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藥性賦淺釋2
宣化上人主講
03/07/2018 06:06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第二篇 熱性賦(六十種)

男訪客(中藥師):中藥有中藥的好處,有中藥的特長。中醫,這個中國的醫學是一個整個兒的。怎麼說是整個的呢?藥性、脈訣、扎針。扎針用美國話來說叫acupuncture。那麼你要是會扎針,卻不會把脈;這個針往什麼地方扎呢?沒有地方扎。假使你會下藥,卻不會把脈;也不知道是下什麼藥、走哪一經。就算是你會把脈,也會下藥;不會扎針,不知道這是哪一經的病。人家說這根手指頭麻,這根手指頭麻是哪一個經?這根手指頭是哪一個經,這根手指頭是哪一個經,這根手指頭是哪一個經?這都不同啊!五個手指頭不一樣。五個腳趾頭也不一樣,五個腳趾頭也是五個經,都不同。要是大腳趾頭他說麻,你不懂的話,你說:「我光會把脈,光會下藥!」不知是哪一經的病,也是不行。所以學這個中醫,是一個整個的問題。

那麼我們就開始研究這個藥性。中國這個藥性,原來就是好幾百年以前、千數年以前了,不是現在定的。因為什麼呢?一千多年以前著的這個書,現在也有可能有常用的,也有不常用的;同時還有新增加的藥,不在這個裏頭的還有,這樣子。那麼過去,幾百年以前著的這個藥書,說明四種藥性:一種是寒性。寒性是最涼的,多麼熱的病,吃下去就把熱給去了。一種就是熱性,人身上發冷,吃下去身上就熱了。一種是溫性,溫和性、溫柔的。再一種是平和的、平衡的。分為四種。

藥有溫熱,又當審詳。欲溫中以蓽撥;用發散以生薑。五味子止嗽痰,且滋腎水;膃肭臍療癆瘵,更壯元陽。

「藥有溫熱,又當審詳」:今天從這個熱性開始講。這個大熱的藥,總是差不多要在立冬以後用得最多。現在時節是秋天,明後天就要立秋了;一立秋之後,就是用這個溫藥。所謂溫的,就是溫暖的;熱的,就是發熱的,大熱就是抵抗涼的,這樣的。所以藥有溫熱──有溫和的、有熱性的,是兩種。溫和的不是太熱,就是溫暖;熱性的,就是覺得很熱。吃的人把這個藥吃下去,就好像人穿了一件皮襖一樣,不管怎麼冷,不冷了;天氣多麼冷,下雪了,不冷了。就這麼快!

一般沒有用過的不知道,有的大夫對於這些太激烈的藥他不敢用;因為什麼呢?他看不透這個病,審查不清這個病,沒有這種臨床的經驗。所以他用藥的時候,老是糊里糊塗混合唬弄著用;那樣的大夫,就不算是個大夫。

「欲溫中以蓽撥」:蓽撥,是個熱性的。凡是在臨床治療的時候,吃湯藥的用得很少,不太常用。在我小的時候,這蓽撥幹什麼使喚呢?誰若牙痛,把這個蓽撥含一塊兒,就好了,這麼樣用法;用它熬湯藥吃,很少!

「用發散以生薑」:生薑就是我們吃的,作飯作菜使喚用的薑。生薑能散寒氣,能開通。怎麼叫開通呢?半夏吃下去能排痰,但是只吃半夏,它開不開;非要加生薑,「唰」地就開開了。是半夏和生薑合在一塊吃下去,半夏能化痰,生薑能開;所以「唰」地就開開了,這個法子就是這樣的妙法!那麼假使用出汗的藥呢?你使喚那生薑,毛孔眼「唰」地就張開了;你不用這個生薑,就發散不開,就差這麼一點關係。

「五味子止嗽痰,且滋腎水」:怎麼叫五味呢?就是甘、酸、苦、辣、鹹五種味道。這種藥的種子是圓的,很黑的;你吃到嘴裏,甘、酸、苦、辣、鹹五種味道都有。這五種味道有什麼效果呢?這五種味道能通達人的心、肝、脾、肺、腎,能通五臟;所以五味子止嗽,止嗽就是通肺。肺裏頭咳嗽,這麼一咳嗽,就是肺裏有毛病了。

五味子也滋腎水。腎必居於下,腎就是人的兩個腰子。肺居於上,腎居於下;一在上,一在下,中間脾臟、肝臟那就不用提了,那都經過的。所以五味子上能止嗽,下能補腎。怎麼叫腎水呢?你們自己可以體驗:你每到了十二點的時候,你口澀發乾,就是腎虧。你們自己大家可以想一想,到了十二點時,你口裏澀,發乾不發乾?如果口澀發乾,你就腎虧了。腎虧是怎麼樣?就是好色過度,就是這樣,那就叫腎虧。

「膃肭臍療癆瘵,更壯元陽」:膃肭臍是什麼呢?膃肭臍,中國話叫海狗,就是海狗的陽物,那個東西是大補的。人因為吃完了這個,人的腎臟很有勁、很有力氣;它能補人的腎臟,能加強人的體力,是非常地好。在補藥之中,這個膃肭臍是最壯陽的一個藥──壯陽,這句話懂不懂?能壯陽,講起來不好聽,就講到這兒。

(編按:以上一段由訪客講解)

上人:這個翻譯,就費了很多困難。那麼這樣子,現在我還是來接著繼續講。

原夫川芎祛風溼,補血清頭;續斷治崩漏,益筋強腳。麻黃表汗以療咳逆;韭子助陽而醫白濁。川烏破積,有消痰治風痹之功;天雄散寒,為去濕助精陽之藥。

「原夫川芎祛風溼,補血清頭」:川芎這一味藥,它治風濕的。要是有風濕的病,用它可以幫助去風濕。它又能補血,又能清頭;頭腦不清楚,或者有什麼毛病,它都能給清了,給清楚了它。

那麼單單這一味藥可不可以呢?這個中藥有君臣佐使,哪一個為君,哪一味藥為臣,哪一味藥為佐,哪一味藥為使,這是應該有的,所以很少用一味藥來治病的。除非有一種病,鼻子都黑了,單單用一味,就是人參;這叫獨參湯,這一味藥能起死回生,用一兩人參可以把這個病治好。那麼其餘的,每一味藥很少單單一味藥來用。

「續斷治崩漏,益筋強腳」:續斷這一味藥,是治跌打損傷應該有的。為什麼它叫續斷呢?就因為你這骨頭斷了,它可以給你接上;你這個筋若斷了,它也可以給你接上。所以叫續斷,就是接續起來這個斷的,這是治黑紅傷少不了的一味藥。紅傷就流血過多了,黑傷就中毒了,流血又中毒了,變成黑色了。那麼跌打損傷,或者跌倒了,或者被人打,把骨頭打碎了,用這一味藥可以把骨頭又接起來。不但對跌打損傷有幫助,它又能對這個筋有幫助。有的人年老了,就腳軟了,走路腳就邁不動步了;你想往前邁步,它往後走。它能幫助這個腳軟。

「麻黃表汗以療咳逆」:麻黃,這一味藥也是熱性的,能表汗;你若吃了它,就出汗。有的時候,要是傷風咳嗽,就要發表;發表,就是令人出汗。通裏,就是令你的大小便通順了;沒有大小便了,要通這個大小便。這一味麻黃,它是發表用的;表,就是發表,出汗的。有的咳嗽,肺部有病,它也治的。

「韭子助陽而醫白濁」:韭子,就是韭菜籽,它助陽的。有的人一聽說韭子助陽,就買一點韭菜籽來當飯吃,幫助自己這個陽氣。這個陽,就是腎;凡是醫書上所說的這個陽,多數是指的腎。腎病,腎虧了,叫陽虧了;陽虧、元陽,都是指這個。前面不是「膃肭臍,療癆瘵,更壯元陽」嘛?就是這個。

「川烏破積,有消痰治風痹之功」:川烏,是四川出的這種烏;這有川烏、草烏、何首烏,很多種烏,四川出的叫川烏。因為四川那個地方,出的藥材都是特別有功效。四川那兒和中國旁的地方不同,它那個地方得山川水脈之靈秀,天地鍾靈這種靈異的氣候;所以那個地方出的藥,都特別有功效。是不是呀?

