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因果報應錄6
唐湘清居士撰
19/10/2019 06:22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第六篇  邪淫惡報類

 

01  荔姐妙計退色狼

 

滿媼,是紀曉嵐先生弟弟的乳母。她有一個女兒,名叫荔姐,嫁給鄰鄉的村民為妻。

 

有一天,荔姐聽說母親患病,想回娘家探親。可是事出匆促,來不及與丈夫同行。時已黃昏,沒有月亮,荔姐一個人獨自在黑夜中步行。

 

當荔姐在回娘家的途中,走到半路,忽然發現後面有個男人追來,看樣子是要企圖強暴。可是在夜晚的曠野中,四周無人,無法呼救,正在十分危急的時候,荔姐轉身向路旁的墳墓中逃去。

 

她隱身在古墳的白楊樹下,把頭上的簪,耳上的環,取下藏在懷中,再把褲帶輕輕的繫在頸項上,又把頭髮披得很散亂,更把舌頭吐得很長,瞪目向前直視。

 

那個男人跟到荔姐的方向,朝著墳墓直追,走到白楊樹邊,定晴一看,原來是一個縊死鬼。他頓時嚇得魂不附體,驚仆倒地。

 

荔姐乘那男人倒地的時候,狂奔逃走,幸而得免強暴。當她回到娘家,气喘吁吁,驚惶未定,父母見狀,驚問何故,荔姐才把途上遇險經過說出來。

 

第二天,鄉間盛傳某家青年夜間遇鬼,因而中惡,發狂囈語,常云有鬼跟他,經過醫藥的治療,道士符籙的施術,都無效驗,因而癲癇終身。

 

荔姐假裝縊死鬼,是為了避免受到強暴,出於不得已的正當防衛。那個青年企圖強暴夜行少婦,雖然遇到的不是真鬼,但在恐怕之時,邪魅乘機而中之,以致造成終身不愈的精神病,可為好色邪淫者戒。(取材自閱微草堂筆記)

 

02  沈某風流的下場

 

沈某身強力壯,性喜漁色,平日時常混在脂粉群中,拈花惹草,他這樣邪淫的惡行,不但不知檢點,且以風流自詡。

 

他的朋友王行庵先生,看到沈某這樣淫蕩成性,實在看不慣。常常勸告他說:「萬惡淫為首,死路不可走!要知你若淫人之妻,他人亦會淫你的妻,因果報應,絲毫不爽,老兄應該及早回頭悔改,以免惡報。」

 

沈某聽了王先生的善言勸告,毫無悔意,反譏王先生的思想迂腐,頭腦冬烘。他反問王先生說:「世上好色的人不少,哪里看到好色者都做戴綠帽的龜兒呢?」又接著說:「我只要把妻子關在家中,不讓她出門,就無憂他人淫我之妻。」

 

有一天,沈某自外歸家,目睹其妻與人裸合,一時氣憤之極,想取器痛擊姦夫淫婦,哪知這時沈某氣得兩手發抖,全身發軟,無力舉手,只得坐視。其妻以為丈夫不予計較,從容盡歡。以致沈某怒得瞪目頓足,浩歎一聲,一時引起心臟病突發,昏仆倒地而死。

 

古人有一首勸戒邪淫的詩云:「勸君莫借風流債,借得快時還得快。家中自有還債婦,你要賴時她不賴。」意思是說你若邪淫借了風流債,那麼你的妻子也會與人邪淫而替你還債。原因是女人多有報復心理,看到丈夫邪淫,為了報復,勢必也會紅杏出牆。所以古人所說:「淫人之妻者,妻亦被人淫。」確是常見的報應。現在的社會,家庭糾紛及離婚案件,日有增加,大多由於夫妻一方有外遇而起。所以佛教的不邪淫戒,可以保持家庭的和諧,社會的安定。

 

上述沈某的下場,固然是邪淫的惡報,可是做妻子的人,倘若發覺丈夫有邪淫的行為,應該以善言勸告,使他改邪歸正。不可存心報復,因為報復心理或報復行為,就是自造惡因,也會受到惡報。至於以邪淫報復邪淫,更是十分不智,因為那樣勢必導致家庭破碎的惡果。(取材自感應篇彙編)

 

03  呂四死後墮蛇

 

呂四是河北省滄縣城南上河涯地方的人,是一個不務正業的無賴,性情兇暴,無惡不作,當地鄉民,都畏他如狼虎。

 

