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禪畫研究的回顧
吳永猛
23/11/2016 07:25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提 要:
  明心瞑想是印度人對人生的思量。見性尊生是中國人對生命的虔敬。禪宗主張明心見性,是中印文化孕育出來的奇葩。事實上,禪宗是中國式的佛教宗派,其禪理直接了當,道在平常。悟道者體會到天地同根,萬物一體,體用一原,顯微無間、過著自由自在的灑脫生活,日日是好日。但在那萬里長空,如何假一朝風月,指出真如本性,而有形形色色的教育方法,亦展示出千變萬化的方便法門。後世好事者,就其顯示過的方法與法門加以研究,而有禪詩、禪畫、禪寺庭園、禪的管理、茶藝等等論著問世,琳琅滿目,不勝枚舉。

  本文將就禪畫的研究作一回顧,分別介紹:
  1禪畫的緣起
  2禪畫的發展
  3禪畫研究的近況
  4結語
  禪畫是修禪者,用筆墨表達禪理的繪畫。禪畫貴乎創造,推陳出新,生生不息,不落第二義諦。後世的文人畫、水墨畫、寫意畫、乃至抽象畫等雖受禪畫的影響,提升了意境,但已非禪畫的本質。盼時下能引發潛德幽光,薪傳智慧的火炬,重新創造出絢麗燦爛的現代禪畫,活活潑潑地透過繪畫藝術,直指明心見性的禪理。

一、前言

  涅槃何處有,雲在青山,月在天。萬里長空,一朝風月。燈光一體。浪濤如如。禪家對宇宙與人生,描述得那麼自在愉快灑脫自如,當有他思想磅的源頭。

  禪宗是東方文化的奇葩,綜合了中國的儒家、道家,和印度的佛家之精華。儒家以誠心達成聖人,道家以煉心達成真人,佛家即以明心見性成佛。禪家天真活潑,既熬得著寂寞又承得起熱鬧,創下了承先啟後的語錄,留下了不少雅俗共賞的公案。再說,禪宗是中國式的佛教宗派,亦代表了中國農業社會登峰造極的文化成就。

  禪宗相傳在六世紀初,由南印度的菩提達摩(Bodhidharma)(注1)傳到中國,即肇始於中國南北朝時代,到八、九世紀大盛。唐宋以來中國本身禪宗大師輩出,南北分宗,尤其是慧能所傳的南宗殊勝,能積能消,最為上乘。南宗衍派繁盛,有五家二派之多。各家各派傳道弘法,方法善巧,各顯神通,代代相傳,息息相因,雖是標榜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但後世的禪宗文字書籍之多,傳法派系之眾,且歎為觀止。

  禪宗帶動了中國文藝創作,不論文學詩歌,美術繪畫,庭園建築,雕塑美工,乃至茶藝等等,皆別出風格。後來文人雅士對禪宗這種風格無不心嚮往之。其中禪畫就是一大特色,這是善用毛筆為書畫工具的中國人隨心應手的最大成就。

  禪畫,簡而言之是修禪者,用筆墨表達禪理的繪畫。原本是禪師接引學人的方法與手法,後來影響到文人畫、水墨畫之創作。禪畫之發展乃禪宗發展之繪影,盛行于中國唐宋時代,迨至明清時代即感式微。傳到日本之後,近世日本大加發揚,現在已擴展到歐美,已成為世界美術史上的一專有名詞。

  本文將就禪畫的研究作一回顧,分別在底下將介紹幾個單元:

  1、禪畫的緣起:就禪宗思想的發展,說明禪畫應運而生的因緣。
  2、禪畫的發展:就現存禪宗公案、語錄,以及禪畫取材,歷代禪師與畫家所遺留下來的禪畫業績,分中國與日本兩大部份,說明其發展的梗概。
  3、禪畫研究的近況:主要是介紹現代人對禪畫研究的成績,分別收集中外文獻目錄列出:(1)我國的禪畫研究,以臺灣地區為主;(2)日本的禪畫研究,並包括有英文資料;(3)現代禪畫展的情況。

