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
當和尚遇到鑽石
麥克爾•羅奇格西
04/08/2011 06:09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7節 潛能運用原則(1)

須菩提。

  若菩薩作是言。

  我當莊嚴佛土。

  是不名菩薩。

  何以故。

  如來說莊嚴佛土者。

  即非莊嚴。是名莊嚴。

  在上一個章節,我們討論了萬物的潛能,也就是佛教徒所謂的。我們清楚地了解,我們所遭遇的每一件事,就事件本身而言,沒有所謂的好或壞,因為如果它是一件好事(或是一件壞事),那么其他人對於這一事件,也會有相同的感受。舉例來說,在工作場所,那個令我們感到不愉快的人,也同樣會惹得公司其他同事惱怒不堪。然而,幾乎總是會有一個人認為那個人十分善良並招人喜歡。

  事實上,這個例子蘊藏了兩個重要的含意:

  那個人既不具備令人不愉快的特質,也不具備美好宜人的特質。他本身是空白的中性的空的

  那個人之所以讓我們產生惱怒的感受,必有其他的原因。

  那么,令我們惱怒的原因從何而來?

  這個問題的答案在於揭開萬物潛能的某些原則,以及運用潛能獲得人生事業成功的原則。在《金剛經》中,世尊(即佛陀)曾說了一段話,關於創造一個理想的事業,以及一個圓滿的人生,一個完美的世界,一個極樂世界。

  世尊說道:

  喔,須菩提,假若一些修持菩薩慈悲之道的弟子說:我正在設法創造一個完美無瑕的世界。那么,他們所言不實。

  針對上述含意深奧的字句,上師邱尼喇嘛做了如下的闡釋:

  佛陀希望通過以上的字句指出,為了使一個人企及我們先前所說的最高境界,那么他或她必須先創造一個完美無瑕的世界,在這一完美無瑕的世界之中,成就最高的境界。因此,世尊對須菩提說道,假若一些修持菩薩慈悲之道的弟子說,或自認:我正在設法創造一個完美無瑕的世界。而在此同時,如果他們也相信,完美無瑕的世界是存在的,是自生的,那么,他們所言不實。

  在《金剛經》中,佛陀繼續解釋道:

  何以如此?因為如來曾經明言,這些完美無瑕的世界,我們設法創造的完美無瑕的世界從不存在,這也正是我們能夠稱它為完美無瑕的世界的原因。

  在本書之中,你可以把一個完美無瑕的世界視為一個理想的事業。此處必須說明的第一個要點是,一個理想事業本身是存在的的說法是錯誤的。

  無論是一本書、購買一幢大樓,或工作場所,坐在你旁邊的討厭鬼,就他們本身而言,沒有一個是好的或是壞的。如果它()是好的(或壞的),那么每一個人之於它()都會產生相同的感受。

  但是,人們的感受各異。因此,這些事物是空白的,是中性的,或是佛教徒所謂的。然而,我們確實認為某些事物是好的,也確實認為某些事物是壞的,如果好與壞的感受並非來自事物本身,那么它從何而來?如果我們能夠解開這一謎團,或許我們就能夠心想事成,萬事如意

  心之銘印

  顯然,我們只要自我思考片刻就會明白,我們看待事物的方法其實源自我們本身。無論我們把一個同事看做一個討厭鬼或是一個開心果,都系於我們自身的觀感。這一點,從其他同事以不同的角度,甚至完全相反的觀點看待你眼中的討厭鬼(或開心果),就可以獲得證明。

  事物的好壞利弊源於我們自身又怎么樣呢?我們如何能夠運用這一現象,作為我們的優勢呢?

  我認為,首先要討論的最重要的事情是:為什么事物的好壞並非源自我們本身。要說我們看待人或事物的方法,源自我們的心(mind)或我們的觀感,十分容易,但非常明顯的是,這不表示我們只要許下願望,我們就能夠控制自己看待事物的方式。

  在這個世間,沒有一個商人想要失敗,想要破產,想要感受希望破滅的員工、欠收賬款的供貨商、心灰意冷的伴侶子女所承受的痛苦。

  從某種角度來看,破產倒閉的想法來自我們的內心,或許是真的,但並不表示,只要我們希望不破產,它就不破產。無論是什么原因使我們用某種方法看待事物,那個原因正迫使我們用那種方法看待事物。

  從這個段落開始,我們必須探討心之銘印”(imprint)的佛教觀點,即的真實意義。不過,由於人們對於充滿了許多誤解,那么我們就使用心之銘印的概念來做討論。把你的心想成一台錄像機,你的雙眼、雙耳,以及身體的其他部分是錄像機的窗口。幾乎所有決定錄像品質的旋鈕和開關全系於你的動機——你想要錄下什么,以及你為什么要錄像。那么,影像是如何被記錄下來的?事業成功或失敗的印記是如何烙印在你的心中?

