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圓滿的解脫3
南無佛弟子輯
03/11/2019 06:57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三一、神識求救 笑歸淨土
——
陳桂兒老人往生記

陳桂兒,女,73歲,家住湖北省天門市張港鎮許橋村一組。她一生為人善良、賢慧,多年來一直在家供奉觀世音菩薩,老伴也經常看一些佛教方面的書。在臨終前念佛七天,於二○○四年九月二十七日笑著往生。

在陳桂兒往生前七天的一個晚上,我做了一個夢:看見陳桂兒可憐巴巴的跪在我面前,流著淚乞求說:「我已入地獄五殿,現在求別人都不行,只有求你們快來救我。」我原來和陳桂兒是鄰居,後來搬家到張港工作,距離許橋十幾裏路,一直很少見面。

正在我覺得這個夢有點奇怪的時候,剛好第二天我妹妹從許橋來佛堂學習。我就把昨晚的夢講給她聽,接著我就問她:「陳桂兒現在怎麼樣?」

她說:「哎呀,真的?我昨晚也做了一個這樣的夢。再說陳桂兒也確實不行了,她身患兩種癌症,痛苦的不得了,已經有七十多天臥床不起了。」

聽我妹這麼一說,那就不用懷疑了,既然她向我們求救,我們就趕緊去告訴她念佛。我和妹妹還有郭新年三人,趕到她家探望虛實,陳桂兒果然是已病入膏肓,呼天喊地。

我們就一邊喊著她的名字,一邊念佛,還不斷地跟她開示,說:「你現在已經親眼見到地獄了,是不是可怕極了?你的神識都知道找我們來救你,這就是你這些年供奉觀世音菩薩,關鍵時刻菩薩在點化你,指引你找念佛人來救你,你可一定不要辜負觀世音菩薩救你的苦心啦。你一定要跟著我們念南無阿彌陀佛,只有阿彌陀佛才有能力救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去成佛,否則將入地獄永無出期。」

就這樣我們三人在她跟前,念佛一整夜未合眼。她的大兒子早晨起床後,看見我們一夜未睡,非常感動。說:「我本來都不怎麼相信什麼的,但就憑你們這麼大年紀,一整夜不睡為我媽念佛,真是太令人感動了。不僅我要相信你們說的,還要勸我的弟妹都相信,支持你們,都來念佛。」

還真是說到做到,他們姊妹八個在他的勸說下都念佛。還有原本不會說話了的陳桂兒也開口念佛了。因為人多,我們就日夜換班念佛不斷。到第七天陳桂兒忽然哈哈直笑,問她笑什麼?她說:「阿彌陀佛他們三個菩薩站在蓮花上,就在我的屋裏,好看的不得了。」

我們就請來三聖像給她看,問她:「是不是這樣?」她說:「是的。」

我們趕緊勸她說:「那就跟阿彌陀佛走啊!」

她說:「阿彌陀佛本來就是來接我的。」說完後笑嘻嘻的就走了。往生後本已被病魔折磨的不像人樣的陳桂兒,全身柔軟,面色紅潤,感動的親朋好友都稱奇跡。

通過陳桂兒不可思議的往生,她的八個子女全都念佛了,同時許橋村也有很多人開始信佛念佛了。

南無阿彌陀佛!

敖想珍 口述  鄭學松 整理
2004
10

三二、弟弟往生 震撼了我
——
胡學輝老人往生記

我家三代吃素,我很早也吃素、學佛,並受了菩薩戒,但弟弟胡學輝並不信佛,抽煙、喝酒,習氣很重,無法改變,我連勸他皈依都不敢,更不用說其他的持戒、修行了,只能為他乾著急。

二○○二年,七十歲的弟弟,因長期不良生活習慣,得了晚期肺癌。我想或許機緣到了,便試著勸他念佛,而隻字不提改變他的生活習慣。他也聽勸,老老實實在家念佛,有時還到寺院去拜拜佛。

二○○四年的農曆十月初四,弟弟打電話讓我去。我去後,看到弟弟精神狀況都還不錯,就陪他一起念佛。說來也奇怪,那天弟弟很興奮,我們就一直坐在床上念佛。到了半夜,弟弟說:「阿彌陀佛要接我走了。」

他說著很輕鬆,但我完全不相信他說的話,因為我太瞭解他了:壞習氣那麼多,最基本的皈依、五戒都沒有,雖念佛連怎麼回向都不會,就他這個樣子,阿彌陀佛現在能來接他往生嗎?我雖修的不算好,比他還是強許多,阿彌陀佛也沒有說什麼時候來接我啊。所以聽他說佛要接他走,我根本就沒當回事。

儘管這樣想,我還是堅持和他一起念佛,到了天快亮的時候,也就是農曆十月初五,弟弟說:「你看,阿彌陀佛來了,我要走了。」

我急切地問:「在哪兒?」

因為我和他是對面坐著在念佛,他朝我背後指了一下說:「在那兒。」

我馬上回頭仔細看,沒看見。就用手去拉他,問:「阿彌陀佛在哪兒?阿彌陀佛在哪兒?」連續拉了兩次問他,沒有拉動,也沒有回答。

這才猛然回過頭來看他,就這一看讓我驚呆了:弟弟說得一點都沒錯,阿彌陀佛是真的來了,並且已經把他接走了。

從我回頭,前後也就幾秒鐘吧,弟弟就這樣坐著往生了。此時的我,悲喜交集,淚流滿面。

樓上的弟媳聽到我們說話的聲音,邊下樓邊說:「你們哥倆這麼大聲在說什麼?把我都給吵醒了。」

我告訴她:「阿彌陀佛已經把老二接走了。」

她邊哭邊說:「剛才不是聽他還在說話嗎?」

「是啊。阿彌陀佛真的是太慈悲了,請你不要哭,我們來一起念佛送他。」

就這樣我們全家都念佛,八個小時後,為他沐浴更衣,弟弟全身柔軟,面相非常好看。三天后出殯時,引來了好多圍觀的人,都說從沒見過比生前還要漂亮的死人,親屬中有幾個都因此而念佛了。

