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藥性賦淺釋1
宣化上人主講
30/06/2018 08:37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藥性賦

◎宣化上人白話解於1975年美國金山禪寺

你看!這個世間法勝過佛法。我每個禮拜講經,沒有這麼多人來;在今天講世間的學問,來了這麼多人。這足見世間法勝過出世法!這個勝,就是很興盛的。出世法人聽了大概是乾燥無味,所以就沒有那麼多人來聽;這一講《藥性賦》,就很多人來聽。

在沒講《藥性賦》之前,我先講一個故事;什麼故事呢?這是關於治病的醫生。醫生會治病,但是人人都還一樣死。這個證明:醫生所治的病,都是不死的病;若死的病,醫生也沒有辦法。所以我又有這麼兩句話:「藥治不死病,醫遇有緣人。」藥是治的不應該死的病;應該死的病,什麼藥也沒有法子治。但是有一樣藥可以治的,什麼藥呢?就是甘露;你若能得到甘露,死了也能不死,但是這甘露不容易得。

講到這個地方,我先講一個醫生,這個醫生到處給人治病。以前袁了凡他父親就叫他學醫,說:「醫生可以濟世活人,又可以養生。」說醫生可以幫助人;濟世,就是救濟這個世界,幫助這個世界的人;活人,令人有病會好的。又可以養生,是說你要是個醫生能給人治病,你自己的生活也不成問題了。

我不是來譭謗現在的醫生,現在的醫生不講濟世活人,只講養生;你無論誰有病,他給看一次,三天再來過。他就算能一副藥叫你這個病好了,他也絕對不叫你好;為什麼呢?你若好了,他沒有飯吃。所以你們現在看醫生的人都有 appointment(約診);今天你來,過三天之後一定要來,再過三天之後更要來。等什麼時候你沒有錢了,你病就好了;你若有錢,那你這個病就不會好了。

那麼這樣子,可這閻羅王有了病了。你們各位認識閻羅王不認識?閻羅王有了病,派兩個小鬼去請醫生來給閻羅王治病。那小鬼就對閻羅王說了:「我不知道哪一個醫生是最好的;你要給我一個tip(暗示),你給我一個指示,哪一個醫生是最好的,我就請哪一個醫生。」閻羅王一想,說:「我也不知道哪個醫生最好!我告訴你一個方法:你到那個醫生門前看,哪一個醫生門前的冤魂少,大約那個醫生一定會是好的。你就請那個醫生來給我治病!」

那麼這個小鬼就遵命了──聽了閻羅王的命令──就到各醫生門口看。啊!有的三千冤魂在門口那兒連哭帶叫地說:「你還我命來呀!我的命你把我給害死了!」一邊哭一邊叫。另外一個地方也是有幾百。那麼找來找去,有個醫生門口冤魂最少;小鬼說:「這個醫生一定是最好的。好!就請這個醫生去給閻羅王治病了。」

那麼請去了,到那兒給閻羅王看病;閻羅王就問他說:「先生!你做醫生做了多久了?」這個醫生說:「我今天一早就開市給人家治病。」閻羅王說:「哎呀!阿彌陀佛!你今天一早去開市,懸壺濟世來給人治病,就有了三個冤魂?噢!這真是不可思議!」你們誰願意做 doctor做醫生,就小心鬼啊!鬼是很不容易擺脫的。

我告訴你們,我也是個醫生,讀書的時候就讀這個《藥性賦》。我第一次讀藥書,先讀《藥性賦》;讀完了《藥性賦》,又讀《脈訣》、《湯頭歌》、《四百味》、《八十一難經》,又是《傷寒論上》、《傷寒論中》、《傷寒論下》、《傷寒心法要訣》、《雜病心法要訣〉、《婦人科》、《小人科》,讀了有十五本藥書。讀完了,那時候我可以給人治病了,也可以自己給自己保險,不會有那麼多的鬼──冤魂;但是我也不敢做這個事情。為什麼呢?我想:一百個人我能治好了九十九個,還有可能把一個人的生命給誤傷、誤殺了。

前一個時期,沒有誤醫保險,醫生都罷工了;你看醫生罷工了,即是說你們人都沒有病,不需要醫生了。所以有病的人,以後都應該自己學醫,可以給自己治病;那麼醫生罷工,也沒有問題,也不要緊了!所以這是個好辦法。現在我告訴你們,教給你們這個《藥性賦》,也就是要知道一點自己怎麼樣用藥;這是講這《藥性賦》的一個來源,並且有很多人歡喜聽中國的藥性。所以今天機緣成熟了,我本著我對藥性一知半解,知道得不太清楚的這個知識,來向你們這些個比我知道得更多的人,講一講這《藥性賦》。

在中國的藥來講,它分寒、熱、溫、平四種藥性。寒性的藥,就治熱的病;熱性的藥,就治療寒性的病;溫性的藥,就是治也不寒也不熱的病;平,藥性它平和,就是吃了,它對身體會有一點好處,也不會有什麼妨礙的。平,就是平安。那麼這四種藥性,我們學中藥的人應該要知道。(編按:中藥的四氣包括寒、熱、溫、涼,五味包括酸、苦、甘、辛、鹹。)

在中醫又講「望、聞、問、切;神、聖、工、巧」。望,「望而知之謂之神」。就這麼一看就知道,不要號脈──不要看你的脈。就這麼一看你的面,就知道你有什麼病了,這叫「神」;神,就是不可思議,就是這種智慧的照亮。

「聞而知之謂之聖」。聞,就聽你說話的聲音,或聽你吐呼吸氣的味道,就知道你的病在什麼地方,這叫「聖醫」。前一種是神醫,這第二種是聖醫。神,就神乎其神地,不可思議。聖,就是很聰明的,他耳朵也通神了,一聽你說話這個聲音,他就知道你這個病在什麼地方,在心、肝、脾、肺、腎哪一經,這叫聞而知之;不用眼睛看,只用耳朵這麼一聽。用眼睛看的這是「神」,用耳朵聽的這叫「聖」。

那個用口來問的,一見著,沒有給你評脈──沒有看你的脈,就問你什麼地方痛。譬如你說頭痛,他知道你這病在哪一經;若你說肚子痛,他又知道你這個病在什麼地方了。總而言之,他問你,你老老實實告訴他在什麼地方覺得不舒服,有什麼病痛他就知道了;這叫「問而知之謂之工」,工醫。工,就是他對看病這一行是很有功夫了。

