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
解讀佛詩佛詞— 紅塵是道場,煙雨洗樓台
白落梅
10/01/2014 06:55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60節:紅塵是道場,煙雨洗樓台(1)

紅塵是道場,煙雨洗樓台

  白雲相送出山來,滿眼紅塵撥不開。

  莫謂城中無好事,一塵一刹一樓台。

  ——?五祖法演

  一個蓮荷還沒落盡的日子,去了惠山寺。這一處西竺留痕,成了我此生的心結,想要解開,已是不能。每每被塵事所累,就想來此,揀一枚銀杏,坐在石階上,聽縹緲的梵音。初秋的惠山,峰巒疊嶂,青翠的山林,已有了些許紅葉黃邊點綴,更添禪意。千年古刹,青瓦黃牆,幾角飛簷,如入廓然之境。那些蝸居在內心的卑微塵念,此刻不再苟延殘喘,也一心觀景,靜悟菩提。

  惠山實在是一個修行的好去處,居繁華都市,卻被群山環繞。流水曲徑,樓閣亭台,蒼松古杏,可以俯瞰煙火人間,又能坐看古刹雲起。在這裏,山河大地、草木叢林皆是佛,塵世間所有的傷害、煩惱,都微不足道。多少人,攀登古跡名山,可隱在峰林之中,只是一隻蟲蟻。多少人,泛舟浩淼太湖,可漂浮在雲水中,只是一粒水滴。王謝堂前燕猶在,帝王將相已作古,滄桑世事,誰主浮沉?人的生命,與自然萬物相比,真是渺若微塵。

  經過寺廟的長廊,一首佛詩落入眼簾,頓覺撥雲見月,心中澄明。白雲相送出山來,滿眼紅塵撥不開。莫謂城中無如事,一塵一刹一樓台。讀完此詩,自覺方才所有的感悟,都是那麼淺薄。為避紅塵方丈,我追尋惠山這剪玄色時光,撥開滿眼塵埃和擁擠人流,才到了這片淨土。始終覺得,這有一盞蓮燈,獨自為我點亮。在我迷惘之時,無助之時,它會支撐著我,繼續走完該走完的路。其實我知道,寺廟於我,只是生命中的驛館,我離靈山,還有一段跋山涉水的遙遠。塵緣未盡,責任在身,宿命難為,又豈敢一刀兩斷,決然逃離?

  寫下這首詩的,是五祖法演。北宋臨濟宗楊岐派僧,綿州巴西(四川綿陽)人,俗姓鄧,三十五歲出家,遊學成都。他佛緣甚深,了然徹悟,寫下的佛詩和偈語,都別開生面,有禪宗風範。初住四面山,後還遷白雲山,晚年曾住太平山,更遷蘄州五祖山東禪寺。徽宗崇寧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上堂辭眾,淨發澡身而示寂,世壽八十餘。世稱五祖法演。如此簡潔的曆程,仿佛一筆一畫,都參有禪意。

  從古至今,成千上萬的紅塵俗子,為了躲避世俗,走進深山,有的選擇出家,有的為求淨心。法演禪師憑借他清遠的悟性,深入到撥不開的塵埃之中。萬丈紅塵化作菩提道場,人生百態成為五蘊皆空。在他眼裏,凡界為佛果,穢土即淨土。一顆潔淨的心,處喧囂鬧市,亦不蒙半點塵埃。就如同出世的蓮花,長在淤泥中,依舊端雅天然。倘若你身處寂靜山林,心中不忘人間世事,山中也喧鬧無比。如果你身處嘈雜紅塵,心念經貝梵音,凡塵亦是清涼寧靜。

  在法演禪師的心中,塵世就是淨土,凡間就是古刹,亦是他修行的法場、成道的樓台。所謂心閑到處閑,心靜到處靜,不拘泥城市和溪山,不關乎繁華和清寥。他可以滄海桑田不問春秋,亦可以石爛松枯不記年歲。這樣的境界,也許我們都懂得,但要悟透,卻實屬不易。我們的心,就像一艘船,解開了繩纜,捲入滾滾塵浪中,已經沉得太深,走得太遠。想要喚回,又豈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都說開始的時候,就能夠預知到結局,可是往往結局還是會出乎你的意料之外。我們無法得知,此番放逐收獲的是圓滿幸福,還是空留遺恨。但只要我們心中有了佛,就不會讓自己走得太遠,走到不能挽回、不可收拾的境地。

61節:紅塵是道場,煙雨洗樓台(2)

對於一個尋常的人來說,禪佛迷離又虛幻,但是被千絲萬縷的情感牽絆,那份空靈又成了此生的嚮往。時光的風,會隨意念,倒向流淌。物欲橫流的紅塵,到了追求返璞歸真的時代。也許我們並沒有一顆佛心,領悟不到更深的境界,但我們可以做一個塵世中平凡的人,擁有簡單的幸福。在樸素人家,嫋嫋炊煙裏,同樣也可以參禪、修心。

  如今許多人,為了追求內心的安靜,喜歡背著行囊,將自己遣送到深山老林。仿佛越是偏遠,越是人跡罕至的地方,就越令人神往。在紅塵渡口,撐一支竹篙,獨上蘭舟,流放在萬水千山中。只想尋找一片世外桃源,住上茅屋,吃上野菜。每天就俯看青山綠水,夢裏雲煙,有時真的忘記自己來自何處,忘記了錦瑟流年。

  蓋一間茅屋,在楊柳溪水邊,在油菜花開的地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月就是鍾表,山水就是人生的舞臺。樸實的農夫,荷鋤行走在田埂;貞靜的農婦,在古老的窗下縫補衣衫;天真的孩童,在青綠的草坪上嬉戲玩鬧。幾只牛羊在田間閑庭漫步,幾只雞鴨在籬笆也捉起了迷藏。樵父謳歌,漁夫鼓舞。禽鳥入巢,離人歸家。多麼簡樸的畫面,到今天,已成了我們永遠不能抵達的桃源。

  桃源,不一定是栽滿桃花的園林。茅屋,也不一定是茅草蓋的小屋。只是內心深處,一方安寧的歸宿,我們苦苦尋覓的安寧,其實就在自己的內心。撥開心中彌漫的煙塵,眼中的世界,就清澈明朗,昨天的不幸,也就成了今天的幸福。我們腳下踩著的土地,就是家,就是我們的道場,我們的樓台。這片土地,可以安身立命,可以書寫歲月,留下一些細碎老舊的故事,讓後人去咀嚼回想。

  每個人生下來,都是一塊璞玉,天然也滄桑。在成長的過程中,有些人,將自己雕琢成一塊可以佩戴的美玉,掛在春風秋月間,陪伴自己一生一世。有些人,固守樸素,不事雕飾,走過漫長的一輩子,還原本真。無論結局如何,堅持做自己,撥開紅塵,從容於心,淡淡而來,淡淡而往。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已發布文章:
Xuân Nhâm Thìn
圖片
佛學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