積聚,就是或者有痰在這兒積聚的,或者有食在這兒積聚;川烏有消痰治風痹的功效。痹,就是有皮肉的地方不知道痛癢了,那個肌肉好像是死了似地。

「天雄散寒,為去濕助精陽之藥」:天雄也是一種藥材,它能去寒的,為去濕助精陽之藥;助精陽,也就是補腎的。

我現在給你講的,就簡簡單單地,本著我所知道的那麼跟你們說一說;我不要講得太多的意思,因為佔太多的時間。


觀夫川椒達下,乾薑煖中。葫蘆巴治虛冷之疝氣,生卷柏破癥葭而血通。白朮消痰壅,溫胃兼止吐瀉;菖蒲開心氣,散冷更治耳聾。丁香快脾胃而止吐逆;良薑止心氣痛之攻衝。肉蓯蓉填精益腎;石硫黃煖胃驅蟲。胡椒主去痰而除冷;秦椒主攻痛而治風。吳茱萸療心腹之冷氣;靈砂定心臟之怔忡。

「觀夫川椒達下,乾薑暖中」:川椒也是一種藥材的名字,它能通達下焦。凡是椒之類的,它有一種辣性;一吃了,它就通七竅。乾薑,我們吃的是生薑;有乾薑、良薑,薑有很多種薑。中就是胃;乾薑溫胃的,胃要是寒,用乾薑可以幫助一點。

我這兒沒有本子,所以念得對不對我也不知道。我是無本先生,我這個先生是沒有本子的,講經也多數是沒有本子的。

「葫蘆巴治虛冷之疝氣」:葫蘆巴也是一種藥材的名字,是有一種葫蘆的尾巴,能治又虛又冷的這種疝氣病。疝氣,指小腸疝氣。

「生卷柏破癥葭而血通」:生卷柏這種藥破癥葭。人有血癥,有氣血不通,這是癥結住了;癥結住了,就像水渠那個水不通了,堵住了。人身上的血脈也不通了,它堵住了;因為堵住了,有的時候就會腦溢血、七孔流血。為什麼呢?就因為血不通了,所以它從這個耳朵、眼睛、鼻子、舌頭、口裏就出了血了,七孔流血。癥,是癥結住;葭,就是在內腑裏頭有一種不通的這種病癥。用這種藥,血脈就流通了。

「白朮消痰壅,溫胃兼止吐瀉」:白朮這是一味藥材,也去痰的,去痰壅;壅,是痰在胸膈這個地方壅塞不通。它也是暖胃的,吐瀉也會止住了;有的翻胃,上吐又瀉,白朮可以管這種病。

「菖蒲開心氣,散冷更治耳聾」:菖蒲,它裏邊好像是空的、有多少空的。有的心氣不通,心裏很不舒服的,它能開通心氣。又能散寒,散去這個寒冷。這個耳朵聾,用菖蒲這味藥材,可以治耳聾、通音聲的。菖蒲這味藥材,大約就像調節音樂那個東西似地,所以它通音聲,更治耳聾。

「丁香快脾胃而止吐逆」:丁香能快脾胃,吃了東西消化不良,它能令脾胃消化順利一點。又能止吐逆。吐逆,就是吃了本來應該向下去,應該消化、大便;現在吃了不消化,吃了就吐出來,這叫吐逆。吐瀉,就是又吐又瀉又;有大小便,又有很多大便叫做瀉。上吐下瀉,這種病都很危險的。

「良薑止心氣痛之攻衝」:良薑也是薑,炮製過的薑叫良薑,它治心氣痛。攻衝,攻這心很痛,常常好像對這個心來受一種打擊,有這種感覺。

「肉蓯蓉填精益腎」:肉蓯蓉能填精、益腎,也是補腎的。

「石硫黃暖胃驅蟲」:有一種藥材叫石硫黃,它暖胃,也是溫胃的。肚子裏有蟲,它可以殺蟲的,能把這個蟲趕走了。

「胡椒主去痰而除冷」:有一種叫胡椒,就是你天天吃飯,那一個小瓶裏頭倒的那個東西。你吃一點它,沒有痰了,也沒有冷氣了。

「秦椒主攻痛而治風」:秦椒治痛、治風的。

「吳茱萸療心腹之冷氣」:有一種藥材叫吳茱萸,治心腹的一種冷氣。

「靈砂定心臟之怔忡」:靈砂這種藥材,你心裏要是常常覺得怔忡不安地,覺得精神不正常,這個靈砂可以治的,清理這種怔忡不安的毛病。

蓋夫散腎冷、助脾胃,須蓽澄茄;療心痛、破積聚,用蓬莪朮。縮砂止吐瀉、安胎,化酒食之劑;附子療虛寒、反胃,壯元陽之力。白豆蔻治冷瀉;療癰止痛於乳香。紅豆蔻止吐酸;消血殺蟲於乾漆。

「蓋夫散腎冷、助脾胃,須蓽澄茄」:「蓋夫」兩個字,就是作文章一個起的語氣。這話說完了,那麼沒有什麼說的了,所以用「蓋夫」兩個字把這事情又提出來。蓋夫,大概的。這個腎經要是冷,就是腎寒,又能幫助脾胃消化;這用什麼藥呢?用這個蓽澄茄,就能去腎寒,助脾胃的。

「療心痛、破積聚,用蓬莪朮」:這個心,有的時候會痛。積聚,有食聚,吃東西不消化,在那兒積聚在那兒;或者蟲聚,生蟲子也可以有積聚。或者氣血不通了,也叫積聚;就是在身體裏邊,這個血管子它也不通了。積聚,有的在腸胃裏頭積聚不消化。用蓬莪朮這一味藥材,能把它破了它,就好像一塊一塊的東西,能把它破了。

「縮砂止吐瀉、安胎,化酒食之劑」:縮砂治寒瀉的。瀉也有熱瀉、寒瀉;屬於寒瀉的,就要用這個縮砂。婦人有胎,這個胎不平安、不穩,用這個藥來安胎。人要是喝酒喝得太過了,或者吃東西吃得不消化了,這個藥都可以給消化了它。

「附子療虛寒、反胃,壯元陽之力」:附子,這一味藥治虛寒的;要是真實的寒,它治不了。反胃,有的時候常常打飽嗝、吐酸水;這一類的病它可以治。這個附子它能增加人元陽這種力量;壯元陽,也就是補腎,令腎不虧。

「白豆蔻治冷瀉」:白豆蔻是治冷瀉的,也就是寒瀉;瀉肚就常常到廁所去。

「療癰止痛於乳香」:生瘡痛得很厲害,療這個癰毒要用乳香;乳香就是止痛的。或者被鎗傷了,跌打損傷,都應該用這個乳香止痛。

「紅豆蔻止吐酸」:你總常常覺得吐酸水,這紅的豆蔻能止住吐酸水,也就是治胃病的。

「消血殺蟲於乾漆」:乾漆能消血、殺蟲。肚子裏頭有蟲子,可以用這個乾漆,乾漆是殺蟲的;但是這個藥不能用多了,用多了都會殺人的。

豈不知鹿茸生精血,腰脊、崩漏之均補?虎骨壯筋骨,寒濕、毒風之並祛。檀香定霍亂,而心氣之痛愈;鹿角秘精髓,而腰脊之痛除。消腫益血於米醋;下氣散寒於紫蘇。藊豆助脾;則酒有行藥破血之用。麝香開竅;則蔥為通中發汗之需。

「豈不知鹿茸生精血,腰脊、崩漏之均補」:豈不知,你豈不應該知道嗎?鹿茸,就是鹿剛長出來的犄角;長大了,就叫鹿角了。這個鹿茸,生精生血的;腰痛、背脊痛,或者女人這個崩啊、漏啊,月經不正常,它可以治的,可以令月經正常。

以前講過,「點滴而下名為漏,突然大下為之崩」。女人這個月信突然間來得很多,不到來的時候它就來了,它叫崩;要是它一滴一滴地來,這叫漏。這個鹿茸會治這個病,均能把它給治好了。

「虎骨壯筋骨,寒濕、毒風之並祛」:虎骨頭這味藥材,它能強壯人的筋,強壯人的骨。有寒濕、風濕,或者中什麼毒,它都可以治的。

「檀香定霍亂,而心氣之痛愈」:檀香就是我們燒的這個檀香,它治霍亂病;霍亂就是上吐下瀉這種病。心有的時候痛,這個檀香可以治的。

「鹿角秘精髓,而腰脊之痛除」:鹿角就是鹿的犄角。它可以保持人的這個精和骨髓,不隨便走;祕,就是令它不那麼容易走。你譬如腰痛、脊背痛;吃這個鹿角,腰脊這個痛就會沒有了。

