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公案
淨空法師講述
09/01/2017 07:03 (GMT+7)
字級設定:  縮小 放大

 

青蓮印經會整理

 

 

一、淨空法師簡介

二、大乘佛法的方便、圓融

三、財神爺

四、德國人的財產

五、東獄大帝的判官

六、三個月前的生死簿

七、想出了心臟病

八、畫馬想馬變成馬

九、穿門而過

十、乞丐菩薩

十一、七尊佛之後還是螞蟻身

十二、、無量劫前的一句南無佛

十三、寶香禪師

十四、曬蠟的持律法師

十五、真是你的

十六、十八層地獄之下

十七、厲鬼是增上緣

十八、李濟華老居士往生

十九、周廣大先生臨終念佛往生

二十、修無法師往生

廿一、鄭鍚賓居士往生

廿二、張女居士往生記

廿三、參禪成了土地公

廿四、新加坡監獄死刑犯念佛往生

廿五、屠夫張善和往生

廿六、宋朝的瑩珂法師往生

廿七、朱鏡宙老居壬學佛因緣

廿八、逃出嫉妒障礙

廿九、李炳南老居士飲食教誡

三十、何東爵士夫人往生大會

卅一、李木源居士癌症的奇蹟

卅二、「看得破、放得下」做六年

卅三、念佛三年站著往生

 

一、淨空法師簡介

 

釋淨空,俗姓徐,名業鴻,民國十六年二月十五日生於安徽省廬江縣,先後追隨方東美教授,章嘉大師,李炳南老居士等研習哲學,佛經十三年。在國內外弘揚佛法,講述法華,華嚴等大乘經論三十餘年。首開風氣之先,使用視聽教學方法,大量製作佛經錄音帶、錄影帶、CDVCD等分送世界各地。法師於一九八二年於國內外倡導促進成立「淨宗學會」多處,提倡專修淨業,專弘淨宗。目前一九九八年老法師在新加坡講大方廣佛華嚴經。

 

二、大乘佛法的方便、圓融

 

淨空老法師早年有一位老朋友,抗戰期間他在南京時和兩個朋友因從事地下情報工作被日本人追趕。他們逃到中華門外的一個寺廟,那寺廟裡面的老和尚,救了他們三個人,他們才沒有被日本人抓去殺掉。

 

抗戰勝利以後,他們回到南京,想到老和尚救命之恩(常常惦記在心裡),要報答這位老和尚。於是在南京酒樓裡,備了一桌非常豐盛的酒席,請老和尚來應供。老和尚來了。一看,雞、鴨、魚、肉,果然豐盛!這時,他們忽然想到:「哎呀!出家人吃素的,這怎麼辦?怎麼沒想到辦素席!今天我們要報答他老人家救命之恩,搞了這麼一桌,怎麼辦?」結果老和尚非常慈悲,他舉起筷子說:「好!大家坐下來。」酒席就開動了,他舉筷就吃。這令他們非常感動。這位老和尚是不是破齋呢?不是!這是佛法裡講的:「慈悲為本,方便為門。」四攝法中菩薩令一切眾生生歡喜心。因為他們不是有意作弄人的,是真正誠心誠意報答的。法師也很感激他們,一點都不見怪,大眾沒有一個不受感動,這是菩薩接眾的一法。如果老和尚扳起面孔惱怒相對,會把人家的學佛機緣都斷掉了,但是法師有大智慧正好利用這個機會接引眾生。佛法是這麼方便圓融,這是大乘佛法的殊勝可貴。

 

三、財神爺

 

中國大陸,古代民間供財神是供陶朱公。陶朱公就是范蠡!他當財神是很有道理的,這個人絕頂聰明,幫助勾踐打敗吳王夫差,恢復了國家。他是第一功臣,可是他跟勾踐相處多年,了解勾踐的個性。這個國王是可以共患難不能共富貴,國家光復之後,他就開小差溜了,這是聰明人,改名換姓,稱為陶朱公,去做生意。他有智慧,過去一生中大概財布施很多所以沒幾年發了大財,發財之後,他把錢散掉,全部布施。然後又從小生意慢慢做起,沒幾年又發了。三聚三散,這是真聰明。發財自己不享受,去幫助社會上貧苦之人,幫助需要幫助的人,這是商人的榜樣,商人的模範。尊他為財神爺很有道理,就是教人發財以他為榜樣,他是菩薩商人,商人要學他。

 

四、德國人的財產

 

鄔餘慶老居士曾經告訴淨空法師一件真實的故事,是他親眼所見的。抗戰以前,他在上海做小生意,當時上海有一位富商,本來是做小工的,他的老闆是德國人,在中國做生意,戰爭爆發時,這位德國人就回國了。因為老闆覺得他人很好,很老實可靠,就親手把在上海的財產事業交給他。以後這位德國人再也沒有消息了,所以財產都為他所有了。他也很會經營,就以這個基礎發了起來了。

 

他娶了太太,也生了兒子,因為家裡很富有,兒子非常驕傲,是個頑皮的孩子,父母也無法教導他。兒子十歲的時候,正在念小學,有一天,這小孩放學回家,在路上掉了十塊錢(當時的小孩身上帶那麼多錢,實在不是容易的事),剛好他父親的一位老朋友見到了,就撿起來說:「弟弟,你叫我一聲伯伯,我就把錢還給你。」這小孩卻說:「你叫我一聲伯伯,我再給你十塊錢。」由此可知這個小孩的家教。

 

這位富商有一次做生日,賓客非常多,場面很舖張,也很熱鬧,一剎那之間,他突然看到自己兒子的面貌,就是以前那位德國商人。他立刻就覺悟,就明白了,兒子原來是來討債的,財產是兒子的,不是自己的。這個人很聰明,很了不起,當場就向大家宣布,所有的財產都歸兒子的。因為他警覺得快,知道這個小孩是老闆轉世來的,所以把財產全部交給孩子。鄔老居士認識此人,知道這個人很聰明,明瞭「因果報應,絲毫不爽」,是別人的就要歸還,所以什麼都不必說,將經營所賺的都歸給兒子,這個結就到此解了。因此,以後小孩對他還不錯。

