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善女人往生傳1
凡夫居士譯
17/02/2017 06:31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1.緣起

2.前言

3.淨土聖賢錄

4.佛祖統記

5.往生集

6.淨土聖賢錄續編

7.重訂西方公據

8.種蓮集

9.修西聞見錄

10. 獨孤皇后

11.魏氏女

12.吳太夫人

13.馮氏夫人

14.印光大師文鈔

 

緣起

 

佛法浩瀚如海,博大精深,如何入手研讀,實是一大問題。然而也不是問題,因為法法頭頭,皆能入門。只要從自己感興趣的地方入手,再鑽研下去,就能找到源頭。

 

雖然如此,佛典經論對初機者而言,實不易懂。因此本系列叢書,以把佛典經論及古大德注釋,簡單譯成白話文為主,俾便利有心者閱讀。

 

正文以原文與白話文對照方式刊出,一來希望讀者能逐漸養成閱讀原文之習慣,以便將來自己能更深入閱讀經典,二來杜絕瞎造謠言之過,由於原文在此,不容妄以己意胡說,且如有說錯之處,明眼人立即可知。

 

本系列叢書大致分成因果、往生、高僧、雜著、感應、戒律、禪定、智慧、淨土及經典等十大類。前五類適合一般未學佛及初學佛者閱讀,後五類特為真修實證者作指南。

 

諸佛之母為法,不知法何以成佛,因此願所有閱此書者,均能早日自利利他,福慧圓滿,是為緣起。

 

一九九七年元月十六日 凡夫於汐止竹鷺溪精舍 

 

前言

 

學佛就是要成佛,因此當我們聽聞佛法之後,就要開始修行。而在我們短短的這輩子中,絕大部分的人,都不可能會修到了生死的地步。因此我們下輩子,必須再繼續努力修。

 

要想很快就能證成佛果,必須要有佛指點才行。娑婆世界下一尊佛是彌勒佛,要在第十小劫時才出現,而現在才是第九小劫的減劫時。也就是說,必須很久之後,人類才可能再見到佛。

 

因此,如果我們想要在最短的時間之內,親自見到佛,親自聽聞佛說法。最好的辦法,就是下輩子就生到極樂世界裏。

 

往生西方淨土的方法很簡單,就是信願行。也就是相信有西方極樂世界,真心願意往生,從今天開始,隨時隨地口念或默念『阿彌陀佛』的名號,臨終時一心念佛,那麼自然會往生極樂世界。

 

由於方法簡單,因此上、中、下三種根器的人,通通都可以修得成。

 

這本書所記錄的,就是女人修成往生淨土的真實事蹟。看了之後,原本修淨土的人,會得到莫大的鼓勵及信心。

 

淨土聖賢錄

(清)彭際清 

 

韋提希夫人

 

韋提希。摩竭提國王頻婆娑羅夫人也。有太子名阿闍世。隨順調達惡友之教。收執父王。置七重室內。制諸群臣。一不得往。

 

時韋提希。恭敬大王。澡浴清淨。以酥蜜和麵。用塗其身。諸瓔珞中。盛葡萄漿。密以上王。王得不死。阿闍世聞之。即執利劍。欲害其母。為二大臣諫止。遂閉母深宮。不令復出。

 

時韋提希被幽閉已。愁憂憔悴。遙向耆闍崛山。為佛作禮。而作是言。如來世尊。在昔之時。恒遣阿難來慰問我。我今愁憂。世尊威重。無由得見。願遣目連尊者阿難與我相見。作是語已。悲泣雨淚。遙向佛禮。

 

爾時世尊在耆闍崛山。知韋提希心之所念。即敕大目犍連。及以阿難。從空而來。佛從耆闍崛山沒。於王宮出。

 

時韋提希禮已。舉頭見世尊釋迦牟尼佛。身紫金色。坐百寶蓮華。目連侍左。阿難侍右。釋梵護世諸天。在虛空中。普雨天華。

 

時韋提希號泣向佛。白言世尊。我宿何罪。生此惡子。唯願世尊。為我廣說無憂惱處。我當往生。不樂閻浮提濁惡世也。此濁惡處。地獄餓鬼畜生盈滿。多不善聚。願我未來。不聞惡聲。不見惡人。今向世尊。求哀懺悔。唯願佛日。教我觀於清淨業處。

 

爾時世尊。放眉間光。其光金色。遍照十方無量世界。還住佛頂。化為金台。十方諸佛淨妙國土。皆於中現。

 

時韋提希見已。白佛言。是諸佛土。雖復嚴淨。皆有光明。我今樂生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所。唯願世尊。教我思惟。教我正受。

 

佛告韋提希。阿彌陀佛去此不遠。汝當繫念。諦觀彼國。我今廣為汝說。亦令未來凡夫修淨業者。得生西方極樂國土。

 