「消腫益血於米醋」:若什麼地方腫了,用米醋──就是用米造的醋,它能增加血份。

「下氣散寒於紫蘇」:又能下氣,又能散寒,用紫蘇這種藥材。

「藊豆助脾」:藊豆就是我們吃的那個豆角,那個豆子。它能幫助脾。

「則酒有行藥破血之用」:那麼這個酒,吃中藥的時候加一點酒,來作藥的引子,它領著這藥到各個經絡去;所以說酒可以破這個積聚的血。

「麝香開竅」:麝香是開七竅的。你若哪個地方氣不通了,它就可以給你通了。

「則蔥為通中發汗之需」:這個蔥也是能打通你這個氣血,把各處都給通了。它又能發汗,你要是發表的藥,一定要用蔥來作引子。

這種作藥材的鹿茸,不需要殺那個鹿。這個鹿,那個鹿角剛出來,那叫鹿茸;鹿茸那還沒有變成犄角,就是那裏頭完全是血。這個鹿的角,這是已經變成大的角了,這不是一樣的。鹿茸就是鹿角剛出來,生到有這麼長的時候;那個鹿角,是已經長大了。用這種藥材,不是把那個鹿殺了,單單要採牠那個角。

修道的人,就是殺不殺鹿,沒有必要的時候,也不用這些個東西,免得和這個眾生來結怨;那麼為了治病,它是一種藥材。一般人不單殺鹿、殺馬、殺牛;他不用藥材,也殺牠們。好像打圍的、hunting那些個人,hunting這個團體;團體是什麼?Community?常常去打鹿,吃那個肉。這要是往戒律上講,就什麼都不可以;但是現在講這《藥性賦》,不是講戒律,是一般人所用的藥材。這個鹿角和鹿茸,這都是大鹿的身上;要是小鹿又不同,又不叫鹿角、鹿茸了,那叫麋茸。那個很小很小的小鹿,那個小犄角叫麋茸,都不同叫法。

還有誰有問題?這個人吃藥,是要有病才吃;沒有病吃藥,就是增加你快一點的死。這個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的;所以吃快藥的人,那就想快點死。

這個麻黃,它是一種發散的,就是你這個身體裏邊有一種冷氣,或者有寒,Got a cold,就要出一點汗。它是表汗的,叫你出汗;你若不是傷風感冒,你吃這個,吃得身體毛孔都開了,這很容易隨時都會有病的。這是對身體完全沒有好處的,不可以拿它當茶來喝。就是治病,也不是就單單的哪一種藥,有很多種藥配到一起才可以的;單用哪一種藥,人是受不了的。

嘗觀五靈脂治崩漏,理血氣之刺疼;麒麟竭止血出,療金瘡之傷折。麋茸壯陽以助腎;當歸補虛而養血。烏賊骨止帶下,且除崩漏、目翳;鹿角膠住血崩,能補虛羸、勞絕。白花蛇治癱瘓,除風癢之癬疹;烏梢蛇療不仁,去瘡瘍之風熱。

「嘗觀五靈脂治崩漏,理血氣之刺疼」:五靈脂這味藥材,它也可以治崩漏,又能以治血氣的刺疼。人身上有的時候,它自自然然地就好像被針扎地那麼痛,這叫血氣之刺痛;五靈脂這味藥能治這種病。

「麒麟竭止血出,療金瘡之傷折」:麒麟竭這一味藥材,它能止血的。你這要是或者被鎗打了,或者被刀傷了──這叫金瘡,就是被鐵器打傷的──這叫傷折;傷就是受傷了,折就是斷了。你若敷上這個麒麟竭,血就不流了。

「麋茸壯陽以助腎」:麋茸,那個小鹿剛生出來不到半年的,這叫糜;茸就是那個小鹿的犄角。前邊不講鹿茸嗎?鹿茸是大鹿,糜茸就是那個小鹿、鹿崽子。鹿的孩子的犄角叫糜茸。這個東西壯陽,壯人的陽氣,能幫助腎,幫助腎經。

「當歸補虛而養血」:氣血不正常的,不按著軌道去循環的,或者血虛,或者氣弱,這個當歸是補這種血虛的。又養血脈,令血脈走得很正常。

「烏賊骨止帶下,且除崩漏、目翳」:烏賊骨這一味藥材,能治帶下;帶下,就是婦女的一種病癥,流血不止,這叫帶下。又能治這個崩漏,也能治眼睛的翳子;眼睛有一塊白的東西,叫翳子。

「鹿角膠住血崩,能補虛羸、勞絕」:鹿角膠這一味藥材,它能治血崩,流血不止,也就是婦女的病。虛羸,就是很虛很瘦的;勞絕,就是五癆七傷。這個癆病它都能治。

「白花蛇治癱瘓,除風癢之癬疹」:這白花蛇是治癱瘓的。它也能治風癢;有一種風病,皮膚非常地癢,常常出癬、出疹,這種的病。

「烏梢蛇療不仁,療瘡瘍之風熱」:烏梢蛇是治不仁的這個病的。什麼叫不仁呢?就是你這個手,本來你不想動彈的,它自己就這麼動彈了,這叫不仁。如果你拿東西你拿不起來,譬如拿著一杯茶,拿也拿不起來,拿也拿不起來,這叫不用。不仁不用,這都是有風濕病的一種表現;要是厲害呢?就會有半身不遂。半身不遂,就是癱巴萎癥;癱瘓了、萎癥,這都是由風濕來的。這個烏梢蛇,能治這個不仁不用。又能治這個瘡瘍,就是生了瘡這一類的病;這裏頭有風、有熱,它能治。

圖經云:烏藥有治冷氣之理;禹餘糧乃療崩漏之因。巴豆利痰水,能破積熱;獨活療諸風,不論久新。山茱萸治頭暈遺精之藥;白石英醫咳嗽吐膿之人。厚朴溫胃而去嘔脹,消痰亦驗;肉桂行血而療心痛,止汗如神。

「圖經云,烏藥有治冷氣之理」:圖經,就是《本草》;因為它有藥草的圖案,所以叫圖經。云,就說了。在身體裏邊有冷氣,這個烏藥可以治,它治這個冷氣的。

「禹餘糧乃療崩漏之因」:怎麼叫禹餘糧呢?這是一種好像土似的東西,但是它可以吃。據說大禹王治水,到深山裏頭沒有東西吃了,打餓七也受不了,也不能打餓七了;那麼以後吃這個東西就活了,要不然就會餓死。餘糧,就是多餘的糧食,沒有預備,就是多餘的;這是禹王治水,他發現這種藥材。它可以治婦女這個崩漏的病。

「巴豆利痰水,能破積熱」:巴豆是一種通裏的藥,它可以瀉肚;若有痰,吃著它也能把這個痰消了。肚子裏邊有一種積熱,它能給它通順出去,能打下去。

「獨活療諸風,不論久新」:獨活這一味藥,能治一切的風;受風了,有風濕了,很久的它也能治,輕的它也能治,所以說不論久新。

「山茱萸治頭暈遺精之藥」:人若有頭暈目旋這個病,頭發暈,天旋地轉的,就是腎虧;腎虧就有遺精。遺精,是人或者作夢遺精,或者有這種滑精的病──就是不作夢,它自己就走。修道為什麼要坐單呢?坐單就是為怕這個精走。你醒了就打坐參禪,要保持自己這個寶貴的東西。那麼有的很愚癡的人,一方面練習坐單,一方面還用手婬;這太顛倒!你既然坐單,就應該沒有這種欲念才對;不應該再恣情縱欲,順這個情欲去做事去,這是沒有用的。

這山茱萸,它能治這種病,能治這遺精。這遺精之藥是治遺精的。這個遺精,並不是說或者自己不是在夢中或者用手婬,他遺精了,不是的;這是你不知道遺精了,這個精丟了。這是一種病,它可以治。

「白石英醫咳嗽吐膿之人」:白石英這種藥材是治咳嗽的;咳嗽吐的痰裏邊有膿,那麼它能治這種病。

「厚朴溫胃而去嘔脹,消痰亦驗」:厚朴這味藥材能溫胃。譬如胃寒,它可以令這個胃不那麼寒了;治這個胃寒的病,所以叫厚朴溫胃。你常常嘔吐,或者脹腹──就是肚子很大,那麼膨脹,吃也吃不下東西,也不大便,也不小便,在這兒脹著;這厚朴它可以去嘔脹。如果有痰在胸膈這兒,也很應驗的。

前幾天來那個侯太,在檀香山就生了病。上邊不會打飽嗝,這個氣也不上來,下邊氣也不出去;這個氣就在肚子裏頭這麼鼓著鼓著,像個鼓似地。在檀香山,她也就不會走路了,我特地叫明儀(音)去給她治病的;她現在病好了,到這兒來了。

