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圓滿的解脫1
南無佛弟子輯
26/10/2019 06:17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緣起

對生死問題的解答,關係到每個人最切身、最根本的利益,因為我們生下來註定要死亡,在死亡面前,世間的一切幸福和歡樂都將成為虛飾。當我們靜下心來關注這一事實的時候,我們的人生似乎陷入無底的黑暗之中。

末學在年輕時,就因為體弱多病,經常和死神打交道。也常常思考著這一個問題:人死了到底有沒有靈魂?生從何來,死又何去?帶著這個問題四處尋求解答,還先後學過道教、氣功,好不容易接觸到了佛法。但是要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末學又望塵莫及了。因為要修清淨心,要功夫成片,要持戒精嚴……等等,等等。我一個生活在五濁惡世的罪惡生死凡夫,實在是三學不成,三毒難斷啊!

就在末學萬念俱灰,絕望無助時,有幸聽聞到了:「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誹謗正法。」這才是南無阿彌陀佛慈悲的呼喚啊!只要我們信順彌陀的救度,專稱彌陀佛名,願生彌陀淨土,如果我們不往生,則阿彌陀佛就不成佛。大慈大悲的阿彌陀佛是以他成佛的正覺,在為我們保證:念佛決定往生。

為了解除疑惑,在99年親赴安徽宣城,在蒼塘沿頂禮上淨下宗法師求法。法師慈悲地一字一句為末學開示了三天三夜,最後還殷切地囑咐末學:「希望你回去後,多多拜讀上慧下淨上人的書,普勸一切有緣,仰賴阿彌陀佛的誓願,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彌陀的救度才是我們出離生死苦海的唯一希望,才能讓我們獲得圓滿的解脫。」

我內心的煩惱、疑惑頓時一掃而光,充滿了光明,充滿了喜悅,充滿了愛的力量。我感覺到阿彌陀佛的慈悲,就彌漫在我的周圍,好似躺在母親溫暖的懷抱裏。我要不負師父之重托,將南無阿彌陀佛的慈悲,去轉告那些急待著救度的每一位有緣眾生。從此發誓以弘法為己任,為慈父當助手。老老實實地實踐著念佛、成佛這一無可辯駁的真理。

二○○○年四月,游先壽老人兩次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又回來告訴我們極樂世界的依、正莊嚴,然後預知時至,殊勝往生的感應,使我深信阿彌陀佛的救度真實不虛。

二○○三年八月,胡國英往生斷氣後,活靈活現結出了彌陀接引印,這個感應更加使我堅信不移。我又一次發出:「要把彌陀的悲心傳遍宇宙十方」的誓言。蓮友們也是個個法喜充滿,大家輾轉相勸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菩薩是一個接一個,一個比一個殊勝。

在這本小冊子裏,有子女送父母往生的;有父母送子女往生的;有弟弟妹妹送哥哥姐姐往生的;有親戚送親戚往生的;也有朋友送朋友往生的。總之,只要有念佛人的地方,就會主動、善巧去勸人念佛,只要念佛,就決定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在這些往生人中,有的是早年就聞到佛法;有的是三年、五年;有的是兩天、三天;還有的是生前無緣接觸到佛法,臨終後助念超度往生的。更有不可思議的是,只是念佛人起了為他念佛的念頭,他也得到了往生佛國的殊勝因緣,回歸到了極樂家鄉。在他們中有夫妻,有母子,也有兄弟姐妹。在娑婆世界他們有緣相聚,在極樂世界又都成了菩提眷屬。

末學彙集這本小冊子之目的,希望以這些事實,給像我當初一樣苦悶、困惑無從解答,痛苦無法解脫,心靈不堪重負的人給予安慰、啟迪。我今既然已經依從善導大師,專行念佛,我就已是極樂之嘉賓。豈忍父母、兄弟、姐妹空度人生,虛受輪迴。

末學在這裏還要向那些,已經往生成佛的菩薩們,以及他們的親屬表示歉意,每一位往生的菩薩,因緣都非常的殊勝,只是由於末學愚癡暗鈍、資訊不靈,漏於收集,未能一一表述。

但願一切有緣:信受彌陀救度,專稱彌陀佛名,願生彌陀淨土,廣度十方眾生。南無阿彌陀佛!

 末學: 南無  合十

《圓滿的解脫》之「念佛往生」

一、已經往生 回來示現
 ——
游先壽老人往生

游先壽居士,男,湖北省潛江市園林鎮城南村人。原籍湖北五峰人,土家族。生於一九二五年農曆三月十五日,往生於二○○○年四月十六日。春秋七十五。

游老因解放前為國民黨將官,解放後曾被判刑勞改十三年。這十三年的生活待遇,不言而喻,可想而知。到年老後老人家身患多種疾病,特別是哮喘、肺氣腫、風濕性關節炎。

一九九二年,我有緣與他家成為緊鄰,二位老人為人善良,對人和藹可親,因此我們相處無間。我見老人疾病纏身,活得痛苦,勸他倆老同我一起練習氣功,一段時間後,病情減輕轉好。

一九九八年,我初聞佛法之後,把這事告訴他倆老,他們很喜歡。農曆十月初一,倆老一起入佛門,學佛念佛,當時沈老師帶著我們一起學習。

一九九九年初,我們有緣得到一本《我們回家吧》,這真是彌陀的呼喚。就這麼一呼喚,使我們猛醒,歡喜得不得了。以後,沈老師又去安徽拜見師父,直接去面見師父求法,帶回來不少法寶和錄音帶。

