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圓滿的解脫5
南無佛弟子輯
13/11/2019 07:37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六一、關鍵時刻 高人點化
——
鄢洪超往生記

鄢洪超,男,生於1947年冬月初六,往生於2006年七月十五凌晨。終年59歲,湖北天門市人。生前在湖北潛江澤口華航辦工作。

鄢洪超九歲喪父,母親體弱多病,因此而屢受世人輕視。16歲入伍當兵,六年後復原回家。2006年初發覺身體不適,經檢查為晚期肺癌。半年來電烤、化療,受盡了折磨。因果不昧,病魔無情。最後是全身擴散,萬般無奈,只能坐以待斃。

就在烏雲密佈的時候,接到了他最親密的戰友,蔣長生的來信。信中道出了人生的真諦,說:「幾個月前你們來看我,看到我病體殘肢,為我辛酸,為我落淚。短短幾個月,強壯的你就又遭受病痛的折磨。這就是無常。 」還告訴他:「人生唯一的出路,只有念佛,才能脫離六道輪回,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去成佛。我們也好在極樂世界團聚,否則我們將一別永別。」鄢洪超在極度恐懼、痛苦不安的時候,聽信了戰友的忠告,念佛求生極樂。

奇妙的是,念佛後疼痛減輕,甚至不痛。以前靠用嗎啡減輕痛苦,念佛後再沒用過。特別是他的戰友蔣長生往生後,留給他的無價珍寶——念佛佛珠。他見物思人,異常激動,更加精進念佛。直到往生時,他都一手拿著佛珠,一手拿著阿彌陀佛的像(小佛卡)。往生後,面色紅潤,全身柔軟,像活人一樣。

鄢洪超在他往生的前七天迫切要求皈依,師父賜法名佛歸。在他往生的前三天,其妻子在念佛時,忽然覺得有點昏沉。恍惚間看見鄢洪超,變成了一個很小很小的孩子,趴在阿彌陀佛的肩膀上。還看見很多佛、菩薩同蔣長生一起來接引鄢。鄢洪超並同他們一起坐在蓮花上,騰空而去。

在往生的前半個月(正是蔣往生的日子),鄢洪超自己看見菩薩為他蓋被子,從此腿就不像以前那樣怕冷了。還看到了好多佛菩薩,穿著非常華麗莊嚴的衣服來接引他。

鄢洪超能在二十五天內念佛,痛苦消失,安祥往生,他的家人非常感謝阿彌陀佛的救度。他兒子說: 「我的爸爸還是有福氣,在關鍵時刻有高人點化,一是免受了病痛的折磨。二是走了後那麼漂亮,爸爸能走的這麼好,對我們做後人的來說,就是最大的安慰了。否則我們確實難以面對,真沒想到念佛還真有這麼好,從今以後,我們都要全力支持媽媽念佛。」

南無阿彌陀佛!

鄭學松 記
2006
7

六二、啞口三月 終歸極樂
——
王秀兒老人往生記
 

王秀兒,女,78歲,湖北潛江總口農場三分場人,生前住潛江園林鎮。老人家一個單獨居住,經龐世珍老太太勸說,從2004年下半年開始到我們小組參加念佛。她不識字,但每逢初一、十五她都來聽講,平常就在家裏念佛,知道有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可以救度眾生。

20065月因患腦血栓癱瘓,811日上午630分往生。

王居士病後,蓮友們曾多次去探望,王居士的大女兒說,老人起病時就不能說話。在88日。我們一行五人又去探望,並告訴她: 「在不能言語的條件下,心中念佛,阿彌陀佛也一定會來接您的。您這樣活著好苦,您可以在心中求阿彌陀佛早點來接您。」她點點頭,表示聽懂了,接受了,我們都很歡喜。

王居士的兒女沒有一個念佛,特別是兒媳,不但不信,而且反感,還說了一些謗法的話。我們出來以後,蓮友們說: 「我們最好不要再來了,免得引起她兒媳謗法。我們回去以後,從現在開始,都求阿彌陀佛早點來接王居士。如果她往生了,我們就在自己家裏喊著她的名子為她助念。」

811日(三天后)上午九點鐘,王居士的兒子打電話給我,說媽媽走了,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告訴他怎麼怎麼辦。放下電話,我立即通知蓮友在家為王居士助念。

812日上午,王居士的兒子又打電話給我,問三天后去火化,怎麼弄法?我又告訴他怎麼怎麼弄法。放下電話後,我想既然這個兒子兩次打電話問這問那,說明這個兒子還是有孝心的,還是想按佛教儀規辦媽媽後事的,所以我就一個人去了。