回想起來,弟弟打電話給我時,應該確知他要往生了,但他不說,可能知道我不會相信吧。初四半夜他說阿彌陀佛要來接他走了,應該是給我消息,如果那時我能問問,也許他會說些什麼給我聽的,但我一點不相信,所以問也不問。等最後他說佛來了,到走只有幾秒鐘,我問什麼都來不及了。想起來真後悔,如果早一點相信他說的,問問他見到什麼,有什麼心得多好啊。

但不管怎麼說,弟弟走了,走的很自在,他的念佛往生本身就是最好的說明。他是真正的只會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其他什麼都不會。

弟弟的往生,給了我很大的震動、很大的教育,因為我平時看不起他,實在說是看不起他只會念這一句佛,沒有像我持戒,沒有像我吃素,沒有皈依,什麼經咒、什麼修行都不會,我想千人往生、萬人往生,也輪不到他往生,但他恰恰是成就在這一句佛號上,而且往生的這樣好。我平常自認為超出他許多,這才明白他不知要超出我多少倍。他讓我徹底明白了往生不是靠我們自己的力量,而是靠阿彌陀佛的願力。我們稱念南無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就會一個不漏的,把我們救到西方極樂世界去。

人說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弟弟的往生,使我完全消除了疑慮,增強了信心。從今往後,我要學習我弟弟,徹底放下自以為是的心態,老老實實靠定一句名號,念到最後一口氣。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湖北仙桃 胡學斌口述  佛定 整理
2008
2

三三、病入膏肓 念佛往生
——
姜子和老人往生記

薑子和,男,72歲,湖北省長陽土家族自治縣龍舟坪鎮人。20045月有幸聞到佛法,於20041024日晚上九時往生。

 薑子和是我的同門兄弟,家裏很窮。晚年患有肺氣腫、心臟病、腎衰竭等多種疾病。肚子脹的大大的,下肢腫脹,並且破皮流水,還經常抽筋,簡直是痛不欲生。

在今年的五月份我就勸他念佛,我跟他說:「你看你病得這麼重,想治也沒辦法治了,再說你家也拿不出錢來治。不如跟著我們來念佛,壽命沒盡的話,阿彌陀佛就保佑你快點好起來,如果壽命盡了就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去成佛,免受地獄之苦。」他說:「好我聽你的,跟你一起念佛。」並且和老伴一起,堅持念佛不斷。

薑子和在念佛前,就已經臥床幾個月了,應該說是快不行了的。但念佛後,不僅能起床了,而且還能扶著牆壁慢慢走路。過了不久,又摔了一跤,一隻腿被摔斷了。當時倒地以後,四個人來抬他起來都抬不動。我們只有趕快念佛回向,才抬動他。

1024日晚上,薑子和已經不能念佛了,他老伴就坐在他面前,告訴他一定要在心裏念佛,一定要跟阿彌陀佛走。就這麼說著念著,薑子和也就很平靜地斷氣了。當時斷氣的時候面色很難看,加上他的家裏人怕他彎曲的腿伸不直,就找來輪胎和石磨壓。

他的老伴還是一直坐在他旁邊念佛。等到第二天換衣服時,全身柔軟,變形的腿也正常了,面色還像年輕人的像,跟他那痛苦的病容比較,簡直是天淵之別。家裏的子女、周圍的鄰里和親朋好友都說從來沒見過,這念佛真是神奇。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

薑德海 記
2005
9

三四、大白蓮花 接引往生
——
哥哥嚴子康往生經過

我哥哥叫嚴子康,生於193272日,往生於2004107日。家住湖北潛江園林鎮。

我哥哥是2001年,我勸他念佛的。但只是斷斷續續念,直到病重期間才聽勸告,跟著念佛機念佛。

因心臟病突發而斷氣,當時我不在他身邊。五分鐘後我才趕到,沒有哭,沒有搬動。可能因盼我而沒有合眼,當時我就給他作了開示。組織家裏人助念,大約十分鐘左右,雙眼安詳閉合,並帶有微笑,一小時左右面色紅潤,並有紅光,好似酒後的臉色。在旁邊念佛的人,念的不由自主地笑起來了。

由於瑞相好,家裏所有的人,親友都參加了助念。每隔一個小時左右開示一次,到凌晨四點鐘左右我就用心與哥哥對話:「哥哥,你要放下家裏的一切牽掛,跟著慈父阿彌陀佛到極樂世界去。家裏的一切事由我來承當,解決,請你一定相信我……。你有什麼要求需要我幫助你做的,請你報夢我……」

對話約十分鐘左右,閉著眼睛念佛時,就出現了一朵猶如日輪的千瓣大白蓮花,也是我這輩子從未見過的,好看極了。我哥哥站在蓮花中間,頭上戴的是菩薩的帽子,身上穿的是他往生時穿的衣服,非常莊嚴。當時我激動的放棄了繼續觀看,趕忙起身拜謝慈父阿彌陀佛對我哥哥的救度。

當天五時左右,有一個蓮友在家念佛剛坐下不一會,就看見阿彌陀佛出現接引像把我哥哥接走。她說:「阿彌陀佛身上放很強的紅光,我哥哥身上也放紅光,從光中可以看見我哥哥往生時穿的衣服顏色。

火化的那天來的人很多,看見我哥面色紅潤、全身柔軟,並有彈性,都讚歎說:「念佛確實好,真不可思議。」子女到後來也沒有悲傷感了。特別是從公墓返回家的路途中,抱著父親的遺像,在車中大聲唱著「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回到家中。並對他們的母親說:「今後我們也像這樣為您辦後事。」母親笑了!

