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圓滿的解脫2
南無佛弟子輯
30/10/2019 08:52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十二、佛光來接 無疾而終
——
魯宇生老人往生記
 

魯宇生,男,家住湖北省潛江市澤口鎮彭魯村五組。生於1923年,往生於2002年農曆二月初六日,世壽80歲。

魯居士的女兒魯戊英是一位念佛弟子,在她的勸導下,2001年他開始學佛念佛,除了看佛書外,聽了淨宗法師不少講法的錄音帶,也聽了關成秀居士關於學佛念佛的好處。從此,他就精進念佛了。

2002年農曆二月初五日晚,他躺在床上,親眼看見篩子大的光,從視窗進入他房間,在他身體周圍轉了幾圈就飛出去了。之前,他身體稍有不適,後來一切正常。魯居士知道自己要回家了。當時就把孩子們喊到床邊說: 「我剛才見到了佛光,阿彌陀佛不久就要來接我了,口袋裏有幾百元現金,存摺上還有點存款,你們拿去用」。孩子們見老人沒病沒災的,就沒太在意他的話,都各自休息去了。

就在次日凌晨四點鐘左右,魯居士安詳地往生了。渾身柔軟,面部紅潤,頭頂發熱。他的無疾而終的事,在當地教化了不少有緣眾生。

魯宇生往生後的次年四月初一日晚上,天氣突變,刮了一夜的大風,還下了一場大雨。就在這個夜裏,魯戊英夢見她父親對她說; 「你還在睡大覺,不是我跟你們照看,以後吃什麼」。夢中她不知道父親已經往生了,還接著說:「您這麼大年紀了,不知還做得好什麼?」話音剛落,就從夢中驚醒了。

第二天早晨,他女兒邊做飯,邊洗衣時,看見很多鄰居從地裏回來說: 「戊英!大家的菜蓬都吹垮了,唯獨你的是好好的。」這時她才猛醒,昨晚夢見父親的話是真實的,真是不可思議。

南無阿彌陀佛!

末學弟子:李耀香 整理
2005
95

十三、靠佛安排 自知時至
——
李傳柏老人往生記
 

家父李傳柏,住湖北省潛江市徐角開發區,於 二○○二年十月七日往生佛國。

二○○○年,父親已是八十高齡,聽說本地游先壽老居士往生殊勝,便要我也給他請了念佛機、佈置了佛堂,開始念佛。

父親往生前已患病十多年,○二年五月全身癱瘓,生活不能自理,但仍堅持念佛,深懺往昔業力。

往生前三個月自動停止吃藥,說: 「一切由阿彌陀佛安排。」往生前一個月,他日夜念佛不斷,母親也在一旁燃香助念。
父親自知時至,往生當晚七點多鐘,就催母親快去把子女們找來。一會兒,父親就說不出話了,但嘴仍動著默念佛號,一直安靜地延續到次日凌晨一點五十分,安祥往生。

往生後,原本腫脹、流水、壞亂的腿全好了,還全身柔軟。兩天后出殯,皮膚還有彈性,且頭頂微溫。一些不信佛的人在事實面前不得不信服,說: 「相信了,相信了!」也和大家一起拜佛。

助念時,有一位師兄偶然發現自己的手像嬰兒一樣嫩,白裏透紅,且發亮。再看在座的念佛蓮友,也是一樣,佛光照得他們晶瑩透亮,閃閃發光,好看極了(而沒念佛的人則一如平常)。我想起了善導大師的贊偈: 「唯有念佛蒙光攝,當知本願最為強」。

李傳柏之女  李桂林 記

十四、飽經諸苦 火中生蓮
——
曹功鳳老人往生記
 

曹功鳳,女,1940年正月二十生,住湖北省潛江市園林城區東方居委會一組。曹功鳳是一個非常孝順、賢慧、善良的人。生有三男一女,1992年喪偶,1994年因高血壓中風留下後遺症,全身呈蝦狀,肢體喪失活動能力,行動不便。2000年有幸聞佛法,得善知識引導,自始自終一句名號相續不斷,於2003年正月十六中午12時往生。終年63歲。

身無病苦知時至

曹功鳳在臨終前五天(即正月十一)就吩咐大兒子 「你把我弄到前頭去(好辦喪事),我差不多要走了。」兒子不理解說:「您不要那麼想,您又沒病,是不是我們不孝,惹您生氣了。」她說: 「你們不曉得的,我去的地方好得很,我是去那裏當神仙(成佛)的,那裏蠻好!蠻好!蠻好!」