「肉桂行血而療心痛,止汗如神」:有一味藥材叫肉桂,有肉桂、桂枝、桂心,也有桂皮,有很多種的。肉桂這味藥是行血的,血不太流通,它可以幫助血流通;要是心痛,它也治。要是人常常出汗,這個藥它也管,就不出那麼多的汗;它能止汗,就有神那麼效驗。說是這樣說,但是這個藥材,你用的是它的功用,在功效它是慢慢來的;不是吃了一點病就好了。不是那樣的,它要慢慢地才好。

是則鯽魚有溫胃之功;代赭乃鎮肝之劑。沉香下氣補腎,定霍亂之心痛;橘皮開胃去痰,導壅滯之逆氣。

「是則鯽魚有溫胃之功」:這個鯽魚也是一味藥材,它可以溫胃。胃,或者是反胃,吃它都會有幫助的。

「代赭乃鎮肝之劑」:代赭是代赭石,它是鎮肝的;肝氣不舒,或者怒氣傷肝,它都能令這個肝經鎮靜。

「沉香下氣補腎,定霍亂之心痛」:沉香就能把氣向下通,是通氣的,它也有補腎的力量。有一種傳染病叫霍亂,就是上吐下瀉;有霍亂又有心痛,沉香可以管這個病的。

「橘皮開胃去痰,導壅滯之逆氣」:橘皮,就是我們吃的橘子皮;橘子皮也是一味很好的藥材。橘子皮就那麼煲水喝也可以,或者把它用火燒糊了,再研成粉;若有點小毛病,吃了都會好的,這不會太傷。若怕它苦,可以放了一點糖;和糖一起給小孩子吃,他們歡喜吃的。它是開胃去痰的。肚子裏氣不通,在這兒堵住了,或者吃什麼東西不消化,這都可以管的。並且要是有的人睡不著覺,這橘子皮把它燒糊了研成粉,吃一點可以幫助睡覺的。橘皮還導壅滯的逆氣;導,就是把它通了它,領著這個逆氣順了。

此六十種藥性之熱,又當博本草而取治焉。

「此六十種藥性之熱,又當博本草而取治」:這六十種藥,屬於熱性的;熱性是治寒病的。博,就是博取,廣博;你若想詳細知道,要看《本草》,能用它來治病。

所以,中藥你想要用它,一定要知道哪一味藥是有什麼力量,做什麼用的,不可以糊糊塗塗地就把它弄到一起。也不知道藥治什麼病,就給人吃,這不可以的,這很容易就把人吃死的。你不單治不了病,而且還送了命,連命都搭上了。這是不可以!

第三篇 溫性賦(六十種)

溫藥總括,醫家素諳。木香理乎氣滯;半夏主於風痰。蒼朮治目盲,燥脾去濕宜用;蘿蔔去膨脹,下氣治麵尤堪。

我念錯了,你們要告訴我,因為我這沒有本子。我頭先講經有沒有講錯,我也是沒有本子;有沒有錯?(弟子答:沒有)。我念錯了,講錯了,你們隨時都要告訴我;我不怕人家告訴我的錯;我有錯,誰告訴我,我是最歡喜。

「溫藥總括,醫家素諳」:藥有寒、熱、溫、平,現在是講這個溫性。溫性,它不太涼也不太熱,是溫和的;就是它性也不太強,也不太弱。好像我們人,有一種溫和的這種氣氛,對誰都和得來;那麼這種藥,也是和其他的藥很少相衝突。但是也不能因為它溫和就隨便濫用,這也不可以。好像這個半夏,就不能和川烏、草烏、何首烏在一起來用;若一起用,就會有問題發生,就有意外想像不到的事情。醫家,就是做醫生的;素諳,就是都明白。所以說,溫藥總括起來,一般的醫生都會明白。

「木香理乎氣滯」:木香這味藥材,能治人胸裏邊的不舒服;氣好像停止在那裏,那個氣不太舒暢,木香就治這個病的。

「半夏主於風痰」:半夏也是一味藥材的名字,它是治痰的。你有痰,用一點半夏,但是要用生薑作引子;你要是因風而有的痰,很快就把這個痰治好了。

「蒼朮治目盲,燥脾去濕宜用」:蒼朮能治這個目看東西看不清楚。脾要是燥,或者有濕熱,都可以用這種藥。

「蘿蔔去膨脹,下氣治麵尤堪」:蘿蔔,是我們常常吃的蘿蔔;這也是一味藥材,這是去膨脹的。膨脹,就氣不通順;你覺得胸前這兒不舒服,在這兒脹,很悶的,吃東西不消化。你吃麵不消化,這蘿蔔也能幫著消化,所以說是下氣治麵很好的一味藥材。

況夫鍾乳粉補肺氣,兼療肺虛;青鹽治腹痛,且滋腎水。山藥而腰濕能醫;阿膠而痢嗽皆止。赤石脂治精濁而止泄,兼補崩中;陽起石煖子宮以壯陽,更療陰痿。

「況夫鍾乳粉補肺氣,兼療肺虛」:鍾乳粉,在山洞裏邊常常有那種鍾乳;那個鍾乳磨成粉,它是能補肺氣的,肺虛也可以治。因為這個鍾乳,就好像山裏頭,山的肺一樣;那個山的肺,它也能治人的肺,所以補肺氣,兼療肺虛。

「青鹽治腹痛,且滋腎水」:青鹽就是我們吃的這種鹽,但是沒有研碎了。若有的時候有肚子痛,它可以治;喝一點青鹽的水,腹痛就沒有了。它也幫助腎,就是補腎,滋補腎水的。但是你也不能吃多了;你這個東西吃多了,它反而傷腎。你不要像當飯吃,說:「啊!聽人家說鹽治病,拿它來當飯吃!」一吃就完了。所以什麼東西你不要太過;用得太過了,過猶不及。

「山藥而腰濕能醫」:山藥能醫風濕;腰有風濕它能治。

「阿膠而痢嗽皆止」:有這一種藥叫阿膠;你咳嗽或者生痢疾,這阿膠都可以治的。痢疾就是常常要到廁所去,拉的或者有紅痢,有白痢,叫痢疾。痢嗽皆止,咳嗽也會止的。

「赤石脂治精濁而止瀉,兼補崩中」:人這個精要是太濁了,赤石脂能治精發濁。又能止瀉;人常常或者瀉肚的毛病,或者遺精的毛病。又治婦人的崩中──就是有血出。

「陽起石煖子宮,以壯陽,更療陰痿」:陽起石,這種石頭它是磨成粉的,它會飛起來好像塵土似地。它是溫暖子宮的;子宮若冷,它可以壯陽,壯人這個元氣、元陽。有一種陰痿病,就是陰陽不調合,不強壯;它可以治。陰痿,不要講得太詳細了。

誠以紫菀治嗽;防風袪風。蒼耳子透腦止涕;威靈仙宣風通氣。細辛去頭風,止嗽而療齒痛;艾葉治崩漏,安胎而醫痢紅。羌活明目驅風,除濕毒腫痛;白芷止崩治腫,療痔瘺瘡癰。

「誠以紫菀治嗽;防風袪風」:紫菀可以治咳嗽。防風這一味藥材能去風,你身體裏頭若有風,它可以去。

「蒼耳子透腦止涕」:這個蒼耳子,中國叫「蒼子」,在藥材裏頭它叫蒼耳子。這種東西,它一個子一個子,上面很多刺,所以它透腦止涕;它透腦,能到人的腦裏邊去。人常常流鼻涕,蒼耳子來管這個止流鼻涕的。

「威靈仙宣風通氣」:威靈仙這一味藥材,能宣風;吃這個藥,能把身體裏邊的風藏著的,它能把它宣通了,通這個氣。

「細辛去頭風,止嗽而療齒痛」:細辛,有的頭痛或者有頭風,它能去的。它也治咳嗽,牙痛它也管的。不過這種藥材不能和人參,也不能和藜蘆在一起用;若用藜蘆、用細辛,就能把人毒死。這在十八反裏頭是不許可的。

「艾葉治崩漏,安胎而醫痢紅」:艾葉這一味藥材,它能治崩漏,婦女的病。血崩有漏,有帶下;「點滴而下名為漏,忽然大下為之崩」,所以艾葉治崩漏,又能安胎。女人懷胎的,胎在肚裏頭不安;或者有什麼病了,這個胎不安全。這個艾葉可以安胎。人要是有痢疾,常常大便去──痢疾有紅痢疾,有白痢疾,艾葉能治人這個紅的痢疾。