有一天晚上,呂四與村中一群惡少,在村外納涼,忽然雷聲隆隆,風雨驟至,遠遠看到一位風姿綽約的少婦,躲入河邊古廟中避雨,呂四看了,頓起歹念。對惡少們說:「那個少女一人躲入廟中,我們可到廟中去向她尋歡。」

 

惡少們跟著呂四,一夥人擁入古廟。在那沒有月亮的黃昏,陰雲黯黑,看不清少婦是什麼人。呂四掩住少婦的口,大家予以輪暴,俄而電光閃閃,照亮了少婦的臉,一看竟是他的妻子,呂四急忙放手,向少婦問話,果然是己妻無誤。

 

當呂四發覺少婦就是自己的妻子時,奈何少婦已被惡少們輪暴,因此他感覺十分羞憤,竟要把妻子拉走推入河中。呂妻大哭說:「是你自己想姦淫他人之女,因此我被人姦淫,這是你作惡的報應,自取其咎,怎麼反要致我於死呢?」呂四自知理屈,因此作罷。呂四妻子所穿的衣服,已給呂四及惡少們輪暴時脫光。這時呂四急欲尋找妻子的衣褲,可是已給狂風吹走,飄入河流。呂四急得彷徨不知所措,只得背負著全身赤裸的妻子回家。

 

一會兒,風停雨息,雲散月明,村中人看到呂四背負著赤裸的妻子回家,爭問何故,呂四無法回答。惡少們已把這件醜事傳揚出去,滿村嘩笑。呂四雖是惡人,也有羞恥心,覺得無臉見人,竟投河自殺。

 

當天黑夜中,呂四們遇到的女人,怎麼呂四竟想不到是自己的妻子呢?原來呂妻已回娘家,說明要在娘家住上一個月,再回夫家,豈料娘家發生火災,無法居住,所以提早回來,這是呂四萬萬料想不到的,因此發生這樣的笑話禍事。

 

呂四自殺以後,其妻夢見呂四,他對妻子說:「我生前所造惡業太重,本來要墮阿鼻地獄,因為事母尚孝,所以閻王只判我投蛇,現在馬上就要投蛇胎去了。你有再嫁的機會,後夫不久將會前來迎娶,你再嫁以後,應該孝順新的婆婆,因為陰律對於不孝之罪,處罰最重,所以為媳者事姑宜孝。」

 

不久呂妻找到新的物件,成婚之日,呂妻發覺屋梁上有一條赤練蛇,垂首下視,從蛇的態度及眼神中,充滿了眷戀不捨的感情,呂妻憶及前夢,仰首對蛇凝視,不勝愴然。俄而門外鼓樂聲至,後夫已來迎娶,蛇在屋上跳躍數次,回首依依而別。

 

人們生前的一舉一動,不論善惡諸業,都藏在第八識中,到死亡時,第八識把一生所造善惡諸業帶走,纖毫無遺,所以一個人做了不論什麼惡事,無法在閻王前耍賴。傳說閻羅王對於每個人生前所作惡事或善事,都有一本詳細的賬簿,那麼所謂閻羅王的賬簿,應該就是每個人的第八識吧!(取材自閱微草堂筆記)

 

04  富家子邪淫遇虎

 

明代荊溪(現代的江蘇省宜興縣)有二位青年,一位家境很清寒,一位家境很富裕,二人極為友善。

 

貧苦青年的妻子,容貌十分秀麗,因此引起富家子的垂涎,時常設法引誘。

 

有一年,貧家的青年失業了,生活更陷於困窘,希望富家子替他介紹職業,解決生活。

 

富家子對貧家青年的夫婦說:「某地有一位朋友,家中有很多財產,乏人管理,我可替你們介紹。」貧家夫婦聽了很歡喜,一再表示感謝與拜託。

 

第二天,富家子雇了船,邀貧家夫婦同行,當船駛抵山旁,他對貧家子說:「我的朋友就住在山的附近,我陪你上岸找朋友,你妻子留在船中守候。」說罷,他們二人上岸了。

 

上岸以後,富家子把貧家子帶至山林深處,四顧無人,將懷中預藏的小刀,拔出猛刺貧家子,當時貧家子痛極倒地,富家子以為他已死亡,立即離開返船,假裝哀傷痛哭,對貧家婦謊說:「不幸得很,我們在山腳下遇到老虎,你的丈夫給老虎咬走了。」貧婦聽了,哀傷得不能自禁,在船上頓足號哭。

 

一會兒,貧家婦想上岸尋找丈夫的屍體,富家子帶她上岸,引至山林深處,擁抱著她,企圖姦淫,貧婦不從,竭力掙扎,忽然樹林中跳出一隻老虎,把富家子叼著逃逸,貧婦見狀,也嚇得魂不附體,急忙回向原路逃走。