王居士的二女兒對我說: 「來客中有人說往生的人身體應該是軟的,不知我媽媽怎樣?」另外一位說:「放在冰棺裏,即使是軟的也凍成硬棒棒了。」姐妹們說打開看一下吧,結果打開冰棺,王居士二女兒,用手提她媽媽的胳膊是軟的,手可以抬起到她自己的肩上。

接著我揭開蓋在她身上的黃布,一看她的臉,啊!完全不是我們8號所見的那副痛苦相。滿面皺紋全部消失,顯得豐滿光滑,帶紅光,面帶微笑,嘴唇就像畫妝過的一樣紅潤。這時我心中的一塊大石頭總算落了地,因為怕她因遇障緣而不能往生。這時在場的人看了後,都相信老人確實是往生了。

後來王居士的大女兒對我說: 「前些日子,大白天,我睜著眼睛看到一朵好漂亮的大蓮花,從我的床上空飄到媽媽的床上就消失了。」她的床跟她媽媽的床有兩米多距離,中間是用衣櫃隔開的。

王居士的二女兒告訴我說: 「11日天亮前,做了個夢,其實說夢也不是夢,簡直跟真的一樣。我看見媽媽穿一身白衣裳,很好看,顯得年輕、精神、健康、漂亮。我就問媽媽您不是病在床上的嗎?怎麼又這麼快好了呀?媽媽說:『我沒有病,我好了。』我又當著媽媽的面說,我該不是做夢吧?我媽媽說:『不是夢,是真的,我好了。』」

南無阿彌陀佛!

韓福俊  記錄
2006
818

六三、不疑不雜 現舍利花
——
周大潤老人往生記

周大潤,男,湖北潛江園林鎮人。往生時82歲。一生靠理髮為生,為人善良,樂於助人,深受鄰里及顧客的好評。

2001年經侄女周光英勸信念佛,侄女跟他講念佛的好處,講阿彌陀佛要救我們,到西方極樂世界去成佛的道理。儘管他文化水準有限,但他一聽就信,不懷疑,不夾雜,一句名號從不間斷。

周居士去年冬天感覺到背疼,還堅持在做事,沒有注意。今年五月病情加重,經檢查診斷為晚期肺癌。子女沒告訴他,在家邊治療,邊為人理髮。八月底,病情進一步惡化,身體非常虛弱,故臥床不起。但他仍然要子女為他打開念佛機,自己堅持念佛不斷。

九月中旬我們去看望他,告訴他: 「一定要堅持念佛,要萬緣放下,一定要依靠阿彌陀佛,跟著阿彌陀佛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他點頭接受。當我們把阿彌陀佛的接引聖像敬獻在他的面前時,他頓時法喜充滿,真是喜笑顏開。原本已經吐詞不清的人,這時清清楚楚的跟著我們念出了南無阿彌陀佛。他老伴和女兒異口同聲的說: 「好久沒見他這樣高興了。」當我們要走時,他用力雙手合十,笑眯眯地目送我們。

一個星期後,周大潤安祥往生了。得知消息後,我們馬上去念佛相送。八個小時淨身更衣時,全身柔軟。三十多度的高溫,沒有用冰棺,放了四天,仍舊相貌端莊,並且還越來越漂亮。身體柔軟猶如嬰兒之身,舞蹈演員之體。凡是看見的人都讚歎念佛不可思議。火化時,還燒出了白、黃、綠色的舍利花。(有照片為證)

周居士的往生度化了一大批人念佛。他的老伴早就皈依了道教,看到老頭子往生的這樣殊勝,自己也想到極樂世界去。當下就放下了原來固有的觀念,虔誠念佛,還要求皈依。還有他的大媳婦開始擔心,八個小時後穿不好衣服,還擔心天氣太熱,不用冰棺怕不保險。後來事實讓她心服口服,逢人就講: 「念佛太不可思議了。」還把好多親友喊來現場觀看。

出殯時,殯儀館的師傅看了也讚歎的說: 「這念佛人還真跟一般人不一樣,這麼熱的天氣一般人兩天就會臭,這念佛的人都四天了,不僅沒有氣味,還這麼柔軟漂亮,我的父親要是能念佛就好了。」

南無阿彌陀佛!