「切而知之謂之巧」。他也不看你,也不聽你,也不問你,他就用那麼三個手指頭往你的寸關尺一搭;醫理上一看你寸關尺的脈,他就知道你病在什麼地方,這叫巧,很巧妙的。

有這四種的關係,我們都要知道;又要知道藥有君、臣、佐、使。君,就好像以它為主,以這一味藥作為主體。臣,就是幫助這一味藥的。佐,也是個臣,就是聽君主的命令,但是這個佐是幫助臣來做事的。使,就是好像一個工人似的,就好像一個 laborer那麼被使喚。這藥有這麼四種的分別。

藥裏邊又有十八反,十九畏。有十八種藥是相反的,用藥的時候不可以一起用;要是在同時用這十八種相反的藥,就可以把人毒死,人就有生命的危險。十九畏,有十九種藥是互相怕的,怕見面;這十九種藥如果遇到一起,就會鬥爭的,就會 fighting、戰爭,人就受不了。所以我看講這個《藥性賦》今天是來不及講了,先講這第四篇「十八反」。

十八反歌

這十八種的藥不能在一起來用;不是說是十八種在一起用,是其中的幾種不可以在一起來用,計算起來共有十八種。如果做醫生的不懂這十八反的藥性,給人治病,就會把人治死的。所謂誤醫保險啊,恐怕沒有人保這種險!十八反,就是第四篇第一段十八反。歌,就是這個十八反的一個歌訣;就那麼念,人不容易記,所以把它編成七個字一句,七個字一句,那麼人容易記。

本草明言十八反,半蔞貝蘞芨攻烏;
藻戟遂芫俱戰草,諸參辛芍叛藜蘆。

「本草明言十八反」:《本草》,這一本藥書上有藥的圖案;所有的藥都有一個圖,這個藥是長得什麼樣子,它有什麼功能,可以治什麼病,《本草備要》上都有的。

中國的藥材說起來,一般人認為神化,其實不是的。這是神農皇帝那時候,因為看見人有病,他就想給人治病。怎麼樣治呢?他就想,天地間,人和一切的草都會有一種關係的;或者人有什麼病,這個草就能治。所以神農氏他是做皇帝的,他為老百姓的疾病痛苦,他自己就嚐百草;他非常地聰明,又有五眼。

有的人說是神農皇帝那個肚子是玻璃的,就是透明的,吃下去什麼東西,能看得見;不是的,他的肚子和我們的肚皮是一樣的,也是肉呀、皮呀、血呀在裏邊。不過他有五眼,他自己能看得見吃下去這個藥到肚裏頭有什麼變化;這個藥是有毒、是沒有毒?是屬於寒、是熱?是溫、是平?他能看得見的。他用他自己的肚子做實驗所,不用拿到另外的地方去實驗;他的肚子裏頭就是化驗所。那麼他吃了什麼藥,就看自己的肚裏頭有什麼樣反應,什麼樣的感覺,他自己會看得見的;所以由這個,他就知道哪一種病需要哪一種草藥來治。

在這個《本草》上,很明顯地有說這個藥性有十八反。什麼呢?

「半蔞貝蘞芨攻烏」:半,就是半夏。蔞,就是瓜蔞;瓜蔞有瓜蔞仁,有瓜蔞子,有瓜蔞根,這瓜蔞。貝,就是川貝,有川貝母。蘞,就是白蘞,也是一種藥材的名字。芨,就是白芨。半夏、瓜蔞、川貝、白蘞、白芨,這是五味。烏,就是黑色的;攻烏,就是和烏頭、川烏、草烏、何首烏、烏頭,烏是黑色的,所有的這些個烏會戰爭。攻,就是往前進攻。

「藻戟遂芫俱戰草」:藻,就是海藻;戟,就是巴戟;遂,就是甘遂;芫,就是芫花。海藻、巴戟、甘遂、芫花,它們和甘草來作戰的。本來甘草和誰都和氣,和誰都和平共處,沒有fighting,和誰也不鬥爭;但是就海藻、巴戟、甘遂、芫花這四種除外。你若用甘草,就不可以用海藻、巴戟、甘遂、芫花,不可用這四樣。你若用這四樣在一起,就像有了化學作用了,就像那個原子彈爆炸了,有這種的問題,就是戰爭起來了;這一戰爭,人就受不了。

「諸參辛芍叛藜蘆」:諸參,就是所有的人參、黨參、太子參、高麗參, 這一切一切的參;諸參,凡是有這個參的名的。辛,就是細辛,這個都是藥材的名字。芍,就是芍藥。參、細辛、芍藥,它們和藜蘆不能在一起用,藜蘆也是一種藥材的名字;若和藜蘆在一起用,這個人就會死。

那個半夏、瓜蔞、川貝、白蘞、白芨這五味的藥材,不能和川烏、草烏、何首烏、烏頭在一起來用。如果在一起用,就相反,它們在肚子裏頭就鬥爭起來了;這一鬥爭,甚至把你腸子都割斷了,所以就會死的。這十八種,我們學中國藥材的人一定要懂;懂這十八種不可以同時並用,不可以在一個時候來用這種種相反的藥。這應該知道的,如果不知道這個,就很容易把人誤醫,就誤殺了,造成一種大的錯誤。

本來這是一種世間的學問──好像你到學校去,人教學問,要給學費。本來預備每個人一課是 charge thirty dollars(收費三十元), One month(上一個月的課)。If you pay one month, it is a hundred dollars(如果付一個月份,是一百元)。Each week you pay thirty dollars(每一個星期付,是三十元)。Now is free(現在是免費)。下個禮拜講「十九畏」和〈藥性賦〉,你們要來學世間學問的人,不要著急,要take your time(慢慢來),不是free(免費)就可以走了的。

還有話對你們講。你們每一個人誠心想要學的,下個禮拜一定先要 no paper recite to me(不看書背給我聽)。Who don't come recite to me is out, go out. (誰不背給我聽,出去!)不好的學生,我是不要的。你看,我跟你們講,我是能背得出的。我現在給你們念念,你們看看這個樣子: 「寒性。諸藥賦性,此類最寒。犀角解乎心熱,羚羊清乎肺肝;澤瀉利水通淋而補陰不足,海藻散癭破氣而治疝何難。聞之菊花能明目清頭風,射干療咽閉而消癰毒;薏苡理腳氣而除風濕,藕節消瘀血而止吐衄。瓜癭子下氣潤肺喘兮,又且寬中;車前子止瀉利小便兮,尤能明目。是以黃柏瘡用,兜鈴嗽醫;地骨皮有退熱除蒸之效,薄荷葉宜消風清腫之施。」

你們就這麼樣子背才可以。我沒有晃頭啊!中國的老秀才一讀書,就這麼晃那個頭,就痠了;我這個頭沒痠。痠了,這個晃頭就頭痠了;痠 is sour。讀書的老秀才,一讀書就這麼「子曰、子曰」;讀得越快,他晃得越厲害。Waste your time! (浪費你們的時間!)