她將自己積攢的零用錢放的位置也告訴了兒子,並拿出鑰匙來也交給了兒子。

由於家人的疏忽,待我們趕到時,曹功鳳已停止呼吸九個小時。當時只見弓腰駝背的曹功鳳,已完全恢復正常,平臥、安祥如禪定狀態;皮膚有彈性、有光澤、細膩宛如童子,面帶微笑;僵直彎曲的手指靈活如常。

至誠念佛示殊勝

今年春節曹功鳳的健康狀況都很正常,很早就到相距六、七裏遠的佛堂去拜佛,當她偏著頭弓著背,一顛一拐攀著攔杆爬上二樓拜佛時,眾人無不為其虔誠所感動。

回顧她三年來如一日,每逢學習日,她都是這樣步履艱難、顫顫微微、緩慢而機械的挪動著每一步。不論是三伏的烈日,還是寒冬的冰雪,都阻擋不了她按時到佛堂來聽課、拜佛,手腳不便不能站起來拜,就跪著、扒著念,念得熱淚盈眶,念得失聲痛哭……。

她的家人起初很不理解,勸她不要這樣。但她毫不動搖,不論白天、黑夜堅持一句南無阿彌陀佛相續不斷,後來也只好順從她的心願。

曹功鳳身患殘疾、飽經諸苦,身陷苦海無法出離。但她堅信南無阿彌陀佛的救度,終於在這三界火宅中得以救拔,回歸西方極樂世界往生成佛。就在我們深夜為曹功鳳助念送行時,臨時貼在三聖像下面的曹功鳳遺像頭部周圍,出現圓形彩色光環,整個三聖像的黃色佛幢,放射出從下向上的光芒,十分壯觀,直至天亮方才消失。南無阿彌陀佛!

鄭學松  佛定記
 2003
2

十五、深信救度 紅蓮接引
——
趙代宣老人往生記

趙代宣,男,潛江竹市鎮乎耳堤村六組人。2003314日往生,時年78歲。

2001年,患腸癌,經其弟趙代良介紹,開始念佛。不懂多少佛理,僅聽其弟介紹六字名號的功德利益,深信阿彌陀佛的絕對救度,近兩年來,稱念六字名號相續不斷,恭敬三寶,虔誠禮佛,專心專意向往西方。在臨終前雖口不能言語,但雙眼始終觀望佛像 。

往生後身軟如綿,可以扶著打成雙盤,雙手合十。當地群眾見後,都十分讚歎。更為奇異的是:趙代宣停止呼吸十小時後,對著遺體拍照片,遺體不見了,顯現的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紅蓮花。

這正是:此界一人稱佛名 西方便有一蓮生
但使一生常不退 此花還在此間迎

鄭學松記錄
2003
3

十六、空中現佛 接引往生
——
熊中道老人往生記

熊中道,男。湖北省潛江市周潭村六組人,生於一九三五年,往生於二○○三年七月一日,世壽68歲。

二○○一年有蓮友約他念佛,他欣然接受,並珍惜機緣,虔誠念佛,從不懈怠。二○○三年六月,由於摔了一跤,神志有些昏沉,連續六天未醒。親戚都來輪流守護,不斷念佛。

到第六天上午七點,他的老伴熊緒兒聽到有人對她說:「還不去裝香磕頭,站在這裏幹什麼?」熊緒兒四面觀望,未見任何人。她就跑到自家佛堂去裝香磕頭,接著念南無阿彌陀佛,沒念幾聲,就聽到守護其旁的小女兒說:「爸爸走都走了」。面容與活著時無異,渾身柔軟如綿。

家人介紹:在熊中道跌倒的前一天,他的老伴熊緒兒看見天空出現象曬簸大的阿彌陀佛,她喊全家都出來看,當時熊中道在場,持續了大約半個小時才消失……彌陀慈悲接引,眾生愚癡無明。

許明璋口述  鄭學松記
 2003
8

十七、坐蓮往生 托夢破案
——
塗開霞往生記
 

塗開霞,女,家住湖北潛江市公路管理局,塗98年因感身體不適,到醫院檢查確診為白血病。2000年幸遇佛法,2003820日夜11點往生。

塗開霞2000年通過好友,周開鳳引到我家來學佛。開始我就給她講阿彌陀佛的大慈大悲,只有念佛才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得到徹底解脫。塗一聽就很高興的接受,並請了三聖像、香爐、磁帶等回家禮拜供養,堅持念佛。後身體慢慢好起來了,自感精神也好多了,只是每過一段時間去醫院輸一次血。