嚴子英 記錄
 2006
10

六四、公婆念佛 雙雙歸西
——
公公、婆婆兩位老人往生經過

我的婆婆董鳳明,九十歲。公公鄭裕明,九十四歲。今年在前後四十七天內,雙雙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情景壯觀,感人至深。為教化世人,勸信念佛,將我所之見聞,與之大眾共沾法喜。

我九七年學佛後,就勸公公、婆婆念佛,講一些念佛的道理和好處他們聽,他們很樂意接受念佛。九九年還皈依了三寶,成為三寶弟子。由於年紀太大了,他們只是斷斷續續地念佛。

今年919日的晚上,婆婆去世了。我及時趕到她身邊,打開念佛機,跟著念佛機大聲念南無阿彌陀佛。接著跟她開示說: 「您的苦受盡了,但一定不要忘紀念南無阿彌陀佛,到西方極樂世界去,請您一定要跟著阿彌陀佛走,到了西方極樂世界,您就永遠的離苦得樂了。」

念佛三小時後,我與孩子們替她擦身、換衣服。一邊弄一邊跟她說: 「南無阿彌陀佛,奶奶,我們不會洗,洗得不乾淨,您到了西方極樂世界七寶池裏再洗。您要配合我們跟您把衣服穿整齊,您好工工整整到西方極樂世界去見阿彌陀佛。 」果然,她生前就已經不方便了的胳膊,很順利就穿好了。

920日,一些蓮友聞訊趕來助念。921日早晨,打開棺蓋,老人家的面色紅潤,十分好看。頭歪著,我想替她扶正,結果她又歪向那邊。我笑著說: 「奶奶的脖子比我的還靈活。」樂得在場的人都笑了,從武漢趕回家的大兒子說:「媽媽的頸子沒得骨頭了。」

正準備去火化時,又聽說爺爺不行了。我們馬上趕到爺爺身邊,只見他渾身浮腫。一量血壓,高壓200多,低壓才幾十。醫生拿脈,說已是死脈。還說: 「最多只能悠得一天左右,不需要醫治了。」

蓮友們就又接著為爺爺助念,念了大概二、三個小時,爺爺身上的浮腫全消了,再量血壓也正常了,人也精神了。在場的醫生和子女都感到驚訝,特別是大兒子說: 「你們就只念了幾句佛號,這真是佛力無邊啦!」

我們當時還跟爺爺說: 「奶奶已經到阿彌陀佛那裏去了,您要是想奶奶就和我們一起念佛,您就可以到奶奶那裏去。奶奶現在蠻好,眼睛也明亮了,人也變得年輕了。您要是不念佛,如果到了地獄,就永遠都見不到奶奶了。」

爺爺聽了後懷疑說: 「真的?」我說:「是真的。」

他馬上說: 「阿彌陀佛來接我呀,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從此爺爺經常喊阿彌陀佛來接我,我們也儘量多陪他念佛。

就在婆婆往生的第47天,即114日晚上,爺爺如願以償回到了阿彌陀佛的身邊。

在殯儀館,蓮友們唱著南無阿彌陀佛聖號繞佛,個個法喜充滿,讚歎兩位老菩薩先後回到慈父的身邊。引來送親人來火化的家屬,丟下自己亡故的親人跑到我們廳裏來看熱鬧。

第二天,咸寧老家來的親友想見爺爺最後一面。掀開棺蓋,爺爺臉色非常好看,大家又摸摸手指,彎彎胳膊,還彎彎腿,全比活著的時候還靈活。感動的他們是讚歎不已: 「這念佛有這麼好,真是奇跡。」

那天正好是陰曆十五,助念的蓮友們在這裏上完早課,就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念佛小組禮佛去了。此時就由老大敲著引磬領導眾人念佛,老三敲著木魚,幾十人圍著爺爺的靈柩,唱著整齊的佛號繞佛。我們是越念越高興,甚至合著磬聲和木魚聲拍起了巴掌,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幾個小時過去了,大家唱得是不亦樂乎 ,此情此景實是壯觀,真是令人感動。

我也發自內心的高興,感恩南無阿彌陀佛,把我們的這一大家人都度化了,從此一個大的佛化家庭形成了。我無法報答南無阿彌陀佛的恩德,只有更加專一念佛,報答佛恩。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佛弟子:佛一 口述 佛光 整理
 2006
12