 

五、東嶽大帝的判官

 

朱鏡宙老居士是章太炎的女婿,章太炎是民國初年的國學大師,他的岳父因為得罪袁世凱而入獄;怎麼會得罪袁世凱而入獄。怎麼得罪的?他說袁世凱不值得我罵,就是不肯罵袁世凱,袁世凱很生氣,就把章太炎關進監牢裡。總也沒有什麼大罪名,於是關了一個月便放出來。

 

出獄未久,有一天晚上睡覺,夢見兩個小鬼抬著一頂轎子,說東嶽大帝請他,他就上了轎。這兩個小鬼像飛行一樣,沒多久就到了東嶽大帝那兒。中國大陸有五嶽,東嶽管五個省,可見這是大鬼王。東嶽大帝聘請他作判官,地位好比現在的秘書長。但是他是活人,於是請他晚上上班,天亮時就送他回來。他說中國、外國都有陰間,但是陰間的言語相通,沒有隔閡,生活狀況跟人間差不多。但是不見陽光,天永遠是灰濛濛的,好像永遠是夜間濃霧的樣子。

 

有一次他忽然想到,陰間裡的炮烙刑法太殘忍,可不可以廢除?東嶽大帝聽了笑笑,就叫兩個小鬼帶他到刑場去看看。走了一段路,小鬼就指給他看,他卻看不到。他是學佛的,於是恍然大悟,鬼道地獄乃貪瞋變化所現,就如(地藏經)所說的,如果不是受罪的人、不是菩薩,即使地獄在你面前也見不到。他曉得這不是人力所能為的,不是殘忍不殘忍的問題,是由自己業力變現出來的,閻羅王也無可奈何。一個多月以後,他用黃紙寫了一份辭呈,然後把它燒掉,從此以後那兩個小鬼不再來接他了。

 

六、三個月前的生死簿

 

朱鏡宙老居士,他曾經告訴淨空老法師:一九三一年他在一家銀行任經理,通常閒暇時,總有幾位朋友打打牌、聊聊天。其中有一位是走陰差的,也是晚上到陰曹地府上班的,他的職位並不高,是負責傳遞公文,替蘇州都城隍當差。(在陰間上海的城隍,歸蘇州都城隍管轄)他說,有一天上海的城隍廟送來一批「生死簿」,呈報蘇州都城隍,是他接收的,他好奇的翻開來看看是那些人,結果令他大惑不解,其中名字多是五、六個字的。隔天大家閒談,當時每個人都想不出原因,中國人名字最多四個字(複姓的)怎麼想也想不通。三個月後,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日本兵在上海發動戰爭。這時他們才恍然大悟,以前上海送來的那一批生死簿,是日本兵在一二八戰役中的死亡名冊。從這裡就曉得「生死有命」,即使戰爭陣亡的人,三個月前,名冊已經送到蘇州都城隍那裡了。這就說明了一般認為戰爭中橫死的,其實也是命中註定的;死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皆是註定的,確實是「一飲一啄莫非前定」。

 

七、想出了心臟病

 

一切法從心想生,以前有位法師,他從小出家,民國三十八年,他被抓去當兵。因為出家人會剃頭,所以他就當剃頭兵。剃頭兵有外快賺,他的生活過得還不錯,但是想離開軍隊回來出家。因為年輕,沒辦法退役,就裝心臟病。心臟病不好檢查,檢查不出來。他裝了三年,真的得了心臟病;一直到現在,心臟病都不好,常常發作。這是無病想出病來的。

 

八、畫馬想馬變成馬

 

宋朝末年趙子昂是畫馬專家,他天天想馬的姿態、馬的動作。有一天他在屋裡睡覺,太太一掀開帳帘,看見一匹馬,躺在床上。所以一心念什麼就變什麼,既然知道這種事實,為什麼不念佛,你能念的心就是佛。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既有佛性,一定可以成佛。

 

九、穿門而過

 

近代圓瑛法師講他自己的故事:有一天他在房裡打坐,突然想到一樁事,馬上要去辦,他從床上下來,就一直往外走,走到外面忽然想起來,門是關的,我沒有開門,怎麼出來的?回過頭來推門,門確實是關的。他在那一念中忘了有門,沒有了執著,門他就通過了;再生一個念頭起來,有一道門,再也進不去了。這證明相是假的,不是真的。所以,我們著有相是錯誤的;著無相也是錯誤的。有無兩邊都離開,你就可以從無相門入進去。如果有相、無相,執著任何一邊不能進去,都不能契入這個境界。

 

十、乞丐菩薩

 

在江蘇,有一個討飯的乞丐,白天討飯,晚上隨便找個破廟去睡覺。可是他的兒子經商發大財,家裡非常富有。那時倫理觀念比我們現在要重視得多,有許多人就罵他兒子不孝:「你們家那麼有錢,你家的老太爺在外面討飯!」這兒子被人家說得面子過不去,到處派人去把他老爸找回家。回家之後,給他做新衣服,來供養他。沒過一個月。老先生趁家人沒注意的時候,又跑出去,又去討飯了。人家問他:「你有福為什麼不享,為什麼喜歡乞討?」他說:「討飯自在!無憂無慮,無牽掛,天天遊山玩水,到處有得吃,有地方住,逍遙自在,沒有拘束。」回去被家裡的兒子供養得很不自在,樣樣不自由。像這一位乞丐先生真放下了,徹底放下了,所以他的乞討生活,有他真實的樂趣。這是一般人無法體會到的。

 

十一、七尊佛之後還是螞蟻身

 