  最後結語,為禪畫的來龍去脈說幾句語。希望現代人能引發潛德幽光,為現代人繪出屬於這一時代的禪畫,集東西方文化之精華,創造出現代的新禪畫。在今天科技競賽到了爆炸性的世界,不要太迷戀物質,提醒人們不要忘了大自然的培育,反省本來面目,提高自己生活的素質,讓這千年來人類文化的奇葩,絢麗燦爛的花朵,永遠開放下去。

二、禪畫的緣起

  禪那(dhyana)的思想淵源於古代印度,所謂瞑想宇宙的智慧,乃至瑜伽(coma)精神集中的方法。中國道家亦有坐忘的瞑想。至於佛教的禪宗起淵,通常依據大梵天問佛決疑經,言及釋迦世尊拈華示眾,頭陀摩訶迦葉破顏微笑,世尊曰:我有正眼法藏,涅盤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今方付屬摩訶迦葉(注2)。因此迦葉成為印度禪宗的始祖,後來代代相繼,數至菩提達摩算是第二十八世。

  在中國禪宗史上,在南北朝時代,梁武帝時,傳說菩提達摩來到中國傳法。因此中國禪宗以菩提達摩(?--西元五二八年)為初祖,慧可為二祖,僧璨為三祖,道信為四祖,弘忍為五祖,慧能為六祖。之後宗派林立,枝葉茂盛,中國禪成為主流,乃東方文化的奇葩。

  中國禪之花枝招展,南北分宗算是最大特色。由於五祖弘忍居住黃梅東山,欲傳法脈,命門下眾弟子各述一偈,以見高低,其中神秀與慧能各呈一偈,以慧能最為上乘而得衣缽成為六祖。因此亦導至南北分宗。

  北宗以神秀(六六?--七六)所傳,盛行于長安洛陽凡百餘年之久,乃屬都市佛教,從義理分析,主漸修,以壁觀打坐為法。北宗禪依據起信論的離念說,所言覺者,謂心體離念。離念是離卻妄念。北宗主張階段的修行漸悟,從分別意識的種種念頭,止息,離念,方法猶如把明鏡的塵埃拂去。神秀在其大乘無生方便門中認為離念是佛的本質,因而有菩提樹的偈頌曰: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北宗主張用瞑想之法,拂去煩惱塵,直觀清淨心,而通達大乘經典之真理。

  南宗以慧能(六三八--七一三)所傳,盛行於江南,法流繁衍,門下五家二派延綿不絕,乃山林佛教,以自然造化,道在平常,主頓悟。慧能因不受文字經典所障的莊稼漢,從人生體驗實踐而悟道。慧能的弟子神會(六七--七六二)認為無住之心有本知主張無念說。南宗禪貴在能消化,從禪定走向覺悟,本身亦由認識論的般若波羅密之意思而趨於神秘的實體。來自金剛般若經維摩經菩薩行品,從無所住處,定慧相應,明見佛性,推心到無住處,不囿於任何外物,以無所住著的心靈自由活動,即是用處。如燈是光之體,光是燈之用,燈與光為一。這與北宗的離念不同。故慧能悟金剛經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有偈曰:菩提本無樹,明鏡亦無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傳為千古佳話。

  中國的哲學思想,其理論、系統、秩序,經長久累積既深且厚。佛教大乘經典自二世紀末至四、五世紀期間,陸續自印度傳來,終於亦有三藏十二部浩如瀚海之歎!到了唐代安史之亂,社會門閥貴族為中心的文化漸被淘汰,民間生活面的大眾文化普遍被接受。應時代背景之影響,佛教為重生新機,走回生活面,正好慧能之後的禪宗打破此一僵局,從無理之理,無系統之系統,無秩序之秩序,諸如呵佛罵祖,大死一番,不立文字,而後即心是佛,無心是道,死裡回生。無心,簡要言之即是無分別心,即分別而不起分別心,故能容一切法。從見山是山,到見山不是山,終於見山仍是山。重理出禪宗的一套教育方法,一新面目。多少文人雅士,對禪宗之迴光返照,莫明其妙,其真圓融之可行性,尤其是對慧能之能積能消,自然頓悟,心嚮往之。中國道家以來之灑脫逍遙,與禪宗一拍即合,玩索欣賞,回味無窮。因此生活得天真活潑,文學藝術之創作,境界為之一振。儒家亦產生宋明理學,發揮活力,乃受禪宗的影響。

