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比較宗教學7
聖嚴法師
20/09/2018 08:00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第七章 猶太教

第一節 摩西及士師時代的猶太教

猶太教的成長

本書的第三章第三節之中,已經大略介紹了猶太教的起源,便是希伯來宗教或以色列宗教。可是,若要介紹猶太教,必須仍要從希伯來宗教說起。因為現在的猶太教是從希伯來宗教的基礎上,經過歷代先知的改進而成長的。

猶太教的最初背景,乃是閃族的多神教,他們的遠祖亞伯拉罕,可能是閃族的一個分支,以遊牧為生。據說亞伯拉罕是一個富有的族長,他有幾千頭羊,並且雇用了三百個以上的大人和孩子,來看管他的羊群。亞伯拉罕要到地中海附近的敵人的領土內去攻佔新牧地之時,就將這批雇傭組成了一支小小的私人軍隊,可見他的實力。

亞伯拉罕之成為猶太教徒的遠祖,因為是摩西利用了亞伯拉罕這一家族的保護神耶和華。猶太教乃至基督教及回教徒,均說耶和華是創造宇宙的獨一無二的神;其實,不但在亞伯拉罕的時代是多神信仰的局面,到了摩西時代,以色列民族的各支,也尚各有各的保護神。

亞伯拉罕,乃是摩西所需要的人,在事實上,僅係傳說的人物,未必真有其人。摩西之需要亞伯拉罕,是因為傳說亞伯拉罕始終只信他自族的保護神耶和華。他雖常常犯錯,常常要做些無賴漢所做的壞事,可是他對耶和華的信仰,信為獨一的上帝,所以便因信心而稱為義,而成為耶和華的選民。其實,應該說成亞伯拉罕選定了耶和華做他自族的神,不是耶和華選中了亞伯拉罕。

然而,一神信仰的宗教,既由摩西利用了亞伯拉罕而成立,亞伯拉罕縱然不是歷史人物,卻也成了一神教徒的遠祖。但摩西雖然鼓吹耶和華成為獨一的至高的神,卻並沒有否認尚有其他神道的存在;只是不許他自己的民族,信仰外邦人的神而已。直到先知時代,阿摩司(Amos)等諸先知出現以後,才絕對否認耶和華以外尚有別的神。所以,猶太教的一神觀念,到了此時才算完成。

初期的猶太教

猶太教的成熟,從時間上劃分,可以分作七個時期:1.摩西時代,2.士師時代,3.王國時代,4.被放逐到美索不達米亞的時代,5.重回故鄉時代,6.希臘統治時代,7.耶穌降生以後的時代。

初期的猶太教,當指摩西時代及士師時代。

摩西的年代,迄今論者尚無定論,一般基督徒相信是在西元前一千五百年;一般史家,有的以為西元前一千三百二十年;有的以為西元前一千二百年。當摩西出生的時代,他的民族已在埃及王法老的治下,做了好幾世紀的奴隸,做著苦力維生。但也有許多經商的猶太人,仍然住在城市中。埃及人在商業上不是猶太人的對手,就懷著妒嫉心向法老控告,希望把全體的猶太人消滅。法老就下令,凡是猶太人生的男孩子,立即殺死。恰巧,摩西就在此時出生。他的母親便編了一隻籃子,用泥土黏成不漏水的小船,把他裝在裡面,放到尼羅河裡,由他漂浮出去。

幸運的小小摩西,竟被蘆葦阻住,適巧埃及王的公主來到那兒游泳,發現了這個可愛的嬰兒,就抱回宮去,把他撫養長大。無疑地,摩西的童年及少年時代,是享受了王家的生活,也接受了宮廷的教育。但是公主為他所雇的奶媽,正好是他的生母。所以他自知是猶太人,並且為著埃及人壓迫他的猶太同胞而忿忿不平。當他有一天見到一個埃及人毆打一個猶太老人的時候,他就上去把那個埃及人摔死,此事被法老知道後,摩西便成了要拿辦絞刑的通緝犯。

於是,摩西走上了亡命之途,他通過紅海周圍的沙漠,在一個遊牧部落中停留下來,就在那裡結了婚。但他畢竟是受過良好教育而且是野心勃勃的青年,當然不甘長久寂寞的。最好的出頭機會,便是領導他自己的民族,掀起獨立運動的狂潮。

摩西的宗教運動

摩西在逃亡期間,有過許多幻想。在他強烈的熱望之中,自信是從荊火中聽到了耶和華上帝的言語,使他要承當自己民族的救主,使他回到埃及去,要把猶太民族經歷西奈(Sinai)沙漠,帶出埃及的範圍。

摩西大膽地回到埃及時,適巧那位要處他絞刑的法老已死,繼位的法老不再追究摩西殺害埃及人的案子。他就向自己的民族進行遊說,並向法老要求讓猶太人和平地遷出埃及,可惜,他的族人對他的願望殊少感到興趣。法老為了自己的利益,也不肯讓奴隸們平白地離去。

摩西在處處碰壁的情形之下,耶和華就助了他一臂之力,他吩咐摩西去警告法老,如果不聽猶太上帝的話,可怕的災禍就要降臨了。當法老再度拒絕摩西先前的要求時,摩西的哥哥亞倫即用他的杖伸到尼羅河,河中的水就變紅了,人民不能飲用了。接著,第二次的災禍是青蛙為患。又一次災禍是蠅子密集飛舞,全國疫癘猖獗。再來一次災禍,埃及人所有的牲畜,完全害了一種奇怪的瘟疫。尚有接二連三的災禍:所有的男女,都長了可怕的瘡;雷電燒燬了儲藏的亞麻及穀倉;蝗蟲吃光了埃及的大小樹木;可怖的飛砂從沙漠中吹來,整整三天,漫天蔽日,全國陷於一片漆黑;住在尼羅河流域的每家的長子,又全都死亡。

最後,法老才來哀求摩西,請他把他的民族盡速地帶走,因為他駭怕還有另外的什麼災禍降臨。

摩西順利地帶著猶太人的十二個支族,到達紅海邊上。他吩咐海水分開,讓他的民族像通過陸上壕溝似地,從海水讓開的夾弄間,從容地走向對岸的荒漠。想不到,耶和華忽又使埃及的法老反悔,率了大軍追到,他也不知死活地從海水的夾弄間趕來,結果是被一陣排山似的海浪捲倒,全軍葬身於海水之中!