欲生彼國者。當修三福。一者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二者受持三歸。具足眾戒。不犯威儀。三者發菩提心。深信因果。讀誦大乘。勸進行者。如是三事。名為淨業正因。

 

佛又為韋提希說十六觀法已。韋提希與五百侍女。聞佛所說。應時即見極樂世界廣長之相。得見佛身及二菩薩。心生歡喜。歎未曾有。豁然大悟。逮無生忍。五百侍女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願生彼國。世尊悉記。皆當往生。生彼國已。獲得諸佛現前三昧。(觀無量壽佛經)

 

韋提希是印度摩竭提國的國王頻婆娑羅的王后,他們的兒子叫阿闍世。由於阿闍世太子聽從惡友調達的話,把父王關在七重室內,不准任何臣子前往探問。

 

王后韋提希對國王很恭敬,於是她洗過澡之後,用酥油、蜂蜜和了麵,塗在身上。又把瓔珞中空之處,盛滿了葡萄汁。和國王見面時,把這些飲食給國王享用,國王因此而沒有餓死。阿闍世知道這件事之後,就拿了鋒利的劍要殺害母親。因為兩位大臣的勸諫,才未殺母。於是就把母后囚禁在深宮之中,不准她出來。

 

被囚禁的韋提希,十分憂愁憔悴。她向著遙遠的耆闍崛山,禮拜佛陀說:『如來世尊,您以前常常派遣侍者阿難來慰問我。我現在如此的憂傷,如來世尊您的威德重,我沒有福報得以見到您,希望您能派遣目連尊者及阿難來見我。』說完這話時,王后淚如雨下,不停的向佛陀遙遙頂禮。

 

這時世尊在耆闍崛山,知道王后的心事,於是就派大目犍連及阿難,從空中飛去王宮,佛陀自己則在耆闍崛山消失,在王宮出現。

 

正在禮佛的韋提希,一抬頭就見到釋迦牟尼佛身發出紫金色的光,坐在百寶莊嚴的蓮華上,目連在左邊侍立,阿難在右邊侍立。保護世間眾生的忉利天及梵天諸天,都在空中散天華,供養佛陀。

 

於是韋提希哭著向佛陀說:『世尊,我宿世犯了什麼罪,會生出這樣一個逆子?希望世尊告訴我,有那些沒有憂愁煩惱的地方,我想生到那兒去。我不想再在這個五濁惡世的閻浮提了,這裏充滿了地獄、餓鬼及畜生等眾生,不善良的人到處都是。我希望將來,再也聽不到醜惡的聲音,見不到兇惡的人。我現在向佛陀哀求懺悔,希望像太陽般的佛陀,教我觀想清淨的地方。』

 

這時世尊的兩眉之間,放出了金色的光芒,遍照十方無量的世界。金色光芒最後停住在佛頂上,化成一座金台。而十方諸佛清淨微妙的國土,都在金台中出現。

 

韋提希看完之後,向佛說:『這些諸佛的國土,都十分莊嚴清淨而光明,我決定選極樂世界阿彌陀佛的淨土往生。希望世尊能教我禪定的方法,教我獲得三昧的方法。』

 

佛陀告訴韋提希說:『阿彌陀佛的淨土離這裏不遠,你要專心觀想該國。我現在要仔細告訴你,也要讓將來修淨土法門的凡夫,能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想要往生極樂世界的人,應當要修三種福報:第一,要孝順供養父母,要尊敬侍候老師及長輩,要有不殺生的慈悲心,要修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貪心、不瞋心及不癡心的十種善業。第二,要歸依三寶,要受戒,不要破戒。第三,要發上成佛道,下化眾生的菩提心,深深的相信因果的道理,要讀誦大乘經典,還要勸告不信者信,勉勵信者精進修行。這三種福業,是往生淨土的主要因緣。』

 

佛陀又為韋提希說了十六種修觀的方法。韋提希和五百名侍女,聽完佛陀所說之後,馬上見到了極樂世界廣大無邊的莊嚴之相。又見到了阿彌陀佛及觀世音菩薩和大勢至菩薩,她們心裏都歡喜得不得了,讚歎從未見過此景象。韋提希夫人此時豁然大悟,證得了無生忍。五百名侍女也發了成究竟佛的菩提心,她們都願意生到極樂世界去。世尊保證她們都能往生,而且生到該國之後,都獲得諸佛現前三昧。(《觀無量壽佛經》)

 

樂音老母

 

佛在維耶羅國。所止處名曰樂音。有貧窮老母。來白佛言。生老病死。從何所來。去至何所。乃至六識六根五大。從何所來。去至何所。

 

佛言。生老病死。無所從來。去亦無所至。乃至六識六根五大。無所從來。去亦無所至。譬如兩木。相鑽出火。火還燒木。木盡火便滅。諸法亦如是。因緣合會乃成。因緣離散即滅。無所從來。去亦無所至。因為廣說諸譬。老母聞法開解。即得法眼。