釋迦牟尼佛當年在世,祇樹給孤獨園建房舍工程時,地上爬著一窩螞蟻。佛看了不覺笑一笑。旁邊的弟子問釋迦牟尼佛,為什麼笑螞蟻?佛就說,七尊佛出世過去了,這一窩螞蟻還是受螞蟻身。一般說法,一尊佛修行成佛需要三個阿僧祇劫,七尊佛至少也要二十一個阿僧祇劫,這樣長的時間,牠還沒有離開螞蟻身。這不是牠的壽命長,是牠死了以後投胎作螞蟻。這就是堅固的執著,牠認為螞蟻就是牠的身。牠不想改變一個身相,沒有意思出離,這就不得了。畜牲愚癡。

 

十二、無量劫前的一句話

 

佛在世時,有一個老人家求出家。出家要有善根,佛就叫他的弟子們來看看這個人有沒有善根,可不可收他出家。那些阿羅漢看了,都搖頭說,沒善根!阿羅漢的能力只能看五百世,這人五百世都沒有跟佛結過緣,所以沒有善根。佛就說,無量劫前,他是一個砍柴的樵夫,在山上遇到一隻老虎,他嚇得不得了,爬到樹梢上,叫了一聲「南無佛」。就這一聲南無佛,今天善根現前,佛便為他剃度了,之後他也證得阿羅漢果。

 

十三、寶香禪師

 

梁武帝、寶誌公時代,有個故事。四川有一位真正得道的高僧,叫做寶香禪師。他四川住了很多年,也以種種方便法勸大家斷惡修善。當地風俗,每逢祭祀必殺生。法師每年苦苦勸他們不要殺生,沒人聽他的。不但沒人聽,反而譏笑他。法師非常難過。有一年,有一位居士到京城拜見寶誌公禪師。寶誌公是觀世音菩薩化身,寶誌公問四川來的這位居士:「四川的香貴不貴?」居士笑曰:「四川的香很賤。」寶誌公說:「既然賤,為什麼不走?」居士聽不懂寶誌公的話。過幾天,他回四川,見寶香禪師。禪師問他:「寶誌公說了些什麼話?」居士說:「他問我四川的香貴不貴,我回答很賤。寶誌公說:既然賤,為什麼不走?我聽不懂。」寶香禪師聽了點點頭。過了幾天,又有一個祭祀法會,大眾依然殺許多牛羊豬祭祀。寶香禪師這一天跟往日不一樣,他在寺院門口挖了很大的坑,像池塘一樣,裡面灌水。他也參加祭祀法會,也跟著吃魚吃肉。以前勸他們不要殺生,今天跟他們一起吃魚吃肉,眾人覺得很稀奇。吃完之後,禪師走到坑旁,一張口,吃下的魚都是活的,吐出來在水裡游。吃下的雞鴨,一個個都是活的。神通一現,大家都看呆了。吐完之後禪師站著往生。真正得道高僧在這個地方弘法利生,我們對他不尊重,他就應當走。這個故事提醒我們,請轉法輪、請佛住世,要用什麼方法?以真誠心、清淨心,接受法師的教誨,依教奉行。

 

十四、曬蠟的持律法師

 

《影塵回憶錄》裡,有一段記載持律法師的力行成就,很值得後人效法。倓虛老法師說:過去我在觀宗寺時,聞諦老有一最器重的學僧持律法師,外人都喊他「曬蠟的法師」。大家知道這個名字並不是恭維他,而是嘲笑他,揶揄他。原因是他最初在金山住禪堂當香燈,每年到了六月六這天,照例常住裡曬藏經,大眾也曬衣服。這時禪堂裡有位小侍者很調皮,見了持律師說:「香燈師,今天六月六,大家都曬東西,你蠟燭快長霉啦!也拿出去曬曬嘛!」他一邊說還一邊擠眼,向旁的人弄了個鬼臉。持律師說:「蠟還可曬嗎?」侍者說:「當然!不曬不長霉嗎?」持律師說:「好!」他很乾脆的答應著:「我馬上就去曬!」於是把一罈子蠟燭搬出去,一根根擺在禪堂的牆角下。

 

約莫待了兩三個鐘頭工夫,一罈子蠟燭,被炎熱的日光曬得熔化,蠟油全流在地下去了。到了快天黑的時候,他去收蠟燭,見一罈子蠟燭只剩一些挺長的蠟蕊子,蠟油都淌在地下去了。

 

第二天,維那師把他叫到跟前,當大眾面說:「持律師,像你這麼大的智慧,在這禪堂裡當香燈參禪,太有點委屈材料。」

 

「是嗎?」還沒等維那師把話說完,持律師就很歡喜,很信以為真的問。「對啦!」維那師說:「我看你這麼大的智慧,在這裡學參禪太委屈材料,現在諦閑法師在溫州頭陀寺講經,專門培養弘法人才,造就法師。既然你有這樣大的聰明才智,可以到他那裡學成之後,到各地講經說法,利益人天,宏範三界,那時我去給你當維那,大家都能沾你的光。如果你在這裡長久待下去,把你這份智慧埋沒太可惜了。」「好哇!」持律師說:「維那師多慈悲!」接著維那師又說:「凡事不宜耽誤,你今天就去吧!」以後持律師首先在那裡當圊頭,除糞、挑水、掃地,以後又行堂、擦桌子、洗碗。早晚多在佛前拜佛,得工夫找人教他五堂功課,一點閒空不留。法師平常對他也很注意,等他把五堂功課學會後,又找人教他背〈楞嚴經〉、〈法華經〉。因為他平素聽〈法華經〉。又教他背〈法華經會義〉和〈楞嚴文句〉。最初時教他幾句,以後又教他幾行。所謂「鋼樑磨鏽針,功到自然成」,經過幾十年的工夫,他把這些經文全都背過了,提起某一段,他都很熟悉。以後他不但聽得懂,而且還掛副講牌,替法師大座講經,一切教理名相,像得語言三昧那麼清爽。可是直到他代座講經為止,他行堂這個苦行單始終沒扔下。後來法師看他已經當副講,不再讓他行堂,他堅持不許,每天仍是行堂完後,再搭祖衣上大座講經,下大座後去舖堂。有時法師應外埠去講經,也讓他跟著去代座。

 

十五、真是你的?

