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因果報應錄4
唐湘清居士撰
24/08/2019 06:05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第四篇  不孝惡報類

 

01  陳廿三蛇傷虎咬

 

陳廿三是宋朝時代的人,住居在偏僻的山地。他生就一副兇暴刻薄的惡相,又濃又粗的眉毛,眉尾向上豎著,好似一把彎彎的刀;三角形的眼睛,一絲一絲的紅筋交織在眼白中,每當無明之火暴發時,眼眶中的紅筋更顯露得厲害。

 

最可憐是陳廿三的父親,已是將近古稀的風燭殘年,平日營養不良,操勞過度,以致到了高年,百病叢生,咳嗽氣喘,連年不愈,一口一口的痰涎,終日吐個不停。照道理講,陳廿三應該耐心的侍候父親,不要說割肉療父,最少也應該為父親好好的延醫服藥。可是他對父親的疾病,完全不放在心上,反而說父親夜間的咳嗽聲,打擾了他的睡眠,又說父親的痰涎使他看了噁心,因此常對父親厲聲呵斥,「老不死」三個字,成了逆子陳廿三的口頭禪。

 

俗語說:「強妻逆子,無法可治。」陳老頭子面對著這樣不可理喻的逆子,也只徒喚奈何,常常暗暗流淚。躺在病榻上,越想越傷心,自言自語的說:「兒子對我忤逆不孝,我總是活不長的了,可是我真為兒子擔憂,他這樣忤逆,將來恐怕要受到蛇傷虎咬的惡報。怎麼辦呢?」陳老頭子在病魔及逆子的雙重夾攻之下,不久就永別了人間。

 

有一年,陳廿三與同村青年數人,結伴到深山去採柴。漫步在蜿蜒的山路上,忽然草地中游出來一條四腳蛇,對準著他的腳部猛咬一口,一時鮮血淋漓,染紅了他的褲子,也染紅了地上的青草。他為了躲避毒蛇的纏身,忍著痛苦向前行走,哪知不到幾步,樹林中風聲起處,突然地又跳出來一隻斑額吊睛的猛虎,同伴的人看到了老虎,都紛紛的拼命逃走,可是陳廿三因為給毒蛇咬傷了腳,沒法用力的逃,結果給老虎咬去吃掉。當他給毒蛇及猛虎包圍的一剎那,也已覺悟這是忤逆的惡報,哀哭呼天,可是當惡報臨頭的時候,呼天無效,懊悔也已來不及了。(取材自德育古鑒)

 

02  刀警逆婦

 

河北省文安縣一個小商人的家庭,全家共有四人,夫妻二人之外,上有六十餘歲的老太太,已是雞皮鶴髮,老態龍鍾;下有一個六歲的男孩,還沒有進學校讀書。

 

小商人每天到市場上去做買賣,早出晚歸,白天只有婆媳二人及小孩在家。從表面上看來,媳婦對婆婆似乎並沒有太荷刻的虐待,老太太吃得飽,穿得暖,物質上不虞匱乏。可是一個人的生活,物質與精神是並重的,老太太在物質上雖不憂凍餒,精神上卻遭遇著不可忍受的痛苦。

 

原來這位小商人的太太,每天家事之餘,只知陪著自己的小孩玩,從來沒有考慮到婆婆的寂寞,看到了婆婆,總是板起了鐵一般的面孔,很少與婆婆講一句話,好像婆婆欠她債似的。就是招呼婆婆吃飯,也沒一絲一毫恭敬的態度,沒有柔言和語的聲調,常是暴容厲聲的說:「吃飯的時候到了,怎麼你還不知道?」

 

起初,老太太只是忍氣吞聲,即使忍不住了,也只背著人暗暗地哭泣。日子久了,也不願當面責罵媳婦。可是痛苦隱藏在肚子中,如果沒有適當的發泄,是十二分難受的。老太太為了發泄精神上所受的虐待,就每天在廳堂上自言自語的發牢騷,跺腳拍胸的說:「我這苦命的人呀,活在世上受罪,還不如早些死了好。狼心狗肺的大娘子,佔據了我的兒子,我老太婆成了她的眼中釘,我死了她才舒服。狠心的大娘子,總有一天要吃苦頭。」

 

媳婦心中有數,明知老太太自言自語的罵人,罵的是自己,但因婆婆不是對著自己的面罵,也就不敢公然與婆婆爭吵。但當丈夫每晚回家的時候,訴說婆婆的罪惡,甚至在丈夫的面前聲淚俱下。小商人處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一方面是恩深如海的慈母,一方面是美豔似花的嬌妻,雙方都不敢得罪,所以聽了妻子的哭訴,只能默然不答。

 

可是小商人的妻子,一不罷,二不休,接連不斷的在丈夫面前訴說婆婆的壞話,迫得小商人無法沈默了。一天晚上,小商人忽然拿出一把鋒利的刀,假意對妻子說:「你說我母親兇惡,那麼我把她殺掉怎樣?」

 

「好極了,這樣可除了家庭中的贅瘤。」商人妻回答。

 

「你暫且先忍耐一個月,每天和顏悅色的盡力侍候我母親,這樣使鄰人都知道你是賢慧的孝媳,我母親是兇暴的惡婆,到那時再殺她,還不算遲。」小商人接著說。

 

小商人的妻子依照了丈夫的囑咐,從此對婆婆的態度,完全改變,每天晨晚都要到婆婆房中去和顏悅色的問安,有暇的時候,常對婆婆說說有趣的故事,聲音是十分的柔和,態度是十分的可親,解除了婆婆的寂寞,溫暖了婆婆的心靈,使婆婆心滿意足,因此在這一個月中,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發脾氣,沒有指手畫腳的罵過人,對媳婦十分和善與愛護。