  中國禪宗實踐的旨趣,從天臺圓頓,轉到大乘起信論的一行三昧,直入金剛般若經。亟如六祖壇經所說的一行三昧者,於一切處行住坐臥,常行一直心是也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如來清淨禪,真如三昧、金剛三昧、一行三昧,乃宗密所謂的最上乘禪。(注3)一般人們希望長生不老,喜歡探究超人間的消遙自在,修禪能達到此功能。只是每一個人根器不同,修禪的成果功夫等第亦不同,亦就是禪的境界各不相同,如何把握這一念心,往往三歲小孩說得,八十歲老翁做不得。本來道在平常,就是那麼容易,隨手拈來。再說: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以心印心,不立文字,不加修辭。可是到頭來又要用語言文字、手勢、繪畫、動作、表情等等去表示,當指月之的手段呢!

  從中國的禪宗發展史看來,初期修禪者以心印心,不必假借任何手段。之後,累積了修禪悟道者形形色色的表現,對悟道境界的描寫,有問答、詩偈、文字繪畫等等的手段。因此,演成後來的公案”“語錄禪詩禪畫等。

  禪畫是中國禪宗的一大特色。是修禪者用筆墨表達禪道的繪畫,亦激發了唐宋以來中國繪畫的新紀元。因而明末莫是龍、董其昌把中國山水畫風亦分南北宗。(注4)北宗著色鉤斫,南宗水墨渲染。中國畫論,亦有文人畫(士人氣)與非文人畫(工匠氣)之分。(注5)這雖是是非非,莫衷一是,但總結是受禪宗南北分宗的影響。同時把水墨渲染法,披麻皺,遺貌取神的文人畫,視為神品(注6)皆比喻為禪宗南宗的慧能。把著色鉤斫,斧劈皺,貌像無神的工匠畫皆比喻為禪宗北宗的神秀。換言之,境界高的都歸慧能,境界低的都歸神秀。這無非是明末以降的偏見。但這種論調影響中國畫壇甚巨。

  綜合上述,禪那是一種靜思、直觀、對寂境三昧的體驗,是一種禪定修習的方法。禪宗才是佛教思想的派別。禪宗是中國式的大乘佛教。為表示禪宗之正傳法系,依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傳自釋迦世尊,代代相傳,在中國發揚光大。因而中國方面的高僧傳傳燈錄皆厘訂祖師法系,歷歷可數。

  禪僧為修道印證,表現禪機,常以簡略筆法,畫圓、畫畫,演成一系列的禪畫。禪畫不在說明形象描寫,而在說明佛教理論,把握實相,描寫真實之直觀,超越自然表面的形象之美,描述物我一如,物件是內在深入無心的境界,捉摸人類精神內在的根元。

三、禪畫的發展

  中國禪宗起源於六世紀初期,至八世紀以後大為興盛,尤其慧能所傳的南宗殊勝。南宗衍派繁盛,有五家:臨濟、溈仰、曹洞、雲門、法眼,及二派:楊岐、黃龍,共稱七宗之多。各家各派教育方法,方便善巧,各顯神通。禪者為接引學人,或表示自己的見地,或相互勘驗,用直接直示的方便法,多方發展有棒打、喝罵、瞬目、揚眉、樹指吐舌、說無義語、寫怪字、畫怪畫、畫圖等,無不用其極。這些皆不以言取義,有的是反語、暗示,有的是用說話,有的是用符號,有的是用動作,因表達方式不同,而演成各宗各派的風格。