六五、我有家了 我要回家
——
嚴子仲老人往生記

嚴子仲,男,湖北潛江園林鎮人,78歲。2001年有幸聞到佛法,2004年皈依三寶。2006年農曆九月十二往生。

嚴子仲居士,離休幹部,一生善良。2001年學佛後,特別是看了《我們回家吧》等書後,整天法喜充滿,逢人便說: 「我有家了,我一定要回家。」

六年來從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地老實念佛,欣慕極樂世界。200510月生病了,主要是肺病和心臟病,經住院治療病情有所好轉。20062月病情再次加重,住院兩個多月沒有好轉。他就不想治了,回家不吃藥,不打針,一心一意念佛求往生。並且跟他的一個親友說: 「今年國慶日後我就要走了。」

112號上午果然安祥往生。之後子女按他生前安排,不哭、不搬動,還請蓮友為其助念。在十二點十分左右,一陣世間從沒有過的香味撲鼻而來,在場的蓮友們激動萬分,立即站起身來,合掌大聲念佛,濃香持續了半個小時左右才消失。

八個小時後,為其淨身更衣時,全身柔軟,就連手指關節都軟如絲棉。

嚴居士殊勝往生的瑞相,感化了全家及親友。全家老少及親友都輪流排班參加念佛。老伴李三寶跑了20多年的小廟,看見老頭子往生的這麼好,還有那麼多蓮友來送行。深有感觸地說: 「我走了二十多年的彎路,我再不能走下去了,回頭來念佛,也和老頭子一樣到西方極樂世界去。」

他老婆還真沒打妄語,不僅念佛了,還主動參加到小組學習,還要求皈依三寶。

南無阿彌陀佛!

嚴子英 記錄
 2006
11

六六、佛號為伴 天樂嗚空
——
楊燕子往生記

前幾天,我們幾個蓮友來到了湖北天門市張港鎮,見到了楊燕子蓮友(已 於20072月往生,50歲)的表哥宋祖元。

此人看上去非常憨厚、樸實,是個裝卸工人。我們請他介紹楊燕子當時火化後骨灰念佛的情形時,他舉起右手說: 「我這個人話不多,但是我可以保證,今天講的都是實話,絕沒有半句假話。」

以下是他的口述:

我是楊燕子的表哥,我看到楊燕子生前一天到晚嘴巴不停地在動,我就說她像個神經病,問她嘴巴一天到晚在動什麼。她說: 「我在念佛,念佛蠻好,你也可以跟我一起來念佛,念佛以後還可以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去。」我說:「西方極樂世界是什麼?」她說:「我也說不清楚,我只知道西方極樂世界好的不得了。 」(因為楊燕子身患癌症,在病中聞法,可能由於病痛的折磨,願生心非常急切,聽說念佛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就拼命念佛。只知道西方極樂世界好,究竟西方極樂世界怎麼樣的莊嚴、怎麼樣的美好還真說不清楚。)

楊燕子在臨走(就是往生)之前,拜託我兩件事,一是請我用我家的門板,放她走後的遺體。二是請我用那個黃顏色、上面還有字、閃著金光的布(往生被),將她的骨灰盒包好。我答應她說: 「好,你放心,這兩件事我都做得到。」

在她火化的時候,我早早地將那塊布平鋪在領骨灰盒的窗臺上等候。當殯儀館的工人用鐵鉤將火化的遺體拉出來時,就在我看到骨灰的當下,我聽到了特別好聽、特別好聽的南無阿彌陀佛的音樂,還伴有清脆的當——當——當——當——。(此時有人插話說: 「是大磬聲?是鐘聲?」)對,對,就是那個大磬的聲音。

我以為是殯儀館在放音樂,問他們說: 「你們在放音樂嗎?」他們說:「誰在這兒放音樂?」我又問身邊的人:「你們聽到了嗎?好像有人在唱南無阿彌陀佛?」他們都說沒有。我懷疑是不是我的耳朵出毛病了,反復揉搓後,還是聽得見。那種聲音是這樣向上(他用手比劃出環繞向上的意思),好聽得不得了。

骨灰出來後,還要經過冷卻才能裝入骨灰盒。我按照她吩咐的,用那塊布將骨灰盒包好,抱出來遞給他的哥哥。誰知我一遞給他哥,音樂聲音就沒有了。聽到念佛音樂的這個時間我估算了一下,大概持續在半個小時以上。這就是我當時聽骨灰念佛的全過程。

他的話講完了,這種聞所未聞的神奇,卻留給了我們無盡的思索與遐想。一個念佛人,出入有佛號為伴,那倒不足為奇。然而現在是,人已被化成骨灰了,還發出了這麼美妙的音樂。

這不可思議的音樂,難道是大悲慈父阿彌陀佛與諸佛菩薩正在幡花映徹、鼓樂彌空,歡迎楊燕子回歸西方極樂世界?還是楊燕子往生後,親眼目睹了西方極樂世界的勝景,以極樂世界的微妙、和雅之音,來給表哥解答原來沒有回答的問題?還是楊燕子為了進一步勸化表哥好好念佛,將來也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還是楊燕子為感恩表哥,給她收拾骨灰,而專門將自己心中最最聖潔的歌來獻給他?

