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
解讀佛詩佛詞— 不辜負,世味熬煮的茶
白落梅
29/11/2013 06:46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20節:不辜負,世味熬煮的茶(1)

既已註定,相逢只是早晚,你被前因的箭射中之時,就再也不能來去自如。如果真的要重逢,多麼希望,在紅葉滿徑的路口,去完成那場命定的情緣。你青衫長袖,風采翩然;我旗袍裹身,長發襲肩。無須言語,只一個淺淡的微笑,就明白,你是我夢裏的檀郎,我是你前世的秋香。無論是華麗或是錯誤的開始,我們都要滿懷感激地,沿著落葉繽紛的小徑一直走下去,做這世間上最尋常的凡夫凡婦。

  如果有一天,來到奈何橋邊,在你喝下孟婆湯之前,請記得看看三生石上,刻下了我們第幾世情緣。你可知道,第一世,為了來生的相見,我已經跳入忘川河中,守候你,千年又千年。

  不辜負,世味熬煮的茶

  城外土饅頭,餡草在城裏。

  一人吃一個,莫嫌沒滋味。

  世無百年人,強作千年調。

  打鐵作門限,鬼見拍手笑。

  ——?王梵志

  仿佛只要一跟人提及禪佛,都會覺得,那是一種虛幻縹緲的境界,有著不可領悟的玄機。卻不知,深刻的底蘊,表達的即為樸素的道理。而樸素的外在,卻寄寓深沉的內涵。我們總把佛界看作是謎,費盡心思地想要琢磨出最後的謎底。卻不知,人生一局棋,關於輸贏,我們總是無能為力。迷惘之時,多半在局內,當你了悟的時候,人已在局外。若用平和的心態,看凡間一切,簡單明瞭。若用複雜的心態,看萬丈紅塵,則為世相所迷。

  這就是所謂的有味是清歡、繁華見真淳的涵義。有這麼一個僧者的詩,流傳甚少,格調不高,卻語言簡潔,通俗易懂,似一杯閑茶,清淡耐品。他就是唐代白話詩僧王梵志,他的詩其言雖樸,其理歸真。多用簡單樸實的佛理,勸誡世人行善止惡,亦對世態人情,多有諷刺和揶揄。當我們每天被繁瑣的塵事,折騰得心力交瘁時,偶讀幾首他的詩,如同吃多了山珍海味,咀嚼饅頭菜根的清香;又有一種,住慣了海市蜃樓,回歸田園的怡然。

  其實,每個人的一生,都需要那麼一冊或幾冊,適合自己的書卷。書卷裏,也許不需要有華麗的文字,不需要有濃鬱的墨香。只要可以讓一個饑渴之人得到滿足,就是好書。一個有內涵的人,有氣度的人,可以在一株草木裏,看到情感和禪意;可以視一粒粉塵,為知己、為良朋;更可以在紛繁中尋到清閑,在塵泥裏覓得甘露。這些,都源於心的境界,心清則朗,心渾則濁。在世道匆匆的輪回裏,我們留下深深淺淺的印記,只是不知道,誰可以有把握讓自己回到最初的純一。

21節:不辜負,世味熬煮的茶(2)

城外土饅頭,餡草在城裏。一人吃一個,莫嫌沒滋味。多麼樸素直白的詩句,不需要任何的修飾和遮掩,可以將你搪塞至無言。你是帝王將相也好,你是布衣百姓也罷;你叱吒風雲,你卑微懦弱;你家財萬貫,你身無分文;你國色天香,你形容槁木。這一切,在死亡面前,都是微不足道,死神可以在任何時候,不打招呼就終止你一世人生。你要說的話,沒有說完,你要做的事,沒有做完,你要愛的人,還沒有愛夠。生命只有一次,不會給任何人重來的機會。多少英雄不壽,多少紅顏薄命,死的時候,只是一堆荒草,一抔塵土,覆蓋了這簡短的一生。