 

淨空法師有一年(一九七七)在香港講經,有一個居士的金銀珠寶很多,放在銀行保險櫃裡。有一天居士拉著法師前往銀行去見識見識那些珠寶。到了銀行經過層層的鑑別,再由守衛護送到保險庫,進入保險庫打開保險箱取出金銀珠寶,這時法師說:「這是你的?你就這麼一點點?」居士當時心裡很不痛快。他有那麼多的財產,竟然說:「它不是我的?」這些珠寶不敢拿回家,拿回家怕小偷;不敢戴在手上,怕人搶劫。只有放在銀行保險櫃,一個星期去打開看一下,我說:「如果這樣算是自己的,那香港所有銀樓都是我的。」為什麼?我到那裡,叫人拿出來給我看看、摸摸,好!收起來,給我保管好。這有什麼兩樣?和他沒有兩樣,也不敢戴,也不敢放在家裡,怎能算是自己的。人迷惑顛倒,愚痴到這種程度,有什麼法子。不開竅!如果鈔票看看就是自己的,那銀行的鈔票也不就是我的,我比他多的太多了,那些算什麼!愚痴可憐,雖然念佛,心裡還是牽掛這些,你說糟糕不糟糕?這樣的人,諸佛菩薩,龍天善神不會向他致敬的。

 

十六、十八層地獄之下

 

淨空法師在台中求學的時候,李老師講過一個小故事,這故事是真是假,我們不去管它。他說,有一位醫生替人看病,結果是看一個死一個,冤死了不少人,所謂「庸醫殺人」。他死了以後閻羅王判入十八層地獄,很不服氣,他說:「我不是有心害他們的,是我的醫術不高明,用錯藥,份量用得不對。他們死了,雖然我有過失,也不至於這麼大的罪,怎麼把我判到十八層地獄。」所以跳腳,很不服氣。那裡知道他腳底下有聲音說:「老兄,你不要跳腳,你一跳,灰塵都落在我身上。」他想,難道十八層底下還有十九層?底下的說:「我是在十九層!」他問:「老兄,你是幹什麼的?」答說:「我是教書的。」意思就是說,誤人子弟比庸醫殺人還要重。我們出家,要肩負起佛陀的教育。如果把眾生導入迷信,恐怕要下二十層地獄,比十九層還要嚴重。

 

十七、厲鬼是增上緣

 

在美國舊金山,有一位女居士曾經遇到鬼。她因工作的關係租到一間鬼屋,房裡有鬼,每日半夜出現,出現之前奇臭無比,然後出現在她面前,樣子非常恐怖,要奪她的命。她是念佛人,看到鬼一步一步往前進,就拼命念阿彌陀佛聖號,鬼聽到佛號就止住不再前進。念到快天亮,鬼就走了。一句阿彌陀佛讓鬼不敢靠近。天天如此。我問她:「妳為什麼不趕快搬家?」她說:「我不搬家,鬼逼著我天天念佛,有好處。鬼是我的增上緣。」

 

十八、李濟華老居士往生

 

在台北,以前蓮友念佛團的創辦人李濟華老居士,往生的那一天他跟太太坐三輪車到念佛團參加共修會。念佛團共修跟打佛七一樣,一支香念完後止靜,就講一段開示。開示平常都不超過半小時,由老居士們輪流講。李老居士坐三輪車去念佛團,在車上跟太太說:「我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你一個人會不會感到寂寞?」她的太太並不知道他那天往生,於是很慷慨的回答他,往生是好事,你能往生,就不必管我。太太同意了。

 

那天是輪到魏老講開示,他跟魏老說,我們兩人換一換,今天我來講,他老人家上台講了一個半小時,非常懇切勸勉大家念佛求生淨土。講完之後向大家告辭,說要回家了。老居士八十多歲,講了一個半鐘頭,大家以為他講累了要回家休息。沒想到,他下台在客廳沙發上一坐,往生了。他是回西方極樂世界的老家。這是當時參加念佛的同修們親眼看到的。那時我在台中,台北的徐醒民居士,在新生報作記者,他也參加了念佛會,隔日寫了一封限時信告訴我,念佛往生是真的。一點也不假,他親眼看到的。現在在美國舊金山的甘老太太,那天也在場。甘老太太那天還敲引磐送他往生。沒有生病。

 

十九、周廣大先生臨終念佛往生

 

一九八八年在美國首都華府,有位周廣大先生,也是在臨終前三天念佛往生的。他得的病是血癌,醫生放棄治療,這時他的家人慌了,他家裡沒有一個是信仰宗教的,一家人在華府開一間麵包店,此時家人才到處求神求佛,希望有奇蹟出現。也算他運氣好,因緣殊勝,遇到華府佛教會的一位龔振華居士。龔居士是念佛最虔誠的人,專修淨土,講話心直口快,容易得罪人。周先生碰到這麼一個人。龔居士一看,他的病不可能好,所以直截了當勸他不要求病好。他說:「人在世間太苦,你好了之後還不是一樣更苦,有甚麼意義?不如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到那裡去作佛、作菩薩,回來再度你的家親眷屬,這多好!」周廣大一聽很有道理,立刻就相信,就接受,要求他的太太兒女都幫助他念佛,求往生淨土不求病好。這一個決定下得正確!