由於我們是鄰居,天天見面,常在一起學佛、念佛,交流心得。他們很喜歡我常跟他們在一起,講彌陀救度的殊勝,生歡喜心。

去年秋季,游老居士得了肺炎,長燒一月之久。經醫治後,燒是退了,但人顯得很消瘦,以致不能參加小組學習。我就叫他在家自己念佛,他也能聽。今年三月中旬,又開始發燒。經醫生檢查,診斷仍為肺炎。他兒媳婦出於孝心,一定要治療。於是輸液,一直到四月九日,他自己不願再輸液了。停針以後,確也不燒了。就在這同時,他不再進食,只喝少量水。

四月十日,我和蓮友黃文英、王興玉三人去看他,叫他不要忘記念佛。他對我們三人說:「我現在嘴巴沒有吃東西,又沒有同別人講話的時候,心裏自然而然地就南無阿彌陀佛,是祂自己來的,我耳朵裏聽到的。 」我們聽他這麼一說,都很高興。我們認為這就是彌陀的呼喚,是念佛眾生與佛心相應了。

四月十四日上午八點,游老居士的老伴過來對我說:「韓會計,請您過去,爺爺有話要對您說,我過去到他床前。游老居士對我說: 「我今天下午要走了,我看到一朵蓮花,蓮花上還有我的名字。」

我說:「那好,我們就給您洗個澡,換換衣服吧。」

他說:「嗨!我在七寶池裏洗了個澡,池裏的水,要熱就熱,要涼就涼,好的很!」我說:「那您還需不需要什麼東西呀? 」他說:「這邊的什麼都不要了,那邊什麼都有,好的很!」

下午兩點鐘,他自己喊到:「我的時間到了,阿彌陀佛來了,快點給我穿衣服。」這時他非常清醒地告訴我,阿彌陀佛來接他了。我很歡喜地退出房間,讓他老伴和兒子為他洗澡,換衣服。大約過了半小時,洗完澡,換了衣服。他安靜了一會兒,我又到他床前。這時,他睜開雙眼,對我說: 「阿彌陀佛已經把我接過去了,我這是又回來的。」我就是愚笨,很著急的對他說:「哎呀!您又回來幹什麼呀?」我唯恐他回來了,再不能去了。

他說: 「回來有兩件事,第一:我要求土葬,不要火化,阿彌陀佛說可以(他是土家族,國家允許)。第二:要給他們打個招呼,告訴他們我已經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了,我這就走的。」

我問他:「什麼時候再走?」

他說:「不要緊,阿彌陀佛給了保證經,叫我轉來說了再回去,早晚去都不要緊。」
我問:「什麼是保證經?」
他說:「念佛啦!」
停了一會,他又說: 「現在我知道了,有兩條道,一條是到西方極樂世界的;一條是到娑婆世界去的。你看,我這不是又回來了嗎?」

四月十六日早晨八點多鐘,游老居士的老伴過來對我說:「韓會計,爺爺說他今天要走,下午不走,晚上一定走。」

四月十六日下午五點多鐘,游老居士對他老伴說:「我馬上就要走了,你弄點水來,我洗一下。」老伴端來水,他自己洗臉、抹手。自己伸出雙腳讓老伴洗。洗完後,老伴出來倒水,即叫我過去,可是當我們進房時,游老居士已經往生了。

在他老伴出來倒水的那一剎那,游老居士的長孫女游桂美,對爺爺說:「爺爺!我讀書給您聽。」但長孫女不知道書在 哪裡,游老居士還用手指著抽屜,告訴孫女書在抽屜裏。當孫女拿出書,坐在床邊,念書不到兩分鐘,就發現爺爺不呼吸了。

游老居士四月十六日下午五點五十分往生。到十八日中午十二點去埋葬,全身柔軟,面色紅潤。(我護送游老居士到家鄉湖北五峰縣,直至埋葬後,我才回來。 )以上就是我親眼所見的游老居士往生的前前後後。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韓福俊    合十
二○○○年四月

按:彌陀救度 已是現成 主動平等 絕無條件
不論何人 當下信受 當下獲救 活著往生

二、往生之前  極樂已現
——
黃蝦貴老人往生記
 

黃蝦貴居士,女,七十二歲,湖北省潛江市總口農場關口分場第四生產隊人,是一個一字不識的鄉村老太太,患直腸癌四年。

黃蝦貴居士一九九八年秋學佛,二○○○年六月十七日上午七點四十分往生。往生後,面色紅潤,且帶微笑。四十九個小時以後火化時,仍然全身鬆軟。

黃蝦貴居士五月初病情漸重,臥床不起。

六月十日,她女兒何義珍打電話告訴我,說她母親已經不想吃東西。十一日又打電話來,說她母親已經拒絕進食,只喝水,大便失控,拉血,拉黑水。

十二日又打電話來說她母親只喊「阿彌陀佛老親娘快來接我!」

十三日早晨我從潛江到農場何義珍家,何義珍對我說:昨天我見她老是閉著眼睛,就說:「媽,您怎麼老閉著眼睛呀?您睜開眼睛呀!」她說:「我閉著眼睛看到的東西多好看呀!地上都是五顏六色的,紅的、綠的、藍的、黃的、放光亮的、圓團團的、光溜溜的、個個發光,好看得很,我打赤腳都跑好快,我好歡喜呀!(黃蝦貴居士腳低有雞眼,平常只能穿軟底鞋)我睜開眼睛看到的都是這屋裏的爛桌子、爛板凳、爛櫃子,都是爛東西,我不歡喜,我不想看。」