  以土饅頭來喻墳墓,直接入骨,似譏諷,又帶著無奈。這個土饅頭,被棄之於城外,雜草叢生,孤寂難當。而餡草卻在繁華的城裏,他們此刻享受榮華,逍遙自在,臨死的那一天,也要住進這個土饅頭裏,以塵土為房,荒草為被,和影子說話,與寂寞為鄰。無論你愛不愛吃這個土饅頭,都必須吃一個,並且也只能吃一個。土饅頭裏的餡,也許不是你喜歡的滋味,但是你不能嫌棄,因為死亡是最後的結果,由不得任何人做其他的選擇。每個人都懂得自然的規律,可是面對生死,卻不能坦然,無法徹悟。而沉重的死亡,被他輕松的語調,化解得輕松而幽默。

  世無百年人,強作千年調。打鐵作門限,鬼見拍手笑。我們都是庸庸凡人,在別無他法的時候,只能接受生老病死的定律。沒有誰可以求得長生不老,卻要執著地廣求仙藥,妄圖成仙,免去輪回之苦。據傳王羲之的後人陳僧智永善書,名重一時,求書者多至踏穿門檻,於是裹以鐵葉,取其經久耐磨。這裏的打鐵作門限,則引自於此。多少人,孜孜不倦地追求,為人生做好漫長虛幻的打算。卻不知,自己的徒勞,惹得拍手取笑。宋代范成大曾把這兩首詩的詩意,鑄為一聯:縱有千年鐵門檻,終須一個土饅頭。而這兩句詩則成了《紅樓夢》裏妙玉之最愛,她亦悟出了生死這個看似隱含玄機實則淺顯的道理。其中鐵檻寺饅頭庵的來曆也在於此。

  王梵志的詩,寫出他對世人的諷誡,似乎他是一個清醒者,透徹世間一切,冷看凡人的癡態,用他恢諧的語言,生動地表達對人生的了悟。而我們,連反辯的權利、回駁的能力也喪失了。這讓我們不禁想問,王梵志是何許人也,難道從小出家為僧?否則如何有這樣的悟性?

22節:不辜負,世味熬煮的茶(3)

王梵志的一生,有諸多的不如意,正是因為遍嘗世味人情,才可以幡然大悟。他生於殷富之家,幼年生活閑適,飽讀詩書。後經隋唐戰亂,家道衰敗,窮困潦倒。晚年時子女不孝,他被迫沿門乞討,過著衣不蔽體、食不飽腹的悲慘生活。他在五十多歲時才皈依佛門,是佛祖度他脫離世間苦海,後來芒鞋竹杖,持缽化緣,就這樣風雨一生。他的一生可謂酸甜苦辣皆嘗,最終能夠悟透生死玄關,也就不足為奇了。

  都說世事錯綜複雜,其實,再迷亂的路,都有清晰的脈絡。有時候,不過是有心人故弄玄虛,讓迷路之人看不清前方而已。世間的人,犯下的是貪嗔癡欲的戒。他們總是希望天下財富功名都可以據為己有,卻不懂得,暴殄天物是不可饒恕的罪過。當我們落魄之時,會懂得,一個饅頭多麼值得珍惜,它給饑寒的人以溫飽,給灰暗的人生重新添上光彩。

  一個年華初好的人,願意用青春去換取錢財,而一個年華老去的人,卻願意將錢財來換取青春。總有人抱著遊戲的心態,在人間往來。沒有誰可以在花街柳巷裏參禪悟道,在煙塵滾滾中修身養性。我們總是為過去的昨天悼念,為沒有到來的明天擔憂,又把今天任意蹉跎。

  多少愜意,多少坦然,多少虛情,多少假意,都隨風散去,化作塵土。生命就在當下,我們不必再遲疑,既要拿起,也要放下,不辜負這杯用濃濃世味熬煮的茶。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已發布文章:
Xuân Nhâm Thìn
圖片
佛學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