以上這段經過,被《舊約》的作者,渲染得有聲有色,將一個摩西描寫成了大魔術師,活像是中國《封神榜》中的人物。把一個耶和華,說成了偏私、小器、心腸狠毒,很像中國古傳說中的兇神惡煞。不過,在此誇張的傳說之中,確有一樁事實,那就是摩西領導著他的民族出了埃及。

出了埃及,問題尚未解決,因為他們是生活在沙漠中了,比做埃及人的奴隸之時,還要艱難困苦得多。

西奈山的神

摩西要做猶太民族出埃及後的領袖,實在不易。因為:第一,猶太人一開始就不很歡迎摩西的計畫;第二,雖然同是亞伯拉罕的子孫,卻有十二個分支。最糟糕的,這十二個分支,並不全是耶和華的信徒,所以時時引起異見紛紛的麻煩。特別是埋怨弄不到吃的喝的,各部族的領袖常去找摩西要吃的要喝的,否則他們就說:「就讓我們回到埃及去!」「就讓我們回到尼羅河邊的老家去!」總算猶太人命不該絕,使他們發現了一種叫作嗎哪的菌類,又發現了一處泉水。當然,摩西不會不利用這個機會宣傳的,說這是耶和華的所賜。對於野蠻而無知的群眾,利用神祕的迷信來做號召,確是最最有效的方法。摩西就是如此這般地把他的民族帶著跑出了沙漠,進行到了西奈山(又名何烈山 Hored Mt.)周圍的山脈地帶。此時的摩西,深切地感到,除非能使他的部下全部信仰了獨一的神,除非統一了宗教的信仰,否則就不可能達到他一元領導的目的。正好,現在他所見到的西奈山,本由巴比侖的月之女神新(Sin)而來的,如照西奈(Sinai)一字的組合而言,那是月神「新」住的地名。新在巴比侖的神祇中,是與日神及另一神構成三位一體中的主神。於是,摩西的靈感一動,就登上西奈山的頂巔,一去便是四十晝夜。下山的時候,手中多了兩塊石板,後來知道,那上面刻有十條律法,就是摩西十誡(The Ten Commandments)。

摩西滿懷希望大家能夠信仰共同的一個神,大家團結在一神耶和華的名下。但他下山一看,使他失望了。他的部下,竟將婦女們的金銀首飾,鑄成了一個金牛犢,把它當作上帝來崇拜。摩西在盛怒之下,把手中的兩塊石板摔破了,也把那隻金牛犢搗個粉碎!在這事件之際,十二個支族之中,只有利未(Levites)一族的人,站在摩西的一邊。不過,摩西應變神速,他竟以毫不容情的手段,整肅了這次叛變事件中的人們,一下子殺了三千個腦袋。

摩西十誡

摩西上西奈山,雖是祈求月神,但他不能用巴比侖人的神名,必須仍用他祖先亞伯拉罕的保護神耶和華的名。第一次上西奈山,雖已得到了結論,卻未能實行。為了樹立耶和華在人們心中的威信,他便假託奉了耶和華的命,再度登上了西奈山。當他回來的時候,兩眼閃射著威嚴逼人的光芒,重新帶來了兩塊石板,上面刻著的內容和第一次的完全一樣,它就是耶和華賜給摩西作為猶太人必應遵守的誡條:

    *
不可敬奉別的神,除了耶和華。
    *
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做什麼形像。
    *
不可妄稱耶和華上帝的名。
    *
應當工作六日,但第七日應守為禮拜的安息日。
    *
當孝敬父母。
    *
不可殺人。
    *
不可姦淫人妻,她們不可偷戀人夫。
    *
不可偷竊。
    *
不可做假見證,陷害鄰人。
    *
不可貪慕鄰人的房屋、奴隸、牛驢,以及一切屬於鄰人的東西。

這就是有名的摩西十誡。當時的猶太人尚沒有自己的文字,除了摩西之外,絕對多數的猶太人尚是野蠻的奴隸文盲。摩西大概是用學自埃及宮中的象形文字,把十誡刻在石板上的。對於猶太人民,正因為這是看不懂的「天書」,摩西就更加為之加上一層神祕的氣氛,把兩塊石板用木櫃裝了起來,放在活動的教堂帳幕之中,稱為約櫃(Ark of the Covenant),當作耶和華來崇拜。並且恐嚇大家,說是除了祭司之外,不得接觸它,否則就要被神擊殺。

據《舊約》的記載,摩西十誡是由耶和華賜給摩西作為猶太人的行為守則。其實,摩西上西奈山住了四十晝夜,在沈思默想中,或可能真的得到了一些神祕的宗教經驗。但是,考察十誡的內容,卻無什麼新鮮之處。在西元前一千四百年時,埃及就有一位叫作亞克那頓的國王,創立了一神教,奉亞頓為唯一的神,並叫百姓不要做亞頓的偶像,乃至象徵此神的「太陽盤」,也不被崇拜。安息日(Sabbath)這個字,乃是借自巴比侖的(參看本書第三章第一節之末目及第八章第三節第五目),在古埃及的宗教信仰中,認為犯了殺人、偷盜、姦淫、誹謗之罪的人,死後即被大怪獸吞食。在古巴比侖的宗教信仰中,人對於神,正像臣民對於專制的君王,要抱有絕對服從的態度。巴比侖在西元前二千年時,有一位漢摩拉比王,他創立了一部計有二百八十五條的法典,對商業、婚姻、工資、謀殺、盜竊、債物等的事項,做了法律的規定和保障。又在漢摩拉比的碑文中,首句便說:「當天神亞諾及貝爾,授余以治理蘇美連及阿卡地亞之權。」同時在其所定的法典卷首,即作圖以日神息摩息授法律與漢摩拉比之狀。此均可與摩西受自耶和華的十誡,對照一下。

因為這些事,都出在摩西之前,以摩西所受的宮廷教育而言,自然是老早知道的了。他僅是把它們簡單地列成十條,以適應對於民智未開的猶太人的統制。前四條是宗教的,後六條是倫理的。如果把前四條擱置一邊,後六條實可作為一切人們的做人基準。猶太教之優良性,與其說是十誡的功能,倒不如說是後六誡的功能。可惜,他們卻被准許偷盜、殺害、姦淫、欺騙他族的人。

士師時代

有了十誡及作為活動教堂的帳幕之後,就產生了管理帳幕的祭司。因為摩西要酬謝利未族人在金牛犢謀叛事件時的對他效忠,所以選他們做了這行優厚而且為世襲的差使。摩西本人則成了猶太人的無冕之王,並向大眾宣布:無論何時,上帝要有命令賜給他們,唯有他摩西才可去晤見耶和華。他成了上帝的代表,以後基督教會主張,若不經由教會便不能得救的思想,此時已經開始了。像這樣重要和崇高的地位,摩西便規定,在他死後,這項權職要傳給他的哥哥亞倫,然後再傳給亞倫的子子孫孫。

接著,摩西帶領著殘存的七千男女和孩子們,在沙漠中前進,向新的故鄉迦南地(Land of Canaan 後稱為巴勒斯坦Palestine)出發。在途中,因摩西喪妻而續娶了一個異國婦人為妻,受到亞倫的嫉妒,摩西就剝奪了先前給他的一切權威。臨死之時,改以一個勇敢熱心的青年約書亞(Joshua),做了他的繼承人。

當他們接近迦南地的時候,卻被對方的強大的實力和盛怒的士氣嚇退。甚至有人主張寧願再回到埃及去過奴隸生活。終於,又使他們在沙漠中流浪了四十年。摩西也在孤獨中老死,無人知道他是死在何處。

摩西死後,繼續領導猶太人攻略迦南地的人物,便是約書亞。約書亞本是摩西的副官,現在升任到原先摩西的職位,他是勇敢而細心的領袖人物,他對一切事情,均把計畫考慮得非常審慎。