2003 820日早上,塗開霞到好友周開鳳家裏,說她想出去玩玩,到晚上周接到塗的電話說她在廣華玩了回家,路上出事被送到五七醫院。周看天已太晚就未及時趕去,第二天8點趕到醫院時,得知塗已於夜晚11點鐘斷氣了。五七醫院醫生對周說:「塗開霞是由一位男子扶著走進醫院來的。當時她頭腦清醒,帶有700多元錢拿出來交了住院費,還給家裏打電話。」塗帶有手機,後來病勢轉壞,直到當夜11點鐘斷氣。

大約過了半個月以後,塗的另一好友謝小萍(學道教的),因婦科病在醫院進行了婦科手術,感覺人生太苦,想到塗已解脫(認為人死了就解脫了),就想要塗把自己接去也好解脫。當日後夜兩點多鐘,謝做了一個夢,夢見塗穿著新花衣裳,打著盤腳坐在蓮花上,蓮花金光閃閃,懸在半空中,這話當時未對人講。

塗的家裏人對塗的死,始終有懷疑,擔心是被人謀殺,謝在做這夢之後不幾天,又是後半夜的兩點多鐘做了一個夢,夢見塗對她講:「我是在廣華地段出的車禍,你們不要再懷疑我是被人謀害的。」天亮後謝就將此托夢告訴塗的家人,根據塗托夢的線索,公安人員與塗的家人趕到現場。遇一中年婦女說:「親眼看見一個男人,騎一輛破舊的摩托車將一婦女撞倒了,開摩托車的人並未下車而騎車逃離了現場。」於是公安人員很快查出此人。奇異的是:在與謝托夢的同日同時,周開風與李孝榮(塗的好友)也夢見了塗開霞。塗開霞生前與這三個人是最要好的朋友,死後在同一天同一個時候用不同的方式與這三個人聯繫。

前面所述都是周來我家念佛時講給我聽的,周說:「我原來見到死人都很害怕,是不敢靠近去的,而這次我在五七醫院裏見塗的的遺體時一點也不害怕,當時由於心感悲痛。就邊哭邊摸她的頭、臉、手、臂都是柔軟的。也沒有涼的感覺,面相很好看,眼睛微睜像是看著我,很安詳,看上去感覺她就像是死得很甘心的樣子。這一天,她的家人把她拖回殯儀館放到冰櫃裏,兩天後弄出來還和以前一樣的安詳。從種種跡象說明塗開霞往生無疑。

一個嚴重的白血病人,已經是被醫生判了死刑的人了。念了一年佛居然能在車禍後而安詳往生,我們的慈父阿彌陀佛真是太慈悲、太慈悲了。塗開霞往生的事實正說明了:一個信受彌陀救度的人,當下獲得決定往生的身份,則不論何時何地何緣死去,都決定往生極樂國。佛恩難報啊!

我們只有不斷地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慚愧人:關成秀    和南
2003
8

十八、稱彌陀名 結彌陀印
——
姐姐胡國英往生經過
 

我妻子信佛、念佛,平時我只是不反對她,如果要我相信確很難,因為我覺得佛教講的都是些虛無飄渺的事。但是通過我姐的往生,使我親眼見證,一個人死了斷氣後,又活靈活現像跳舞一樣,結出阿彌陀佛的接引印。我在這活生生,像鐵一樣的事實面前終於投降了,從此和妻子一起而相續念佛。下麵將我姐的往生經過,供養給大眾,使之同沐佛恩。

我姐胡國英居士,家住湖北潛江市張金鎮,一九三八年生,一九九八年皈依受戒,二○○三年八月初二往生,世壽六十六歲。

她一字不識,不懂佛理。但信佛心誠,心地善良,樂於助人。自從皈依佛門以後,每日早、晚都要跪念一柱香時間的阿彌陀佛,從不間斷,並開始吃素。不過她求的只是人天福報而已。

今年農曆三月,經檢查確診為晚期胃癌。我妻子肖集湘居士勸她一心歸命阿彌陀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但她求病好的欲望特別強烈,根本不願往生。此時反而不念阿彌陀佛,而改念觀世音菩薩,祈求菩薩保佑她早日恢復健康。轉而充滿疑惑地問:「往生我夠不夠條件呢?」肖居士說:「你呀你是太夠條件了,因為阿彌陀佛不要我們任何條件。阿彌陀佛他老人家自己發願修行,專門為我們建立了極樂家園,並且每時每刻都在盼望著,我們早日回家。還告訴我們只要稱念他老人家的名號,願意往生他的極樂淨土,我們臨終時,阿彌陀佛就會帶領諸佛菩薩,前來接引我們。」但無論怎樣地勸說,她始終還是放不下對子女們的摯情。