我隨何義珍來到黃蝦貴家,到她床前,她見到我很歡喜,稱我為大恩人,因我介紹她學佛、念佛之故。她很歡喜地把她閉著眼睛所看到的一切又對我說了一遍,接著又說:「一個月前,我還捨不得這個,捨不得那個(指兒、孫們),現在我哪個都不牽掛了,我都不要了,阿彌陀佛那裏那麼好,我還要這些做什麼?我什麼都不要了,我只要阿彌陀佛快快來接我,我歡歡喜喜跟祂(指阿彌陀佛)去。」

十四日上午,黃蝦貴居士的子孫和我,都在她房內時,她把手一揮,說:「你們都在這裏,我對你們說,你們一個都不准流眼淚,流眼淚就是拉我的後腿,我不要哪個拉我的後腿,你們都要歡歡喜喜送我去。」

黃蝦貴居士有個妹妹,就在本隊居住,常常來她床前哭訴人間生死離別、兒女情長之類。黃蝦貴居士趕她走,並且說:「我不要聽你說這些,聽得心煩;我只要聽答錄機放的南無阿彌陀佛的聲音。」

四日下午,我和她女兒一起到她床前,她對我們說:「剛才我看見祂來了。」我們倆人同時問她「你看見哪個來啦?」她說:「就跟桌子上那個像上一樣的人。」(她的桌子上放著阿彌陀佛的顯真像,是她初學佛時,我送她的。)我們倆個又問她:「 祂在哪裡呀?」她說:「祂在半空中,我用手去抓,沒有夠得著,我想抓住祂不放,跟祂一起走。」

十四日晚上,何義珍留下來照顧她母親,我回何義珍家休息。十五日早晨,我在何義珍家佛像前拜佛,想到黃蝦貴居士體下總是流血、流黑水,一定很痛苦,就在佛像前求佛說:「阿彌陀佛呀!您既然大慈大悲,五逆十惡都救,那就快把黃蝦貴居士接去,請您提前、提前、提前接她去。」

我趴在地上未抬頭,眼睛閉住的,突然,就像靈魂出竅,又像阿彌陀佛把我調過去一樣,我看到自己一下子到了黃蝦貴床前,看到好高大的阿彌陀佛,伸出右手,一把抓住黃蝦貴的右胳膊,提起就飛走了。黃蝦貴抓在阿彌陀佛手裏,小得一點點,像一隻小燕子。我馬上想到「攝取不舍」的經文,心中無限感動與安慰,知道黃蝦貴居士一定往生無疑了。
我當時看到黃蝦貴穿的玉白色上衣,深藍色褲子,我只看到背部。此後,我問何義珍當時黃蝦貴穿什麼衣服?何義珍說的和我看到的一樣。

五日上午,我正準備離開何義珍家去看黃蝦貴居士,接到黃蝦貴孫女從外地打來電話,說她夢見她奶奶要走的跡象,就起身讀四十八願,然後,念南無阿彌陀佛,她念一聲佛號就有一道金光,念一聲佛號,就有一道金光,閉眼睜眼都能看見。她求阿彌陀佛讓她奶奶再活一段時間,我說:「哎呀!你趕快把念頭一轉,求阿彌陀佛快快接奶奶往生,因為奶奶不可能康復了,活得好苦!不然的話,你求阿彌陀佛讓她再活一段時間,我們求阿彌陀佛快快來接,阿彌陀佛怎麼辦呢?」她說:既是這樣,那就照您的辦。

由於黃蝦貴沒有說出哪一天往生,所以十五日下午我就回潛江家中了。從十五日晚到十七日早晨的這段時間的事,是何義珍告訴我的。何義珍說:「十六日上午,黃蝦貴問她,現在幾點鐘?」何義珍答:「九點多鐘」,黃蝦貴又說:「哎呀!九點過了,今天又去不成了,只有等明天了。」(她說她出生的時間是上午九點,她要在九點鐘之前去,但只說了時辰,沒有說出哪一天。)

何義珍對我說:十七日天亮前,大約四點多鐘,她閉著眼睛,看到好亮的金光,光中現出一尊坐在蓮花上的佛,由遠到近,由小到大,直到她家窗前,她馬上睜開眼睛就不見了。她想,這一定是來接她母親的佛,果然,天亮後,七點四十分鐘黃蝦貴居士往生。

十七日,黃蝦貴居士往生後。我抵達時是上午十點鐘,當時遺體還在床上,用黃紙蓋臉,我揭開黃紙念了三聲南無阿彌陀佛,發現黃蝦貴右眼皮往上抬起,呈半開眼狀,我可以看到她的眼球。之後,又合上眼,面帶微笑。

黃蝦貴居士往生後,面部皺紋舒展,很光滑。

有一個小插曲,就是:十八日,黃蝦貴居士往生的第二天,她兒媳的母親,責怪人們沒有在遺體下面作冷凍處理,並且說一定會爛得滴水的,趕快去弄個鍋來,放在下面接滴下來的水。

十九日晨,是黃蝦貴居士往生的第三天,我從何義珍家來到黃蝦貴家,看到這樣的感人場面:黃蝦貴居士的遺體靠堂屋東邊,在她遺體西側跪滿了人,我一看,大部分都不是念佛人。在那個隊,原來有九個念佛人,黃蝦貴居士走了,只剩下了八個人。這個隊總人口有四百多人,念佛是極少的。平常有些好抬贑的人,這次三番兩次來看黃蝦貴居士的遺體,要看個究竟。十九日,是往生第三天了,遺體仍然是軟的,沒有腐爛。人們見到這種情況,震動了,他們說:這就稀奇了,哪有人死了不硬的呢?哪有這麼熱的天氣(大約攝氏三十五度),三天了,還不變色?不爛的呢?於是見者自然起敬,一起拜上了。有些是帶著鋤頭等生產工具下地幹活的人,看到這種狀態也拜上了(大約有二十多人)。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初學    韓福俊記
二○○○年六月

