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
當和尚遇到鑽石
麥克爾•羅奇格西
03/08/2011 06:42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5節 金剛經的緣起(3)

萬物的潛在可能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

  當何名此經。我等雲何奉持。

  佛告須菩提是經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

  以是名字。汝當奉持。所以者何。須菩提。

  佛說般若波羅蜜。則非般若波羅蜜。

  須菩提。於意雲何。如來有所說法不。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來無所說。

  現在是我們認真面對事實真相的時候了。承認吧,你希望事業有成,人生順遂,但是在你的內心也有一個強烈的直覺告訴你,除非擁有充實的心靈,否則人生就了無意義。你想要擁有百萬財富,也渴望禪坐修行。

  之中有其深意

  事實上,為了實現事業的飛黃騰達,你將需要伴隨靈修生活而來的,一份深刻觀察洞見之能力。如此一來,兩全其美,既能坐擁物質的財富,又能兼具心靈的富足。在這一章節中,我們將探討萬物的潛在可能,也就是佛教徒所謂的。所謂,就是獲得各種成就的秘訣。在佛陀及其弟子須菩提(Subhuti)之間所發生的一段精彩對話,倒很適合作為探討之含意的起點。

  須菩提懷著極大的恭敬心對世尊說:

  喔,世尊,這特殊教授的名稱為何?我們應該如何看待它?

  世尊回答須菩提:

  喔,須菩提,這是關於圓滿智能的教授,你應該如此看待它。

  何以如此,喔,須菩提,因為如來所教授的圓滿智能從不存在,而事實上,正因為它從不存在,所以我們能夠稱它為圓滿智能。

  告訴我,須菩提,你認為呢?如來可曾給予任何教授?

  須菩提恭敬地回答,喔,世尊,沒有,完全沒有,如來從未給予任何教授。

  這一段從《金剛經》節錄的對話,似乎讓人產生世間一切事物皆無意義的感受。很不幸地,這也正是西方社會對於佛教的觀感。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讓我們再仔細研究世尊和須菩提這段對話的內容。然後,我們再努力嘗試,是否能把對話所闡釋的意義應用於商場之中。上述的對話可以用另一種方法來做解釋:

  須菩提:我們該如何稱呼這本書?

  世尊:我們稱它為《圓滿智能》。

  須菩提:我們應該如何看待這本書?

  世尊:把它視為圓滿智能。如果你納悶何以如此,那是因為我所撰述的圓滿智能從不存在。這也正是我決定把這本書命名為《圓滿智能》的原因。須菩提,你認為這本書是一本書嗎?

  須菩提:當然不是。我們知道您從未寫過這本書。

  你可以稱此書為一本書,你也可以把此書視為一本書,因為它從來就不曾是一本書”;這段陳述是上述對話的要點,也是說明萬物潛能的關鍵。這段陳述包含了一個非常具體實在的意義;它並非莫名其妙的胡言亂語;你想要獲得人生、事業成功所必須知曉的事物也盡在其中。

  創業維艱樂趣多

  讓我們從商場中擷取一個十分常見的例子,來闡釋潛能的含意。

  當我們剛剛著手成立安鼎國際鑽石公司的時候,我們向位於帝國大廈附近的一家珠寶公司,承租了一間大辦公廳之內的一兩個房間作為辦公場所。公司擁有者歐佛和爾雅坐鎮於一個小房間之中;緊鄰在小房間隔壁,有一個稍微大一點的隔間,則是我、鑽石匠烏迪、珠寶匠艾力克斯,以及專司計算機的雪萊女士的辦公室;我們4人圍坐在一張大桌子旁一起工作。鑽石被分級歸類地擺放在桌子邊緣;在另一個角落,雪萊女士把賬目輸入計算機。在此同時,我則坐在桌子的另一角忙著打電話,試圖找到城內大珠寶采購商的秘書的姓名,如此一來,我們就能夠直接向買主接洽,做出買賣的決定。

