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佛教
越南的佛教
07/05/2010 09:48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2世紀末佛教傳入越南後,就一直綿延不衰。 13世紀越南佛教形成了自己的特色。近代出現了佛教復興運動,發生了一些改革活動。戰後佛教徒曾經為反對帝國主義侵略,抗美救國,爭取獨 立和民族解放的鬥爭做出了貢獻。


  一、二戰後的越南社會和佛教
1945年越南人民在共產黨的領導下,進行了八月革 命,打敗日本帝國主義,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國臨時政府,開闢了越南現代歷史的新時期。但是法國殖民者欲恢復殖民統治,派軍隊對越南進行全面 進攻,並且策劃了被人民推翻的末代皇帝保大復闢,在南越成立所謂"越南國",從此越南被人為分割成南北兩方。越南佛教因受政局的影響,處於分裂狀態。但是。佛教徒仍然致力於佛教事業,積極從事佛教的複興運動。 1949年,僧人素蓮、智海等人創辦孤兒院、學校、印 刷廠等,現代越南佛教事業開始蓬勃興起。翌年,越南中部、北部的佛教徒聯合成立新佛學會,南越 佛教徒也成立了居士組織"南越佛教會"。 1951年5月6日,越南佛教會、越南北部佛教僧伽 會、越南佛學會(又名越南中部佛教會)、越南中部佛教僧伽會、南越佛學研究會和南越佛教僧伽會等各組織的代表、僧俗兩界人士50多人在順化慈壇寺召開會議, 正式成立了越南佛教總會。總會的成立,改變了以往國內佛教組織林立的混亂狀況, 增強了佛教界的團結,使之在組織和形式上較為統一起來。會議還規定了統一的佛教儀式,在人民群眾中普及佛教知 識,培養青年佛教人才,並選出釋淨潔任會長。 1952年斯里蘭卡佛教代表團攜佛舍利乘船前往日本參 加第二屆世佛聯大會,途中在西貢拋錨一天,南越佛教徒集會參拜佛舍利,人數達l0萬之眾,此為越南獨立後第次事佛的盛大場面,佛教開始出現良好開端。這時越南軍民在中國人民的幫助下,反擊法國侵略者,於 1954年迫使法國在《日內瓦協議》上簽字,取得了抗法鬥爭的勝利。但是當法國撤退時,美國又取而代之,在南方扶植親美傀 儡政權,建立軍事基地,南北越南重新分裂。抗美救國,爭取獨立統一,在相當長的時期內成為越南佛 教徒的歷史使命和主要任務。
1956年世界佛教界隆重慶祝釋迦牟尼2500年誕 辰,北越河內各寺院都舉行了紀念活動,以5月17日婆膨寺的典禮最隆重。 1961年河內成立了越南統一佛教會,釋智度任會長。該會在越南共產黨領導下,對祖國統一和建設社會主義做 出了貢獻,到1974年底已擁有信徒500多萬。 1964年1月3日南越大乘和上座部佛教徒在西貢舍利 寺成立越南佛教統一教會,有教徒600萬人,僧尼1.3萬人,領導人是釋淨潔和釋心珠。 1968年8月統一教會分裂為印光寺派、永嚴寺派和龍 雲寺派。印光寺派有教徒400萬人,僧侶8000人,總部設在 印光寺。永嚴寺派有信徒約20萬人,僧人100人。在南越解放區,民族解放陣線領導下的佛教徒成立了越南 南方六和佛教徒聯合會,釋善豪任主席,1969年南越解放區成立革命政府,印光寺派敦厚法師和阮雜法師分別擔任了革命政府中副總理等職。南方佛教徒積極參加抗美救國戰爭,他們曾經掀起震驚世 界的反對美國當局和受其控制的吳庭艷反動集團屠殺佛教徒的聲勢浩大的抗議活動,推翻了吳庭艷政權。佛教僧侶還支持革命政府,為越南人民解放軍送情報,宣 傳革命思想,把寺院做為鬥爭據點,被革命政府譽為"愛國僧侶"。