在亞洲西部的平原,後來叫作巴勒斯坦的地方,在此數千年前,就已有了住定的居民。現在猶太人要奪取它,縱然捏造一個口實,說那地方本是方舟神話的主角挪亞的孫子迦南所居的地方,所以稱為迦南地,是猶太祖先的故鄉,所以有理由去「收復」它。但是僅靠這支流亡隊伍,要強行征服那兒先住的民族,就不得不做許多艱苦的戰爭。所幸先住各民族未能團結合作來一致對抗猶太人,於是各個擊破,把他們殺的殺,罰的罰,做了猶太人的奴隸,使約書亞達成了摩西的願望,有了屬於自己的一小片領土。

駐進迦南地之後,約書亞在和平中死了。猶太各支族對摩西那種極權專制的統治感到厭惡!所以唯恐再出一個摩西那樣的領袖,於是決定不再任命約書亞的後繼者。他們以為,此後不再進行侵略戰,僅有一位祭司長引用耶和華的律法作為生活的依準指導就夠了。但是猶太人的國家新近成立,四周都是敵人,若沒有一個領袖,它就不能存在。然而,猶太人的各分支,實在不喜歡由某一支派的人來做統治各支的國王,在事實的需要下,他們就默認了一個領袖的權力,他們稱之為「士師」,以士師作為幾個半獨立的猶太支族所結合的聯盟裡的首腦或統帥。但是,後來仍從士師的職位上產生了猶太王國。

第一個士師,叫作俄陀聶(Othniel)。他是因為指揮部下攻取了巨人國安那金(Anakin)的首都基列西弗城(Kirjath-Sepher)而揚名。

第二個士師,叫作以笏(Ehud)。因在俄陀聶死後,猶太又被摩押人、亞捫人、亞瑪力人結成的聯盟打敗,做了二十年摩押王伊磯倫(Eglon)的奴隸,以笏暗殺了伊磯倫,成了民族英雄,就被選為士師。

此後,士師們很快地依次遞嬗著。他們個個都是性格強烈的人。他們的時間,全消磨在邊境與異教徒的作戰中。戰爭多很慘酷,殺來殺去,越殺越劇烈,甚至婦女也被徵召參戰。和猶太人對陣的,就是和猶太人互相爭奪地中海海岸的菲利士人,這不是閃族人,而是克里特族(Cretans)人,猶太人往往是打了敗仗。

以笏以後的士師尚有:珊迦、底波拉(女)、基甸、陀拉、睚珥、耶弗他、參孫(Samson 這是一個魯莽的大力士,他的故事在《舊約》中寫得很出色,可是這也是採自古巴比侖的傳說)、以利(Eli)、撒母耳(Samuel)。從撒母耳之後,猶太教便進入王國時代了。

第二節 王國時代的猶太教

王國時代

撒母耳順應人民的希望──當然是耶和華的指示,宣布在他之後,猶太民族將步入新境界,不再選出士師,而要產生國王了。在他未死之前,就著手尋找未來的國王,結果在基比亞村(Gibeah),找到了一個叫作掃羅(Saul)的孩子,給他用膏油沐頭(即是彌賽亞),在撒母耳的教導下,掃羅終於成了猶太人的王。

掃羅做王之後,因在一次戰爭中,戰敗了亞瑪力人的亞甲王(Agag),未將擄獲的畜群照規矩交給祭司,特別是未照猶太的律法將全體俘虜處死,赦免了亞甲王的生命,所以觸怒了他的老師撒母耳。撒母耳就開始另找一個掃羅王的候補者,接著,有人告訴他,在伯利恆有一個名叫大衛(David)的牧羊青年,因為他的勇敢,在他的村中很有些聲望:他曾打死了一頭獅子和熊,救了他的羊;他會彈豎琴,又能歌唱(《舊約》中的詩篇,據說不少是出於他的作品)。適巧菲利士人又捲土重來,他們這次的頭兒是一個叫作歌利亞(Goliath)的巨人,身體有屋子那麼大,帶著七尺長的劍,猶太人無人能夠對付他。掃羅王被巨人威脅得一籌莫展,憂愁終日!於是把大衛請來唱歌給掃羅散心。大衛完成了為王散心的任務,同時也完成了打敗巨人的任務,他用投石器,飛出一塊小石子,恰巧打中歌利亞的眼中,歌利亞馬上昏倒在地,大衛就用巨人的長劍割下了巨人的頭。巨人一死,菲利士人便紛紛自逃,大衛就成了國家的救星。

接著,大衛雖然做了掃羅的女婿,卻不為掃羅見容,所以逃到沙漠中,住在山洞裡。大衛在沒有接受王位的時日中,也做了好多土匪頭兒所做的把戲。當年老的掃羅在與菲利士人的作戰中,自殺身死之後,差不多在四十年中,大衛就一直做著猶太人的大部分地方的王。

大衛王

大衛王在猶太教中是一位偉大的名王,他的詩篇被奉為宗教的聖詩。他把國都遷到由非洲至美索不達米亞的交通孔道上──耶路撒冷,在新都建築了他自己的宮殿。接著又籌建一個神殿,把神的約櫃從示羅地方,迎到耶路撒冷,放進新的神殿的法幕裡。並且強制全國拜神的人們,都到耶路撒冷,不許別處另設神殿。

但是,飽暖思淫欲,偉大的聖王,照樣也做最壞的壞人所做的壞事!有一天晚上,他在宮殿屋頂上乘涼,望見遠處有個美婦人在沐浴,他便為之心動!打聽之下,知道是他部將烏利亞(Uriah)的妻子。他便把烏利亞送上戰場一個危險的陣地中,結果正如大衛所盼望的一樣,烏利亞死於敵人的刀下,大衛就娶了他的妻子拔示巴(Bathsheba)。對這件壞事,大衛王被先知拿單(Nathan)訓了一頓,他才覺得悔憾。大衛是經常後悔的,當然,耶和華上帝也是特別優待他的;當他犯罪而又懊悔之後,一會兒,上帝就寬恕他不再使他受罰了!

因此,威爾斯(H.G.Wells)對他的看法是:「大衛之事蹟,暗殺、屠戮層出不窮,讀之頗似野蠻酋長之記載。」(《世界史綱》The Outline of History

為了一時的高興,大衛王又將繼承權給了他與拔示巴所生的兒子所羅門(Solomon),而將正當的繼位人,押沙龍(Absalom)和亞多尼雅(Adonijah)兩個大的兒子,放在一邊。押沙龍即起謀叛父王而死去,亞多尼雅一度發動革命,終於向所羅門投降。但是,押沙龍的死亡,使大衛王痛悔終身。大衛王可說是在罪惡與光榮偉大之中,過完了他的一生。

所羅門王

再說到輝煌燦爛的所羅門王的時代來臨,這是一個智慧、富裕、好大喜功、驕奢淫逸的猶太國王。他每天桌上的菜單是:細麵三十斤,粗麵六十斤,肥牛十頭,草場的牛二十頭,羊一百隻,還有鹿、羚羊、麅子、肥禽等,真不知道他有一個多大的胃!《舊約》中的偉人,多妻已成慣例,所以,所羅門王娶了許許多多的妻妾,「有妃七百,都是公主,還有嬪三百。」相加正好是一千個!其中不乏是娶自鄰國的外邦,有埃及人、摩押人、赫人、以東人、亞捫人、菲尼西亞人。為了博得寵妃的歡心,所羅門王曾允許諸妃在宮中建她們自己的小廟,照她們祖國的信仰去崇拜她們自己的神。這本是一種值得讚美的宗教寬容,但在狂熱的猶太教的教士看來,他們的王是違背耶和華的意旨了,應該受罰了。可是,受罰的人不是所羅門,竟是他們國家的全民,做了代罪的羔羊,這是耶和華在《舊約》中用了又用的律法。這種律法的尺度,是否合理合情?那當然不是教外人士所能理解的了!