 

一個月過去了,小商人問妻子:「最近婆婆待你怎樣?」

 

妻答:「婆婆最近待我較前好多了。」

 

小商人又說:「那麼你再和顏悅色的侍奉婆婆一個月,看她怎樣?」

 

又過了一個月,小商人持了前次那把鋒利的刀,重問妻子:「婆婆待你怎樣?」

 

商人妻答:「婆婆最近待我很好了,這是因為我受了你的吩咐,和顏悅色的侍奉她,所以她才待我很好,可是我是勉強的,恐怕不能持久呀!」

 

小商人聽了大怒道:「人生以孝為本,父母的恩德,殺身難報。你既嫁給了我,與我結合,那麼待我的母親,就等於待你自己母親一樣,應該竭盡孝道。可是你嫁我以後,對我母親忤逆不孝,不僅沒有給她精神上的溫暖,反而受盡你的冷落。你非但不知反省,反而每晚向我說盡母親的壞話,後來我假意要殺母親,你竟贊同,我才教你試著和顏悅色的侍奉母親,你勉強試行,一、兩個月以來,證明我的母親很是慈愛,以前她偶發脾氣,完全是因為受盡你的冷落,受你精神虐待刺激所造成。你這不孝的逆婦,要你做什麼?」

 

說罷,舉刀要砍妻子。這位太太在丈夫尖刀警告之下,嚇得滿臉發青,全身發抖,跪在地上求饒。

 

小商人看到妻子已知悔改,就把利刀丟下。袖中取出一位和尚送給他的一本「佛說父母恩重難報經」,令妻早晚虔誦,依教奉行。(取材自暗室燈)

 

03  倪九夫婦的下場

 

倪九是浙江省青田縣人,雖出身貧寒,但由於經商得法,薄有積蓄,漸漸成為當地的小財主了。他自幼喪父,早年母親為生活重擔的逼迫,曾在富戶人家充當奴僕,才茹苦含辛的把他養大成人。照道理講,倪九現在生活寬裕,應該知道如何孝養白髮蒼蒼的老母,報答天高地厚的深恩。可是倪九娶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妻子,對於老母很瞧不起,認為老太婆是奴僕出身,極為低賤。倪九聽了妻子的枕邊絮語,竟把老母深恩拋在九霄雲外,視母親像眼中釘一樣。夫婦二人的想法,老母本來是做奴僕的材料,索性就把老太婆當作下女看侍,一切家庭的打掃,廚房的烹飪,廁所的整潔等大大小小雜事,都要視茫茫而發蒼蒼的老太太獨負責任,倪九夫婦卻享受著安樂的生活。

 

有一天倪九家中準備宴客,早晨天色剛亮,倪九夫婦醒在床上,還不起身。倪九卻在床上,高聲大叫,呼喚隔房的老母說:「快起身!快起身!今天要宴客,怎麼還不起身!」從大叫的聲音中,可聽出倪九對老母頗有怒意。可憐的老太太正在好夢方酣的時候,給兒子大聲叫醒,只好揉著昏昏沈沈的睡眼,拖著疲乏的身子,起身到廚房去烹雞煮飯。忽然一霎那間,天空中狂風怒吼,接著疾雨傾盆,附近山上的大石,在狂風暴雨中裂開,飛落在倪九寢室的屋上,頓時屋梁倒塌,倪九夫婦都被巨石壓死。他母親因為在廚中燒飯,幸而安然無恙,鄰居的人,都認為這是倪九夫婦不孝的報應,證明因果的可畏。(取材自感應篇集註)

 

04  羅鞏死於非命

 

羅鞏是宋代大觀年間的太學生,他的父母親在兩年中先後因病去世,棺柩停在屋中,經過三年多的時間還沒有入土安葬。他推諉這是哥哥的責任,可是他的哥哥呢?認為父母是兄弟二人共同的父母,關於父母遺體的安葬,羅鞏也應負有責任。後來羅鞏赴京應考,當時京中有一關帝廟,傳說很有靈感,因此香火很盛。他在應考期中,憧憬著美麗光明的前程,也到關帝廟去焚香叩頭,誠心祈禱。這天夜間,夢見關帝指著他父母棺柩對他說:「孔夫子論孝道,曾說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現在你的父母去世很久,還沒有安葬,這是你大大的不孝,冥司對你已記上了一件極大的重罪,惡報難逃,不必再問什麼前程,還是早日回家去吧!」羅鞏聽了很不服的說:「我還有一位哥哥,父母遺體沒有安葬,我哥哥要負很大的責任。倘若有罪的話應歸罪於我哥哥,怎麼冥司把罪惡記在我的賬上呢?」關帝怒叱道:「你是一位儒者,讀過孔子聖書的人,應當明禮知義,知而不行,罪加一等。你的哥哥是沒有讀過什麼書的碌碌愚人,不足深責,怎麼可把責任推在哥哥身上呢?」羅鞏一覺醒來,大為惶恐。急急忙忙雇舟返家,在返家途中,竟覆舟而溺斃水中。(取材自寶害編)

 

05  竇芳轉眼成癡呆

 