 

佛教會的同修也有幾位前去幫他助念,三天三夜佛號沒有停止。念到第二天,見到地藏菩薩來了,他說出菩薩的樣子,大家聽他講的樣子,是地藏菩薩。龔居士很難得,立刻提醒他,不管甚麼樣佛菩薩、甚麼人,你見到都不能跟他去,一句阿彌陀佛念到底,不見到阿彌陀佛絕對不可以去。這一句非常非常重要。他回過頭來專心念「阿彌陀佛」,念了沒多久,地藏菩薩不見了。念到第三天,他說西方三聖:阿彌陀佛、觀音、勢至,從雲端下來接引他住生。這是現代人,還是在美國,真是稀有的因緣。周先生一生從來沒有接觸過佛教,臨終才遇到龔居士,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真的往生,絕對不是假的。

 

二十、修無法師往生

 

修無法師,他是營口人,作磚瓦匠出身。因生活環境不好,做工時又嫌辛苦,因感到這個世上只有苦沒有樂,屢思出苦之法。後聽人說念佛好,逐發心長時念佛。出家後正式聞佛法,念佛心益懇切,逢人亦必勸人念佛。民國十八年,倓虛法師在東北哈爾濱極樂寺,請諦閑老法師來傳戒。修無法師自願發心侍候病人。當時定西法師在極樂寺任監院,給在外寮找一間房。

 

住了十幾天,又來找倓虛法師,說要走!定西法師在旁說:「你發心來侍候病人,為什麼剛住十幾天就要走太無恆心了吧!」修無師說:「我不是往別處走,是要往生!請監院師慈悲,給預備幾百斤劈柴,死後焚化。」定西法師問他:「你幾時走?」修無師說:「在十天以內吧!」說完這話之後,他便回自己屋裡去了。

 

第二天又來找倓虛、定西二法師說:「給法師告假,我今天就要走!請給我一間房,再找幾個人念佛送我。」定西法師給在公墓院內打掃出來一間房,找幾塊舖板,搭一個舖,又到外寮找幾位師父去念佛送他。

 

在他臨往生之前,送他的人說:「修無師,你今天往生佛國了!臨走也應該作幾句詩或作幾句偈子,給留個紀念。」修無師說:「我做苦工出身,生來很笨,不會寫詩也不會作偈子。不過,我有一句經驗話可告訴諸位,就是能說不能行,不是真智慧。」大家聽他說這話。覺得很踏實,於是大家齊聲念佛。修無師面西趺坐,也跟著一同念佛,念不到一刻鐘的工夫,就往生了!常住臨時打了一口坐龕。到了晚上裝龕。雖是天氣很熱的時候,其面目清秀異常,身上沒有一點臭,連一隻蒼蠅都沒有。諦閑老法師和一般信佛人都爭相去看,歎為希有!

 

廿一、鄭鍚賓居士往生

 

鄭鍚賓居士,山東人,原本是個商人。學了幾年佛之後,不再做生意了,他學會講(阿彌陀經)。講得還不錯,便到處去講(阿彌陀經),勸人念佛。他的兄弟很不諒解他,認為他學佛著迷了,對他很不滿意。他有一次講完經之後,聽經的人都散了,還剩幾個老朋友。他就對這幾個老朋友說:「我要走了,請你們幫我租個房。」朋友聽了就奇怪的說:「你要走了,還租房子做什麼?」他說:「我不是要到別的地方去,我要去西方極樂世界,怕死在別人家裡,有忌諱,所以要租個房。」同修們聽到他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都不忌諱,都說:「到我家來!到我家來!」家家歡迎,他就到朋友家去了。

 

朋友們跟他說:「你往生是件好事,古人往生前都要說幾首偈,作幾首詩給我們留個紀念!」他面西盤腿坐好,說:「不必了,用不著!大家看我這個樣子,來去自如,你們就照我這樣做,便是最好的紀念。」話畢,大家一起念佛,不到一刻工夫,在床上合笑往生了。乾淨俐落!是在家居士。以後他家兄弟看哥哥這樣去,也相信了,他的弟弟也老實的念佛了。三年以後,弟弟也往生了。這是真的。

 

廿二、張女居士往生記

 

女居士張氏,青島人,生有一子一女。家境很貧寒,其夫在海港碼頭拉車為生。張氏住青島市內湛山精舍附近,精舍內有成立佛學會。每到禮拜日,倓虛法師由湛山寺到此講經,居士們聽完經後,再念一支香的佛。張氏藉此因緣,皈依三寶,得聞佛法,信佛很篤實。平素在家念佛,禮拜日即領兩個孩子去學佛會聽經。聽完經之後,照例跟大家一起念佛。

 

民國二十六年冬,一日清早起來,張氏忽對其夫曰:「你好好領著孩子過吧!我今天要往生佛國了。」其夫因為生活奔走,對佛法少熏習,乃怒目斥之曰:「得咧!我們家窮,還不夠受嗎?你還來扯這一套。」說完這話後不睬她,仍去碼頭拉車。

 

張氏又囑其二子曰:「我今天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去了!你們倆好好聽父親的話,不要淘氣。」這時她兩個孩子,大的不過十歲,小的五、六歲,聽他母親說這話,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仍舊門裡門外的跑著玩。張氏把家裡的事情略微收拾一下,便洗洗臉,梳梳頭。因為家窮,也沒有新衣服換,便換了一套漿洗過的舊衣服,到床上面西趺坐,念著佛就往生了。

 

她的兩個孩子,因在外邊玩的時間久,肚子餓,回家吃飯。見其母在床上坐著,並未煮飯,趨前呼之不應,以手推之仍是不動。這時兩個孩子才知道他母親已經死了。於是哭著跑到鄰居家去送信。鄰人聞訊趕至,見張氏面目如生,並讚歎其念佛功夫深。後其夫由碼頭回來,痛哭一場。因為家貧無以為殮,仍由學佛會諸居士給湊款,處理身後事宜。

 

廿三、參禪成了土地公

 

諦閑法師有個徒弟。他自己發心出家,當然很誠心,家也不要了,太太也沒商量好就先出家了。女兒才幾歲,寄託在兄弟家,他太太想不開就投江死了。他也不管,吵死弄活的也不管,他去修行,參禪。諦老法師於是送他到金山禪堂修行。

 