「羌活明目驅風,除濕毒腫痛」:羌活能明目,又能驅風。有的時候,人眼睛淌眼淚,這個羌活也能治的。因為什麼淌眼淚?因為有風;它能把風驅除走了,驅除沒有了,所以這個眼睛也就好了。並且除濕毒腫痛。濕,是風濕;風濕時間久了,濕在身體裏邊,就有一種毒質在裏邊,這叫濕毒;身上有的地方就腫起來了,又痛。

「白芷止崩治腫,療痔瘺瘡癰」:白芷這一味藥材,也是能治婦女這個崩漏的病;能治崩、治腫;有一種水腫,它也會治的。

痔瘡、痔瘺,在中國有這麼一句俗語:「十男九痔」;十個男人,有九個男人就有痔瘡的。痔瘡就是在大便的肛門那兒,它破了,常常生出好像火疥子似地,一有火氣它就痛。這個痔瘡為什麼會生的呢?多數或者喝酒喝得多了,或者吃補的東西吃得太多了,或者行為不好,也會有這種病。有的不單痔瘡,又常常流一種膿;在肛門有一種膿或者血常常流出來,把所穿的褲子都常常會很邋遢的。

這種病,多數人有這種病,這就是在地獄受苦呢!無論有什麼病,都是因為有業障發現,才會有病的;若沒有業障、沒有罪業,不會有病。所以我們人,不論哪一個人有病,都應該生大慚愧心,懺除自己的罪業。你若開眼的人,看見有痔瘡這種病的人,多數是在地獄那兒被鬼在肛門那兒釘一個釘子,所以他就常常有這種流膿流血的問題發生。

這是痔瘺這種病。瘡,也就生了瘡在身上。癰,也就是癰毒;癰毒也就是瘡之類的,不過它長得腫起來了,很大的,很高的。這個白芷是能治痔瘡的一味藥。

這個瘡,有的生瘡總也不好。以前我在東北的道德會,有個王老善人;這個王老善人從來他也不認字,是個種田的人。他以前總覺得其他人都不好,他在腰上就生了一個瘡,生了十二年也治不好。以後他自己知道錯了,到外面對著天就生大懺悔,說:「我這個王鳳儀啊!以前盡看人家的不對,自己完全錯了還不知道!」就生懺悔,對天說自己一切的錯過。這麼一懺悔,怎麼樣呢?他生了十二年的瘡癆,根本治不好的,即刻就好了。所以人,瀰天大罪,一悔便消了;能懺悔,這是最好的一件事。人若真心懺悔,不是那麼馬馬虎虎地。好像看見人家懺悔,我也懺悔;不是真真用那個懺悔的心去懺悔,這是沒有用的。真正懺悔,真要痛改前非。

若乃紅藍花通經,破產後惡血之餘;劉寄奴散血,療湯火金瘡之苦。減風濕之痛,則茵芋葉;療折傷之症,則骨碎補。藿香葉辟惡氣而定霍亂;草果仁溫脾胃而止嘔吐。巴戟天治陰疝白濁,補腎尤滋;玄胡索理氣痛血凝,調經有助。

「若乃紅藍花通經,破產後惡血之餘」:婦女病,有的這個月信到時候它不來了,或者不準確;紅藍花能幫助月信準確,不會有毛病。婦女生小孩以後,有的氣血不平均,或者流血過多,或者有多餘的血在這個婦人肚裏邊;那麼它能破治產後多餘的血,在肚裏頭給破了。

「劉寄奴散血,療湯火金瘡之苦」:劉寄奴也是一種藥材,能治這個湯火,就是燙傷、燒傷,或者被鎗打傷了,被刀割傷了,這個劉寄奴是治這種病的。

「減風濕之痛,則茵芋葉」:減,就是減少,不能完全沒有了。人到有年紀了,因為年輕的時候不小心,受潮濕或者受風,等到年齡大的時候,這個腰啊、腿啊、腳啊,有的時候常常各處痛,這叫風濕骨痛。這個茵芋葉,就能減少風濕骨痛這種病。

「療折傷之症,則骨碎補」:要是或者被用鎗打了,或者跌倒了把骨頭摔碎了,或者胳膊斷了、腿斷了、肋骨斷了、骨頭碎了,這叫折傷之症。折,就是斷折;傷,就是傷害了。有一味藥材叫骨碎補,這骨頭碎了,都可以把它補好了。

「藿香葉辟惡氣而定霍亂」:藿香葉這一味藥材,能把這個惡氣辟除了。惡氣,或者臭氣、腥氣,就是不正當的一股氣味;它能把這個氣味趕走了它。霍亂就是吐瀉,得這種病很快就會死的,這是傳染病;這一味藥也能穩定下來霍亂症。

「草果仁溫脾胃而止嘔吐」:草果仁這一味藥可以溫脾胃,令脾胃沒有那麼寒涼。因為吐有的時候就是胃寒,胃裏若不寒,就不吐了;所以這個脾胃不寒了,嘔吐也就止了。

「巴戟天治陰疝白濁,補腎尤滋」:巴戟天這一味藥,治陰疝,就是小腸疝氣之類的,也能治白濁;小便的時候有一種白色的分泌物,這叫白濁。這味藥材也能補腎,腎虛它可以補,能滋潤腎水。

「玄胡索理氣痛血凝,調經有助」:玄胡索能以理氣痛,這身上有的地方,有的時候就有一股氣,它走到什麼地方它就痛;因為有血凝結在身體裏邊了,這個血不流通了。這玄胡索可以治這種病。這婦女的月經也可以把它調和了。調和了,就是也不會趕前,也不會趕後,也不會天數多,也不會天數少,就是有一定的時間。

嘗聞款冬花潤肺,去痰嗽以定喘;肉豆蔻溫中,止霍亂而助脾。撫芎走經絡之痛;何首烏治瘡疥之資。薑黃能下氣,破惡血之積;防巳宜消腫,去風濕之施。?本除風,主婦人陰痛之用;仙茅益腎,扶元氣虛弱之衰。

「嘗聞款冬花潤肺,去痰嗽以定喘」:款冬花這種藥材可以潤肺,肺燥、咳嗽,有痰、氣喘的病呀,這都可以治的。

「肉豆蔻溫中,止霍亂而助脾」:肉豆蔻可以溫中,也就是溫胃。中氣就是胃,胃氣。它也可以把霍亂的病止住了。助脾,幫助脾胃不受寒濕;受,就是接受,就是receive。好像你去 camping(露營),在山上過夜,底下若不墊著,你在地面睡覺,那就有濕氣到你身體裏邊;你年輕的時候不知道,到年紀了就受不了了。你在當時覺得沒有關系,這很好玩的;等到了年紀,就叫你這也痛、那也痛,那股濕氣在裏邊它就作怪了,有這麼個 problem(問題)。年輕人不懂,以為這很好玩的。你去 camping,若有那個 plastic(塑膠)墊在底下,可以;若沒有那個,那是不可以的。

「撫芎走經絡之痛」:人身上有經、有絡、有血脈。這個血流通的血管子,大的叫經,小的叫絡;也就好像我們這大地上,有江,有河,有海,也是這個道理。有的時候,這江河都有淤泥把它堵住了,水不流通了;我們人這個身體,也有的時候吃東西有一種很不乾凈的,把血都染污了。現在這空氣染污,我們這身體血染污,它也就不願意流通;不願意流通,有的時候這經也痛,絡有的時候也痛,它就是想要退休,不願意做工了。脈裏邊有血也有股氣,所以它常常跳動。這個經絡裏邊不乾凈了,它就有一種疼痛;這個撫芎,它就可以通經絡不潔凈的地方。

「何首烏治瘡疥之資」:何首烏你們各位都知道。有個姓何的他頭髮白了,他一吃這個他的頭髮又黑了,所以叫這何首烏。這種東西,它怎麼使頭髮又黑了呢?它也是調氣血的,能把這個氣血令它流通。瘡,就是生瘡了;身上生瘡了,這也因為氣血不流通,有東西在那兒堵著,讓它生瘡。疥,就是一種疥癬,身上生這東西它總癢;癢得不得了,要用手去撓它。之資,是治這個病來用的。

「薑黃能下氣,破惡血之積」:有一種藥叫薑黃,人有氣在胸裏停著,它可以下氣,治這個。這身上要是有惡血,有這種多餘的血,或者跌打,在身體裏頭有一種淤血,就是這血已經壞了,在那兒停止,它能破。