陝西省有一竇姓老人,他的兒子名叫芳,天資本來很聰明,讀書過目不忘,可惜驕傲異常,目中無人,總以為自己的一切勝過他人,好像世界上沒有人能比得上他。竇芳生成這樣狂妄的性格,因此對於老父,也是事事違逆,父親說白,他偏要說黑,父親要向東,他偏要向西,他決不虛心領受老父數十年處世的寶貴經驗,卻認為父親是一個老頑固,凡是父親的一言一行,都與時代脫了節,不足為青年人取法的,竇老頭子面對著這樣倔強狂妄的逆兒,常常氣得老鬍鬚直豎,搖頭歎息不已。有一天,老父訓誡竇芳說:「孝順的道理,最重要的就是要對父母順從,可是你事事都違逆父親的意旨,從來沒有順從,還談得到孝嗎?」哪知竇芳聽了,反而大聲咆哮的說:「時代的巨輪,不斷地向前推進,你要叫我順從老頑固,那不是開倒車嗎?」父子二人反覆辯論,但竇芳口若懸河,絕不接受父親苦口婆心的訓導,反過來要教訓父親,真使竇老頭子無話可說。

 

竇老頭子既無法管教兒子,後來索性對兒子竇芳採取放任的態度,家中一切大小事務,竇老從此不聞不問,一切聽由兒子作主。親朋中有事到竇家來商量的,也都由兒子竇芳應付,因此家庭內外,都只知有竇芳,不知有竇老。竇芳有一位已出嫁的姊姊,也就是竇老的長女,因為夫家貧困,生活無法維持,回到娘家來乞援,竇老憐憫女兒窮苦,命竇芳贈送小麥二擔給姊姊,豈料忤逆成性的竇芳,不僅不孝其父,對同胞姊姊也毫無情感,竟一毛不拔,坐視姊姊饑餓,一粒小麥也不肯施捨。這一件事,傷透了竇老頭子的心,父女二人,抱頭痛哭。

 

有一天,竇芳與朋友同遊報恩寺,看到寺內有一本經書,內載目蓮救母的事。他又大發議論說:「一個人死了,哪有什麼靈魂,更哪有什麼地獄不地獄,何況目蓮的母親在世時,不過喜歡吃魚,不敬僧人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大罪,何致墮落十八層地獄,受重重的惡報?經上所說,真是胡說八道。」說罷,把地藏經撕得粉碎。他一時困倦,借僧房午睡,夢中至一精室,門上懸一對聯,上面寫著:「地藏本願經,無非行孝:菩薩光明藏,方是能仁。」一會兒,有一童子走出來說:「菩薩請你進來!」他跟著童子進門,看到地藏菩薩手執錫杖而立,裝束與塑像無二,訓誡竇芳說:「目蓮救母的事實,載於佛經,佛是真語實語的至聖,怎有欺人之理!你把佛經撕得粉碎,那是大大的不敬。你看目蓮救母於死後,那是何等的大孝,你卻違逆父命於生前,與目蓮相反,真是大大的不孝。像你這樣的不敬不孝,何以為人!倘不立即懺悔,恐惡報難逃」。菩薩是這樣慈悲懇切的教化他,可是惡業深重的竇芳,剛強難化,沒有悔悟的表示。

 

竇芳一覺醒來,神魂顛倒,對於眼前的事物,不識不知,整天癡癡呆呆,與前判若二人。給他飲食,也不知饑飽,有時自言自語,不知所云,有時哭哭笑笑,不知羞恥。一個原來聰明伶俐的青年,忽然變成瘋瘋顛顛的神經病,這還不顯明是忤逆不孝的惡報嗎?(取材自太上寶筏圖說)

 

06  侯二死後投豬

 

清代康熙年間,邯鄲有一位侯老太太,秉性仁慈,樂善好施,就現生而論,可說是令人欽敬的好人。但或許由於前生的惡業,她生著一個忤逆不孝的兒子,名叫侯二。侯二的性情,恰與母親相反,待人極為刻薄,吝嗇異常,對於任何公益慈善事業,都是一毛不拔,因此他對於侯老太太的樂善好施,非但不加贊助,並且十分反對,常常予以阻撓。雖然侯老太太苦口婆心的曉諭兒子說:「布施是六度萬行之首,能將財物布施給窮苦的人,一定能得好報。」可是慳吝成習的侯二,不聽老母的忠言,反而惡聲的責罵母親說:「混賬的老太婆,我們自己的錢也不夠用,哪有什麼力量布施,像你這樣今天捐款救濟窮人,明天捐藥救助病人,浪費金錢,我是不能忍受的。」侯老太太受到兒子的責罵,欲哭無淚,只得暗自飲泣,從此以後,侯老太太捐款做功德,再也不敢給兒子知道,常常背著兒子,把省吃儉用節省而來的金錢,暗暗地做了很多濟世救人的好事,還叮囑受施的人,決不可把她布施的功德宣揚,也不許把捐款的收據或謝函寄到家中,深恐給兒子知道而受到責罵。

 

有一天,一個衣衫襤褸面黃饑瘦的乞丐,行乞到侯家,適值侯二不在家中,侯老太太因無人阻撓,才大膽的到米倉中拿了二升白米,布施給乞丐,正當乞丐接受白米說聲謝謝的時候,忽然侯二從外面回來,看到母親又在把白米送給乞丐,不禁怒火中燒,當場大發雷霆,立即把母親打了一拳,還毆逐母親出門,侯老太太受到兒子的毆辱,痛哭失聲,引起了鄰人的圍觀。侯二的妻子在房中聽到丈夫與母親爭吵,急急忙忙跑出門來,向侯二泣諫,苦勸丈夫不該毆辱母親,但侯二還是不聽妻子勸告,仍堅持著不許母親進門。鄰人都為侯老太太抱不平之鳴,然而侯二總是不改忤逆的惡行。