  安鼎一系列的產品大約包括15種造型的戒指;每一種造型的戒指都被拍攝成照片,一頁一頁地裝訂成冊,如此一來,歐佛和爾雅可以隨身攜帶,向客戶展示。為歐佛和爾雅工作是一件愉快有趣的事情,因為他們對美國的商業活動一無所知。但是,也正因為他們不知道在美國的商場有哪些事情根本行不通(後來卻被他們弄得有聲有色),有哪些事情不能做(例如,穿著印有達拉斯小牛隊字樣的足球T恤,會見全世界最大百貨連鎖公司的高級主管),他們反而比其他人更富創意。

  歐佛會走進我們的辦公室,詢問我們關於美國的古怪問題,例如,日曆上寫著明天是土撥鼠節(GroundhogDay),那是國家法定假日嗎?你們那天該放假嗎?我們應該付你們那天的薪水嗎?”有時候,我們告訴歐佛,是啊,在美國,那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節日。

  另一方面,他們無法理解為什么有人想要在晚上11點以前回家,而我們大部分時間都工作到11點,有時候甚至更晚。往返寺院與公司之間,來回各需將近兩小時的車程,因此我回到寺院大約是淩晨1點左右,然後於清晨6點起床,動身進城。

  鑽石和珠寶從位於以色列的工廠輸入美國,然後直接送交客戶。我想,人們可能認為我們擁有自己的生產設備,其實,我們經常需要跑到坐落於第五大道和47街的寶力克保全公司(BrinksArmored),把剛剛從特拉維夫(TelAviv)運抵紐約的包裹上的卷標撕下,貼上寫有客戶姓名的卷標,再把包裹送到保全公司樓上一層的辦公室。

  我記得一次驚險的意外。那一次,我必須打開如前所述、從以色列運來的一個包裹,把包裹中的鑽石珠寶分裝給兩位客戶。打開包裹之後,我看到包裹內有一大堆紅銅鑽戒。我帶著那個包裹從47街跑回30街的辦公室,弄得大家急如星火地頻頻致電中東。問題就出在制作14K金,有太多不同的方法。在表示金子純度的克拉系統中[karat,簡稱K;鑽石系統則以克拉”(carat)為單位]24K金代表純金,它的質地太過柔軟,而無法用來制作珠寶;在一般穿戴的情況下,一只24K金的戒指戴一戴就損壞了。因此,我們混入其他的金屬,增加金子的硬度。

  如果在金子與其他金屬的混合比例之中,其他金屬占了1/4的比例,那枚戒指就成為18K金戒,以此類推。在美國,合法的K金單位包括18K金、14K金,以及 10K金。你為了使戒指更加堅硬而混入的金屬,也決定了戒指最後的顏色:如果你加入的是鎳,那么金子就會呈現較淺的黃色;如果你加入的是銅,金子就會呈現錚亮的紅色。各種混合產生不同的濃淡色度。美國人偏愛中間至較淺的黃色;一般來說,亞洲人偏好深濃的金色;而歐洲人則喜愛幾近紅銅的顏色。我們收到的那箱鑽戒被誤鑄為歐洲人偏愛的顏色。

  汗水交織的成長期

  以下的故事是安鼎創立的最初幾年,最令我珍愛的記憶之一:我們三、四個人一起沖到一家位於市區、雇用非法移民、工作量重但工資低廉的電鍍工廠,試圖說服工廠主趕工,在帶紅色的金子外面再鍍上一層昂貴的黃金。我和這些未來的千萬富翁,以及大約15名波多黎各籍的女孩圍著一張桌子坐著,歐佛和爾雅用希伯來文大聲交談著,那些波多黎各女孩高聲用西班牙文一來一往,沒有人能夠理解為什么我們要以金鍍金。很快地,我們所有人達成共識,肩並肩坐在一起,弓著背,在那些鑽戒外層、不需要鍍上黃金的部分漆上特殊的化學藥品,作為防護措施。

