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
遍尋不著瞿低迦的識
莊春江
19/05/2011 13:42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有一次,佛陀遊化到摩揭陀國,住在首都王舍城東方的毘婆羅山七葉窟中。

 

那時,尊者瞿低迦也在王舍城附近的仙人山,住在黑岩石洞中,獨自精進禪修。

 

尊者瞿低迦在禪修中,因禪定力的專注,獲得了暫時的清明解脫,但不久之後,又因定力的不足,而退失了解脫。尊者瞿低迦繼續努力,精進不懈,不久,又再一次地進入了解脫的境界。不過,和上一次一樣,這回的解脫,也只是暫時性的留駐,不久之後,就又退失了。就這樣,得證解脫、退失解脫,反覆發生了六次。

 

雖然經常退失,但尊者瞿低迦仍然不氣餒的繼續精進禪修,當第七次又證入解脫時,他心想:

 

「我獨自在這裡精進禪思,努力修行,為的是讓自己能夠從修行中,成就獲益。之前已經證入解脫六次,也退失了六次,現在是第七次證入了,我應當把握這次機會,乘還沒退失前,以刀自殺,斷絕來自生理的干擾,以免又發生第七次的退失。」

 

當尊者瞿低迦這麼打算時,惡魔王波旬知道了,心想:「如果真的讓這位比丘自殺成功了,他必然會離開我掌管的世界。不能讓他自殺!我應當去告訴他的老師,來阻止他自殺。」

 

於是,惡魔王波旬就來到佛陀住處,告訴佛陀說:

 

「這位大智、大雄、大自在神力的成就者啊!你有一位被熾火攻心的弟子,正準備自殺呢!大牟尼!你應當去制止他,不要讓他自殺了。哪有在世尊正法、律中修學的比丘,會因無法修成而自殺的道理呢?」

 

就在惡魔王波旬對佛陀講這些話時,尊者瞿低迦舉刀自殺了。佛陀聽了惡魔王波旬的這番激將之辭,同時也知道尊者瞿低迦舉刀自殺了,就回答惡魔王波旬說:

 

「放逸的波旬!你一定是為了自己自私的目的才來找我的,哪裡是為了瞿低迦呢!瞿低迦是位堅定向於修學的比丘,他常讓自己安住在禪定中,不論是在白天或在夜裡,他都不顧自己性命的精進勤修。他已經很清楚地明白,在欲界、色界、無色界中生死流轉的恐怖,而徹底的斷除了貪愛,他已經摧毀了你們魔軍的干擾,證得解脫,入涅槃了。」

 

聽了佛陀這麼說,失望的惡魔王波旬,覺得自己又失去了一位眷屬,所以既懊惱又憂心,就悄悄地消失離開了。

 

惡魔王波旬一離開,佛陀就邀集了附近的比丘們,一同走向仙人山的黑岩石洞,去探望自殺入涅槃的尊者瞿低迦。

 

遠遠地,世尊就看到在石洞內,枕臂臥在床上的尊者瞿低迦軀體,又看到有一股朦朧的黑霧,在尊者瞿低迦軀體的四周上下飄繞。於是,佛陀告訴比丘們說:

 

「比丘們啊!你們看到一股朦朧的黑霧,在尊者瞿低迦軀體的四周上下飄繞了嗎?」

 

「世尊!看見了,正如您所說的。」

 

「比丘們!這是惡魔王波旬,在尊者瞿低迦軀體的四周上下飄繞,他正在找尋瞿低迦死後的識到哪裡去了。然而,瞿低迦比丘舉刀自殺時,心中沒有絲毫的貪愛與執著,他的識已經入涅槃而不再有安住處了,哪裡還找得到呢!」

 

佛陀這麼說,是肯認尊者瞿低迦已經成就解脫,也就是受了「第一記」。

 

這時,惡魔王波旬又來找佛陀,對佛陀說:

 

「東、西、南、北、上、下,我遍尋不著瞿低迦的識往哪裡去了。」

 

佛陀回應他說:

 

「這麼一位堅定、一切無所求的修行者,他徹底的拔除了貪愛的根本,瞿低迦已經入涅槃了。」

 


按語:
 