還是……等等,等等。如來智慧海,深廣無涯底,二乘非所測,惟佛獨明瞭。阿彌陀佛的智慧似大海,廣大無邊,深奧無底。連聲聞、菩薩都不能臆測,更何況我們一個愚癡凡夫呢?要想說出這其中的奧妙,我們只能耐心等待,一旦我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得到了和阿彌陀佛一樣的智慧後,就能知道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南無阿彌陀佛!

佛定 合十

六七、預約時間 自在往生
——
母親徐蘭珍老人往生經過

我媽媽徐蘭珍,安徽阜陽人,93歲,往生於2007616日。

我媽媽早年就一直供奉觀世音菩薩,直到老年行動不便時,每天都還要跪在一個小凳子上頂禮觀世音菩薩。她為人善良,孝順長輩,嚴格教育子女。活到九十多歲,身體一直很好,在往生的前半年有點便血,可是她確沒有感到難受,眉頭都沒見皺過。

2004年,我有幸聞到了彌陀的呼喚,慶倖我今生終於得救了。在這喜悅、感恩之時,想到了我已九十高齡的母親。急忙收拾行裝,從湖北潛江趕到媽媽身邊,勸老人家念佛。我對媽媽說: 「念佛不僅可以讓您的子孫後代平安吉祥,您將來還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去成佛。」還沒等我話說完,媽媽高興地說:「有這麼好,那就念佛啦。」

從此媽媽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就不離口了,一天到晚除了吃飯的時間沒念以外,其他時間都在念佛。老人家還用黃豆記數,2006年我請了150張祈願單,她一個人可能就念了60多張。念佛後,老人家把她手上的錢和還沒有穿壞的衣服,都作了妥善的安排,看得出來,她是隨時準備跟著阿彌陀佛回家的。

在往生前十幾天,她告訴我說: 「今天我要走了。」我問:「您要走了,您到哪兒去呀?」

她回答說: 「我到阿彌陀佛的家去呀。」當時我們聽她說話有點含糊不清,精神也明顯很差,好像真的是要走了。由於弟弟、妹妹都在外地工作,我就跪到阿彌陀佛面前,祈求阿彌陀佛說: 「大慈大悲的阿彌陀佛,您能不能讓我媽媽還留十幾天,因為老人家的子女都沒有回來。」

到了下午,我們見媽媽精神明顯好些了,並再也沒說走的話。在後來這段時間裏,媽媽只是睡覺時有點不太安靜,總愛翻身,有時還哼幾聲,這樣過了兩個星期左右。

到了616日,我要給老人家洗澡,她說: 「今天不洗了,等會斷了氣再洗。」我說:「怎麼今天您要走了?」她答應說:「我今天一定要走了。」我又問她:「您到哪兒去呀?」

她說: 「我要到阿彌陀佛那兒去。」說了後她又很安靜好像在休息,我們都在旁邊念佛。在斷氣的前二十分鐘左右的時候,我們聽見她自言自語地說:「我有罪呀,我是一個罪人,我應該被槍斃呀。 」我聽了後,心裏想可能是媽媽在向曾經被她傷害的人道歉,懺悔自己的罪業。又過了一會兒聽她清清楚楚念了三聲阿彌陀佛,接下來聽到有鼾聲,不一會兒就平靜地停止了呼吸。

媽媽走後,我們全家十幾人,都圍著她念佛,感恩大慈大悲的阿彌陀佛,一個晚年才聞到佛法,只會念佛的老太婆,不僅能預先知道往生的時間,還能按照我們預先約定的時間,安詳自在的往生。

往生後的第二天,我的女兒看到躺在棺木裏,像在睡覺的外婆,悄悄拉著我說: 「媽媽,這外婆還沒死,你們怎麼就將她放在這內面了?」因為我媽媽全身柔軟,皺紋消失,比生前還要漂亮。我笑著告訴她說: 「外婆確實是沒有死,她現在已經到了西方極樂世界,她獲得了無量壽。平時我跟你們講念佛的好處,今天看到了吧?」

