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出家剃度及沙彌生活——《沙彌別行篇》解讀2
濟群法師
21/09/2018 06:58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6.動機純正】

  第六,出家動機純正,而不是賊心入道。所謂賊心入道,就是為了衣食、名利混入僧團,並參加僧團的說戒及羯磨法事,接受信眾的禮拜、供養。凡有類似行為或經歷者,不得出家。

  《四分律》卷34T22-811-812上。
   爾時佛在波羅奈國,時國界米穀勇貴,乞求難得,人民饑色。時有一年少外道見佛及僧多得供養,便生此念:“當以何方便得此食而不出家?”彼即自剃髮著袈裟,手執缽入眾中食,諸比丘問言:“汝為幾歲?”彼不知。複問:“汝何時出家?”彼言不知。“汝和尚誰?阿闍梨誰?”亦言不知。複問言:“汝是誰耶?”答言:“我是某甲外道,見佛及僧大得供養。見已便生此念:以何方便得此食而不出家?是故我便輒自剃鬚髮、著袈裟,入眾中求食。”時諸比丘以此因緣具白佛。佛言:“自今已去,賊心入道者,於我法中無所長益,不應與出家受具戒。若出家受具足戒,應滅擯。”

  《四分律》記載:佛陀在波羅奈國時,當地正處於饑荒年代,米價昂貴,乞食艱難,人人面有饑色。有個少年外道看到佛陀的僧團依然供養豐厚,就想:“怎樣才能不出家就進去混口飯吃呢?”所以他就自己把頭剃了,披上袈裟,托缽進入僧眾隊伍中乞食。比丘們看到之後就問他:“你的戒臘是多少?”他不知道。又問他:“你是什麼時候出家的?”他還是不知道。再問他:“你的和尚及阿闍梨是誰?”他更是一無所知。比丘們就覺得奇怪:“那你究竟是誰?”他說:“我是外道某某,因為看到佛陀的僧團供養豐厚,想進來混口飯吃。所以我就自己剃除鬚髮、披上袈裟,想在大眾中分得供養。”比丘們將此事稟告佛陀。佛陀說:“為利養而混入僧團者,不能從佛法中得到法益,同時也不利於僧團發展,不應該接受他們出家受戒。如果已經出家受具足戒,應該將之驅逐出僧團。

  《摩訶僧祇律》卷23T22-417-中。
   此是自出家人,若如是人比未曾入布薩自恣中,後有好心,得以出家受具足。若曾入布薩自恣中者,是名盜住,不聽出家受具足。若王子、若大臣子避難故,自著袈裟,未經布薩自恣者,得與出家。若曾經布薩自恣者,不聽出家。
   若沙彌作是念:“說戒時論說何等,即先入上座床下盜聽。”若沙彌聰明,若覺知初中後語者,後不得受具足。若暗鈍,若眠,若意緣餘念,不記初中後語者,後得受具足。若盜住,不應與出家。若已出家者,應驅出。若度出家受具足者,得越毗尼罪。

  《僧祇律》記載:有些人自己剃度出家,如果此人從未參加僧團布薩、自恣等羯磨,以後又有正確的發心,仍可出家受具足戒。如果曾經參加僧團布薩、自恣等羯磨,就屬於盜住,不再允許他們出家受戒。若王子、大臣子穿著袈裟躲在僧團中避難,並未參加布薩、自恣等羯磨,日後還可出家。若曾經參加布薩、自恣,就失去了出家資格。
   如果沙彌想著:“不知說戒說些什麼,先躲在上座座位下偷聽一下。”要是他確實這麼做了,而且非常聰明,對說戒羯磨的初中後語都聽得很清楚,以後就不能受具足戒了。要是他比較蠢笨,或者偷聽時睡著了,開小差了,不知道說戒羯磨究竟說了些什麼,日後還是可以出家受具足戒的。
   對於那些曾經盜住者,不能再接受他們出家。如果已經出家,應該驅逐出僧團。如果度這樣的人出家,是越毗尼(犯突吉羅罪)。

  7.信仰明確】

   第七,志向堅定,對三寶的信仰十分明確,這主要是針對壞內外道的現象。有些人在外道和佛法間來回徘徊,反復不定,對於這樣信仰不明確的人,佛陀不允許他們出家受戒。

  《四分律》卷34T22-807中。
   (出家後,休道入外道,後欲出家)佛言:“此壞內外道者,於我法中無所長益,若未受具足戒者,不應與授具足,已受者當滅擯。” 