 

當貧婦朝向江邊逃走的時候,忽然聽到遠遠傳來一陣哭聲,很像是她丈夫的聲音,她就停止奔逃,轉向哭聲的地方走去,站近一看,原來真是她的丈夫,夫婦二人相遇,轉憂為喜。

 

丈夫將受到富家子殺傷而昏倒的經過,告訴妻子。妻子也將富家子如何企圖姦淫,老虎如何把富家子叼去的情形,一一告訴了丈夫。夫婦二人,一方面慶倖自己脫險,一方面看到富家子殺人及姦淫的惡行,以致葬身虎腹,認為是惡人的惡報,天理昭彰,因果不爽。(取材自壽康寶鑒)

 

05  錢某頻夢女鬼索命

 

清代順治年間,浙江省嘉興縣錢某,青年時代,尚未考取秀才,曾在鄉民某家設塾為師,某家的女兒,芳齡十七,待字閨中。

 

某年清明節,館主人全家,都外出掃墓,只留十七歲的女兒,在家看門。

 

平日老師道貌岸然,除了授課講書以外,很少與女孩講話,可是現在只剩老師與女孩,二人就不免談得熱絡起來,他竟不顧師道的尊嚴,與女孩發生不可告人的關係。

 

紙包不住火,一個多月以後,女孩感覺飲食無味,時欲嘔吐,再過兩個多月,肚子逐漸隆大起來。她的父母心知有異,加以詰問,女孩據實以告。

 

館主人夫婦,知道女兒已被錢某姦污,極為憤怒,可是醜事張揚出去,頗覺沒有顏面,反正女兒遲早要嫁人,好在錢某是一個讀書人,相貌也不差,索性把女兒嫁給錢某,豈不解決了問題。

 

夫婦二人商量已定,就找錢某談判,哪知錢某堅不承認曾與女孩發生關係,且還十分嚴肅的說:「你的女兒自己不規矩,與我毫不相干,誰知道她與什麼人野合,我怎麼可娶你們不清不白的女兒為妻呢?你的女兒嫁不掉,不要誣賴到我身上呀!」

 

館主人看到錢某這樣無理,雖然滿腹怨恨,但苦無證據,只得轉而責罵女兒。可憐的女孩,受到這樣的欺侮與冤屈,竟投環自殺了。

 

錢某辭去教職,返還自己故居後,每夜夢見那女孩,抱著剛出生的嬰兒,向錢某哭泣的說:「這小孩明明是你下的種,可是你這人面獸心的畜生,竟堅決否認,害我冤屈而死,現在我死不甘心,一定向你索命!」

 

後來錢某考取了秀才,謀得江蘇省江甯縣司理的官職,適值發生民變,政府派他調查此案,可是他竟收受嫌犯的賄賂,經人告發,上級處他死刑,死刑命令下達之日,又夢見那女孩以紅巾繫縛他的頸項,第二日,錢某即被執行絞刑處死。

 

少女與人苟合,受了身孕,或生下小孩,倘若當事的男人能承認而娶她為妻,那還可以收場。可是有不少壞心腸的男人,像上述清代的錢某一樣,不肯承認,那就會發生悲劇。到了現代,未婚媽媽已成為十分嚴重的社會問題,應如何挽救可悲的社會風氣,值得有心人大家重視。(取材自壽康寶鑒)

 

06  劉喜自投火窟

 

劉喜是江蘇省常熟縣人,生長在富裕的家庭,雖然沒有從事任何職業,因祖上遺下財產眾多,故能豐衣足食。他本質上原是一個老實人,可是由於飽暖思淫欲,雖有妻室,仍不免動起家花哪有野花香的歪腦筋。

 

他看到鄰居的女傭,頗具姿色,時覺心動,因此常找機會與那女傭搭訕,日子一久,二人發生感情,遂陷入情網而無法自拔。

 

某一天晚上,他潛入鄰居女傭房內,上床以後,由於興奮過度,以致精疲力盡,無力返家,竟在她的床上呼呼熟睡了。

 

室內點著一盞油燈,不知怎的,老鼠把油燈打翻,以致起火。女傭發覺室內起火,急忙逃走,一面推著熟睡如死的劉喜,驚慌的叫著:快逃!快逃!