我大弟弟本來不怎麼相信,通過媽媽的往生,他感動地說: 「確實就這六個字,怎麼就這麼神奇,我這次算是服了。」

就在老人家走的當天早晨,我的老伴做夢看到:好像是在半空中,一個非常非常漂亮的地方,閃耀著各色各樣的光芒,還有很多寺院,香煙環繞,看見我媽媽往那個地方去了。

徐蘭珍之女 劉應秀 口述    佛定 整理
2009
8

六八、地獄境現 念佛即消
——
趙代良老人往生記

趙代良,男,出生於一九三六年五月十九日。往生於二○○七年六月十七,世壽七十一歲。

一九九九年,趙的老伴關世秀念佛,得到了疾病痊癒的感應,因此而開始念佛。為報答佛恩,還毅然放棄塵緣,投身佛堂護法。在這期間自覺、主動做一些利益眾生的公益事業,為佛堂的事業盡心盡力。

幾年來,利用在佛堂的方便,有條件聽聞老師講解的佛理,明白了學佛的目的就是要了生脫死,往生成佛。特別是自己哥哥趙代宣的往生,使他進一步增強了信心,而得大安心,每天相續念佛不斷。

二○○七年三月因業力現前,身體日趨消瘦,近三個月之久,醫藥無緣,唯以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病中經常有蓮友去和他一起念佛,他說: 「我這病不是阿彌陀佛不慈悲,是我自己罪業深重,我這只是重罪輕報。阿彌陀佛要救度我,但是阿彌陀佛同時也還要恒順眾生啦。」

又說: 「我慚愧呀,這麼多年來,我沒有聽老師的話,念佛不精進,,對不起阿彌陀佛,對不起老師,當然更加對不起被我傷害的那些眾生。你們是不知道啊,大家在和我一起念佛時,和我自己念佛精進時,病痛就會減輕。一不念佛,冤家債主就找我糾纏不休。

在恍惚中,我看見自己被倒掛在鐵鉤上,跟市場上倒掛著的豬、牛、羊一模一樣,被人一刀一刀地在分割。而我的感覺,全身就像刀割一樣的疼痛難忍,大汗淋漓。

還有因為我前世和他們有過節,他們家餵養的牛,吃了我家的莊稼。我當時蠻不講理,非要他們賠償。他們迫於我的霸道,只有加倍償還。因此而結下了仇恨,現在就是他們一大群人,在追趕著用碗口粗的木棒打我,那是棒子都打斷呀!我躲都躲不了,痛得我是渾身顫抖。更可怕的還有地獄的酷刑:刀山、油鍋,我被嚇得是膽戰心驚,直冒冷汗。

而此時只要一念佛,一切景象全部消失,平時老師跟我們說的:‘一句阿彌陀,猛火化清涼’,真的是真實不虛呀!」
在他往生的前幾天,一直有蓮友陪著念佛,自覺痛苦減輕。就在他往生之前,有蓮友問他:「心中還有沒有放不下的事?」他笑著說: 「我已經心滿意足了,一心一意只等阿彌陀佛來接我了。」

六月十七深夜十一點,助念的蓮友正全神貫注的稱念南無阿彌陀佛,突然見阿彌陀佛的接引像上紅光一閃,不一會兒,趙居士就平靜地停止了呼吸。

趙居士終於回歸到極樂淨土,為了能使我們深信不疑,還示現出種種瑞相給我們看:

十八日三點左右,助念的蓮友趙忠梅等人,聞到了從未聞過的異香,綿綿飄渺達十多分鐘。

十八日下午的助念法會,我們攝製了光碟,從光碟中顯現出佛光普照。如陽光直射而下,光芒四射,絢麗柔和;如彩帶飄掛,繞佛經行的大眾似行走在雲端中。

十九日凌晨正逢觀世音菩薩成道日,王水平等蓮友又一次聞到撲面而來的異香,彌漫著整個助念現場,經久不息。

十九日夜,蓮友沈六香夢見趙居士,非常高興的樣子,即問: 「趙伯,您來了,這麼高興到哪兒去呀?」趙笑著回答:「我到西方極樂世界去呀!」 南無阿彌陀佛!

