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
解讀佛詩佛詞— 廬山,一場雲林霧海的夢
白落梅
03/01/2014 07:40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53節:廬山,一場雲林霧海的夢(1)

想起劉禹錫的字,夢得。或許他也是一個愛做夢的人,只是他夢得清醒。如果可以,就讓我尋一間陋室,關上這扇深秋的窗子,做一場禪夢。在夢裏,他無須知道我是誰,而我只對他吟一句詩:世間憂喜雖無定,釋氏銷磨盡有因。

  廬山,一場雲林霧海的夢

  題西林壁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蘇軾

  十年,我喜歡這兩個字,意味著一切都遠去,一切都不複重來。時光給我剩餘的,就只是回憶,十年風雨,十年心事,當我再回首過往,還是會被記憶的碎片砸傷。十年前,我為了追慕一軸山水,去了奇秀甲天下的廬山。其實我在那並沒有與誰結緣,只是山巒深處的煙雲險峰真的令我難忘,還有三疊泉下那場流水的放逐,讓我從此對水的眷念至死不渝。十年,廬山的蒼松雲霧沒有絲毫的改變,而曾經那個身著一襲白裙的女孩,早已更換了容顏。

  當年蘇軾在廬山腳下的西林寺牆壁上,題下了千古名句: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這帶著哲思與禪理的詩句,似乎總藏著一段令人不能破解的玄機。仿佛走進廬山,就如同走進一段雲煙的夢幻,我們看到的只是廬山的一峰一嶺一丘一壑,卻永遠不能辨認廬山的真實面目。因為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峰巒丘壑,呈現在眼前的都是不同的姿態。無論是一株松,一片雲,一座山峰,在每個人的眼裏,都可以構思出一種意象。大自然蘊含了無窮的變化,我們每天都在前所未有的景象中,過著平淡的日子。

  我去廬山,依靠的都是腳力,翻越了五六座山巒,才抵達它的邊緣。下山亦是如此,漫長的石階仿佛沒有邊際,直到將我最後一絲意志消磨殆盡,才重返到滾滾紅塵。都說十年修得同船渡,在三疊泉的瀑布下,遇見了一個為我劃船的船夫,如果說這也是一段緣的話,那我到老都不會相忘。友說:渺渺塵世,芸芸眾生,相見便是有緣,同渡更是難得。佛家信緣,應該教人惜緣。曾幾何時,我們都相信了宿命,凡事愛去追究因果,那是因為經曆了太多的重逢和離散,我們都不敢輕易地付出和擁有。

  當年我去了廬山腳下的東林寺,與白蓮許過一段盟約。而與東林寺只有一路之隔的西林寺,卻不曾拜訪。一次錯過,或許就該是一生,沒有深刻的遺憾,卻總又覺得少了些什麼。如今再讀蘇軾的《題西林壁》,腦中卻浮現出與西林寺只有一面之緣的塔。不知道西林寺的牆壁上,是否留存了蘇子的墨跡。當年蘇軾由黃州貶赴汝州任團練副使時經過九江,遊覽廬山,瑰麗的山水觸動了他疏曠的詩情,寫下若幹首廬山記遊詩。唯獨這首《題西林壁》,用平實的語言,深入淺出地表達深刻哲理,讓讀過的人倍感親切自然。

54節:廬山,一場雲林霧海的夢(2)

千姿萬態的廬山風景,只在一首簡單的詩中,便得到至美的表達。我們就是那山中的人,在模糊不清的雲霧中,盡力看清草木的容顏、岩石的風骨,追尋一種生命的真意。蘇軾的詩,言淺意深,因物寓理,寄至味於淡泊。他寫詩全無雕琢習氣,總是用質樸無華、流暢生動的語言表達出清新豁達的意境。他的詩詞,一如他寬若大海的襟懷,崇尚自然,擺脫束縛。在宋詞年代,蘇軾的詞超越了描寫男女戀情、離愁別緒的狹窄。他的豪邁,不是鏗鏘堅決,而是俊逸灑脫。

  這一切,都因了他和禪佛結緣,一個參禪悟道的人,心性難免圓通自在。寂寞時可以開花,錯過了可以重來,黯淡後可以驚豔。所以蘇軾一生經曆宦海浮沉,多次遭貶,卻依舊能夠做到明淨豁達。他早已習慣了人世的磨礪,視這些為旅程中不可缺少的風景。一路遊走,在不同地域留下許多風流痕跡,多少人在他筆墨下徜徉,只為沾染一些清俊風骨和悠然淡定。他在鎮江金山寺與一個叫佛印的和尚極為要好,常常聚在一起品茶吟詩,在杭州亦和許多西湖寺僧交遊,共參禪理。

  蘇軾的佛緣不僅在詩詞中呈現,就連他至愛的紅顏知己王朝雲,亦被其稱為天女維摩。這個比他小了二十六歲的絕代佳人,在他最落魄的時候,對他不離不棄。王朝雲死後,蘇軾將她葬在惠州西湖孤山南麓棲禪寺大聖塔下的松林之中,並在墓上築六如亭以紀念她,又寫下對聯不合時宜,惟有朝雲能識我;獨彈古調,每逢暮雨倍思卿。他們之間的因果,或許也是一段禪緣,雖說在一起過著煙火一樣平實的生活,可是詩書情禪一直相伴。這個天女維摩王朝雲,是為了還一段情債而來,所以才會為蘇軾癡守在人間。待到情緣盡去,任憑蘇軾如何挽留,也覓尋不到她一點氣息。

  時光流走,如此決絕,也許在我們還不明白的時候,它已經告別過了。盤點十年歲月,究竟哪個人,哪片風景,在心底留下深刻的一筆。多少因緣際會到底還是擦肩而過,重整記憶那段破碎河山,記起的不過是春去秋來。以為漫長得恍如隔世,其實不過走了短短幾丈,匆匆老去從來都不是風景,而是離人。曾經把青春當作金錢來揮霍,後來才明白,千金散盡還複來,青春卻是一去不返。留住的那一點念想,也被流光磨得薄淡,終有一天會形影全無。

  我與廬山,此生不知是否還有緣相見,曾經那個淡如浮雲的約誓,已隨清風飄散。就像蘇軾,他與廬山那一別,亦是永遠,此後人世浮沉、流離失散,就算佛緣深刻,也顧不了那許多。我和蘇軾一樣,到底沒有看清廬山真實的容顏,只在雲林霧海中做了一場夢。夢裏我可以做主自己的人生,想要導演一齣完美的戲,戲沒開始,夢就醒了。都說性情中人愛做夢,只是沉在夢裏再久,也會有清醒的一天。如同別離,我們用整顆心來珍惜時光,時光還是要將你我拋棄,在無處安置的時候,各奔天涯。

  我早已在佛前承認了自己的懦弱,所以我不想風波四起,唯願相安無事。就算心中有不可遏制的執念,也要讓自己朝著安定的方向前行。且將一切都看作陽光雨露下瘋長的野草,春天裏再多蔥鬱,秋來自會枯黃。其實出世並不難,是我們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只要我們隔得長久些不說話,這個世界就不會有人以為你還存在。禪定的時候,可以做到連自己都忘記,又何必勉強別人非要記住自己。不禁低眉一笑,相逢刹那,離別刹那,在塵世中棲息,無須把一切都看得真切。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已發布文章:
Xuân Nhâm Thìn
圖片
佛學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