 

佛言。我前世發菩提心時。曾為其子。今此老母。壽終當生阿彌陀佛國中。供養諸佛。卻後六十億劫。當得作佛。字扶波犍。其國名化作。(佛說老母經)

 

佛陀住在維耶羅國樂音這地方時,有位貧窮的老母親,來問佛說:『生老病死到底是從哪里來的,而又將往何處去?還有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及意識之六識,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及意根之六根,和地大、水大、火大、風大及空大之五大,是從哪里來的,而又將往何處去?』

 

佛陀回答她說:『生老病死並沒有從任何一個固定的地方來,也沒有到任何一個固定的地方去。六識、六根及五大也一樣。就好比兩根木頭,互相摩擦會產生火花。這生出來的火花,會燃燒木頭。等到木頭燒完之後,火也就滅了。世間的諸法也是一樣的,由於各種因緣的際會而出現各種的境界。當因緣離散的時候,境界也就沒有了。這一切,都不是從任何一個固定的地方來,也不會回到任何一個固定的地方去。』

 

佛陀於是就為老母說了許多的譬喻,老母聽聞之後,心得開悟,解了佛法,因而證得了法眼。

 

佛陀說:『我前世發菩提心的時候,曾經是這位老母的兒子。現在這位老母,命終之後會往生阿彌陀佛的淨土。她在那兒供養諸佛,精進修行。在六十億劫之後,就會成佛,佛號是扶波犍,他的佛國叫做化作。』(《佛說老母經》)

 

姚婆

 

姚婆。上黨人。與范婆善。范婆勸令念阿彌陀佛。姚婆從之。遂屏息家緣。一心念佛。

 

臨終見阿彌陀佛降臨空中。二菩薩侍左右。姚婆白佛:不遇范婆。安得見佛。請佛少住。與渠作別。

 

及范婆至。佛猶儼然。姚婆具言所見勝異。執手而化。(淨土文)

 

姚婆是上黨人,和范婆是好朋友。范婆勸她念阿彌陀佛,姚婆從善如流,聽從善友的勸告,就把家裏一切的雜務事都停掉,一心念佛。

 

她臨終的時候,見到阿彌陀佛降臨在空中,兩位菩薩陪侍左右。姚婆向佛說:『要是我沒有遇到范婆勸我念佛,我怎麼能夠見到阿彌陀佛您呢。因此請佛您稍微等一下,等我跟范婆話別之後,再跟您走。』范婆到了之後,西方三聖還在空中。姚婆把所見到的殊勝境界,都告訴范婆,然後就握著范婆的手往生了。(淨土文))

 

溫靜文妻

 

溫靜文妻。并州人。久病臥床。靜文教念阿彌陀佛。妻從之。默誦佛名。二年不絕。一日忽告靜文言。吾已見佛。後月中定去。

 

前歿之三日。蓮華現前。大如日輪。及期。具食獻父母云。今幸得生淨土。願父母與夫。專念阿彌陀佛。便當相見於淨土。言訖而終。(淨土文)

 

溫靜文的妻子是并州人,臥病在床已經很久。靜文就教她念阿彌陀佛,她就每天默念佛號,兩年都沒有停止過。有一天,她忽然告訴靜文說:『我已經見到佛了,下個月就要走了。』

 

往生前三天,蓮華就出現在眼前,有如太陽般大。臨終前,她託盤獻飲食給父母說:『我今天得幸能往生淨土,希望父母和夫君,都能專心念阿彌陀佛,那樣我們就能在淨土相見了。』講完話之後,她就命終了。(淨土文)

 

吳氏

 

吳氏。都官員外郎呂宏妻也。宏素明佛理。與吳氏合志清修。有二侍女亦絕葷血。其一頗好禪。俄而得疾。談笑坐逝。如委蛻然。

 

其一奉戒刻苦。或終日不食。但日飲吳氏所咒觀音淨水一盞而已。

 

一日忽見金蓮華現前。其上雙趺隱然。數日見膝。又數日見身。又數日頭面悉見。相好具足。其中阿彌陀佛。左右則觀音勢至也。已而宮殿樹林。皎若指掌。清淨男子。經行其際。如是三年。瞬息不隔。

 

或問曾聞佛說法否。曰。我但得天眼。未得天耳。佛所說法。未得聞也。頃之。自言往生時至。遂化去。

 

吳氏事觀音甚虔。室中列瓶數十。注以淨水。日誦大悲咒。輒見觀音放光入瓶中。有病者飲水輒愈。其水積歲。色味不變。雖大寒不凍。故世號吳氏觀音縣君。(淨土文)

 

都官員外郎呂宏的妻子姓吳。呂宏一向就深明佛理,和太太都是清淨的修行人。他們有二位侍女,也都不吃葷血。其中一位喜歡禪修,後來生病,在談笑之間,坐著就逝世了,有如拋棄舊殼般。