除此以外,我們每個七給他念佛時,蓮友看見他身穿淡黃色僧衣回來打個轉就走了。有時看見他與佛菩薩在一起打坐,場景十分莊嚴。

南無阿彌陀佛!

嚴子英  合十
2005
9

三五、佛光普照 安祥往生
——
向先榮老人往生記

向先榮,男,湖北省長陽自治縣龍舟坪鎮西寺村人。生於一九二0年四月十八日,在二○○四年四月有幸聞佛法,於二○○四年臘月初五往生,世壽八十四歲。

向居士與阿彌陀佛有緣,以前曾有很多人勸他學其他宗教,皆予拒絕。但有一位蓮友勸他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免受閻王審判,他卻快心樂意接受。他皈依佛門後,一直虔誠念佛。加上蓮友在一起經常談學佛念佛的感應,講阿彌陀佛的慈悲救度,講阿彌陀佛為我們建的極樂世界是如何好,講我們這些罪苦眾生,只有往生到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才能永遠脫離這六道輪回的苦海,這樣更加增強了他學佛念佛的決心。

二 ○○四年五月下旬,他在自家山地扯草,一不小心從三米多高的土坎上摔下來,頭、腰都被摔傷。至七月發生頭昏、心慌,夜夢五人追他,其中一人持短槍,四人持長槍,對著他惡狠狠地說道:「我們找你找了六年,今天終於找到你了,看你今天往哪裡逃?」他在夢中只有拼命跑,最後跑到一個大船上,他們才無奈甘休。

八月二十日我去看他,當時病情很重,口舌紫黑,不思飲食。他說近日來老是惡夢不斷,我即教他念佛回向,並通知其他蓮友一起為他念佛,回向他的冤家債主。他積極配合,虔誠念佛回向,至八月二十三日病情有所好轉。

九月十二日我和鄭貴樹蓮友一起去看他,陪他念佛,他高興地說:「我最近老是睡在大紅蓮花裏,我的臥室裏佛光普照,我的床頂上有戴草帽子的人在洗澡(游泳)。」

九月二十他說:「昨天上午,我把被子蓋著眼睛、臉睡覺,看見床沿邊站立一位身約丈高的老婆婆,身穿白袍。我想被子蓋住了眼睛,是怎麼看得見的?我就將被子掀開來看看,老婆婆仍然站在床邊,笑咪咪的望著我,約半分鐘後才離去。」冬月二十三日我又去看他,他又激動地告訴我:「菩薩又來了呢,我屋裏全是紅光和白光。」

臘月初五十點十五分,在佛號聲中,向先榮睜開雙眼,望了一眼參加助念的蓮友和他的兒孫們,平臥床上,雙腿垂直,右手伸長向下貼近身體,左膀彎曲橫向胸部,左手貼近胸膛,手心向上,其姿態與阿彌陀佛接引像相同,雙眼一閉,停止了呼吸。其面容栩栩如生,嘴唇紅潤。往生二十多個小時後,身體柔軟與活人無異,後腦天靈蓋仍有微溫。

向先榮的殊勝往生,使其家屬、親友、鄉鄰深受感動,對阿彌陀佛平等救度深信不疑。

南無阿彌陀佛!

任明珍 記
二○○四年臘月二十

三六、嚮往極樂 無疾而終
——
王業英老人往生記

我的婆婆王業英,女,85歲,湖北石首市槐樹莊村人,1919年臘月二十八日生,2004年臘月三十日往生。

我婆婆獨身居住老家(子女都在外地工作),2002年我回家探望她時,勸她念佛,並為她準備三聖像、佛珠等。老人家欣然接受媳婦的孝心,高興的說:「這好,這好,這比買什麼東西我吃都好。」當勸她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時,她激動的連連說:「哎呀!我就是想的(要求)這個事!」之後就自覺的堅持念佛,她自己說,每天可念幾萬聲。兩年後的二○○四年臘月三十,無疾而終。第二天(2005年正月初一)當我們從潛江趕回時,已是上午九點多鐘、摸她的身體,渾身都仍然還是柔軟的,臉色也非常好看。

王美鳳 口述    清隨 記

三七、走近佛教 六天往生
——
胡老漢往生記

今年正月十六,我家門前來了一位乞丐婆婆,我就給了她一元錢,想不到她接錢後竟念了一聲「阿彌陀佛!」,這讓我聽起來如同異國他鄉乍逢故知一般的親切、驚喜,忍不住問她:「你會念佛?你知道念佛的好處嗎?」

老婆婆說:「我只是隨口說說,念佛有什麼好處我哪兒知道。」

「那我來告訴你,念佛就可以到阿彌陀佛為我們建的極樂世界去,就永遠脫離這六道輪回的苦海。你看你都這麼大年紀了,還四處要飯受人輕視。你認不認識字,我送一本書給你看。」