往生前一天,我姐已經不會說話了,肖居士日夜守護其旁。進一步為其開導,幫助她回憶平生所受的苦難,告訴她說:「我們要想脫離這個苦海,只有依靠阿彌陀佛,你看你今生為人都這麼苦,現在又得了重病,你想求病好是肯定沒希望了,你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好好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不然的話,那就將再度輪回,你豈不白白虛度了這個難得的人生。現在你一定要聽我的話,好好跟著我念佛,隨阿彌陀佛到極樂世界去,你說好不好呢?」

隨著很微弱的一聲「好」,只見她雙眼湧出淚水,嘴巴隨著念佛機的節奏在不停地動,雖不能出聲,但知道是在念佛。前來助念的蓮友們聲聲不斷的佛號,也在為她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送行。

農曆八月初二晚十一時,我姐胡國英平臥於病榻上,平靜、安詳往生。就在她停止呼吸後,奇跡出現了:只見她兩隻手同時翻掌,掌心向下,然後緩緩向上抬起,左手高於右手,至腹部時,兩手同時翻掌,掌心向上,左手放置於胸前,呈托蓮花狀;右手放置於右身旁,呈垂手接引狀。這一切發生時,是那樣的突然,現場除了佛號聲外,安靜得出奇,沒有一點雜音。待所有動作完成後,現場有一個小小聲說:「哎呀,現在真走了。」仿佛我姐先前的斷氣,是假死一樣。

此時我的妻子肖居士興奮了,她激動地顫抖著說:「孩子們,你們快快磕頭,感謝阿彌陀佛呀,你們的媽媽不僅往生成佛了,為了度化我們,還示現出阿彌陀佛的接引像,好讓我們相信啦。」

這時她的子女們正呆呆地看著她們的媽媽,他們被剛才這一連串優美的舞姿給嚇傻了。一個老實了一輩子的苦女人,死了後怎麼還會跳舞?看到我妻子這樣激動,她的子女們才驚奇地發現:「哎呀,我們媽媽的手印,與聖像上阿彌陀佛的手印一模一樣。我們的媽媽往生了,我們的媽媽好幸運啊!」

一個普通的凡夫,瞬間變成了阿彌陀佛接引眾生的形象。可謂:一息不來,即生安樂;轉瞬之間,示現同佛。在場的人無不讚歎不已:「哎呀,稀奇稀奇,原來念佛有這麼好,我們要也能這樣就好了。」此時我才突然猛醒:「真是個奇跡!真是個奇跡!」剛強的我,在親眼見證之下,主動開始念佛了。

十二小時後沐浴更衣,身體柔軟。三十五度的天氣,七十六小時後入殮,依然柔軟,且不腐不壞,嘴唇帶紫紅色,像打了口紅似的漂亮。大家都說佛力不可思議。

這真可以說是:

臨終急勸稱佛名,一念願生即得生;
示現同佛接引印,普令見聞生信心。

慚愧末學:劉孚新 記
二○○三年八月初八

十九、母親念佛 送子往生
——
吳建國往生記
 

吳建國,男,四十六歲,湖北省天門市張港鎮中心衛生院職工。二○○三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五點往生,吳建國今年七月初開始起病,經確診為晚期肺癌。曾到武漢,天門醫治無效,其母親、兄、嫂勸吳建國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今年九月以來,吳建國在其勸說下一直念佛不斷。九月二十左右吳建國對其母說:「他們在本月二十五就要接我走。」連說兩遍,當問是誰來接時他說不知道。到了二十五日上午,吳建國突然出現病危休克,經過醫護人員搶救又活過來。

到了二十八日早晨,再次出現病危休克,其母親張玉娥說:「兒啊!你放心的走吧,到阿彌陀佛那裏去,到那裏去享受法樂,你來到我這裏脫了一回人生,沒有享一天的福。你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一定會接你到西方極樂世界去的。你先走一步,我們到西方極樂世界再見。阿彌陀佛!大慈大悲的南無阿彌陀佛!請一定把他接到西方極樂世界去。我的兒!你趕快念佛,念佛,大慈大悲的阿彌陀佛就一定會把你接到西方極樂世界去的,」吳建國聽了就用喉音(因為口已張不開了)念了三聲阿彌陀佛後斷氣往生。

吳建國的岳母聞訊趕來,大聲痛哭,他媽就勸她說:「你不要哭,哭會影響建國的往生,你應該感謝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把建國接到西方極樂世界成佛去了。於是他岳母也跟著大家一起念起了南無阿彌陀佛。吳建國的哥哥吳建華此時在嶽口,一接到弟弟病危的電話,即刻開車前往張港,當車開到趙台時,就聽到了南無阿彌陀佛的佛號聲(這時六點左右,離張港還有三十華里),心想一定是弟弟往生了,張港的蓮友在助念,一到張港果然如此。吳建華對著弟弟的遺體說:「你就放心大膽的去吧,我們遲早都要到西方極樂世界團聚的。」