 

善惡到頭終有報,有的報得迅速,有的報得緩慢。侯二的忤逆不孝,很快就得到了報應。不久以後,他遍體生了很多一顆一顆的毒瘡,膿血淋漓,痛癢交加,痛的時候痛徹心肺,癢的時候癢入骨髓,終日呻吟呼號,有如置身活地獄一般。雖經名醫診治,投以清火解毒的藥劑,可是侯二吃了很多苦水,病勢不見減輕,日益加重,病了一個多月,竟全身潰爛而死。

 

侯二去世以後,不到一星期,他的兒子做了一個夢,夢見侯二對他說:「我生前因為對你祖母忤逆不孝,昨經閻羅王審判,說我罪大惡極,要罰我投豬。我犯了忤逆不孝的罪行,現已後悔莫及,希望你要好好的孝順母親,更應孝順你年老祖母,不要蹈我覆轍。明天早晨京師宣武門張姓屠夫家中,有一隻大母豬,就要生產小豬。其中最瘦的一隻,那就是我,你速到張家去贖回,救救你的父親。」說畢,痛哭流涕。侯二的兒子一覺醒來,想到父親對祖母的不孝,認為這夢絕非虛幻,一定是父親托夢求救,就決心要到張姓屠夫家去探問究竟。

 

第二天,侯二的兒子趕到京師宣武門去找張姓屠夫,說明要買小豬,張屠夫告訴他,剛好今晨母豬生了六隻小豬,領他到豬欄中去觀看,說也奇怪,其中最瘦的一隻小豬,看到了侯二的兒子,昂首注目,好像是迎接的樣子。侯二的兒子對屠夫說:「那只小豬前生是我的父親!」,張屠夫聽了,起先以為他是神經病的囈語,但看到那一隻小豬好像認識侯二兒子似的,也覺得奇怪起來,就問他說:「你怎麼知道那只小豬前生是你的父親呢?」他就把父親生前忤逆不孝的情形死後托夢的經過,原原本本的說來,並願以十元金幣的代價,把那只小豬贖回。(取材自香祖筆記)

 

07  溫五夫婦的慘死

 

溫五,是一個濃眉大眼,身軀高大的彪形大漢。性情橫暴,行為粗魯,鄉人都畏之如虎。在家庭中,他常常辱罵父親,毆打哥哥,他的哥哥是一無知鄉愚,懦弱無能,絕對不敢與他計較,只得攜著妻子,遷到遙遠的地方居住,避免與他衝突。可是溫五對哥哥還是不肯放鬆,常常尋到哥哥家中,坐索酒食,強借金錢,稍不如意,兄嫂都要受他的淩辱。

 

這樣一個橫暴的惡漢,倘有賢良的妻子予以勸導,或許稍可改變他的惡性。但不幸得很,他妻子對丈夫的惡行,不僅不加規勸,反而助紂為虐,協同他忤逆父親。有一天下雨,他呼喚父親上街買菜,父親知道自己兒子脾氣很壞,不敢不從,但雨天道路泥濘,無法行走,然恐觸怒兒子,不得已宰烹自養母雞供養兒媳。溫五老實不客氣地,帶著妻子圍坐而食,狼吞虎咽,吃個精光,並不留一些餘食給父親。鍋中僅剩殘餘的雞汁,父親私取殘汁嘗嘗,給溫五看到了,拍桌大罵父親口饞,盛怒之餘,還連湯帶飯傾入廁中。他父親遭遇如此的羞辱,怨無可伸,只得跪在灶神前面泣訴,溫五認為父親是在灶神前咒他,更暴跳如雷的說:「你要咒死我嗎?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有一天,父親抱著孫兒嬉戲,偶一失手,不慎把孫兒跌倒在石臺上,額部跌傷,溫五認為傷害了自己的兒子,拿起棒來要打父親,他父親急忙躲入床下,他一棒打在床上,把床打得傾斜破碎。他父親呼號求救,聲達四鄰,但鄰居們都畏懼溫五兇暴,閉戶不敢過問。

 

初秋的八月,正是颱風的季節。黑夜中,狂風怒吼,暴雨如注,接著大地震動,房屋搖搖欲倒,溫五急忙攜妻抱子,出外避難。年老的父親,行動不便,拉著溫五的衣袖說:「兒子救我!兒子救我!」可是殘忍成性的溫五,不管老父的危險,反把父親推倒在地上,只顧自己帶著妻子逃命,剛逃到巷口的時候,大地震動更加厲害了,巷牆傾斜,巷口兩邊砌著的大石磨相對著倒下,將溫五夫婦攔腰夾住,牆上磚石倒如雨下,把這對忤逆不孝的夫婦打成齏粉。事情發生以後,很多人都看到石磨上斑斑的血跡,深信這是忤逆不孝的惡報。(取材自太上寶筏圖說)

 

08  懺悔難滅不孝罪

 