按:一字不識 鄉村老太 念佛時短 亦非精進
凡夫罪重 極大病苦 幾度難忍 欲尋自盡
如是之人 有何修行  如何敢望  正念分明
但存一念  仰求之心  現生見佛  足步光明
重苦輕微  往生無礙  全賴彌陀  大悲本願
炎日不腐  身且柔軟  見者起敬  能化愚頑
名號本是  光明本體  一念仰投  攝取無疑
攝取不舍  其義雲何  親現令見  如燕在握
無論善導  無論凡夫  口稱佛號  皆放光明
凡夫肉眼  見之稱奇  菩薩天眼  一切洞悉
當知名號  自然功能  在凡不減  在聖不增
一念大利  無上功德  念佛求生  如何不得


按:癌症末期,其苦難忍,直腸、胃、肝,難忍尤甚。然若繫心,憶佛念佛,佛力加持,能轉業力(身在業在,往生業無),使心神安定,病痛減輕。又,若能深信,彌陀救度,則身苦心安;知道彌陀,未曾舍離,常在我旁,慈視著我、照顧著我、等待著我。一旦娑婆緣盡,淨土緣成,則聖境冥現,撫慰我心,令我安然,自在往生。如《小經》所言:「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慈悲加佑,令心不亂。」

若不知彌陀救度,則茫無所靠,其悲苦不安,無法言喻。

既往生已,肉體軟硬,不用拘泥;然而若能在旁,多予念佛,能使遺體,轉硬成軟。多有生前未曾信佛念佛,死後眼口雙開,面目恐怖,身體堅硬;一經蓮友助念,眼口雙合,貌轉安詳,身體柔軟。可知,六字名號,活靈活現,但有助念,亡者無不蒙佛加被,故不可妄言助念無功。

又,游先壽、黃蝦貴都是老年才信彌陀救度,念佛不多,其從小到老之殺生食肉等之業報顯現(業以殺生食肉為重),此臨終之苦,尚因佛力故,重報輕受。

既知念佛能使硬體變軟,則念佛亦能使病苦轉輕。故既信彌陀救度,應多念佛;並應學佛大悲,素食護生,不可恣意食肉。

(以上按語均屬淨上人在編著感應錄時所加)

三、菩薩點化 二月往生
——
朱重保老人往生記
 

朱重保,女,生前在潛江市園林一中對面做小生意;幼時家境貧困,未曾上學,一字不識;四十歲開始敬奉觀世音菩薩,為人善良,但沒念過阿彌陀佛。

九九年,她六十五歲,十月間,她對我說:「關麼姨,你來坐,我講個夢給你聽:昨天晚上,我清楚地看見阿彌陀佛,在天空中飄來飄去,笑著對我說:「你要念我哩!」」

我說:「你就快點兒念吧!」

她問:「我做生意的地方太小了,怎麼念?」

我說:「就擺個凳子,在上面點香,邊做生意邊念佛。到時候佛就帶你去極樂世界。」她聽後非常歡喜,從此就很虔誠地念佛了。

時過兩月,臘月十二晚上,朱老太覺得有些頭暈,沒吃飯,交待老伴說:「以後的生意就靠你了。」老伴吃完飯回來時,朱老太睡在床上,打起鼾來,到十二點十五分就往生了。

三天後火化,全身柔軟,皺紋消失,面帶笑容,紅潤光亮,如活人睡覺一樣。

潛江 關成秀記錄
2000
78

四、棄邪念佛 預知時至
——
趙還英老人往生記
 

趙還英老人住湖北省潛江竹市鎮聯合一隊。生於1936年農曆212日,往生於2000年農曆617日,世壽64歲。

趙還英老人原是一位巫婆,家裏安有神堂。趙還英老人家距潛江園林鎮有十五裏左右。去年六月份的一天,關世秀在園林鎮碰見了她。兩人相見,十分親熱。關世秀蓮友有意思勸她念佛,就自我介紹說: 「我現在已學佛念佛快兩年了,真的是蠻好。你看我現在的身體還好吧,等以後還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去成佛。」她接著又說:「你和我是同鄉,平時關係也不錯,我跟你說一句真心話,你原來搞的那一套,只是求人天福報,不能脫離六道輪迴。我們都是幾十歲的人了,既沒有文化,又沒有能力修行。要了生脫死,只能憑南無阿彌陀佛救度。 」趙還英老人聽後半信半疑,抱著試探的心情說:「你說好,我就念念看啦。」

今年農曆三月底,趙還英老人開始疾病纏身,我知道後,乘車去看望她。在談話中,瞭解她只求病好,根本沒有做往生的準備,我們當時又進一步跟她講。不管病情如何,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不能忘。要把一切交給南無阿彌陀佛安排。當時她點點頭,表示照辦。

六月十七日上午,12點鐘前,我們接到了趙還英老人辭世的電話。她是上午1130分鐘往生的。我們下午三點到那裏,衣已更換了,遺體安放在堂屋旁,親人們跟著念佛機在念南無阿彌陀佛!她全身柔軟,頭頂還是熱的,面部皺紋已消失而有寶光。好似活人睡覺一樣。當時在場的親朋好友見狀,都說: 「這是稀奇!」我們去的三人,一面為她助念,一面又瞭解她往生時的情況。