 

另一位侍女嚴持戒律,生活很刻苦。有時候整天都不吃東西,只喝一小杯吳氏的大悲水而已。

 

有一天,此侍女忽然見到金色蓮華現前,在蓮華上有佛趺坐的雙腿隱約可見。幾天之後,又看到了膝蓋。幾天之後,看到了身體。又幾天之後,頭和臉都看見了。原來是相貌莊嚴的阿彌陀佛,左右兩邊則是觀世音菩薩及大勢至菩薩。後來又看到極樂世界的宮殿及樹林,有清淨修行的男子,在其中散步經行,境界清楚得好像看自己的手指掌般。三年之中,極樂世界的勝境從未消失過。

 

有人問她說:『有沒有聽到佛說法?』她回答說:『我只得到天眼,還未得天耳,佛說的法,沒有聽到。』不久之後,她就自己說,往生的時候到了,於是就逝世了。

 

吳氏拜觀音拜得很虔誠,屋子裏幾十個瓶子中,都裝了乾淨的水。她每天誦《大悲咒》時,就看到觀音放光入瓶子中。生病的人只要喝了她的大悲水,病就會好。這些大悲水雖然放了好幾年,但是顏色和味道都不會變,就是寒冷的天氣,也不會結冰。因此大家都尊稱她為觀音縣君。(淨土文)

 

王氏

 

王氏。明州人。日持金剛經。懷孕二十八月。羸瘦日甚。偶倚門立。一異僧過之。謂曰。汝有善根。何不印施金剛經千卷。

 

王氏從之。又齋千僧。誦金剛經千卷。至夜三更。見金剛神以杵指王氏腹。及覺。已生二男在床矣。王氏遂持齋誦經不輟。

 

年六十一。暴卒。二使者引見冥王。自言從幼持金剛經。王賜金床。命坐殿側。朗誦一遍。

 

王問何不念補闕真言。答云。世間無本。敕鬼吏於藏中取帶真言本付王氏。囑曰。汝至陽間。輾轉流通。切勿遺墜。汝向後壽終。徑生極樂世界。不復來此處矣。

 

王氏遂還。後至九十一歲。無疾坐化。

 

其補闕真言曰。唵。呼嚧呼嚧。社曳穆契莎訶。事在紹興九年。(金剛證果)

 

明州人王氏,每天都誦《金剛經》。有一年,她懷孕了二十八個月,都還未生產,身體一天比一天瘦。有一天,她倚立在大門口時,有一位路過的僧人跟她說:『你是有善根的人,為什麼不印刷布施一千部《金剛經》呢。』

 

王氏聽了之後,就去印施一千部《金剛經》,又去寺廟供養千僧齋,還誦了一千卷《金剛經》。修了所有的福業之後,當晚三更時,她夢見金剛神用金剛杵指著她的肚子。醒過來之後,兩個男嬰兒已經都生在床上了。此後王氏就持齋,日日誦《金剛經》不停口。

 

六十一歲那年,她突然暴死。有兩名使者帶她去見冥君。王氏說她自小就誦《金剛經》,於是閻羅王就讓她坐在宮殿側面的金床上,要她把《金剛經》朗誦一遍。

 

誦完之後,冥王問她為什麼沒有念金剛補闕真言。她回答說,世間流通的《金剛經》本上,沒有補闕真言。於是冥王就叫鬼吏去拿有帶有真言的《金剛經》本給王氏,囑咐她說:『你回到陽間之後,要流通這個本子,千萬不要遺失了。你命終之後,就會直接往生極樂世界,不會再到這裏來了。』

 

王氏回到陽間,一直活到九十一歲時,沒有生病,坐著往生極樂世界。

 

鬼界帶回陽間的《金剛經》,補缺的真言是:

 

唵。呼嚧呼嚧。社曳穆契莎訶。

 

這件事發生在紹興九年。(金剛證果)

 

蔣十八妻

 

蔣十八妻者。海鹽人。中歲與其夫合志修行。斷除愛欲。日誦大乘經。歷四十餘年。一日。各洗漱更衣。炷香唱佛名。並書一頌而逝。

 

蔣頌曰。這個幻身。四大合成。今日分散。各歸其根。諸幻既滅。灰飛煙絕。如空中風。猶碧天月。既無障礙。又能皎潔。一切永斷。無有言說。四十年來。脫離嗜欲。惟闡大乘。朝誦暮讀。今朝撒手西歸。自有現成果足。

 

其妻頌曰。看過蓮經萬四千。平生香火有因緣。西方自是吾歸路。風月同乘般若船。(閑窗括異志)

 

蔣十八的妻子,是海鹽人。中年的時候,和丈夫一起修行,斷除房事。他們每天誦大乘經,如此過了四十幾年。有一天,他們兩人各自洗澡漱口換上乾淨的衣服,燒香唱佛名號,並各自寫了頌偈,然後就一同往生。