  讓我們先探討心之銘印的整個概念。把心看做一塊非常敏感的油灰(混合了白堊粉和亞麻籽油的軟團,有一點類似粘土),無論何時,無論那塊油灰接觸了什么事物,那件事物都會在那塊油灰上留下印記。除此之外,油灰(即心)還擁有其他驚人的特性。第一,它清澈透明,不具實體——它完全不像我們的身體,完全不是由血、肉、骨所構成的事物。

  雖然在某些方面,心(識,意識)屬於腦的一部分,但佛教不接受腦即是心的概念。心()的范圍也擴展至指尖,例如你可以察覺某個人觸碰你的手指,而正是你的心察覺了那個人的觸碰。此外,如果我問,在你家的冰箱裏面,有沒有什么好吃的東西,你的心之眼就回到家中,也就是說,你從記憶之中拉出幾件從今天早晨到現在,可能仍然留在冰箱中的物品。

  就某種意義來說,你的意識經由推理與記憶的媒介,已經遠遠穿越了身體的束縛,到達你身處之地之外的另一個處所。如果我說,想一想天上的星辰或更遙遠的地方,那么你的心會在何處呢?

  心的油灰具有另一個有趣的特質。把那塊心的油灰想成一個長條,然後像從袋中拉出一條意大利面一般,記錄了你生命的最初時刻,一直到生命的最終時刻。[或許它的長度更長,包括了過去的生生世世(前意識),以及未來的生生世世(後意識),但在這裏我們不做討論。]換句話說,它的長度隨著時間延展。在你讀一年級的時候,你所學的注音符號、英文字母銘印在心,然後一直跟著你上了二年級;這也是為什么你到了二年級,也包括現在,你就能夠讀字了。

  身語意的種子

  在西方國家,我們不習慣把學習稱為蓄意植入印記,但如果你仔細思量,那正是我們送孩子去學校的原因。我們希望一年級的老師能夠在孩子的心中烙下一些印記,也希望到了孩子上了醫學院,那些印記仍然存留不退,如此一來,我們就不必單單依賴社會福利所提供的保障養老了。雖然我們極少思考整個心理銘印的過程是如何運作的,但我們都相信心理銘印的概念。

  舉例來說,為什么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的腦子裏裝滿了各式各樣的東西,卻不見腦袋越來越大?讓我們來談一談那些迫使我們把中性空白的事物做了好壞區分的銘印。(截至目前為止,我相信各位讀者已經對這個字有了足夠的認識;“不代表了無意義,它和黑洞毫無關聯,也不是努力不去想任何事情”;諸如此類的想法都不是表示的意義只不過是:我們遭遇了一些好事或壞事,但那些事情本身並無好壞的特質。)

  這些”“感受的銘印有三種不同的植入方式:無論何時,當我們行動()、說話(),甚至思考()的時候,就植入了銘印(身、語、意的種子)。那台嵌裝在我們內部的錄像機,也就是我們的心,全天候開機;心的某一個層面持續地錄下經由我們的眼睛或耳朵,以及包括思想本身等身體其他部分的鏡頭所感知的每一件事情。當你看見自己伸出援手幫助一位陷入困境的員工時,一個好的銘印就烙進你的心中。當你看見自己對一名客戶或一位供貨商撒了一個小謊,你的心中就留下一個壞的印記。

8節 潛能運用原則(2)

錄像機上的動機旋鈕是決定銘印深淺強弱的最重要因素。如果你幫助那名員工,不是因為你非常關心他、在乎他,而是因為他面臨的難題將影響你的產量、利潤,那么良好的銘印幾乎沒有在你心中留下痕跡。如果你伸出援手是因為你察覺到,那個難題使員工非常不快樂,那么良好銘印的痕跡就深刻許多。

  如果你提供協助,是因為你認清劃分”“之間的那條界線是人們自設的;那個傷害我們其中一人的問題,將傷害我們所有的人——簡而言之,你看見自己迎戰人類共同的敵人,為人類的不快樂而奮戰。那么,那將是你所能植入的最強而有力的銘印之一。

  另有幾個因素也決定了銘印的深淺強弱。首先是情緒。舉例來說,如果你出於強烈的憤怒,而對供貨商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那么惡劣的銘印在你心中留下的痕跡就非常深刻。

  其次,如果你誤讀了計算機屏幕顯示的商品價格,而向顧客收取超額的費用,相較於明知價格有誤,仍然將錯就錯的情形,前者所制造的惡劣銘印就弱了許多。當你對某個人采取行動時,那個人所面臨的情勢或環境也是決定銘印強弱深淺的重大因素。