  然後,我們孤注一擲,開始經營屬於自己的工廠。這個工廠的設施和30街的辦公室幾乎如出一轍;它是一個小房間,坐落於曼哈頓的一條街上,地面砌著陰冷的水泥,有著一大片一大片的鐵閘門,還有我們第一個存放貴重物品的保管庫。從老地點遷移至新工廠的期間,也有許多愉快的回憶:搬離老公司的那個晚上,我們把地毯撕成碎片,身子爬在地上,搜索過去幾個月工作期間,掉落在地面的細小鑽石碎片(這些碎片加起來,總共有好幾百片)。一名員工不小心把自己鎖在那個新的保管庫中,鎖了一整夜;她的丈夫納悶我們究竟可以工作到多晚。而我自己則在熱氣蒸騰的紐約夏日,穿著一套羊毛西裝大汗淋漓,因為我的上師堅持,我必須衣著得體,稱職扮演我的工作角色——我必須每天穿著它,絕不能脫下西裝外套,或是松開領帶。

  在我考慮6個月之後,該是決定從這個新成立不久的小工廠搬到其他地方的時候了。我們是否應該冒險搬到鑽石區?如果我們租了一個大場地,到時候訂單下滑該怎么辦?如果我們租了一個小地方,結果大宗訂單湧入,我們該怎么按時出貨?

  因此,我們就在鑽石區外圍的一幢破舊寒酸的建築中,承租了一個小樓面的一半——這是在承租一個較大空間的風險和較便宜租金的穩當之間,所做的折中辦法。我獨自地坐在稱為鑽石部門的小房間裏辦公;有時候,我在系統部門工作(那是一個極小的房間,面積只有一間等候室的兩倍),要不然就是在保管庫(它是一個直立式的小東西,可以容納兩名工人,有點像一具石棺葬著兩具木乃伊)。而所謂的工廠則是一個較大的房間,一名拋光匠孤零零地坐在廠房的一角。

  大約在一年之內,我們的銷售額雙倍增長(大約有10年的時間,幾乎每一年都有如此的銷售成績),當初擔憂承租一個大空間所面臨的風險,而決定租賃較小的場地,如今則成為一個不利條件。毫不誇張地說,我們是手肘頂著另一個人的手肘工作。有一個笑話說,你每領1000美元的薪水,你的辦公桌的空間就增加1英寸;如此計算的話,當時我的辦公桌大約有15英寸了。

6節 金剛經的緣起(4)

擴張經營版圖的潛在危機

  為了安全起見,我們不能領著生鑽供貨商進入辦公室,因此我們只能站在介於門廳(稱之為人阱”)與等候室之間的過道進行交易,如此其他的鑽石交易商就聽不到我們所開出的價錢。你不妨想象一下如此的情景:你站在一條狹小、昏暗朦朧的過道上,滿是數千顆細小鑽石的手上握著一張小紙條,身後的工廠傳來陣陣嘈雜的聲響,你努力扯著嗓門說話,但又不想讓坐在你前方等候室的人聽到你們的談話內容;你們計算著購買不同等級鑽石的總金額、利率,以及物價順應率(slidingpaymentarrangements,將工資、稅等配合物價指數的高低適當予以調整時的用語),好像兩名劍客擠在一個衣櫥裏面進行一場決鬥。

  順便一提的是,所謂人阱是指鑽石公司裏面的一塊特別區域,內部人員見有外來訪客,的一聲開啟第一道門。訪客進入,第一道門關閉之際,電視攝影機開始監測,或由公司內部的人員透過一面防彈玻璃監看來者何人,然後再由公司內部人員按下電鈕,開啟第二道門,訪客才算真正登堂入室,進入公司重地。一個電子機械裝置可以防止第一、第二道門同時開啟。尤其當你在晚上最後一個離開公司,你通過了內門,也就是第二道門,卻忘了帶打開第一道門的鑰匙,這可就好玩了。當公司的營運到達這一階段,我們采取穩當的措施,向房東租下另一半的樓面。當我們的辦公桌寬度大約又增加了20英寸的時候,我們租下另一個樓面;兩層樓之間架了一個樓梯作為連接。之後,我們的辦公桌又寬了20英寸,銷售成績總是雙倍增長,我們又租了另一層樓,不過可惜的是,那個樓面和先前租的兩個樓面之間隔了兩層樓。