張義,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翁。從表面上看來,張義這個人,還算忠厚老實,生平務農,克勤克儉,並沒有做什麼很缺德的事,可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縱然一般人認為並不太壞的人,在一生之中,也難免有或多或少的過錯,張義豈能例外。好人與壞人不同的地方,就是好人有了過錯,能知道反省,自己認錯;壞人做了惡事,不知反省,絕不認錯。張義是有良心的好人,反省自己的生平,深深地感覺過錯很多,因此他常在菩薩面前痛切懺悔,誠心改過。他年老多病,精神衰憊,有一年病中,他被兩個冥使,帶到冥府去,冥王拿出黑簿給他看,在那本黑簿上,把他生平的罪業,記載得巨細無遺,歷歷如畫,像殘殺生禽啦,虐待動物啦,欠繳官稅啦,調戲婦女啦,借錢不還啦,惡口罵人啦,挑撥是非啦,妒忌賢能啦,誹謗好人啦,……等等過錯,都已記得清清楚楚。可是由於張義晚年痛切懺悔,誠心改過,以上種種罪過,簿上都已一筆勾消。他看了那本黑簿,一則以驚,一則以喜,驚的是冥間對於人們的罪惡,竟記載得如此詳細;喜的是幸而晚年誠心懺悔,勾銷了許多的罪惡。可是當他再仔細看下去時,不由得使他嚇得冷汗直出,原來黑簿上還記有一件惡事,獨獨的沒有勾銷。為什麼其他許多的罪惡都已勾銷,獨有一件惡事不能勾銷呢?那件惡事不是別的,就是他曾對父親忤逆不孝。

 

說起張義的忤逆不孝,那要追溯到他的少年時代了。在大約五十年以前,張義只有十七歲,還是個血氣方剛的少年。他的家庭,世代務農,父親是一位耕作十餘畝田地的自耕農,那時科學不發達,在農業收穫的季節,從割稻、以至打穀等過程中,一切全靠人力,沒有現代化的機械農具,所以舊時代的農夫,胼手胝足,是異常辛苦的。有一年秋收的季節,農夫們都忙著在田中割稻,秋天的氣侯,普通說來,應該是涼爽的,可是有時到了秋天,氣候的炎熱,有時反而勝過夏天,俗語形容秋天炎熱,稱為「秋老虎」。那一年的秋天,氣候就特別的炎熱,火傘高張,偏偏又沒有風,人們坐在家中,尚且汗流浹背,何況在烈日下的田中割稻呢?可是成熟的稻,倘不收割,會受到牲畜踐踏和鳥類啄食的損害,所以不論天氣如何的炎熱,農夫們都要儘快的收割。張義的父親,在那農忙的季節,十分緊張忙碌,不在話下,當時張義已是十七歲的大孩子,農忙中應該盡力幫助父親,本是理所當然。豈知當他父親命他幫助割稻時,他非但沒有欣然受命,反覺得父親不該在炎熱的氣候中命他做事,竟對父親怒目而拒,好像要打罵父親的樣子。使他父親受了很大的氣,胃痛發作,飯也吃不下。張義不僅沒有幫父親的忙,且連父親的工作效率,也因生氣而受到不良影響了。就是為了這件事,在張義本人阿賴耶識的賬簿上,記下了一筆染汙極深的黑賬。

 

張義看到黑簿上,記下了上面一筆黑賬,尚未勾銷,正在驚駭失色的時候,冥王對他解釋說:「罪惡好比衣服上染了汙色,懺悔好比用肥皂洗滌。淺的汙色可用肥皂洗滌得掉,深的汙色是無法洗除的。你生平所犯其他罪惡,都是不深的汙色,得因痛切懺悔而洗除。但忤逆不孝,其罪最重,是極深的汙色,雖經懺悔,亦不易洗除。這是你的黑簿上,其他罪惡都已勾銷,獨有不孝罪業尚未勾銷的原因。好在你晚年誠心改過,所作功德很多,雖未能勾銷不孝惡業,尚能延壽,讓你回陽去吧!」說罷,冥差接著把張義的肩膀一拍,張義就蘇醒回陽來了。

 

從此以後,張義把冥間所見所聞的經過,逢人講說。使人們都知盡心盡力的孝順父母,千萬不可犯忤逆不孝的惡業。(取材自德育古鑒)

 

09  張繼寶不孝遭雷殛

 

張繼寶,是宋仁宗時的人。他本來姓薛,因為幼年時兵荒馬亂,在避難逃亡中,與他的親生父母離散了。幸而有一位張元秀,憐憫他的孤苦,收為養子,這個原為薛家的孩子,從此就改姓為張。張元秀夫婦因為沒有親生兒女,對待養子繼寶,極為疼愛,如同親生兒子一樣,辛辛苦苦的把他撫育成人,並且延師課讀,培養成為一個很有學問的人。有一天,繼寶外出遊玩,途中適逢自己的生母,他竟忘記養父母的養育之恩,不辭而別。

 

張元秀夫婦失了兒子,悲痛萬分,終日在家盼望繼寶歸來,可是望穿秋水,不見愛兒的蹤影,失望之餘,老夫婦哭泣不已。後來家道中落,老夫婦淪為饑民,因此更渴求繼寶的下落,四處探聽,逢人詢問。過了幾年,得悉繼寶赴京考中了狀元,並且做了大官,老夫婦聽到這消息,喜出望外,急忙借了路費,趕到京中去尋覓愛兒。好不容易見到闊別多年的兒子,哪知繼寶看到二位老人衣衫襤褸,好像失了他的顏面,竟完全忘了撫育之恩,非但不肯相認,還飭令屬下加以驅逐。老夫婦氣憤填膺,頭撞牆壁而死。一會兒,天空中陰霾四合,雷電交加,霹靂一聲之下,張繼寶在雷殛中斃命了。(取材自古病今醫)

 

雷擊不孝的事,不僅古今筆記載錄很多,即近代報紙新聞,亦常有登載,如一九三九年六月六日上海申報載,海通社華沙五日電云:「波蘭索里卡村,昨日發生駭人之逆倫慘案,有平民勃里斯圖巴者,年三十二歲,因繼承財產關係,與其母發生口角,竟以利斧將其母砍死,勃甫自家中逃出,即觸雷電而死,鄉人咸謂雷擊逆子云。」