不過,所羅門雖不熱衷於宗教生活的實踐,為了滿足他的虛榮心,他在宗教建築的事業上卻花了很大的心血。他花了二十年的時間,造完自己的宮殿,再用二十年的時間,造起一座神殿。雖然那座神殿僅有二十糾畢脫(Cubit 約三十五呎)寬、六十糾畢脫(約一百零五呎)長,大概像今日的鄉村教堂那般大小,但他卻由菲尼西亞等外國,請來很多的石匠、木匠、鍛冶匠,費了十萬八千「兩」(Taleut 是古代貨幣重量的單位)的金子,和一百零一萬七千「兩」銀子,全部用石建造。並且用香柏木加以裝飾。琢石和鋸木的工作,都在離建築地很遠的地方,當時的盛況不難想見。所需的金子、寶石、貴重的木材等,是用借自菲尼西亞西蘭王(Hiram 即是當時的西頓〔Sidon〕城的王)的船隻,經歷了地中海岸的所有港口,一直遠至西班牙去採購而來。猶太人主要的輸出品是人民用血汗耕種起來的穀物。

所以,英國的大歷史家威爾斯要說:「至於所羅門的智慧及其治國才能,讀者只須一展《聖經》,即知所羅門只不過為商業王西蘭遠大計畫之副助者。至於其國,則只腓尼基與埃及兩強間之抵押品耳。……於其己國之民,則苛斂暴制,使不堪命。」(《世界史綱》第十九章第二節)

最後,所羅門王壽終正寢,他的國土也就隨之分裂。

南北朝時代

所羅門王約死於西元前九四○至九三○年之間。當他一死,繼位人是所羅門王和亞捫婦人拿瑪(Naamah)所生的兒子羅波安(Rehoboam),是個愚魯無智而又褊狹的人物。加上南方亞果(Achor)山谷的猶太兩個支族,與北方的十個猶太支族之間,好久以來就有著不愉快的事。所以在羅波安即位不久,那是所羅門王死後的五年,北方就脫離了南方原來的政府而獨立,羅波安僅做了南方兩個支族的王。南方稱為猶大國,北方稱為以色列國。據說:以色列人是雅各(亞伯拉罕之子)的嫡傳後裔,猶大人是經過雅各第四子與亞杜蘭村的土著婦人而傳下來的。統治北方以色列國的人,乃是所羅門的一個臣屬尼八(Nebat)的兒子耶勞波安(Jeroboam),原是在神殿上做工的工頭。

可是南北朝分裂之後,兩個小國就不能保衛自己的國境而去抵抗強有力的鄰國了。南北朝對峙了兩個世紀之後,由於亞述王撒幔以色(Shalmaneser)的努力,竟把北方的以色列滅了,並把總計二萬七千二百八十戶約十萬之眾的以色列人放逐到外國去,這批人的後代終於消失了踪影!無疑是被外國人同化而不見了。

再過半個世紀,南方的猶大國也被巴比侖的迦勒底人滅亡。但是猶大國的兩個支族要比以色列的十個支族幸運得多,他們雖被放逐到了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卻仍保持著自己的血統和宗教。當西元前五三八年,信仰袄教的波斯國王居魯士取代了巴比侖迦勒底人的霸業,第二年就放猶太人回到巴勒斯坦故鄉,並助他們重建聖城耶路撒冷。

第三節 先知時代的猶太教

先知時代

我們以上所講的南北朝時代,實即是先知時代的初期。現在所說的先知時代,是從王國分裂之後一直延續到耶穌降生,在這將近一千年的歷史中,先知輩出,人才很多,越在亂世,猶太人的先知越是活躍。本來,自從亞伯拉罕、摩西、大衛、耶穌,一直數到回教的穆罕默德,都是先知。因為其他先知沒有像這些大先知那樣,另有什麼上帝的選民、祭司長、士師、國王、救主、神的使者等等頭銜,所以單稱為先知,另有頭銜的先知就稱頭銜。現在我們要說這時代中的先知,多係巫覡學者,或苦行僧之流的人物,所以獨名為先知時代。

先知,就是預言家,是猶太民族精神的指導者,其中不乏大詩人及思想家(就是沒有一個是歷史家,他們盡說神話而不探究歷史)、雄辯家(他們勇敢地為自己所見的來辯護)。他們的心量褊狹固執,絕對不容忍與他們不同觀點的意見,寧可為了固執的意見而願犧牲一切!這種精神,使得猶太民族保守而頑強,國家可以滅亡,他們的民族觀念及宗教信仰,卻是牢不可破。

先知們往往自稱與耶和華談話,耶和華常藉先知們的嘴來發布命令或透露未來的消息。當然,真正的先知,雖可能是狂熱信仰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卻不會是妄語騙詐的無賴。因為這些人物喜歡沈思默想,勤於禮拜祈禱,熟習猶太民族的宗教傳說、法律、儀則,故對若干事物的觀察和推測,要比常人來得敏感,預料某些未發事件的或然率,也可能要比常人為高。唯其像《舊約》中的先知以西結(Ezekiel),《新約》中的使徒約翰,他們那種漫天神話的描寫就不足重視了。

鬥垮太陽神

在北朝以色列國,由巴沙(Baasha)做王的時候,一共二十九年的過程中,把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和先知耶戶(Jehu)的爭論中。那不是因為巴沙是謀殺了國王而自做國王(這種情形在他們已司空見慣了),乃是為了國內不斷地有人禮拜異教偶像的緣故:有些是拜太陽神巴勒(Baal),有些是拜金牛犢。巴沙不能順從狂妄猶太教徒的要求把異教撲滅,先知耶戶便在盛怒之餘,預言了種種可怖的災難,將要降臨巴沙的王朝,以處罰他對耶和華權威的漠視。預言真的靈驗,他的兒子繼位後就被部將謀殺!其實這是因果循環,巴沙弒君篡位,他人就來殺他的兒子而為王。

當亞哈(Ahab)做以色列王的時候,大權落在他妻子耶洗別(Jezebel)的手中。她是菲尼西亞西頓城的公主,是太陽神巴勒的信徒。她就在宮中建了一座太陽神廟,並且強迫全體國民改信太陽神,否則就被處死或放逐。照例,又出了一位先知來救以色列人,那就是以利亞(Elijah)。以利亞生來是個保守者,他毫無推理、毫無論爭、毫無疑問地,狂熱地忠於對耶和華的擁護。他英勇、刻苦、不貪財富名位;尤其難得的,《舊約》中把他描繪成為一個神出鬼沒、呼神引火的大魔術師──他有若干超於常人的宗教經驗,是有可能的。是否真有如此的精彩,我們也不必認真去查究,反正他是藉著耶和華的協助,鬥垮了太陽神巴勒,並且把全國一共四百五十名奉巴勒神的祭司殺得精光!