 

劉喜在睡夢中聽到她快逃快逃的慌叫,不知是失火,誤以為外面有人來捉姦,也嚇得驚醒起來。因此他只是一心逃避捉姦,不僅沒有向房門外面逃,卻朝著相反的方向,拼命奔向臥床後面的壁櫥,躲在壁櫥中。

 

熊熊的火,燒得越來越大,可是蜷伏在壁櫥中的劉喜,只知害怕捉姦,對於外面的大火,一點也不知道。到後來嗅到濃厚的煙火味已無法逃出,結果活活燒死在火窟中,臨死之前,悔已晚矣。

 

豐衣足食,民生富裕,本是一件好事,可是人民生活太富裕,常會飽暖思淫欲,造成色情泛濫,因此精神建設應與物質建設齊頭並進。宗教信仰是精神建設最重要的一環,各宗教都勸人布施,佛教更主張六度萬行,布施第一。奉勸社會上的富人,要多行布施廣積功德,若把很多財產留給子孫,反而會害了他們。便如本文主角劉喜,就因財產太多,造成貪淫的惡習,而至焚身,豈不是祖宗的遺產害了他嗎!(取材自人生指南)

 

07  南昌雙胞胎的同命異報

 

江西省南昌市有兄弟二人,是雙胞胎,不僅容貌相同,說話的聲音,也完全一樣。他們的父母親,也很難辨別誰是哥哥?誰是弟弟?只得以穿衣的顏色識別,穿紅衣的是兄,穿綠衣的是弟。

 

兄弟二人長大後,同一年入學,同一年結婚,其他榮枯得失,無不相同。大家都認為他們出生的時辰八字一樣,所以命運遭遇都一致,豈不證明算命確有道理嗎?

 

某年,他們參加秀才的考試。應考以前,同在考場附近租屋居住。鄰居有一少女,看到他們兄弟二人,年少英俊,參加考試,前途很有希望。卻不知他們是有婦之夫,因此常借各種機會,向兄弟二人盡情挑逗。

 

哥哥專心準備考試,曾向少女嚴詞拒絕。他並告誡弟弟,家中已有妻室,且考試之前,不可分心,萬萬不能接受少女的引誘。

 

弟弟表面上接受哥哥的勸告,可是他經不起少女的誘惑,竟瞞著哥哥,暗暗地與少女幽會,且冒充自己是哥哥,向少女誓言考取秀才以後,一定來娶她。由於兄弟二人面貌與聲音都相同,少女竟誤認他真是哥哥。

 

不久以後,秀才放榜了,哥哥名列前茅,弟弟名落孫山。少女聽到哥哥秀才考中的消息,欣喜萬分。第二年,哥哥連中舉人,少女更是喜出望外,日夜盼望夢中的白馬王子來娶她。

 

望穿秋水,不見白馬王子的來臨,她失望了,怨恨、悲傷、憤怒、哀哭,有何用呢?漸漸憂鬱成疾,一病不起,香消玉殞。一個好好的少女,死於相思,豈不可惜!

 

哥哥是一個規規矩矩的讀書人,中舉以後,高官厚祿,富貴榮華,後來且享高壽,子孫興盛。可是與哥哥同一時辰八字的雙胞胎弟弟,在女人方面缺了德,不僅屢試不中,且短命而亡,死後也沒有一個兒子。

 

從上述事實看來,一個人的命運,有一半決定於前生所造的因,所以算命多數能算準一半。今生所作所為的善惡,也能影響現生的遭遇,算命就無法正確。像上述的雙胞胎兄弟,時辰八字一樣,從算命推算的命運,應該完全相同,可是弟弟邪淫缺德,命運就比哥哥差得很多。這證明命運都是自己的善惡所造,不可全憑算命。(取材自安士全書)

 

08  一對豬夫妻的前因

 

省庵大師勸發菩提心文有言:「牽豕就屠,焉識乃翁之痛!」可見根據佛教六道輪迴的理論,世界上的豬,都是前生做了壞事的人,死後投胎為豬。省庵大師所述,是前世殺業太重所致,現在要講的是前生犯了邪淫而墮落為豬,其事實如下:

 

「……今生投豬,快要被殺了。」

 

清代康熙八年六月,江蘇省蘇州城過街橋,有一家趙德甫開的豆腐店,利用制豆腐剩餘的豆渣養豬,為了可以交配繁殖小豬,所以餵養公豬及母豬各一隻。公豬與母豬,整日相依相偎,原來這一對豬,前生有一段因緣。

 

母豬前生是一個不守婦道的少奶奶,雖然已有丈夫,卻常偷偷地紅杏出牆,公豬就是前生與那少奶奶通姦的男人。他們二人雖然暗中打得火熱,可是少奶奶又不願與丈夫離婚,二人自恨今生不能為夫婦,希望來生一定結連理,永遠常相守。他們犯了邪淫罪,墮落為豬,真的成了夫婦。