  接下來,到了我們需要更多空間的時候,同一幢樓之中,再也沒有閑置的樓層可用。我們立刻查看隔壁樓層數較少的建築,但一無所獲。因此我們租下距離兩幢樓較遠的一個樓面;那幢樓的高度足以不受介於兩個辦公地點之間較矮樓層的幹擾,我們可以把那些完全違規的電線懸掛於兩層樓之間的半空中,連接計算機網絡。這些懸在半空中的電線,看起來就像懸掛在布魯克林區廉價公寓之間的曬衣繩一般,只不過這一次是發生在曼哈頓市中心的鋼筋玻璃帷幕高樓之間。

  此時,我們面臨著一個棘手的情況。為了在分別位於兩幢樓的寶石分級室做揀選分級的工作,我們必須經常帶著一大箱一大箱的鑽石、紅寶石、藍寶石、紫水晶,以及其他許多寶石在街道上來回穿梭。這種做法非常危險,而且鑽石區的范圍已經擴張到我們承租樓面的區域,租金不停地上漲。我們必須決定如何解決公司地點的問題。此時安鼎每年的營業額已達數百萬美元,大約擁有100名員工。因此,我們又回到房地產和萬物潛在可能的問題。

  相同行動,不同結果

  在紐約有一種商人,每天早上必定買一份《華爾街日報》(TheWallStreetJournal)。不論他讀或不讀(我覺得,幾乎很少有人真正地把那份報紙看完),對於在許多公司工作的人而言,每天早上讓其他人看到你臂下夾著一份《華爾街日報》,神采奕奕、步履匆忙地步入公司大門,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更好的是,每天都有一份《華爾街日報》直接派送到你的辦公室——每天早上9點左右,那份報紙就塞在你辦公室門縫底下,而且還要塞得恰到好處,讓從過道經過的人都能看到《華爾街日報》這幾個字。另外,為什么需要在9點塞報紙呢?那是因為報紙可以一直躺在門縫底下,直到你在930分左右步履從容地步入公司為止。在930分之前,每一個職位較低的員工經過你的辦公室門口,都會看到那份《華爾街日報》。那份報紙不僅證明你確實還沒有到公司,也提醒他們,你是老板,不需要在95分之前打卡。

  有極少數的幾次,我的的確確把《華爾街日報》讀了一遍;那種體驗總是非常驚異。在頭版右邊的版面上(因為從這個版面一直到左邊的版面,都被美國本土新聞及國際新聞的摘要占據),總會刊登一篇大力推崇諸如索羅斯(GeorgeSoros)之流的商界名人的文章。索羅斯曾經大膽從事風險較大的投資,名利雙收,成為商界翹楚。凡是登上這一版面的商界人士,都被推崇為具有遠見卓識的人物”;他洞燭機先,遠遠走在其他人前面;當缺乏企圖心,較為保守的商人裹足不前的時候,他具有勇氣與自信迎頭向前,獲取較高的利潤。

  大約在《華爾街日報》第四版的地方,則會刊登一篇文章是關於一家企業因為管理方式陳舊過時、不思突破,而面臨失敗瓦解的命運:董事會叫所有的副總裁卷鋪蓋走人,總裁也由新的人選擔任。一個星期或一個月之後,我會再拿一份《華爾街日報》來瞧一瞧(事實上,我過去時常偷偷地把塞在另一位副總裁辦公室門縫下的報紙拿走,在他進公司之前,再放回原處)。這時候,在頭版就會有一篇文章贊美一家經年遵循舊制的公司,在這一季締造了巨額的利潤。他們是一家績優股公司,由一個具有忠於過去經營智能的領導人掌舵。接著在第四版,有一篇文章激烈批評一名愚蠢的資本家,輕率魯莽地以公司的股票作為投資的賭注。

  《華爾街日報》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在某個月,被稱為投機天才的人物,幾個月之後,卻被譏為投機白癡;在某個月,被認為是守舊笨蛋的人士,幾個月之後,卻被人贊美為作風穩健傳統的英才。或許那些投機天才仍然繼續飛上雲端,或許那些行事保守的傻瓜仍然每況愈下。無論如何,似乎沒有人注意到,同樣一個人或同樣一家公司所采取的相同行動,幾乎產生各種不同的結果。

  房地產的抉擇

  我們如何把這個道理應用於房地產?它又如何展現潛能”?想一想,當安鼎經曆了數年租或不租、擴展經營或不擴展經營的不確定之後,開始仔細考慮擁有一幢屬於我們自己的辦公大樓的時候,我們會思考什么問題?我們是否應該大刀闊斧地采取如此重大的行動?