趙還英老人的女兒張正至說: 「我的媽媽從上次您們來看她後,每天念佛不斷。特別在她走的前兩天,自言自語地說:你們敲鑼打鼓,熱熱鬧鬧來接我,你們是哪裡來的?不是南無阿彌陀佛來接我,我就不得去。你們說是南無阿彌陀佛派來的,要拿證據我看。’後來我媽媽對我說,她兩天之內就要走了,要我把要辦的事都辦好。」

趙還英老人在往生的前一天,對她鄰居楊桃至說: 「我馬上就要與您分手了,您和我平時關係很好,把您吃虧跟我把睡覺的地方收拾,打掃乾淨,把頭髮梳理整齊,撚珠跟我戴上,等南無阿彌陀佛來接我時要像個樣子啦! 」後來她們按照趙還英老人的遺囑一一辦好了。

在往生之前她又自言自語地說: 「我是最惡的人,最壞的傢伙,最大的壞蛋。南無阿彌陀佛快來接我。」這些話,她反反復複,囉囉嗦嗦不知說了多少遍後,就像好人睡覺一樣很少動了。上午1130分鐘,趙還英老人身子抽動了兩下後,就停止了呼吸,安祥往生了。

趙還英老人的舅侄女兒趙桂蘭,當天晚上聞訊趕來,一進門就哭,這時,她兩眼還半睜開了!在場的人都說: 「不要哭了!不要哭了!再哭恐怕把她哭活哩!」過了一會兒,趙還英老人兩眼又緊閉了。兩眼還流出了眼淚,還是她的小女張九兒親自跟她把眼淚擦掉的。南無阿彌陀佛!

弟子:關成秀 整理
2000
724

五、老年癡呆 安祥往生
——
母親王九菊老人往生記
 

我母親王九菊,家住武漢市江岸區堤角社區272單元一樓二室。生於19211130日,往生於2000718日下午115分鐘。世壽79歲。

我母親一生勤勞、善良,把我們兄弟姊妹六人拉扯成人,費了不少心血。19999月份,她得了老年癡呆症,很少起床。神智有時清醒,有時糊塗。

我是由武漢知識青年,下放在潛江安了家。97年底開始學佛念佛,明白了人生的目的是為了生脫死。我得知母親生病的消息後,立即返漢看望她。去的目的不是只單純侍奉,最主要的是跟她講佛法,讓她能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從母親生病後,我們姊妹幾人經常跟她講淨土法門的殊勝。幫助她認識自己是一個罪業生死的凡夫,南無阿彌陀佛大慈大悲,發了大願專門救度我們這樣的人,到西方極樂世界成佛。只要我們信受,口念南無阿彌陀佛的名號,就即得往生。她開始聽後,總是有些懷疑地說: 「我都這麼大年紀了,加上又有病,既不能起床燒香、叩頭,又不能修行,哪裡還想成佛呢?只要念佛後能減輕我的病苦就行了哩!」後來我們要她念,她就念幾句,反正抱著半信半疑心態而念佛。

我們幾姊妹有時很著急,議論母親是否能往生。想到了南無阿彌陀佛為了廣度眾生,經過兆載永動的修行,五劫思惟,十劫的呼喚,每寸土地都有他的血和生命。難道我們連母親都勸化不了嗎?想到這些,我們增強了信心,日日夜夜,只要她頭腦清醒時,就跟她講名號的意義。因為母親不識字,就讀我們法門的書籍她聽。她越聽越想聽,並不由自主的合十說: 「這些話像在我心裏說。」後來讀《游先壽居士往生紀實》的材料給她聽,激動地用雙手搶著材料要親眼看看。從此以後,開始自覺念佛。

我的母親在往生的前一個月,就不會說話了。但她心裏有時還是明白的。我們姊妹經常對她講: 「媽!您口中不能念南無阿彌陀佛了!但心裏必須記住要念佛。」她聽後又將雙手慢慢合十點點頭。我母親在往生前半個月,已經不能進食了,每天只少量喝點水。往生前,一切殘汙排泄乾淨。在718日上午,我聞到了一陣從來沒有過的香氣,下午115分鐘,我母親安祥往生了。

20日舉行葬禮,火化前,母親全身都是柔軟的,也不感到涼,面部紅潤,含笑而有光澤。在場的親朋好友都覺得奇怪,特別幾個弟弟見狀,由原來半信半疑則陡轉態度,兄弟幾人跪在地上認真念佛,感謝佛恩。全家人因母親往生吉祥,都十分高興,都自覺做放生等佛事活動。

母親的往生,不僅激勵了全家人學佛念佛,而且對別人也是一個很大教育。母親火化時,請了樂隊奏樂,他們和死人打了不少交道。他們見到我母親遺體周身柔軟,栩栩如生,就問我是什麼原因,我簡單跟他們講了這是念佛的殊勝所致。儘管他們似懂非懂,卻奇怪的由哀樂而轉奏出了 「南無阿彌陀佛」。葬禮與眾不同,對弘揚佛法起了很好地推動作用。

在我母親往生後不久,我的大女兒做夢,看到我母親坐在蓮花上,在我們潛江佛堂念佛。

王九菊之女:彭樵翠口述 李耀香整理
2000
8

六、雙目失明 顓蒙念佛
——
鄧圓香老人往生記
 

湖北省潛江市服裝廠鄧圓香居士(女),出生於1930年,往生於2000915日晚855分。世壽70歲。

鄧居士一生賢淑,為人耿直,善良。生有二男四女,為了把孩子們撫養成人,歷盡了千辛萬苦。她跑過廟,敬過神,還吃了十多年的花齋。由於她多生多劫罪孽深重,後來視力減退,年過花甲後,雙目完全失明,受盡了 「人間地獄」之苦。