她說:「我老頭子認識字,有書給他看,免得他打牌。」我便送他一本《走近佛教》。

半個月後,老婆婆又到我門前要飯。我問她老伴書看了多少了,她說:「我是專門來感謝你的,我的老頭子在看書的第六天就走了,走的非常好,走的時候還在念佛。真是太感謝你了!」我一聽很覺奇特殊勝,便向她瞭解詳情。

老婆婆家住湖北潛江三江左橋六組,老伴姓胡。那天老婆婆把這本《走近佛教》帶回去,她老伴胡老漢一看就愛不釋手,一天到晚捧著書看,邊看邊告訴她:「念佛真是好,你也好好念佛吧。」

三天後,他跟老婆婆說:「我要走了!」

又交待子女們說:「我要走了!你們照顧好你媽媽。」

對鄰居們也說:「我要走了!這本書太好了,你們也可以看。」

此後三天便不再吃,到了第六天,無任何病痛,念著佛號安祥自

在地往生了。往生後全身柔軟,面色紅潤。事後人們才說:「我們還以為他是說著玩的,原來他說的是真的,那念佛還真是好。」鄰居有人來說:「你們怎麼這有福氣,在哪兒弄的這種寶書,也給我們看看。」但老婆婆不給,說要等到胡老漢過五七以後再送給他們看,理由是她老伴太喜歡看這本書了,她要把這本書放在他的靈前,每天為他翻一頁。南無阿彌陀佛!

毛懷玉  記
二○○五年四月

三八、歷經磨難 終脫苦海
——
劉孚山老人往生記

我的三叔劉孚山,湖北潛江竹根灘鎮回龍村五組人。生於1940年,於2005年正月26日凌晨往生,終年65歲。

1998年三叔因患闌尾炎住院動了手術,我到醫院去看他。就勸他念南無阿彌陀佛,他聽說念佛,可以減輕痛苦就答應念佛。

20028月三叔因負重,腰椎扭傷向外彎了出來,吃藥、打針都不見效。

後來乾脆就不治了一心念佛,三天后夢見西方三聖站在蓮臺上,好高大,觀世音菩薩還將三叔突出來的椎骨用手按了進去,頓感輕鬆,兩天后即痊癒了。從那時起我三叔就堅定不移地要念佛。但三叔由於業力太重,家人都反對他念佛。

特別是在2003年冬天,因高血壓中風後,家人更加阻撓他念佛。只要念佛,不但不給飯吃,還用棉梗條打他。邊打邊罵:「你念,你怎沒把病念好?······」念佛的老師和蓮友去看他,勸他的家人,幫他洗曬被子、衣服,可是這一切都沒能感動他的家人。走了之後依然虐待,在這樣的逆境中我的三叔只有偷偷念佛。

歷經一年多痛苦的折磨,在2005年正月26日,我的三叔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終於回到了母親阿彌陀佛的懷抱。

在去為三叔助念的途中,彭樵翠蓮友聽到了空中念南無阿彌陀佛的音樂(男聲唱),那美妙的聲音是世界上任何音樂所不能比的,持續了近半個小時。

在助念中我們看到三叔的面貌變化:皺紋消失,眼睛嘴巴緊閉,面帶微笑,全身柔軟,仿佛像三十多歲的活人甜睡一樣,已完全不是生前那個窮困潦倒的可憐像。

一個叫劉益武的,肩擔秧架去幹活,聽別人說這個死人與一般死人不一樣,專門跑來看個究竟。他走近一看說:「這不對吧,是不是水準你跟他打了口紅的?」我說:「我連化妝品都沒有,打什麼口紅,你看看我三叔的胳膊和腿再說。」

他看後連連說:「我服了,我服了,我真服了,你們搞的是對的。」第四天要送葬了,三叔的面色是越來越漂亮,震動了全村,連相鄰的羅趙灣村的人都來看稀奇。三叔一生務農,歷經磨難,然而遇到了阿彌陀佛的救度,以業力身換來了無量壽,成了清虛之身,無極之體。阿彌陀佛的恩情真是粉身難報,碎骨難謝。

感謝阿彌陀佛!感謝阿彌陀佛!感謝阿彌陀佛!

侄女:王水準
2005
2

三九、稱名不全 坐著往生
——
陳春林老人往生記
 

我的姐夫陳春林,63歲,湖北省天門市張港鎮四組人。於2005年正月十三下午427分往生。

我姐夫在2002年春節後不久,因患高血壓癱瘓,臥床不起一年多,不會說話。後來才慢慢站起來扶著牆壁走路,能說簡單的一兩個字,耳朵能聽見。

2004年六月我對姐姐楊大明說: 「姐夫老這樣,不如勸姐夫念佛,好也好得快,走也走得快。」我姐就將我的話直言轉告姐夫,姐夫聽了就問姐:「實話?」姐答:「是實話。」

姐夫說: 「好!」我聽說姐夫接受念佛,就請了念佛機送給他,這時他就開始跟著念佛機念佛。因為說不了完整的句子,念佛也從來沒念全過。從念佛後他的身體是一天比一天好起來,還可以幫忙打開水,淘米做飯。

今年正月十一日,姐夫望著姐摸摸頭,姐問他: 「是不是要剃頭了?」他說:「嗯!」姐就給他剃了頭。十二日起來摔了一跤,好像精神較差睡了一天。十三日,他的精神又好起來了,他望著我姐扯自己的衣服,還用手摸自己的衣服,再捂著自己的鼻子嗅,表示有氣味。姐又問他: 「是不是要換衣服?」他點頭示意是要換衣服。姐就跟他洗澡換了衣服。午飯吃了一碗麵條,飯後就去曬太陽。