  《四分律》記載,有些人曾到佛教僧團出家受戒,一段時間後又轉而去當外道,再過一段時間又想回到僧團中。這種性情反復不定者,就屬於壞內外道。佛陀說:“這些破壞內外道的人,在出家法中不能獲得利益。如果尚未受具足戒,不可為之授戒。如果已經受戒,應將之驅逐出僧團。”壞內外道者,主要是因為信仰不明確,不知道自己究竟應該選擇哪種信仰,忽東忽西,這不僅不利於自身修學,也會影響僧團的穩定。當然,如果有一天他對三寶生起不共的信心,做出明確的選擇,真切期望在佛教僧團中出家,我想應該也是可以的。

  《根本薩婆多部律攝》卷13T24-598上。
   歸外道者,謂有外道投佛法內,雖著法衣愛外道見,而還本處不舍於戒,脫去法衣,經明相出。

  《律攝》記載:歸依外道者,是指那些外道來到佛教僧團出家,雖然身著法衣,依然認可外道的見地。後來沒有舍戒就回到外道那裡,並且脫去法衣。只要到第二天明相出,就意味著他失去比丘資格了。

  【8.生理健全】

  第八,生理健全,不屬於黃門和二根。

  《四分律》卷35T22-812下。
   是中黃門者:生黃門、犍黃門、妒黃門、變黃門、半月黃門。生者,生已來黃門。犍者,生已都截去作黃門。妒者,見他行淫已有淫心起。變者,與他行淫時失男根變為黃門。半月者,半月能男半月不能男。

  《四分律》記載:所謂黃門,包括生、犍、妒、變、半五種情況。生,指先天缺乏男性功能。犍,指生來就將男根截去。妒,指男根看似沒有,但見到他人發生性關係,因嫉妒心而使男根出現。變,和人發生性關係時失去男根。半,指半月有男性功能,半月沒有。
   因為黃門心志薄弱,不能成為法器,所以不允許他們出家受比丘戒。

  《十誦律》卷21T23-153-下。
   佛種種因緣訶竟,語諸比丘:“從今不能男不應與出家受具足。若與出家受具足,得突吉羅罪。”

  《十誦律》記載,跋難陀比丘曾為黃門剃度授戒,後被居士們發現,遭來無數非議。比丘們就將此事稟告佛陀。佛陀嚴厲呵斥了跋難陀比丘,對比丘們說:“從今以後,不能接受黃門出家受戒。如果有人接受黃門出家受戒,得突吉羅罪。”

  《五分律》卷17T22-117-118上。
   爾時,諸比丘度黃門與受具足戒,便呼諸沙彌及守園人共作不淨行,出外見人亦如是。諸白衣見,譏訶言:“沙門釋子度諸黃門,必當共作不淨事,此輩無可度不可度。”乃至若已受具足戒應滅擯,亦如上說。受具足戒時應先問:“汝是丈夫不?”二根亦如是。

  《五分律》記載:當時有比丘為黃門剃度授戒,結果他們就誘惑沙彌及守園人行不淨行,在外見了別人也是同樣。白衣們見到之後就譏諷說:“這些比丘為黃門剃度授戒,必會共行不淨行。他們這些人濫收徒眾,根本沒什麼可度不可度的界限。”因此,不該剃度這些黃門出家,即使已經受具足戒,也要像前面所說的那樣,將之驅逐出僧團。所以授具足戒之前應該先詢問對方:“你是丈夫(生理健全)嗎?”身上具有男女二根的兩性人也是同樣處理。因為兩性人既不能為男眾僧團容納,也不能為女眾僧團容納,而且性情不定,是出家受戒的障礙。

  【9.未犯五逆】

  第九,沒有犯過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的重大罪行。這三項同為五逆重罪,此外還有出佛身血和破轉法輪僧。前者是對佛陀進行傷害,後者是搞僧團分裂,自立為教主。這兩種情況因為現在犯不到,所以沒有列出來。

  《四分律》卷35T22-813上。
   一年少外道故殺母,既殺已,常懷愁憂。念言:“誰能為我除此憂者?”即複念言:“沙門釋子多修善法,我今寧可從其出家學道,得滅此罪。”……時諸比丘以此事往白佛。佛言:“殺母者,於我法中無所長益。若未出家,不得與出家受具足戒。若與出家受具足戒,應滅擯。”