 

蔣十八的頌偈說

 

這個虛幻的五蘊之身  是地水火風四大所成

今天就要各自分散開  各自回歸他們的根本

這些虛幻之物將滅亡  像飛揚的灰塵和煙霧

有如虛空中飄揚的風  也猶如碧天上之明月

完全沒有任何的障礙  而還那麼的光明潔白

一切虛妄都永遠斷滅  實在沒有什麼好說的

我這四十年來的歲月  脫離了對淫欲的貪愛

只一心一意弘揚大乘  朝暮讀誦大乘方等經

如今撒手往生極樂國  自然能證成究竟佛果

 

他太太的頌偈是

 

淨土經典看了一萬四千遍  平生何以會學佛自有因緣

西方極樂世界是我的歸路  輕風明月和我同乘般若船(閑窗括異志)

 

張夫人

 

張夫人者。不詳其里居。晚而長齋。日誦西方佛名。年七十九矣。每夜坐息燭。四壁放光。現諸瓔珞。

 

臨終。焚香案上。篆煙宛轉。結成佛像。須臾之間。作真金色。眉目若畫。一手下垂。若接引狀。篆煙甫消。而夫人寂矣。(淨土節要)

 

張夫人,不曉得是什麼地方人。晚年時長齋念佛,已經七十九歲了。每天晚上她把蠟燭息滅打坐時,四面牆壁都會放光,出現瓔珞的形象。

 

她臨終的時候,桌上製成篆文的香燒出來的煙,慢慢結成了佛的形相。不久,這尊煙佛變成真金色,眉目好像畫的一般。佛陀的一隻手下垂,好像在接引眾生的樣子。當篆煙消失之後,張夫人也就往生了。(淨土節要)

 

潘氏

 

潘氏名廣潭。工部主事餘杭李陽春之妻也。陽春故好施。晚常誦西方佛名。既逝踰年。見神於潘氏。登樓啟窗。作洪語曰。要修行。要修行。

 

潘氏通古今。初好排觝釋教。晚而禮雲棲。斷葷血。習禪定。夜常跏趺達旦。兼修諸功德。散錢票不訾。

 

萬曆三十九年冬。得疾。明年正月。自知不起。遺囑家財已。而謂人曰。吾三世梵僧。今且偕大士而西矣。稱佛名不絕口。屈三指而化。及殮。支體輕軟。貌如生。(虞德園集)

 

潘廣潭是工部主事餘杭人李陽春的妻子。陽春生前好布施,晚年經常誦阿彌陀佛的名號。往生一年多之後,潘氏見到他的神識上樓開窗,很大聲的向她說:『要修行,要修行。』

 

潘氏博通古今,起初喜歡排斥佛教,晚年時皈依蓮池大師,不再吃葷血。她喜歡禪坐,經常坐到天亮。另外她還兼修很多功德,布施的錢票數不清。

 

明朝萬曆三十九年的冬天,她得了病。到了第二年的正月,知道要離開人間了。於是就立遺囑分家財,後事吩咐完之後,她告訴大家說:『我有三世是印度的和尚,現在我要和菩薩一起到西方去了。』她不停的稱念佛名,往生時三個手指頭是彎曲的。入殮的時候,她的身體又輕又軟,顏貌栩栩如生。(虞德園集)

 

朱氏

 

朱氏。仁和諸生孫標妻也。平生奉持齋戒。專修淨土。嘗然燈禮佛。燈光爛然。化成五彩。有佛跏趺其上。及將終。端坐合掌。稱佛名不輟。及殮。貌如生。(學佛考訓)

 

仁和諸生(學官弟子或稱生員)孫標的妻子朱氏,一向齋戒,專修淨土法門。她曾經點燈禮佛,燈光燦爛奪目,變成五彩繽紛,有佛跏趺坐在上面。朱氏臨終時,端坐合掌稱念佛名不斷。入殮時,相貌如生。(學佛考訓)

 

祝氏

 

祝氏。公安龔仲淳婦也。甥袁宏道兄弟。好談佛法。祝氏聞淨土法門。信之。遂專持佛名。兼誦金剛經。

 

一日語諸子曰。佛言三日後當來迎我。及期。沐浴坐堂上。諸眷屬拱列。良久。自言佛至。眉間放白毫光。長數丈。又言見一僧相好莊嚴。自稱須菩提。俄化為百餘僧。或從旁謂曰。經中凡一百三十八須菩提。即此是也。諸眷屬共焚香誦佛名。祝氏微笑而逝。

 

閣中一九歲婢。方臥地。忽大呼起立。言見數金甲巨人。執幢幡為夫人導。其幢柄拂面過。不覺痛失聲。察之。傷痕宛然。既殮。棺中時發異香。(袁中郎集)

 

湖北公安縣的龔仲淳,太太姓祝。她常聽外甥袁宏道兄弟談論佛法,知道有淨土法門,於是就相信了而專門持念佛號,又兼誦《金剛經》。

 