屠殺與滅亡

以利亞的繼承人是以利沙先知(Elisha),以利沙也學會了以利亞的各項魔術:他能使戲罵他禿頭的頑童們,被兩隻熊吃掉;能用一句話命令河流停止;能使鐵浮於水面;能為人醫病;能在眾人之前潛形隱身。以利沙是狂熱而褊狹的猶太教徒,他在信仰上毫不容情地主張流血。《舊約》中的耶戶就是他的理想的執行者。耶戶發動大革命時,殺光了以色列的王族:猶大王族的四十二個王子,也都丟了腦袋;殘餘的巴勒(太陽)教祭司及信徒,也被殺一個斬草除根。耶戶做了以色列的王,以利沙就感謝耶和華,讚頌耶和華的全面勝利。可惜經此大屠殺之後,軍中的高級軍官被殺了百分之八十(原先的王族),而且又仇視一切不信耶和華的外幫人,於是國家的危急又出現了。

先知阿摩司(Amos)與何士亞(Hosea)等,也覺得先前的大屠殺是遺憾的事。這時到了西元前第八世紀,先知阿摩司、何士亞、以賽亞(Isaiah),修正了先前的觀念。他們能說能寫,因在此時他們已從鄰國巴比侖人那裡學到了文字的書法,開始蒐集以往的傳說故事,記錄先知們的嘉言懿行,以便流傳千古。

但是,以色列被她東面的鄰國亞述滅亡了!

以色列亡後半世紀,猶大國也跟著跨臺。但在當時的先知耶利米(Jeremiah)還說:只要他肯死守聖城耶路撒冷,耶和華是一定會幫助他們的。事實上,他的國家卻在西元前五八七年亡了。好在他們的征服者巴比侖的迦勒底人尼布甲尼撒第二(Nebuchadnezzar II, the Chaldean),那是有高度文化的王,所以饒了耶利米的命,而且待之以極大的敬意,不像猶太人對付異教徒,動不動就是揮刀!耶利米在與他的人民一同逃亡到東方去的途中,於西元前五八六年死在埃及,這似乎說明了他的上帝耶和華是站在他敵人的一邊了!

從流放到還鄉

不論如何,作為一個猶太教徒,絕對不會埋怨耶和華的處置。雖然他們成了亡國之民,並且成了放逐者,他們只願反省以往一切的過失,認為是他們自己違背了耶和華的意志,所以是咎由自取。故當他們過著放逐生活的期間,益發成為誠摯而熱情的耶和華的崇拜者了。

猶太人被巴比侖人放逐在美索不達米亞的鄉村之間,生活過得很好。不像先前的以色列人,被流徙出國,就在巴比侖的鄰人中間,完全被同化而消失不見。猶太人雖到了巴比侖,但仍許可他們集住在一塊兒,准許有自己的領袖和宗教的信仰及祭司。他們享有雇用僕役及奴隸的權利,他們除了不能隨意行動之外,完全是自由的,生活上要比住在迦南地時有著更富裕的享受。可惜他們的宗教信仰使他們害著懷鄉病,總覺得迦南地才是他們的樂園,由於犯了罪,所以失去了他們祖先傳下的樂園!

流放生活中,雖然期待有個「突變」的機會來臨,雖仍回憶著先知耶利米對這世界的咒罵,但在耶利米死後,並沒有適當的人來補充,因為他們的局面又有了變動。

此時,他們有了自己的文字;雖然希伯來文的文法條例是很幼稚的,但他們已不用僅靠先知的口來傳佈上帝的話了。他們能用文字把往昔的東西加以整理,並制定了法典化的神法和民法。

從此繼起的先知,已由從事實際行動的行令者,變成老死於書城中的哲人了。他們深思冥想,同時,先知們也變成了「拉比」(Rabbi 夫子或祭司)。他們的工作是解釋、註疏、說明、訓詁。此期最出色的先知是以西結,他曾見過耶利米。他的作風呆板而有點神經質。他往往從人為的興奮中引入真實的恍惚之境,而且見到奇異的景象,聽到神祕的聲音。他幻想建立一個絕對神權的神政政制的國家,希望恢復摩西時代的祭司權力。

在此之後,又出現了一位能夠詳夢測字的先知但以理(Daniel)。他預言了新巴比侖迦勒底人的王朝沒落。果然,西元前五三八年,波斯國王居魯士,攻陷了巴比侖城。第二年,猶太人就獲得了回鄉的機會。因為居魯士對於宗教的態度是寬容的,任何種族均可信其各自的宗教,也可嫌惡波斯的上帝,更可自由建造各自的神殿。對於猶太人,居魯士特別寬大,鼓勵他們重建耶路撒冷及神殿。並勅令國庫,將巴比侖時代的尼布甲尼撒王所奪來的一切金銀器皿,全部發還。

帶領他們還鄉的是所羅巴伯(Zerubbabel)。過了好久,在先知哈該(Haggai)的責斥下,他才把耶路撒冷從廢墟中重建落成。但是,此時的猶太,仍是波斯帝國的一塊附庸地而已。先知以西結所預言的猶太人的幸福及其神政的理想,並未能夠實現。

第四節 希臘及羅馬時代的猶太教

希臘統治的時代

當猶太人還鄉之後,正在努力建設並追求以西結的理想之際,時局卻又有了變化,因為,希臘人的文明震動了世界。

希臘人不是猶太人的同一種族,但在亞伯拉罕趕著羊群尋找新牧地的時候,希臘軍的前衛也正在奧林帕斯山(Olympus Mt.)探險了。希臘的文明進步很快,但當他們征服了愛琴海上的群島之後,並不打算插足於亞洲。

然而,當波斯帝國的居魯士王死後八年,大流士(Darius)即位,便於西元前四九二年揮軍渡過了赫雷斯蓬特(Hellespont),征服了推萊斯(Thrace);但在亞索士山(Athos Mt.),波斯遠征軍遭了慘敗。兩年之後,波斯軍自希臘撤退到馬勒頓(Marathon)紮住了營。此後又兩度進軍,甚至焚劫了希臘的名城雅典。不過,最後的勝利者,卻是屬於希臘人。

在這次勝利後的希臘,在僅僅一個世紀之間,他們產生了比過去二十個世紀之間世界歷史上所出現的還要更多的科學家、雕刻家、數學家、哲學家、醫師、詩人、劇作家、建築家、雄辯家、政治家和立法家。

於是,到了一個世紀之後,一個馬其頓(Macedonia)的叫作亞歷山大(Alexander)的青年,因他受了希臘最好學校的希臘教育,要把希臘文明推展給全人類,所以打敗了波斯軍的殘部,殺了波斯帝國的末代王。於西元前三三六年,開始了他的帝業。雖然希臘人把他當作異國人,他自己卻以作為希臘的擁護者自誓。