「防巳宜消腫,去風濕之施」:防巳能消腫;身上要是有什麼地方有腫痛,這種藥能消,又可以去風濕。

「藁本除風,主婦人陰痛之用」:藁陳本也是去風的,人的身體裏頭有很多多餘的風。有的女人,這個子宮或者產門痛,這一味藥可以治它。

「仙茅益腎,扶元氣虛弱之衰」:仙茅這一味藥材,是能幫助這個腎經病的;能扶這個元氣──就是那個氣的開始。元氣要是不夠了,不虛弱了,仙茅可以補助它,令它再生出來元氣。

乃曰破故紙溫腎,補精髓與勞傷;宣木瓜入肝,療腳氣并水腫。杏仁潤肺燥,止嗽之劑;茴香治疝氣,腎痛之用。訶子生精止渴,兼療滑泄之痾;秦艽攻風逐水,又除肢節之痛。檳榔豁痰而逐水,殺刺白蟲;杜仲益腎而添精,去腰膝重。

「乃曰破故紙溫腎,補精髓與勞傷」:破故紙它能溫腎,令腎不寒。它又能增加人的精髓,所以說補髓。人或者有肺癆,或者有五癆七傷這種種的病,它都能治。

癆有五種,傷有七種;這都是不容易治的病,是很難治的。好像肺癆病,肺癆病人就一天比一天瘦,總是那麼咳咳的,或者吐血,這都是肺癆的關係;總覺得好疲倦,沒有精神,裏頭有肺癆,有肺病。好像女人有一種癆症,就是沒有月經了──有的修道修得沒有月經了,那不算的。普通好像很年紀輕的,十七歲、十八歲就沒有月經了,這就是癆;這種癆也不容易治的,很快會死的。癆病有很多種,癆傷是五癆七傷,這是病的名詞。

「宣木瓜入肝,療腳氣并水腫」:有一種藥叫宣木瓜,它治人的肝經病的。人若有腳氣和水腫,它也治。腳氣,就是腳上總生一種東西,很癢的,常常有皮脫落。

「杏仁潤肺燥,止嗽之劑」:杏仁是潤肺的;肺若燥,吃杏仁是好的,它也可以止咳嗽。

「茴香治疝氣,腎痛之用」:茴香是治疝氣的,腎痛它也可以治的。

「訶子生精止渴,兼療滑泄之痾」:訶子這一味藥,它能生人的精,又能止渴。人這個渴,多數是腎經有病,所以常常地口渴;所以你精充足了,就不會口渴了。滑,就是夢遺、滑精這種的病。泄,也就是夢遺;晚上作夢有男女這種行為,這精就洩出去了。這一味藥能治這個病。

「秦艽攻風逐水,又除肢節之痛」:秦艽這一味藥能攻風。身體裏邊有風,它可以治;有水氣,它也可以治。它又可以除手、腳、胳膊、腿這個骨節痛的病,可以除這個病。

「檳榔豁痰而逐水,殺刺白蟲」:檳榔也可以治痰,也可以治有水脹、水腫這個病。檳榔又可以殺蟲,身體裏邊有刺白蟲,它可以殺,把蟲菌給殺死。

「杜仲益腎而添精,去腰膝重」:杜仲也是治人腎經的病,是增加人的精、精氣。腰或者膝蓋覺得很重的,它可以去這種病。

當知紫石英療驚悸崩中之疾;橘核仁治腰痛疝氣之瘨。金櫻子兮澀遺精;紫蘇子兮下氣涎。淡豆豉發傷寒之表;大小薊除諸血之鮮。益智安神,治小便之頻數;麻仁潤肺,利六腑之燥堅。

「當知紫石英療驚悸崩中之疾」:又應當知道,紫石英這一味藥是治驚悸的;驚就是小孩子一見到什麼,就驚恐起來了;恐懼也會生一種病。悸,就是心跳,心裏常常跳。崩中,也就是婦女的崩。紫石英能治這種病。

「橘核仁治腰痛疝氣之瘨」:有一味藥叫橘核仁,治人腰痛的,也治疝氣。

「金櫻子兮澀遺精」:有一味藥叫金櫻子,這一味藥能令人沒有夢遺滑精的病;就是夢遺,它都能治。

「紫蘇子兮下氣涎」:紫蘇子這一味藥,氣有點不通順了,它會下這個氣。

「淡豆豉發傷寒之表」:有一味藥叫淡豆豉,它可以發汗;傷寒表面上的寒,它可以治。

「大小薊除諸血之鮮」:有一味藥叫大小薊,這一味藥能治血脈的病;或者吐血它也可以治,或者流血它也可以治。

「益智安神,治小便之頻數」:益智是一味藥材的名字,可以安人的神。有的人常常要去小便,隔五分鐘就要到廁所去一趟。頻數,就是頻頻;數,就是很多的。常常要小便,忍不住;如果稍微一忍,就把褲子也尿了,小便就尿到褲子裏。益智這味藥可以治這種病。

「麻仁潤肺,利六腑之燥堅」:有一味藥叫麻仁,它能滋潤肺部;五臟六腑乾燥,它都可以治的。你若大便乾燥,這一味藥材也可以令你大便容易。

抑又聞補虛弱、排瘡膿,莫若黃芪;強腰腳、壯筋骨,無如狗脊。菟絲子補腎以明目;馬蘭花治疝而有益。

「抑又聞補虛弱、排瘡膿,莫若黃芪」:有的時候又聽說過。聽說什麼呢?這個人,虛、軟弱,諸虛百損,它可以補的。人生瘡,膿還沒有成就,黃芪可以叫這個膿變成壞血、變成膿,流出去。黃芪這一味藥,對這一種病是最好的。

「強腰腳、壯筋骨,無如狗脊」:強腰腳,就是令腰腳都強壯起來;筋骨有的時候軟弱,狗脊能令筋骨也強壯起來,所以說強腰腳。有的人到了年紀,腳很軟了,甚至於站都站不住;狗脊這一味藥,對人筋骨是能強壯的。

「菟絲子補腎以明目」:有一味藥叫菟絲子。這一味藥也能補腎,也能令眼睛看東西看得清楚一點。

「馬蘭花治疝而有益」:馬蘭花,就是常常在路上有見到的一種植物,叫馬蘭;馬蘭這個花治疝氣,對小腸疝氣之類的有益處。

此五十四種藥性之溫者也,更宜參圖經而默識也。

「此五十四種藥性之溫者也」:這有五十四味藥材,藥性是溫和的。

「更宜參圖經而默識也」:你更應該參考《本草綱目》或者《本草備要》,要把它記清楚了,你才能會用它。

你精若充足了,身體就健康了,就沒有什麼病;人所以有病的原因,就是精不充足。精不是單單生小孩子的一個用途。人為什麼死呢?也就因為精盡才亡;精沒有了,所以他就死了。修行人為什麼不結婚?也就因為要保持這個精;保持這個精,身體就健康。身體健康,你才能有真正的智慧;有真正的智慧,你才能不顛倒。你不顛倒了,這才是走正當的一個道路;能走正當的一個道路,你才能得到正等正覺。所以這是很要緊的!

但是你也不能過於叫它多──我吃一點藥,叫它多一點;多和少還是一樣的。修行就要一步一步地,不要想快。一般人聽到這也補精、那也補精,就去弄了很多藥;這一補,補太多了,它又跑了,跑了還是不夠了。所以,對這種情形,要也不多也不少,正好;不要叫它走,不要叫它跑了,這就是對了!

現在交通也發達了,甚至世界與世界之間也快有交通了。所以我們宗教與宗教不應該分門別戶,大家都應該共同團結起來;不單佛教的本身要團結起來,就是每一個宗教和每一個宗教,都應該互相團結起來,向世界上推行宗教。

宗教是治人的心的,令人心裏不犯法;世間的法律是治人身的,令人身不犯法。但是世間的法律是等著人犯法了之後,它去懲罰他,這已經太晚了。那麼宗教呢?是治人的心,是防患未然,要令人在心裏頭根本就不犯法,所以這叫防患未然。在沒有犯法的時候就防備它,令人明白這犯法是一個對社會、對人群都有害而無益的。

所以現在推行宗教,必須要宗教本身互相團結起來,這樣將來向世界發展宗教,這才會有光明的前途。如果大家不團結起來,各自為政,每一個宗教和每一個宗教都很有一種門戶的見解,有一種自私自利的想法;在這個時代是不許可的,也就是不能存在的。

第四篇 平性賦(五十四種)

詳論藥性平和,惟在以硼砂而去積;用龍齒以安魂。青皮快膈,除膨脹且利脾胃;芡實益精,治白濁兼補真元。

「詳論藥性平和,惟在以硼砂而去積」:詳詳細細地說一說平和的藥性這一類。想消除胸內的積聚,要用硼砂;硼砂,它有一種鹼性,所以能令積聚的東西都活動、滑開,它有滑膩的性質。