 

這對豬的前因,怎麼被主人家發覺的呢?那是當年七月十五日晚上,店主人趙德甫夫婦正要上床睡覺的時候,忽然聽到外面一對男女在講話,他們說:「因為前世犯了邪淫,今生投豬,快要被殺了。」起先趙家夫婦以為是街道上過路的人說話,可是仔細一聽,這聲音絕對不在街上,就在自己家中的豬圈裏,夫婦二人聽了,十分驚奇。第二天晚上,又聽到豬圈中在說:「今天是中元節,地府赦罪,我們倘能免殺,一同到西園寺去修行吧!」店主人夫妻聽了,更加害怕。

 

以上的奇事,傳出去以後,鄰居有一位汪俊思居士,出了一兩六錢銀子,向豆腐店把這一對豬買來。送到寺院去放生。這是許孝酌居士親見其事,並經靈隱晦大師公佈出來的。

 

上述一對豬,因為前生犯了邪淫,以致後世墮落為豬。可是它們成為豬身以後,竟能免殺而被放生,送到寺院去親近佛教。據我看來,它們前生雖犯邪淫,可能另外也在佛教中做了功德,種了一些善因。(取材自果報見聞錄)

 

09  亂倫的悲劇

 

大家都知道邪淫是醜惡的,如果邪淫而至亂倫,那更是醜中之醜,惡中之惡,現在要談發生於五十餘年以前亂倫的悲劇。

 

這事發生於一九三一年四月二十二日,當年曾轟動一時。話說貴州省銅仁縣有一翟光遠其人,雖然年將耳順,可是老而無恥,看到他的侄媳錢氏,年輕貌美,竟忘記自己身為叔公長輩,時予勾引,日久成奸。

 

若欲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翟光遠與侄媳錢氏的姦情,終於給他嫂嫂常氏撞見了。二人大為恐懼,因為這事如給常氏傳揚出去,這一對亂倫的姦夫淫婦,勢必受到族中長輩嚴厲的懲罰。二人恐懼之下,竟發了狠心,買來毒藥,放在常氏食物中,把常氏毒死,藉以滅口。

 

常氏的兒女,看到自己的母親慘死,發覺翟光遠的嫌疑重大,就向光遠追究詰問。光遠當然堅決否認,並且對天發誓說;「倘若我做這樣喪盡天良的事,那麼上天有眼,一定會遭雷殛。」

 

同年五月一日下午,天空烏雲密布,電光閃閃,雷聲隆隆,忽然一聲霹靂巨響,把翟光遠住宅的屋頂,打成一個大洞。雨過以後,人們進入翟家,看到光遠及錢氏,都已被雷擊倒,躺臥地上。錢氏已經死去,光遠還能說話,呻吟哀哭的說:「曾與侄媳錢氏亂倫,犯下大錯,更因被嫂嫂常氏發覺姦情,就把常氏毒死,這樣罪大惡極,所以遭受雷殛,死後將與侄媳錢氏二人,一同投胎到近鄰石姓家為牛。」說完以後,立刻死去。

 

說也奇怪,鄰居石先生家中的母牛,真的產了一隻小黃牛。那只小牛很奇怪,竟是一隻具有雌雄二性的陰陽牛,小牛的陰部具有雄性的生殖器,應是雄牛,可是臀部另有一首,耳目口鼻俱全,下垂於臀後,如把臀部下垂的小首抬起,又可發現雌性的兩乳及陰戶,這真是一隻世所罕見的怪牛。最奇怪的,人們如果呼它姓名翟光遠,或敘述它生前與侄媳亂倫的往事,怪牛不禁淚下涔涔如雨,俯首表示懺悔。

 

四川省合江縣佛學社社長劉天錫老居士,是一位悲願宏深,熱心弘法利生的大德長者,他當時在報上看到上述怪牛的新聞,認為是證明佛教因果輪迴真理的好資料,立刻寫信給貴州省銅仁縣石先生,表示願出鉅款,購買那只怪牛,經牛主石先生的同意,把牛交由貨運公司運至四川合江,在合江縣城外沙灣,把怪牛用布幃圍著,供眾參觀,數日之內,前往觀看的民眾,人山人海,擁擠不堪。到了一九三六年夏天,合江縣長劉裕長先生,飭人把牛牽到縣政府拍照,並把這張怪牛的照片,寄到上海佛教雜誌發表。(取材自皆大歡喜第四集)

 

10  李亮彩考場驚心

 