1975年越南抗美救國戰爭取得最後勝利,南北兩方實 現統一。同年,全國各佛教組織的代表在河內聚會,成立"越南佛 教聯合會",釋智度任會長。這是越南全國最高的佛教徒聯合機構,佛教徒多年來盼望 的統一終於實現。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政府給予宗教界一定的地位。翌年4月全國國會普選,宗教界代表佔全體代表總數的 2.6%。名僧釋智度、釋善豪等人分別當選為國會文化和教育委員 會、國會常務委員會委員和祖國戰線中央委員會主席團成廠1975年後,南方佛教徒與南方地方政府有矛盾,在1981 年,南方成立了越南佛教會,下有9個佛教組織,它們是:越南佛 教統一教會、越南傳統佛教學會、哈什米納愛國佛教徒聯絡委員會、越南上座部佛教會、龍雲寺派佛教會、南越西區愛國教徒統一協會、越南佛教赤貧兄弟教會、南越佛 教研究會、在法越南佛教協會等。與此同時哈什米納城還成立了佛教研究院。
二、抗美救國戰爭期間南越佛教徒的鬥爭
60年代的抗美救國戰爭期間,南越吳庭艷政府的領導人 是天主教徒,出於宗教的原因,對佛教採取歧視政策,打擊壓制佛教徒,引起廣大佛教徒的強烈不滿。
1963年5月1日是佛歷的佛陀誕日,各國佛教徒要舉 行隆重的慶祝活動。順化市佛教徒要求舉行慶祝活動,但市政當局藉口這一天 是國際勞動節,不同意佛教界的要求,佛教徒被迫推延到5月8日舉行。然而市政當局又藉口5月7日是奠邊府大捷紀念日山,繼 續阻撓佛教徒祀佛活動,而且還禁止各地寺院懸掛佛教教旗,干涉佛教界信仰自由。美吳集團的倒行逆施活動激起了順化佛教徒的義憤,他們 決定抗議美吳集團的無理禁令,爭取信仰自由的權利,在5月8日自行懸掛佛教教旗,拒絕政府提出的取下旗幟的要求。同一天順化土丹寺釋智廣長老預定當晚在電台廣播佈道, 但他拒絕將講稿交給政府審查,於是電台取消了佈道活動。這時電台外面聚集了大批群眾,當局調動軍隊鎮壓,開槍 殺死8人,其中幾名是兒童。事發之後,佛教徒舉行示威遊行,向吳庭艷政權提出解決 這一事件的5點正義合理要求:①必須取消禁止懸掛國際佛教旗幟的禁令。 ②政府必須實行宗教平等的權利。因現行法律只承認天主教是宗教,佛教被看作社團。 ③佛教徒應享有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應有講道自由。 ④5月8日暴行的受難者應予撫卹,政府必須停止屠殺和 逮捕佛教徒。 ⑤嚴懲殺人兇手。 5月30日,順化僧尼1000人舉行集體絕食,吳庭艷 被迫接見了佛教代表,表示考慮他們的要求,同時更換了順化市長。