亞歷山大的帝業雖僅十三年,卻征服了從埃及的尼羅河直到印度的印度河的全境。猶太人雖然藉著耶和華的火劍的保護,仍為亞歷山大的軍隊克服。

亞歷山大死後,他的帝國遂被他的部將割據瓜分。此後的一百年間,那些部將的後裔們不斷地相互爭鬥,猶太也就因此而換了好幾次統治者。到了西元前第二世紀時,猶太國變為敍利亞的賽路西得(Seleucids)王朝的領土之一。這一王朝的第八代王安蒂考斯.愛辟芬史(Antiochus Epiphanes),幼年時曾被送至羅馬做人質達十五年之久。由於希臘文化在羅馬的盛行,也使他成了希臘文化的熱切的崇拜者。當他登位之後,即推行希臘化,並下令廢止猶太教的儀式,革除對於耶和華的獻祭,焚禁關於猶太教律法的書籍,摧毀了耶和華的神殿。又在那兒建起崇拜宙斯神像的殿,並且大量地用猶太人最忌諱的豬肉作為犧供。

猶太人之中當然尚有偉人,一位老祭司馬太提司(Mattathiss)主張寧可不守耶和華的律法條文而求生存。所以,安蒂考斯的部下,第一次在安息日不戰而拿下了耶路撒冷,第二次仍於安息日去打馬太提司的軍隊時,卻吃了敗仗。馬太提司老死之後,他的第三個兒子猶達.瑪喀比(Judas Maccabee),創造了游擊戰術,神出鬼沒,聲東擊西,經過幾年的努力,耶路撒冷又被光復了。猶達死了,安蒂考斯也死了,猶太國總算在被「保護」的狀態了,被承認為一個獨立的王國,建立了神政的政體,由瑪喀比家族作為祭司長兼全國的行政元首「總督」。

三個猶太教派

由於希臘羅馬文明的影響,神政政體終究無法推行。到了耶穌降生前一世紀,猶太人竟然因此而分裂為三派:

    *
法利賽人(Pharisees):此派是狂熱地遵守猶太教律法條文的一群。他們必須做的事很少,卻有很多不可做的事;他們憎恨一切外國的事物,禁忌一切的改革。故在《新約》中的耶穌提出了法利賽人的「七禍」。
    * 
撒都西人(Sadducees):此派的人,一方面忠實於耶和華的禮拜,同時也承認外國學者(希臘及羅馬人)所說的話的確有其道理。他們熱中於政治,所以當耶穌傳道時,他們害怕耶穌在政治上惹起麻煩,也贊成了定耶穌的死罪。
    *
愛散尼人(Essenes):這是絕對的厭世及逃世者。他們遁隱於荒野,每天以部分時間去耕作,以取給自己最低限度的食物。他們不進城市,更不與政治生活接觸,有類於印度苦行僧的生活。

以上三派的勢力,法利賽人最大,愛散尼派人數最少。

就在此三派對立的狀態下,瑪喀比這一家族曾竭盡了最大的智能,卻未用上王的稱號,經過約有一百年之久;但到亞里斯多柏拉(Aristobulus)時,為了要用王的稱號問題,而與法利賽人衝突。他死之後,這個國家內的宗教派別之間,又有著一連串的糾紛。

猶太國內正在鬧著同室操戈的時候,羅馬人的將軍就來到了。當龐貝(Pompey)向東征服了阿拉伯人之後,回來經過猶太國,羅馬軍隊就像潮水般地攻向猶太的衛城。攻陷之後,據說一共有一萬二千以上的猶太士兵被屠殺!那是西元前六十三年六月間的事。

事後,龐貝便將向他靠攏的猶太人赫爾嘉納(Hyrcanus),放回耶路撒冷去做祭司長。

西元前四十八年,凱撒(Caesar)擊敗龐貝之後,凱撒又改命向他投靠的晏特派(Antipater)做了猶太國(其實只是羅馬的一個行省)的王。晏特派以猶太人的身分做了羅馬的公民,及羅馬將軍的傀儡,所以他在法利賽人看來,是個外奴、是個叛徒,說他無權來登大衛王的王座。因此,當耶穌降生時,正好是晏特派的兒子希律(Herod)王在位,聽說耶穌是大衛的後裔,所以要下令殺死小小的耶穌,耶穌倖免於難,卻連累了伯利恆及其四境兩歲以內的男孩全遭了殃。

耶穌以後的猶太教及其神學

羅馬的無冕王凱撒將軍遇刺之後,繼起的是屋大維(Octavius),他的徽號是奧古斯都(Augustus),意為尊嚴顯赫,也是一位羅馬的無冕之王。耶穌降生時,就是奧古斯都在位之際。他的繼承人,依次是提比留(Tiberius)、該猶(Caius)、革老丟(Claudius)、尼祿(Nero)。這四個人,都是羅馬史上的暴君。後面三人是繼起於一年之內(西元六八~六九年),也在一年之內滅亡:該猶被謀殺,革老丟被毒死,尼祿是自殺。

接著是從外省來羅馬的惠斯巴西安(Vespasian),此人在位之時,無意繼續炫耀尼祿那種奢靡的生活,對於羅馬屬下的各行省也極為寬大。可是,適在此時,猶太人發動了叛變,於是派遣其子泰塔斯(Titus),率兵攻陷了耶路撒冷。據說,在此役之中,猶太人被處死者約十萬人,被賣作奴隸者九萬七千人。

從此之後,由於環境及時代思潮的影響,尤其因基督教的崛興,猶太國家又幾度被滅,猶太教徒雖仍不放棄獨立運動的努力,卻更重視猶太教在神學方面的發展,於是學人輩出,遂在其宗教哲學即神學上,隱然有兩個潮流出現:

    *
加巴拉(Cabala)派學者:此為傳說的神祕思想者,大抵是以東方神話及希臘思想的結合而成。加巴拉是傳說之意,即是授自亞當的傳說。此派的著書有兩種:一為《創造篇》(Sepher Jezirah),一為《光耀篇》(Sepher Sohar)。猶太人傳說《創造篇》是亞伯拉罕所作或雅各所作,據學者考察,實為西元第九世紀中葉的作品。《光耀篇》則成於十三世紀之初,是由於反對美蒙(Maimun)哲學而起。大致言之,此派主張:神是無涯、無終、無意欲、無目的、無動作的。由無限之神而流出者謂之「道」(Adam Kadmon)。道的屬性,可次第分成四界:1.超越界(Azila),2.精神界(Beriah),3.靈魂界(Jerirah),4.物質界(Asijjah)。此派同時又主張輪迴說。此派學說乃是雜取畢達哥拉斯說、斐論說、新柏拉圖派之說、諾斯士派之說,以及波斯教的思想糅合而成的。
    *
美蒙(Maimun)派學者:美蒙有兩人,同為猶太人,一個生於西班牙,他的年代是西元一一三五至一二○四年;一個生於德國,他的年代是西元一七五三至一八○○年。現在我們說的是生於西班牙的美蒙,幼年因為教禍而隨父避徙各處,後定居於埃及。他深研希伯來法典,又從回教教師學習數理、天文、醫術,雖奉回教而傾心於猶太教。其主要著作《希伯來法典後篇》、《巨靈掌》、《迷途指南》,其頗應用亞里斯多德的思想,而作為猶太教義的組織體系。此派注重學理的研究,廣泛地援用柏拉圖及亞里斯多德的思想,以為猶太教作辯護。此派的先驅為薩德亞(Saadja)及大衛.平.穆爾望(David Ben Merwan)。十一世紀有格畢羅爾(Gebiral)及約瑟夫(Bahja Ben Joseph),十二世紀中葉有大衛.房.吐利道(David Von Toledo),集其大成者便是美蒙。美蒙之學全宗亞里斯多德,只是創造之說異於亞氏。他說世界的形及質,均是從無中造出。神是絕言無相的,不可以名也不可以思的。所以吾人於神,無所能知,所能知者僅有一語,即「神的本性不可知」。