他修行很認真,修行有十多年了,修禪修得很有點名譽,還收了不少徒弟,當了首座。有徒弟,有人供養,吃的、穿的、住的那樣也不缺,心裡就生起貪心。有吃的,有住的,又有人供敬,心裡就有點自滿,洋洋得意。豈不知他一出家時,他內人的鬼魂就跟著他,有幾十年了。他內人不同意,不願意他出家,鬼魂就跟著他,想擾亂他。他參禪修行真有功夫,就有護法神保佑,鬼魂不能夠靠近迷惑他。他一打妄想,一貪,一得意,道行就退失了。護法神走了,鬼魂就得手,一下就撲到他身上,迷著他要投江。金山寺四周都是水,他身不由主的投到江裡。有人看見了,就把他救上來。過了幾天他又投江了,又讓人救上來了。金山方丈和尚說:「這不好!首座著魔了,他不懂水性,可別淹死了!趕快給他師父諦老法師報信,請諦老接他回去。」

 

諦老法師想想他是自己的徒弟,別人去還不行,諦老法師只有親身去一趟金山寺。讓他來他還不來,叫他走也不走。其實他就是給鬼魂撲到身上了,糊塗了。諦老說:「走吧!你別攪和了,人家都是修行人,你這左投回江,右投回江,跟我走吧!」

 

那時候輪船是平底的,在江裡走。在輪船裡有兩個睡舖,底下一個,上面一個。諦老法師就睡在下面,他睡上面,人好好地,平安無事,坐船回到寧波觀宗寺。因為他在金山寺十幾年,是有身份的人,是首座,當然有一間寮房。就送到寮房去安住,就在那裡修行吧!這也沒事了。有一天早晨吃飯時,他沒去吃飯。諦老法師惦著他常迷糊,請查房找他。它屋裡沒人,後面窗戶開著。諦老法師說:「壞了!不好!這房門都是關好的,他從窗戶出去,這不好了!這可能去投江,投河了。」這時候叫寺裡大眾分頭去找,寺廟附近有護城,水也很深,帆船可以進來。先在寺內找,沒人,大眾就順河邊找,大約找了半里路。發現他已經在河裡淹死了。沒辦法,就撈上來,抬回寺裡,給他念經超度,埋葬就算了。

 

就在這時候,他出家時的小女兒,哭著來了,告訴諦老,說晚上做了個夢,父母今天上任。諦老問上什麼任?她說父親在土地廟當土地爺爺,她母親當土地奶奶。於是諦老忽然大悟,明瞭其中原因。正好寺外不遠處最近新建一個土地廟,這時候同修大伙給他念念經,他女兒哭哭啼啼。諦老說:「你今天當上土地公,我們來超度你,你也得顯顯靈給我們看看吧!」這時來了一陣旋風,大得很,轉了半天,諦老說這必是他顯靈了。諦老說這些,是譬喻參禪人一念之差,就落得這個樣子。

 

廿四、新加坡監獄死刑犯念佛往生

 

在新加坡,販毒是唯一死刑,而且是絞刑。販毒的人很多,而且都很年輕。這些販毒的人被抓到之後,關到監獄裡就等著上斷頭台。新加坡佛教居士林的李木源居士,到監獄勸他們念〈無量壽經〉、念「阿彌陀佛」求生淨土,大多數囚犯都能接受,監獄就像精進佛七的佛堂。因為他們都知道那一天往生,所以身心世界一切放下,老老實實在那裡念佛。不念佛的人上斷頭台時候全身癱瘓。需要幾個人架著上去,吊死的時候七孔流血。念佛的人不需要人攙扶,自己上去,大大方方地,一點恐懼都沒有;吊死之後面貌正常,不可思議。火化後撿得舍利子,是我一生中所沒見過的,顏色好,又大,堅硬的程度,掉到地上像金屬的聲音一樣,真是不可思議。一個要上吊刑了,全獄的囚犯都為他念佛送行,證明佛經上講的,若一日若七日念佛,真實懺悔,一心念佛求生淨土,是真能成功。

 

廿五、屠夫張善和往生

 

唐朝的張善和,他是個屠夫,殺牛為業的,一生不曉得殺了多少頭牛;在這一生中沒有遇到善緣,做了一個屠夫,一生造了很重的惡業;臨終的時候,他見到許多的牛頭人來跟他討命,這是果報現前,也是地獄相現前。但是,我們可以說他過去生中念佛這個善根深厚。從什麼地方說的呢?他臨終的時候神志清楚,不迷惑,他大叫:「許多牛頭人給我討命了。」他能夠叫得出救命,能夠把這個現象看得清楚說出來。他的緣也好,剛好有一個出家人從他門口經過,聽到裡面喊救命,喊好多牛頭人出現了,這個出家人心裡明白,給他點了一把香,點燃了,趕緊拿給他,叫他手拿著,念阿彌陀佛,一心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他接到香之後,就大聲叫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念了幾聲之後,他說牛頭人不見了,阿彌陀佛來了,他跟阿彌陀佛走了。這樣的往生就是〈無量壽經〉第十八願,臨終十念往生;臨終十念,一念都能往生。這個時候因為他將死了,他看到牛頭人來要命了,所以他的心懇切,真誠。

 

廿六、宋朝瑩珂法師往生

 

宋朝的瑩坷法師,念佛三天就往生。

 

他是一位出家人、不守清規、破戒造作罪業。但他有一個好處,深信因果報應,想想自己一生所作所為,必墮地獄,就生大恐怖,請教同參道友,有沒有救。同參道友給他一本〈往生傳〉,他看了痛哭流涕,有很深的感動。〈往生傳〉看完之後,他發心念佛求生淨土。他把寮房關起來,不睡覺、不吃飯、不喝水,一句佛號念到底拼命念了三天三夜,把阿彌陀佛念來了。阿彌陀佛告訴他,你的陽壽還有十年,好好的修行,到臨命終時佛來接引你。瑩珂法師難得,他就向阿彌陀佛要求說:「我劣根性很重,經不起誘惑,這十年,我六根接觸六塵,受誘惑又不曉得造多少罪業,恐怕將來要往生靠不住,十年壽命我不要了,現在我就跟你走。」阿彌陀佛聽了他的話,也就點點頭同意說:「好!那我三天以後來接你好不好?」瑩珂就答應了。