這一天也湊巧,姐夫的兩個弟弟未經邀請都來看他,陪同他曬太陽。後來他自己去上廁所,回來又慢慢的走動,走了兩圈忽然一晃,兩個弟弟連忙上前扶他。姐問他: 「你是不是想到椅子上坐?」他說:「嗯。」於是就將他扶到籐椅上坐好。到了下午近四點左右,他忽然睜大眼睛看著前方,並不停地伸出大拇指,嘴上還不停地動,看樣子是在念佛,表現得非常快樂。不到半個小時,姐發現他沒有動靜了,近前一看,已經停止了呼吸。

我姐夫就這樣瀟瀟灑灑地坐著往生了,時間是下午四點二十七分。往生後全身柔軟,面色紅潤。參加助念的蓮友敖想珍看見陳春林已現出家相,笑咪咪的坐在簸箕大的蓮花上。直到正月十六舉行葬禮時,依然是身體柔軟,臉上是紅光滿面,使一些不相信念佛就往生的人也相信了,特別是他的兩個弟弟因親眼所見,不得不相信,全都念佛了。

「直為彌陀弘誓重,致使凡夫念即生。」阿彌陀佛真是太慈悲了,感謝慈父南無阿彌陀佛的救度。

南無阿彌陀佛!

慚愧人: 任傳美 記
 
二○○五年正月

四十、世人輕視 彌陀偏救
——
龍時桂老人往生記
 

我的同事龍時桂,女,68歲,家住湖北潛江張金鎮,祖籍湖南。由於她特別笨,年輕的時候很多人都瞧不起她。老了後還被老伴給拋棄了,再婚的老伴沒有多長時間又去世了。

她身患高血壓、糖尿病等多種疾病 ,走路都感到困難說話吐詞不清,上氣不接下氣。女兒又已出嫁,身邊沒有親人,經常感到孤獨無助,幾乎是眼淚和疾病伴著她度日。

2002年我們告訴她念佛,跟她講阿彌陀佛的慈悲救度,講極樂世界的好處,講娑婆太苦,不能再呆下去了。你現在都苦成這樣,如果不念佛死後又不知到哪去,是脫畜牲生任人宰割,還是到地獄受苦無窮。

她邊聽邊流著淚說: 「別人輕視我,不理睬我,感謝你們瞧得起我,大老遠的跑來勸我念佛。我確實太苦了,我還有一塊最大的心病。總擔心自己病多,生活起居無人照顧,如果臨終時病得不能動了怎麼辦? 」我們反復跟她講,「你只管念佛,把一切都交給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是我們的爸爸,我們的一切爸爸自會安排好。

為了使她深信不疑,還特別帶她去看曹功鳳身無病苦,自知時至往生的殊勝瑞相。她說: 「像這樣多好,我一定聽你們的話好好念佛,將來也學她好好走。」果然念佛後她的身體是一天比一天好,人一下子好像年輕了幾十歲。

就在她往生的前八天,看到一朵好漂亮的蓮花從窗戶外飄進來。

在往生的前三天,跟鄰居們說: 「再過三天我就要走了。」鄰居以為她又糊塗了,因為她什麼病也沒有,精神也很好。誰會相信她真要走了。310號她女兒聽別人說她媽又糊塗了,連忙跑來看她。沒想到推開門一看,她媽已經走了。一想今天不正好是我媽說的三天後嗎?

接著找來蓮友,蓮友們說: 「對呀!不是她糊塗而是我們糊塗,這分明是阿彌陀佛提前告訴她,讓她自知時至,身無病苦,安詳自在往生。圓滿她的心願啊!」

南無阿彌陀佛真是太慈悲了,龍時桂一聲南無阿彌陀佛都念不清楚、一個被世人瞧不起的苦女人,卻被阿彌陀佛視為掌上明珠。

王興玉 口述  佛定 記錄
 2005
8

四一、想佛見佛 佛迎回家
——
王金秀老人往生記

王老居士俗名王金秀,法名佛迎,湖北潛江市張金鎮人,生於1921年正月十五,2005年四月初二(農曆)凌晨二點往生,世壽八十五歲。老人性格剛強,為人心直口快,心地善良。

1999年有幸聽聞到南無阿彌陀佛,隨即歡喜信受。立誓終生念佛,並移身居住佛堂,以佛堂為真家,視蓮友勝親人。

她珍惜機緣,珍惜光陰,晚年能遇到這麼好的法門,豈可輕易錯過, 「人生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八十高齡記憶衰退,但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名號,根深蒂固。她認識到要脫離六道輪迴,只有念南無阿彌陀佛。她也知道我們都是阿彌陀佛的寶寶,阿彌陀佛一定要接我們到西方極樂世界成佛。由於念佛,得大安心、無所掛礙,使多年的頑疾消失,精神愉悅。

雖然自身無力報恩,唯盡形壽,竭力稱名,每天和大眾一起堅持上早晚課,拜佛、念佛。本已老化的身軀,行為有礙,但她還是執著每次都要拜完四十八拜;每逢講法,她都坐在前面,以便聽得清楚;每逢佛、菩薩聖誕,她都要堅持向佛、菩薩獻上一朵鮮花,以表感恩之情。