19984月份的一天,鄧居士隔壁的肖集英居士見她很苦,就跟她講述了學佛念佛可以離苦得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鄧居士說: 「好是好,對我來說困難很大,我家裏又窮,年紀又大,人又憨,眼又瞎,既看不到佛像,又不能焚香。像我這樣的人怎麼能學佛呢?」肖居士說:「阿彌陀佛救的就是我們這樣的人,對我們的唯一要求就是念佛。 」肖居士又送了一個念佛機和三聖像給她,從此這位老人就開始念佛、拜佛了。

1999 年春,肖居士又跟她講解兩個深信的道理,老人每次聽講時都感動的流淚。她深深認識到自己是一個罪孽深重的凡夫,可是阿彌陀佛大慈大悲不嫌棄,她要永遠拉住阿彌陀佛不放。由於她有這樣一個誠心,所以她每天除了念佛就是念佛。有時想起了南無阿彌陀佛的恩情,和潛江地區幾位元居士往生的殊勝感應後,就跪在佛堂痛哭流涕地念幾個鐘頭的佛。從她接受念佛後,也就自然而然地吃長素了。

今年814日,鄧居士覺得身體有些不適,但沒有什麼大病。從這天起就不進食了,只是每天喝點水,有時連喝進去的水也吐出來。始終沒有什麼痛苦,精神也很好。日夜念佛不斷,口裏還經常說: 「我的大慈大悲的阿彌陀佛,請快點來接我呀!」

鄧居士在往生前的一個星期之內,對所有的親屬說: 「我走後,你們不要哭,只要你們每人吃七天素,這就盡到了你們最大的孝心了。」親屬們表示同意,她才微笑點頭放心了。

915日晚830分左右,鄧居士要老伴弄點水她喝。後來就不會言語了,但心裏還是清白的,她的嘴唇仍然隨著念佛機的聲音微微的在動。她的孫女喊了一聲 「奶奶!」她還掉下了眼淚,在場的肖居士見狀,馬上跟她開示,要她放下一切,跟著阿彌陀佛走。她聽後很快就鎮靜下來了,855分鄧居士的嘴唇輕輕的動了兩下,就安祥往生了。

此時原本藍藍的天空,沒有一絲雲彩,只見滿天星斗,閃閃發亮,顯得格外寂靜。忽然看見鄧居士往生之房頂有一道很強的白光,不言而喻,這是佛光——阿彌陀佛接引鄧居士往生的證明。

鄧居士往生九個小時後更衣,全身柔軟,頭頂發熱,臉上的皺紋全部消失,膚色比活人還要漂亮,真是佛力不可思議。鄧居士往生的第二天,臉上出現了紅光,有的人看了說她是擦了胭脂的。

在助念的兩天時間中,當地震動很大。參加助念的,弔唁的,看稀奇的,來來往往,絡繹不絕。特別是917日這天上午出殯時,在場的有一百多人,連一些生前沒見過她的人也都來了。有一個拾廢品的婆婆,她看後非常感動,並坐下念了十多分鐘的佛。還說回家後一定好好念佛,臨終時也要這樣往生。還有一位名叫曾金香的老人聞訊從幾里以外趕來,看了後說: 「我跑了十幾年的廟,都沒跑出什麼名堂來,像鄧婆婆這樣往生該有多好啊!我回去後哪裡都不跑了,在家好好念佛。」更可貴的是一個八歲的孩子,他就坐跟我們一起,跟著我們念了半天的南無阿彌陀佛。

鄧居士往生後,她的親屬都遵照她的遺囑吃素七天 以謝佛恩。

鄧居士往生有感:

只因顓蒙稱佛名,臨終往生示殊勝。
彌陀大願恩似海,粉身碎骨難報恩。
一切心力皆休止,乘佛願力往西方。
頂禮見佛開顏笑,娑婆孤兒入母懷。

 

後學:李耀香整理
2000
922

七、持珠念佛 無疾而終
——
柯還珍老人往生經過
 

我的媽媽柯還珍,83歲,湖北省天門張港人。97年八月份開始念佛、吃素,2001年三月初五九時往生。

我的媽媽一生賢慧善良,勤勞儉樸,為人心直口快。97年八月份我有幸聞到佛法,就勸她老人家念佛,她一聽就高興地接受,成天一串佛珠不離手。我媽在念佛前身體有很多疾病,念佛後都好了。

也許是阿彌陀佛為她老人家消業障吧,一次牙齒大出血和一次胃出血,我們都嚇壞了,可她自己一點事也沒有。念佛後從未聽到她呻吟一聲,我們聽到的都是南無阿彌陀佛。在往生的前一天只是覺得有點昏沉,問她哪兒不舒服,她說沒有哪兒不舒服。

到第二天上午九點安祥往生後,我和姐姐就坐在她老人家的身邊念佛,送媽媽一程。可急壞了不信佛的哥哥,他擔心時間長了不好穿衣服,但是八個小時後全身比活人還柔軟,面色發光,嘴唇紅潤。我哥哥不得不在事實面前投降,也和我們一起念南無阿彌陀佛了。感謝南無阿彌陀佛!