 

他把寮房打開,興高采烈向全寺大眾宣佈,三天之後阿彌陀佛接引我往生。寺裡的人都認為他發神經,這樣一個惡人,怎麼可能三天往生?好在三天的時間不長,大家等著瞧!到了第三天,他洗了澡,換了新衣服,早課的時候,要求大家不照平常的早課,念〈阿彌陀佛〉、念佛,送他往生。他沒有生病,跟大家一起課誦,經念完了,佛號再念十幾聲,他就告訴大家,阿彌陀佛來接引我,我現在要跟他去了。說完,他就走了。沒有病,三天!是歷史上記載宋朝的事。

 

廿七、朱鏡宙老居士學佛因緣

 

朱鏡宙老居士講自己的學佛因緣。在抗戰期間,就是他主管西康、四川的時候。有一天晚上,他跟幾個朋友打麻將,夜很深了才散去,大約是夜晚一、兩點鐘,回家要走一段好幾里的路。抗戰期間,馬路上很遠才有一盞路燈,而且燈泡大概只有二十燭光,不像現在這麼明亮。走在他前面不遠處有一個女子,他也沒在意,他走了相當長的時間,忽然之間他想起,三更半夜怎麼會有單身女子走在路上。這麼一想,立刻寒毛直豎,一身冷汗,仔細一看前面這個人,有上半身沒有下半身,嚇死他了,這不是幻覺,因為他走了很長的時間,決不是眼花。因為是自己看到的、親身經歷的,從此才相信佛教。過去聽到那麼多事,他還不以為然;這次嚇得一身冷汗,才回頭看看佛書,才進入佛門。他自己也說這大概是觀世音菩薩示現。藉此因緣得聞佛法。

 

廿八、逃出嫉妒障礙

 

凡夫與聖人心量不同,凡夫嫉妒心重,見他人有成就,表面上讚歎,而心裡頭一肚子不高興,顯示我不如你,心裡好難過。師生亦不例外,漢朝大儒鄭玄,他老師馬融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馬融講學,鄭玄(康成)從學三年,馬融全部學識均為鄭玄得到,而且成就超過老師。老師心生嫉妒,表面很客氣。

 

馬融講學有嗜好,喜歡聽歌,自己私人養有一支樂隊,房子很大,用布幔隔開,一面講學,一面聽音樂。許多學生往往就布幔縫隙窺覷,而鄭玄三年如一日,目不斜視。老師雖然讚歎而心中放不下。

 

三年學成,康成要回家。老師率學生送他到十里長亭,擺下酒筵,叫學生每人敬他三杯酒。他一口氣喝了三百杯。老師的目的要把他灌醉,派人在路上把他殺掉,不料康成酒量大,三百杯下肚,面不改色,辭別老師與同學時未失小禮節。康成知老師用意,他向人表示走某條路,而在半路從小路逃掉。果然老師所派殺手未得其便。

 

廿九、李炳南老居士飲食教誡

 

李炳南老居士七十多歲,看起來也不過像四十來歲的樣子。九十多歲時還是耳聰目明,手腳靈活。到九十五歲,他都不需要人照顧。最後的兩年,因為吃東西有毒。人家做麵條來供養他,麵條放的時間很久,尤其是乾麵條,防腐劑本來就很多,放久了就有毒。他本人知道,但是他向來有個習慣,人家做東西給他吃,他一定當著人家面吃,讓做的人心裡歡喜,就是這一點害了自己。那次他也是當著人家的面吃,吃完之後回來就用解藥。他是高明的中醫,第一次用解藥,很有效的化解了。這是他老人家告訴我的。過了幾個月之後,又碰到一次同樣情形,沒有法子,也吃!吃了之後再用解藥,但是來不及了,毒散得太快,這樣一病就病了三個月。

 

淨空法師到台中去看他,他第一句話就說:「不要上館子吃東西,吃東西要小心!」他就是這麼中毒的,他知道,第三次是喝甘蔗水,不曉得是甘蔗壞,還是有什麼毛病,毒也沒能化解。所以,他是食物中毒,抵抗力衰弱。他九十七歲往生,往生的前兩個星期還照常講經。他往生前講經只缺席兩次,他走了。

 

三十、何東爵士夫人往生大會

 

二次大戰之後香港何東爵士夫人,何世禮將軍之母,全家是基督徒,惟何夫人信佛,兒女非常孝順,家中仍有佛堂,彼此並無衝突。她的往生給香港人很大的啟示。往生之日她把子女們以及家中親眷一起請來,她說,我們一家宗教自由,但是我今天要到西方極樂世界去,母子一場,你們念阿彌陀佛佛號送我。這最後要求。於情於理都講得通。她盤腿一坐,坐了不到一刻鐘就走了,從此她一家人都信佛了。她平時不說話,臨終表演給大家看,結果度了一家人。世間什麼事都是假的,只有這一件事是真的。

 

卅一、李木源居士癌症的奇蹟

 

新加坡李木源居士,是虔誠的佛教徒,對佛教事業非常護持,全心全力護法。我在一九八七年到新加坡和他認識了,他那時是新加坡青年弘法團的團長,邀請我到新加坡講經,我年年都去。

 