江蘇省金壇縣李亮彩先生,本姓曹,是清代順治甲午年舉人。戊戌年,應考進士,考試是在晚上舉行,忽然看到一個女鬼,進入考場,直撲他的座位,吹滅他桌上的燭火,且奪其考卷,李某急以雙手按住考卷不放,未被損壞,女鬼乃號哭而去,考場上其他考生,都聽到女鬼的哭聲,李某更是驚惶失措。過了一會兒,女鬼又來了,直呼李亮彩姓名,並且大罵道:「你汙了我的名節,還害了我的性命,像你這樣沒有人格的畜生,舉人已不夠資格,還想考進士嗎?」李某不堪其擾,只得退出考場,從此不再參加考試。

 

李某有舉人的資格,經政府任用教職,由於他的才學不差,後來又發表嘉祥縣的知事,可是沒有到任就因病去世,英年早逝,豈不令人惋惜。

 

為什麼李亮彩參加進士考試,那個女鬼要前往搗亂呢?原來女鬼生前未嫁時,李某曾與她發生不正常關係,可是後來李某另娶,沒有與她結婚,她亦另嫁。彼此各自婚嫁後,李某還是時常與她幽會,不幸被她夫家發覺,因而羞愧自縊而死,死後冤魂不散,才到考場上找李某的麻煩,葬送了李某的前途。

 

從流傳的古人筆記中,常有犯了邪淫,以致考試失利的事實。大家不要認為這是迷信,據我生平的所見所聞,我也發覺參加高等考試或博士考試順利的人,都是在男女關係上十分規矩。反之,有些人雖有聰明,學問不差,但在考場上屢考屢敗。記得三十多年以前,我有一位同事某君,學問並不壞,並非不用功,可是他參加各種考試,都是名落孫山。我知道某君曾與同事某小姐發生不正常關係,沒有娶她,這樣缺了德,所以考場上屢考屢敗。

 

很多人說考試雖然要憑真本領的學問,可是也要憑一半的運氣。據我看來,所謂一半運氣,也就是要憑一半的陰德。這是什麼道理呢?因為平素積有陰德,能使身心鎮靜,臨考時就會沈著應付,因而容易考取。反之,如果曾做缺德的事,良心難免不安,身心就不易鎮定,臨考時勢必慌張,這樣就難望狀元及第了。那種考場上的慌張,雖然並不都像本文所述有形的女鬼,實際上也是無形的心中鬼影。

 

現代的社會,生存競爭劇烈,所以不論各種考試,參加者都很眾多,考試之難,日甚一日。奉勸青年朋友們,倘要創造美好的前途,希望考試順利,除了充實學問外,更應端正品行,與女孩子要規規矩矩,切不可越軌。女性亦復如此,與男朋友要保持一定的分寸。(故事取材自丁福保著「佛學指南」)

 

11  裴章棄妻結新歡,損福取禍

 

裴章,是山西省河東地區人,他的父親與神僧曇照法師極友善。曇師精於相術,他看裴章的相,天庭飽滿,地閣方圓,將來的功名事業,一定很有成就。

 

裴章二十歲時,娶妻李氏,新婚的時候,尚能相安無事。可是李氏人很老實呆板,貌又不美,難以博得丈夫的歡心。夫妻之間,毫無感情可言。

 

過了一年,裴章到太原去做官,把妻留在家中。舊時代的官,是女孩子們最羡慕的物件。不久以後,裴章在太原結識了一位少女,年齡比李氏輕,貌也很美,二人就在太原同居,把家中妻子,置之不顧。

 

李氏孤獨的住在裴章家鄉的老宅中,既沒有接到裴章一封信,更沒有獲得裴章金錢上的接濟。雖然李氏是一位很有修養的女人,卻無法抑制內心的痛苦與憤怒,終於憂憤致病,不幸去世。

 

數年以後,裴章又遇見曇照法師,曇師看了他的相,十分驚訝的說:「多年以前,我看你是顯貴之相,怎麼現在變了呢?過去你的天庭飽滿,現在怎麼天庭有傾陷之象呢?過去你的地閣方圓,現在怎麼地閣尖削了呢?再看你的手相,掌心有黑氣盤繞,恐有不測災禍,宜謹慎防範。你的相變得這樣多,不知做了什麼缺德的事?」

 

裴章聽了,自己反省數年來的所作所為,覺得其他的事,尚無有虧良心,只有在太原另結新歡同居,以致家中妻子憂憤致死,大概這就是最缺德的事。

 