「用龍齒以安魂」:要是人或者小孩子嚇著,魂魄走了不回來,天天就睡覺,旁的什麼也不知道,得了常常睡的病;這樣就用一點龍齒可以把他魂魄給收回來。龍齒,就是說龍的牙齒。

「青皮快膈,除膨脹且利脾胃」:青皮,就是橘皮在沒有黃,青著的時候,把它剝下來,這種叫青皮。這種藥材,你要是心裏不舒服、不痛快,它可以令你這個胸氣通暢,就沒有那麼悶了。膨脹,是你胸裏頭發脹,就不消化。為什麼消化會好了呢?就因為它能令你這個脾也容易消化,力量也大一點,這個胃也是消化快一點。

脾,在中文又叫鐮蹄;鐮蹄它打著那個胃。人身裏面都是一個機器,這個機器它自由地去做工的。你吃飽了,那個鐮蹄大約有一尺多長,它就「乓」,打這個胃一下;胃被一打,胃就往下消化一點,打一下就消化一點,打一下就消化一點。這個叫鐮蹄。鐮蹄就是脾,脾常常向胃消化做工,這麼打的;一打,它就消化一 下。如果脾不work(幹活)了,那個胃也不work,胃也就不消化了;沒有鐮蹄打它,它就不消化了。

人身都是一個天然的機器,用來做什麼呢?就在那兒造糞;所以說人又是一個造糞的機器。這個糞可以做什麼呢?糞可以做肥料。要是用人的大便去做肥料,那生出的東西特別生得更肥更好。那麼美國這個國家,把這個真正的肥料都放到海裏去了,這真是太可惜了!這種東西若能製造肥料,比那個魚粉啊、什麼肥料都好;這是有一種天然的肥來幫助農作物生長,這是最好的。

青皮能幫助脾來助消化。幫助脾,就是叫脾不要那麼懶惰,令這個脾一時一刻也不懶惰;你就吃東西也會吃多了,消化也快,很快就會消化了。不過我們金山寺不要吃這個青皮;若一吃青皮,你很快就餓了,你吃一餐絕對受不了的,所以不要吃這種青皮的藥。

「芡實益精,治白濁兼補真元」:芡實也是一種藥材,它能增加人這個精;增加精就會增加氣;增加氣就會增加神。它能治白濁,這是益精治白濁;它又可以治這個真氣之元;氣的根本,它可以治的。

原夫木賊草治目翳,崩漏亦醫;花蕊石治金瘡,血行則卻。決明和肝氣,治眼之劑;天麻主脾濕,袪風之藥。

「原夫木賊草治目翳,崩漏亦醫」:原來這木賊草可以治眼睛的翳病,治目翳。婦女的崩漏這種病,它也治。

「花蕊石治金瘡,血行則卻」:金瘡,就是鎗打的,或者棍傷,一切的傷筋斷骨的病。如果因為金瘡而流血不止,花蕊石可以有止血的功用。

「決明和肝氣,治眼之劑」:食決明治肝,它是和肝氣;肝氣不舒,可以治的。眼睛有什麼毛病,都屬於肝病,它也可以治。

「天麻主脾濕,袪風之藥」:脾濕,也就是脾不做工了,濕了,懶惰了。天麻這種藥可以祛風、去脾濕。

甘草和諸藥而解百毒,蓋以性平;石斛平胃氣而補腎虛,更醫腳弱。

「甘草和諸藥而解百毒,蓋以性平」:甘草叫閣老,閣老就是個總理;哪一味藥它也不反對,不反對這一切的諸藥。但是在十八反裏頭,海藻、巴戟天、甘遂、芫花對甘草反對,因為這幾味都是奸臣,不是忠臣。

那麼它「調和鼎鼐三公吏,協理陰陽一大臣」,甘草就好像一個最忠誠的宰相一樣,所以它調和鼎鼐,把一切的藥品它都可以調和。藥各有所長,各有所長,就用它的長處;各有所短,就不要它的短處,這叫甘草和諸藥而解百毒。它這個藥性是很平和的,不會和人打架的。所以調和,應該吃一點甘草;以甘草為食,法喜充滿。

「石斛平胃氣而補腎虛,更醫腳弱」:石斛這一味藥材是平胃氣。有胃氣不舒,或者總覺得胸裏頭不通順,吃了又消化不良,這都胃氣不平。那麼它能平胃氣而補腎虛。腎經虛,就是元氣不足,它可以補。腳多數是通於腎的;腎經不足,腎氣不足,元氣不足,這個腳就常常會軟。尤其老年人,一走路,腳就軟了;走走就要蹲下了,腳就不幫忙了。這個腳就說:「唉呀!我要退休嘍!你不要這麼樣子,還叫我做這麼多的工嘍!」它就總想要辭職。那麼石斛可以醫腳弱、腳軟──就是走走路腳軟了,腳不強壯。

觀乎商陸治腫;覆盆益精。琥珀安神而破血;朱砂鎮心而有靈。牛膝強足益精,兼療腰痛;龍骨止汗住濕,更治血崩。甘松理風氣而痛止;蒺藜療風瘡而目明。人參潤肺寧心,開脾助胃;蒲黃止崩治衄,消瘀調經。

「觀乎商陸治腫」:商陸這一味藥,可以治腫的;身上哪個地方有脹腫,它都可以治。

「覆盆益精」:覆盆這一味藥,它能添精益腎,益精。

「琥珀安神而破血」:琥珀這一味藥,它安人的心神的,又能破瘀血。

「朱砂鎮心而有靈」:這個朱砂,你心裏頭有毛病了,它可以鎮心的,很有效用。

「牛膝強足益精,兼療腰痛」:因為牛的膝蓋是很強壯的,所以這味藥的名字叫牛膝;言其你吃了這個,人的腿會很強壯的;足強壯,腿就強壯。它又能補精,增加這個精血。你若腰痛,吃牛膝這一味藥就會治的。

「龍骨止汗住濕,更治血崩」:龍骨能止人出汗,能祛濕,也能治血崩的病。

「甘松理風氣而痛止」:甘松這一味藥材它治風的,所以有風濕骨痛,它能把這個風祛了,所以痛就沒有了。

「蒺藜療風瘡而目明」:蒺藜療治因風濕而生的瘡,令眼睛看得清楚。

「人參潤肺寧心,開脾助胃」:人參能潤肺,也是安寧這個心,又能開脾助胃。

「蒲黃止崩治衄,消瘀調經」:蒲黃能止住人的血崩,又能治衄血;它能消瘀血,而調婦女的經脈。

我給你們講這個,都是很簡單地講;要是詳細講,恐怕幾年也講不完。所以我都簡簡單單地來講;若詳細研究,要自己去再研究。

豈不以南星醒脾,去驚風痰吐之憂;三棱破積,除血塊氣滯之症。沒食主泄瀉而神效;皂角治風痰而響應。桑螵蛸療遺精之洩;鴨頭血治水腫之盛。蛤蚧治癆嗽;牛蒡子疏風壅之痰。全蠍主風癱;酸棗仁治怔忡之症。

「豈不以南星醒脾,去驚風痰吐之憂」:豈不以,這是文章的一個賦體;前邊那兒因為說調經有助,現在用這個豈不以接下來講。豈不是用這個南星來令脾不那麼懶惰,做多一點工?醒脾,就好像叫它不要睡覺似地。那個脾要是睡覺,就不work了,不做工了;不做工,就消化不良。所以這南星它醒脾。或者人驚著了,它能去驚。風痰,是胸裏邊有痰;吐,是嘔吐。這一味藥能治這個病,令病人沒有憂愁。

「三棱破積,除血塊氣滯之症」:三棱這一味藥材是破積聚的,能把這個瘀血,凝結有血塊的給破了;氣不流通,它也治身體裏邊氣不通順的病。

「沒食主泄瀉而神效」:沒食這一味藥治泄瀉,治瀉肚是很有效用。

「皂角治風痰而響應」:皂角能治有風有痰,這個病很快就治好了,有響應的力量。

「桑螵蛸療遺精之洩」:桑螵蛸療夢遺、滑精這個病。

「鴨頭血治水腫之盛」:鴨頭血能治水腫這種病。

「蛤蚧治癆嗽」:蛤蚧這一味藥,治有癆病而咳嗽的這種病。

「牛蒡子疏風壅之痰」:牛蒡子它能疏通風。有痰,它能把這個風壅疏通了,痰也沒有了。

「全蠍主風癱」:全蠍這一味藥治風癱,有風,不仁不用;癱,就是不會走路了。

「酸棗仁治怔忡之症」:酸棗仁治人精神不愉快、常常發愣。怔忡,不安的樣子;酸棗仁治這種病。

嘗聞桑寄生益血安胎,且止腰痛;大腹子去膨下氣,亦令胃和。小草、遠志,俱有寧心之妙;木通、豬苓,尤為利水之多。蓮肉有清心醒脾之用;沒藥乃治瘡散血之科。郁李仁寬腸宣水,去浮腫之疾;茯神寧心益智,除驚悸之痾。白茯苓補虛勞,多在心脾之有眚;赤茯苓破結血,獨利水道以無毒。