  用畫圓法的是仰山慧寂,如人天眼目(注7):圓作之作,始于南陽忠國師,以授侍者囗源,源承讖記傳於仰山,遂目為溈仰宗風

  仰山親於耽源源處,受九十七種圓相。後於溈山處,因此相頓悟。後有語雲:諸佛密印豈容言乎。又曰:我於耽源處得體,溈山處得用,謂之父子投機。故有此圓相,勘辨端的。或畫此相,乃縱意。或畫相,乃奪意。或畫相,乃肯意。或畫相,乃許他人相見意。或畫相。或點破。或畫破。或擲卻。或托起。皆是時節因緣。才有圓相。便有賓主、生殺、縱奪、機關、眼目、隱顯、權實,乃是入廛垂手,或間暇師資辨難,互換機鋒,只貴當人大用現前矣!

  洞山立五位君臣,曹山本寂(西元八四--九一年)作五位君臣圖為:囗囗囗囗。荷澤派下的圭峰宗密(七八--八四一)亦有圓相多種,以表示真如,以囗表示阿黎識。(注8)畫各種各樣的圓,亦算是初期禪師們表達心意的禪畫了。雖然禪家用不同的符號,用不同的動作,為時一久,這些符號與動作,亦成了秘密公開的隱語。現存的牧牛圖頌十二章濫觴於洞山良價六世的法孫清居皓升禪師,約北宋仁宗皇佑二年(西元一年)前後。十牛圖頌,作者廓庵師遠,約南宋高宗紹興二十年(西元一一五年)左右。牧牛十章,作者普明,約北宋中期至南宋初期。總之,十牛圖描述修法的十個階段,北宋中期至南宋初期,牧牛圖大盛。大體上有曹洞的牧牛圖,臨濟的十牛圖,教禪一致的白牛圖。(注9

  禪那,誠如臨濟錄所形容的:活潑潑地、昭昭靈靈地、孤明歷歷地。禪宗的語錄是片斷的日常對話,是繼續中國傳統人文思想典範論語的發揮,亦影響到宋代以後儒家語錄與思維。由此可知禪語錄是中國文化上承先啟後的文體。禪畫是從表現轉借表現的方式,所以很得中國文人的心意。

  後世對禪門公案,以及語錄(如臨濟錄、雲門錄、趙州錄、碧岩錄),這種禪趣盎然的體材,用繪畫表現出來,有者認真參究道源,有者遊戲人生,因各人遭遇不同,表達的層次亦不一。

  就現存的中國禪畫,屬於主流的名作,按時代先後可例舉如下:(注10
  唐末:禪月大師(--九一三)的十六羅漢
  五代:石恪(十世紀中葉)的二祖調心圖
  南宋:梁楷(十三世紀初)的六祖截竹圖、布袋、出山釋迦圖、雪景山水圖玉澗(十三世紀中葉)的瀟湘八景牧溪(十三世紀中葉)的柿栗圖、觀音猿鶴圖、瀟湘八景圖、老松叭叭鳥圖元代:日觀(十三世紀後期)的萄葡圖因陀羅(十四世紀後期)的寒山拾得圖、布袋圖、五祖再來圖

  明末清初:石濤之一筆劃放筆直掃,以僧家純化之筆寫心中之思量,移性于水山之間。石濤綜其大成,傳世之作良多,並撰有苦瓜和尚畫語錄十八篇,後世對其評價甚高。長石濤十五歲的八大山人,淋漓奇古,空靈尤佳。屬於周圍旁系的如下:宋之李唐(十二世紀前葉)、夏(十二世紀末)、馬遠(十三世紀初),元之顏輝、高然暉等的水墨畫,內含五彩,契合禪理。(水墨畫之破墨早在唐代王維之創,潑畫亦由王墨之始)