十九畏歌

這十九種它相互怕的。這十九味藥不是十九種大家碰到一起,就麻煩了;是每一種對每一種,它有相畏的。為什麼相畏呢?相畏就是相剋;相剋,就是彼此不會合作的,彼此不會在一起來做工(working together),不會這樣的。這十九種是什麼呢?

硫磺原是火中精,朴硝一見便相爭。
水銀莫與砒霜見,狼毒最怕密陀僧。
巴豆性烈最為上,偏與牽牛不順情。
丁香莫與鬱金見,牙硝難合京三棱。
川烏草烏不順犀,人參最怕五靈脂。
官桂善能調冷氣,若逢石脂便相欺。
大凡修合看順逆,炮熅炙燇莫相依。

「硫磺原是火中精」:還是第四篇,挨著十八反的那一段。這個硫黃,各位都知道,硫黃是一種火裏頭的精華;所以你若有硫黃,很容易用火一點它就著了,用match(火柴)一點,它就著了。match 裏頭也有硫黃,所以它就那麼容易著火。

「朴硝一見便相爭」:這個朴(pu3,ㄆㄨˇ)本來有人讀朴(piao,ㄆㄧㄠˊ)的,就像那個韓國的總統,叫朴正熙,就是這個字。朴硝這種東西,我不了解它的來源怎麼樣生出來的;不過這個硫黃是火中精,它大約和水有關系。所以朴硝一見著硫黃,就打架了,就或者把你打死,或者把我打死。你看它是藥品,但是它也互不相容;就好像貓見老鼠那麼樣,貓一定要把老鼠吃了牠。互相剋就是這樣的,所以說朴硝一見硫黃,就打架了。

「水銀莫與砒霜見」:水銀,你們各位都知道;那個水銀好像水似地,那麼流動的一個圓球。水銀,水的銀。砒霜,這在中藥裏頭是一種毒藥,這種藥吃了一定死的。砒霜又叫信石。怎麼叫信石呢?你信真了它會毒死人,所以叫信。信石又叫人言;怎麼叫人言呢?人言就是人所說的話,合起來也就是個「信」字。因為賣這種藥不是公開賣的,不可以隨便賣的;你去藥鋪裏買,多數買不到的。為什麼?它會毒死人的。

水銀和砒霜一見著、在一起用啊,譬如你用一點水銀,再用一點砒霜,這個人絕對不會活了,吃了一定死的。尤其那個水銀,如果到人身裏頭去,它往那骨頭裏跑;因為它有縫就鑽,它會鑽到人的骨頭裏頭去,所以水銀如果在人身上,是人最受不了的。有的男人不願生小孩子,就用一條線擦上水銀,那麼繫上,就沒有小孩子了。究竟是不是這樣子?我也不知道這個,他們這麼傳說。

「狼毒最怕密陀僧」:狼毒是一種藥材,密陀僧也是一種藥材,這兩味藥也是不能同時而用;大約也就因為互相剋制,你不和我合作,我不和你合作。要是用密陀僧和狼毒在一起,把這個藥給人吃了,也一定會死的。

但是這十九畏比那個十八反還稍微差一點,十八反更厲害!十八反,那是一定要知道的,用中藥你不知道十八反,很容易就會殺人的。所以中藥不是隨隨便便,亂七八糟地弄一大堆,collect(收集)它這麼一 cook(煮),然後就去病。有的你弄錯了,非但不去病,而且還會殺人的;所以這個要特別特別小心的,特別要注意的。

「巴豆性烈最為上」:這個巴豆,誰若想痾肚,或大便乾燥啊,你若有膽量,你就吃一點巴豆;你吃或者一粒、兩粒,你一天到晚都要到廁所去,都要幫忙廁所的。那個廁所生意就好了,向你說:「come income income in(進來),come here again, come here again, come here again(再進來)!」你走出來又回去了,走出來又回去了,走出又回去了,總覺得廁所這個地方的東西是值得你去幫襯它。你們若不信,你們誰試一試;我們可以買幾粒巴豆來試一試!這個巴豆最厲害的。

還有川軍,川軍還沒有巴豆那麼厲害,巴豆瀉肚是最拿手的。你若沒有大便,想要給通一下 ──這叫通,但是這不是神通,這是誤通,這叫藥通。巴豆性烈,它性很剛強的,很厲害的,脾氣很大的;你誰若一碰它,它就 angry了,就有了脾氣了,就像那個炮仗似的,「砰」地就響了。它最厲害的!

「偏與牽牛不順情」:它和有一味藥材叫牽牛不和。它們兩個若碰到一起,那比安安和果方碰到一起還熱鬧,too much noise!它和牽牛不順情。

「丁香莫與鬱金見」:有一味藥材叫丁香,這個丁香大約是苦的;鬱金也是一味藥材,這兩味藥材也不能同時並用。你若用這兩味藥材在一起,怎麼樣啊?也就會置人於死地,令人不時有其他的反應,或者抽搐啊,或者顫慄啊;總而言之,令人受不了。丁香與鬱金這兩味藥材不可以一起用。

「牙硝難合京三棱」:有一味藥材叫牙硝。牙硝和京三棱他們兩個也不能在一起用;在一起用,兩個不合作的,兩個一定要 make trouble,弄出很多麻煩來。

「川烏草烏不順犀」:川烏和草烏,它們和犀角不合的。如果川烏、草烏或者何首烏和犀角在一起,也很多麻煩。

「人參最怕五靈脂」:人參本來是一個最好的藥材,我告訴你們:你們吃人參就不能吃五靈脂,人參最怕的就是五靈脂。人參和這個藜蘆是相反的,但是它和五靈脂也是不合的,所以說人參最怕五靈脂。若和五靈脂在一起用,人參什麼功效也沒有了;不但沒有了,而且令這個病增加。所以不要以為人參就是好的東西,你要知道它的性質,不能和什麼在一起用。

「官桂善能調冷氣」:官桂就是一種月桂,或者桂枝,或者桂皮,或者桂心;這種官桂是政府指定的,是好的。官桂善能調冷氣,這個冷氣不是說傷風的冷氣,就是人肚裏頭有的時候有寒氣。有時候不小心,你盡吃煎炒的東西,就會有熱氣。那麼有寒氣,就覺得他肚子裏常常涼;若有熱氣,就覺得常常熱,這都是不合乎中道。