曇照法師歎了一口氣說:「你本來有美好的前程,奈何不知珍重,家中有了很好的妻子,卻要在外邪淫,你這樣自己摧殘前途,實在太可惜。」

 

十天以後,裴章在浴室洗澡時,他的部下進入行刺,刀中腹部,五臟盡出而死。曇照法師曾經說他將有不測災禍,不幸言中了。

 

佛教不談命相,在佛學中,並無星相之術。曇照法師精於看相,只是這位法師個人的事,我們不能把命相與佛教混為一談。可是相學家說:「相隨心變」,做了善事,可使相貌改善,做了惡事,也可使相變惡,這種相學原理,頗與佛教因果報應之說吻合。(取材自勸戒錄)

 

12  王勤政淫人之妻,旅店驚魂

 

王勤政是安徽滁縣人,在浙江經商,頗為順利,薄有積蓄,因此不免飽暖思淫欲。他認識一個有夫之婦,二人相戀,時常暗渡陳倉,可是他還不能滿足,想進一步引誘那女人脫離家庭,一同私奔,婦人受他的教唆,把丈夫害死。王勤政大駭,連夜逃至浙江省江山縣,以為可以脫罪。他投宿旅店,店小二拿出二人的膳食,他很奇怪的問:「我只是一個人,怎麼要給我二人的膳食呢?」店小二說:「我看到有一個披發的人跟你一同來,明明有兩個人,所以給你二人的膳食。」王勤政聽了,大驚失色,知道有怨鬼跟著他。他想罪不可逃,就向當地政府自首,接受法律的制裁。(取材自欲海回狂)

 

13  姦污出家人要墮無間地獄

 

邪淫的惡報,由於邪淫的物件,各不相同,所以惡報的輕重,大有差別。華嚴經云:「邪淫之罪,能令眾生,墮三惡道。若生人中,得二種果報:一者妻不貞良,二者得不如意眷屬。」以上所述妻子不貞,以及得不如意眷屬,是最輕的邪淫惡報。地藏經云:「若遇邪淫者,說雀鴿鴛鴦報。」這種因邪淫而墮畜生,是邪淫惡報之較重者。罪福報應經云:「淫人婦女者,死入地獄,男抱銅柱,女臥鐵床。」這種因邪淫而墮地獄,是惡報的更重者,可是以上都不是最重的邪淫惡報。那麼究竟哪一種邪淫,是惡報中重得無可更重的惡行呢?那就是姦污出家人,是犯了佛法所云根本重罪,要墮地獄中最苦、最慘、永無出期的無間地獄,萬萬玩不得的。

 

地藏經云:「若有眾生,玷污僧尼,當墮無間地獄,千萬億劫,求出無期。」怎樣叫做玷污僧尼呢?胡宅梵居士在地藏經白話解釋一書中說:「玷污僧尼,是說有一般無賴浪子,引誘姦淫清修女子或尼僧;或有無恥的婦女,自己不肯守貞,假裝入寺修行,心存邪淫,擾亂初學僧人,暗暗私行淫欲,沒有一些慚愧的。像這一類,都是罪大惡極的眾生,死了也應該打入無間地獄的。」

 

姦污僧尼是罪大惡極的根本重罪之一,可是社會上不明因果的男女,犯這樣根本重罪者,竟亦不少。周安士居士所著「欲海回狂」一書,曾有如下的記載:

 

許兆馨是福建省晉江縣人,他在戊午年考中舉人。有一天,前往福州拜謁他的老師,路經一座尼庵,看到尼庵中一位妙齡女尼,眉清目秀,皮膚淨白,不禁心動,他就進入庵內,向那青年尼師挑逗,可是尼師不睬他,許某竟以權勢脅迫,予以強暴。第二天,許某竟無故發狂,把自己舌頭嚼斷,流血不止而死。

 

周安士居士在這故事後,加註了八個字:「此是華報,果在地獄。」那是說許某嚼舌而死,僅是看得見的華報,其惡果更要墮地獄,且地獄有大小之別,姦污出家人,要墮地獄中最慘的無間地獄。

 

數十年來,我看到僧尼受到在家壞男人或壞女人誘姦而還俗者,不下數十人,可是也有一些人,犯了破壞僧寶戒體的重罪,竟不以為非,認為和尚還俗以後,一樣可以弘法利生,所以犯了重罪而不知錯誤。殊不知僧居於三寶之一,在佛教中的地位,極為崇高,居士雖然亦可弘法,其價值遠比不上僧寶。姦污僧尼,甚至誘其還俗,就是毀滅僧寶,所以地藏經把玷污僧尼,列為根本重罪之一,要墮無間地獄。因此我奉勸世俗的在家人,男人找不到物件,即使一生一世討不到老婆,也決不可無賴的誘姦尼僧還俗。女人找不到物件,即使一生一世嫁不出去,也不可無恥的誘姦比丘還俗。因為玷污僧尼,是犯了佛門的根本重罪,要墮永無出期的無間地獄,萬萬做不得的。總而言之,我們面對異性的出家人,應保持高度的清淨。(故事取材自欲海回狂)