美吳集團的暴行引起西貢等地佛教徒的憤怒,他們接連舉 行示威遊行,抗議政府實施暴政,槍殺手無寸鐵的無辜平民。反對美吳集團的活動開始高漲。 6月1日順化4000名佛教徒沿著香河西岸前市政府大 街遊行,僧尼絕食,商人罷市,要求停止對佛教徒的迫害。峴港數百名僧尼也到市長官邸前請願,聲援受害同胞。 3日西貢數以千計的佛教徒和青年學生舉行集會示威,政 府軍隊對群眾使用了糜爛性毒氣彈,數十人受傷,35人被捕。在順化,數百名配有軍犬的警察和軍隊用催淚彈、燃燒彈 和刺刀野蠻鎮壓1200名佛教徒、青年和大學生,使25人死亡或負傷,另有許多人被捕。美聯社指出:"目前的緊張局勢可能產生爆炸性的結果, 許多外交官認為吳庭艷政府將面臨執政8年來最嚴重的考驗。"
6月11日數千僧尼在西貢為5月8日被軍警打死的人舉 行超度。僧侶們打著橫幅標語上街遊行,要求實現五項要求,用擴 音器宣讀祭文,控訴美吳集團迫害佛教徒的罪行。一位名叫廣德的70多歲老和尚在市中心全身潑上汽油, 點火自焚,"表示他對一個只知道以欺詐、逮捕、拷打和屠殺進行統治的頑固政權的憤怒。"廣德和尚的遺骸被裹在一件黃色的袈裟裡,運回舍利寺,西貢市民 自動湧上街頭聚集在僧尼們的周圍,聲援遊行隊伍,政府趕緊出動警察和軍隊,用消防水龍驅散憤怒的人群。
16日西貢佛教徒為廣德和尚舉行了隆重的葬禮,數以萬 計的群眾前往舍利寺向廣德法師遺體告別。他們受到全副武裝的警察阻攔。 70多萬憤怒的佛教徒和各階層群眾上街遊行,警察用催 淚彈和水龍來阻止示威隊伍前進,示威者以石頭、木棍和鞋子給予還擊,50名示威者受傷,130人被捕。在順化等地也發生了群眾遊行示威事件,數十人被捕。吳庭艷當局為了阻止大規模的群眾示威遊行,試圖把僧尼 和群眾隔開,遂將西貢的大多數寺院用鐵絲網和障礙物封鎖,派軍隊加以看守,不許任何人進入。但是這根本不能阻擋廣大群眾為維護宗教信仰和爭取其它 民主自由權利的意志,以及反對美吳獨裁統治的決心,佛教徒反對暴政的鬥爭已成為廣大群眾的政治鬥爭,超出了宗教的範圍。廣德法師的慘死喚起了廣大群眾的覺醒,也給吳庭艷集團 帶來很大衝擊,迫使政府感到必須考慮佛教徒的要求,以減輕日益高漲的國內外各界給它們的壓力,以及試圖分化瓦解群眾的抗議活動。 6月14日至16日,副總統阮玉詩率領3位部長與釋善 明長老率領的3位僧人進行會談,會後發表一項由總統吳庭艷和釋星傑長老簽署的協議,同意佛教徒可以懸掛佛教旗幟;對佛教的地位將做重新解釋和規定,由國會審議; 允許佛教自由傳教;成立一個委員會調查、懲罰逮捕佛教徒的官員和肇事兇手。然而就在簽署協議的當天,吳庭艷封鎖寺院的軍隊仍未撤 離,他們還把這次自發的群眾運動誣衊是越南共產黨的"煽動"。
7月以後南越佛教徒和群眾的抗議活動仍沒停止。西貢、順化、土倫、芹苴、美陳、檳和其它大小城市的寺 院紛紛舉行超度法會、群眾集會和示威遊行等請願活動。 7月16、17日西貢僧尼舉行示威遊行,再次遭到警察 鎮壓,幾十人被打傷,150 人被逮捕。政府還趁機加緊對反對他們的軍人、知識分子和知名人士 進行所謂審判。著名小說家和政治家阮祥三(筆名一靈)據說在提審時突 然自殺身亡,人們進一步看清了吳庭艷集團的反動本質,決心推翻政府,鬥爭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8月,佛教徒反對美吳集團暴政活動再次進入高潮。先後又有釋善美、妙光、釋善惠、光香、釋清穗和釋元香 等6位僧尼在藩切、順化和寧和等地進行自焚。 18日,15000名佛教徒在西貢舍利寺舉行集會,抗 議吳庭艷集團繼續迫害佛教徒的野蠻罪行。參加集會的男女青年揮舞標語,高呼口號,有組織地坐在 寺院周圍的街道上。僧人們在大會上發表演講,宣布絕食48小時,並表示要 作出繼續示威的計劃。一些南越士兵、公務員和秘密警察也加入了絕食者的隊 伍。同一天在順化市為新近焚身自殺的僧侶舉行超度。吳庭艷集團出動大批軍警,但在群情激奮,團結一致的群 眾面前,他們鎮壓群眾的陰謀始終沒有得逞。