上午九時參加助念的敖想珍蓮友看到了西方三聖和一朵大白蓮花,吳建國坐在蓮花上,後面站著諸佛菩薩。

吳建國往生後睡在冰冷的地板磚上,十三小時後全身柔軟,身不冰冷,頭頂發熱,面色紅潤,嘴唇像打了口紅一樣,比他活著的時候還要漂亮。親眼目睹吳建國往生的醫護人員,前來參加弔唁的親友還有樂隊,都情不自禁的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十月初一鄒亮英蓮友又在夢中見到吳建國,吳對她說:「我已往生,現從西方極樂世界回來,感謝阿彌陀佛,感謝老師,感謝蓮友幫我助念。」說完看見一盞明燈突然把天空照得通亮。

南無阿彌陀佛!

郭軍霞 整理
2003
10

二十、見佛來迎 邊舞邊念
——
吳香元老人往生記
 

吳香元,女,家住湖北省天門市張港三組,老人善良,孝順、賢慧。晚年幸遇佛法,於二○○三年十一月九日往生,享年九十歲。

往生前兩個月,老人不小心摔斷了右腿,兩個女兒陪母親念佛,七天就好了。但老人深感人生太苦,從十月二十八日開始,自停飲食,哪怕嘴唇幹得破皮,也不肯喝一口水。在往生前的十二天內,頭腦一直清醒。

她念佛時,念一句,頭就擺一下。女兒叫她別這樣,她說:「阿彌陀佛要我這樣念的,我有勁兒,我有的是勁兒。」

往生前十幾分鐘,她雙手象舞蹈一樣,邊舞邊念佛。累了就小睡一會兒。最後讓女兒扶她上廁所,回來後,連唱兩聲「南無阿彌陀佛」,忽見一道白光在房間一閃,再看老人,已安詳往生了。

初十早上,張港念佛小組到家助念,有蓮友看到吳居士坐在蓮花上,雙手還左右晃動,歡喜地做著象兒童舞蹈的動作。好多菩薩站在蓮花上,每一片蓮葉尖上都有珠寶一樣的圓光。從西方三聖身上發出的佛光,照在遺體上,只見光,不見遺體,滿屋都是七彩的光。吳居士穿著五顏六色的衣服,和菩薩們圍成一個大圈,一起在念南無阿彌陀佛。

兩個女兒也充滿法喜,拍著兩隻手念佛,猶如天真無邪的孩童。從她們的笑容中,就可看出她們那徹底的安心和對阿彌陀佛的仰靠之情,我不由地被感動得哭了。

「親得離塵垢,子道方成就。」今天是她們母親往生極樂世界、成為菩薩的日子,讓我們盡情歌唱,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參加助念者  毛普德記錄
2003
1115

二一、一念回心 佛光攝受
——
李啟忠老人往生記
 

家父李啟忠,湖北潛江漁洋鎮橋頭村人,今年七十六歲。

因為我是念佛人,從我念佛起,就想勸老父親念佛,但他始終搖頭不相信。父親身患高血壓,從正月起,身體日趨衰弱,我又勸他念佛往生。但父親還是不信,說:「哪有念佛就往生這麼容易的事?」

農曆潤二月初三,父親突然中風,不能言語,處於半昏迷狀態,我繼續勸導他念佛往生。

往生前一天,念佛堂的老師和蓮友跟他開示說:「你的病沒有好的希望了,現在唯一的出路只有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名號,跟阿彌陀佛走,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否則只有下地獄了。」並要他跟我們一起念佛。他聽到開示後,用手撥動佛珠默念。

當我們把佛像給他看時,他指指自己的眼睛,表示已看見;當我們打開念佛機,他又指指自己的耳朵,表示已聽見。

往生前一小時,我到河邊放生,看見阿彌陀佛的尊容閃光,還看到我父親坐著蓮花。

初八晚上七點半,我又看見一道白光從大門射進父親睡覺的床鋪上,一轉眼,父親已經安祥往生。十二小時後全身柔軟,頭頂溫熱,面色紅潤。

南無阿彌陀佛

李厚坤  記錄
           
二○○四年農曆潤二月

二二、稱名不斷 安祥往生
——
余春林老人往生記

我姨父余春林,男,湖北沙洋農場衛生院中醫師;九九年四月,經我勸開始念佛,幾年來從不間斷,從不動搖。

二○○年二月十四日,姨父似乎在期盼一個美妙的時刻,不停地看鐘,並自言自語地說:「怎麼時間還沒到?」姨母看他蠻好,沒有異常,也就睡了,等到三點鐘一覺醒來,姨父已經往生了,時年九十。