其他時間,她自覺的念佛不斷。為促進自己精進念佛,他對自己實行了記數念佛法,起先用豆子記數,後來改用竹簽計數。規定每天除集體念佛(早晚課)外,還要另外念佛一萬聲,且後來逐日增加,一直到日念兩萬聲。同時,她還經常催促別人念佛,若看見旁邊有人講閒話,她總要規勸說: 「你們念佛啦!」他的一串念珠撥得油光滑亮,她用以記數的一套竹簽保存得完整無缺。

2003 年四月初八,為啟發眾生相信,老師曾經方便提示,若想見阿彌陀佛,當於夕陽西下之際,對日觀望,可見彌陀及西方三聖。王老居士當即試驗,一試即靈。抬頭就看見了阿彌陀佛!她高興不已,並招呼大家都來觀望,並教大家觀望的方法,當時真有不少人看到了阿彌陀佛。由於各自的根器有別,所見到的阿彌陀佛形態、服飾各異。有的看見的是阿彌陀佛金光閃閃;有的看見的是西方三聖高大無比;有的看見的是七寶池中的蓮花綻放;有的什麼也看不見……此後,王老居士只要想見彌陀,抬頭即見,天天都見阿彌陀佛,〈望佛台〉因而得名。正是:浪子想西方,抬頭見爹娘,親昵又撒嬌,兩眼淚盈腔!

由於陽壽將盡,業力現前,痛苦日趨加劇。自200551日以來,飲食不進,晝夜不寧,疼痛難忍,坐臥不安。

一天、兩天、三天,一個星期過去了,病魔殘酷無情,老人家被 折磨得氣息奄奄。四月初一中午,她對身邊的蓮友說:「我只這天把要走了。」照顧的蓮友幫她洗完澡,換了衣服,扶她坐起,她睜開眼睛,望著門口,面帶笑容。蓮友們問她: 「奶奶,您看到什麼啦!是不是阿彌陀佛來啦!」她點點頭「快念阿彌陀佛!」「跟阿彌陀佛去」,只見她以微弱之聲,發出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蓮友們請出三聖接引像,供在她面前,她竭盡全力坐起,雙手合十向佛頂禮。口念南無阿彌陀佛……可見她臨終雖很痛苦,但頭腦一直十分清醒。

傍晚,疼痛減輕,渾身發癢,繼而出現各種形狀的疙瘩,有的像蝦子,有頭有尾有鬍鬚。有的像烏龜,有的像甲魚,有的像雞,像螃蟹等等動物形狀,蓮友們分析: 「冤家債主來了」原來她曾居住湖區,為謀生計而打魚捕蝦,特別殘忍的是捕小蝦,曬乾蝦,一攤幾曬席。因果不昧,它們終於討債來了。通過及時念佛回向開示,才得已很快消失。

四月初一下午,我們為她量血壓,發現血壓表已無反應。可能彌留時間不會太久,很多蓮友都留下助念。此時的王老已八天未飲食,然每天都排大小便,有時一天排五、六次,每次的量都不少,最後把人世間污穢排除得乾乾淨淨。已成為一個清虛之身,無極之體了。

四月初二凌晨,室內異香滿屋,王老居士在念佛聲中安詳停止了呼吸。脫離諸苦、往生極樂。時值兩點零五分停止呼吸後,助念人群一直注視著王老,好像還在期望著什麼,約三分鐘後,王老念了三聲佛號(從口形動態中看出)即無動靜了。在場的蓮友無不為王老居士往生而慶倖,為彌陀的慈悲接引而感恩。一時群情激昂,念佛聲更加宏亮,響徹夜空,響徹十方。兩點十分,蓮友曹現蘭見大蓮花三朵圍繞,從外飄進,還有不少小蓮花和含苞欲放的花蕾,狀如睡蓮,滿堂清香。

天明,開始佈置靈堂(實際上是佛堂)巨幅三聖接引像懸掛上方,下麵是《西方極東世界依正莊嚴之圖》,佛像兩邊對聯是:五劫思維十劫呼喚慈父朝夕盼兒歸,三界流浪六道 輪迴孤兒今日入母懷和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眾生攝取不舍。遺體停在佛堂中央,周圍鮮花環繞,氣氛莊嚴。沒有世間亡人的陰森恐怖,有的只是成佛後的喜慶、祥和和親切。只見她面部皺紋、老年斑全部消失,膚色亮麗,肢體如熟睡的嬰兒柔軟如綿。沒有病中痛苦的容貌,面帶笑意,似有幾分滿足,又有幾分幸福。一時佛堂內佛號聲節奏歡快,室外鳥叫聲相應傳來,眾生有情,當為歡欣!

周邊縣市及各地蓮友聞訊紛紛趕來助念,天門蓮友(敖想珍)在車上就看見有三層佛圍繞,滿是阿彌陀佛,到佛堂念了一會佛,就看見佛堂內容納了成千上萬的眾生,一朵朵的蓮花從空中飄進來,在佛堂內圍繞飄動。

初三夜晚1140有參加助念的蓮友曹現蘭見老人家身穿白色大襟褂子和老師跪在一起念佛,手拿念珠約一分多鐘,又站起來繞佛,逐一和在場的人打招呼、道別,大約三分多鐘才消失。

初三凌晨三點半,在敬亭山工作和學習的蓮友聞訊日夜兼程,不辭辛勞趕回。頓時,激情滿懷,熱淚盈腔,念佛形成高潮。這裏不是生離死別的悲哀,而是久別重逢的激情。盼到了,終於盼到了!王老居士為何遲遲彌留,難道不是記掛遠在敬亭山的蓮友嗎?團聚了,終於團聚了!王老居士和我們大家永遠在一起。南無阿彌陀佛!