 

14  邪淫者的暴斃

 

過去很多年來,常在報紙上看到邪淫者暴斃在旅館中,或暴斃在其他場合的新聞。我覺得這一類現實社會的資料,足以使貪色好淫之徒,知所警戒,可是我過去對於這一類新聞,都沒有剪下來保存。幾天以前,我又在中華日報看到一件邪淫者在旅館中暴斃的報導,茲照錄如下:

 

本報高雄訊:高雄市新興區八日發生一起意外命案,男子魏奎盈與女友在旅社幽會時,突然暴斃,初步相驗,可能是因興奮過度導致死亡。六十六歲的魏奎盈,與已婚的三十四歲陳姓女子,於八日下午二時四十分相偕到同愛街華谷旅社幽會,魏某突然口吐白沫,陳婦發現,大驚失色,趕快通知旅社女服務生,送到醫院急救,不治死亡。據陳婦稱,她不知道魏某為何突然暴斃,她與魏某是在去年十一月認識,並發生過數次關係。據法醫初步相驗結果,魏某可能是因興奮過度,而導致休克死亡。(一九八四年七月十日臺北市中華日報第八版)

 

上述類似的事,常有發生,不過一般人沒有注意而已。為什麼男女發生性行為,會導致突然死亡呢?因為發生性行為時,免不了過度興奮,因此會使血壓突然增高,心跳突然加速,倘因血壓突增而導致腦血管破裂,或因心跳加速過甚而致心臟麻痹,都會發生突然死亡。不僅邪淫者常會發生突然暴斃,即使是夫婦間的正淫,也會發生興奮過度而暴斃的事。記得二年或三年多前,報紙上曾有這樣的新聞:

 

竹南鎮某君,服務於鐵路局竹南站,某日上午十時許,同事們發覺他尚未上班,就到他住處去找,發覺他臥室緊閉,敲門不應,心知有異,就會同某君兒子破門而入,發覺某君赤裸著伏在妻子身上死去,某君妻子亦已死亡斷氣,竟有這樣夫婦興奮過度而雙雙同時死去的事。

 

印光大師在《壽康寶鑒》一書的序文中,也有這樣的記載:「前年一商人,正走好運,先日生意,獲六七百元,頗得意。次日由其妾處,往其妻處,其妻喜極,時值五月,天甚熱,開電扇,備盆澡,取冰水加蜜令飲,唯知解熱得涼,不知彼行房事,不可受涼,未三句鐘,腹痛而死。是知世之由不知忌諱,冒昧從事,以至死亡者,初不知其有幾千萬億也。」由上所述,可知房事不僅不可過度,且應知忌諱,例如房事後不可飲冰受涼,否則亦易致病而死。

 

因此印光大師又十分慨歎的說:「光常謂世人十分之中,四分由色欲而死,四分雖不由色欲直接而死,因貪色欲虧損,受別種感觸間接而死。其本乎命而死者,不過十分之一二而已。茫茫世界,蕓蕓人民,十有八九,由色欲死,可不哀哉!」(見印光大師壽康寶鑒序)

 

有一種病,中醫名叫「脫陽」,其病是房事時精液流泄不止,立刻致死,西醫認為這種病是心臟麻痹,往往不及急救,在送醫途中就死去。中醫遇到此病,用獨參湯急救,所謂獨參湯,就是用大量人參一味,煎湯送服。可是臨時煎湯,時間上可能來不及。為急救計,立刻用人參粉末五公分,附子粉二公分,溫開水送服,亦有救回生命的可能。

 

陳健民老居士所著長壽要則一書,亦有述及脫陽的急救方法,陳居士說:「房事精長出不止,則必死婦人腹上。宜仰頭張目左右上下視,縮下部,閉氣,精自止。婦人以簪刺男子會陰(即肛門與男根之間),亦可救。」(見陳著「長壽要則」16頁)

 

預防勝於治療,到了臨時發生危險,恐有措手不及之感。為了保身惜命,平日應精勤修持佛法,清心寡欲,不僅不可邪淫,即使是夫婦的正淫,也應儘量節制。

 

來源:www.book853.com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