鄭學松記

六九、老實父親 走的漂亮
——
父親夏相譜老人往生經過
 

我出家十幾年,親見和聽到往生的很多,但像我老父親(夏相譜,七十五歲)這樣殊勝,身無病苦,自知時至,並且自己控制時間等著我回來送他的,還是頭一個。

二○○七年農曆七月十五,我為寺院塑佛像事,順便回家看望父母,見父母身體都還好,當晚就準備回寺。

父親問: 「你今天還要走嗎?」我說寺院有事,父親也就沒再多說,只說:「那你走吧。」

隔天,突然接到家裏電話,要我趕快回去,說父親要往生了,心想:‘昨天都好好的,怎麼今天就說要往生了呢?’

等我急急忙忙趕回家,看到父親並沒有生病,精神和昨天一樣好,還坐在床上念佛,心裏有點納悶,說: 「還蠻好嘛,怎麼說要往生了?」

父親說: 「等你回來再走啦。」

「在等我?那我來送您啦。」父親說:「好!」

聽到父親堅定地回答,我心裏非常激動。這時父親就勢臥下,和我們一起清清楚楚地念: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大約念了十聲左右,父親忽然睜開眼睛,看著我說:「你還沒敲磬啦。」

「好,我來敲磬。」我趕忙從香包裏取出引磬,父親也和著節奏一起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剛念到第三聲,父親又睜大眼睛朝我看了一下,隨即安詳地閉上了雙眼。

親眼見證父親的殊勝往生,佛號聲中融歸淨土,好象火箭拖著亮麗的尾焰融於茫茫太空,我感動得站在父親床前,無以言表;淨土,平時似乎與我們隔的很遠,但現在是這樣近,一步即過,父親不是一步跨過已經到那邊了嗎?

我在這樣的喜悅與感動中,一動不動地念了四個多小時的佛,等到我師父趕到時,才想起問母親: 「是怎麼知道父親要往生的?

母親說: 「上午,你爸搬一把椅子到門口曬太陽,要我坐到他身邊,跟我說:‘家裏的事就交給你了,我要走了。你們十八(農曆)那天把我弄出去。’我想你爸應該是今天往生,所以要你弟打電話催你回來。 」(當地風俗,三天送葬,今天十六,到十八出棺,正好三天。)

現在才明白,父親昨天有意相留。但聽說寺裏有事,臨終前一晚還放我回山處理寺務;這份自在安祥、柔心體貼,不禁令人感動而生敬。

父親一生老實本份,想不到往生後還演了一場幽默。

舅舅來弔孝,一眼見到父親活生生的,氣得他老人家回頭就跑,一邊跑還一邊埋怨母親說: 「孩子們沒見過,你也沒見過。這人都沒有死,你怎麼就通知別人來弔孝?」

我們全家都被舅舅的舉動逗笑了,媽媽笑著說: 「是死了,昨天就死了,今天才告訴你。」這時舅舅還是半信半疑地說:「真的死了?哪有死了的人這麼漂亮?」

我媽說: 「不僅漂亮,你看他全身都是軟的,連手指頭都是軟的。」

現場的一切,讓舅舅很不好意思,說: 「我活了這麼大年紀,還真沒見過這樣的新鮮事,這念佛還真的是有點名堂。」舅舅看到了念佛的好處後,也和我們一起念佛了。

父親往生後,母親令一切聽師父安排。弟妹們也都很孝順,全都念佛,不請客,不擺酒,全家吃素四十九天,可說皆大歡喜,喜氣洋洋,但弟妹們仍以未為父親捨財為憾,最後大家商定:一為表達孝親,一為感佛慈恩,合集一萬元放生,又在我們寺院打了一個佛七;所有功德,回向眾生,同生淨土。

我的老父親可說再平凡不過了,一個一生老實巴交的箍桶匠,但他人生最後一招卻如此令人驚奇,可以說十分圓滿,光輝四射,令人嘆羨不已。沒有一點病苦,沒有一絲掛礙,清清楚楚,分分明明,說是我來陪他念佛,實際上是他帶著我們一同念佛,二三句佛號的時間,說走就走,瀟灑自在,乾淨俐落。世間人不用說,就是佛門中的修行人,就是一些大學者、大法師又有幾個能像他這樣?即使比較古今記載的最殊勝的往生事例,也不遜色。

老父親到底有什麼不平凡的修行呢?仔細想想,實在沒有。不過說起來,我覺得他老人家有二點長處。一是實實在在做人。一生老實、本份、善良,年輕時家境並不富裕,哪怕自己沒有吃的都要救助孤寡老人;對子女家教很嚴格,總是囑咐我們要好好做人,好好做事,一定不能做任何對佛門不利的事。二是實實在在念佛。老父親吃素念佛多年,並不懂什麼佛理,只是實在,他念佛就是念佛,不像一般人總有層出不窮的問題。年輕時邊做事、邊念佛,年老更是專心念佛,不喜歡講閒話。如果有人在他旁邊講閒話,他就會說:‘你們不要講話,不要影響我念佛。’