我十五日下午趕到時,姨父全身還是熱乎乎的。送往火葬場時,全身柔軟,容光煥發,笑容滿面。

南無阿彌陀佛

淩萍  記錄
二○○四年農曆二月二十一日

二三、願生心切 無疾而終
——
高生香老人往生記

高生香,女,78歲,湖北省潛江市徐角周潭村人,1926出生,2004年潤二月初七往生。

一九九九年開始念佛,願生心切,念佛不間斷,平時常見自家蚊帳頂上金光閃閃。

今年潤二月初二說:我快要走了。也未見什麼生病的跡象,且無任何不適,就這樣五天之後即潤二月初七,無疾而終,到了初九出殯時身體柔軟,面色如生。

很多人看後,覺得奇怪,說念佛還真是好。

許明璋口述 清隨整理
2004
5

二四、先癒癌症 後接往生
——
眭遺福老人往生記

眭遺福,男,江蘇省常熟丹陽市橫塘鎮眭巷大隊人,2004年二月二十一日(農曆)中午十一點四十分往生。往生的前一年因患食道癌(晚期)在醫院治療無望,回家等死。幸有其舅娘(隨小孩子稱)在潛江學佛,回家探親。見其身患絕症,即輔導他念佛三天食道癌痊癒,從此開始堅持念佛。

2004 年二月不慎在樓梯摔倒,即打電話到湖北潛江的親戚冷和清,當冷和清趕到時,二月二十一日中午為其開導「放下萬緣,隨佛接引,往生極樂」。眭遺福信心歡喜,和冷和清一起念了兩個小時的南無阿彌陀佛,就安詳往生了。往生後,遺體在家停放了五天,身體柔軟,面色紅潤,栩栩如生。當地群眾無不讚歎念佛殊勝。

冷和清 口述 清隨 整理
 2004
5

二五、臨終聽聞 三日往生
——
冷家老太婆往生記

冷家老太婆,我的堂奶奶(我不知她叫什麼名字)。97歲,江蘇省常熟丹陽市橫塘鎮冷家大隊人,於2004年潤二月二十一日往生。

一生無信仰,也未聞佛法,晚年身體也無病無災。

在往生前一個月,她渾身浮腫,腹部鼓起,雙眼腫的只剩一條縫。當時,正遇我回鄉送眭遺福往生。事完之後,我就和我媽一起去看望她,看她那麼痛苦就教她念佛,講念佛的好處,念了不到一個小時,浮腫就消了不少。

第二天,我又去輔導她念佛,她還吃東西了,當時吃了一小碗稀飯和五小塊餅乾,第三天,我又去陪她念佛,中午12點,在念佛聲中安詳往生了。全身腫態全部消失如常,面色紅潤,全身柔軟。

一個鄉村老太婆,得以如此殊勝往生,全憑六字名號的功德,不可思議。她家子女們感動得說:「我媽媽太有福氣了,趕上你回家探親,送我媽媽往生,免受地獄之苦,不然我們真不知該怎麼辦,我們哪知道念佛,更不知念佛這麼好。」

冷和清口述  清隨整理
2004
5

二六、癌症晚期 念佛往生
——
廖姐往生記

蓮友廖玉蘭的姐姐,五十二歲,得癌症晚期,我告訴她念佛的好處,總想病好的廖姐不得已開始念佛,每天乘車到我家念佛,就這樣過了兩個多月,到了臘月中旬,她回家過年。

二月的一天,廖玉蘭告知她姐病情惡化,疼痛難忍,要我快去。我去後和她一起念佛,廖玉蘭告訴我:她姐吵著要回家(因為在妹妹家)。

誰知第二天在回家的路上就安詳往生了,嘴唇紅潤,面帶微笑。

過了幾個月,由於廖玉蘭思念姐姐,暗自思量:我姐姐到底到哪裡去了?

似睡非睡間,就聽見有人對她說:「你不是要看你姐姐嗎?這就是。」話音剛落,她面前就顯現出姐姐半睡在一朵蓮花胞胎裏面。

又過了幾個月,廖玉蘭又思念姐姐,夢見姐姐就站在自己面前,與生前一樣,隨後變成高大無比的菩薩,過了一會兒就不見了。

廖玉蘭見到這些事情後,念佛更加精進了。

陳緒法記錄
2004
6

二七、一生殺豬 音樂來接
——
張澤東往生記
 

張澤東,男,51歲,湖北省長陽土家族自治縣龍舟坪鎮人。夫妻兩人以殺豬為生。20044月份勸其念佛,6月初6往生

張澤東患肝癌,已經晚期,整天睡在床上叫喚不停。我見他痛苦得不得了,就勸他念佛,說:「本來就不知你多生多劫犯了多少罪惡,今生你又以殺豬為生,可以說是罪上又加罪。如果不趕快念佛,那死後肯定下地獄,比你目前不知還要苦多少倍。你現在只有聽我的話念南無阿彌陀佛,因為阿彌陀佛發願,要救度像我們這樣的極重惡人,只要我們稱念這六字名號,就救我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去成佛,永遠脫離六道輪回的苦海。」