有一天,她告訴兒子們說:『佛說三天后要來迎接我。』到期之日,她沐浴後坐在堂上,眷屬都圍侍在側。很久之後,她說:『佛來了,佛的雙眉之間放出白毫光,有幾丈長。』又說看到一位相貌莊嚴的僧人,自稱是須菩提。不久,須菩提又變成一百多個僧人。旁邊有人說,這就是經上說的一百三十八須菩提。祝氏的眷屬都焚香稱誦佛名,她在佛號聲中微笑而逝。

 

在閣中有一個九歲的婢女,當時正倒臥地上睡覺。忽然婢女大叫站了起來,她說看到好幾個身披金甲的巨人,拿著幢幡為夫人作前導。幢柄拂過她的臉,她痛得不禁叫了起來。大家檢察她的臉,果然有傷痕。入殮的時候,棺木中經常傳出奇異的香味。(袁中郎集)

 

張太夫人

 

張太夫人金氏。普安知府張懷麓妻也。家世貴盛而自奉甚薄。中年失偶。教諸子有法度。子正道、正學。皆以科名顯。

 

太夫人晚得淨土書讀之。遂注心極樂。晨夕禮誦。一夕戒諸孫曰。爾輩好讀祖父書。吾其去矣。呼侍女焚香。端坐而逝。數日後。見夢於孫曰。適從西方來。始知太夫人實生淨土云。(白蘇齋集)

 

張太夫人姓金,是普安知府張懷麓的妻子。雖然家世貴盛,而自己卻很儉省不貪圖享受。中年時丈夫過世後,她教導諸子非常有法度。兒子正道和正學,也都以科名顯揚祖先。

 

太夫人晚年讀到淨土的書,於是就想往生極樂世界,每天早晚都禮誦佛名。有一天晚上,她告戒孫子們說:『你們要好好研讀祖父的書,我要走了。』然後她就叫侍女燒香,她自己則端坐逝世了。幾天之後,她托夢給孫子說:『我才從西方來。』大家才知道太夫人確實是往生淨土。(白蘇齋集)

 

楊選一妻

 

楊選一妻。南昌人。客居南京。年三十生子。即與夫別居。聽夫置妾。自是長齋念佛。閱十五年。

 

其年八月。疽發於背。痛入骨。見一惡鬼持刀逼之。有大力神驅之去。其痛頓息。

 

旋謂夫曰。吾將行矣。有童子四人相迎。可以清茶供之。問將何往。曰往西方。合掌唱佛名而逝。(淨土晨鐘)

 

南京人楊選一的妻子是南昌人,她在三十歲生子之後,就與丈夫分房而居,讓丈夫娶妾。她自己則長齋念佛,如此過了十五年。

 

那年的八月,她的背生了一個疽,痛入骨髓。她見到有一個兇惡的鬼,拿刀來逼迫她,結果被一位大力神趕走。惡鬼一走,她的背痛馬上就停止。

 

不久之後,她就跟丈夫說:『我要走了,有四位童子來迎接我,你可以用清茶來供養他們。』丈夫問她要去那裏,她回答說:『要去西方。』於是就合掌唱佛名而逝世。(淨土晨鐘)

 

吳氏女

 

吳氏女。太倉人。生時趺坐而下。稍長。志心佛乘。事親孝。不願有家。人或勸之。輒指天為誓。

 

初從昆弟析諸字義。已而誦佛經。悉通曉大意。朝夕禮拜甚虔。俄夢神授以梵書準提咒。有病瘧者。以梵字治之。立愈。

 

嘗於夢中得通宿命。自言曾為宋高僧。此來專為父母。年二十三當成道果。

 

崇禎四年。年二十三矣。閉關一室。專修淨土。仲冬之末。示微疾。作偈辭世。勉親堅修勿懈。日方午。索玉戒指佩之。右脅而逝。將殮。紅光溢於面。母為理髮。異香從頂中出。達於戶外。經夕不散。

 

居四年。荼毗。骨瑩如玉。頂作黃金色。為起塔以奉之。(續往生集)

 

吳氏女,是太倉人,她是以盤腿的姿勢生下來的。年齡大些之後,就虔信佛法。對雙親非常孝順,不願意出嫁。有人勸她結婚,她就指天發誓絕不成親。

 

她最初向兄弟學字詞的意義,後來誦經時,自然通曉佛經的大意。她早晚禮拜佛甚為虔誠,夢見神教她梵文的準提咒。她用梵字替人治病,病人都能立即痊癒。

 

她在夢中得到宿命通,自稱曾經是宋朝的高僧,這次的投胎人間,是專門為父母而來的,並說二十三歲時會得道。

 