  後世習禪人,常在畫室焚香瞑想,正身端坐,意沉丹田,悠然研墨,澹泊寧靜,面對白紙,如行雲流水,揮毫自如,寫出自性面目,企求畫出永恆的生命屬於自我的作品來。體材自佛畫(佛像:釋迦、觀音、羅漢、祖師、達磨、淨土、極樂等)轉移到山水、花鳥、走獸、果實等,自由表現,把握真理,一氣呵成,無礙自在。

  禪畫本是禪師所畫。但後來在家居士,雖居於市井,只要無造作,無是非,無取捨,無斷,無凡無聖的平常心,在行住坐臥之間亦能應機接物。以唐代的在家居士龐蘊(?--八一五)為榜樣。龐居士歌詠神通並妙用,運水與搬柴(注11),受教于馬祖,本六祖慧能之風範,以日常生活,亦能表現宇宙之神秘。這又為大眾開出一條方便之路。

  禪者本要求過著一種孤獨的生活,乃至斷絕和家庭與社會的來往。到真正悟道之後,才再面對社會,現得自然活潑。但現實的社會,不能達到自我嚴格的瞑想之實踐,人們相反地要求禪的通俗化,只好依樣畫壺蘆了。文人畫的趨向在此一情面的亦不少。清代以降由於禪宗式微,禪人減少,相對的禪畫亦不多了。

  日本的禪畫發展,亦隨禪宗自中國東傳而開始,日本從倉時代開始,經室町、桃山時代已盛行,江戶時代最盛。如默庵、可翁、良全、梵芳(十四世紀)、雪舟(十五世紀)、相阿彌、單庵、雪村、等伯(十六世紀)、宮本二天(十七世紀)、白隱(十八世紀)等代表者。(注12)以仿照中國前期禪畫的筆法,寫下不少作品傳世。

  日本盛行公案禪、打坐禪,無論在繪畫、書法、文學、俳句、能樂、建築、造園、茶道、花道等都受禪宗的影響。因而日本保留下來禪文化的遺產。近代鈴木大拙致力禪學英譯介紹給西洋人,功德無量。因而禪畫Zenga)或(ZenPainting)一詞已成為世界美術的一環。近年來日本方面對禪畫之研究,著作良多,將激起現代禪畫重放光芒的展望。208頁日本學者把禪列有七性格:無法、無雜、無位、無心、無底、無礙、無動。再列出禪藝術的性格有七點:不均齊、簡素、枯高、自然、幽玄、脫俗、靜寂。(注13)又日本式的禪畫妙味,以自己獨特筆力,有其特質:(注14┌1。質素──┐┌形而下┤2。略筆法││└3。自我表達禪畫的特質┤├永生自己表現品之制好還是突破一切人為的形式,而抓住人為形式背後的活東西,返回大自然,還我本來面目。(注15

  學術研究當然要分門別類,探討剖析,重方法邏輯,這是理所當然。但可知道,禪宗可貴在於單刀直入,目的要學人悟道,弘法利生。禪畫只是畫龍點睛的手法,如果知解文字愈精,去道將愈遠呢!

  日本禪宗禮拜供養祖師高僧的肖像畫,因而促進了肖像畫之發展,亦一特色。禪宗在民間很普及,禪畫簡略筆法很盛行,畫出道釋圖不少,其中達磨的畫像取材最廣色樣最多,已成日本禪畫的風格了。

四、禪畫研究的近況

  本世紀經過二次世界大戰的洗禮,戰後一片感傷。人類憫心深思,想從東方人文思想找出路。而東方日本戰敗之痛,不少有志之士在尋找永久和平的原泉時,終於找到佛教的領域來。對孤寂無望的人,能激發他生命火花的禪宗,此時格外受人嚮往。禪文化亦因而成了此一時代的顯學。藝術是沒有國界的,最能溝通心靈共鳴,因而禪畫之研究,在近代以來日本算是最有成績,我國近年亦有不少著作,茲列舉有關文獻介紹如下:

  1、現代我國的禪畫研究
  山水畫裡的禪家思想虞君質新亞書院學術年刊(八),頁一九五--二一九,民國五五年九月。又登載美術學報(一),頁四三--七,民國五五年十月。
  禪與詩畫邢光祖華岡佛學學報第一卷第一期民國五十七年八月。

  禪畫十牛圖吳永猛華學月刊第一一期民國六十九年五月。
  禪畫、十牛圖吳武德海德出版公司民國六十九年專書一四頁。
  禪畫在中國的發展及其前途山獅子吼第二十卷四期民國七十年四月近年以來明複法師研究禪畫論文良多。

  禪與繪畫藝術鈴木大拙著劉大悲譯收入禪與藝術天華出版事業公司印行民國七十一年九月。

  禪畫陳清香中華百科全書第九冊中國文化大學出版部民國七十二年三月。

  現代佛教藝術特展--清涼藝展十周年紀念專輯(清涼月第十八期,靈山雲門學園編,民國七十二年五月)刊有釋曉雲:禪畫與佛畫、禪話禪畫、山水畫與禪畫之發展
  孫旗:禪境與禪畫邢福泉:論現代禪畫。
  為新禪畫催生楚戈中央日報晨鐘民國七十二年五月。
  禪詩與禪畫聖嚴法師人生第八期民國七十二年十一月。

  2、現代日本的禪畫研究(包括西洋部份)
  (1)專書部分
  十牛圖柴山全慶著東京弘文堂書房昭和十六年(二九四一)。
  禪畫入門大塚洞外著東京鴻盟社昭和三十六年四月。
  禪畫----畫を通して見ゐ禪とその歷史----ブヲツシュタルト東京二玄社一九六二年五月出版,三一頁,一七七圖。

  禪と美術久松真一思文閣(一九七六年)昭和五十一年其中有禪的繪畫。
  英文著作,亦以日文為取材,故禪畫亦用日語發音為Zenga或半個日語半個英語為Zen Painting
  ZengaZen Malereiby BraschKurtPublDeutscheGesellschaft fur Naturund Volkerkunde OstasiensTokyo1961B5192108ZenOriental Artby MunsterbergHugoPublCETuttle Co。,RutlandVermontTokyo1965158頁,53圖。What is a Zen Paintingby BriessenFritzVanThe Transaction of the Asiatic Society of Japan III91966.5P103124Zen Painting ET Calligraphyby Jan FonteinMoneyLHickmanMuseum of Fine ArtsBoston1970173頁。
  禪畫の描法特集水墨畫季刊第一期日貿出版社一九七九年四版。
  十牛圖大森曹玄文關精拙畫柏樹社昭和五十八年。

  (2)論文部分
  日本禪畫論文良多,底下所列取材錄自日本東洋古美術文獻目錄,頁六八、一三三,東京國立文化財研究所美術部,美術研究所編,東京中央公論美術出版,一九七七年四版。並有關日本禪畫展カタログ序文,以及散見畫刊雜誌中著:
  中國の禪と書畫神田喜一郎。禪と書畫福囗俊翁以上二文收入禪と文化講座第5冊西穀啟治編東京築摩書房一九六八年。

  禪畫とは何か淡川康一國際文化(一七六),1969。禪畫の特質とその背景となゐもの古田紹欽大法輪(三一之一一),1964
  禪の美術----水墨畫にっぃて----北川桃雄大法輪(二之五)。
  禪の繪畫とは何か植田壽藏佛教藝術(五五),1964
  禪宗と繪畫高崎富士彥Museum(二一)禪宗畫の本質菅沼貞三史學(三之四)
  畫禪一味と詩禪一味近藤春雄南畫監賞(一一之三)禪畫の本質久松真一佛教藝術(二六)禪畫の終著囗望月信成禪文化(四)禪畫の特質とその背景となゐもの上、下古田紹欽大法輪(三一之一一、一二)
  禪畫と抽象繪畫----特にィヴケヲィンとの對比に于ぃて--長穀部好一禪文化(三--三一)
  研究のしるベ禪畫にっぃて上、下竹內尚次國博ニュ----ス(二○○--二一)
  近世禪林の繪畫----一絲文守を主として竹內尚次Museum166)。
  達磨像にっぃて柳宗悅心(一四之一一)
  達磨畫贊のはなし柴山全慶禪文化(七)
  畫題解說禪機圖、禪門祖師圖、豐幹、寒山、拾得、布袋鈴木敬三彩(七一--七二)