「若逢石脂便相欺」:這個官桂雖然是調冷氣的,你若和一種藥材叫石脂──石脂就是石頭的油;你若和這種的東西在一起來用,就也是很多麻煩。

「大凡修合看順逆」:大凡,就是說一個大略的。你哪一味藥和哪一味藥在一起,這叫修合。看順逆,看它是不是相反、是不是相畏?這叫順逆。是你用的對呀?和不和合?有沒有違犯這個十八反啊?有沒有違犯這個十九畏呀?你看這一個湯頭裏頭,或者有十味藥──譬如這個十九畏,其中你有兩味,有官桂,又有石脂;這就不行了,這個藥就不能吃的。你吃了,甚至於就把命丟了,連命都沒有了。

「炮熅炙燇莫相依」:煲藥的鍋和製藥的鍋,不可以互相來用。煲什麼藥的鍋,就一定是煲什麼藥的;製造什麼藥品的鍋,一定要製造什麼藥品。這個十八反、十九畏,你製造藥品的那個鍋,或者是鐵的,或者是瓦的,你不能在一起來做;若在一起來做,一樣就有麻煩。中國的藥,或者你用一個火爐把它烘乾了。這十八反、十九畏如果放在一起來做,那它也是不行了;將來你就不一起吃,也是不行的。所以說你製造藥的時候,不要把它弄亂了,要清清楚楚地;這個製造藥品,不是那麼隨隨便便地,就可以亂放到一起來製造,不可以的。

今天是講這個十九畏,十九畏講完了就開始講《藥性賦》。雖然是我給你們講,但是神而明之,神乎其人,自己要用你們自己的聰明腦袋去研究、去用去;我只說一個大概而已,這裏邊細微的情形,很多很多的。

有人說:「這個我還不懂。」你當然不懂了,中國的藥要用鍋來炒、cook(煮)。就 cook 其中兩種藥,也不能在一起來 cook;譬如「半蔞貝薟芨攻烏」,你不能用半夏、瓜蔞、川烏、草烏、何首烏在一個鍋裏來cook──那叫炮煎。灸燇,就是有的用火烤的,有的曬乾的。相畏的、相反的藥,都不可以放在一起。譬如炒完這個藥,就不能炒那個相反的藥;這要分開的,分得很清楚。製造中藥,要很小心地!

為什麼要你們自己去研究呢?因為我根本也沒有去研究。我對這個中藥本來也是門外漢,並不十分瞭解。那為什麼還要給你們講,因為在這兒,就像我這個門外漢,會講的也很少的,缺之為貴。但是,話我很坦白講,因為我講不好,我也就不收錢了,三十塊錢也不收了,這個我沒有過錯;將來如果你們去騙人,那是你們自己的罪過,不是我的,哈!好了,今天就講這個,下個禮拜天講寒性;你們來的時候要穿多一點衣服,不然把你們凍壞了,以後說我沒有告訴你們!

人有人性,阿修羅有阿修羅性,畜生有畜生性,餓鬼有餓鬼性,地獄有地獄性,藥就有藥性;性,就是它本來具有的這種性質、這種習性。《藥性賦》是元朝李東桓作的;他學問非常之好,所以作出這個文章來也都很好的。

藥性有相生、相剋,這是要明白五行的性;你要懂得藥性,先要懂得五行性。在中國這個五行性,真是妙不可言的;無論什麼,都離不開這五行性。五行性就是法界裏頭的一個組織;由金、木、水、火、土,組織成這個法界。所以若懂得金、木、水、火、土這五行相生相剋,就能把什麼道理都懂多一點;若不懂五行相生相剋這種道理,就不容易懂其他的道理。

怎麼叫相生呢?這五行就是金、木、水、火、土。相生,譬如這木性,雖然它很堅硬的,可是木能生火;你把木頭用火一點,它就著起火來了。那麼火呢?是很熱的東西了,它能生什麼?火能生土;火熄了,變成灰了,灰就是土。在地上有很多土,土又能生什麼呢?土能生萬物;萬物土中生,所以在這個土裏,什麼都能生出來。現在主要說的是土能生金,在土裏頭能生出金子來。

金子又能生什麼呢?金就能生水;你用一塊金子在那兒,它就會有反潮的反應,這是它生水的一個道理。你若用火一燒這個金子,金子就變水了,這也是金能生水的道理。那麼金能生水,我們人人都知道這個水;水又能生什麼?水能生木。你看那個木,它若活著的時候,一定要有水來養著它;若沒有水,它就乾了,就死了,沒有用了。所以這叫順生,金、木、水、火、土的順生法。

這個五行又相剋,相生回來就是相剋。相剋就是相殺,就是叫它死;剋,就是剋傷,令它傷了,傷了就會死的。那麼這個相剋,正是回頭相剋;隔著兩個,它就會相剋的。好像木能生火,火能生土,土能生金,把金生出來;從土裏生出來的這個金會回頭剋木,隔著兩個,它就回頭相剋了。金又能生水,水又回頭來剋火;水剋火,水可以把火熄滅了。金可以把木頭剋制傷了它,壞了它;好像你有一棵樹,拿把斧頭,一斧頭就把樹給砍斷了,這叫金剋木。木又剋什麼呢?木剋土。你看這個泥土,你要是用一個木頭往地裏一釘,這個地就出個窟窿,把它剋傷了。

為什麼木剋土呢?這都是有一種相仇的意思。金剋木,木就剋土去;木就剋這個金的母── 土就是金的母。木就剋土,這叫回頭相剋。順著就相生,逆著就相剋。木剋土,土就剋水;像那個水少了當然行,水多了,土也剋不了水了,它因為多了就勝了。好像少少的水,你若用這個土把水一培,那個水沒有了,這叫土剋水。水就剋火,若有火的地方,用點水,火就滅了;但是火若大了,很少的水也是滅不了的,都是倚多為勝。木能生火,火就去剋金,火是幫著木的。火剋金,金剋木,這都是輪著的,它們輪著相剋。

(編按:中醫的五行相生相剋,是不可分割的兩個方面。沒有生,就沒有事物的發生和成長;沒有剋,就不能維持正常協調關係下的變化與發展。至於所謂「相乘」和 「相侮」,則屬於事物的發展變化的反常現象。相乘,即相剋得太過,超過正常約制的程度,是事物間的關係失去正常協調的一種表現。相侮,是相剋的反向,又叫反剋,是事物間關係失去正常協調的另一種表現。)

你要懂得藥性,好像這個心、肝、脾、肺、腎五者,都屬五行的。心就屬火旺,肝就屬木旺,脾就屬土旺,肺就是金旺,腎就是水旺;這人身上心、肝、脾、肺、腎,也是金、木、水、火、土。你看用這個藥,它能以按這個五行相剋相生來治這個病的。

第一篇 寒性賦(六十六種)

諸藥賦性,此類最寒。犀角解乎心熱;羚羊清乎肺肝。澤瀉利水通淋,而補陰不足;海藻散癭破氣,而治疝何難?