  面對這一問題,每一個生意人都有自己的考慮與打算,並且評估其中的利弊。一幢嶄新的大樓將使我們的顧客感到耳目一新,同時加深顧客與供貨商對我們的印象。

  或許,他們將認為,我們擴展的程度超過我們的能力范圍;或許,客戶們擔心,我們將提高價格來支付新的開銷;或許我們的供貨商將認為,他們以前賣給我們的寶石價格太過低廉,他們金錢上的損失反而讓我們買了新大樓。

  如果我們遷離鑽石區,當我們需要寶石的時候,或許會增加寶石供貨商運送貨品的困難,也提高許多風險。或許我們承租辦公室所省下的費用,可以讓我們支付供貨商更高的價格,也將吸引更多的交易商,賺取更多的利潤。

  或許遷移新址將使員工上下班更加麻煩;或許多了半個小時的往返時間,將促使優秀的員工離職,在靠近鑽石區的地點另謀高就。或許,人們會喜歡新公司的環境;它坐落於西格林威治村(WestGreenwichVillage,指紐約或其他城市的文人、藝術家等的聚居區),比較安靜清幽,擁有許多精巧雅致的店鋪,餐廳供應的食物分量也比市區來得多。或許,在我們搬遷至西格林威治村之後,當地房地產的價格將迅速飆升,我們投資房地產的報酬率也隨之提高。或許,紐約的房地產將經曆另一次的劇跌重挫,使我們無法負擔高額的抵押借款。或許從經濟的角度來看,把所有的生產制造過程全部集中在一幢大樓之中,將使我們得以降低產品的價格,在市場上攻城略地,大發利市。或許,維持一個大規模制造工廠的開銷將逐漸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尤其在生意淡季的時候,更是嚴重。

  那些在商場上摸爬打滾多年、真正誠實面對自我的人都明白,在這個關鍵時刻,正反好壞兩種情況都可能發生。

  如果你買下大樓,一切蒸蒸日上,那么你就是一個天才,買下大樓就是一個非常棒的決定。如果你購置大樓,結果事業慢慢滑坡,那么你就成為一個冒險投機的糊塗蟲。如果你沒有買下大樓,公司營運仍然穩定健全,或是你沒有購置大樓,結果公司運轉不良——這下子,你可知道其他人會怎么說你了吧!而你也明白,不管其他人贊美你是天才或批評你是白癡,你都是同一個人。

  這個道理將謹慎穩當地帶領我們通往”——也就是萬物潛能的境界。

  是好是壞全憑個人觀點

  如同安鼎國際鑽石公司,在曼哈頓西區添置一幢9層大樓的房地產交易,即是說明潛能,或佛教徒所謂的的良好示范。

  此處必須了解的重點是,無論是那幢大樓本身或是添置那幢大樓,都同時包含了各種變好或變壞的潛能。

  如果我們購置了那幢大樓,然後突然之間,紐約的房地產價格下滑(在我們買下那幢大樓之後,我的擔憂果然出現了),那么對於我們的老板歐佛和爾雅來說,添置大樓就成了一件壞事。如果我們購買那幢大樓,所有的經理人員一下子比以前多了許多辦公空間,那么對於經理人員來說,買下大樓就是一件好事。如果我們添置那幢大樓,使得所有從新澤西州來紐約上班的員工,時間又得多上半個小時,對他們而言,添置大樓就是一件壞事。但是,對於所有住在布魯克林的人而言,可是美事一樁,可以省下許多上班往返的時間。如果我們購買那幢大樓,而使我們的供貨商認為,我們擁有雄厚的財力,那么對我們來說,購買大樓是有利的。相反地,如果供貨商因此認為我們剝削了他們的利潤,對我們而言,購買大樓就是不利的。