  寒山拾得圖戶田禎佑國華(九一九),196810
  寒山拾得圖金澤弘古美術(二七),1969
9
  十牛圖頌にみる禪の藝術觀望月信成日本美術工藝(三三二)

  牧牛にっぃて柴野恭堂禪學研究(三七)
  十牛圖鈔1--10仁木正惠大乘(一六之五、七至一七之二、四)
  十牛私解1--9本宗俊茶道月報(四三八--四四八)
  禪會、文會、水陸畫論穀信一Museum(一六六),19651
  日本の禪とその繪畫的表現ヴィクトルグリ--スマィェル墨美(一二),
1960
  禪畫クトルブヲツシュ三彩(九五)

  日本禪畫の成立とその精神ロ--ゼ。ヘンペル墨美(一二),1960
  禪畫に見る圓相の畫クトルブヲツシュ禪文化(二一)

  禪畫[江戶時代に於ける禪僧の繪畫]クトルブヲツシュ囗春(九一)
  水墨畫と禪畫12クトルブヲツシュ大法輪(三之九、一
  歐洲禪畫展クトルブヲツシュ墨美(一二),1960
  スィスにぉける日本禪畫展の感想ハィンッブヲツシュ墨美(一二),
1960
  Characteristicsof Japan Zenga during the 17th18thand 19th centuriesby AwakawaKoichiKBS Bulletin 49
1961
  Zen and The Art of Paintingin Zen and JapaneseCultureby DTSuzukiBollingen Series LXIVPantheon BooksNew York1959


  (3)現代禪畫展
  以淡泊飄逸的文人畫、水墨畫、乃至有西洋畫素材的畫展,不勝枚舉,此地無法收錄介紹。本文僅以佛教禪宗思想為主旨,標示有禪畫字樣的才羅列:

  近年以標示禪畫展的有;曉雲法師禪畫展在太極藝廊(民國七十二年六月)又民國六十三年起一年一度的清涼藝展亦以佛教繪畫為主;吳永猛濟寬禪趣展在華岡博物館(民國六十九年四月);韓國石鼎禪師禪畫展在臺北市力霸大樓新生畫廊(民國七十二年八月)。

  韓國在一九八一年四月,分別在漢城與釜山,由國際佛教文化交流大會推進委員會主辦第一次國際佛教文化交流禪墨展,邀請中日韓人士參加展出。

  而以宣導禪畫名詞之先的日本,早在一九六年就有大規模的日本禪畫展歐洲禪畫展。近年的個展亦不少。

五、結 語

  禪宗是一重實踐的中國式佛教,是東方中國與印度兩大文化融合而新生的奇葩,可說是全人類文化最高層次的精華。禪之真性則不垢不淨,凡聖無差,元無煩惱,本自具足,無漏智性,心心即佛。亦即開示迷途,以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禪家上乘者,一念真疑,一行三昧,萬法歸一,一者心也,若落第二念,知解愈精,去道愈遠。

  從上述各節,我們可見到中國唐宋文化之深厚,禪宗之盛行,光從禪畫之發展一節可以見其梗概。禪畫貴乎有創意,不是新瓶裝老酒,人云亦云,拾人餘唾。近世由於禪宗式微,修禪者少,禪畫相隨而衰,演變下來的水墨畫、破墨畫、潑墨畫、文人畫、寫意畫、乃至抽象畫等等,雖亦想寫心中丘壑,但已非禪畫之本質,去道遠矣!