  《四分律》記載:有個外道故意殺了母親,但殺了之後非常悔恨。每天悶悶不樂地想著:誰能為我解除這一憂愁?後來又想到:佛弟子辦法很多,我應該到佛教僧團出家。於是就準備到佛教僧團出家修道,以期滅除這一罪行。比丘們就將此事稟告佛陀。佛陀說:“殺母者,在我的出家教法中無所長益。如果還沒有出家,不應該接受他們出家受戒。如果已經出家受戒,應當將之驅逐出僧團。”

  《薩婆多部毗尼摩得勒伽》卷1T23-566下。
   若作母想殺者,不得與出家受具足戒。若作餘想殺者,得與出家受具足戒。如殺母、殺父、阿羅漢亦如是。

  《摩得勒伽論》記載:如果明明知道這是母親還忍心殺害,這樣的人不能出家受戒。如果殺的時候不知道她是母親,以為是別人或其他原因誤殺,雖然犯了嚴重罪行,還是可以出家受戒的。殺父、殺阿羅漢的情況也是同樣處理。

  《四分律》卷35T22-813-中。
   時有眾多比丘從拘薩羅國在道行,見有阿蘭若處,自相指示言:“此是某甲阿蘭若處,于中殺阿羅漢。”中有一人言:“此實是阿羅漢,何以故?當殺時心無有異。”有人問言:“雲何知?”答言:“我即是其人之一數。”時諸比丘以此事具白佛。佛言:“殺阿羅漢人,與我法中無所長益。若未出家,不得與出家受具足戒。若與出家受具足戒,當滅擯。”

  《四分律》記載:當時有許多比丘在拘薩羅國遊行,途中見到某阿蘭若處,就指著那裡說:“這是某人居住的阿蘭若,曾經發生過殺害阿羅漢的罪行。”其中一個比丘說:“此人確是阿羅漢,被殺時對方也知道他是阿羅漢。”其他人就問:“你是怎麼知道的呢?”那個比丘說:“我也是參與者之一。”比丘們就將此事稟告佛陀。佛陀告誡大眾說:“殺阿羅漢者,造作五逆重罪,已失去出家受具戒的資格。如果沒有出家,不應該接受他們出家受戒。如果已經出家,應該將之驅逐出僧團。”

  《善見律毗婆沙》卷17T24-792中。
   若殺下三果人,不障出家。若畜生想殺羅漢,不犯。

  《善見律毗婆沙》記載:如果殺害阿羅漢以下三果的人,也就是初果須陀洹、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雖然有罪,但不障礙出家。如果殺害阿羅漢時確實不知道對方是羅漢,還誤以為是畜生,也不障礙今後出家。

  【10.不是非人或畜生】

  第十條,必須是人,而不是非人或畜生。所謂非人,如阿修羅變為人形前來出家。所謂畜生,主要指龍之類有能力變為人形的有情。

  《四分律》卷35T22-812下。
   善現龍王壽極長,生厭離心而作是念:“今生此長壽龍中,何時得離此生?”複作是念:“此沙門釋子修清淨行。我今寧可就彼求出家為道。可得離此龍身。”即變身作一少年外道形,往至僧伽藍中,語諸比丘言:“我欲出家受具足戒。”時諸比丘不觀其本,輒與出家受具足戒,與一比丘同一房住。時彼比丘出外小行,善現龍王放身睡眠。諸龍常法,有二事不離本形,若眠時若淫時不離本形。時龍王身脹滿房中,窗戶響孔中,身皆凸出。時彼比丘還,以手排戶,手觸龍身,覺內有異,即便高聲唱言:“蛇!蛇!”比房比丘聞其聲,便問言:“何故大喚?”即以此事具為說之。時龍王亦聞比丘喚聲,即還覺結加趺坐,直身正意,繫念在前。時比丘即入問言:“汝是誰?”乃答言:“我是善現龍王。我生長壽龍中,厭離此身作此念:我何時當得離此龍身?複生此念:沙門釋子修清淨行,我今寧可從其出家學道,免此龍身。”時諸比丘以此因緣往白佛。佛言:“畜生者於我法中無所長益,若未出家,不得與出家受具足戒。若已與出家受具足戒者,當滅擯。”