  鑽石商的化名與招牌

  大約在我進入大宗熟鑽(指已經完成切割琢磨的鑽石)貿易這一行的前兩三年,我暗自思量,如果我明白鑽石的切割過程,我就會更懂得評鑒鑽石。

  因此,我挨家挨戶地拜訪那些隱秘的切割鑽石小店,試圖找到一個人教授我鑽石切割的技術。在這些小店工作的鑽石切割匠身懷絕技,琢磨鑽石的技術遠遠超過在47街兜售鑽石的小販。

  我找到一個非常出名的鑽石切割匠;我記得,他當時正在切割全世界最大的、已經被切割過的鑽石。那是一顆超過400克拉、“Fancy”的淡黃色鑽石,由薩爾絲珠寶連鎖店收購(Zalesjewelrychain)。那位鑽石切割匠說,我有空可以過來瞧一瞧,就不了了之了。[“Fancy”是一種鑽石的名稱,專指帶有天然色彩的鑽石,例如亮黃色或褐色的鑽石,或如被命名為希望之鑽”(HopeDiamond)的藍色鑽石]

  我偶然發現幾個南非籍的鑽石切割匠,並且花了幾天的時間求教學習,只不過他們工作的地方實在太嘈雜了。另一個問題是,當時我們仍然每天瘋狂地工作到晚上12點,以擴展安鼎的營運,因此我必須找一個人願意在大半夜教授鑽石切割的技術。

  於是,我在無意中碰見了山姆·舒繆洛夫(SamShmuelof)

  我們都稱呼他舒繆。在鑽石交易圈中,舒繆是另一個具有紳士風度的正人君子。他的妻子瑞秋(Rachel)是我在安鼎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也是我們部門營運非常出色的大功臣。舒繆答應在夜間以及星期日教授鑽石切割的技術。

  在紐約,之所以有那么多鑽石交易商是正統教派的猶太人(OrthodoxJews),同業尊重猶太教安息日(Shabbat,從星期五晚上開始,於星期六晚間結束,期間必須停止工作)的傳統是原因之一。在47街上,如果有人是虔誠的教徒,沒有人會強迫他(或她)在星期六上班。

  我第一次踏進舒繆的鑽石切割店的時候,有點像意大利詩人但丁(Dante)被維吉爾(Virgil)領進地獄一般。舒繆拉著我的手臂,帶我走進擠在47街兩幢大理石外牆的摩天大樓之間、一個極不顯眼、幾乎令人察覺不到的出入口,然後領著我進入一個小小的電梯。那電梯吃力地上到10樓左右;電梯門外是一條燈光昏暗的狹窄信道,信道的兩側是有著一道道窄門的房間。

  每一道門都是一種奇異的組合:斑駁的油漆、破舊的外觀,卻配上一把把閃亮簇新、又大又沉、外國進口的鑰匙和門閂。大多數的門上都掛著五到六個價格便宜、手寫的小招牌,後來我才知道,那些小招牌是同一個小鑽石商的不同化名。例如,一個叫做班尼·阿希塔(BennieAshtar)的人,他的門上可能掛著以下不同公司的招牌:

  阿希塔國際鑽石股份有限公司”(他所謂的國際鑽石股份有限公司,可能只是一個小鞋盒,盒子裏裝滿了過去幾個月進行切割所剩餘下來的散鑽,以及數年前某個人付不出欠款,為了抵債所留下來醜得賣不出去的寶石。)

  ——阿希全球珠寶制造公司”(這個珠寶制造公司可能只生產了幾個用寶石做成的古怪耳環。他聽說,珠寶制造商比做鑽石這一行更容易賺錢,而且賺得更多。當然啦,他那些奇奇怪怪的珠寶一個也沒能賣出去。)

  賽澤國際鑽石切割暨修補工廠”(這可能是他的正業。工廠的擺設就是一張有著鑽石切割輪的桌子。工廠的名稱不外乎是用兩個孩子賽門和澤瓦的名字命名,盡管如此,每一個人還是稱它為班尼的鑽石切割店。)

  班哲明奇石異寶有限公司”[這可能只是兩千克、呈立方體的粉紅合成鋯(zirconium),或俗稱的粉紅冰塊”(pinkice)1993年,粉紅合成鋯風行一時,他被人勸說打動,買了兩千克。粉紅合成鋯只流行了6個月,但是班尼囤貨囤了7個月,希望粉紅合成鋯的價格繼續上揚。如今,保險人員一直抱怨那袋粉紅合成鋯占了保險箱太多空間,他應該把它扔了算了]

  苦痛與混亂中的珍寶

  當我們兩人走在那條奇異的信道上,我們開始聽到聲音越來越大的尖銳地嘎嘎聲響,有如接近一個困了幾百萬只蚊子的巨大山洞,洞中的蚊子瘋狂地飛繞打轉。那道門是一塊巨大、暗灰色的金屬玩意兒,門上沒有號碼,也沒有任何招牌。在天花板的角落、距離門的遠遠上方,一架監視錄像機向下監視著我們。

  舒謬按了按門鈴。我們等著,但門內沒有動靜。

  舒謬又按了一次門鈴,再按了一次,總算從門內傳來一聲叫嚷:“誰呀?”(那台監視錄像機老是出故障。你瞧,沒有人有閑工夫或有興致去把它修好。)

  我是舒謬!”