面對大規模的群眾抗議示威運動,吳庭艷集團驚恐萬 分,8月20日宣佈在南越實施戒嚴。次日零點30分武裝軍警向西貢的捨利寺、印光寺和覺明 寺及其它寺院發起進攻。他們向寺院開槍,焚燒寺院,炸毀佛像,污辱僧尼。順化的寺院也受到搜查和毀壞,寺院,財物被搶劫。在西貢幾乎所有的佛教領導人都被逮捕,被捕僧侶約 2000人,學生1000多人(官方承認拘禁佛教徒845人,逮捕學生1380 人)。被抓的僧人都關在西貢河上的一條輪船上,強迫他們脫掉 袈裟,進行嚴刑拷打和非人折磨。政府還實行嚴格的新聞管制,不准新聞界報導有關事實真 相,甚至停止民航交通,妄想一手遮天。
吳庭艷政府的倒行逆施更加激起廣大群眾的義憤。進步的大中學生紛紛舉行示威抗議,學校罷課。國內的一些黨派和組織紛紛反對這種野蠻行徑,統治階級 內部也因意見不和而發生分裂。 8月22日南越駐美大使陳文章辭職。次日一秘吳敦達也提出辭職。外交部長武文牡不僅提出辭呈(被退還),而且還照僧人 的式樣削髮,表示將去印度禮佛。他還到大學發表演說,反對吳庭豔的暴政。國內外反對吳氏集團的呼聲日益增高。 9月16日,吳庭艷被迫撤銷戒嚴令。 11月1日,在美國策劃下,以楊文明、阮文紹為首的軍 官發動政變,取代了吳庭艷政權,佛教徒的抗議活動也漸趨平息。
南越佛教徒的悲慘遭遇引起了南方解放區群眾和北越人民 的義憤和支持。 5月18日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中央委員會發表聲明, 強烈譴責美、吳匪幫蹂躪信仰自由和在順化野蠻鎮壓僧侶與佛教徒。 6月10日中央委員會舉行非常會議,聽取阮友壽主席作 的關於順化、西貢和南越各地佛教徒一個多月以來反對美吳集團迫害宗教信仰者的鬥爭的報告。會議認為這次鬥爭不僅是佛教徒,而且是南越全體人民爭 取信仰自由,爭取自由和民主的鬥爭,這個鬥爭是南越人民民族解放鬥爭的一部分。會議發表公報堅決支持南越佛教徒的鬥爭,支持他們向美 吳集團提出的五項要求;號召南越各階層人民加強團結,加強鬥爭,積極支持佛教徒的英勇鬥爭。阮友壽、釋善豪等領導人和越南南方佛教協會等組織還打 電報哀悼自焚的廣德和尚,舉行追悼會和記者招待會,聲援同胞的正義鬥爭。 5月16日北越越南人民軍總司令部聯絡代表團團長何文 樓上校寫信給越南國際委員會,抗議吳庭艷當局鎮壓順化的佛教徒和其他人民。北越的各宗教組織和人民團體也紛紛集會,發表聲明支持 南方兄弟姐妹的正義鬥爭。河內佛教僧侶和信徒還在巴達寺為廣德和尚舉行超度法 會。 6月15日上午9時河內全體市民面對南方低頭默哀五分 鐘,表示對同胞的聲援和支持。 8月28日越南民主共和國胡志明主席發表聲明,號召南 方同胞團結起來為爭取民主自由和信仰自由而堅決鬥爭。