崇禎四年,她二十三歲。於是她就在一間屋內閉關,專門修淨土法門。在陰曆十一月的月底,她稍微得病,就作偈語辭別世間,勉勵雙親要堅持修行,不要懈怠。中午時刻,她要了玉戒指佩戴之後,就向右側臥而去世了。入殮之時,她臉上洋溢著紅光。母親為她理髮時,有奇特的香味從她的頭頂流出來,一直流到門外,整晚香味都不散。

 

四年之後,家人為她舉行火葬。燒出來的骨頭晶瑩如玉,頭頂骨則是黃金色。於是家人為她起塔,供奉她的骨頭。(續往生集)

 

盧氏

 

盧氏。名智福。徽州程季清妻也。晚遷湖州。季清奉佛甚虔。力營福業。盧氏竭資為助。長齋。日課佛名二三萬。約己惠下。未嘗詈人。

 

崇禎五年。得危疾。請古德法師授五戒。咨淨土法要。遂一意西歸。季清為誦華嚴經。至入法界品五十三門。為一一講說。盧氏悉領解。

 

季清復策之曰。百劫千生。在此一舉。努力直往。勿猶豫也。遂高聲唱佛。夜以繼晝。如是半月。其母及女來問視。悉謝遣之曰。莫亂人意。

 

十一月八日。忽睹蓮華現前。化佛垂手。身心踴躍。急索香水沐浴。西向叉手。連稱佛名。右脅而逝。時方午。及暮捫其頂。熱可灼手。年三十九。(靈峰宗論)

 

盧智福是徽州人程季清的妻子,晚年他們遷居湖州。季清學佛很虔誠,盡力修福業。盧氏也盡力出錢幫助丈夫培福,她吃長素,每天念佛兩三萬聲。盧氏對自己很節約,對下人博施恩惠,從不罵人。

 

崇禎五年時,她病危,於是就請古德法師為她授五戒。她向法師請問淨土宗的法要,於是就下定決心要往生西方。她丈夫為她誦《華嚴經》,並為她講解《入法界品》五十三門,盧氏聽了全都能領會。

 

她丈夫又鼓勵她說:『百劫千生以來的一切,就看你此刻了。要努力一直向前,不要猶豫。』於是她就高聲唱佛名,夜以繼日有半個月之久。其間她的母親及女兒來想探望她,都被她謝絕說:『不要來亂了我的心意。』

 

十一月八日那天,她忽然看到蓮華出現在眼前,化身的阿彌陀佛垂手接引。她身心歡喜不已,趕緊用香水沐浴。然後向西方合掌,稱念佛名,最後向右側臥而逝。她往生時正是中午,到了傍晚時分,摸她的頭頂,熱得燙手。那年盧氏是三十九歲。(靈峰宗論)

 

費氏

 

費氏。湖州雙林鎮沈春郊妻也。少寡。織紡自膳。持齋數十年。供養三世佛畫像。及檀香大士。日誦金剛經一卷。佛名千聲。寒暑不輟。

 

崇禎十一年。大疫。婿張世茂迎費氏往居其家。止攜大士以行。費氏居一樓。日課回向。祝願此香直達佛所。如是三載。忽空中有香繞樓數日。粉牆上湧現三聖佛像。莊嚴精妙。遠邇詫傳。瞻禮日多。或以淨巾擦之。色逾光明。

 

又四年。一日告婿曰。吾欲返故居。入門。即灑掃焚香。參佛誦經。至第三日早。沐浴更衣。端坐念佛。午刻。大呼佛來也。我行矣。別眾而逝。年七十有三。(巾馭乘續集)

 

湖州雙林鎮沈春郊的妻子費氏,年輕輕就當了寡婦,於是她就以紡織所得過活。她持齋幾十年,供養本師釋迦牟尼佛、東方藥師琉璃光佛和西方阿彌陀佛的畫像,及一尊檀香的觀音大士。她每天誦一部《金剛經》,稱佛名一千聲,寒暑都不停止。

 

崇禎十一年,瘟疫流行。她的女婿張世茂迎接她去住,費氏只帶了觀音大士像同行。她住在一樓,每天早晚課回向時,她都祝願所燒之香,能夠直接供養到她故居的西方三聖像之處。三年之後,忽然空中有香繞著她所居的樓幾天之久。然後白粉所糊的牆壁上,突然湧現西方三聖的畫像,非常莊嚴精妙。當時非常哄動,遠近聞名,來瞻禮的人日日增多。有人不信,就用乾淨的巾布去拭擦畫像,結果畫像越擦越清楚明亮。

 

過了四年之後,有一天她告訴女婿說,她想回故居。回到故居時,她就立刻大掃除,然後就燒香拜佛誦經。到了第三天早上,她就沐浴更衣,接著就端坐念佛。直到中午,她忽然大叫說:『佛來了,我要走了。』告別眾人後,她就往生了,那年她七十三歲。(巾馭乘續集)

 

李氏

 