  好啦,來了,來了。你聽到一個接著一個門閂被打開來,然後解下幾條鏈條,最後門咯吱咯吱地開了。

  噪音迎面炸了開來,你的頭、耳被嘈雜的聲響團團圍繞——你在紐約街頭散步半個小時所聽到尖銳刺耳的聲音、警笛呼嘯而過的聲音,以及手提電鑽鑽鑿地面所發出的聲音,這下子全壓縮在幾秒鍾之內爆開。在店主上下打量之下,舒謬在前面一邊帶路一邊說著他沒問題,他跟我一道來的,並且拉著我通過同樣也失靈的人阱,進入店內。

  一兩個人從噪音的暴風圈邊緣,探出頭來查看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沒有搶匪,也沒有未來潛在的客戶。然後立刻把頭縮了回去,看看剛才把頭伸出去的時候,切割輪切下來的一微米鑽石是否切了太多了。

  在房間之中,大約有5張長桌像肋骨排列的方式一樣地擺放在一起。每一張桌子嵌入三四個金屬轉輪;每一個轉輪面前坐著一個切割匠;切割匠坐在一張高椅上,弓著身子切割鑽石。為了節省全世界房價最昂貴地段的寶貴空間,每一張桌子的兩側都安置了座椅,因此每一個切割匠面前都坐著另一名切割匠,而與坐在身後的切割匠之間的距離也只不過幾英寸而已。

  如果你一天坐在椅子上工作1014個小時,抬頭看到的就是坐在你對面那位老兄的臉,那么你可真會希望他是一個風趣的人。

  鑽石工廠內的燈光獨一無二,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個地方有類似的燈光。當未經雕琢的鑽石的褐色外層被磨下,露出水晶般清澈透明的鏡面之後,隨著金屬切割輪的轉動,鑽石的細小微粒剝落,與金屬切割輪上純淨無雜質的油脂混合在一起。以極高速度轉動的切割輪,把混合了鑽石細小微塵和輪上油脂的微粒甩入空氣之中;這些膠粘著微粒隨著空氣漂浮到距離最近的牆面,或距離最近的人身上,然後附著在上面。

  因此,鑽石工廠內的每一寸空間都是灰色的,而且是昏暗單調的灰色。牆壁是灰色的,地板是灰色的,燈具是灰色的,切割匠的手和臉是灰色的,襯衫、褲子、鞋子是灰色的,甚至連窗戶也是灰色的。你可以把工廠設在 1000英尺的地面下,或是矗立於紐約市、一幢有著晶亮玻璃帷幕的摩天大廈的第40層樓,但是從灰色晦暗的窗子看進去,你根本看不出其中有任何分別。

  每當我看見這些幽暗如地下王國的工廠所制作的、巧奪天工的寶石,總是讓我眼睛為之一亮;這種心情有如我在印度寺院附近的一方池塘,看著一朵粉紅色的蓮花從惟一能夠滋養它的一團爛泥和垃圾中亭亭而立。佛教徒十分珍愛這一隱喻:我們能夠如同蓮花一般嗎?我們能夠接受生命中的苦痛與混亂,在苦痛與混亂之中成長茁壯,進而成為世間稀有的珍寶——一個真正慈悲的人嗎?

  絕無僅有的傑作

  舒謬先說明了幾個要點,然後要我坐在一張搖搖欲墜、嘎吱作響的高椅上;坐在我對面的是切割匠納丹(Natan),另一邊則是霍格斯(Jorges,即西班牙文的“George”)

  納丹是一個來自布魯克林哈西德教派的猶太人。他每天搭乘一輛特殊的公車來上班;公車上,女人坐一邊,男人坐一邊,走道中間用一個布簾隔開。當那輛破舊、大黃色、原本載送學生上下課的公車穿過布魯克林橋,上行至中國城、抵達鑽石區的路上,車上分坐兩邊的男女各自做著禱告。

  納丹很幸運,他有一紙合約,固定為一家大規模的珠寶制造廠商切割25分的寶石或1/4克拉的鑽石。

  通常來說,這不是一個能夠賺大錢的差事,他切割寶石所投入的時間和技術成本,幾乎接近或多過完成切割之寶石的成本,但珠寶制造商做的是精致珠寶的生意,同時提供穩定的切割數量,納丹也開出一個合理的價格。