 柯還珍之女 郭先年
2005
10

八、臨終遇法 三日往生
——
劉澤高老人往生記
 

《阿彌陀經》中說的「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若三日……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 」的經文在我身邊得到了證實。

我家左鄰老人叫劉澤高,男,七十三歲,系潛江市張金鎮人(現住園林鎮),是一位標準的舊中國式的農民。老人家四歲時父母雙亡,在叔叔身邊長大,六歲就在農田幹活,沒有上過學,可算是在苦水中泡大的人。改革開放以後,兒子進城做生意,老人喪失勞力後,進城隨子生活,身患直腸癌四年。

老人于二○○一年五月五日晨開始念佛,五月七日晚八時十分往生。往生後面色如生,全身柔軟,令眾人感歎,同稱佛力不可思議,念佛三日即得往生安樂國。

幾年來,我也曾多次勸他老人家念佛,可是他總說他念不好,不願接受。所以,我也就不勉強他,但因為他有病,所以,我也常常去看他,我不因為他沒有念佛而疏遠他。

五月五日早晨,我從他家門前走過,他的老伴拉著我說: 「爺爺快死了,五天沒有吃東西了,只要喝涼水。」

我開始是一驚,哎呀!這幾天我也沒注意,不知道他已經病危。我馬上進去看他,他見到我就說: 「韓會計,您來了。」我說:「是呀,來看您。」我接著又說:「您在這個世界上的苦已經受完了,現在要到另外一個世界去了。您死後是願意去做鬼,還是去做佛呀?如果去做鬼,下地獄,那就比這個世界更苦;如果去做佛,那就到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去,那就永遠離苦得樂了,再不受苦了。怎麼去呢?只要念佛就能去。 」他說:「我是怕我自己沒有這個福份。」我說:「阿彌陀佛把我安排在這裏跟您做鄰居,能告訴您念佛往生,這就是您的福份呀!」他說:「好,那我就念佛。」

我連忙回家把我自己用的念佛機連同小變壓器一起拿過來,接上電源,打開念佛機。開始我只在客廳裏念,問他想不想聽,他說想聽,並且叫我把念佛機拿到他房間裏去,我就拿進去,叫他跟著念佛機一起念佛,晝夜不停。我說如果您沒有精力念出聲,就跟著念佛機心中默念,也可以。他說: 「好。」我又回家請來一尊佛像,對他說:「這就是阿彌陀佛,是他老人家來接,您就走,別人來接一定不能走。」他說:「好,我聽您的。」我便把佛像放在他床前的桌子上,過了一會兒,他叫他老伴把佛像用透明膠貼在蚊帳內他的對面,他說這樣看得更清楚些。

第二天(六日),他的兒子在房間裏同他老伴講話,他說: 「你們要講話就到外面去講,我要聽念佛聲。」

第三天(七日)下午,他女兒見父親將不久于人世,便哭起來,他說: 「你不要哭呀!你哭,阿彌陀佛不要我怎麼辦?」他女兒也就不哭了。到晚上七點五十左右,我又過去,見他這時已經不再說話,我就又對他說:「如果阿彌陀佛來接了,您就走吧!這個世界太苦了,到阿彌陀佛那裏就一切都好了。 」過了一會兒,八點十分,老人心臟停止跳動,面色如生,全身柔軟,直至十號上午火化前,亦複 覆如是。

老人往生的次日(八日)晨,我通知附近幾位蓮友來助念,送他一程,蓮友們都說: 「真是佛力不可思議,這回我們可真的親眼看到一個『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念佛三日就往生的人了。』」

愚笨弟子  韓福俊 記錄

九、念佛不斷 安祥往生
——
張金烈老人往生記
 

家父張金烈老人,今年八十歲,住潛江市徐李鎮徐場村一組。九二年冬月初六,突然高血壓中風,以致半身不遂,通過醫治後,能靠拐杖走路。

九八年八月我們有幸聞到了佛法,在善知識和蓮友們的幫助下,開始信佛念佛。與此同時,我們勸父親信佛念佛。也是他老人家善根福德因緣成熟,一勸就樂意接受了,並日夜稱名念佛不斷。

同年九月份的一天中午,父親坐在堂屋的椅子上,從窗戶往外看,看到大路旁的杉樹林裏有一尊又高又大的聖像,父親又驚又喜,回頭看佛堂的阿彌陀佛像,跟杉樹林裏顯現的聖像一模一樣,父親看了很長時間,聖像才慢慢消失。

這以後,父親更加虔誠稱名念佛。從園林鎮回到徐場村三年的時間裏早晚燒香禮佛,稱名念佛從不間斷。我們每次回徐李老家,都給他老人家講解,阿彌陀佛大慈大悲和不可思議的願力,並要他接受阿彌陀佛的絕對救度,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今年農曆十月,父親再次病倒,咳嗽的很厲害,有時出現昏迷,但是一清醒過來,就繼續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有時還喊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快把我接到西方極樂世界去呀!冬月初七,直到下午一點四十分安詳往生。往生八小時後,全身溫熱,臉泛紅光,面帶微笑,栩栩如生。從不信佛的母親和蓮友們,都聞到一股很濃很濃的檀香氣。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兒子:張玉祥 兒媳:王桂蘭
2001
11

十、秘密念佛 悄悄往生
——
李望英老人往生記
 

我們的鄰居,李望英,女,七十六歲,住潛江市交通。九八年秋,我們叫她念佛,她幸聞六字名號,信受不疑,從此開始念佛。但她家庭環境很不好,老伴是一位土改幹部,老黨員,一聽說佛菩薩一概視為迷信。總之,是一位純粹的無神論者,又是一位剛強的六道眾生。因此,李望英曾一度擔心念佛會不會有成效。

雖然她是一位一字不識的老婦,但對念佛由於家庭環境,會不會障礙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向我們提出了以下疑問:

一 、我一聽到南無阿彌陀佛心裏就高興,就想大聲念佛,可是小聲都不敢念,只能默念或意念,這樣能往生嗎?

