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
解讀佛詩佛詞— 花雨滿天,維摩境界
白落梅
27/12/2013 07:01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47節:花雨滿天,維摩境界(1)

花雨滿天,維摩境界

  自詠

  白衣居士紫芝仙,半醉行歌半坐禪。

  今日維摩兼飲酒,當時綺季不請錢。

  等閑池上留賓客,隨事燈前有管弦。

  但問此身銷得否,分司氣味不論年。

  ——?白居易

  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問過這麼一句話:何謂禪?禪到底是什麼?其實禪是一種意境,需要憑借個人的靈性和悟性,才能靜思修禪。禪宗又分多種派別,不同派別的禪,所參悟的方式不同,其修行的境界也不同。而禪最終的深意,皆是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禪是煙雲霧靄中的一樹野茶花,是潺潺泉澗邊的一株含羞草,是深山叢林裏的一隻白狐。禪亦是桌幾上擺放的一隻舊花瓶,是炊煙人家擱置的一堆柴火,是平淡流年裏的一枚記憶。

  唐朝是一個佛教興盛的年代,上至帝王將相,下至平民百姓,都熱忱地朝覲佛祖。無論是都城小鎮,還是深山野林,皆可尋訪到寺廟。杜牧的一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寫的就是煙雨江南殿宇重重的盛況。在唐代詩壇上,白居易好佛可以與王維並稱。王維的詩,皆有佛性,帶著一種空靈自然之美,他試圖用禪的境界去超越現實,達到心靈澄澈和明淨。所以他會避至終南山的竹林焚香獨坐,在詩畫禪的清寧世界裏,忘記人世的喧囂。而白居易卻不避世,雖處身動蕩不安的社會環境中,卻仍在浮沉的官場尋求出路。他參禪於朝堂上,在詩酒中,在與好友交往的點滴歲月裏。

  《醉吟先生墓誌銘》裏記載,白居易是外以儒行修其身,中以釋教治其心,旁以山水、風月、歌詩、琴酒樂其志。白居易喜在紅塵之內參禪,他把禪融入在現實生活中,用平常心習禪。他的禪,不是躲到深山老林裏,和白雲明月作伴,不是拋擲現實,去追尋虛渺的境界。白居易在日常習俗中求得適意、自足、忘情,在尋常的日子裏求得心靈寧靜,以內心的自我解脫,來化解世間的苦悶。所以他的詩多為感歎時世、反映民間疾苦之作,語言通俗易懂,寄寓深刻。

  白居易在官場裏起落一生,似乎仍樂此不疲。他好詩酒禪琴,亦嚮往山水自娛的閑淡,可從未想過徹底地歸隱。而禪佛的意趣也伴隨了他現實的一生,無論是在得意或失意之時,都相依相伴。白居易在被貶為江州司馬時,曾在廬山東林寺旁結草堂,因仰慕當年慧遠與居士劉遺民等結社故事,他亦和東林寺與西林寺的僧侶結社。晚年在洛陽,居龍門香山寺,自稱香山居士。據說與他交往的僧人有百人以上,他們聚在一起品茶吟詩,參禪悟道。可白居易並不因此而沉迷其間,隨山僧寂夜坐禪,仍不忘塵俗世事。

  在被貶江州的時候,他寫過《琵琶行》,將自己的命運和天涯歌女相系在一起。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他的《長恨歌》寫出唐明皇和楊貴妃的愛情悲劇。一句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道盡了天上人間相隔的心酸和遺憾。還有伐薪燒炭南山中的賣炭翁,寫出社會底層一位賣炭翁,塵霜滿鬢、貧苦交加的淒涼境況。白居易的禪,是芸芸眾生的禪,他不但認為平常心就是佛心,並且把平常人亦等同於佛。

48節:花雨滿天,維摩境界(2)

這世間原本就是如此,沒有誰生來就是佛。你也許是佛祖轉世,來到人間償還一段宿債,或了卻一段塵緣,但終究要經受人世磨難,幾番醒轉,才能立地成佛。一株草木,一隻蛇蟲,曆經滄海桑田的變遷,亦可以修煉成仙。一切都看機緣與造化,佛門為眾生敞開,就等待著有緣人去敲叩。每個人用自己的方式去悟禪,王者在天下河山間,詩人在詩境中,畫者在畫意裏,樵夫隱者在山水田園。他們所悟出的禪理不同,但都是為了追求超凡脫俗的菩提境界。

  白衣居士紫芝仙,半醉行歌半坐禪。今日維摩兼飲酒,當時綺季不請錢。白居易好飲酒,喜歡在半醉半醒中坐禪。他追求的維摩人生,既要享受人間富貴,又要在寧靜中自我超脫。白居易每次喝酒時,都有絲竹清音伴奏,有家童舞妓侍奉,他所邀請舉樽共飲的,也皆為社會名流。而另一位嗜酒如命的陶淵明,卻顯得清苦許多,他隱居田園,與他共飲的只是鄉野的農夫、漁父等樸素的人。白居易漫遊山川寺廟,乘車而行,車內放一琴一枕,車兩邊的竹竿上懸掛兩只酒壺,抱琴酌飲,興盡而返。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白居易過不了清苦的禪寂生活,他的禪應該是優雅的,帶著一種浪漫的貴族氣質。我們仿佛看到他在錦殿華屋裏,烹爐煮酒,絲竹相伴,他至愛的兩個女子,樊素和小蠻在一旁起舞助興。不禁想起晏幾道的詞: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仿佛這樣的享樂,才是完美至極,詩酒盡歡,才算快意人生。白居易將禪相融到奢華的生活中,亦可以品味出禪的悠然樂趣。直到晚年,他居住在洛陽香山,樊素和小蠻隨那場爛漫的春光一起走遠,只給他留下滿懷的病愁。失去愛情的白居易,亦不再風花雪月,只在一盞苦澀的酒中醺然微醉,偶入深山和僧者坐禪。

  世人心中的禪,多為清淡的苦禪,帶著一種蕭然遺世的清寂。那些僧者應該是遠避塵囂,在雲林深處誦經打坐,參悟佛法,一壺茶、一爐香、一串佛珠,就是生活的全部。而白居易是紅塵中的居士,他的禪無須苦寂,他可以在山水閑趣中讓心靈清淨,亦可以在車水馬龍中坐享世間繁華。也許禪在每個人心中,都築了一間小巢,是為了給俗世的你我,遮避風雨。它不情深,不纏綿,只在若有若無的日子裏,與我們共有一剪歲月,共修一段緣法。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已發布文章:
Xuân Nhâm Thìn
圖片
佛學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