清隨 和南
 2005
4

四二、眼望彌陀 安祥往生
——
彭以孝老人往生記

我的丈夫彭以孝,從小家裏貧窮未讀書,只能做裝卸工,為人忠厚老實。2005年四月初九凌晨往生,終年68歲。

去年臘月突患腦溢血,經過搶救人是活過來了,但卻只能躺在床上生不如死,只能說簡單的話。生病後,我就一直勸他念佛,講阿彌陀佛專門發願救度我們這些受苦受難的眾生,到極樂世界去成菩薩、成佛,那裏環境優美,要什麼有什麼,要是如果不念佛,死了後就要下地獄。

我問他怕不怕死,他說: 「不怕。」我又問他:「你想不想到極樂世界去。」他說:「想!」

「那就聽我的話念佛。」他說:「好。」我又問他:「我講的這些話你喜不喜歡聽。」他說:「喜歡。」就這樣,我每天陪著他念佛,也有很多蓮友來跟他講開示,陪他念佛。四月初五他突然問我今天幾號了,我說今天初五,他扳起手指頭數六七八九,說我要走了。由於他吐詞不太清楚,我沒太在意。四月初七,在屋裏聞到一股異香,我們只是激動地拜佛。

四月初八夜晚,我們幾位蓮友不知怎麼搞的,好像知道他要走了似的,討論他走後的後事安排。蓮友走後都九點多了。我又陪著他念了三圈佛才睡。凌晨我聽到他咳嗽,趕忙坐起來看他,只見他雙眼直直地望著阿彌陀佛。我看他這樣,就大聲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就在佛號聲中他安詳地往生了。

事後我才回想阿彌陀佛真是太慈悲了。今天正是他說的七八九。他是說不出來,其實,阿彌陀佛早就告訴他接他的時間了,他也告訴了我們,只是我們太愚癡不懂。往生後全身柔軟,面色紅潤。一個苦了一輩子的裝卸工人,竟然能往生成佛。真是太感謝阿彌陀佛了。

南無阿彌陀佛!

妻子 趙德英 口述  佛定 整理
2005
9

四三、夢中出遊 選定佛國
——
刁洪順老人往生記
 

刁洪順老人出生於191910月,往生於20055月初7。刁老生前是湖北潛江長途汽車站的老站長,是個離休老幹部。為人忠厚善良,老少不欺,年青時參加革命(老家是山東),他跟我們說在沒有參加革命前,在老家也念過四年佛,不知什麼原因,後來沒有念了。

我們在1999年開始學佛,心情非常激動,老師給我們分了小組,我們就在老居士劉葉鳳家學習。刁是劉的老伴,我們每次到她們家學習碰見刁老,就合掌念一聲南無阿彌陀佛,他老也合掌念一聲南無阿彌陀佛。

去年的冬天,刁老的胃癌復發了。他是85年動手術到現在已是20年了,在醫院裏我們叫他念佛,高興時就念,疼痛時就不念。有一次我們去看他,他對我們幾個人說: 「夢中我到你們道場去了,看到蠻多菩薩很莊嚴,很好看,也看見了你們道場的人。」

第二次2005年陰曆229日,夜晚睡覺,夢中看見了一盆火像地圖一樣大,照著胸前好舒服,好舒服,睡了一個好覺。第二天就告訴他老伴,劉居士就說: 「這是阿彌陀佛放光照攝你,你要好好念佛感謝佛恩。」

5月中旬,劉丙貴居士從敬亭山學習回來後,去看刁老,她就跟刁老開示:在學習期間,師父告訴我們,只要我們願意去。阿彌陀佛肯定會接引我們,我們就一定能成佛。」

但是,他老還是不相信,這時劉丙貴蓮友就一膝跪下,滿面淚痕的告訴他: 「您就如我的父親一樣,世間的一定要放下,什麼都是假,什麼也帶不走,您活了八十幾歲,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人生這麼苦,您還留戀什麼。您老年輕參加革命打仗,打仗時殺了多少人,這都是債,都要還的,您有能力還嗎?是沒有能力的,我們只能靠阿彌陀佛幫我們還。」

當時他覺醒了,他說雖然他們是敵人,也是生命。激動地流著淚說: 「我念佛,我念佛,我一定念佛。」

從這以後刁老就出聲念佛了,62日這一天,刁老跟老伴說: 「我就這樣走了,我走的不明不白,你不好交差。」

從這以後就昏昏的睡,醒後就跟他侄媳婦講: 「他出去旅遊十幾天,去了很多國家都不好,只有你們說的那個西方極樂世界好,我決定到阿彌陀佛國家去。」

從那以後,不論怎樣痛苦,他都合掌念南無阿彌陀佛,有時還說: 「阿彌陀佛快救我,把我接到西方極樂世界去,我願意去。」

刁老的一個姓熊的好朋友來看望他,刁老跟他說: 「你到我家玩一個禮拜,我就走的,我已決定到阿彌陀佛國家去。」剛好一個禮拜刁老往生了

往生後,很吉祥,真是面如滿月,我們助念的蓮友都很高興,同時也很激動,感謝阿彌陀佛的大慈大悲救度我們這些罪惡生死的凡夫,同時他們長途車站的老少同事都說不可思議,是不是你們給他化了妝的,我們說:是阿彌陀佛給他化的妝。