我們說: 「佛他老人家告訴我們說:'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佛是真語者,他老人家不說假話的。憶佛念佛,就是叫我們把阿彌陀佛放在心裏,像想自己父母那樣,那才是真心念佛。」

二 、我一次都不敢與蓮友們一起到道場念佛,只能在家中一人默念,這樣能往生嗎?

我們說: 「道場在你自己心中就行,沒有必要在形式上到道場念佛。」

三 、我很想在家供佛像禮拜佛,但又不敢,這樣佛到時候能接我去嗎?
我們說: 「佛是大慈大悲,不講任何條件地救度眾生。只要我們真心願去,常憶佛念佛,阿彌陀佛絕對救度我們。阿彌陀佛他老人家是發了大誓願的,請不必擔心!」

從此李望英就靜下心來,在心中默念南無阿彌陀佛。

二○○一年七月,李望英身患癌症。病中,我們常去探望她,目的是開導她。在她老伴不在時,我們就教她時刻都不忘了佛,不要忘了在心裏默念六字名號。由於她信受不疑,在佛力加持下,三十多天沒進食,十多天連一口水都未進,一直神智清楚。

二○○一年十月初九一時往生,直到十月十二日火化時全身柔軟。不信佛的剛強眾生感到稀奇,而信佛念佛的心生歡喜,信心百倍。

事實證明,不論處於什麼家庭環境,不論什麼條件,只要眾生稱名不疑,往生必成。

陳昌傑 .杜淑珍
2002
1

十一、夢中見佛 願意往生
——
丈夫鄭孝生往生經過
 

我丈夫鄭孝生,一生為人正直善良,相信觀世音菩薩。九六年確診為肺癌,時年僅四十六歲,這對我們一家人打擊很大,也以此病苦因緣,我們同時學佛。

今年(二○○一年)五月,他說:「夢見「今冬壽」三個字。」我預感到他今年冬天就要壽終了。

九月他告訴我:「我已是佛門的人了。」又說:「我夢見自己赤著雙腳,看到一尊好高好大的閃閃發光的金身佛。」

轉回潛江中心醫院後,蓮友們來看望,並向他講解阿彌陀佛的第十八願:阿彌陀佛為眾生往生而成就的不可思議名號,只要眾生稱念,就可得到「即得往生,住不退轉」的真實利益。

蓮友們的話對他啟發很大,他以前比較喜歡念觀世音菩薩。我安慰他說:「病好與否,都要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觀音菩薩是阿彌陀佛的助手,你稱念阿彌陀佛名號,她也就放心了。經中不是說「若念佛者,當知此人,即是人中,芬陀利花。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為其勝友。當坐道埸,生諸佛家」嗎?」

可是他說:「不能往生極樂,能夠上天堂也好。」

我馬上糾正說:「你大錯!保人身要守五戒,上天堂要修十善。我們一個罪惡生死凡夫,只有輪迴到今天這樣的本事,能修什麼?而一句名號,「眾生稱念,必得往生」,多麼簡單!」

他又說:「我願意去,但不知他老人家來不來接我?」

我反覆為他講解第十八願:「「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阿彌陀佛為我們十方眾生的往生而發願,「若不生者,不取正覺」,今天佛已經成了南無阿彌陀佛,我們當然能往生了!因為我們是十方眾生之一,他不救我們又救誰呢?」他默認了,此後,開始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

病情雖一天天惡化,發燒、咳嗽一直纏繞著他,然而稱名念佛從未間斷。他承受著難以忍受的病痛,迸發出自己的心聲:「阿彌陀佛,我全部都交給你了,沒有什麼放心不下的,好歹你快救我吧 !」

十一月十二日,我丈夫高燒退了,精神特別好,和家人在一起談了很久。我幫他淨身換衣,收拾得乾乾淨淨,像遠行一樣,並與他同吃了一碗麵條。

下午五時四十分,他吐了一口鮮血,大約兩分鐘後便安祥往生了。

十三日凌晨三點,參加助念的一位蓮友看到一束黃色的光環,長時間照在他頭部的右上角。另外一位蓮友對他說:「你現在已經離開了人世間,擺在你面前的只有念佛,佛來接引你。」「他」回答:「我現在正在念佛。」

十四日凌晨四點,我二女婿在助念時看到一尊很高大的佛在靈堂的左邊,我丈夫在右邊,由於佛太高太大了,我丈夫在佛身邊顯得很渺小,臉上帶著非常開心而純真的微笑,身穿袈裟,胸前戴著佛珠,珠如乒乓球大小,佛珠上的木紋清晰可見,然後速度很快而又從容不迫地向西邊而去。同時,還看到一朵蓮花,隨著念佛聲漸漸長大,周邊的花瓣越長越多,最後蓮花大如簸箕。

我丈夫真正開始稱念南無阿彌陀佛,願生極樂世界以來,不過一個來月,便得如此殊勝往生淨土,想到阿彌陀佛五劫思惟、兆載修行、十劫呼喚,只是為了我們這樣一個必墮地獄的娑婆孤兒,每思及此,我便成了一個無言的淚人。

王興玉  合十
2001
11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已發布文章: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