「寒性」:這個藥性就有寒的,寒的多數是屬水,寒就是治熱的。

「諸藥賦性」:所有的這個藥,天地給它的這個性;賦,就是賦給它的這個性。「此類最寒」:這一類是最寒的;最寒?的,不是熱的。

「犀角解乎心熱」:犀角就是犀牛角。這種牛大約是在水裏住的,它這個犀牛角不是很長的。你心裏有熱,就是有火氣了;你用犀角,它就是解心熱的,這個心熱就好了。

「羚羊清乎肺肝」:羚羊角、犀角都是很貴的藥材,這個藥材是不容易得的,很稀有的。你要是肺裏頭有熱,肝裏頭有熱,你就要吃點羚羊角;羚羊角是清理肺部和肝部的火的。

「澤瀉利水通淋,而補陰不足」:澤瀉,也是一味藥材,它利小水。譬如沒有小便,它可以通小便的;有淋病,它也是可以治的。你這個陰不足,譬如或者腎虛,它可以補的。

「海藻散癭破氣,而治疝何難」:海藻是海裏的一種藥材、一種草,它可以散癭;癭,就是長了很大一個的?,這癭它也不痛。這個氣要是積聚,海藻能給破了它;氣不通,它可以幫著你通氣。疝,是疝氣,指小腸疝氣;用海藻治這種疝氣,有何困難呢?

聞之菊花能明目而清頭風;射干療咽閉而消癰毒。薏苡理腳氣而除風濕;藕節消瘀血而止吐衄。瓜蔞子下氣潤肺喘兮,又且寬中;車前子止瀉利小便兮,尤能明目。是以黃柏瘡用;兜鈴嗽醫。地骨皮有退熱除蒸之效;薄荷葉宜消風清腫之施。

「聞之菊花能明目而清頭風」:聞之,就是聽到過。聽到人有說的,這個菊花能以明目;你常常目要是昏,看東西看不清楚,你可以用菊花當茶來喝。菊花能清理人的眼目;因為眼目有肝火,眼睛就看不清楚,這都是有火氣。若有頭風,菊花也可清頭風的。

「射干療咽閉而消癰毒」:射干是一種藥材名。你喉嚨如果不通氣了,或者氣管不舒服了,咽喉閉塞了,它能治。又能消癰毒,癰毒就是長的瘡,那個癰毒;你吃這種藥材,瘡就一天一天消了、好了。

「薏苡理腳氣而除風濕」:薏苡,就是薏米;薏米你們叫什麼?barley?是叫 barley那個東西。腳上若有濕氣,它可以治的,又可以治風濕。

「藕節消瘀血而止吐衄」:藕節,就是蓮藕一個一個的那個中間,就像竹子節那個地方,就叫藕節。這個東西也是很寒涼的,因為在水裏生的東西都是很寒涼的。譬如你身上跌打損傷,跌倒了,或者打了,或是磕著了、碰著了、有損傷了,它能消那個瘀血。或者你吐得很厲害,或者流血,耳朵流血、鼻子流血、眼睛流血、七孔流血,這都叫衄,衄血,這個藕節都能停止了它。

我要是講不對了,你要告訴我;我這裏沒有書,沒有本子。我這是 no paper, by heart(不用紙,用心);我這是 by heart,也不需要想的,或者有的時候說得忙活,說錯了。

「瓜蔞子下氣潤肺喘兮,又且寬中」:瓜蔞子、瓜蔞根是下氣的;你哪條氣不順,它可以下氣。你若肺喘,它會滋潤你的肺,就不喘了;肺喘,那是你心裏有火磕到了肺經上了,所以就肺喘。寬中,就是令你胃大一點,令你腸子也消化得快一點;就是疏通五臟的。

「車前子止瀉利小便兮,尤能明目」:有藥材叫車前子,這車前子能止瀉;你若瀉肚,吃一點車前子就好。它又是利小便的。你小便不通──好像你有小便了,到廁所又小不出來;小便不通順,這都是很厲害的病。人大小便都不通了,這個病都是很重的病;你若不重,你大小便不會不通的。車前子它能利小便,也是能以清心明目的。

「是以黃柏瘡用;兜鈴嗽醫」:因為這個,所以黃柏是生瘡用的。兜鈴就是馬兜鈴,就像馬戴的那個鈴鐺,和兜嘴是一樣的。這個馬兜鈴是治咳嗽的藥材。

「地骨皮有退熱除蒸之效」:你若發燒,燒得很厲害,你用點地骨皮,它能退熱。蒸,就是很熱氣的樣子,地骨皮有除蒸的功效。

「薄荷葉宜消風清腫之施」:薄荷葉是一種消風清腫用的藥材。

寬中下氣,枳殼緩而枳實速也;療肌解表,乾葛先而柴胡次之。百部治肺熱,咳嗽可止;梔子涼心腎,鼻衄最宜。玄蔘治結熱毒癰,清利咽膈;升麻消風熱腫毒,發散瘡痍。

「寬中下氣,枳殼緩而枳實速也」:有的人吃東西吃不下去,也沒有胃口,這是胃的地方有毛病,胃收縮了。你要寬中下氣,把胃裏的這鼓氣下去。廣東話叫「飽飽滯滯地」,就是吃什麼東西也沒有胃口,但是還覺得餓;餓還吃不下東西,總有一鼓氣在這頂著。所以要寬中下氣,要用枳實。枳殼也可以寬中下氣,就是慢一點,用枳實它就快一點。

「療肌解表,乾葛先而柴胡次之」:肌,就是肌膚;肌膚有毛病。表,也就是皮膚。這個裏邊五臟六腑叫裏,外邊肌膚叫表,在醫學上有一個術語叫「發表通裏」。發表,就是外邊給它發出一點汗來;通裏,裏邊這個大便、小便也叫它通順了。療肌解表,乾葛是來得最快;柴胡這味藥又比乾葛稍微差一點,不是它沒有功效,但是它沒有乾葛功效那麼大。