一、本則故事取材自《雜阿含第一0九一經》、《相應部第四相應第二三經》、《別譯雜阿含第三0經》。

 

二、七葉窟,大概是類似山洞的石窟,以洞前有七葉樹而得名。佛入滅後,佛陀的諸大弟子,由大迦葉召集,就是在此地作佛滅後的第一次結夏安居,並進行第一次佛教聖典的結集。

 

三、仙人山,音譯為伊師迦山。傳說,過去有許多仙人(應該是指有成就的修行人)在此山中修道而得名。(參考《中華佛教百科全書》第一八四九頁)

 

四、波旬,依《佛本行集經》說,他是欲界內的統領(大正大藏經第三冊第七七四下),所以,他會阻擾想要斷除欲貪的修行者,因為斷除了欲貪,就不再是他所統領的欲界眷屬了。《相應部第四相應第二四經》就說,波旬曾經跟蹤、監視佛陀達七年之久,想要找出佛陀的不是,但都無所得。《阿含經》中,也有許多魔王波旬干擾佛弟子修學的紀錄。依印度傳統的世界觀,眾生的世界中,福報最上的是無色界,其次是色界(大梵天就屬於這一界),最低的是欲界(包括六個欲界天、人間、三惡道等,參考《長阿含第三0世記經》)。欲界中最高的,是他化自在天,《瑜伽師地論》說此處有魔宮(大正大藏經第三0冊第八0九上),大概就是魔王波旬的住處吧。

 

五、依本故事來推斷,尊者瞿低迦應該是屬於重禪定這類的修行者,若參考〈須深盜法〉的故事,可知道還有一類不重「根本定」的修行者,同樣也能證得解脫。故事中說,尊者瞿低迦證入了暫時的解脫,而還會有退失的情況,這與證入初果後,就不再退轉的說法(《增一阿含第二七品第一0經》等)不同。依《相應部第四相應第二三經》英譯本的註解,說這種退失是因為世俗禪定力的退失,而禪定力的退失,與生理狀況不佳有關。註解中並列舉印度傳統醫學中所說的風病、膽病、痰病為例,說患這類慢性病的人,對禪定的修練,有一定負面的影響,這與平常人在生理狀況不佳時,精神的專注力也會變差的經驗,是類似的。

 

六、尊者瞿低迦的自殺,是在心中沒有絲毫貪愛與執著的情況下進行的,所以自殺的同時,也證入了解脫,這是極為特殊難有的。在《阿含經》中,自殺而得到佛陀說「第一記」的,除了尊者瞿低迦外,還有尊者跋迦梨(《雜阿含第一二六五經》、《相應部第二二相應第八七經》)與尊者闡陀(《雜阿含第一二六六經》、《相應部第三五相應第八七經》)。後面這兩位尊者,都是在疾病困頓,造成生理上極大痛苦的情形下發生的,所以,三個案例都與生理的干擾有關。而尊者跋迦梨死後的軀體四周,也和本則故事一樣,有惡魔波旬遍尋其識不著的記載。

 

七、為保住解脫的成果而自殺,這與後來成為印度佛教主流的大乘菩薩行,願意忍受慢一點解脫的苦迫,而保有繼續在生死中利益眾生的機會,風格上有顯著的不同。

 

八、解脫者入滅後,識不再有安住處,這不是一般平凡人所能想像的,但經典確實都是這樣描述的。如《雜阿含第九六二經》形容說,解脫就像熄滅的火、斷了根的樹一樣,「於未來世永不復起,若至東方;南、西、北方,是則不然,甚深、廣大、無量、無數,永滅。」《雜阿含第六四經》則說,一般人的「識」,要在色、受、想、行等四個識所安住處(四識住)「攀緣、愛樂、增進、廣大、生長」,一旦離開了貪愛(如解脫者),識與「四識住」的攀緣關係就斷了,兩者的連結一旦斷了,則「識無所住,無復增進、廣大、生長」,《相應部第二二相應第三經》就說,色、受、想、行是「識之家」。此外,《雜阿含第三九經》也有相同的內容,連同與這些經相當的《中部第七二婆蹉衢多火喻經》、《相應部第二二相應第五四經》、《相應部第二二相應第五五經》,都可以與本則故事對照參考。

 

來源:www.yinshun.org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已發布文章: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