「嘗聞桑寄生益血安胎,且止腰痛」:桑寄生這一味藥能補血,令婦女的胎沒有什麼意外;而且能治人的腰痛。

「大腹子去膨下氣,亦令胃和」:大腹子這一味藥,能去人這個膨脹、胸氣不疏,可以下氣。也令人這個胃能消化力增加,不會沒有胃口。

「小草、遠志,俱有寧心之妙」:小草、遠志,這兩味藥材能令你心平靜下來,不煩躁。

「木通、豬苓,尤為利水之多」:木通、豬苓,這兩味藥能利消水。

「蓮肉有清心醒脾之用」:蓮子的肉能清心,也能醒脾。

「沒藥乃治瘡散血之科」:沒藥是治黑紅傷一定要用的一味藥,它能治瘡散血這種病。

「郁李仁寬腸宣水,去浮腫之疾」:郁李仁能把水去了、宣通了;所以浮腫這個病可以治。

「茯神寧心益智,除驚悸之痾」:這個茯神能安寧心臟,增加人的智慧;也可以去驚悸之痾──就是心裏恐懼,心悸的病,它可以去。

修道的人,無論哪一個,一定要自利利他,自覺覺他,自度度他;最要緊的,不可以自私,不可以自利,常常要把自己忘了它。不要為我怎麼樣怎麼樣,為我這個臭皮囊顛顛倒倒;一舉一動都要為利益其他的一切眾生,這才是菩薩發心。

「白茯苓補虛勞,多在心脾之有眚」:白茯苓是補虛勞的,心有病,脾上有病,它都可以治的,所以說多在心脾之有眚。

「赤茯苓破結血,獨利水道以無毒」:茯苓有白茯苓,有赤茯苓。這個白的就治白的病,赤的就治紅的病;所以說破結血,血是紅色的。它能利水道,譬如小便有毒,它都可以把這個毒給清了。

因知麥芽有助脾化食之功;小麥有止汗養心之力。白附子去面風之游走;大腹皮治水腫之泛溢。椿根白皮主瀉血;桑根白皮主喘息。桃仁破瘀血,兼治腰痛;神麯健脾胃,而進飲食。五加皮堅筋骨以立行;柏子仁養心神而有益。

「因知麥芽有助脾化食之功」:這個麥芽,就是吃的那個麵的麥子所生出的芽;它能助脾,幫助脾做工。它又能幫助消化;因為你脾強了,消化也就強了。所以你若想吃多一點飯,就吃多一點麥芽。你今天吃三碗飯,明天就吃四碗,後天就吃五碗,再後天就吃六碗;一天比一天多,吃到一百碗,沒有人養得起你。我絕對不收這樣的徒弟!你相信不相信?所以要想給我做徒弟,不要吃得那麼多!我們這一天只吃一餐。

今天他們給送油餅來,每一個人一定多吃了一塊油餅,我很不高興;為什麼?我的徒弟都變成「能吃」了,而不是「能持」。那麼麥芽有助脾化食之功,有這個功能。

「小麥有止汗養心之力」:小麥可以止汗,可以養心,有這種力量。

「白附子去面風之游走」:白附子這一味藥,去皮膚上,尤其面上,好像有風似地游走的這種病。

「大腹皮治水腫之泛溢」:大腹皮這一味藥也治水腫的。肚子很大的,有大肚子病,裏邊有水;它可以治這個,所以叫大腹皮。

「椿根白皮主瀉血」:椿樹根的白皮主瀉血;大便瀉血,這個能治。

「桑根白皮主喘息」:有喘氣的毛病,用桑根的白皮可以治。

「桃仁破瘀血,兼治腰痛」:桃仁能破瘀血,又可以治腰痛。

「神麯健脾胃,而進飲食」:神麯健脾胃的,也可以讓人吃多東西。

「五加皮堅筋骨以立行」:五加皮,有五加皮酒,喝了就會醉。堅筋骨,它是幫助這個筋骨強壯堅固,走路就健步如飛;尤其你若會打太極拳,更有一點幫助。

「柏子仁養心神而有益」:柏子仁能養心神,對人有益。

抑又聞安息香辟惡,且止心腹之痛;冬瓜仁醒脾,實為飲食之資。僵蠶治諸風之喉閉;百合斂肺癆之嗽萎。赤小豆解熱毒,瘡腫宜用;枇杷葉下逆氣,噦嘔可醫。連翹排瘡膿與腫毒;石南葉利筋骨與毛皮。榖芽養脾;阿魏除邪氣而破積。紫河車補血;大棗和藥性以開脾。

「抑又聞安息香辟惡,且止心腹之痛」:又聽說,安息香能辟惡,又止心和肚腹的痛。

「冬瓜仁醒脾,實為飲食之資」:冬瓜仁是醒脾的,它也是幫助你多吃東西的。

「僵蠶治諸風之喉閉」:僵蠶,就是作繭的蠶,是蠶已經死了。有人有一點風,喉嚨不能出聲,僵蠶是治這種病的。

「百合斂肺癆之嗽萎」:有一種百合藥,它是治肺病的;有肺癆、咳嗽、肺乾、肺乾苦,這種藥都能治。

「赤小豆解熱毒,瘡腫宜用」:赤小豆就是那個紅小豆,它可以解熱的毒氣;若生瘡或無名腫毒這種的病,它都可以治。

「枇杷葉下逆氣,噦嘔可醫」:枇杷葉也是治肺病的,對肺病很有功效的。噦,就常常打飽嗝,或者作嘔、反胃;枇杷葉都可以治的。

「連翹排瘡膿與腫毒」:連翹這味藥也是治瘡、治腫的;或者瘡有膿,它都可以治。

「石南葉利筋骨與毛皮」:石南葉這種藥是對筋骨都很有幫助的,這個毛皮有什麼地方損傷,它也治。

「榖芽養脾」:榖芽能培養脾。

「阿魏除邪氣而破積」:阿魏這一味藥能辟邪,什麼邪氣都怕它。邪氣就是邪病,就是有鬼上身或者有什麼仙啊,這都叫邪病。阿魏這一味藥是辟邪的,有積聚,它也可以治的。

「紫河車補血」:紫河車就是生小孩子那個胎衣。小孩子生出來,在小孩子外邊那種胎衣,叫紫河車;這種藥材是補血的。

「大棗和藥性以開脾」:這個大棗放在藥裏邊,它和一切的藥性,又能開脾助胃,令人增進飲食。

然而龞甲治癆瘧,兼破癥葭;龜甲堅筋骨,更療崩疾。烏梅主便血瘧痢之用;竹瀝治中風聲音之失。

「然而龞甲治癆瘧,兼破癥葭」:龞甲治癆病和瘧疾病,也破癥葭的毛病。

「龜甲堅筋骨,更療崩疾」:這龜甲是強壯人筋骨,也療崩漏的疾病。

「烏梅主便血瘧痢之用」:你大便常常便血,烏梅治這個病的。發瘧子,中國的俗話叫打擺子。這個瘧疾或者一天一犯,或者說兩天一犯、三天一犯;一犯,就發冷得打顫顫。或者有痢疾,它也可以治。

「竹瀝治中風聲音之失」:竹瀝這一味藥,也是治中風的。中風或者聲音啞了,或者沒有聲音了,它可以治。

此六十八種平和之藥,更益參本草而求其詳悉也。

此六十八種平和之藥」:這六十八種都是很平和的藥性。

「更益參本草而求其詳悉」:更應該研究《本草》這一本藥書,來更知道詳細一點。那個《本草》,每一味藥材,它是酸、甘、苦、辣、鹹,或者是寒、熱、溫、平,或者有毒、沒有毒,它說得很詳細的。所以你要是想知道多一點,應該研究《本草備要》。

《藥性賦》這寒、熱、溫、平四種,已經講完了。你們願意知道多一點,要自己去研究,才會知道多一點;你們若聽過去不記得了,那是沒有什麼用。今天把這《藥性賦》講完了!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