「百部治肺熱,咳嗽可止」:百部是治肺裏邊有熱的;你若咳嗽,用百部可以止咳的。

「梔子涼心腎,鼻衄最宜」:有一味藥材叫梔子,這種藥材是涼心涼腎的;心若熱,腎若熱,用它來治。尤其鼻孔出血,吃一點梔子是很好的。

「玄參治結熱毒癰,清理咽膈」:玄參也是寒涼的一個藥材,它治結熱毒癰。結熱,是熱氣在身體裏邊藏了很久很久,甚至於發出毒癰,發出瘡來。清理咽膈,就是清理喉嚨。

「升麻消風熱腫毒,發散瘡痍」:升麻也是一種藥材,它是消風熱腫毒的;要是生瘡,它是發散瘡的。

嘗聞膩粉抑肺而斂肛門;金箔鎮心而安魂魄。茵陳主黃疸而利水;瞿麥治熱淋之有血。朴硝通大腸,破血而止痰癖;石膏治頭痛,解肌而消煩渴。

「嘗聞膩粉抑肺而斂肛門」:嘗聞,就是常常聽見,聽到有其他人說過。說什麼呢?膩粉。膩粉就是女人搽面的粉,用水洗掉又在水裏沉底了;這也是一味藥,一定要用過的粉才叫膩粉。膩,就是油膩;它有一種油膩的性質,不太乾凈。好像我們吃東西吃油吃得多了,這叫吃油膩吃得太多了;那個菜裏邊放油放得很多,就叫油膩。膩粉它是治肺,肺裏有火它可以治。它又能以有一個功用,收斂肛門;肛門就是大便那個便門,肛門有的時候會鬆懈。肛門它有一個鬆緊的帶,就像橡皮筋有鬆緊的;那麼有的時候它就不work了,不做工了。用這個膩粉,就能把它收縮小了;斂,就是收縮的意思,就是縮小了。

「金箔鎮心而安魂魄」:金箔是一種用金子做的,鋪到那個紙上的叫金箔。你把這金箔燒成灰,然後用水沖了,喝了之後能鎮心;你心裏若心跳,它就會跳少一點。鎮,就是鎮定,令心裏頭有一種鎮定。

人有三魂七魄,這三魂七魄在人的身裏邊,它也可以說是靈性;它分開有三個,有個真魂,有個遊魂,有個定魂。這個真魂不能出去,若出去,人就沒有什麼知覺了。那個遊魂有的時候出去了,能到旁的地方去。這個定魂呢?它也常常在這兒的。人要是沒有這三個魂,人就會死了。這七魄,也好像七個小孩子似地,住在你身體裏邊。這七魄,有的單單有耳朵的,有的單單有眼睛沒有耳朵的,有的單單有鼻子沒有眼睛、沒有耳朵的,有的單單有嘴的;總而言之,這七魄它五官都不全。

五官有眼睛、耳朵、鼻子、口;這個面孔,它這七魄各有一個官,各有一個東西它來管著。所以必須要這七個共同合作,這個知覺力才全了;若不合作,那麼只知道一部分。譬如眼睛能看見可它不會聽,耳朵會聽不會看,嘴會吃不不會聞,鼻子會聞不會吃;那麼七魄互有一個官。金箔能讓你的魂魄安於本位,不向外邊跑。

「茵陳主黃疸而利水」:茵陳也是一種藥材,叫茵陳蒿;這種蒿又叫艾子,針灸有時用那個艾茸,就是茵陳。黃疸,有一種病,面上都變成黃了,身上也變成黃的;這種病時間久若不治,它也會死了。那麼用茵陳蒿,可以治這個黃疸;它又可以利小水,通利小便。

「瞿麥治熱淋之有血」:瞿麥它可以治熱淋;體內太熱了,會得這個熱淋。淋症有五種,熱淋是其中之一。淋,就是小便裏頭,好像有一種很濃厚的東西,又有血流出來。小便的時候有血,這叫熱淋;因為它熱,所以就有血。

「朴硝通大腸,破血而止痰癖」:朴硝是一種化學的東西,是一種硝類的。它可以直接地通到大腸經,大腸有病它可治。它能破血,血凝結到一起,它可以把它破了。好像人身上的血管子,有的地方血凝結了;凝結的血就流通不過去,不流通了。朴硝它可以好像通水喉似地,用一個東西把它通了,就可以血流得正常,所以它破解血凝結到一起。朴硝又可以治痰,人有痰在胸膈這兒,不舒服,它可以把這個痰癖也治了。

「石膏治頭痛,解肌而消煩渴」:石膏可以治頭痛的病,解除這個肌表上的病,煩渴也會沒有了。肌,就是皮毛。

前胡治內外之痰濕;滑石利六腑之澀結。天門冬止嗽,補血冷而潤肝心;麥門冬清心,解煩渴而除肺熱。

「前胡治內外之痰濕」:前胡,這也是一種藥名。人有病,病有內因、有外因。內因,就是七情六欲所發生的病;七情六欲不正常了,有所偏激了,就是或者太過或者不及,就會有病。外因,就是風、寒、暑、濕、燥、火。有內因、有外因、有不內外因,這是病的來源。外邊受了風寒,內裏有痰,這個前胡能治內外的痰濕。

「滑石利六腑之澀結」:滑石這種藥,它能通利六腑的。六腑,人肚裏頭有六種的東西,就是膀胱,又是三焦,又是小腸、大腸,又是心、肝、脾、肺、腎五臟。六腑不通了,它可以通順六腑不通的這個病。

「天門冬止嗽,補血冷而潤肝心」:天門冬這一味藥材,止咳嗽的。它能以補血冷,血冷就是血壓降低了;又能滋潤肝、滋潤心。

「麥門冬清心,解煩渴而除肺熱」:麥門冬清心,它能解除一切的煩渴,又能除去肺部的熱,這是麥門冬的功效。

又聞治虛煩、除檅嘔,須用竹茹;通祕結、導瘀血,必資大黃。宣黃連治冷熱之痢,又厚腸胃而止瀉;淫羊藿療風寒之痹,且補陰虛而助陽。

「又聞」:又常常聽見說。「治虛煩、除檅嘔,須用竹茹」:虛煩,人無緣無故就很煩躁。怎麼叫檅呢?常常打飽咯,這叫檅。嘔,就是嘔吐。檅就是有胃病,就「啊、啊」,常常胃有這一種聲音。治虛煩,除檅嘔,應該用竹茹。竹茹就是竹子那個很嫩的葉子,或者竹子上的一種嫩皮。

「通祕結、導瘀血,必資大黃」:大黃,又有人讀大(音「代 ㄉㄞˋ」)黃的;大黃又叫川軍,它也和巴豆一樣有那個功效。比如你大便乾燥,一吃大黃就瀉肚了;瀉得很多,就幫襯廁所,廁所就好生意了,Make good business。所以有便祕、瘀血,一定要用大黃。

「宣黃連治冷熱之痢,又厚腸胃而止瀉」:有一種黃連是苦的,叫宣黃連,它治冷熱之痢──或者受冷有痢疾,或者受熱了有痢疾。痢疾,就是常常大便,大便很不正常的,但是也不是痾肚,它有熱的、有冷的。宣黃連又能以令你的腸胃這個腸壁、胃壁增加厚一點,而不會吐瀉。