黃太夫人李氏者。南京儀制主事建昌黃端伯之母也。賢明仁慈。信樂佛法。晚歲誦金剛經地藏經日虔。

 

一夕夢趺坐山巔。佛光照身。覺謂其子曰。西方之期至矣。無何。示微疾。端坐而逝。(建昌志縣榻編)

 

黃太夫人李氏,是建昌人南京儀制主事黃端伯的母親。為人賢明仁慈,虔信佛法。晚年的時候更加虔誠的誦《金剛經》及《地藏經》。

 

有一天晚上她夢見自己盤腿坐在山頂上,有佛光照耀她全身。醒過來之後,她告訴兒子說:『我要去西方的日子到了。』於是她就生了點小病,端坐著就逝世了。(建昌志縣榻編)

 

陳嫗

 

陳嫗。常熟人。居於城南。以紡為業。篤信佛法。隨紡車聲唱阿彌陀佛。終日不絕口。如是三十年。

 

一日忽呼其子謂曰。爾不見空中寶蓋幡幢乎。吾其逝矣。因拍手大笑。取湯沐浴竟。即合掌化去。

 

事在順治十年。翁尚書叔元。方微時。聞其事。親往視之。見嫗凝然危坐。室中香氣襲中。(淨土約說書後)

 

陳老太太是常熟人,住在城的南邊,以紡織為業。她很信佛法,隨著紡車聲,終日唱阿彌陀佛,三十年不斷。

 

有一天她忽然把兒子叫來說:『你有沒有看到空中的寶蓋幡幢啊,我要走啦。』於是她很高興的拍手大笑,倒水洗澡。洗乾淨之後,就合掌往生了。

 

這是順治十年時候的事情,當時尚書翁叔元尚未顯赫。他聽聞此事,就親自去看。見到已往生的老太太坐得很端正,而室內香氣襲人。(淨土約說書後)

 

張寡婦

 

張寡婦。常熟人。居小東門外。安貧守節。專持佛號。不擇淨穢。未嘗少間。以下痢終。

 

遺一破裙。臭不可近。棄之中流。忽見蓮華交發。五色燦然。散佈水面。見者驚異。乃取裙還送一庵。作佛前案圍。事在順治間。(果報聞見錄)

 

常熟人張寡婦,住在小東門外,能夠安於貧困,守持節操。她專門持佛名號,不管在乾淨或污穢之處,佛號總是不斷。她最後是以拉肚子而死的。

 

她遺留下來一條破裙子,臭得不得了。大家就把它扔到水裏,沒想到破臭的裙子,居然生出一堆五色燦然的蓮華,散佈在水面上。見到的人非常驚異,趕緊把裙子撈起來,送到一所庵堂,作為佛桌前的布圍。這是在順治年間發生的事。(果報聞見錄)

 

陸寡婦

 

陸寡婦常熟人。年二十夫亡。持齋念佛與人無競。至六十七而終。

 

焚其衫裙。火氣既絕。忽見金光迸出。灰中儼然有佛像在焉。共數十。閭里聚觀。皆焚香膜拜。事在康熙三年。(果報聞見錄)

 

常熟人陸寡婦,二十歲時丈夫就死了。她持齋念佛,與人無爭。六十七歲那年死亡。

 

死後,焚燒她生前所穿著的衫裙。當火焰及熱氣都消失之後,忽然在那堆灰上,發出金色的光芒,大家一看,灰裏面有幾十尊佛的影像。鄉親都聚集來觀看,人人皆焚香膜拜。這是康熙三年時發生的事。(果報聞見錄)

 

楊氏

 

楊氏。張秩斯之妻也。父次弁。虞山嚴氏出。嚴家世學佛。故楊氏自幼即歸心大法。既適張。尋禮僧德真。受三皈五戒。斷除愛欲。

 

年二十七。病劇。發願求生西方。室中供接引佛像。高唱佛名五日。室中聞旃檀香。

 

至七日。瞑目頃之。見觀音大士謂曰。蓮華種子。已有半功。其半看汝手段。問從何處著力。答曰。撒手便行。即合掌唱佛。趺坐而逝。(續往生集)

 

張秩斯的妻子楊氏,父親叫楊次弁,母親是虞山的嚴氏。嚴家世代學佛,所以楊氏從小就受母親影響,也學佛。嫁到張家之後不久,她就拜德真和尚為師父,受三皈五戒,後來就不再行房。

 

二十七歲那年,病得很厲害。她就發願求生西方,室內就供了阿彌陀佛的像。她高聲唱佛名五天,室中都是旃檀的香味。

 

到了第七天,她才稍微閉上眼睛,就見到觀音大士向她說:『蓮華化生的種子,已經成功了一半,另外的一半,就要看你的能力了。』她問大士該怎麼去做。大士告訴她:『放下一切就行了。』於是她就合掌唱佛名號,盤腿坐著就往生了。(續往生集)

 

 

來源:www.bfnn.org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