到此時,猶太教的神,早已不是摩西乃至耶穌時代的神了,已是哲學的本體論的神了。到了近世的猶太教學者,多欲採用合理主義以中興猶太教,大抵是取「靈魂可以永生」、「人性可以完滿」的二義。此既可以稱為宗教,實也可以稱為哲學了。其情形已超越基督教神學的神的獨斷性,而有類於耆那教的觀點──靈魂永生及人皆可達於完滿的程度了。

第五節 猶太教的神話

猶太教的聖典

要介紹猶太教的神話,先應明白猶太教的聖典,若包括其各種法典及神學書,數量是很可觀的。其神話的根源,則為一部《舊約》,所以我們僅就《舊約》這部聖典來談談:

《舊約聖經》無疑地是經過漫長的歲月,記載了漫長歲月中猶太教的想像、傳說和歷史。可惜那些《舊約》的寫著者,沒有一位是有歷史頭腦的人,以致把神話傳說當作歷史的事實。也設法用神話來解釋他們所不明白的傳說和事物,乃至把真正的歷史事實所發生的年代和人名,也弄得顛三倒四。所以,要用歷史的角度來看《舊約》的記載,是件苦事。因為《舊約》的編輯,也不是照著歷史的過程為順序的。

根據基督教及猶太教徒說:《舊約》頭上的五篇,即是最早成篇的,是摩西手作的,故稱為「摩西五書」,那就是:〈創世記〉、〈出埃及記〉、〈利未記〉、〈民數記〉、〈申命記〉。實際上,除了摩西十誡,摩西並未寫出什麼書來,根據學者的考察,摩西五書均為後人根據傳說而追寫的,其中尤以〈創世記〉的年代最晚。又據威爾斯的《世界史綱》第十九章第三節中說:「創世及洪水的故事,摩西及參孫故事的大部分,多由巴比侖採入。當他們回至耶路撒冷時,唯(《舊約》的)前五經已有了成書。」可徵摩西並未寫出摩西五書,而此五書中的故事,也多半採自巴比侖人的傳說。

因此,《舊約》中的許多記載,縱然標明是某先知的時代,由某先知所寫,包括大衛王及所羅門王的詩歌在內,都是極不可靠。例如〈以賽亞書〉,共計六十六章,而那後面的二十七章,其所用的語言和不同的文體,極為明白地是在以賽亞之後的幾個世紀才寫成。〈以賽亞書〉中的重要預言,正好就發生在那幾個世紀之中,這是歷史的追記。神祕而謂為預言,不過是出於猶太教徒乃至基督教徒的信仰心而已。

另有〈但以理書〉,記載了好多使猶太教及基督教徒看來極其欣喜的故事,但據學者研究結果,此書成於西元前一六七至一六五年之間,距離但以理的時代,已有四個世紀。但以理的出世稍晚於以賽亞,是巴比侖的尼布甲尼撒王同時的人。據巴比侖方面的資料,此王在西元前五六一年平和地死去,非如〈但以理書〉捏稱他因拜偶像而慘死。

猶太教到了西元前第八世紀時,才從巴比侖人那裡學到了文字的書寫法,才開始蒐集以往的故事、傳說及法律,用極幼稚的文法記錄下來,那就是希伯來文的聖書。據房龍(Van Loon)說:這種文字的文法簡陋,例如動詞的時制,完了形與不完形之間,並無清晰的差別;同一個動詞,既可表示已發生的事件,也可表示將發生的事件。因此,希伯來文的聖典內容,直到現在尚無人敢說絕對完全地解釋得恰到好處。不過,這種文字用來記載事實雖有困難,用來寫詩歌倒是很好的;詩歌可因讀者的心境而隨心意會。所以,《舊約》中的詩篇,是著名的優美的文學作品。

最先的《舊約》,並無成冊的書,到了西元前五三七年,猶太人自流放地返回巴勒斯坦之後,那些猶太人的小村子小神殿中,都藏有他們所喜歡及敬重的記載,謄錄在獸皮或埃及出產的紙草上。它們的內容不盡相同,唯其都是有關他們這個民族的宗教和傳說的東西。像這樣的記錄,差不多經過了千把年的謄錄、增補、傳抄,其數量實在太多了。直到西元後第四世紀,才由基督教的君士坦丁的大主教──約翰.吉利索斯頓(John Chrysotstom),把那些散於各處的小集子蒐來加以審查編輯,總集成為一部《聖經》(Bible)。

猶太教的神之演化

猶太教的神,雖然始終稱為耶和華,但耶和華的性質卻是隨著時代環境的不同變了又變,由多神中的一神,變為亞伯拉罕的唯一的神,一直變到耶穌以後迄至近世的哲學觀念的神,其步驟大致經歷如下:

    *
家族的神:亞伯拉罕至摩西時代。
    *
民族的神:摩西至士師時代。
    *
護國的神:士師至王國時代。
    *
世界獨一的神:王國至先知時代。
    *
世界原理的哲學觀念的神:耶穌降生至近代。

耶穌則以神為人類的父,因而開出基督教,此當到下章再說。耶穌的身分及其教說,則始終不為猶太教所接受。故當基督教盛行之後,猶太教曾經屢屢遭受到大屠殺的厄運!

耶和華的性質分析

耶和華(Java, Jehovah, Yahweh)一意,有人以為是由阿拉伯語中的「吹」之意而來,它含有颶風神的意思。又有人說是由希伯來語「降」之意而來,它含有雷神的意思。更有以為是由印度婆羅門教的天父特尤斯而來。特尤斯為牡牛,埃及尼羅河流域盛行牛神的崇拜,摩西的哥哥亞倫也鑄造了金牛犢,當作以色列的神來崇拜。這些乃是耶和華之起源於圖騰崇拜的佐證。

耶和華常從雷火中、大風中顯現,可知其必與颶風神及雷神有關。又有,摩西以及其後的先知,要到西奈山去見耶和華,西奈山本為月神「新」的所在,可知耶和華又與月神有緣。摩西領導他的民族出了埃及,將入迦南地(巴勒斯坦)時,因毒蛇為患,而鑄了一條火蛇像懸掛起來。蛇神崇拜,本極普遍,蛇之為害人類,也是神的意志之一。所以,蛇神也是耶和華的屬性之一。因為一神信仰者,不承認除了耶和華之外,尚有別的神的意志。

當猶太人被放逐之後,接觸了巴比侖的宗教,就學到了神造宇宙的神話及洪水神話;接觸到了波斯的宗教,就學到了二神信仰的觀念。

波斯人以火神阿脫爾是主神(善神)阿訶羅莫他的兒子,嘗奉命與惡神阿劣曼的部屬阿斯赫大訶迦毒蛇戰爭,火神即用他的火光誅殺毒蛇。

波斯人以火代表光明、潔淨的善;以毒蛇代表黑暗、罪垢之惡,乃是善惡二元論的宗教信仰。

猶太教受了波斯教的啟示,便將耶和華的特性亦分為二:善的一面仍屬於耶和華,惡的一面則從耶和華的名下分給了撒旦(Satan)的名下。Satan一字,是由埃及沙特(Sat)神轉變而來,《舊約》中以蛇為罪惡的代表,則由波斯教而來。於是,蛇或撒旦,就成了原為耶和華的另一面屬性的代表。