  因此,如果納丹工作得夠勤快,溫飽就不成問題。

  霍格斯的境遇則截然不同。在鑽石切割琢磨這個行業之中,有許多波多黎各籍的工匠,霍格斯也是其中之一。他傲慢自大,反複無常;有時候出去縱飲狂歡,好幾天不見人影,有時候回波多黎各好幾個星期,然後突然回工廠上班,好像他只是出去喝杯咖啡一般。

 

9節 潛能運用原則(3)

但是,他的才華真是令人欣賞!沒有人的手如他那般靈巧,如蜻蜓點水般輕巧地穿梭在切割輪之下,把最難處理、未經加工的寶石切割成一件世上絕無僅有的傑作。人們把全世界品質最佳、未經琢磨的寶石交托給霍格斯。

  此刻,他正不慌不忙,以平穩的手法把一顆12克拉、發出緋紅色光芒的鑽石對著不停呼嘯的切割輪。一旦完成切割,那寶石可以賣到超過5萬美元的價格。

  舒謬從他的工作台邊緣拿了一把破舊、但絕對經用的鑽石抓撐器給我。那張工作台的邊緣有幾個孔洞,插滿了各式各樣奇特的工具;它的年代追溯至鑽石切割業的初期,還真是一個古董,或許舒謬就是坐在這張工作台前學習鑽石切割的技術。那把鑽石抓撐器的握臂是用上好的硬木制成的;在握臂的末端有一塊頸狀的厚銅,頸狀厚銅的另一端是一個鉛球。

  舒謬把一盞小酒精燈放置在他的手肘上方,然後把鉛球的一邊放在小酒精燈上加熱,直到鉛軟化為止。接著,舒謬迅速地把一塊未經加工的生鑽放在鉛上,再用指甲快速地把生鑽往下壓緊固定。

  鑽石完美無缺的原子結構不僅使它成為宇宙中最清澈透明的物質之一,也使它成為傳導熱與電流的最佳導體。

  把一小塊正方形的鑽石置於一個敏感的電氣接頭上,例如衛星的一個小開關,可以確保電氣接頭不會過熱,也不會出現故障而失靈,因為沒有其他任何物質如鑽石般具有吸收熱源的功能。

  事實上,在美國航空暨太空總署的眾多產品之中,都能發現鑽石的蹤影。

  我記得,美國航空暨太空總署曾經向附近一家公司購買了一顆巨大的鑽石——它必須幾近完美無瑕,其直徑的大小必須恰到好處——用來覆蓋送往火星的衛星攝影機的鏡頭,因為鑽石幾乎可以阻擋任何種類的酸性物質或其他的腐蝕物質。他們甚至切了另一塊鑽石作為備份,以免第一塊鑽石出了差錯。

  我無法想象,這兩塊鑽石花了太空總署多少經費。無論如何,舒謬必須快速移動,因為鑽石傳導熱源的功能甚至比金、銀之類的金屬更好,如果動作一慢,就有可能在你手上留下一塊小小的嚴重灼傷。

  親手琢磨不簡單

  舒謬交給我一塊沉甸甸的圓粒金剛石”(boart),作為我生平第一次切割的金剛石。圓粒金剛石是大自然創造鑽石的失敗產品之一。它的生成是因為構成鑽石的原料沒有完全結晶化,使鑽石的內部像一塊混濁、呈坦克綠的果凍,而不像一塊冰。

  這些圓粒金剛石的惟一好處就是可以磨成粉末,用在切割輪上;或者當切割輪的鐵輪被一塊難以駕馭的鑽石鑿出一道刻痕時,就可以把圓粒金剛石放在刻痕處,做成一個平坦的面。

  那塊未經處理的圓粒金剛石重一兩克拉,但價值不超過10美元,因此如果我把每一個角度都切壞了,也不會對我們造成任何損失。鑽石切割的角度必須完美無瑕。在宇宙的自然生成物質中,鑽石具有最高的折射率(或折光率);這一特性同樣歸結於鑽石完美的原子結構。所謂折射是指物質讓光線進入,再把光線從一個琢面或內鏡曲折穿過正對面的琢面,然後折射回到觀者眼睛的能力。

  如果鑽石底部的角度或鑽石尖端太窄,那么光線將從鑽石背面或側面折射出去,使鑽石顯得單調呆板,連外行人都看得出來。如果鑽石的底部切得太平,那么光線將一路從鑽石的頂端穿過底部,如同穿過一只玻璃水杯的平板底部一般,鑽石根本閃耀不出任何光芒。

  對於初學者來說,最困難的切割技巧之一,就是把鑽石底部琢面的角度切得分毫不差,即40.75度,不能多也不能少。

  此時,鑽石切割名家舒謬根本不打算讓我使用可以自動設定角度的儀器;我只能把圓卵形的金剛石固定在一個銅柄末端的鉛塊上。為了取得正確的切割角度,我把銅柄彎了一彎,然後把它置於切割輪下。幾微米的鑽石被刮了下來,接著我必須迅速地把金剛石移到珠寶放大鏡(寶石或鍾表商人所使用的強力擴大鏡)下,用一個形似鐵蝴蝶的奇特工具查看角度是否正確。