南越佛教徒的鬥爭受到全世界佛教徒和主持正義的國家與 人民的支持。中國、斯里蘭卡、緬甸、柬埔寨、老撾、日本、新加坡、 印尼、泰國、印度、英國、法國、美國等國的佛教團體和佛教徒紛紛組織集會,撰寫文章,譴責美吳集團迫害佛教徒的滔天罪行,聲援受苦受難的佛教兄弟,支持他們的正義鬥爭。這次事件是60年代發生的現代佛教史上的一件大事,震 驚世界,顯示了佛教民族主義在越南的廣泛影響,在反帝反殖的鬥爭中的重要作用。
  三、越南佛教現狀及其國際交流
越南是一個受佛教影響很深的國家,由於其所處地理環 境,既有北傳大乘佛教的存在,又有上座部佛教的影響,但以北傳大乘佛教為主流。大致說來,北方和中部地區主要流行中國佛教的禪宗派 別,並雜揉道教和民間信仰以及儒家忠孝綱常、祖先崇拜等觀念,反映了中國佛教與儒道三教合流在當地的影響和相當程度上漢族文化的滲透、融匯、吸收的情況,有明顯的民間性 和世俗化之特徵。他們在人數上佔多數,達數百萬人,有蓮宗派、元紹禪 派、了觀禪派、寶山奇香派等。蓮宗派提倡禪淨結合,流行北方廣大農村。元紹禪派宗臨濟宗風,盛行於南方順化等地區,其寺院佔 南方寺院總數的70%。了觀禪派在臨濟宗的基礎上做了一些改革,流傳在越南中 部,有重要的影響。寶山奇香派倡導無寺、無僧,要求教徒思祖先、思國家、 思三寶和思人間四部教義,是改革的佛教,在湄公河三角洲農村有重要影響。他們是佛教界的主要力量。南方有一部分高棉族人信仰柬埔寨系的上座部佛教,至今 仍然保持上座部佛教的風俗儀軌,僅九龍江平原就有上座部寺廟約400座,僧侶l萬餘人,整個上座部佛教徒人數約80餘萬(有說150萬)。他們成為越南佛教的另一支重要力量。
本世紀20年代,越南南方還出現了由佛教、道教、基督 教和儒家學說各種理論混合的新宗教一高台教。該教尊奉孔子、姜太公、老子、玉皇大帝、釋迦牟尼、耶 穌等各種神靈,認為孔子是仁教,姜太公是神教,耶穌是聖教,老子是仙教,釋迦牟尼是佛教,合稱五教一仁教。又因其囊括各教,故稱"大教"。高台教在祭祀上,以釋迦牟尼為最高,老子和孔子分列兩 旁;在理論上認為太極是宇宙的本原,依此衍生萬物。人類最高的主宰是玉皇大帝,人間世世事事皆受其節制和 審視,可見其理論上受道教的影響甚深。教徒著紅、藍、黃三種服飾,紅的代表權威,屬於孔子; 藍的代表老子,是寬容之象徵;黃的代表釋迦牟尼,為德行的象徵。教徒吃素,蓄發,傳教依靠"奇筆",認為奇筆是玉皇大 帝的化身,由它來顯現解答人們的各種要求,具有神聖權威。掌握奇筆的人主要是一些有文化的高級神職人員。他們通常採用人們熟知的中外名人和神話傳說的故事傳 教,因此在人民,特別是廣大農民階層中有廣泛的影響和號召力,人數達千餘萬人。現有很多派系,重要的支派有仙天派、西寧派、前江派、 後江派等,各派帶有各自的政治傾向,互相鬥爭。有的派別有自己的軍隊,組織了政黨。 1972年還創辦了高台大學院。
30年代末寶山奇香派佛教徒螢富朔創立和好教。該教反對繁瑣祭祀,要求信徒追求清淨涅槃境界。教徒達數百萬人,1948年和好佛教會創立民社黨,組 建自己的軍隊,1969年還創辦了和好教大學院。和好教僧人反對美偽集團,他們拒絕服兵役,甚至不惜斬 斷手指以示抗議。為此,屢遭迫害,1974年和1975年兩次遭到西貢 政府的鎮壓,大批僧侶被逮捕流放,有的甚至死於獄中。