  時代的巨輪,輾動著過去、現在、未來。但當我們即刻標示為現在那一刹那時,其實亦形過去,真正只有看到過去未來二者。故畫風因時空之不同,勉強亦只有二者。時下世界文明相互影響,東西文化交流頻仍,應就時空之需要,將用不同面目的畫面出現,或曰:現代畫,而禪理乃人類文化高度成就的奇葩,要使他重新開花,或別有改良品種出現,這端賴現代有情人的因緣了。

  總之,禪畫已成為歷史名詞。當今不分軒輊,不分你是我非,而落入我執,應本佛家之明心、道家之煉心、儒家之誠心,再集西方之文明,從體用上下雙回囗,交互影射,交撓提升,呈現出當今吾人之理想的美術,而不是醜術。在沒有新名詞出現之前,亦說一句,能創造出新禪畫的道路來,將重開本世紀憂鬱面的一條晨光吧!

  注解
  (注1)關口真大著:達磨大師の研究,頁四四五,春秋社刊,一九六九年。
  (注2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拈華品第二,續藏(中國佛教會影印版),第八十七冊,頁三百二十六。
  (注3)圭峰宗密(西元七八--八四一年),唐代中葉,華嚴與禪學家。他的禪源諸詮集部序(卷上之一)雲:頓悟自心本清淨,元無煩惱,無漏智性本自具足,此心即佛,畢竟無異,依此而修者,是最上乘禪。亦名如來清淨禪,亦名一行三昧,亦名真如三昧。他把禪分五種:外道禪、凡夫、小乘禪、大乘禪、最上乘禪。
  (注4)莫是龍繪說雲:禪家有南北二宗,唐時始分,畫之南北二宗,亦唐時始分也。董其昌畫禪室隨筆雲:禪家有南北二宗,唐時始分。畫之南北二宗,亦唐時分也,但其人非南北耳。二者認為:北宗山水著色、用鉤斫法;南宗山水不著色、用水墨渲染法。此說雖莫衷一是,但總受禪家影響。陳繼儒偃曝談餘亦雲:山水畫自唐始變古法,蓋有二宗,李思訓、王維是也

  (注5)沈顥畫塵的分宗篇雲:禪與畫俱有南北宗,分也同時,氣運複相敵也。南則王摩詰,栽構高秀出韻幽澹,為文人開山,……慧燈無盡。北則李思訓,風骨奇削,揮掃躁硬,為行家建幢,……日就孤禪,衣缽塵土。董其昌畫旨雲:文人畫自王右丞始
  (注6)王維山水訣雲:畫道之中,水墨為上。自唐代以來,文人卻用毛筆,當方便使用水墨,憑自己所好可信手塗畫,只求氣韻,寫胸中丘壑,不必像專業畫家,素描構勒,色彩深淺,透視清楚,種種規矩之約束。故世後文人對王維稱讚有嘉,認為是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原因亦在此。唐人朱景玄撰唐朝名畫記,分畫品為神、妙、逸、能四等,並把王維、李思訓列入神品和妙品之中。

  (注7)見人天眼目卷第四,大正藏(新文豐版)第四十八冊,頁三二一下--三二二上。

  (注8)釋印順著中國禪宗史,頁四一五,臺北慧日講堂,民國六十年初版。
  (注9)吳永猛禪畫十牛圖,華學月刊第一一期,頁三--三四,民國六十九年五月。
  (注10)久松真一著禪と美術,頁九--十,思文閣,一九七六年。
  (注11)柳田聖山著,吳汝鈞譯中國禪思想史,頁一一一,臺灣商務印書館,民國七十二年二版。
  (注12)同注十,頁十五。
  (注13)同注十,頁二三--三九。
  (注14)大塚洞山著禪畫入門,頁三,鴻盟社,一九六一年。
  (注15)鈴木大拙著禪與繪畫藝術。見劉大悲譯禪與藝術,頁一三--一四,天華出版,民國七十一年再版。

  華岡佛學學報第七期 1984.09出版


 

來源:www.jcedu.org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