  《四分律》記載,善現龍王壽命極長,感覺活著無聊而心生厭離,想著:“我今世投生於長壽龍中,不知何時才能脫離這個身份?”又想:“那些佛弟子修為很高,我現在應該追隨他們出家求道,如此即可脫離龍身。”於是,他就變化為一個少年外道的形象,來到僧團對比丘們說:“我想要出家受具足戒。”比丘們不知他的真實身份,就為他剃度授戒,並讓他和一個比丘同住。一次,同住比丘出外解手,龍王就拉長身體睡覺。龍王雖能變作人形,但在睡眠和淫欲兩種情況下就會顯露本形。當時龍王在睡眠中原形畢露,身體脹得滿屋子都是,還從窗戶向外擠出去。比丘回房推門時碰到龍的身體,大叫:“有蛇!有蛇!”隔壁的比丘們聽到驚叫後問他:“為什麼大叫大嚷?”他把事情經過詳細描述了一遍。此時,龍王也聽到比丘的叫聲,驚醒後又變回人形,跏趺端坐,系心正念。比丘們進來問龍王說:“你究竟是誰?”他回答說:“我是善現龍王,投生於長壽龍中,因為厭離這個身份而想到:我應該跟隨佛弟子出家修道,以此脫離龍身。”比丘們將此事稟告佛陀。佛陀說:“畜生在出家法中不會有所長益,不應該接受他們出家受戒。如果已經出家受戒,應該將之驅逐出僧團。”

  《五分律》卷17T22-117下。
   爾時有一阿修羅子厭生老病死,作是念:“沙門釋子等行正法,淨修梵行。我當於彼出家,盡諸苦源。”念已,化作人形往僧坊求出家。諸比丘即與受具足戒。食一人分食,乃至七人分食猶故不飽。複食僧殘食,亦複不足。時王舍城有二居士同時各請五百僧,諸比丘同往一家,唯化比丘獨至一處,須臾食五百人分盡。諸居士譏訶言:“雲何諸比丘度非人?”彼比丘覺人知已,忽便還本。諸長老比丘聞,以是白佛。佛言:“於我法中非人不生,不應與出家受具足戒。若已受具足戒,應滅擯。”受具足戒時應問:“汝是非人不?”

  《五分律》記載:一個阿修羅對生老病死產生厭離之心,就想到:“佛弟子修習正法,勤修梵行,我應當追隨他們出家,從而斷除痛苦根源。”這樣想了之後,他就化作人形前來僧團請求出家。比丘們就為他剃度授戒。阿修羅食量極大,吃一人份的食物不飽,乃至吃七人份的食物仍是不飽,又把僧眾吃剩的所有食物都吃了,還是覺得不夠。當時,王舍城有兩個居士同時各請五百個僧人前去應供。其他比丘同往其中一家,阿修羅化現的比丘獨自往另一家,頃刻將為五百人準備的食物吃完了。居士們因此譏諷說:“為什麼比丘要剃度那些非人呢?”化比丘感覺大家知道了他的身份,就恢復原形。僧團中的長老將此事稟告佛陀。佛陀說:“在我的出家教法中,非人不得成就,不應該接受他們出家受戒。如果已經出家受戒,應當驅逐出僧團。”所以授戒時要問:“你是非人嗎?”

  【11.無債在身】

  第十一,沒有債務在身。若有債務未清,應該將這些問題解決之後再出家。

  《四分律》卷34T22-807下。
   爾時有負債人逃避債主,來至園中語諸比丘言:“度我出家為道。”時諸比丘輒與出家。受具足已,人間乞食,為財主所捉。高聲喚言:“止,莫捉我!止,莫捉我!”左右諸居士聞即問言:“何故喚耶?”報言:“此人捉我。”問其人言:“汝何故捉耶?”報言:“負我財物。”諸人語言:“汝放去莫捉,汝既不得財,或為官所罰。何以故?摩竭國王瓶沙先有教令:若有能出家學道者,聽善修梵行得盡苦際,隨意莫有留難。”財主即便放之,而生嗔恚言:“負我財物而不能得,以此推之,沙門釋子盡是負債人。”時諸比丘以此事往白佛。佛言:“自今已去,不得度負債人出家。若度者當如法治。”

  《四分律》記載:有個負債人為了逃避債主,來到僧團對比丘們說:“請度化我出家修道。”於是比丘們就接受他出家。他受具足戒後前往聚落乞食,卻被債主逮個正著。比丘被抓後大聲叫喚:“住手,請不要抓我。”其他居士聽了就問:“為何大叫?”他說:“此人要抓我。”居士們又問債主:“你為什麼要抓他呢?”債主回答說:“他還欠著我的錢沒有還。”其他人就勸債主說:“你還是把他放了不要抓,如果抓了,你不僅得不到欠債,還可能被官府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