 

出苦飛航作者何侃如老居士說:「空中自然之電擊,雷神借之以擊惡人,科學神道,兩不背謬。」

 

10  逆子斷手而亡

 

邱太太丈夫的堂弟,服務於鐵路局,刻薄寡情,人家都說他是一個毫無情感的冷血動物,對待他年老的母親,不僅談不上孝順,並且忤逆之極。在他的眼裏,簡直看母親連下女也不如了。

 

有一年夏天,他的母親患了嚴重的痢疾,每天要登廁數十次,紅白相雜的膿血,不斷的從肛門中瀉出來,痛若的情狀,真非筆墨所能形容。可是他是一個鐵石心腸無情的人,對於自己的母親,也沒有一些同情心。雖然他也延請醫生為母親治療,但並不親自在旁侍奉,也不雇人侍候。而老太太瀉下的膿血,一股臭穢之氣,薰得滿房滿室。他每天買了十餘元的香水,灑在母親臥室的門外,藉以驅除臭氣。人家勸他說:「你為什麼不把買香水的錢,雇一個人來侍候你的母親呢?」他對人家善意的勸告,概不採納。老太太因為久病身體虛弱,四肢無力,行動沒有人扶掖,走起路來搖搖擺擺,竟跌了一跤,折斷右手。不久以後,經不起病痛的磨折,一命嗚呼。

 

就在這年冬天的某日,他辦完了一天的公,乘鐵路局的手搖車回家,哪知車行不到一里,駛來了一輛火車頭,手搖車不及躲避,車上其他的人都跳車逃走,他來不及跳車,手搖車為火車頭猛撞,翻落在鐵軌的外面,他的右手給車輪輾斷,一時鮮血淋漓,終因流血過多,急救無效而去世。

 

這是一件很明顯的果報事實,可是這僅是大家看得見的報應而已。逆子去世以後,不知要輪迴在哪一道裏受苦,說不定投畜生,也可能墮地獄,那種肉眼看不見的果報,比較明顯的斷手慘死,更加要可怕萬倍呢!(取材自真安居士筆記)

 

11  腹誹造下不孝業

 

俞麟,是山西太原的儒生。從外表上看來,溫文儒雅,對人彬彬有禮,滿口仁義道德,儼然以君子長者自命。在家庭中,也看不出有忤逆父母的不孝舉動,因此人們還認為俞麟是一個正直的好人。

 

王用予是俞麟的同學,與俞麟的性情不同,並不專在外表上做功夫,而有一顆純潔善良的心,切實的從方寸上修養,尤崇拜文昌帝君。每日黎明即起,漱口洗臉以後,整齊了衣冠,在文昌帝君像前,恭恭敬敬的焚香禮拜。到了晚上,又跪在帝君的像前,反省一日的言行,善者加勉,惡者悔改。

 

有一天,王用予夢見在文昌帝君的像前,帝君很懇切的對他訓諭,告誡他舉心動念,時時檢點,不可動歹心,不可做惡事,因為善惡是有報應的。當王用予向帝君叩問自己的前途時,帝君說:「你自己的前途,完全把握在你自己手中。如果你的心念言行是善良的,前途一定光明;反之,如果你起心動念,言語行動,為非作歹,那麼前途的命運,一定是險惡的。禍福無門,惟人自召,自己的前途,何必求神問蔔呢?」

 

俞麟是王用予的好朋友,接著王用予一個個的考中了秀才、舉人、狀元,可是俞麟始終是一個老童生。

 

人們常常說:「考試憑著七分本領,三分運氣。」那麼所謂三分運氣,或許就憑各人的陰德,含有因果報應的成分吧!(取材自德育古鑒)

 

12  臨終驢鳴

 

周拔,是明代正德年間浙江省平陽縣人。自幼讀書,過目不忘,七歲能文,還擅吟詩,有小神童之稱。到十六歲的時候,詩文更有不平凡的造詣,名噪一時,在當地獲得「平陽才子」的美譽了。可是很可惜的,因為他天才很高,大家都稱讚他,父母更溺愛他,養成他狂妄驕傲的性格,目中無人;暴躁如雷的脾氣,動輒發怒。鄰居的伯叔們,家中的兄弟們,都為了愛他的天才,於他的壞脾氣,處處容忍、時時讓步。就是他的父母親,也對他千依百順,深恐他發怒,對於他的壞脾氣,從來不敢加以訓斥。哪知這樣不僅不能造就他的天才,反而害了他的終身。周拔的狂焰,一天比一天的高漲;周拔的脾氣,一年比一年的暴躁了。

 

有一年,周拔準備赴京應考。他的父母千方百計,東借西湊,替他籌劃赴京的旅費。延請裁縫,裁制赴京的新衣。在他父母來說,為他赴京應考的準備,已盡了最大的努力。可是從來不知滿足的周拔,還是百不稱心。他嫌旅費太少,又嫌新衣不稱身,袍子太寬,褲子太長,帽子的式樣太舊,鞋子的顏色太深。總之,這樣不對,那樣不是,父母費了很多的心計,反而招致他滿口的牢騷,滿腹的怨恨。他的父親實在忍不住了,才教訓他說:「拔兒!你不要嫌旅費不夠多,也不要嫌新衣不漂亮,要知父母為你準備赴京,籌劃旅費,縫製新裝,已經傷盡了腦筋,添了多少的白髮,像你這樣的不知滿足,我是沒有辦法的了。」周拔聽了父親的話,不僅沒有感動,反而咆哮著大言不慚的說:「我是天上下凡的文昌星,我是一個大貴子,像你這樣一個草包的土老兒,還有資格做我父親嗎?我不是你生的,你沒有資格做我的父親。」他那素來容忍的父親,受了兒子這樣的侮辱,竟也氣得當場昏暈過去,經延醫急救,才把他的父親救醒過來。

