛,我亦能成佛,為廣大眾生,淨佛國土,利益有情而精進。

這樣一位大乘淨土念佛行者,唯相應於佛陀的大慈大悲, 大智大勇。真念佛者,具有大乘菩薩心胸,修行的道路愈是寬廣,愈 無我無私。今復雜的社會,功利主義充斥,人類自私自利,爾虞我 詐,無論國與國之間,民族與民族之間,社會與社會之間,家與家之間,人與人之間,為得各人私利,互相利用,無法互信,人類生活在一種巨大無形壓 力下,各種文明傷害不斷產生,人類心靈的不安,精神無所適從,祈求著一種和平、富裕,安樂,無有毒品、罪惡、殘殺、破害、戰爭的世界,是急其的迫切需要。我個人認為,想擁有這樣一個淨化的世界來臨,唯一能推 廣的就是人間淨土的呈現。

這樣的理想世界,佛陀早在二千五百多年前,即曾為我們 述說,並曾教導我們如何去實踐。今日我們所處的世界,無論任何一個國家,到處罪惡充 斥,大乘淨土學的教育,正是要朝著一個適合人類居住的理想環境而努力,然而人類的愚癡無明,想要推廣人間淨土並非容易之事。如現今台灣佛教,倡導人間淨土學說,此理念必須落實在 每個人共同的信念與實踐上,必須努力、修正,教化眾生,淨化自己的生命,從身、口、意三業,使人類貪、嗔、痴三毒消弭,從心不斷淨化,守法守律,建立互信、 互重的生存空間,指導人類心靈,從道德昇華進入精神領域,尊重一切生命,以人為中心,服務一切生命,絕不以個人利益來壓制其他生命族群,這一切都是須要大家共 同來實踐的。

現今整個地球世界,人類耗盡太多資源,所以,我們隨時 隨地都可感受到地球的反撲,以及地球帶給人類的危機與傷害。加上人類對物慾的追求,社會結構秩序大亂,犯罪年齡下 降,毒品氾濫,面對這些社會諸多問題亂象,一個大乘修行者,人間淨土的提倡者,都不應以此而放棄。我們現前的世間,人類國界已逐漸消失,然而,每一塊土 地都有其自身文化因緣,人與人之間共處,歷史上常有種族歧視情結髮生,因而造成種族之間的大屠殺,或有因宗教認知不一,故對異教徒產生破害等事,屢見不 鮮。佛教以慈悲、智慧化導群生,面對國際化的地球村,淨化 世界的理想,期盼國際間永無爭端,和合共處。全世界佛弟子能清淨、和合、團結,這才是中國大乘淨土 教育,所渴望帶給人類的理想世界。

  六、結論

中國宗派,原是經過圓融攝汰而成立的宗派,頗具有獨特 的創見特色存在。佛教南傳出印度洋,至鍚蘭、泰國、緬甸,乃至馬來西 亞、印尼、菲律賓,也各具有鮮明的不同風格。台灣正當南北傳佛教的交紐點,是自由佛教的世界中心。佛教雖有南北傳,大小乘之分,但信仰佛教是一樣的,遵 守戒律也是一樣的。要知我們佛弟子的責任,乃以“利生為事業,弘法是家 務”為責。然而若要履行此一大願,則必須從教育著手,教育是儲備 宏法僧伽的泉源,有教育才有佛教,所以,教育成了佛法生命之光!它的成敗,實在關係到佛教的興衰。因此,我們不得不時刻相立策勉。

今天世界處在一個地球縮小的時代,要“以為天下之善, 為盡在己。”希望自己為善,還要與人為善,若能圓融東方和西方一切宗教哲學,使“萬川歸之”這是人類的幸福。在佛教思想教育的行列內,我們當以活活潑潑,開朗的胸 襟,心平氣和的踏步攜手並進,共創人間淨土!願帶動全世界邁向更符合人類生命生存的空間,發揮大乘 佛教淨土深義,以健康寬闊的心胸,思惟佛教教育未來的走向。願我們佛弟子跨國際的合作,永無芥蒂,不分彼此,互相 尊重。如“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的佳話流傳千古,何況 “佛子原是一家人”,因此,身為佛弟子的我們,這是一個振興佛教共創殊榮的時代!但願我們能以契合時代的需要,團結向上,深信“團結就 是力量”,破邪顯正,發揚光大佛教神聖的使命!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