  那只強力擴大鏡的焦距大約1英寸,也就是說,大約有半天的時間,我都必須把我的臉貼著我的手掌工作。我用我的鼻頭維持支撐強力擴大鏡的指狀物的穩定;如此一來,即使沒有用手支撐,在你使用強力擴大鏡檢查金剛石內部的碳斑的時候,也足以保持穩定,避免晃動,這有點像地震發生的時候,你把自己關在一個小櫥櫃之中,用顯微鏡尋找跳蚤一般。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我才發現,我看了半天,看的竟然不是金剛石內部的碳斑,而是我手指皮膚上的毛孔。我支撐著角度測量儀、強力擴大鏡,以及固定金剛石的儀器,努力試著不讓我的手指抖動;我從正確的角度查看光線;我屏住呼吸,努力不去聽周圍切割輪所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這還真有點強人所難。我用一只眼睛的餘光望著鍾面的指針滴滴答答、緩慢地向下班的時間移動; 指針越接近下班時間,它似乎走得越慢。

  落下一顆鑽石

  突然之間起了一陣小騷動,我看見霍格斯,倒不如說我看見霍格斯的臀部(他有點圓圓胖胖的),他手腳著地連同鼻子貼在地面上到處爬行。我後來才知道,在鑽石業,當某個人把鑽石掉在地上的時候,就會出現像霍格斯爬在地上四處找鑽石的動作。在其他地方不會有如此的情景:一屋子的人,他們之中有許多是上流社會的千萬富豪,手腳著地在地面上爬著,把地毯上的每一個小毛球扯下,小心翼翼地撕開毛球,試圖找到從切割輪下彈出或從某人的鑽石鑷子下掉落的一顆鑽石。

  在鑽石分級學院,如果有一顆鑽石不翼而飛,我們非得找到不可,否則誰也甭想回家。有一次,我們足足留在學校3個小時。那顆璀璨美麗的大鑽石像子彈一樣飛過教室,落在任課教師的講台一角;我們一次又一次地搜尋每一寸地板,最後才在講台上找到了它。

  霍格斯原本是靜悄悄地趴在地上四處尋找,然後搜尋的聲音漸漸大了起來,並且開始用西班牙文輕聲地詛咒著;接著納丹也趴在地上,加入搜尋的行列。此時,霍格斯著急地看了舒謬一眼,意思是說:我們這兒出事了,你可不可以過來幫幫忙?”幾分鍾之內,店裏的每一個人都發揮兄弟同胞之情,放下手邊的工作趴在地上,將幾顆價值數10萬美元的鑽石留在高速轉動的切割輪下等待切割。霍格斯弄丟了一顆鑽石,一顆12克拉的鑽石;它是店裏難得接手的最大鑽石。

  我們一直搜尋至深夜。剛開始,我們趴在地板上一寸寸地找,然後是窗台(幸好那些窗子已經好幾年都沒打開了,因此我們不必擔心那塊鑽石從窗戶飛了出去,落入某一個幸運的寶石交易商手中;過去在47街,類似的情況屢見不鮮)。接著是每一個人的襯衫口袋(一個鑽石最喜愛的藏身之所),然後是褲腳的翻邊、鞋子、襪子,再後來是皮帶底下、褲子裏、內衣裏、袋子裏、盒子裏以及裂隙破洞裏。

  我們甚至檢查每一個人的頭(如果他頭上長有頭發的話),因為小顆的寶石通常會卡在頭發裏面,然而還是一無所獲。之後,我們又把每一個地方重新找了一遍。店裏的每一個人都留下來幫忙搜尋,也清查了每一個角落、每一處口袋,仍然不見鑽石的蹤影;每一個人都摸不著頭腦,納悶鑽石怎能不翼而飛。在我們放棄搜尋之前,天幾乎已經快要亮了。

  這件鑽石失蹤記是一個例子,說明一個人急需旁人援助的時候,你所付出的慈善寬容或落井下石的行為,可以在你的心中留下多么強大的銘印。在鑽石界,諸如此類的意外發生的時候,你可以運用一些保險政策,賠償意外所造成的損失,但是幾乎沒有人能夠負擔得起。霍格斯可能需要整整一年的時間去清償丟失鑽石所欠下的債務,而你也大可以放心,他絕對會清償債務,因為那是每一位鑽石切割匠所奉行的規范。在這個意外發生時,每一個人放下手邊的工作,尋找失蹤的鑽石,幫助一個急需援助的人;如果我們停下來伸出援手,或忽略他的需要,那么銘印(好的或壞的)就強烈多了。