 

這天夜裏,周拔被攝至冥府。冥王對他說:「你現在雖具人形,可是你平日太忤逆父母,因此阿賴耶識中種下了很多畜生的種子,徒有人的軀殼,卻是畜生的心,日後心田中畜生的種子結出果來,你就要失去人身,墮落為畜生。」

 

周拔聽了冥王的話,很不服氣,居然侃侃答辯說:「我平日對待父母,只是據理直言,怎能算是忤逆不孝呢?況且我是一個絕頂聰明的才子,怎麼會墮落為愚蠢的畜生呢?冥王!你的一番話,還不能使我折服。」

 

這一位冥王,並不似一般世人想像中面目極為兇惡的閻羅王。聽了周拔傲慢的答辯,並沒有發怒,還是很和善的繼續解釋說:「你現生聰明,是人所共知的事實,這是因為你前生有善行,所以今生聰明。可惜你今生沒有好好地保持善良的種子,反而恣意的狂妄、驕慢、暴躁、忤逆等種種惡劣的現行,薰習成染汙的畜生種子,把原來善良的種子,摧殘殆盡,你將要失去人身,墮落畜生,勢所必然。你狂妄到旁若無人,目空一切,那麼你的報應,將墮落為驢,給人遮除兩目,推磨受鞭。」

 

周拔聽了冥王以上進一步的說明,頗覺大有道理,深知惡報難逃,大起恐慌,驚惶而醒。當天就得了急病,牙關緊閉,喉間發出驢鳴,延請名醫會診,都不能斷定是什麼病,發病不到兩天,就在嗚嗚的驢鳴聲中一命嗚呼。(取材自暗室燈)

 

13  逆媳地滅

 

清代嘉慶二十三年,江蘇省無錫縣北鄉曹溪里,有王姓的兒媳,是一個潑辣兇悍的逆婦,平日懶於操作家事,一切煮飯洗衣,乃至打掃等雜務、都要老態龍鍾的婆婆動手。可是婆婆年老力衰,對於家事的操作,當然不能做得理想,或是房屋打掃得不夠整潔,或是菜肴烹調得不夠味兒,因此時常遭受逆媳的惡言咒罵。

 

那逆媳的丈夫,亦即婆婆的兒子,是一個懦弱無能的人,坐視妻子忤逆自己的母親,不敢加以勸導,更談不上管教。鄰居的人,有時看不順眼,偶而從旁勸解,總無法遏制逆媳的惡性,至於婆婆本人,為了愛護孫兒,竟甘受逆媳的淩辱,逆來順受,日子一久,逆媳益發肆無忌憚。

 

有一天,婆婆帶著孫兒玩,不知怎的,孫兒跌了一交,跌破了頭。逆媳認為是婆婆太不小心,以致跌傷了自己的兒子,竟對婆婆破口大罵。正在咒罵得兇狠,使婆婆痛心萬分的時候,忽然烏雲四布,大雨傾盆,不一會兒,房屋內外,都積滿了水,逆媳兩腳踏在泥地上,因泥地被洪水沖得很鬆,逆媳竟陷入泥土中,越陷越深,她不禁驚慌起來,急忙大呼:「婆婆救我!婆婆救我!」婆婆看到媳婦陷入危急狀態中,雖已忘了平日的怨恨,很想救她,但在狂風暴雨中,束手無策,逆媳身體的大部分,都已陷入地下深泥中了,放聲痛哭起來,可是哭也無用,不到一小時,全身滅入地中。

 

狂風暴雨過後,鄰居們把逆媳從泥地中挖掘起來,已經窒息斃命。這樣的慘死,好像是被活埋一樣,遠近的人,看到逆媳死得如此的奇,都說顯然是忤逆的現身惡報。當時有人作了一首詩說:

 

「大地難容忤逆人,一朝地滅盡傳聞。婆婆叫盡終無用,何不平日讓幾分!」(取材自萬善之元)

 

14  老婦冤魂控逆子

 

朱偉度先生在山東省平縣做官的時候,公正廉明,頗有政績。有一天,鄉間發生了一件老婦自殺的命案,他偕同法醫前往驗屍。

 

那時正是嚴寒的冬季,朔風怒號,天空中飄舞著柳絮般的雪花,大地也籠罩著白皚皚的一片雪,變成銀色的世界了。朱先生坐著八人抬的大轎,後面跟著的小轎,則是法醫及隨員等,兩邊還有差役侍衛,一路上浩浩蕩蕩,使寂靜的雪地上,平添了一番熱鬧。

 

他們一行到了鄉間,經法醫詳細檢驗老婦的屍體,無他殺的痕跡。朱先生並對老婦的兒媳及有關人等詳細訊問,也認為沒有被人謀殺的可疑,斷定老婦確係服毒自殺身死,才將屍體交老婦家屬具領埋葬。他們驗屍完畢,回到官署,已是萬家燈火,黃昏時分。

 

朱先生素有氣喘宿疾,這次冒了大風大雪,到鄉間去驗屍,饑寒了大半天,疲乏已極,所以回到官府時,已經累得氣息奄奄,面無人色。朱太太知道他受了涼,就煮一碗姜湯給他喝,哪知朱先生喝了幾口姜湯以後,忽然大吐,把胃中的飲食也吐出來,噴到朱太太的臉上。朱先生吐過以後,精神已恢復常態,可是他的太太不知什麼原因,竟昏倒在地上。