他大概在一九八九年得了癌症,醫生告訴他壽命只有六個月,他照的那些X照片,大概有六、七十張,內部可以說五臟沒有一處是好的,醫生說六個月時間是最長的。所以他把生意交給太太,財產過戶移交,連信用卡也都還銀行,在居士林做義工,不拿任何報酬,做一天算一天等往生,他也不看醫生,也不吃藥。檢查時曾經給他介紹醫生,他也沒去找,他說我要死了,何必要受這種折磨,所以一心一意為佛教服務。過了六個月也沒有發生病痛。再又過一、兩年是愈過愈好,再去檢查他病全部都沒有了,醫生說不可思議,奇蹟,他那些資料一大包,他打開來給我們看。

 

這是學佛不病,他是知道自己得重病,身心世界一切放下,就專門等往生,裡面的貪、瞋、痴、慢斷盡了,所以醫生說奇蹟,我說這那裡是奇蹟,正常的現象,一般人會生病衰老,是因為心裡有毒,我們現在講病,最嚴重的病毒是貪瞋痴,佛法裡講三毒。裡面有病毒,外面有名聞利養誘惑、污染,你怎麼會不生病、不衰老,你怎麼會不死。李木源怎麼好的,頭一個他曉得把自己裡面病毒滅掉,心上恢復清淨、真誠、慈悲,整個生理細胞重新組合、重新排列,就順乎自然,自然就是最健康的了。

 

卅二、「看得破、放得下」做六年

 

我在早年剛接觸佛法時,有一個機緣認識章嘉大師,他是密宗的大德。第一次跟他老人家見面,我向他請教:「我現在知道佛法非常殊勝,非常之好,我想能很快的入門,請大師指點我入門的方法。」問題提出之後,章嘉大師沒有說話,一直看著我,看了半個小時,一句話都沒有說,兩個人都像入定。他看著我,我看著他,我在等他回話。半小時後,他說話了,說了一個字:「有。」之後就不說話了。等了五分鐘,然後開口給我講了六個字:「看得破、放得下。」第一次見面,兩個小時裡,眼睛對眼睛,沒有話講,這種攝受的力量非常強大,一生都不會忘記。他老人家的言語簡單,簡短有力量,沒有一個字的廢話。我接著請教:「從那裡下手呢?」差不多等了二十分鐘,說了兩個字:「布施。」第一次見面,只談這麼幾句話,真是一個字也沒忘掉。我向他告辭,他老人家送我到門口,非常慈祥的囑咐我,說:「我今天教你六個字,你好好去做六年。」

 

卅三、念佛三年站著往生

 

民初,諦閑法師有一位徒弟,這徒弟四十多歲才出家。他的年齡跟法師差不多,他們是從小一起玩的朋友。諦閑法師家庭環境比較好一點,所以念過書。他的舅父做生意把他帶出去,所以算是見過世面。他那個同學生活非常困苦,學一個「鍋漏匠」的手藝。什麼叫鍋漏匠?就是碗碟打破,他能把它補起來再用。他就天天挑個擔子在外面叫喊,非常的辛苦。他真正體會到人生太苦了!他也知道小時候在一起玩的朋友,出了家,做了和尚,於是就找。找到諦閑法師,在廟裡住了幾天,就跟老法師說:「我要出家。」法師問:「為什麼?」「人生太苦了,我一定要出家。」老和尚說:「你不要開玩笑啦!住幾天還是去做生意吧!」為什麼不讓他出家呢?老和尚考慮他年歲太大了,在當時,四、五十歲就是老人,體力也衰退了,出家,五堂功課學不會,念經也念不來,這樣,住在寺廟裡,讓人瞧不起,冷眼看待,心有多難過啊!學講經吧!他不識字,於是,老和尚就拒絕他。結果他就硬賴著:「我非出家不可,我不做生意了。」老和尚就說:「這樣好了,你要是真的想出家,你得答應我幾個條件。」他說:「這沒問題,我認你做師父,你說什麼我統統聽,統統接受。」老和尚就說:「這很好!我給你剃頭,剃了頭之後,你也不要去受戒,也不要住在寺裡。受戒,五十三天你受不了。再說寧波鄉下,有很多小廟,破廟,廢廟沒人住,就找一個小廟住下來。」老法師在附近,找幾個護法、信徒每一個月給他送一點錢、送一點米,安住他的生活。又在附近找一個念佛的老太太,每天給他洗衣服,並燒中午、晚上兩餐飯。然後教他一句佛號「南無阿彌陀佛」。交代他:「你就念這一句佛號,念累了就休息,休息好了,你就再念;一直念下去,你將來一定有好處。」這個人沒有讀書,但是聽話、老實,他就死心塌地念這六字聖號。他真的念累了就休息,休息好了就再念。在那個廟裡,三年都沒有出門,一句佛號,一點也不雜,這就叫精進。這一天,他離開寺廟,到城裡去看他的親戚朋友。晚飯吃完,就跟那位燒飯的老太太說:「明天你不用替我燒飯了。」這老太太心想:師父三年都沒有出門,今天看朋友,大概明天有朋友請他吃飯,所以叫我不要給他燒飯。到了第二天中午,老太太到廟裡去看看,師父有沒有回來?那是個破廟,廟門都是不關的,到廟裡,喊師父,沒人應,就再去找一找。看見師父站在寮房裡,面對著窗戶,手拿著念珠。叫喊,他不回應;走到他面前,才知道,他死了!站著死的,念佛往生了。這時老太太嚇了一跳,她從來沒有看見人死是站著的,於是趕緊報告那幾位護法。這些護法一瞧,也不曉得怎麼辦,就派人到觀宗寺報告諦閑法師。那時候沒有車,請人去報信,來回需三天。你看他,站著往生,還要站三天,等他的師父來替他辦後事。諸位要知道,三年能成功,精進啦!諦老看了之後,非常讚嘆說:「你沒有白出家啦!你的成就,講經說法的法師,名山寶剎的方丈住持,沒有一個人能比得上你啦!」一句阿彌陀佛,就叫專精,不夾雜、不間斷,是成功的關鍵。

 

來源:www.bfnn.org

 向後      回首頁        友善列印       寄給朋友        建議
» 影音
» 圖片
» 佛學辭典
» 農曆