抗美救國戰爭期間,南越佛教徒仍然致力於弘法事業。南越僧伽會建立佛教學校,培訓住持,派遣僧人出國學 習,翻譯佛經和撰寫越文佛教書籍。印光寺還出版《慈光》佛教雜誌。僧侶們對佛教傳戒收徒儀式做了改革,將師徒單授皈依的 傳統儀式改為集體受戒皈依,還建立了從中央到地方的一整套僧伽管理系統,特別對尼眾加強管理,為尼僧專設了僧綱一職,選派有威望的尼長,淨化僧 團。南越佛教會是居士組織,致力於民間佛教的傳播,尤其是 佛教:青年熱衷於佛教慈善事業。該會總部設在西貢舍利寺,配備了當時先進的擴音器、發 電機和電影放映機等宣教設備,在社會上很有影響。據說每日來寺聽經講法的人達300人左右,特別對知識 界和年青人有吸引力。佛教會還組織了佛子家庭,把兒童、青少年和會員子弟集 中起來,組成家庭形式。凡家庭內的成員著統一服裝,以白蓮花為符號,"悲、 智、勇"做口號,過集體生活,接受佛教教育。至60年代中葉,佛子家庭已遍布西貢及南方各省。
越南是佛教徒眾多的國家,但在戰爭期間越南的佛教組織 一直被排斥在世佛聯之外,一些佛教組織曾申請加入世佛聯,均被認為"不合時宜"而否決,世佛聯聲稱要派出調查團實地調查後才能作出進一步決定。 1975年全國統一解放後,越南佛教界參加了亞洲佛教 和平會,佛教徒TM查奧還擔任了副會長。現代越中佛教交流是在古代佛教交流基礎上進行的。 1956年河內各寺院舉行紀念佛陀2500週年的活 動,中國佛教代表團應邀訪問了北方,代表們參觀了河內、海防和山西省的一些寺廟,受到越南政府和佛教徒的關懷和款待。胡志明主席接見代表團成員,他用漢語和大家交談,鼓勵 在座的越南法師和中國佛教界多多來往。
1963年南越西貢政府鎮壓佛教徒事件發生後,中國佛 教協會立即致電越南佛教會:"對死難的越南南方佛教兄弟寄以深切的痛悼。"中國佛教徒為殉難的佛教僧人舉行追薦法會。北京、南寧等地的佛教、基督教、天主教、道教和伊斯蘭 教等各界人士多次集會,聲援南越人民和佛教徒的正義鬥爭。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巨贊法師還專門發表廣播講話。 10月7日在北京法源寺召開了有中、柬、印尼、日、 朝、老、巴基斯坦、尼泊爾、泰國和越南北南雙方佛教徒代友參加的"亞洲十一國和地區佛教徒會議",會後發表的"告世界佛教徒書"強調:"吳庭艷政權 的這種暴行,是違反佛陀教旨的,是對宗教信仰自由的公然剝奪,是對基本人權的野蠻蹂躪。"中越佛教徒的友誼在斗爭中得到加強。但是不久,由於中國發生了"文化大革命"的浩劫,佛教 界停止活動,兩國的佛教交流阻斷。 1978年以後,越中兩國關係惡化,兩國的佛教交流仍 處於停滯狀態。
現代越南佛教通過兩種方式向外傳播。第一種方式是伴隨著戰爭和政府迫害,大量難民逃往異 國,於是把本國的佛教也帶到外域。 1975年以前,一些在外國的越南佛教僧侶在巴黎成立 海外越南佛教徒協會,釋善珠任會長。他們與各國主持正義的政府、組織和人民建立廣泛聯繫, 宣傳越南人民反美愛國鬥爭的事蹟和參加革命政府駐外機構的各種活動。 1975年釋漓渭為首的流亡佛教徒在巴黎建造了靈山佛 塔,成立靈山佛教文化聯合會,出版越、法、英。三種文字印刷的《弘法》半月刊。翌年,釋天汀等人又成立越南佛教徒協會,成員除越南人 外,還有南亞、東南亞和法國佛教徒。協會工作取得了很大進展,已成為法國佛教界的主要力量 之一,在歐洲地區也有一定的影響,曾連續參加幾屆世佛聯大會,釋天汀也被選為世佛聯副主席。