三個重要神話

神話,乃為各宗教之所不能避免,並且都是先有信仰而後產生神話,為使信仰求得一種解釋,便由擬人的想像而構造出各種的神話。猶太教的許多神話,多是為了說明某些事實,《舊約》中的好多記載於那些先知名下的所謂「預言」,也多是出於後世猶太教徒的附會補充。因為若非如此,就不能證明或使人相信耶和華的權威、公義及慈愛了。當然,那些為之附會補充的人,也不是有意的捏造妄語,他們那種狂熱的宗教信仰,促使他們深信必須如此才符合耶和華的原則。不過,猶太教重要的神話發生得頗晚,而且多是來自外邦人的要素。現舉三則如下:

    *
創造神話:上帝從空虛混沌的黑暗中,行於水面上,要有光,就有了光,光與黑暗分開,就成了晝夜,這是創世的第一日。第二日造了空氣。第三日造了地、地上的青草、菜蔬、樹木。第四日造了太陽和月亮分管晝夜,又造眾星擺列在天空。第五日造了飛鳥和魚類。第六日造了牲畜、昆蟲、野獸,又照上帝自己的形像造人,造男造女,來管理海裡、空中、地上的東西。第七日,造物工作便完成了,上帝安息了。上帝賜福給第七日,所以定為聖日。最初被造的男人,是用地上的塵土造的,名叫亞當(Adam)。又取下男人的一條肋骨,造成一個女人,由亞當給她取名叫作夏娃(Eve)。後因女人夏娃聽了蛇的話,吃了伊甸園中生命樹和分別善惡樹的果子,違背了上帝的約,就犯了罪,被上帝逐出了那個樂園,承受生活的苦難,乃至到永遠的子孫,都要如此。

     
這個神話,顯然是當猶太教接觸到了巴比侖宗教之後才產生的,而且是在被放逐流亡的時代產生的。巴比侖早就有了創造神話;安息日原是巴比侖的字;巴比侖人的始祖叫作亞當米(Ademi),猶太人即以亞當為初祖。猶太人失去自己的祖國巴勒斯坦之後,認為這是由於祖先犯了罪而受上帝的懲罰,所以推想人類之有苦難的生活,也必是由於最早的祖先犯了罪,上帝才使他們的子子孫孫永遠受苦,這就叫作「原罪」。但是猶太教的這個神話的創造者,就沒有想到:仁慈的上帝,萬能的上帝,為什麼沒有預料到造了人,人就要犯罪?既然已知道人的祖先所犯的罪,要遺傳給他的子孫萬代,為什麼還要繼續不斷地造出更多更多的人來受苦?如說這是為了要顯現出上帝有權威來救拔人類和處罰人類的光榮,那麼這個上帝是何其顯得無聊而殘忍!要從無中造出人來讓上帝表現權威的大能,讓人一出生就加上了「罪」的枷鎖,這個上帝的仁慈又在何處呢?當然,這個神話是猶太人在放逐期間,為了追求安慰他們亡國之恨的方法,借了巴比侖的舊傳說而編造出來的,我們大可不必用邏輯學來給它求證了。
    *
挪亞的方舟神話:上帝造了人來管世界,男人加上女人,又生出了更多的男人和女人。最初的一對男女造出不久,就犯了上帝的禁令而被罰受苦,後來的人類也照樣的犯了更多的罪。上帝照自己的形像造人,並用他的氣一吹就成了活人;可惜上帝卻故意忘了把他自己的靈性中善的成分也放進人的身上。人是越造越多了,罪惡也越來越不像話了,於是上帝就用洪水來將世界上的一切生物全部淹死。當時只有一個叫作挪亞的人,是個義人。上帝就對挪亞說:「凡有血氣的人,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的面前,因為地上充滿了強暴,我要把他們和地一齊毀滅,你要用歌斐木(柏樹)造一隻方舟。」此舟之長三百肘,寬五十肘,高三十肘,共分上下二層。要挪亞造好之後,即和妻子及他三個兒、三個媳婦,共計八人進入方舟,並且帶了有血肉的活物及昆蟲,每樣一公一母(〈創世記〉第六章謂一公一母,第七章一變又謂七公七母)。洪水就來了,那是一連下了四十晝夜的雨,就把全部的生物淹死了!洪水退後,全世界只留下挪亞一家八口子人了,自此以後的人類,都是挪亞的後裔。

     
耶和華為何要滅掉一切生物?他說:「我要將所造的人和走獸並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因為我造他們後悔了。」上帝也有後悔的事,豈非玩笑!上帝因了人類作惡而要滅去一切所造的生物,義人挪亞是唯一的例外。水中魚類的命運,神話中未曾提到,大概也是因義而沒被滅掉?誰都知道,洪水是淹不死魚類的。其實,人類造惡,滅掉人類就得啦,何必又要拿走獸、昆蟲、飛鳥來跟人類「陪斬」株連呢?其實,這個洪水神話,也是從巴比侖的神話中學來的,乃至是向印度學來的,這太古洪荒時代對於洪水為患的一種神話傳說而已。

     
根據近代的發掘,已發現了巴比侖人的創造史及洪水史,它的年代,乃在猶太人被放逐歸國之前,但這些素材,恰好就是《舊約.創世記》的前十章的內容。這個洪水故事的發生,在古代流傳甚廣,或係是新石器時代,地中海流域氾濫的回憶。(威爾斯《世界史綱》第十九章第一節)
    * 
變亂口音的神話:洪水之後,人口又很快地繁殖起來,那時大家的口音語言都是一樣的。他們往東方遷移到一片平原──係指美索不達米亞,就要在那裡共同協力建造一座城和一座高塔,塔頂通天,作為眾人集合聚會的目標。但是上帝很不高興他們這般做,因為要是這般地放任他們下去,以後他們所要做的事,就沒有不成就的了。上帝就下來,把他們的口音變亂,使他們從那裡分散到全地上。

     
這個神話,粗看似乎是上帝嫉妒人類的同心協力,上帝不願見到一個和平統一的人類社會出現,上帝不希望人類有屬於自己的創造意志和能力,所以他要從中破壞。其實,此一神話的背景,是當猶太人由關門自大的時代被外族征服而流放到異邦之後,接觸到了許多外邦人和外邦人所用的語言,他們為了對此問題求取答案,只好編出一個如此的神話來了。如果不編造這個神話,那麼,猶太人是亞伯拉罕的子孫,許多外邦人又是從那裡來的呢?怎會有不同的言語的呢?

     
在《舊約》中,像類似的神話還有好多,若用邏輯的、科學的、倫理的觀點來解釋它們,一定會使我們感到失望!若根據猶太人的心理背景、歷史背景及社會背景來分析它們,那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以上所舉三則神話,出於《舊約.創世記》的第一章至第十一章。我要重複一句:〈創世記〉是摩西五書中最晚出的一書,以上三則神話,則為〈創世記〉中最後出現的部分。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