「淫羊藿療風寒之痹,且補陰虛而助陽」:淫羊藿也是一味很有用的藥材,可以治風濕麻痹。怎麼叫痹呢?痹就是沒有什麼知覺了,這個肉沒有什麼血了,好像死了似地;有的風濕,也會有肌肉麻痹的情形。所以淫羊藿它補這個陰虛,陰就是腎,它是補腎的;陰氣不足,它也可以助這個陽氣,陽氣它都可以調和的。

茅根止血與吐衄;石葦通淋與小腸。熟地黃補血,且療虛損;生地黃宣血,更醫眼瘡。赤芍藥破血而療腹痛,煩熱亦解;白芍藥補虛而生新血,退熱尤良。

「茅根止血與吐衄」:茅根這種藥材能止血。你若受了刀傷出血,它也能止血;或者吐血或者衄血,它都能止。吐血,是由口裏吐出來;衄血,是由眼睛、耳朵、鼻子、口往外頭流血。茅根能治這個病。

「石葦通淋與小腸」:石葦這一味藥材,它能治小腸的病。

「熟地黃補血,且療虛損」:地黃有兩種,有熟地黃,有生地黃;熟地和生地用法不同。熟地黃就是補血的,也療諸虛百損;身體很需要的,很損傷的,這是用熟地黃。

「生地黃宣血,更醫眼瘡」:生地黃它是宣通血的,眼睛上若生瘡,生地黃可以治。

「赤芍藥破血而療腹痛,煩熱亦解」:赤芍藥是破血的,也是血凝結了,它可以破開它。又可以治肚子痛,你肚子要是什麼地方有病,肚子痛,赤芍藥也可以治的。有什麼煩啊、熱啊,覺得很悶啊,吃這個藥它也會好的。

「白芍藥補虛而生新血,退熱尤良」:赤芍藥和白芍藥兩種的用法也不同;白芍藥是補血的,赤芍藥破血。白芍藥補虛而生新血,用它來治熱病是很好的。

今天,又有人打妄想,說是我們是來聽《藥性賦》的,怎麼又講起經來了?這是不是法師用講《藥性賦》的方法來騙我們來聽經?對了!你真是先得我心;我心裏所想的事情,你就給知道了。或者是你是我肚裏頭的一個蛔蟲?但是到我肚裏頭,就變成一條龍了,不應該做蛔蟲。蛔蟲在肚子裏頭會說話,是一條蟲子,但是會說話。那麼「欲令入佛智,先以欲鉤牽」,你想要學《藥性賦》,這是你願意的;那麼我就要給你講四句偈頌,叫你聽聽佛法。先聽佛法,然後再講《藥性賦》;這不算騙你,也不算騙我,也不算騙他。誰也不騙誰!那麼書接上回,前一個禮拜講到「白芍藥補虛而生新血,退熱尤良。」我們現在繼續地講!

若乃消腫滿,逐水於牽牛;除毒熱,殺蟲於貫眾。金鈴子治疝氣而補精血;萱草根治五淋而消乳腫。側柏葉治血山崩漏之疾;香附子理血氣婦人之用。地膚子利膀胱,可洗皮膚之風;山豆根解熱毒,能止咽喉之痛。白蘚皮去風治筋弱,而療足頑痺;旋覆花明目去頭風,而消痰嗽壅。

我要是念錯了,你們要告訴我,因為我這裏沒有本子,但憑著記問之學,不足為人師。有沒有念錯?沒有啊?念錯了,隨時要告訴我。(問弟子)要講什麼來著?從哪兒開始?我忘了!你也忘了?你也忘了,我也想起來了。

「若乃消腫滿,逐水於牽牛」:「若乃」兩個字,就是一個承前啟後的意思。若是消這個腫,和有水在肚裏頭,有鼓脹之類的;牽牛能把這個水攆跑,對這種病是有功效的。

「除熱毒,殺蟲於貫眾」:熱毒有的時候七孔都流血,有的時候牙痛;有熱毒,就變成紅臉鬼,那麼這也有蟲子在肚裏頭。肚裏有蟲子,用貫眾可以把這個蟲子給殺了牠。那麼有人又很敏感地,說:「那麼犯不犯戒呀?」這不管犯不犯戒,這是去治病的。你若不怕死,當然也不要殺這個蟲;你怕死,你若受戒,你念觀音菩薩超度這個蟲子,來令牠快點跑。你若沒有受戒,那麼也談不到殺生不殺生的。這貫眾能殺蟲。

「金鈴子治疝氣而補精血」:這個疝氣,就是小腸疝氣,也是病的名字。金鈴子治疝氣,又補人的精和血。

「萱草根治五淋而消乳腫」:萱草根是萱草的根。淋有青、黃、赤、白、黑五種,也是根據五臟;五臟有病,它有五種的淋症。乳,就是女人的乳房;乳房有的時候會腫,萱草根可以治這五種的疾病。

「側柏葉治血山崩漏之疾」:側柏葉這種藥材,也是治婦女的病,婦女科的。血山崩潰,是一種病的名詞,就是婦人的血脈不停止;月經不停止叫血山崩。這個血山崩,有一種叫崩,有一種叫漏。怎麼叫崩呢?「點滴而下名為漏」,一點一點地有這個月信,一點一點滴血,這叫漏;就好像一個杯子有一個窟窿,一點一點地漏。「忽然大下為之崩」,忽然間就來了很多血,這就叫崩,這血山崩了,就好像山嘯、流水。婦女病也有很多種分別。

「香附子理血氣婦人之用」:香附子這種藥理血氣,它也可以治婦科的病,是婦科的藥。

「地膚子利膀胱,可洗皮膚之風」:地膚子這一味藥,是入膀胱經這種經脈的。膀胱在人肚裏邊,又叫水泡,小便的尿就是憋都在膀胱裏頭。人的膀胱就是盛小便的,大腸就是盛大便的。也可以用地膚子來洗皮膚的風。

「山豆根解熱毒,能止咽喉之痛」:山豆根這種藥材也是能去熱毒的。人若喉嚨痛,可以用這種藥材來治喉嚨痛的病。

「蘚皮去風,治筋弱而療足頑痺」:白蘚皮也是一種普通的藥材,能去風;它也治人的筋骨弱、筋不健全。足有的地方麻木,沒有知覺叫痺。頑痺,就是?底下沒有知覺;老年人血氣不夠了,他腳心就沒有什麼知覺了。年輕人你用手一撓他的腳心,他就蹦起來了,跳起來了;老年人你撓他腳心,你怎樣撓他不怕的;為什麼?他都變成頑痺了,沒有知覺了。白蘚皮能治這個病的。