  誠信系於一心

  隔天早晨,那間鑽石切割店的店主接到一名切割匠打來的電話。那名切割匠的店面位於隔幢樓的樓下;他問我們有沒有丟了一顆大鑽石?他在地板的一個角落裏發現了那顆鑽石。這是我第一次見識到,在鑽石切割業,幾乎每一個人都光明磊落,正直誠實,使我深深感動。

  我們認為,那顆鑽石大概是從切割台的金屬包角彈跳了出去,平飛穿過地板,鑽入一個裝飾板條的細小裂縫之中,一路穿過牆壁底下的一個缺口,從裝飾板條另一端的裂縫中冒了出來。不用說,霍格斯自然是感激萬分。當你出手協助或忽視一個急需援助的人,你的心中將留下較強烈的銘印(好或壞的銘印);同樣地,當你幫助或忽視的對象是一個曾經鼎力支持過你,或是一個性格特殊的人物,銘印也因此而增強。

  輕率無禮地開除一名只在公司服務了很短的時間,沒有特殊貢獻的員工是一回事,但是解雇一個長期以來,胼手胝足一起擴展公司業務的員工,只因為他即將屆臨領取特別退休福利的工作年限,又是另外一回事。遲繳電話費是一回事,但是某個人出自一片善良真誠之心,把一箱價格高昂的鑽石交托予你,而你卻違反了你們之間的口頭約定,又是另外一回事。在寶石這個行業,立下了許多協議。

10節 潛能運用原則(4)

在傳統上,整個鑽石大盤交易商圈奉行嗎左”(mazal)這個概念。嗎左是意第緒語(Yiddish,猶太人使用德語、希伯來語等的混合語言)“mazalunb’rachah”的縮寫,意指健健康康地生活。在鑽石商之間,嗎左是指成交

  在鑽石行業最高層之中的大多數人,把嗎左或口頭承諾的概念發揮得淋漓盡致。他們通過電話買賣交易價值數百萬美元的寶石;有時候買賣雙方素未謀面,僅憑嗎左這一個詞,就完成交易。一旦嗎左說出口,無論買賣價格高低,你都需保持信譽,兌現這筆交易。

  重信守諾是鑽石業界的核心精神。在鑽石業界,違背諾言之事聞所未聞。在經過一場強硬激烈的談判協商之後,買賣雙方都說嗎左,那么交易就拍板定案,誠信全系於一心。買賣雙方之間沒有契約,也沒有簽字畫押。

  你將支付當天你所同意,並且承諾支付的金額,因為你說了嗎左。你可以想象,當你漠視嗎左的精神,或反對一個具有優秀卓越人格的人,那銘印在你心中留下的痕跡就強烈許多。關於這一點,有一個被稱為掉包、違反鑽石業另一個神聖傳統——“寄賣系統的例子。

  假設鑽石交易商A君,遞送了一個裝有300顆一克拉鑽石的包裹或小紙盒,給交易商B君寄賣。B君花了幾天的時間,小心翼翼地檢查每一顆鑽石,決定是否買下所有的鑽石,或只買一部分,或一顆也不買。如果他決定買下所有的鑽石,他肯定希望能拿到一些折扣。而他所希望的折扣將成為雙方你來我往、談判協商持續進展數星期的焦點。

  如果B君決定只買一部分A君提供的鑽石,那么依照慣例,A君有權力針對B君預計購買的鑽石,索取更高的價格。這是因為在一個盒子裏品質最好的鑽石的價格,通常比在同一個盒子裏面,最難看的鑽石高出許多。因此,當你從盒子裏面挑選出最好的鑽石,你自然得多付一點。

  如果B君是一個寡廉鮮恥、不講道義的人,他可以在幾天之後打電話給A君,並說:我剛剛抽空看了看你送來的鑽石,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送給我這種垃圾(drek)。立刻叫你的保安人員過來,把它們帶回去。把這些爛貨放在我的珠寶裏,真是丟人現眼。

  (在意第緒語中,drek意指垃圾。如果你找碴的對象是一個印度籍鑽石交易商,你就得用karab這個字眼。如果對方是俄羅斯人,你說musor。不論是用哪一種語言都不要緊,反正你已經明白這中間是怎么一回事了。當你向其他人購買鑽石的時候,那些鑽石就是垃圾

  相反的,當你出售鑽石給其他人的時候,即使那些鑽石跟今天早上某人提供出售的垃圾一模一樣,它們卻是品質優良、物超所值的鑽石。)

  在那幾天之中,B君檢查了A君的鑽石,而且是十分仔細地檢查。他從中挑出一兩顆最有價值的鑽石,再從他自己的存貨裏面揀選幾顆品質較差、但重量相等的鑽石放進盒中,魚目混珠。那一盒子的鑽石如雪片一般,沒有任何兩顆鑽石是一模一樣的,也沒有人有那種記性,可以分毫不差地記住每一顆鑽石的模樣,尤其像安鼎所擁有的鑽石存貨,就拿25萬顆鑽石來說吧,根本沒有人會注意到哪幾顆鑽石被調包了。