1976年居住美國的越南佛教徒在洛杉磯建立了第一座 越南人的佛寺,斯里蘭卡總理專門送來了菩提樹枝,這也是在美國的佛教徒首次得到這種聖物。這座寺院是美國的越南佛教會的總部,下設一個禪定中 心,釋天恩任住持。該寺的建成滿足了居住在加利福尼亞州的1萬多名越南難 民和佛教徒的精神需求,保持了越南的傳統文化。 1978年8月釋天恩又和台灣佛光山集團的星雲法師一 起在洛杉磯城重建了國際佛教促進會組織。同年,越南佛教徒聯合會(又名越南佛教統一會)在美國 建立,釋曼濟任主席。 1980年聯合會加入世佛聯。 1984年12月聯合會在洛杉磯召開大會,來自美國各 地的107個佛教團體的代表、37位美國各地佛教寺院住持參加了會議。代表們討論了越南佛教在美國和越南的現狀及未來,選舉 越南上座部佛教的僧人釋活濟為新主席,釋曼濟為顧問。洛杉磯城已成為美國的越南佛教徒基地,在美國佛教中據 有一定的地位。此外,1977,年在夏威夷還成立了夏威夷越南佛教會 組織。越南佛教在美國產生了影響。
在澳大利亞也有不少越南難民和移民,因此越南佛教也在 近年內相繼傳到這些地方。澳大利亞越南佛教徒聯盟是越南佛教徒在澳的全國性最高 領導組織。昆士蘭州有約6000名越南人,他們大多數人是佛教 徒。 1978年昆士蘭越南佛教徒大會成立,主席是釋廣波。越3年,大會在布里斯班和科林德等地建立寺院,寺內駐 錫了從泰國輾轉而來的越南難民僧侶。僧人們每星期用越語宣講佛法,再由他人譯成英語。在澳大利亞首都堪培拉有約3000名越南人,其中多數 是1975年後出逃的難民,70-80%的人是佛教徒或民間信仰者。 1984年2月18日他們成立了堪培拉越南佛教徒大 會,現有成員數百人。大會經常舉行各種佛教活動,組織佛教青年小組和佛子家 庭,還在電台宣講越南文化,用越語出版報紙雜誌,力圖繼承和發揚越南傳統民族宗教文化。
此外,在日本和西歐等國也有不少越南的僑民或難民。他們在各地建造寺院和舉行佛事活動。十多年來隨著越南難民在世界各地之分佈,越南佛教已經 傳入不少國家,這種傳教的方式是一種特別的道路,與亞洲其它國家的佛教徒不畏艱險、懷著宗教信仰和激情自願傳教的方式有著明顯的區別。
1975年越南北南統一解放,越南佛教界也隨著越南政 府的擴張活動而向外傳播。這是越南佛教向外國傳播的第二種途徑。在老撾、柬埔寨等受越南控制和侵略的國家都有前去"傳 教"的越南僧侶,他們受到了這些國家佛教徒的抵制,因此收效甚微。此外,在南亞、東南亞等國也有一些個別的越南佛教徒遊 化四方,受戒學法,有的人甚至乾脆長期居住所在國,但影響極其有限。
歷史上由於佛教的影響,越南境內曾形成了不少有名的佛 教聖地和一批寺塔,以河內和順化等地為最。河內是越南首都,著名的寺廟有金蓮寺、蓮派寺、浪寺 (昭禪寺)、石夫人寺(靈光寺)等等。金蓮寺的佛像雕刻精緻,是越南佛教的精晶。順化是越南古都,有天姥寺、耀帝寺、慈壇寺、靈光寺、 祥雲寺、保園寺等。天姥寺的八角形塔保存了一口重達3285斤的大鐘,聞 名全國。南方首府西貢有印光寺、舍利寺等。舍利寺是60年代時建造的現代化寺院,年代雖短,但影 響頗大,已成為南方佛教的重鎮。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