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
解讀佛詩佛詞— 日月兩盞燈,春秋一場夢
白落梅
25/11/2013 20:37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16節:日月兩盞燈,春秋一場夢(1)

日月兩盞燈,春秋一場夢

  常飲三毒酒,昏昏都不知。

  將錢作夢事,夢事成鐵圍。

  以苦欲舍苦,舍苦無出期。

  應須早覺悟,覺悟自歸依。

  ——?拾得

  剛剛與一朵蓮荷告別,又和一朵黃花邂逅,我們早已習慣了四季的交替,可以用一顆平常心,來接受年歲為你我准備好的風景。甚至感恩塵來塵往裏,一寸微弱的陽光,一個細小的片斷,一點淺薄的記憶。因為這些,都可以裝進行囊,填充我們的人生。也許裝訂成書,也許編織成夢,也許散落成灰,只要那些個瞬間,真實地屬於過我們。

  收拾好一些與禪佛相關的詩詞,在月光下晾曬,於清秋時節,取出來品讀。這樣安靜的背景下,禪意自會在紙間漫溢、雲中舒卷、風中流淌。不知是誰說過,禪外之人,不可說禪。就像佛門中人,不可逾越紅塵。佛有佛的戒律,魔有魔的規矩,人有人的尺度。可我總覺得,世間萬物,靈性相通,乾坤大地,萬法歸一。我們在天地間遊走,隨著時光,如漂萍一樣流向遠方。遇見可以遇見的,擁有能夠擁有的,也忘記需要忘記的。

  做一個平凡而簡單的人,這樣或許有些貧寒,有些淺薄,但是可以不去執著自己的來去,不詢問註定好的生死。這讓我想到了一個高僧的名字,拾得。他有詩言,拾得自拾得從來自拾得。拾得是他的法名,也是他的俗名,此一生,他就僅有這麼一個名字。簡單地來,簡單地去,謹守清簡,皈依佛門。

  據說唐代豐幹禪師,住在天臺山國清寺。一日,漫步於松林,忽聞山道傳來孩童啼哭聲,循聲而去,看到一個稚齡小孩,衣衫襤褸,相貌卻清奇。詢問近處鄉鄰,無人知曉是誰家孩子,豐幹禪師心生慈悲,便將這小男孩帶到國清寺。因為他是山道撿回來的,所以大家都叫他拾得。拾得長在寺中,從小沐浴佛光,浸潤菩提,心性淡然,灑脫自在。

  所以,他從不問自己何處而來,只記住自己的名字叫拾得,每天在佛前聽禪誦經,做些零碎的閑事。喧囂的紅塵於他,卻是荒寒曠野,倘若踏出佛檻,縱橫交錯的世路,會讓他迷失方向。他在雲上,築起一座簡單的寺院,有鍾鼓、經幡、佛像、蒲團,有雲水,有禪心。這個樸素的小廟,小得只有幾片青瓦,幾盞佛燈。

  拾得與另一位高僧寒山認識,相交莫逆,一起修行,參禪悟法。昔日寒山問拾得曰:世間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如何處治乎?”拾得雲: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寒山雲:還有甚訣可以躲得?”拾得雲:我曾看過彌勒菩薩偈,你且聽我念偈曰:老拙穿破襖,淡飯腹中飽,補破好遮寒,萬事隨緣了……’ 如若能夠體會偈中的精神,那就是無上的處事秘訣。

17節:日月兩盞燈,春秋一場夢(2)

二人不為世事纏縛,灑脫處世,端坐雲層,靜瞰冷暖人間。他們將禪意掛在眉間,將彼此的佛心,在山水中攤開,感染世間有靈性的萬物。讓草木也會參禪,螻蟻也知佛性,落葉也懂慈悲。後世人謂寒山拾得乃文殊、普賢二大士化身。姑蘇城外的寒山寺有一座寒拾殿,二人的塑像,立於殿中。寒山執一荷枝,拾得捧一淨瓶,披衣袒胸,嬉笑逗樂,象徵了人間的吉慶與祥和。

  翻讀拾得的詩,是為了在禪意中,看清人世百態,看清真實的自己。常飲三毒酒,昏昏都不知。將錢作夢事,夢事成鐵圍。人生多迷幻,看到枝頭上粒粒飽滿的青梅,我們無法抑制住對春天的渴望。徜徉在車水馬龍的街頭,我們經不起繁華物事的誘惑。在冠蓋如雲的京城,我們對功名利祿,難以自持。多少人,被愛情的傷,被浮名的酒,被錢財的毒,給藥啞了嗓音。轉過身,只看到優雅背後的狼狽,看到富貴背後的貧瘠,看到榮耀背後的慘淡。

  當一個人窮困寥落的時候,錢為主,人是奴。而一個人腰纏萬貫之時,人為主,錢是奴。我們總是千方百計地想要掙錢,不惜付出一切代價,也許有一天,真的夢想成真。可是,錢卻賺走了你的青春,你的樸素,你的情感。而我們,只能躲在華麗的帳簾裏,吝嗇地數著僅剩的一小段光陰,生怕它們似水一樣,從手指的縫隙間流走。

  日月兩盞燈,春秋一場夢。記憶中,總有一盞燈,在黑暗的時候,給我以光、以暖、以靈,為我照亮遠行的路。有些走過的路,同樣會迷失方向,而一些不曾走過的路,卻會有似曾相識之感。當一個人的心清澈明淨,步履也會隨之淡定從容。記憶無言,會收存著曾經走過的足跡,而每一段路程,都鐫刻著過往的身影。其實並不孤獨,每一程,都有山水為伴,清風相隨。

  拾得還說:應須早覺悟,覺悟自歸依。他在雲端,拈花微笑,讓我看到他的覺悟。我在塵埃,清骨素顏,也讓他,看到我的覺悟。這是佛界的深銘,也是歲月的旁白。當我們覺得離佛很遠的時候,其實只在咫尺天涯。當我們以為離佛很近的時候,又遠隔蓬山萬裏。此岸和彼岸,只是一道淺淺的河流,可我是一隻蝶,被往事的傷,折斷了翅膀。只能棲在紅塵的肩上,看流年攜著記憶,飄去遠方。我被拋在青山斜陽外,盡管如此,依舊還要尋找一葉蘭舟,去探看那一片雲水。

  只有覺悟,才可以給那些無處安放的日子,找到歸宿;只有覺悟,才能夠給不堪一擊的生活,找到依靠;只有覺悟,才可以給浪跡江海的船隻,找到港灣;只有覺悟,才能夠給空靈縹緲的靈魂,找到主人。簡單的拾得,禪意的詩句,平凡的你我,也許不需要深刻去明白太多,只要讀到一絲安寧,幾許平靜,就好。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已發布文章:
Xuân Nhâm Thìn
圖片
佛學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