他聽後流著淚說:「我聽,我念南無阿彌陀佛。」我當時就送給他一個念佛機,要他跟著念佛機好好念佛,他的兒子也相信,多次到佛堂來拜佛,請求開示,詢問往生後怎麼處理。

在他往生的前一天半夜,人很難受,嘔吐,大口大口的吐血和爛肉,吐出的東西可以說是臭氣難聞。到第二天也就是往生的當天,感覺很輕鬆,要身邊的人打開念佛機,自己在靜靜地聽,問他是不是在心裏念,他表示是的。斷氣的時候,眼睛睜得大大的,一直望著阿彌陀佛。就在他們家人在屋裏忙著送他往生的時候,在他家住的樓頂上,好像飛機轟鳴的聲音,反復在他家樓頂上打轉達十多分鐘。他們自己只是納悶,怎麼有飛機在我家樓頂上轉,但周圍的人卻看得清楚,聽得分明,因為聽得到聲音就是找不到飛機。他們都說「澤東上天了,這殺豬佬還這麼有福氣,這天空中還有音樂來接他。」往生後全身柔軟,面色比活人還要漂亮。

南無阿彌陀佛!

鄭貴樹 記
2005
9

二八、臨終苦逼 念佛往生
——
嚴相安老人往生記

嚴相安,女,湖北仙桃市陳場鎮高臺村四組人,農民。

嚴相安身居偏僻鄉村,常年致力於耕鋤生計,無緣聽聞佛法。五月初,由於患食道癌,治癒無望。在其弟嚴相久的開導下,信受彌陀救度。接受念佛,願生西方。

其長子潘德廣出於對老人盡孝,願母親減輕痛苦,往生極樂,也陪著念佛。由於如此念佛因緣,嚴相安終得往生極樂。她往生後,肢體柔軟,八個小時之後,頭頂仍然溫熱。經過助念,面色由黃色轉為紅潤,而且還出現了幾處殊勝跡象。

嚴相安臨終前,兩次看見蓮花,一次是大勢至菩薩聖誕七月十三,她對來看她的小兒子說:「金林,你還跟我帶了花來的呀!」

「什麼花」?「一朵荷花!」

「在哪裡?」她用眼睛望著桌子說:「那是的啦!」

盂蘭盆節七月十五在床上又看見一朵碗口大的荷花,她說還是歪把子,花是紅色。嚴相安的女兒介紹說:「我媽媽臨終前看見一個蠻高蠻大的人,頭上戴上一頂白帽子,出現在她的面前,並且只有她和那個帶白帽子蠻高蠻大的人在一起。」

嚴相安一生未聞法,家人也不信佛,僅僅是身患絕症之後,別無生路,才接受念佛,終得往生極樂世界,充分證實了彌陀本願,真實不虛。直為彌陀弘誓重,致使凡夫念即生。

通過嚴相安的往生使我想到:她在什麼也不知道的情況下,用她自己淳樸的鄉土語言證實了《阿彌陀經》雲:「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阿彌陀佛,巍巍法身現前,她是從未見過,也無法表達,只好用蠻高蠻大來形容,至於佛首之明亮光環。她也不知是怎麼一回事,但她戴過帽子,只有用「白帽子」來表述。故言「看見一個蠻高蠻大的人,戴一頂白帽子站在她的面前。」至於蓮花接引,正如法照禪師偈雲:「此界一人念佛名,西方便有一蓮生。但使一生常不退,此花還在此間迎!」她並不理解蓮花接引的事實,只知道是平時見過的藕池裏的那種自然界的荷葉、荷花。故對蓮花接引的實相,俗稱看見荷花。

鄭學松記
2004
8

二九、絕症得癒 聖眾來迎
——
徐邦年往生記
 

徐邦年,女,家住湖北潛江張金幸福村二組,於二○○四年九月初二下午四點往生,終年五十五歲。

今年正月,因身患絕症,被醫生宣佈:她多則半月,少則七天,必死無疑。這就在這治療無望時,有緣聽聞到南無阿彌陀佛,專念六字洪名,不到一個星期絕症得愈,起死回生,深感佛恩,專心念佛。六月皈依,法名佛緣。