  然而,如果我們不考慮對我們而言對他們而言,那又如何呢?如果我們試圖評估那幢大樓或購買那幢大樓本身是好是壞,那又如何呢?如果你仔細考慮,甚至只需思考片刻,你就可以得到一個顯而易見的答案:購置大樓本身既不是一件好事,也不是一件壞事;是好是壞全憑個人的觀點。對於從中獲益的人來說,它是一件好事。對於購置大樓而招致損失的人來說,它就是一件壞事。購買大樓本就沒有天生的好處或壞處,它本身不具有如此的特質,它缺乏如此這般的特質。

  這正是的含意:所有的事物都有利有弊,有好有壞,而大樓本身則沒有好壞利弊,全憑我們看待那幢大樓的觀點而定。這正是事物的潛能。

  空白的屏幕

  此外,這個世界上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如此。前往牙醫診所,接受根管治療手術(rootcanaloperation)是一件壞事嗎?如果它是一件壞事,那么對每一個人而言,根管治療都是一件壞事。但是,你仔細想一想,無論根管治療對我們來說有多么糟糕,對其他人而言,它可能是有益的。一個沒有醫德的牙醫師可能認為,替病人施行根管手術,是為就讀大學的孩子賺取一學期學費的絕佳機會。對於為病人安排診療時間的護士而言,它可能代表了診所有新生意上門,進賬充足,確保她可以繼續受聘。對於銷售牙醫醫療器材的業務員來說,它可能說明了有銷售另一盒皮下注射器的機會。根管手術甚至不是一個令人疼痛難耐、具有任何好或壞等天生特質的治療過程。無論人們對根管手術有多少不同的看法,根管手術本身沒有好或壞的本質;它既不好也不壞,它是空的或中性的。簡而言之,它擁有”;而根據深奧的西藏古老智能典籍所言,是隱藏的無上潛能。在我們周圍的人們也是如此。想一想在你的工作場所,最令你惱火的人;他們似乎擁有一種令人惱火、令人厭惡的特質或天性。他們似乎把他們的惱火往你的身上傾瀉。仔細思考這個問題。或許某個人(另一個同事,或他們的家人、妻子,或兒女)認為他們非常慈愛,非常討人喜歡。當他們(另一個同事,或家人、妻子,或兒女)看著令你惱怒的人,甚至在同一個房間,和你一起看著那些人做著或說著相同的事情,他們會認為那些行為、話語是令人愉悅的。

  很明顯地,那些討厭鬼沒有投擲任何不愉快,到另一個同事、家人、妻子或兒女的身上;這也證明了,那些人沒有令人惱火的特質。他們本身沒有如此的特質,而特質本身也不會自動地在他人面前展現出來。或許應該說,他們如同空白的屏幕,不同的人從屏幕之中看見不同的事物。這是一個非常簡單、證明潛能之無可否認的明證。世界上的其他事物亦是如此。

  現在,我們可以回過頭去了解佛陀所說的話:你可以稱此書為一本書,你也可以把此書視為一本書,因為它從來就不曾是一本書。針對購買大樓而言,你可以說添購大樓是一件好事,你也可以認為添購大樓是一件好事,因為購買大樓本身從來就不是一件好事,也不是一件壞事;也就是說,好壞與否,全憑我們如何看待它。

  然而,和事業之間有何關聯呢?這種潛在可能如何能夠成為通往成功人生與事業的金鑰匙呢?因此,我們必須明白運用潛在可能的原則。

  譯注

  佛陀十大弟子之一,以論證諸法皆空著名,故又叫解空第一。諸法皆空之,意指事物,故諸法皆空意指萬事萬物皆空幻不實。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當何名此經。我等雲何奉持。佛告須菩提是經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以是名字。汝當奉持。所以者何。須菩提。佛說般若波羅蜜。則非般若波羅蜜。須菩提。於意雲何。如來有所說法不。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來無所說。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已發布文章:
Xuân Nhâm Thìn
圖片
佛學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