七十五歲的老人,如果不是念佛,而是去學打坐參禪、誦經持咒等等,最後能如此瀟灑自在嗎?老父親走的這樣好,主要是一個實實在在的人,遇到了一個實實在在的法門。印光大師說:念佛是最平常、最高深的法門。念佛人,要學愚夫愚婦,不要學通宗通教。善導大師說:種種法門皆解脫,無過念佛往西方。

老父親的往生充分說明了這一點。我感到很自豪,很安慰。南無阿彌陀佛!

  湖北仙桃彌陀寺 釋仁慈 記
2008
2

七十、回心念佛 一月往生
——
父親劉光能老人往生經過
 

我的父親劉光能,1929年出生,2007914日往生,湖北潛江園林鎮人。我父親一生性格耿直,為人正直善良,但就是不信佛。

我母親很早就信佛念佛,而我的父親不僅不念佛,還經常惡聲惡氣地說我母親: 「一天到晚,只曉得見鬼,看你是要長命百歲的喲,我是沒有看到你念佛有什麼好處的。你還想要我念佛,休想!我是不得念的。」

就在往生前一個多月,父親由肺氣腫轉化成了肺癌。病魔和死苦的逼迫,父親已不再像以前那樣剛強。我就抓緊勸他老人家念佛,跟我父親講: 「現在您的病醫生已經無能為力,只有阿彌陀佛能救您,如果您壽命還沒有盡,阿彌陀佛就會加持您好起來。萬一時間到了,您也要到一個好的地方去呀!再說像您這樣的情況,一般都很痛苦,我們做子女的誰也替代不了您,但是阿彌陀佛的阿伽陀藥,卻可以免除您的疼痛。」

說到這裏,只聽父親喘一口氣,念一聲南無阿彌陀佛。我當然是不離左右地一邊照顧他,一邊陪著念佛。幾天以後,父親完全離不開我了,如果哪天有事去晚一點兒,就不高興的說: 「你怎麼才來呀。」若有人在他旁邊講閒話,,他就不客氣地要別人出去,只要我在旁邊和他一起念佛。

在父親最後的這一個多月中,還經常有蓮友去陪我父親念佛。有了阿彌陀佛的慈悲滋潤,我的父親一直沒有什麼大的痛苦。

往生前,基本上不能講話了,但我告訴他: 「您現在念不出來了,就聽我們念,一定要跟著阿彌陀佛到西方極樂世界去喲。」他睜大眼睛望著我,表示聽到。在我們的佛號聲中,父親平靜、安詳地回到了慈父的懷抱。

我們的家地處菜場鬧市,來來往往的人很多。聽到說我父親往生了,大熱天在家放了四天,不僅不壞,還渾身柔軟如綿,還可以扶著坐起來盤腿。這樣的奇聞一傳開,買菜的、賣菜的、還有鄰居都絡繹不絕地來到我們家看稀奇。

大家是讚不絕口,有的說: 「我們活了這麼大年紀,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稀奇事,還有哪個死了不硬的。」有的說:「這麼熱的天氣,哪個敢放四天,你看這不僅一點問題都沒有,還這麼漂亮,這哪像八十歲的人,你看這皮膚真比年輕人都好。 」還有的說:「這念佛這麼好,我怎麼就沒聽說過,真是太好了,我也來念佛。」

還有一件不可思議的事,就在老父親推進爐子之前,我們還想最後看一眼,就在掀開單子時,我們看到了父親左面頰上有三個小疙瘩,其中一個還滲出了少量血液。早晨四點鐘時,我們都沒有看到,已經走了四天的老父親,還能以自己的鮮血對夜蚊子作最後的供養。

這時我最固執己見的大弟弟笑著冒出了一句: 「我爸爸還是活的!我以前不信佛,真的太頑固了,以後打死我都要相信了,我還要勸我的岳父也來念佛。」

此時我只有發自肺腑的感恩南無阿彌陀佛!沒有阿彌陀佛的救度,我這謗法的父親必將魂歸地獄,做子女的只有無能為力的嚎啕大哭。而此時此刻,沒有悲哀,只有歡笑,因為我的老父親終於脫離了苦海,回到了慈父阿彌陀佛的身邊。

劉光能之女 劉前英 口述 佛定  記
2007
9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