「旋覆花明目,治頭風而消痰嗽廱」:旋覆花這種藥材是明眼目的,你常吃它,眼睛看東西會看得清楚的。它又能以去頭裏邊的風,有痰它可以消了。這旋覆花能有這個功效。

又況荊芥穗清頭目便血,疏風散瘡之用;瓜蔞根療黃疸毒癰,消渴解痰之憂。地榆療崩漏,止血止痢;昆布破疝氣,散結散瘤。療傷寒、解虛煩,淡竹葉之功倍;除結氣、破瘀血,牡丹皮之用同。知母止嗽而骨蒸退;牡蠣澀精而虛汗收。貝母清痰,止咳嗽而利心肺;桔梗下氣,利胸膈而治咽喉。

「又況荊芥穗清頭目便血,疏風散瘡之用」:又況,也是接著上面;作賦的,前面好像說完了,現在又開始。荊芥穗,它能清頭目,也是明目的。人有的時候大便時有血,用這種藥就可以治。它又能把風疏通了;人生瘡都是有一股熱氣,它可以散瘡之用。

「瓜蔞根療黃疸毒癰,消渴解痰之憂」:黃疸病,前幾天不是講過了嗎?生了一種有毒的瘡,瓜蔞根能治。它還能消渴,有痰它也能治,所以解痰之憂。

「地榆療崩漏,止血止痢」:地榆也是一種很普通的藥材,它治前面講的崩和漏的病。要是什麼地方出血,它能止血;若有痢疾病,它也可以止痢。

「昆布破疝氣,散結散瘤」:要是生瘡或者生瘤子──就是生了很大一個瘤子,它也不痛。生多了那麼一塊肉,它也沒有甚感覺叫瘤。小腸疝氣之類的,昆布它也能破,這個瘤子它都能給散了它。

「療傷寒、解虛煩,淡竹葉之功倍」:要是治傷寒病,或者這個人常常覺得很煩悶、虛煩──這也是有火;有一種藥叫淡竹葉,一種竹葉子,這種功是很有效的,很加倍。

「除結氣、破瘀血,牡丹皮之用同」:有的氣不通了,結氣;有的瘀血,牡丹皮這種藥能給它破了,可以除結氣、破瘀血。

「知母止嗽而骨蒸退」:有一種藥材叫知母,它能止咳嗽;骨頭裏頭若覺得蒸熱,它能治好了。

「牡蠣澀精而虛汗收」:牡蠣:就是廣東那種蠔。這種藥在廣東人就叫它觀音菜,說是素、齋的,為很饞吃齋人預備的,叫淡菜。那麼吃齋的人把眼睛一閉,說:「噢!這是淡菜!」就摩訶薩不管它了,就向下吃。它在藥的名字,就叫牡蠣;這種東西澀精,有夢遺滑精的病,它可以治一點。人若歡喜出虛汗,它也管一點。

「貝母清痰,止咳嗽而利心肺」:川貝母它能清理肚裏的痰;它能止咳嗽,對心也幫助,對肺也好。

「桔梗下氣,利胸膈而治咽喉」:桔梗這種藥材它能下氣;覺得氣悶啊,吃一點桔梗,它能下氣。胸膈中氣不舒,喉嚨這兒也痛,也都可以治的。

藥材你要是會用的,或者每一樣用三錢、五錢;不是一樣用一百斤,放在一起來煮了它,喝幾年。不是那麼樣子的用法!不是像有的以為中藥是很好的,就是這個一斤、那個一斤,七八斤放在一起,就煲了叫人喝。這是有點危險性!所以,這個藥都要用適當了。

若夫黃芩治諸熱,兼主五淋;槐花治腸風,亦醫痔痢。常山理痰結而治溫瘧;葶藶瀉肺喘而通水氣。

「若夫黃芩治諸熱,兼主五淋」:若夫,也是一個承上啟下的文法。什麼熱病,黃芩都可以治,也可以治五種的淋病。

「槐花治腸風,亦醫痔痢」:肚子裏有風,腸子裏有風,有很多空氣,這槐花可以治。痔,就是痔瘡;痢,就是痢疾。槐花也可以治這個病。

「常山理痰結而治溫瘧」:有一種藥材叫常山,它是解這個痰的結。集得很多痰,吐也吐不出來,咽也咽不下去,在胸膈這兒結的;它能治這個病,能把這個痰都給化了它,破了它。溫瘧,就是瘟疫瘧疾病;或者三天發作一次,兩天發作一次,又叫打擺子。

「葶藶瀉肺喘而通水氣」:葶藶也是一種藥材,它能瀉肺的喘,而通水氣,利小水。

此六十六種藥,性之寒者也。又當考圖經,以博其所治;觀乎方書,以參其所用焉。其庶幾矣!

「此六十六種藥,性之寒者也」:從「諸藥賦性,此類最寒。犀角解乎心熱,羚羊清乎肺肝」,到著後邊的這個「葶藶瀉肺喘,而通水氣」;這統統有六十六種,在藥性裏邊它們都是屬於寒性的。

「又當考圖經,以博其所治」:圖經,你們各位都看過的。什麼叫圖經呢?有人知道嗎?我要考一考你,看你們這些學生是不是有一點基礎;無論哪一個,我都要問的,看看誰知道。現在若有人知道就先說!你看前面的藥材名字都容易懂;這個圖經若沒有人講過,我相信你們沒人懂的。果真,什麼叫圖經?哈!我今天故意考一考,一考就考住。圖經,就是《本草備要》,《本草備要》都是有圖的,《本草》是藥的圖經。

我單教給你這個,你不要自滿,你又應該去博其所治。博,就是廣博來參考、研究、學。所治,它哪一個藥能治什麼病。前兩個禮拜,果逾提議,叫你們把中國的藥材店都搬到金山寺來,擺到桌上給大家看。這才是very stupid(很笨)!為什麼呢?你可以看一看《本草備要》;《本草》上什麼藥材的樣子都有了,畫在那個地方。除非我們這兒開一個中藥的 store(店),否則也買不了那麼全的藥;你看那《本草》,這上面都有。所以就要廣博,要多知道一點。

「觀乎方書,以參其所用焉。庶幾矣」:你再看一看那個藥方的《湯頭歌》,那種開藥方的書,怎麼用這個藥,那才能知道多一點。方書,就是藥方的那種書。其庶幾矣,就是差不多了;可以做一個差不多的先生,做一個差不多的醫生。那麼這個差不多的醫生,就是治馬的病也可以治人,治人的病也可以治馬。都是差不多嘛!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