  心如同敏感的底片

  我們確實需要想出幾個辦法,來查出我們是否成了騙人把戲的受害者。由於鑽石硬度的關系,我們無法在鑽石表面留下任何刮痕;它可不像拿一只別針,在石頭上刻下你的姓名縮寫那般輕松容易。

  如果你真想在鑽石上留下記號,鑽石業界已經研發出用極為精准細膩的激光技術,可以在鑽石的一面烙下一個微小的識別號碼(但是這種做法成本很高,除非是更有價值的物品,才值得投下這筆費用)

  我們也使用X光去鑒別偽鑽和用來濫竽充數的鑽石。我們的廂型車裏也放了一台可攜帶式的X光機,在不同的地點即可隨車檢驗,一次能夠鑒別數千顆鑽石。

  事實上,把鑽石調包的交易商少之又少;鑽石調包之類的事做多了,遲早會露出馬腳,讓人發現他的欺騙行徑。[不誠實和愚蠢常常伴隨出現,如同鑽石和石榴石(深紅色寶石)的存在一般,當采礦者發現紅寶石之際,就知道附近可能開采得到鑽石。]

  而且這種消息傳得很快,一兩天之內就人盡皆知了。當他再要求其他的交易商遞送鑽石包裹的時候,他所得到的答複千篇一律,肯定都是:沒有,我們今天沒有這類的鑽石。

  此處的重點是,B君褻瀆了A君神聖莊嚴、全心信賴的真誠:B君傷害了一個信任他的人,他踐踏蹂躪了重信守諾(mazal)所代表的榮譽體系。而他的所作所為也在他的心中留下更深的銘印。

  行善作惡的方式也影響了心之銘印的強弱程度。

  例如,你不僅沒有及時付清鑽石供貨商所應獲得的款項,你還編造了一連串的借口作為搪塞。在商場上,我聽過幾個出名的推托之辭:

  支票上星期已經寄出去了,你也知道紐約的郵遞系統的嘛!”

  我們處理賬目的經理搬到大樓的另一間辦公室去了,我們還不知道他的分機號碼。

  我們更換了我們的會計軟件,支票只有在隔周的星期五才能做出來。

  我知道期限是90天,但我們以為是我們完成鑽石的分級歸類之後的90天。”(鑽石的分級歸類工作可以拖個幾星期才做得完。)

  即使像可口可樂這種大公司都得多花個幾天的時間,這有什么大不了的?”(多花幾天是沒什么大不了的,只不過你說這話的時候,其實已經晚了兩個月了。)

  我們現在真的忙不過來,我們會在一兩天之內把你的支票准備好。到時候你過來一趟怎么樣?午飯過後好嗎?”(意思是說,我們的會計部門已經接到指示,在星期五下午銀行關門之後10分鍾,再把支票交給你,如此一來,我們又可以多賺3天的利息。)

  當然,最出名的方法就是避而不見。把會計部門的電話線全部拔掉;甚者如果你夠狠的話,就在電話裏加裝一段聲音甜美嬌柔的錄音:您的來電對我們十分重要!敝公司的主管正在服務其他重要的客戶,請稍後幾秒鍾!”每隔30秒左右就重新播放一次,並且錄一段令人厭惡的音樂作為背景音樂。由於你所使用的方法如此不堪,這個負面行為所留下的銘印就強烈許多。

  最後一個影響銘印如何植入心中的因素,與思想()、語言()、行為()的結果有關;也就是說,你慶幸自己做了那件事嗎?你會再做一次嗎?你執著於它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無論你是作惡或行善,銘印的作用都因此強烈許多。

  這些都是心理銘印的原則。我們的心如同一張非常敏感的底片,無論我們拍攝了什么——特別是無論我們看見自己善待或惡待他人,都會在底片上留下影像(在心中留下銘印),如同一只鴿子或一匹狼走過剛剛下了新雪的雪地上所遺留下來的痕跡。

  這些銘印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我們能夠善用這些銘印嗎?我們能夠讓所有的事物依照我們所期望的方式發生嗎?為了讓讀者了解,我們必須在潛能的原則和潛能本身之間做一聯系。

  譯注

  須菩提。若菩薩作是言。我當莊嚴佛土。是不名菩薩。

  何以故。如來說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

  業即行為,有身的行為、語的行為、意的行為三種,即身業、語業、意業。每一種行為皆有善、惡、舍(即不善不惡)之分。本書原是針對西方人士所著,故作者用心之銘印來解釋,以方便西方讀者理解。本地的讀者可以把銘印想成種子。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已發布文章:
Xuân Nhâm Thìn
圖片
佛學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