八月底,業力現前,病痛劇烈,但掛念子孫,留戀塵緣。守護身旁的蓮友勸她念佛,跟阿彌陀佛走。她念不出來,只是搖頭。

直到臨終前十分鐘,才認識到殘燭已盡,回天乏術,別無選擇,不得已順從念佛,歸命彌陀。當時發音困難,只能以微弱之力念四字名號。

九月初二下午四點十五分,滿室芬芳。她平身仰臥,左手置於腹部,掌心向內,嘴唇隨著助念的節奏一張一合,聲音微弱,平靜安詳,直至往生。軀體柔軟靈活,相貌年輕好看,面帶微笑,膚色亮澤,嘴唇鮮紅,像打了口紅。拍出的照片,猶如待嫁的新娘。十四個小時後,頭頂仍然微溫。

次日,有蓮友在助念中看見徐邦年,阿彌陀佛在她身後,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分立左右。蓮友們乘車回家時,又見徐邦年和西方三聖在一起。公路兩邊都是身挨身的菩薩,列隊歡迎,穿的都是一樣漂亮的衣服,一樣的年輕,一樣的莊嚴。靈堂外面也出現好多好多的佛菩薩,坐在蓮花上。徐邦年身披白紗,像觀世音菩薩披的一樣……

南無阿彌陀佛!

清隨記
 2004
9

三十、肝癌不痛 飄向西方
——
吳友發往生記

我的兒子吳友發,44歲,2004年農曆九月十九日七點四十五分往生。

我的兒子原是江漢油田總機廠,廠辦主任。為人正直善良,對我們非常孝順,平時很支持我們念佛。去年的7月份在廣華醫院檢查,結論患了肝癌。他在準備到武漢進一步確診的時候,主動找我要念佛機念佛。

從武漢檢查回來,住在廣華醫院的第三天晚上,他看見病房門口,站著蠻高蠻高的一個老頭子,樣子很可怕,嚇得渾身直冒冷汗。他著急地叫身旁的妻子,但又叫不出聲,忽然想起媽媽說的,關鍵時候一定不忘念佛。於是就坐起來,雙手合十念了兩聲南無阿彌陀佛,念第三聲時睜眼一看那人不見了。不到兩個小時,就在他同一個病房內的一個老人去世了。

這時,我就抓緊跟他講:「這個人說不定是來拿你的,就因為你念佛,才把別人給拿走了。要不是你念佛,這一下把你帶到地獄可就慘了。地獄是上刀山,下火海,下油鍋,不知有多苦。時間又長,一下地獄就是萬萬年。你可一定要聽話,好好念佛,到阿彌陀佛為我們建的極樂世界去,那裏可是享不盡的快樂,還可永遠脫離六道輪回的苦海。」

他說:「好,我一定好好念佛。」我兒子生病期間一直都沒有痛苦、疼痛。也不怎麼難受,更沒有嘔吐、便血,只是感覺腹部有點不舒服。

在九月十九這天清晨,我們見他很虛弱,又抓緊告訴他一定要跟著阿彌陀佛走。媳婦忍不住又哭又鬧,我勸她不哭。她弟弟說:「誰不讓我姐哭,我就跟誰拼。」當時我也提高噪門堅定地說:「我是一定要把我兒子送到極樂世界去的,誰不同意,誰就出去。」

說完後,我們將其他人趕到病房外,我和他爸爸,還有他弟弟三個人,關在病房裏,大聲念南無阿彌陀佛。小兒子抱著他哥的頭大聲跟他說:「哥你一定要聽媽的話,剛才老師和蓮友們也都來看你了,跟你講了阿彌陀佛的救度,你一定要跟著我們念佛,你先走一步,到極樂世界去,將來我們到極樂世界團聚。」大約念了半個小時,他輕輕咳嗽了一聲,頭一歪就走了。

這時候,我兒子的同學從河南趕來在醫院門口等,忽然覺得天空蠻亮。抬頭望見雲彩中,站著一個金光閃閃的人,從醫院樓頂飄到我兒子原住宅的樓頂,轉了一圈,就向西方飄走了。醫院裏的好多人,都跑出來看到了。還有一個姓肖的人,路過我家看見我兒子的遺像說:「哎呀,這個人,就是我們剛才在天空中,看見的那個人啦。」

第三天火化的時候,小兒子親眼看到他哥全身柔軟,嘴唇發紅,面色如活著的人一樣。

就在火化的當天夜晚,我做夢看見我兒子,到了一個蠻漂亮、蠻漂亮的地方,笑盈盈地坐在那兒。

南無阿彌陀佛!

母親 冷和清 口述  佛定記錄
2005
9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已發布文章: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