 

昏迷中的朱太太,口中發出囈語。說也奇怪,朱太太說話的聲音,與平時不一樣,聽來是老婦說話的本地口音,瞪著眼睛說:「我的兒子忤逆不孝,不聽我的教訓,終日在外賭博,不問家事,使我氣憤之極,因而服毒自殺。遠勞青天大老爺親自赴鄉驗屍,感激之極,現在要請大老爺嚴辦我的逆子,否則我死不瞑目。」

 

朱先生一聽,是自殺的老婦說話,知道那位老婦的陰魂,已附在太太的身上,就擺出嚴肅的態度對她說:「你的兒子忤逆,固然應當嚴辦,可是這裏是衙署重地,你怎麼膽敢到這裏來?」

 

老婦說:「我的兒子忤逆,使我氣憤自殺,抱憾無窮,要向大老爺申理。剛才大老爺在屍場時,我鑽進老爺的轎中,當時老爺全身發冷,我乘隙進入老爺口中,由口中鑽入腹內。老爺喝了半碗姜湯,我熱不可耐,才從喉間沖出,不料沖到太太的臉上,特附在太太的身上,向大老爺申理。」

 

素有青天大老爺之稱的朱先生,聽了老婦一番話,不禁大怒道:「你膽敢混進莊嚴的衙署,還纏繞我的太太,真是豈有此理!」接著呼喚差役道:「速取杖來,打她幾下,教訓教訓這個沒有禮貌的死老太婆!」

 

朱太太驚惶恐怖的叩頭說:「我馬上離開,我馬上離開,但求老爺懲治我的逆子!」

 

朱先生說:「你的兒子忤逆,固然可惡,可是你是自殺的,你的兒子不犯殺母之罪,我也沒有辦法判他死罪呀!」

 

老婦說:「我也不希望辦我兒子死罪,只希望杖他一百下,警誡警誡他就可以了。我要出去,恐怕給門神留難,請求老爺派人點了香帶我出去,我才能出門。

 

朱先生派人點了香,帶領老婦的陰魂出門,朱太太就清醒過來了。

 

第二天,朱先生派警把老婦的兒子拘來,打了一百杖,以懲不孝。當地的人,都認為這案辦得很公平。(取材自庸庵筆記)

 

15  巨蛇猛咬逆媳心

 

沈老太太是一位慈祥的老婦人,雖已雞皮鶴發,可是精神很健旺,常常喜歡與人講述她生平所見所聞的故事。講起來總是娓娓動人,每使聽者樂而忘倦。最難得的就是,她講的故事,常含有勸善懲惡的因果意義,不僅使人聽了精神快樂,還能發生很大的感化作用。下面一件就是沈老太太常常向人津津樂道的故事:

 

很久以前,高川地方有一個乞丐,原來在鄉間有一簡陋的茅屋,自從某年高川發生水災以後,他那一所聊蔽風雨的茅屋給無情的洪水沖走了。從此他才成為無家可歸的乞丐,只得帶著七十多歲的老母,不到三十歲的嬌妻,在一座破廟中住下來。

 

這是一座供奉土地神的神廟,地方很小。由於連年天災,當地的民眾,衣食也很難維持,誰也沒有餘錢捐款修廟,原來住的廟祝,早因無法生活而離開。在乞丐一家沒有住進去以前,久已空無一人,屋內到處結滿蛛網,屋頂上處處都是漏洞。可是在乞丐一家看來,災後找到容身的歸宿,也覺得之不易,雖然說不上滿足,倒也並沒有什麼怨尤。

 

乞丐雖然貧窮得三餐不繼,可是侍奉母親,卻很孝順。他除了行乞以外,就是撿拾麥穗。當農人在割麥季節,把一捆一捆在田中割取的麥,挑回家中時,常有許多麥穗掉在道路上。所以乞丐每天撿拾道路上的麥穗,常能滿載而歸。

 

有一天,乞丐整天放棄行乞,專在道路上拾取農夫們漏掉的麥穗。辛苦了整日,拾到麥粒一鬥餘,帶往家中。他的老母和妻子,看到他帶了一大鬥麥回來,有如久旱逢甘霖,都快樂得眉飛色舞,希望能痛快地吃一頓美好的麵食。乞丐囑妻子把麥磨成麵粉,並且還特別吩咐要把好的麵粉製成餅,供養母親。

 

哪知乞丐雖是一個孝子,而乞丐的妻,竟是心黑手辣的逆婦。她對於丈夫的囑咐,表面上是唯唯應諾,暗裏卻違背丈夫的意旨,反把好的麵粉藏著自己做餅吃,用粗的麵粉,摻和污水制餅,給婆婆吃。乞丐的母親吃了餅,滋味不好受,以致引起嘔吐腹痛。

 

這天晚上,風雨交作,在那一座小小的破廟中,黑漆漆的一團,忽然聽到乞丐的妻號啕大哭起來。乞丐點燃了燈,起身一看,發現一條巨蛇鑽入他妻子的胸中,把他妻子的心臟咬了一個大洞,鮮血直流,一霎那間,逆婦竟一命嗚呼了。

 

小廟附近的居民,都知道了這件怪事,一傳十,十傳百的,遠地的人,也絡繹不絕的到小廟去觀看。沈太太當時也曾前往看熱鬧,親眼看到蛇尾垂在逆媳的胸間,有二尺多長呢!(取材自閱微草堂筆記)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