往生後(五七)前兩天,給老伴托夢,看見兩個男子問他,你到 哪裡去,他說我回西方去。

彭樵翠  記
2005
9

四四、瞎眼關公 自在往生
——
母親楊本福老人往生經過

我媽媽楊本福,89歲,往生於20056月初三。

我媽媽往生前,住在湖北監利縣新溝鎮菜場街。離我有三十幾裏路遠。我念佛後,多次想勸她老人家念佛,但都沒敢開口,怕她不信還誹謗。因我媽一生中什麼都不信,雖說不識字,能說會講,年輕時還當過幹部,別人送她外號 「瞎眼關公。」性格豪爽剛強,為人正直善良,身體也一直都很好。

就在今年416日,我回家探望她老人家,不知從哪兒來了一股勇氣,壯著膽子,跟她講念佛的好處,沒想到話音剛落。她老人家有點生氣的樣子,說: 「這了生死的事你怎不早說,你都念了幾年的佛了,才來告訴我。」

我說: 「我怕你不信。」她說:「我信,我念,我還要皈依。」

「好,那就為您辦皈依。」從此我媽一聲佛號伴隨她走完人生的最後四十六天。我由於要管孫子,當天就回到漁洋鎮,再也沒去探望她。

在六月初二接到媽媽去世的電話,趕過去時,只見我媽全身柔軟,面色比生前還要漂亮。我真是激動不已,就問我媽的保姆。她說: 「她老人家一天除了吃飯外,從不講什麼話,一天到晚嘴裏都在念佛,這次她老人家什麼病都沒有,只見她老人家下床時,身體搖晃了一下,我想看一下老人好去叫人,當我定睛看時,老人已經走了。」

我聽後,眼淚直流; 「感謝大慈大悲的南無阿彌陀佛,媽您真是太有福氣了,您可別忘了,一定要來接我啊!」

南無阿彌陀佛!

女兒劉其秀口述 佛定居士整理
2005
9

四五、安祥往生 笑慰親人
——
張庭均往生經過

我的丈夫張庭均, 59歲,200584日凌晨一點半鐘往生。

張庭均祖籍武漢,知識青年下放時來到我們潛江漁洋,後來招工到潛江園林青酒廠。在20048月份得胃癌,到漢口為其做了切除手術。

去年12月份,我姐姐來看望他,看他這麼痛苦,就勸他念佛。告訴他: 「你念佛,如果陽壽未盡,阿彌陀佛會保佑你快點好起來。萬一壽命盡了,就跟阿彌陀佛到西方極樂世界去成佛,要不然萬一下地獄就可怕了。」

他一聽就接受,開始念佛就很認真。我姐夫送給他的書他都認真看,看了以後,還講給我聽。經常懺悔自己罪孽深重。因為念佛的緣故,5個月來,身體都還好。沒念佛前,整夜做惡夢,念佛後也不做夢。但在5月底,病又復發了,還做了一個夢。夢見在大海邊,水很清,有一個當官的年輕人,對他說: 「你曾經用槍打過我。」我丈夫說:「我沒有打你。」兩個爭吵不休,忽然,來了位菩薩說:「算了,算了,你們不要爭了。」

他病的比較嚴重的那段時間,不管白天念佛,還是晚上念佛、拜佛的時候,都感覺眼前有一塊布擋著,看不到任何東西,但卻清楚地看見狗子、老人、還有小孩。他還問我: 「你看不看得見?這麼清楚。」

我說: 「我怎麼看得見」。我心裏想這可能都是來找他索命的吧。由於病的很重,經常吐血,念佛也沒有原來念的好。我只能提醒他好好念佛,我就去放生超度他的那些冤家債主。在他走的前一個月,不怎麼說看得見什麼了,念佛也念得很好。

在他往生之前,他說好像有點餓了,我就去為他煮米湯。走時我打開念佛機,他說: 「你不開,我自己念。」我聽見大概念了半個小時後,睡著了,一點半鐘時,他很平靜地斷氣了。當時我還是很傷心,忍不住哭泣起來。當我觸摸到他的骨頭時,感覺到骨頭都硬了。我突然想到求阿彌陀佛接他走說: 「南無阿彌陀佛!他本來業障重,但您不是善惡都救嗎?你一定要接他到西方極樂世界去呀!」剛一說完就看見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我一看見他笑,我內心的悲傷感一下子全沒了,更加大聲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念了一個多小時後,他渾身柔軟,病容全部消失,臉形成了他年輕時的圓形,面色紅潤比年輕時還要漂亮。他的外甥女從武漢來看了以後,說: 「舅舅沒有死吧,怎麼變得這麼漂亮了。」

他往生的時候是農曆630日,那麼熱的天,放了三天去火化,是越來越漂亮好看,武漢很多親戚,以及我們酒廠的很多同事,都說從來沒見過,這念佛還真這麼好。

他往生後,我一直堅持念佛。但內心始終還是有點擔心,他是否真到了西方極樂世界。就在他四十九天的那天早晨,剛一睜開眼睛,看見好大一朵漂亮的紅蓮花在我面前轉。我連忙柔柔眼睛,想仔細看時,只見蓮花轉到我的床上,稍稍停頓了一下,緊接著就轉到窗口飄走了。我馬上意識到肯定是我的老伴,他見我還有疑惑,特意以蓮花化生來點化我,讓我真正相信他確實已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從此我堅信不疑。感謝南無阿彌陀佛!

妻子 任水珍口述  佛定居士 整理
2005
9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已發布文章: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